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仙尘逸事〗第56部分

旁的龙一却道:“不会吧!这隐身术虽然是需要一定的功力才能施展,但遇到修位高深之人,还是能察觉到空气中的波动。若是施展隐身术的人功力不够,我便是用鼻子闻也闻出来了。”
  他一边说着,一边夸张的用鼻子嗅来嗅去,他也察觉到众人的心思沉重,尤其是他从小看着长大的绛紫烟,那悲哀欲绝的样子更是让他心头难受。
  所以便故意做出如此举动,以期让大家轻松一下。
  毕竟大家还在等骨打的消息,在消息没来之前,好坏且说不定,没必要一直这么沉闷下去。
  修格也道:“不错,龙大说得没错,施展隐身术的时候,必然会引起空气中的元素波动。恰巧我学过一些辨伪术,是专门用来对付隐身术,我仔细看过,这地牢里面并无异常的元素波动。”
  一旁的苍衣却插言道:“也不尽然,我曾听前辈说过,若是能将五行之属全部聚与一身,那么自然就可以隔绝气息的传递。这位修格大师刚才所言的什么元素,想来和我东土的五行契合,所以,这世间应该是有绝对不被察觉的隐身之术的。”
  他淡淡说来,也只是就事论事,根本就没想过真有这样的事。
  林小七闻言,不由皱了皱眉,看向郁带衣时,却见他拈须而笑,一付众人皆痴我独醒的样子。
  林小七心头一动,道:“老郁,这不会是真的吧?”
  郁带衣点了点头,笑道:“公子,别人看不见那是自然的,因为当初我也是这样。唉,别说看不出来了,我就连想都没敢往这上面去想。不过,公子你瞧不出来可就不应该了,你别忘记了,银子与你的关系不同别人,你当用心眼去瞧才是。”
  林小七闻言,再不多话,即刻将眼闭上,用心静静的去感受着银子的存在。
  但他却不知道,而就在闭眼的这一刻,银子正在他的眼前默默地看着他……依着银子往常的性格,此时必是迫不及待的跳了出来,但此时的银子再也不是往日的银子,她静静地看着自己的主人,只想着他能亲眼瞧见自己的存在……
  林小七依旧是闭着眼,他缓缓的伸出手,轻轻的滑过面前的虚无,淡淡笑道:“银子,我可瞧见你了,你要和我捉迷藏吗?”
  随着他的话语,在他面前尺余处的地方,空气忽然奇怪的扭曲起来,随即一阵淡淡的银光掠过,一条几乎透明的小龙渐渐显出身身来!
  就在碎银出现的这一刹那,除了绛紫烟和郁带衣,所有的人都屏住了呼吸,然后傻傻地凝视着这悬浮与空中的美丽生物!他们无法拒绝这样美丽的存在,也同样为这美丽生物的强大而惊叹!
  五系晶龙!
  苍衣再次被震撼了,他想不到自己刚才说的话竟在此刻真就兑现了!五系晶龙,一个传说中的存在!这怎么……怎么可能!而一旁的古无病更是连下巴颏都差点掉了下来,他敏感的察觉到,这美丽而强横的存在自己似乎在哪里见过!
  林小七同样张大了嘴,愣愣地道:“乖乖银子,你……你现在可美的紧啊。”
  银子却一如往常,轻轻咬了咬林小七的手指,再亲昵的顺着林小七的手臂盘旋而上。
  在臂膀上稍做停留后,又缠绵的攀上了林小七的脖子,而后用小巧的头颅在林小七的发间蹭了蹭,终于是满意的发出一声臃懒的叹息。
  就这样,她又和往日一样霸占了林小七的肩膀,而对她来说。这里才是她的港湾,是她的领地,是任何人都无法夺取的!这一刻,她又回到了自己的家!
  谁都没注意到,此时的碎银用她那美丽的眼睛朝郁带衣调皮的眨了一眨,而郁大总管却是发出不易察觉的苦笑。
  这一刻,所有的人似乎都忘了骨打还没带回消息,俱是围着碎银不住的发出叹息。
  尤其是龙氏兄弟,同为龙族,可碎银此时的修为似乎远远超过了他们,因此这惊叹声中多少有一些掩饰不住的失落。
  可不是吗,就连人家是怎么隐身的都看不出来,若真要打起来,连人家的边都摸不着,这架还打个屁啊!
  林小七轻轻的抚摩着碎银,看向古无病,笑道:“银子,你还认识他吗?第一次见到你时,这位仁兄可也在场啊。”
  古无病终于是一拍脑袋道:“妈的,我想起来了,这不就是赤目的那条魔灵龙吗!”话音刚落,一旁的绛落水却是重重地咳嗽了一声。
  对自己这个还没来得及倒插门的女婿,绛落水稍稍有些不满,看模样倒是仪表堂堂,但这谈吐却不敢恭维。
  看来有必要多加管束,否则日后带了出去,自己岂不是大大的没面子?
  古无病本是个聪颖之人,他自然知道这一声咳嗽里的含义,但说出去的话收不回来,当下满脸通红,颇有些尴尬。
  林小七见了,哈哈一笑,打了个圆场,道:“银子,这位胡兄也算熟人,打个招呼吧。”
  银子懒懒的抬起头,看了古无病一眼,却是从鼻子哼了一声,竟是懒得理会。
  古无病见状不由苦笑,暗道:“奶奶的,自打上了这逍遥岛后,怎么处处受欺啊!唉,早知道这样,还不如底在缥缈峰的好,至少那老东西没给我白眼啊……唉,命苦,命苦啊!”他自叹命苦,却没瞧见这银子自出现以后,除了林小七,根本没正眼瞧过任何一个人。
  尤其是当众人围着她看时,神态中更有不屑和不耐之意。
  短暂的震撼和惊喜之后,众人又不由自主的陷入到刚才的焦虑之中。
  此时离骨打走时已经有一个多时辰了,却依旧不见骨打回来。
  郁带衣又弄来了一张桌子,给众人重新沏上茶。
  而就当众人刚刚举起杯子的时候,林小七忽然站了起来,脸色凝重,轻声道:“回来了。”
  话音刚落,一道众人期盼已久的淡淡黑雾又再次出现与这地牢之中。
  黑雾中,骨打依旧是拜服在地。
  没能见到怒瞳的出现,林小七心里微微失望,不过这并不代表什么,结果毕竟还没有揭晓。
  他深吸了口气,凝视着骨打道:“如何?”这句话问的简短而急促,与他的心情完全契合,此时,多说一个字他都嫌浪费了时间。
  骨打的表情淡然,没有不安,也没有欣喜。
  他回道:“回禀主人,怒瞳大人让我转告您,此事尚有转圜的余地……”
  话未说完,地牢中已是发出一声震耳欲聋的欢呼声,除了林小七和素来稳重的苍衣,所有的人几乎都跳了起来。
  绛紫烟更是喜极而泣,不顾父亲大人就在身边,再次和古大公子深情相拥。
  林小七却皱眉道:“骨打,我瞧你神情,事情似乎有点……”
  骨打道:“主人瞧出来了吗?是的,怒瞳大人说,此事虽有转圜的余地,但他有一个要求。那就是让您亲自去一趟冥界,他要和您面谈。”
  这话一出,众人皆惊,在他们的认识中,这世间所有的地方都可去,却惟独这冥界去不得。
  因为其他的地方再是凶险,却终有生还的可能,但这冥界……一入冥界,又岂有回头的路!冥界,一个鬼魂的世界,一个亡灵的天堂,对于活人来说,却只意味着那是地狱!
  古无病顾不得绛落水在一旁,破口骂道:“扯什么鸟淡,这不让小七送死去吗?”
  骨打却看也不看他,只道:“你去了自然是送死,但对我家主人来说,有了定星盘护身,他又有什么地方去不得?”
  林小七挥手制止了暴怒中的古无病,道:“定星盘有穿越空间的能力,而且上面也有去往冥界的指引,想来我是可以去的。不过在定星盘上,冥界是一片暗色,这就意味着至少是目前,我恐怕还没有这个能力去。”
  骨打恭声道:“无妨,怒瞳大人已经为主人打开一条单向的通道。主人请看您的定星盘,那上面在通往冥界的区域有一条暗红色的细线,您只需顺着这条红线前行,就可到达冥界。”
  林小七既然已经知道事情有转圜的余地,心情便格外的轻松,他知道。依怒瞳之严谨,他说事有转圜,那便等于可彻底解决。
  当然,这转圜一说也同样是怒瞳的筹码,否则要他林小七去冥界做什么呢?而到此时,林小七对怒瞳相求之事愈发的好奇,自己何得何能,却让这第一冥神使如此执着?这就如同一个高高在上的人类,降贵纡尊的去求一只蝼蚁这般的不可思议!
  林小七道:“既如此,那咱们这就走吧。”
  微微一顿,他轻轻抚摩着碎银,又道:“乖乖银子,我要去做事了,你先下来,那地方你可不能跟着去。”
  银子却瞪起美丽的双眸,飞快的摇着小巧的头颅。
  林小七皱眉道:“银子乖,等我回来在陪你。我不是说了吗,那地方不是你能去的。”
  骨打却道:“主人,您不必留下她,愿去就让她去吧。”
  林小七奇道:“怎么,你这冥界是人人都能去的吗?”
  骨打笑道:“自然是人人能去,不过除了您和银子大人之外,别的人去了那是有去无回。”
  不知为什么,他见了银子之后,不仅没有表现出任何的惊奇。言语中也毕恭毕敬,却是称起大人来,只是众人都没太在意。
  林小七道:“我能去也就罢了,可银子怎么也能去呢?”
  骨打道:“银子大人和您有血契,但凡您能去的地方,她大多能去。虽然冥界略有不同,但银子大人此刻是五系晶龙,任何一个空间的物质都难以对她造成伤害,所以冥界她是能去得的。”
  林小七微微一笑,爱怜的拍了拍碎银,道:“既然如此,那我就带你去冥界看看咱们的老朋友吧”微微一顿,他环视众人,又道:“几位,小七去去就来,若是回的早,咱们就在这地牢里一醉方休!”
第一百零七章
  火红的天空,灼热的空气,入眼处,黑色的岩石间流淌着赤色的熔岩!
  林小七站在一处同样是黑色的山崖之上,俯瞰着脚下奔腾着的熔岩,嘴里喃喃道:“这里就是冥界了吗?”他原以为,这冥界多半和书上描述的一样,应该是阴气测测,鬼雾氤氲的地方。
  但真正身处其中时才发现,这里竟然是一个黑与红的世界。
  黑色的石,赤色的熔岩,在这两色之间,一个迥然于他的想象的物质世界就这么呈现在了他的面前!
  “我原以为这里应该是一个缥缈、虚幻的空间,却没想到竟是这一番景色。”
  林小七看着远处踽踽而行的骨架,还有在熔岩这不断沉浮的虚幻的身影,不由再次发出了感叹。
  那些骨架或是人形,或是兽状,小的不过尺许,大的竟有若一座小山。
  在黑色的石山间,它们踽踽而行,汇聚成了一道河流,默默的朝着一个方向前行。
  而那些沉浮在熔岩里的虚幻的身影亦是各具形态,依稀间还能看出这些身影正发出无声的呐喊与嘶吼!
  骨打道:“主人,这只是冥界的第一层而已,也是最接近与物质世界的空间。”
  林小七奇道:“原来这只是第一层吗?”
  骨打点头道:“冥界共有十八层,也就是你们的世界所说的十八层地狱,其实这十八层地狱由十八个各不相同的空间组成。因为这个空间最接近与物质世界,所以怒瞳大人嘱咐我将您带到这里,其它的空间,主人暂时还没能力过去。”
  林小七叹道:“原来是这样……冥界竟是由十八个空间组成,这实在是太奇妙了!对了,我瞧那些骨头架子去的都是同一个方向,它们是往哪里去?”
  骨打笑道:“它们啊,都是从各个不同的世界来的,之所以呈现骨架的形态。是因为它们都是死与自然状态,或病活老,并非是因为什么不测。”
  微微一顿,他指向那些熔岩中模糊不堪的石影,又接着解释道:“主人您瞧,这些人或兽却是因为各种祸端而亡,或是被人害死。又或是死于非命,按照你们的说法,都是些阳寿未尽的生物……主人您注意到没有,不仅仅是那些骨头架子们,还有这熔岩之河,尽管来处万万千千,但去的却是同一个方向。在前方有一座桥,叫做往生桥,他们去的就是那地方。只有过了这座桥,他们才能进入第二层空间。其实,他们没过这座桥之前,还不算是真正的亡灵。因为他们现在还留有前世的记忆,也只有过了奈何桥后,才能忘记所有的一切!对了,其实这座桥也叫奈何桥,主人想必知道这个称呼吧?”
  林小七笑道:“奈何桥吗?呵呵,这个我自然知道。”
  微微一顿,林小七轻轻抚摩着已经打起瞌睡的碎银,又道:“那么,我们也往奈何桥去吗?”
  骨打回道:“那倒不用,怒瞳大人嘱咐过,等主人见识过这冥界的第一层后,等在这儿就行,他自然会来见您。”
  林小七一皱眉,道:“我实在不明白,他为什么一定要我来这冥界?其实他去见我,总比我来这见他要容易得多。莫非他是有意要让见识一下这冥界是什么模样吗?”
  骨打道:“这个小的就不知道了,想来怒瞳大人必有他的用意,小的也不敢妄猜……”
  他话音未落,身后忽然一道黑影自空中掠来,随即一双有若坚铁的利爪将他牢牢缚住,瞬间便飞向了远处。
  站在他身旁的林小七大惊,定住神时,才发现这掠过的黑影竟是一只硕大无朋的飞禽。当然,这里的飞禽无毛无羽,同样是一付骨头架子!
  这飞禽掠过后,刮起狂风阵阵,打的林小七脸上生疼生疼。
  他心中先是震惊,而后却是愤怒,他没想到这飞禽如此猖狂,竟然在自己面前掠走骨打。
  但这愤怒并不仅仅是因为飞禽,也同样是因为自己,他自觉此时的自己实力不弱,却没想到等这骨头架子堆起的畜生掠走骨打之后,自己才堪堪察觉。
  若是这一击冲自己而来,此时的下场又会是什么样子呢?
  愤怒的不仅仅是林小七,刚才还在打着瞌睡的碎银在骨打被掠走的一瞬间便发出一声愤怒的长啸,化为一道淡淡的光影飞射而去!她的去势极快,林小七仅仅是觉得眼前一花,再凝神瞧时,却再也看不见她的身影!
  林小七来不及细想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因为此时此刻,他周围的情形发生了一些令他难以想象的变化!脚下黑色的岩石忽然开始震动,在他四围丈余处,黑色的石头纷纷隆起,大地渐渐裂开一道缝隙!这缝隙渐渐扩散,不多时便形成了一道数丈长的赤红色的河流!之所以说它是河流,是因为这其间有阵阵灼热的熔岩喷射而出,这些熔岩愈聚愈多,刹那间便汇聚成一条熔岩之河!
  熔岩中,有无数冤魂在凄厉的嘶吼着,这声音刺耳之极,听在耳中,让人有一种心闷欲呕的感觉。
  而此时的空气也因为这熔岩之河的出现而变得更加灼热,带着一股恶臭味扑面而来,同样让人闻之欲呕。
  林小七紧紧地盯着面前的所发生的奇变,他尽量让自己不去理会那些冤魂的嘶吼声和越来越热的空气,但他仍在怀疑,此时如果发出一点火苗,这包围着自己的空气会不会立刻燃烧起来呢?
  熔岩之河形成了一个直径约三四丈的圆形,因为熔岩产生的大量烟雾,林小七的视线受阻,他已经看不清这熔岩河流之外的情形!不过他并不太担心碎银的安危,实际上,他此时的实力要远远落后与自己的兽宠,此时此刻,他真正应该担心的是自己。
  这突兀而来的奇变绝不是什么好兆头,而在这种情形下,他要做的首先是保护好自己,若是连自己的安危也保证不了,最后连累的必将是碎银。
  林小七相信,无论生死,自己的乖乖银子是绝不会离自己而去的,只有自己不出问题才是对银子最大的保护。
  但是,这眼前所发生的一切究竟意味着什么呢?难道说是怒瞳故意将自己骗来冥界,然后再痛下杀手吗?
  林小七摇了摇头,这样的说法似乎太过勉强,自己在怒瞳面前,恐怕连一只蚂蚁都算不上,他有必要如此大费周折的来设这个局吗?
  可如果不是怒瞳设的局,这眼前发生的一切又该怎样解释呢?难道是这冥界也和人世一样,处处充满了不可预知的危险吗?林小七实在是不明白,骨打是拘魂使,而怒瞳更是这冥界暂时的最高主宰,在他们的地盘里,又有谁敢在太岁头上动土呢?更何况自己还是他们请来的客人!林小七看得出来,那只骨禽似乎是有意引走碎银,而单单留下自己。
  从这个角度来说,这的确是有人刻意布置的局。
  正在林小七满是疑问的时候,熔岩之河中忽然翻涌起半丈高的赤红色浪花,这浪花此起彼伏向岸边翻滚而来。
  及至岸边时,却又渐渐凝固成形,幻化为五六只硕大无朋的奇怪的熔岩之兽!
  林小七不由看的傻了,这熔岩凝固而成的兽类,每一个都有七八尺高,腰围更在数丈。
  当它们踏上黑色的大地时,每一步都震的地面发出隆隆的颤抖!再仔细瞧时,这些兽类的面部极为丑陋,每发出一声震耳的巨吼时,从嘴中长长的獠牙处都溅落出由火焰组成的涎水!
  火焰组成的涎水?林小七为自己这个想法感到好笑,可是这诡异的一幕的确就发生在他面前,那是涎水没错,可那也同样是熊熊不灭的烈火!
  这些熔岩兽愈来愈近,林小七轻轻叹了口气,现在再去想什么都没用了,此时唯一该做的就杀尽这些熔岩兽。
  林小七轻轻振腕,很长时间没用的大周天剑又再次出现于他的手中,而与此同时,由红色巨龙和五彩详云幻化成的护盾也随身游走,将他牢牢护住。
  除了护盾与大周天剑,那美丽的金色光翼也轻轻扇动,给这火与石、红与黑的世界带来一丝明亮的色彩。
  一剑在手,林小七缓缓升空,在他的嘴角,一丝暴戾的笑容缓缓显现。
  毫无疑问,他此时的实力并不算强,但有大周天剑的缘故,那股由血液和骨髓中迸射而出的杀气却是霸绝天下。
  即使是在这冥界,当林小七动了杀机之后,无论是生物还是死物,当它们撞上这暴戾的杀气时,也同样为之一窒!
  “吼!”
  林小七忽然爆发出一声巨吼,手中的大周天剑掠起一道灿烂而绚丽的红色光芒,向最前面的一头熔岩兽斩去!林小七的原则向来是斗智不斗力,他更喜欢用诡计和阴谋来解决问题,但到了必须要斗力的时候,他却从不会有半点的犹豫!先下手为强,在与敌人面对面的时候,这绝对是提升气势的好方式!
  一剑斩下,一声凄厉的嘶吼声随即响起!那巨大的熔岩兽甚至没来得及反抗就在这灿烂而绚丽的红光中化成了一滩流质的熔岩!林小七得意的狞笑着,这一剑让他更加坚定以前的想法,无论对手有多强大。也无论自己的实力有多不堪,只要挨上一剑,任谁都讨不了好!这不是他的实力所至,而实在是这剑太过凶狂,仅这积聚了也不知多少万年的怨灵的力量,就足以让他面对任何对手!而他所需要做的就是让这凶器一次又一次的斩向敌人的头颅!
  天下第一凶器?林小七狞笑着,正如骨打所说,在自己的周围有无数个空间,不知道在其他的空间里,这大周天剑又当不当的起这第一的名头?
  熔岩兽一共是六只,一剑挥出后,去势却绵绵不绝,林小七身在空中,顺势又斩向了第二只熔岩兽!这些熔岩兽看似强大,但由于体形过与庞大,行动间颇为迟缓,是以对林小七竟是意外的没产生任何威胁!林小七身在空中,且那对光翼可精妙的控制前行转折的方向,当他如蝴蝶般在这些熔岩兽中穿行的时候,熔岩兽只能通过口中喷射的火焰无奈的发泄一下。
  而原本被林小七视为最大威胁的力量,熔岩兽们却是无从发挥。
  如果这些熔岩兽有灵识的话,它们会发现,让自己郁闷的并不仅仅是这些。
  当那绚丽的红光划开它们身体的时候,它们应该感到悲哀,因为作为非生命体的它们,本来是拥有着绝强的防御能力。
  但这红光袭来时,它们的身体却又如最滑嫩的豆腐一样被切开,如果它们同样有感觉的话。还会感受到,在身体被消亡的同时,它们的力量也在那一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不!这不是消失,而是在瞬间被吞噬!
  六只熔岩兽,林小七却仅仅挥出了三剑!但是在略感得意的同时,他又有些失落。
  原本想既然已经用了大周天剑,那么就不妨多吞噬一些属于这些熔岩兽的元气。
  但他却发现,这些熔岩兽根本就没有什么元气,他所吞噬的不过是些最原始的力量。
  而这些力量即便被吞噬,也根本无法吸收、存储,来的多,去的也快!
  失落归失落,三剑斩杀六只看上去极为恐怖的熔岩兽,仍是让林小七兴奋。
  他看着地上正倒流回熔岩之河的液态熔岩,轻轻笑道:“我却忘了这是冥界,不知道在这里杀一个人会是什么滋味?人总不能死两次吧?这死上加死,又该称为什么呢?”
  “为什么不能死两次呢?”一个嘶哑的声音忽然在林小七的身后响起。
  而声响起的同时,林小七就发现,自己已经被一个巨大的身影所笼罩!
  林小七微微皱眉,这声音嘶哑沉闷,仿佛在他身后炸响了一个惊雷。
  他缓缓转过身来,然后惊讶的发现,即使自己身在两丈高的空中,却仍然不得不仰头看着对方。
  这是什么家伙?林小七呆呆地看着对方……
  这像一座小山一样的骨头架子是什么呢?长长的尾椎,长长的颈椎,还有中间那堪比船骨一样胸骨!硕大的头颅上有两只空洞却又幽深的眼睛窟窿,而那应该是鼻孔的地方又有浓浓的黑雾喷薄而出!
  山一样的骨头架子发出嘶哑的声音:“你应该知道,亡灵和活的生物之间唯一的区别就是一个有承载灵魂的肉体,另一个却没有。凡是来到冥界的,他们失去的仅仅是肉体,所以从这个角度而言,你当然还能杀死他们一次。而这次,你杀死的是他们的灵魂!”
  林小七楞楞的看着这骨头架子,却并没有说话,他在研究着,这家伙是声音究竟是从哪里发出来的呢?骨头架子也会说话?这真他妈的邪门了……至于这骨头架子刚才解释的道理,林小七其实早就明白,修道者最怕的就是形神俱灭,这形神说的便是肉体与魂魄,他又怎能不明白这个道理?只不过刚才一时得意和兴奋,随口那么一说而已。
  “我在和你说话,你应该尊重我一点,你为什么不说话?”骨头架子又说道,听这口气,似乎有点不高兴。
  林小七忽问道:“你是什么东西?怎么这奇怪?”
  骨头架子答道:“我不是东西,我是一个生命,尽管是亡灵,但不可否认,我仍然是一个生命!”
  林小七忽的笑了起来,他已经感觉到了,这骨头架子似乎有点傻愣愣的。
  他轻轻笑着,道:“哦,原来你不是东西吗?”
  “是,我确实不是东西。”
  骨头架子点了点头,骨节摩擦间,有灰白的骨渣簌簌地掉下。
  林小七嘿嘿的笑着,道:“不是东西就不是东西吧,我们换个说法,我是一个人,你是什么呢?一个什么样的存在?”
  骨头架子忽然仰高了头,姿态颇为高傲的道:“我是一只龙!一只远古巨龙,不过……”说到这里,它微微低下头,语气有些萧索,又道:“不过,那都是往事了,现在的我只是一只不肯忘记过去的幽灵龙而已!”
  “什么?你是一只龙?”林小七实在是忍不住了,他肆意地狂笑着,好像是听见了这辈子最好笑的笑话!一个像四脚蛇的骨头架子居然称自己是一只龙,这就好比一个吊丝很严肃地告诉别人说自己实际是王宫里的公主,如此,又怎能不让他林大公子狂笑?
  而就在林小七发出狂笑的时候,在这冥界的另一个地方,已经幻成丨人形的碎银好奇问着自己身边的人:“什么是试炼?”
  她问的人微微笑着,回答道:“试炼是西方世界的说法,实际上就是一种考验,我让他来,实际上就是想知道他的实力究竟怎样了。”
  微微一顿,他又道:“不过现在看来,他已经领会到了大周天剑里的很多东西,冥界的第一层空间对他来说,似乎太过容易了一点。不过,谁知道呢?毕竟这种考验还没结束!”他抬头望向远处,目光深邃而悠远,视线所至之处,有一个狡黠而轻狂的少年,有一个骄傲、执着却又因此而显得略为傻愣的大家伙……
第一百零八章
  “好吧,就算你是一只龙,那么你站在我面前打算做些什么呢?”林小七在空中轻轻扇动着光翼问着面前的骨头架子。
  说实话,这骨头架子也实在是太庞大了一些,先前的熔岩兽与之相比,根本就算不上什么。
  林小七心中也自揣揣,真要打起来,他都不知道自己应该从什么地方下手。
  一剑下去,大概也只能劈下几块碎骨渣吧?
  骨头架子却纠缠不清,说道:“为什么你要说算我是一只龙呢?我本来就是一只龙啊,以前是,现在也是。你现在可以叫我幽灵龙,也可以叫我骨龙,而我的名字叫做巴特。”
  “好吧,巴特……”林小七耸了耸肩道:“你先回答我的问题,你打算做些什么呢?”
  巴特晃了晃巨大的脑袋,说道:“我是你的考官,在你击败那些熔岩兽之后,就有资格站在我的面前了。”
  林小七奇道:“考官?这是什么意思?”
  巴特道:“你不用问为什么,你只要知道,你如果想走出冥界,就必须击败我!”
  林小七心中已有所悟,皱眉道:“是怒瞳让你来的吗?他究竟在弄什么鬼,难道骗我来这里,就是为了要掂量一下我的分量吗?”
  巴特傻乎乎的道:“我不会告诉你答案的,不过我要告诉你,你真的是很聪明。”
  果然是怒瞳这厮!从巴特的话里,林小七已经知道了自己想要的答案。
  心中尽管疑惑着怒瞳为什么要这样做,但他还是忍不住笑了起来,这只龙可真他妈有意思:“是吗?承蒙夸奖,不过比起阁下来,我怕是要差的很远。”
  面对林小七的‘赞扬’,巴特似乎显得很高兴,道:“作为一只远古巨龙,睿智是必备的品质,尽管事实就是这样,但我还是要谢谢你的赞扬。同时,从你的谦虚的品格中,我能看出你是一个优秀的人。而作为龙族,我是很愿意和您这样的人做朋友的,亲爱的人类,你愿意接受我的友谊吗?”
  林小七没想到这只龙竟然要和自己做什么朋友,眼睛一转,笑道:“我当然愿意,从现在起,咱们就是朋友了。巴特,我们既然是朋友了,那么这一架就不用打了吧?”
  巴特摇了摇硕大的头颅,急忙道:“不,不,我亲爱的朋友。我们这不是打架,这是一次测试,这是必须的。如果你赢了的话,你收获的不仅是我的友谊,同时也会为自己赢得一个强大的助手。而我将会以龙族的尊严起誓,在这样的测试中,我是绝不会伤害你的。至于刚才我说你赢不了我就不能离开冥界,这句话我收回,很对不起,作为朋友,我是不应该吓唬你的。相信我,这仅仅只是一次测试,亲爱的朋友,你就放心好了。”
  林小七奇道:“你说的助手是什么意思?指的是你吗?”
  巴特点头道:“是的,就是我,如果你能赢下我,那么你就有权利带我离开冥界。而我呢,也将会在你的世界里尽我最大的努力去帮助你。”
  林小七不由有些心动,他很清楚,且不管这只龙究竟有什么本事,单凭这庞大的身躯就足以吓倒很多人。
  试想一下,当与人对垒时,自己召唤出一只有若小山般的巨大骨龙时,那该会是怎样的一付场景呢?这巴特说话时虽然略显傻了点,但这气势可不是盖的,林小七一剑在手。气势已经提至十足,但当他面对巴特巨大的体形时,仍不免感到有点泄气。
  林小七嘿嘿地笑着:“巴特,不是我看不起你,你有什么本事能帮到呢?不瞒你说,说到龙族,我手下人有十几个高阶的红龙,你会比他们更厉害一点吗?”
  巴特显得有些惊讶,道:“红龙?难道是那种不用翅膀就能飞翔在空中的龙族吗?”
  “翅膀?”林小七这才注意到,在巴特的背上有着两片骨块组成的飞翼,此时正兴奋的微微震动。
  “云从龙,风从虎,龙族什么时候要靠翅膀才能飞上天?巴特,你说你也是龙族,不会连这一点也不知道吧?”
  巴特叹了口气,道:“忘了和你说,我并不是你这个世界里的龙族,在我来的世界里,所有的龙都是靠翅膀才能飞上天的。而实际上,你们这个世界里的龙是上位龙族,他们远比我们高贵!别的不说,至少在冥界,我就从没有见过你们这个世界的龙族。据说,当他们死后,会去一个叫做龙冢的地方。而对于我们来说,龙冢只有我们的王才有资格去……对了,说到两个龙族的区别,其实我想两族之间应该是有一定的渊源,在你们这个世界里的西方大陆,我就见过和我们体形几乎完全一样的龙族。”
  林小七恍然道:“是了,我记得有人说过,西方大陆的龙和东土的龙确实是有着差别的……呵呵,看来你还真是属于龙族,倒是我少见多怪了。不过既然连你自己也承认我的红龙要比你高贵,那么我想你应该没什么地方可以帮上我的了。”
  巴特忽然高高的昂起头颅,道:“说到和优雅和高贵,我承认
温馨提示: 读者阅读小说的同时,可以发表一下对小说的看法供其它小伙伴们参考哦,书评如果被采纳成精评,您就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奖励哦!书评禁止发布广告和违法内容,一经发现将永久删除帐号!


本站能保证所有电子书均为TXT格式电子书,100%无病毒读者可以放心在PC或手机上阅读。
第九书包网开放上传功能,拒绝任何形式的涉黄违法电子书,请网友自觉遵守网络秩序,一经发现将删除其帐号!
About us:第九书包网www.shubao9.com)为台湾现代派文学社思潮社旗下简体版中文小说电子书网站,为全球读者提供免费TXT电子书共享平台!
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TXT电子书均由读者自发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法,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