第九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仙尘逸事〗第55部分

没想到,当他出现在逍遥岛的地牢时,还没张口。却见自己日思夜想的绛紫烟眸中含泪正幽幽的看着自己,心头一疼,早将骂人的话忘的干净。
  “古郎!”
  “紫烟!”
  两声轻呼同时响起后,那数百个日夜里的思念在这一刻如熔岩般爆发,没有多余的话语,也没有多余的动作,有的只是无尽的凝望与温柔的眼神……在众人惊讶的神色中,古无病轻轻将绛紫烟揽进了怀中……
  地牢中,众人脸上不由都有了些尴尬,所谓男女授受不亲,众人虽与世间俗人不同,但对这一点仍是看的颇重。
  此时见古无病和绛紫烟旁若无人的轻轻相拥,且旁边还站着绛落水,自然不免有些尴尬。
  尤其是绛落水,见宝贝女儿被一陌生男子抱在怀里,不由自主的在心里涌起一股酸溜溜的味道。
  其实世间做父亲的与他都是一般心情,当自己辛苦养大女儿找到心上人时,为她高兴的同时,心里不免有些失落。
  自然,这众人里并不包括林大公子,此时此刻。他两臂环抱,正饶有兴趣的看着二人,嘴里还不时响起一声颇为暧昧的嘻嘻笑声。
  直倒绛落水实在受不了咳嗽了一声后,林小七这才意犹未尽的在古无病屁股上踢了一脚,嘿嘿笑道:“哎,我说大哥,差不多就行了,别惹的人娘家人不高兴。”
  古无病被他一踢,顿时想起刚才吃的苦,心中火起,正要骂人时,却又见一个中年男子正阴沉沉的看着自己。
  他本是天不怕地不怕的人,但不知为何,被这中年男子一瞧,心中竟莫名的颤了一下。
  正思量着这人是谁时,却不防腿弯处又被林小七踢了一脚,这一脚势大力沉,猝不及防时,古无病顺势跪了下去。
  林小七笑道:“小胡,莫怪我没提醒你,想要娶绛大小姐过门,现在就该拜拜老岳丈了!”
  古无病心中本是气愤,但林小七此言一出,他心中一个激灵。再见这中年男子的眉目间与绛紫烟果然相似,慌忙中竟真的连磕了三个头,道:“小婿古无病,拜见岳丈大人!”
  绛落水没料到古无病有这一招,当下摇了摇头,苦笑着将古无病扶了起来,道:“还没成亲,叫什么岳丈?也不怕让人笑话!”这一言既出,古无病心中羞愧无比,嗫嚅着站起。
  他本是玲珑之人,只是乍见了绛紫烟后心思有些恍惚,是以一举一动都被林小七算计。
  他此时站起身来,早知自己举止荒唐,但事已做下,心中虽然老大后悔,却将这账算在了林小七的身上。
  只不过此时旁边站着绛落水,他也不敢将林小七怎么样,唯有狠狠瞪上几眼。
  倒是一旁的绛紫烟见自己的古郎被欺负,心中不甘,早忘了什么七哥,淡淡笑道:“七哥,你既回来了,我这就去将楚姑娘请过来。”
  林小七吓了一跳,道:“好妹子,千万莫叫,现在还不是见她的时候。”
  话未说完,他见绛紫烟脸上有狡黠之色,便明白她是故意捉弄自己,嘿嘿笑道:“好妹子,你若真叫来了,你以后可再不用叫我七哥了。”
  绛紫烟奇道:“这是为什么?”
  林小七将脸一板,悠悠道:“为什么?简单得很啊,我叫你爹一声老绛,而且当初也是拜了兄弟的,你说,你这做小辈的该叫我什么?还有,等你出了阁,你的夫君又该叫我什么?”言到此处,他故意看向古无病。
  按理来说,林小七这番话乃是天地间的至理,任谁也不能悖逆的,绛紫烟明白,古无病更是明白。
  当下他小脸吓得煞白,轻轻一扯绛紫烟,让她不要再说话。
  他与林小七一起厮混经年,虽然没当成老大,却也没矮上一头,若林小七真要按辈分来算,那他从此就真要叫林小七一声叔丈了。
  这一叫,那便从此不能翻身,偏偏他又知道林小七这个滚刀肉是说的出做的出,当下哪还敢多说一句话?原本给林小七记下的帐,也悄悄的抹去,从此再不打算提起。
  倒是绛落水此时出来打了个圆场,道:“小七,你这一去究竟遇上些什么?快说来听听。还有,你刚才说现在还不是见楚姑娘的时候,这话又是怎么说?莫不是事情并没有完全解决?”
  林小七摇了摇手,示意众人坐下说话。
  待众人全部落座后,他才道:“这事说来话长,且容我慢慢说……”微微一顿,他看向古无病,道:“对了,小胡,刚才你在须弥戒指有些什么感受?”
  古无病见他神色凝重,知道并不是拿自己打趣,便道:“我正要说这事情,方才进了戒指之后,眼前先是一片五彩的光影,视线有些不清。起身摸索着走了几步后,虽然没有觉得戒指里的空间狭小,却也没觉得有多大。不过稍待片刻后,这五彩的光影竟是慢慢散去,我这才发现,这整个空间竟然是无涯无际,与我们现在身处的环境并没有什么不同。里面同样有山川河岳,有草木花鸟,唯一不同的就是里面并无人迹!”
  一旁的修格点头道:“是了,正这和典籍中记载的一样,但凡是天器级别的空间戒指,其间可纳海川山河,正是因为它本身就是一个巨大的空间世界。又因为它是一个完整的世界,所以不仅可以容纳死物,同样可以容纳有智慧的生物!”
  林小七轻吸了口气,又揉了柔自己的太阳丨穴,笑道:“既是如此,那明日一战就再无悬念了。”
  他这话说来,别人俱是听的糊涂,但古无病却是再清楚不过,急道:“啊,我明白了,小七。原来你是想借助须弥戒指打那老头一个措手不及吗?”
  林小七冷笑道:“措手不及?你这话不是高看尊者,而实在是小看了我逍遥岛!实话对你说了吧,等我明日再上缥缈峰时,我便是吓也要吓死他!休说数百妖族,便是上万又能如何?你且瞧着吧!”
  一旁的郁带衣等人见两人打起哑谜,心中俱是焦急,郁带衣急道:“我说公子,你今天究竟遇上了什么事情?古公子和你师姐都已安然回岛,为什么还要再去?若是给老绛报仇的话,也不急在一时吧?至少等见过你师姐再说啊!”
  林小七叹了口气,道:“此时相见不如不见,她的人虽然来到了逍遥岛,但命却捏在尊者手中,你让我见了她后该说些什么呢?”
  众人闻言,心中俱是震惊,这才明白虽然古无病和楚轻衣都已救回,但事情似乎并没有彻底的解决。
  当下众人不再多语,静静听林小七将经过一一说来。
  待说完时,众人心中的震惊又变成了沉重,想要说什么时,却是相对无语。
  倒是林小七先开口问道:“关于这噬魂术,在座的几位有谁了解?”
  苍衣默默站起,犹豫片刻后道:“这个我倒是知晓一二,不过……”
  林小七道:“不过什么?”
  苍衣神色没落,道:“若是有人中了此术,我应该能看出点征兆。但如仙长所言,此术他人无解,须得施术者自己方能解救。我便是能看出什么端倪,却也没什么良方可施。唉,这真是上苍弄人,可怜了红泪和那还在襁褓里的孩子……”
  龙一听他仍叫尊者为仙长,心中愤懑,怒道:“苍衣老头,这狗屁的尊者竟连你的孙女和重孙都不放过,你还叫他仙长?你也太……”他本想说些难听的话,但一旁的绛落水却及时拉住了他。
  若论心情沉重,这室中之人再没有比苍衣更甚的了。
  林小七和绛紫烟等人虽然心中沉重,但毕竟知道前面还有希望,尤其是林小七,他并没有觉得此事就是无解。
  而且,那些埋藏在沉重里的愤怒也能缓解一些悲伤,便如绛紫烟,她此刻就想着自己能亲上缥缈峰,活剐了那尊者。
  但苍衣呢?他的亲人同样中了噬魂术,但可悲的是,这施展噬魂术的人却又是他的师长、亲人,甚至是修格经常说的代表着信仰的存在!
  在这种情形下,他只是一个老人,一个眼看着悲剧发生自己却没有任何办法的老人!他又能怎么办呢?
  苍衣默默走到古无病的身边,道:“古公子,请你闭上眼睛,放开你的灵识,好让我确定这噬魂术是不是真的存在。”
  古无病虽然在七贤山上吃了不少苦,但他亦明白与眼前这位老者并没有太大的关系,当下闭起眼睛,并没有多话。
  苍衣轻吸了口气,有点颤抖的伸出右手中指轻轻点在古无病的额头。
  这一指点出,一点淡青色的光芒与指间微微闪起,随即,又在吞吐之间侵入了古无病的灵识间……半盏茶的功夫过去后,苍衣忽然长吐了口气,收回手指。看向林小七微微点了点头,这一刻,他的神色愈发憔悴,身躯也有点摇晃。
  众人都明白他点头的意思,不过他们早有心理准备,也并没觉得吃惊。
  林小七见苍衣脸色苍白,身上汗水淋漓,急道:“紫烟,你快扶前辈去休息一下。”
  苍衣却摇了摇手,道:“不用了,我只是有点……有点……”说到这里,他忽然紧皱起眉头,眼中有一道亮光闪过,似是想起了什么。
  林小七看他神色异常,心中一动,急道:“前辈,你是不是想出了什么解决的办法?”
  苍衣沉吟片刻,道:“或许有,或许没有……若是有的话,这方法也只有公子你能试上一试。”
  林小七奇道:“或组有,或许没有?前辈,你究竟想说什么?”
  苍衣缓缓道:“我也只是突发奇想,不知道能不能行……公子你看,这噬魂术的吞噬的并非是全部的魂魄,而只是三魂中的一魂。而且这一魂逸去,也并没有消散,而是寄存在别人的魂魄之中。既然魂魄没有消散,我想也未必只有施术人自己能控制,公子该知道,这控魂操灵的真正行家应该是冥界之人。无论是仙界,又或是魔界的一些与魂魄有关的法术与其相比较起来,无异与小巫见大巫啊!”微微一顿,他似乎是越说条理越清晰,又道:“而普天之下,除了死人和公子之外,我从未见过有任何人与冥界打过交道!公子,你还记得当初的崖灰吗?他岂不正是从冥界来的,公子何不尝试着与他……”
  苍衣话音未落,林小七却是从眼睛迸发出兴奋的光亮,猛拍了自己脑袋一下,接道:“我怎么忘了这个!崖灰?哈哈,崖灰没用,现在还不知道在哪躺着呢!不过……”
  苍衣急道:“不过什么?”
  林小七一掌拍碎身前的桌子,狂笑道:“不过老子有拘魂使啊!”
第一百零五章
  林小七得意忘形,这一掌拍下去用的力道颇大,不仅将一张铁木制就的桌子拍的粉碎,激起的碎片更是四处飞溅。
  好在桌子周围坐的人身手都颇为敏捷,当下飞身而起,躲了过去。
  唯有修格年老力衰,且又是一个修法不修身的西方法师,只来得及护住脸部,身上、手上被飞射而出的木屑打的刺疼刺疼。
  不过肉疼毕竟比不上心疼,这桌子上还放有一些没来得及移走的实验品和各类器具,木桌碎裂时俱被摔的稀烂,让这老头心头一阵颤抖,在心中大骂林大公子是个败家子!
  林小七却不管这些,站在那里仍自狂笑不已。
  对他来说,噬魂术如果真被破除,他宁愿为此放弃自己的性命。
  无论是楚轻衣还是古无病,无论是其中的哪一个,他都无法放弃。
  还有红泪母子,尽管只是外人,但于名义上毕竟是他的家人。
  所以,当他经苍衣提醒后,想到了一条可以破除噬魂术的法子时,心中畅快实在不可言喻。
  此时此刻,一张破桌子算得了什么?他需要的只是发泄一下自上了逍遥岛后就从未有过的畅快!
  地牢中,所有的人都呆呆地看着林小七,躲避木屑时的狼狈的表情还未散去。
  苍衣上前一步,道:“林公子,你刚才说的是……拘魂使?”直到此时,他仍然不敢相信自己刚才听见的是拘魂使。
  要知道,在世间流传的为数不多的关于冥界的传说里,拘魂使与一般的游魂野鬼是截然不同的存在。
  在大多数人的印象里,他是沟通冥界与人世的使者,相当与天朝的钦差一类的存在。
  林小七止住笑声,道:“不错,正是拘魂使。”
  苍衣呆了一呆,喃喃道:“这……这怎么可能?”自一进这地牢后,苍衣的视觉和神经就被连番的刺激。
  首先是混沌神阵的存在深深的吸引和震惊了他,他身为天下第一炼器大宗的魁首,对这神阵虽然算不上了解,但眼光却是一等一的。
  他又怎会看不出这混沌神阵究竟是什么样的存在呢?但是因为尊者的缘故,尽管他心情激荡无比,但确实提不起兴致对此多问。
  而后当他见到这室中各类魔法器具时,这迥然于东土炼器方式炼制出来的各类武器再次让他惊叹不已。
  当然,林小七手这的那枚戒指也让他艳羡不已,他很清楚,这样的空间戒指绝对是天器级别的存在。
  而此时,当林小七明白的告诉他拘魂使的存在时,这位老者真的是觉得自己这辈子算是白活了!天见可怜,身为天下第一炼器大宗的魁首,他还没真正见识过天器以上的存在!
  而与他有同样感觉的还有古无病,也尽管林小七在缥缈峰曾告诉过他一些事情,但因为有尊者的存在,象混沌神阵和拘魂使这样的存在,林小七是绝不会傻到自己说出去的。
  与苍衣的心情有所不同的是,古大公子在震惊的同时,心里想得更多的却是一句话。发了,发了,这下可真他妈的发大了!
  林小七并没有理会苍衣的震惊,他心中清楚,换了这世间任何一个人来到逍遥岛后,都会有一种乡下人进皇城的感觉。
  他已经太多的在其他人眼里见到类似与苍衣的眼神,而此时此刻,他也没心思卖弄一番。
  挥手拂去身上的木屑后,他轻声唤道:“骨打何在?”
  随着林小七的召唤,一道淡淡的黑烟照例从戒指中逸出,于是。在众人惊讶乃至不敢相信的眼光中,骨打拜倒在地,口唤道:“骨打拜见主人。”
  地牢中的众人大多没见过骨打,并不仅仅只是后来的苍衣和古无病。
  此时当他们真正接触到来自与冥界的拘魂使后,身上多少有点不自在的感觉。
  无论如何,在世人的眼中,凡是与冥界相关的东西,总是不甚吉利的。
  但是这种不自在的感觉很快就被骨打那一句主人给冲散了!
  主人?林小七会是这拘魂使的主人?大多数人的思维都在这一刻凝固了,一个来自与冥界的拘魂使称一个世间的凡人为主人,这是一种什么样的关系呢?一旁的古无病实在是忍不住了,他急步上前在林小七身上捏了一捏,道:“你他妈是死人还是活人?”
  林小七又好气又好笑,道:“你他妈才是死人,没见我还在喘气吗?”
  古无病皱眉道:“你既然是活人,那他为什么叫你主人?我记得不错的话,典籍中曾有记载,能让拘魂使叫一声主人的唯有冥界至高的存在———冥神!”
  林小七一愣,道:“还有这回事情吗?”他又看向骨打,道:“骨打,他说的是真的吗?”
  骨打看了一眼古无病,这淡淡一眼瞧去,古无病猛地打了个寒噤,当下连退几步,再也不敢靠近。
  骨打道:“主人,冥界却有冥界的规矩与尊卑,此人说的大致不错,但主人您是无数个世界中最另类的存在,所以这规矩总有被打破的时候。”
  微微一顿,又道:“其实,在我之前,就有前辈的拘魂使认世人为主,骨打并不是第一个。”
  林小七好奇道:“哦,那人是谁?”
  骨打道:“这个小的也不知道,这大概是数万年前的事情了,那时小的还是个骨头架子而已,连最起码的灵识都没有。”
  一旁的苍衣皱眉道:“数万年前?那时这世间恐怕还是一片洪荒吧?”
  骨打淡淡回道:“我刚才说过,主人是无数个世里最另类的存在,换句话来说,你们所看到的仅仅是这无数个世界里的一个。”
  他身材矮小,皮肤漆黑,拜倒在地时不过半尺余长。
  但此时说话却有一股莫名的威严逸出,语气也更像是长辈教导晚辈,迥然与刚才回答林小七时的语气。
  不过这并没有引起别人的反感,因为从他刚才的话里就可以听出,远在数万年前,他就已经存在了。
  按世人的观点来说,这里所有的人连做晚辈的资格都没有,这年份差的实在是太远了,远到已经可以诞生一个主宰了眼前这个世界的人类!
  林小七最是好奇,他对骨打的话极为感兴趣,但他明白此时并不是探讨那无数个世界的时候。
  他摇了摇头,道:“骨打,且不说这个了,你可知道我唤你出来有什么事吗?”
  骨打恭声道:“骨打在须弥戒指里同样可以听到看到外面的世界,主人的心思骨打实是知道的。”
  林小七见他仍跪在地上,笑道:“起来说话吧,不用每次出来都拜上一拜。是了,你既然知道我的心思,那么我问你,你可有办法了结它?”
  骨打不仅没有站起,反是深深拜服在地,惶恐道:“请主人恕罪,若是有办法的话,骨打早就出来了,又何须主人召唤?”
  林小七心头一沉,脸色瞬间煞白,道:“你……你也没有办法?你可是拘魂使啊!”自他想到骨打之后,虽然并没有立即肯定这事就算解决了,但心中却是抱有太大的期望。
  而且他也深信,只要骨打出马,这事情至少有八分的把握。但他却没想到骨打竟说出这么一番话来,此时心情便如三九之时忽然掉入了冰窟一般,刹时就凉到了底!
  不仅是他,这室中众人的心情同出一辙,个个脸色煞白,心底冰凉!绛紫烟心系郎君安危,更是晕倒在古无病的怀里。
  绛落水心中一阵叹息,急步上前,将元气慢慢度过,助她醒来。
  此时的骨打却是将头紧贴在地上,神情惶惑无比,却是不敢答话。
  林小七怒道:“我问你话呢,你为什么不答话?”
  骨打打了个激灵,将头磕的咚咚直响,颤声道:“小的没用,惹主人生气了。”
  林小七见他如此模样,心头一软,道:“你不必如此,能帮得上忙最好,帮不到也不是你的错。倒是怪我不该对你……”话至此处,他心中隐觉不妥,细细看向骨打,又道:“骨打,你跟我有多长时间了?”
  骨打回道:“已有数月。”
  林小七微微眯了眼,道:“这数月的时间说来虽然不算长,却也不算短,但我想你应该多少了解一点我的脾气。便拿此件事情来说,你瞧我可像是那种自己无能却怪属下的人?”
  骨打惶声道:“主人性格和善,自然不是这种人。”
  林小七冷笑一声,道:“既然这样,你又为何如此惶恐?你帮不上我,心中有愧或许是有的,但绝不至于如此惶恐,倒像是……”微微一顿,他死死盯着骨打,又道:“倒像是有什么事在瞒着我一样!”
  骨打身体本是微颤,此时闻言,更是抖的如同筛子一般。
  林小七见状,心中更是确信骨打有事瞒着自己,哼了一声,道:“骨打,你既然不愿意帮我,那么我们这主仆情分也就到此为止。你还是回你的冥界去吧……”
  话音未落,骨打急道:“主人,非是小的不肯帮忙,实是此事有违……有违……”说到此处,他头上滴下豆大的汗珠,却是欲言又止。
  林小七刚才让骨打回冥界,本就是欲擒故纵之计,要的也正是骨打这句话。
  此时闻言,眼睛不由一亮,知道这事还有转圜的余地,急道:“有违什么?快说!”
  骨打叹了口气,道:“主人,实不相瞒,骨打本是拘魂使,这拘魂索灵本是我的看家本事。那噬魂术虽然厉害,但在我的眼里,却是不值一提。但天有天道,冥有冥规,若世人命数未尽。我即便有通天的本事,也是不得妄自拘人灵魂,哪怕仅仅是三魂中的一魂!若是妄自而行,冥界从此再无我骨打容身之处!”微微一顿,他摇了摇头,道:“其实这也不算什么,无非也就是散尽冥识,从此永世不能凝神聚魄而已。若是能为主人分忧,骨打倒也不怕,反正已经存世万年,也有些厌了。我的那些前辈们就是因为厌倦太过久远地存在着,所以才会自己将自己毁灭,我迟早也是要走这条路的,这本就是冥人的归宿,不过是迟一天早一天的事情而已。但主人要知道,冥界自有冥界的法则,如果我妄自而行。自己身受处罚事小,却是因此而坏了冥规,这才是最不可饶恕的。或许您不知道,我刚才说的空间、世界虽然有无数之多,但真正维系它们运转的支点却只有一个,那就是冥界。因为只要是有智慧和生命的物体,它终有一天会死的,而冥界就是它们最后的归宿,也是他们重新诞生的起点!所以,冥界虽是这无数个空间里的一个,但却是最重要的一个。而在这个最重要的空间里,除了至高无上的冥神之外,冥规则是重中之重。冥界维系了无数个世界,它却是维系冥界的支柱。所谓千里之堤,溃于蚁丨穴,骨打纵然不惜此身,但决绝不敢坏了冥规!”
  骨打这一番话说来可谓情理皆在,众人听后,不由一阵默然。
  但林小七是什么人?这话虽然在情在理,但是在他耳中却是狗屁一个!管它什么支点,又管它什么支柱,只要能救楚轻衣,便是骨打所说的无数个世界即刻毁灭,又关他林小七什么鸟事?大不了一起同归虚无罢了!
  林小七冷笑,缓缓道:“很好,很好……”
  骨打一愣,道:“主人,您这是……”
  林小七淡淡道:“骨打,你告诉我,究竟要我怎样做,你才肯答应帮我救人呢?”
  骨打急道:“主人,小的刚才已经说过,不是我不肯帮您,而实在是……”
  林小七打断了他的话,咬牙狠狠道:“我知道你的心思,你不用再说了。我们这么说吧,既然你肯帮,却又碍于冥规,那么你告诉我,究竟有没有一种方法让你出手呢?只要你肯出手,无论什么事情我都会去做!”
  骨打黯然道:“绝无一种方法……在冥规之上的只有冥神,冥神慧眼如炬,视线可穿透无数个世界,只有他才能预见到打破冥规究竟会不会带来严重的灾难。所以,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只有冥神才能让骨打出手。当然,这终究是不可能的,我在冥界数万年,却从未见过冥神一次。而且,因为冥神的存在太过久远,或许他和我们一样,也有心厌的时候,所以每过万年他就要沉睡一次。而现在,正是他的沉睡期……”说到此处,他忽然想起什么,眨了眨眼,又道:“对了,主人,我想起来了。正因为现在是冥神的沉睡期,所以这件事情或许真有转圜的余地也不一定!”
  林小七眼睛一亮,道:“怎么说?”
  骨打缓缓道:“主人不妨找一找怒瞳大人,他是第一冥神使。冥神沉睡时,向来都是他打理冥界的事物,依我想来。主人既然是世间的另类,冥神沉睡前应该早就预见到了,否则,怒瞳大人又怎么会让小的认您为主呢?要知道,怒瞳大人即便身为第一冥神使,但是除了可以寻找在各个空间的行走者之外,他与主人您这样的交往,也是违背冥规的。所以,他必是奉了冥神的旨意,才敢如此做来。那么既然这样,或许主人您现在的遭遇冥神也早有预见,那么会不会……”说到这里,骨打欲言又止,却是不肯再说。
  骨打虽然不肯说,林小七却又怎能不明白?他心头顿时又轻松许多,笑道:“你这厮,我早问你怒瞳在冥界是做什么的,你却不肯说,现在倒是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
  骨打苦笑道:“非是小的不说,而实在是怒瞳大人早有吩咐,不瞒主人说,等怒瞳大人知道这件事后,小的也是免不了一番责罚。但骨打瞧主人对这件事看的极重,也顾不得什么了,总之是要尽一番奴仆的心意,也不枉我走这世间一遭。更免得让人说我骨打是恶奴欺主……”
  林小七笑着搀扶起骨打,道:“骨打,我会记住你这番心意的。不过现在时间无多,还请你回冥界一趟吧,你告诉怒瞳,就说我要见他。他若是不来,那么我和他之间的一年之约就算作废。”
  骨打点了点头,也不敢耽搁,依旧化成一道黑烟,消散于虚无之中。
第一百零六章
  逍遥岛的地牢中一片寂静,所有的人都在焦急地等待着骨打的到来。
  而因为这焦急,等待的时间也就显得愈发的漫长。
  倒是整件事情的主角林大公子因为长时间的被人称为林大岛主,是以现在渐显上位者的风范,一人坐在那里眯着眼。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脸上竟还有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反倒是原本最稳重的苍衣与室内的一角不停的踱来踱去。
  门外有脚步声传来,听这声音来的应该是郁带衣。
  骨打离去后,林小七心绪反而沉静下来,他意识到岛上积聚所有重要的人都聚集在这小小的地牢,便让郁带衣出去查看一下。
  一是处理一些别人无法决定的事情,二来也好让其他人察觉不到这岛上异常的气氛。
  最关键的是,不能让楚轻衣和红泪察觉到这不比往常的气氛。
  郁带衣推门而入,他走到林小七的身边,轻声道:“公子,一切正常,楚姑娘一直呆在轻衣阁,她并没有察觉到有什么不对。只是问起你时,我说你还没回来,我又怕她记挂,便谎称你在七贤山正和尊者周旋,不到明日难有结果。”
  林小七点头道:“老郁,这岛上的事情多亏了你。”
  郁带衣却没了往日的样子,竟是意外的谦虚了一番,道:“这都是我应该做的,没什么。”
  他口里说着话,却不时的往古无病那里瞧着。
  林小七瞧他模样,便知道他心里想些什么,轻声一笑,低声道:“老郁,你的事情我都跟小胡说了,他答应我绝不找你的麻烦,他的仇本来就没你什么事嘛。至于你兄长嘛,到时再说……”
  郁带衣急了,压低嗓子道:“什么叫到时再说?这可是人命关天的事情啊,公子,你说真要打起来,我该怎么办?你又该怎么办?”
  林小七无所谓的耸了耸肩,道:“你怎么办我不管,但我肯定是两不相帮。不过,老郁啊,人家可是鲛族的姑爷啊,我瞧你兄长怕是那什么的……”话到此处,他见郁带衣脸色通红,显然是急了,又笑道:“好了,你就放心吧,在七贤山的时候我就和他说好了。若是这次小命得保,这仇就一笔勾销。若是保不住的话,他最多也就是将曾受过的罪还给你兄长就是,绝不会伤及性命。”
  郁带衣长舒了一口气,道:“这样就好,这样就好,不过……不过古公子当初受的罪可不小啊,我怕我兄长他承受不了。”
  林小七瞪了他一眼,低声道:“你傻啊你?这做生意要一步步的还价,你若是想一步到位,让他放弃报仇,效果必然适得其反。他此时已经做出让步,你就烧高香吧你。最多等他去了你焚心谷时,你让你兄长服个软,说自己受人蒙蔽……哎,这要说起来,他还真是受人蒙蔽。着啊,就将事情全推到涟音子身上吧。到时我再一劝,想必小胡也不会将你兄长怎样!再说了,他到时要是小命不保,去报仇的自然不会是他,多半是紫烟那丫头去替夫报仇,那时就更好说话了。说一千道一万,你现在就去烧几炷高香,祈求骨打带回好消息那才是人间正道。”
  话到这里,郁带衣反而更是安心,笑道:“如此说来,这事就算解决了。”
  林小七奇道:“你为什么怎么有自信?”
  郁带衣道:“公子,老郁也算是久行江湖的人,虽然那些上不了桌面的伎俩没公子你精通,但一双眼睛却还没瞎,也是能看出点东西来的。你想啊,公子,那怒瞳是何等尊贵的人物?他可是第一冥神使啊!在我看来,他这样的存在已算是极致。可这样的人物却自己找上门来,不仅处处帮助公子你,而且还送了一个拘魂使给咱们。当然,他这么殷勤,自然有他的道理,又或者说是有求与公子。但正因为这样,我才认为这件事情他不可能会不同意!”
  林小七低声笑道:“你也是这么想吗?咱们倒是不谋而合啊,我也是这么想的,否则我哪有这么轻松。不过你说话注意点,什么叫上不了桌面的伎俩啊?难道我林小七在你眼中就如此不堪吗?”
  两人低声说笑着,全不顾一旁正忧心忡忡的众人。
  不过这也难怪,这室中唯有他二人最清楚与怒瞳的一年之约,起先在不知道怒瞳的身份时,他们并没有想得太多。
  但此时既然已经最晓,那么自然也不难推算这样的结论,因此,心情也就显得与众不同。
  悄悄话已然说完,郁带衣声音又恢复了正常,笑道:“对了,公子,我来的时候,银子姑……咳,银子也跟着来了!”他心情不错,一时兴奋,差点就说漏了口。
  好在他及时收口,生生将姑娘二字咽了回去。
  林小七喜道:“银子它出关了吗?你怎么不早说啊!”
  林小七左顾右盼,一心想早点看到现在的银子是什么模样,但他瞧来瞧去,却连碎银的影子也没看见。
  “老郁,银子呢,银子呢?你不是说它来了吗?”
  郁带衣笑道:“公子,你用肉眼去瞧自然是瞧不见的。”
  林小七先是一愣,但他心思聪颖明白过来,道:“怎么,银子修得了什么隐身之术吗?”
  一
温馨提示: 读者阅读小说的同时,可以发表一下对小说的看法供其它小伙伴们参考哦,书评如果被采纳成精评,您就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奖励哦!书评禁止发布广告和违法内容,一经发现将永久删除帐号!


本站能保证所有电子书均为TXT格式电子书,100%无病毒读者可以放心在PC或手机上阅读。
第九书包网开放上传功能,拒绝任何形式的涉黄违法电子书,请网友自觉遵守网络秩序,一经发现将删除其帐号!
About us:第九书包网www.shubao9.com)为台湾现代派文学社思潮社旗下简体版中文小说电子书网站,为全球读者提供免费TXT电子书共享平台!
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TXT电子书均由读者自发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法,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