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仙尘逸事〗第57部分

我确实比不上你们的龙族,但要是说战力,我却不同意你的看法。在我来的世界里,我们龙族是最有战斗天赋的,我们的肉体比最坚硬的金属还要坚硬,我们的龙息比最灼热的地狱之火还要狂暴!所以,我绝不同意你的看法,至少在没经过验证以前,我是坚持这样认为的!”
  林小七耸了耸肩,道:“可惜我的银子不知跑到什么地方去了,否则的话,我也许能让你改变一下你的看法。”
  微微一顿,又笑道:“不过,我还是那句话,咱们既然是朋友,那么这一架不打也罢。不就是什么测试吗,就算我没过关好了。对了,你这去叫怒瞳过来,我倒要听听他有什么说法。诓我来这冥界,却又躲着不见,弄什么劳什子的测试,当真无聊之极。”
  巴特有些惊讶,道:“你什么意思?难道是认输了吗?”
  林小七笑道:“老巴,不是我不愿意和你打,事实上,当我手中的剑一剑挥出去的时候,连我自己也无法控制它。你既然认我为朋友,且这件事情本就很无聊,所以咱们是不打也罢。真伤了你,我心里也过意不去。”
  实际上,当林小七得知道巴特未必就比龙一他们厉害多少,心中对这傻龙的兴趣就小了很多。
  而更重要的是,时间对于他来说并不算多,他并没有忘记自己来这冥界的最终目的。如果将时间浪费在这无聊的测试上,而最后导致缥缈峰上的事情不可收拾的话,他唯一要做的事情就是去找块豆腐,然后一头撞死在上面。
  所以,他现在最想做的事情就是去见怒瞳!
  巴特用空洞的眼眶看着林小七,他的语气忽然有了一点悲伤:“原来是这样啊……我知道,你手中的剑很厉害,如果被它砍在身上,我未必会承受得住。可是……可是……”
  林小七忽然发现在巴特空洞的眼眶里竟散发出一丝莫名的忧伤来,巴特继续说道:“算了,既然你不愿意做这个测试的话,那我也不勉强你了。虽然我是有权利逼你来做这个测试的,但你已经认可了我的友谊,而且你不愿意做这个测试的原因是怕伤害了我,所以我只能面对这个事实。一只骄傲的巨龙是永远不会勉强他的朋友的……”巴特轻声地说着,一边转过庞大的身躯,“亲爱的朋友,我们这就告别吧,虽然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但我想,我会记住你的。另外,等我走后,怒瞳大人就会来见你,你可以在这里等他。”
  巴特转身默默而行,巨大的脚爪落在地上,格外的凝重。
  林小七楞冷的看着这只奇怪的龙,忽然高声道:“巴特,你等一等。”
  巴特扭过长长的脖子,问道:“还有什么事情吗,我亲爱的朋友?”
  林小七皱眉道:“如你所言,这只不过是一个测试,但我瞧你的心情似乎很差,你能告诉我这是什么原因吗?”
  “原因?”巴特昂起头看向远处那些骨头架子们汇聚起的骨之河流,幽幽地说道:“你想知道我忧伤的原因吗?其实很简单,那就是因为在这冥界数千年的等待……”
  林小七奇道:“什么等待,巴特你能说清楚点吗?”
  巴特问道:“你知道为什么所有的亡灵都要来到冥界吗?”
  林小七道:“既是亡灵,自然就要来这冥界,否则他们还能去哪里?”
  巴特点了点头,道:“是啊,既然是亡灵,那么该来地方自然就是这冥界了。但你知道吗,在我们的周围,至少还有四五个空间是适合与亡灵生存的,并不仅仅只有冥界。可是为什么除了那些愿意自我毁灭的生物之外,所有的亡灵都要汇聚到冥界,而不是去其他的空间呢?这是因为冥界并不仅仅是寄存亡灵空间,它也是所有渴望重生的智慧生物的乐土!从起点到主点,再从终点到起点,冥界对亡灵来说,他并不是最后的归宿,而恰恰是一个生的起点!在你们的世界里,这样的生与死被称为轮回!”
  林小七笑道:“说法不同,但道理是一样的。不过,我不明白你说这番话是什么意思,它和你的等待—”说到这里,林小七忽然轻呼一声,道:“啊,我明白了,难道这次测试和你的轮回有关?”
  林小七感觉到自己的面前有一股轻风掠过,仿佛是巴特在叹气。
  巴特道:“轮回?不,对我来说,应该称为重生更确切一些。”
  林小七奇道:“重生和轮回有什么区别吗?”
  巴特点头道:“对普通智慧生物来说,它们并没有什么区别,但对我们龙族来说,却是有着很大的区别!因为龙族的寿命极长,所以在数千年的生命当中,因为积累,我们的灵魂远远超过一般的智慧生物。而当我们死后,因为灵魂本身的强大,几乎能完整的保留前生的记忆。所以到了冥界之后,我们肉体虽然不在了,但灵魂却因为记忆而继续成长。到最后,这强大的灵魂就成了我们轮回时的最大的桎梏!”
  林小七奇道:“为什么是桎梏呢,难道不是灵魂越强大,轮回就越容易吗?”
  巴特悲伤的摇着自己的脑袋,道:“恰恰相反,越强大的灵魂就越难以进入轮回,因为无论是哪个空间,你都无法找到一个可以容纳如此强大灵魂的初生的躯体!哪怕仅仅有这灵魂的十份中的一份,也同样找不出与之相配的躯体。所以,我们要想重新翱翔在蓝色的天空下,唯有重生之途。就像你们这个世界里的凤凰一样,她们在烈火中重生,而我们则是在鲜血中重生!”说到这里,巴特仰头看了一眼赤红色的天空,微微的叹了口气,他已经记不清有多长时间没有体会到飞翔的滋味了。
  这里的天空永远是压抑的,也永远是赤红色的,对与龙族来说。他们飞翔与空的目的是为了呼吸到更新鲜的空气,没有了清新的空气,他们宁愿呆在地上,也不愿轻易挥动一下自己的翅膀。
  林小七总算是明白了巴特话里的意思,道:“我明白了,你是想让我带你离开冥界,呵呵,你直接说不就行了吗?何必弄个什么狗屁的测试出来?再者说,你来冥界也有数千年了,难道就没遇上一个肯带你出去的人?”
  巴特摇着硕大的脑袋,缓缓道:“哪有这么简单?别说这冥界中从来就没有活着的生物进来过,即便是有,那也得看他有没有这个实力带我出去。你知道,我毕竟是一只幽灵龙,我是无法长时间出现在物质空间的。在短时间内,我虽然可以去战斗,去拼杀,但大多数时间里,我只能呆在幽灵所能呆的地方。所以,这个带我出去的人必须要有能力让我不受物质空间的伤害,而且在我战斗到力竭的时候,有能力保护我。如果有人能做到这一切,那么不久的将来,我将会在无数的鲜血中重生!这数千年来,我一直在等着这样的人,但很可惜,在你来之前,我从未遇到过。”
  巴特沉重的叹息着:“即使是你,在没经过测试前,我也同样无法确定你能不能保护我。而最重要的,是你愿不愿意保护我,在我们的世界里。龙族虽然是最强大的生物,但对于朋友,我们是绝不会勉强的。”
  林小七微微一笑,道:“如果你肯跟我出去,想找一个住的地方应该不成问题。瞧见我手上的这枚空间戒指没有?据我所知,它里面的空间并非是物质空间,应该适合你居住。更重要是,在你之前,曾有冥界的拘魂使在里面呆过,没理由他能住你却不能。至于我的实力嘛……刚才我已经说过了,或许我未必是你的对手,但我身边有无数强者,更有你仰慕的上位龙族。所以,我想我有足够的能力保护你……”
  巴特似乎呆了一呆,道:“那么……那么你愿意带我出去?”
  林小七笑道:“除非你不想出去。”
  他还有重要的事情等着去办,将自己的精力白白浪费在这无聊的测试上,是无论如何也不肯的。
  当然,如果能不打这一架,林小七并不介意带一个气势惊人的打手出去。
  至于以后这傻大个究竟能不能重生……嗯,走着瞧吧,反正也不损失什么。
  巴特有些兴奋了,当然,他表示兴奋的时候无非就是扇动几下骨翼,然后发出啪啪的声音来。
  而这次,这声音格外的响亮:“你真的愿意带我出去吗?可是不经过测试的话,你是没有这个资格的,这是冥规,是任何人都不能违背的。我们……我们还是打一架吧,我想,以我龙族生来就拥有的伟大智慧。是可以找到方式让这场测试结束的快一点,当然,最后输的必将是我,而且是很巧妙的。”
  林小七不由翻了个白眼,妈的,吹牛也不能这么傻乎乎的吹啊,这不是看扁了人吗?林小七心中虽然好笑,脸上却露出一丝狡黠,道:“冥规?哈,巧得很,我来这里就是要打破某个冥规的,既然遇上了你,也不在乎多一个。”
  他轻轻的笑着,却忽然收起了大周天剑和神龙战甲,然后找了块平坦点的石头施施然的坐下,又道:“巴特,我忽然想明白了一件事情,那就是有些事情其实不必着急的,因为某些人可能会比你更着急。我看啊,这架就不用打了,你不嫌累我还嫌累呢。来,来,跟我说说你们那里的故事吧,听故事总比被人当猴耍要好的多……”
  林小七话音未落,远处却传来一阵轻轻地叹息声:“为什么所有的事情到了你这里,却总有一个与众不同的解决方式呢?”
  这声音极远,但传到林小七耳中时却极清楚。
  林小七哈哈笑道:“第一,因为我比一般人聪明,总能猜到一些别人的心思。第二,我不喜欢听人摆布,我觉得我今天应该是某人的客人才对,却不应该是在这里耍猴戏让别人瞧!”
  “你还是那么的……”这声音似乎又叹了一声,但最后半句话却说的极低极低,林小七竟是没有听见。
第一百零九章
  “我知道你心中有很多的疑问,所以,现在你问我答。”
  怒瞳的开场白简单而具有诱惑力。
  林小七却轻轻抚摩着再次攀上他的肩膀的碎银,悠悠道:“我心中确实有很多的疑问,但是现在我既不想问,也不想听。”
  怒瞳有些奇怪,道:“为什么?难道你不想知道我为什么要你来冥界吗?也不想知道一年之约的内容吗?”
  林小七道:“我当然想知道,但你觉得我现在有心情听你说吗?而最重要的是,整件事情一直被你牢牢地控制着,如果有什么是你想我知道的,那么你必然会告诉我,我又何必上赶着去问呢?”微微一顿,从嘴角撇出一抹嘲讽的笑意,又道:“我只想让你知道,我和你的一年之约毕竟还没有到时间,所以在期限来临之前。你有权利选择帮不帮我,而我呢,也同样有权利选择我自己的行事方式,而不是向刚才那样被人耍来耍去。好了,我现在只想知道一件事情,那就是你愿不愿意帮我,你只要说是或否就可以了。如果你说否,那么我会即刻离开这里,因为我的时间不多了。”
  怒瞳淡淡道:“那如果我说是呢?”
  林小七耸了耸肩膀,道:“说是?那我也要离开这里,在我的事情没解决之前,我没心思听你说任何事情。其实你我都明白,自从一年前崖灰的出现,一直到我来到冥界,你所做的事情都是为了所谓的一年之约。我虽然不知道这一年之约的内容究竟是什么,但毫无疑问,它是你的利益之所在,应该跟我毫无关系。我最多也就是其中的一个环节,一个执行者而已。”
  怒瞳的脸上也同样泛起一抹嘲讽之色,他抬头望向那赤红色的天空,道:“如果我不愿意帮你呢?你是不是还会信守我们的一年之约?”
  林小七哈哈一笑,道:“当然会,不过我不敢保证那时的我会是一个什么样子!”林小七嘴里笑着,眼睛却牢牢地盯着怒瞳,他话里的意思很明白,那就是如果你怒瞳不答应帮助我,那么所谓的一年之约你也就别指望还有实现的一天了。
  到那时,他林小七自然会来赴约,但来的是人是鬼就说不定了。
  林小七心中清楚,若是怒瞳不肯帮自己的忙,那么唯一能救楚轻衣的方法就是答应尊者的要求。
  而到那时,他林小七必定已不在人世,且很有可能连魂魄都来不到这冥界。
  怒瞳点了点头,道:“我明白了,你这是在威胁我……其实你早就想的明白,你我之间的约定与其说是一个约定,倒还不如说是我在求你。”
  林小七微微笑道:“天上从来不会掉馅饼,你给我那么多好处,可以说我能有今天,完全拜你所赐。所以,这样的道理很容易就想清楚……好了,我时间真的是不多了,你还是给我一个痛快话吧。”
  怒瞳点了点头,道:“其实你早就知道,在这件事情上,我并没有选择。”
  林小七淡淡道:“我当然知道,但是我必须要等你亲口说出来,因为我要得到一个肯定的答复之后才能离开这里。”
  怒瞳似乎有点无奈,道:“好吧,既然你要肯定的答复,那么我就给你,缥缈峰上的事情有骨打帮你就足够了。”
  自怒瞳来后,林小七一直表现的不阴不阳,但听到怒瞳这句话后。心中顿时大喜,深深鞠了一躬,道:“好,老怒你果然够意思。既然这样,那么我也就不多打扰了,我现在就回去,咱们是后会有期了。”
  如怒瞳所言,他早想明白一年之约的关键,所以当怒瞳出现后,他显得不急不躁,为的就是让怒瞳自己说出这番话来。
  他心中清楚,如果自己一味强求,不免落在下风,到时指不定这第一冥神使会提出什么更夸张的要求来。
  虽然他也知道,所谓的一年之约必不是什么好事,但那毕竟还有段时间,所谓车到山前必有路,总之不让自己吃亏就是。
  重要的是眼前,既要捞到好处,也不能让人得寸进尺,让这冥神使大人涨大了胃口。
  怒瞳无奈地摇了摇头,道:“干吗这么着急?不过区区噬魂术而已,有骨打在,我包你明日无事。即便真出了什么事,不过一死耳,最多我答应你。到时还你一个活生生的师姐就是,你别忘了,好歹我也是冥神使。虽然有冥规的约束,但复活一个人也不算什么了不得的事情。”
  林小七先是一愣,随即心中咚咚直跳,心中暗道:“妈的,这下可发大了,有了老怒这句话,那可比什么灵丹妙药都好……”除死无大事,虽然对林小七这样的修道者来说,肉体的死亡并不代表着毁灭,而且这天下间也没多少人能真正伤害他。
  但有了怒瞳这句话,他林小七便了真正做到与世间的横行无忌,若有一天自己或是身边的人真的挂了。那也算不了什么,有这老怒在,隔二天便又活蹦乱跳的了!
  怒瞳又道:“对你来说,时间虽然无多,但有了我的保证,时间便不在是制约。所以,你不妨稍待片刻,将自己心中疑问尽数说出,还是那句话,你问我答。”
  有了怒瞳的保证,林小七虽然极想就此离开,但话说到这份上,他也不得不留下来。
  再说,他又何尝不被这些疑问所折磨着?此时再不问来,那便是傻瓜一个了,也尽管他心中清楚,这些疑问真的解开后,便意味着新的烦恼开始了。
  “好,我问……”林小七道:“首先,我想知道你我的一年之约究竟是什么内容?”
  怒瞳道:“很简单,唤醒冥神。”
  怒瞳的回答简单之极,但却把林小七吓得不轻,瞪大眼睛道:“你……你说什么?”
  怒瞳叹了口气,道:“我说我要你帮我唤醒冥神。”
  林小七总算是听清楚了,眼睛也就瞪的更大,眼珠子都险些掉了出来,结巴道:“我……我帮你唤醒冥神?你……你什么意思?你该不会告诉我,你们的冥神睡死过去了,一直没醒过来吧?”
  怒瞳缓缓道:“想必骨打已经告诉过你了,每到某个时期,冥神大人都会进入沉睡期。这沉睡期也是数千千年,也许是数万年,这完全由冥神大人自己决定。而在他沉睡之前,都会告诉我苏醒的日子,但这一次……”
  林小七接道:“是不是已经过了苏醒期之后,他老人家还没醒过来?”
  怒瞳摇了摇头,道:“当然不是,冥神大人掌管无数个空间的里的生命,法力可说无边无际,又怎能掌握不住自己的睡眠呢?实话告诉你吧,冥神大人的苏醒期远在三千年之后,现在还早的很。”
  林小七奇道:“既然没到苏醒期,那你为什么要唤醒他?”
  怒瞳叹了口气,道:“我刚才说过了,冥神大人法力无边,无数个空间里的无数个生命,莫不在他一念之间。但在这无数个空间里,却有一样事情是他无法掌控的,甚至连预测也做不到。”
  林小七皱眉道:“是什么?”
  怒瞳深吸了口气,缓缓道:“空间的次序与法则!”
  “空间的次序与法则?”林小七同样深吸了口气,道:“这是什么玩意?”
  怒瞳解释道:“如你所知,在我们的身边其实有无数个空间,但这些空间并不是永远存在的。与你们那个世界里的自然法则一样,空间的存在也是优胜劣汰的。当然,这里的优其实是劣,而劣却又是优,与你的认识恰恰相反!”
  林小七被他说的迷惑,道:“优其实是劣,而劣却又是优?这是什么意思?”
  怒瞳解释道:“简单的说吧,空间的淘汰其实是劣胜优汰,当一个空间里的生命的智慧和能力已经威胁到这个空间的时候。又或者这个空间的生命的总数已经超越了空间的容量,那么为了其他空间平衡,这个空间就要被毁灭。同时,一个新的空间将诞生!这就是空间法则!简单的一句话,空间也是有生死的,也是需要经过轮回的!”
  林小七仿佛在听一个离奇而又玄妙的故事,半天回不过味来,喃喃问道:“为什么有智慧和有能力的人要被毁灭呢?这我实在是不能理解。”
  怒瞳道:“其实很好解释,就拿你们这个世界来说吧。你能想像你们这个世界里的所有的人都能成仙又或是成魔吗?如果是的话,那么就太可怕了,因为这无数的空间看起来虽然坚不可破,但又是极其脆弱的。说它坚不可破,是因为当你没有能力的时候,它永远是一道无法逾越的屏障,将你牢牢的禁锢在一个空间里。而说它极其脆弱,是因为每一个单小的个体在进行穿越时,都会引起一个小的空间裂缝。虽然这些空间裂缝是可以自我修复的,但是当穿越的个体变成一个庞大的集团时,那么裂缝来不及修补,灾难也就产生了!”
  林小七虽然聪明,但怒瞳这番话说的极为玄妙,听到此时,却仍是一头雾水。
  他问道:“那将会引发什么样的灾难呢?”
  怒瞳道:“空间其实也是单个的生命,它们也是有强有弱的,当空间裂缝扩大到无可弥补时,它们之间就会彼此吞噬。而当一个空间吞噬了另一个空间之后,不仅会毁灭所有的生命,同时它也将变得更加强大。因为这种强大,与之相毗邻的空间就会再次被它吞噬,如此反复,最后将导致所有的空间一起崩溃!”
  “奶奶的,这实在是太他妈的……”想了半天,林小七也没想出一个词汇来表达自己此时的心情,想了半天,道:“这实在是太他妈的扯淡了……”
  微微一顿,林小七又道:“是了,我明白了……现在必定是某个空间里有了强大的生命,有可能会引起这个……这个什么空间的崩溃,而你们的冥神大人又正在做美梦,说什么也不肯醒来,所以你就得想办法让他老人家提前醒来。好去收拾这付烂摊子,是也不是?”
  怒瞳摇头道:“若是这样,也就罢了。我刚才说过,无论哪个空间,生命的兴衰冥神大人都可以掌控。而且这样的小事,也不必劳烦他来操心,否则要我们这些冥神使做什么?这一次并不是有谁突破了空间的法则,而是刚才我所说的空间次序。早在数百年前,我就发现某些空间的运转有问题,它们似乎有重合的可能,这种重合与吞噬虽然略有不同,但后果却一样的严重……”
  他话未说完,却被林小七打断。
  林小七道:“好了,好了,老怒。你不用说下去了,说来不过浪费口水,反正我是一句也没听懂。咱们还是说简单的吧,你究竟要我怎样做?你们这位冥神大人赖着不肯起来,是不是……”他眼睛一转,又嘿嘿笑道:“是不是要我用大周天剑给他老人家来上一下?”
  怒瞳苦笑道:“我倒是忘了,这些话原本就不是你能理解的,只不过你先问了起来,所以我便……罢了,你既然要听简单的,那么我们就简单点说吧。反正这些事情与你无关,你听明白了也没用,只须了解个大概就行了。如我刚才所说,我要你做的就是帮我唤醒冥神大人,因为只有你才有这个能力。不过,我现在不能告诉你怎样去唤醒他,也不能告诉你为什么唤醒他的人是你而不是别人。在唤醒冥神之前,你要做的唯一一件事情就是增强自己的实力,如你现在这样,根本起不到任何作用。”
  林小七笑道:“不用我砍他老人家一剑吗?我以为的大周天剑是世间第一凶器,唯他它,才能让冥神大人吃疼。其实这本是世间至理,想要一个人清醒,最好的办法就是打的他醒来。”
  怒瞳苦笑道:“休要说笑了,慢说大周天剑根本就不起作用,便是有也砍不着冥神大人。你须知道,冥神大人是没有本体的,他只是一股你想像不到的强大的精神元素!”
  林小七奇道:“原来他不是个人吗?”
  怒瞳丝毫没察觉到林小七这句话里有骂人的意思,解释道:“其实冥界中又何尝有真正的生命体呢?便如我,还有骨打,也同样不是一个真正的人。当然,在有需要的时候,我们是可以凝化为实体的。”
  林小七嘿嘿笑道:“原来你也不是个人啊……,这就难怪了,哈哈……”
  怒瞳这次总算是听了出来,皱了皱眉,刚要说话时,却被林小七机灵的转了话题:“对了,老怒,你要我增强实力,这事可能不太好办。你知道,我增强实力的唯一办法就是使用大周天剑,但这样一来,我怕要不了多久就会形神俱灭。到时怕是连你也帮不上我了,毕竟人后复生,不单单是要肉体,最主要的还是原神的存在。”
  怒瞳道:“无妨,等你解决了缥缈峰上的事情后再来冥界一趟,我会帮你解决这个问题的。”
  林小七眼睛一亮,连声音都有些颤抖了,急道:“老怒你说什么?你有方法帮我解决大周天剑的隐患?”
  怒瞳点了点头,道:“这并不是什么难解决的事情,只是到时你要受一番苦就是了。”
  话未说完,怒瞳便发现林小七脸上肌肉古怪的颤动着,牙齿也咬的咯咯直响,而眼中更是有一股极为灼热的亮光。
  他吓了一跳,道:“你怎么了?”
  林小七忽然放声狂笑,道:“没什么,没什么,我只是想扑上去先亲你一口,然后再结结实实的砸你一拳!”
  怒瞳皱眉道:“为什么?”
  林小七笑道:“亲你一口嘛,是因为你这句话让我太开心了,此时的你在我眼中。便如刚洗了澡,洒了香水的窑姐儿,我自然是想亲你一口!想砸你一拳的原因就更简单了,既然你早有办法,为什么以前不告诉我。却故弄玄虚,害的老子担惊受怕了好几个月……”
  话至最后一句,林小七狂吼一声,竟真的扬起拳头砸了过去……
第一百一十章
  “老怒,关于大周天剑,我还有一个问题……”冥界的黑色山崖上,林小七微微皱起眉头看着怒瞳,在他身边。巴特庞大的身躯牢牢矗立,更是讨好的将尾骨支在地上,以供林小七舒服的靠着。
  怒瞳道:“什么问题?”
  “嗯,其实也不能算什么问题,或许说是……”林小七挠了挠头,道:“或许说是我有点不忍心吧,老怒你知道,我现在增长实力唯一的办法就是用大周天剑吞噬别人的功力。但这样一来,我得杀多少人啊?更何况这世间的强者并不是很多,但能帮助我增长功力的人没有几个,你总不能让我去杀那些弱者吧?纵然我下得了手,但杀上千个万个又有什么用呢?”
  怒瞳微微一笑,道:“无妨,等时机一到,你可往西方去。在那里,有无数的强者等着你,我只怕到时你会杀的手软。当然,莫要怪我没提醒你,在你杀的手软之前,却千万莫要被别人杀了。”
  “西方?你是指西方大陆吗?”林小七惊讶地叫道:“老怒你开什么玩笑,西方大陆会有无数的强者?”无论是他自己的印象,还是从别人的述说中知,西方大陆上的所谓强者比起东土来,至少要弱上一个档次。
  所以,当怒瞳告诉他西方大陆上有无数的强者时,他自然是诧异之极!不过这也难怪,想逍遥岛上的修格当年在西方大陆可谓风光之极,也算是强绝一时。但实际上,他个人的能力比起东土的修炼者,最多也就算是中流之辈。
  怒瞳道:“你去了就知道了……反正西方大陆你总是要去的,我记得不错的话,在那片大陆上,你还有两个承诺没兑现呢。”
  林小七一头雾水,道:“老怒,你就不能说得清楚点吗?卖什么关子啊!”
  怒瞳道:“不是我不说,实在是这件事情说来话长,且你的时间已经不多,再多呆一刻,怕就真要耽误缥缈峰上的事情了。这样吧,等你再来冥界时,我会原原本本的告诉你关于西方大陆上的事情。”
  林小七点头道:“既然这样,那我就告辞了。咱们后会有期吧……”他转头看了一眼身边的巴特,又道:“对了,这大家伙怎么办?你是不是就让他跟我……”
  话音未落,怒瞳接道:“你若愿意带上他的话,我自然不会阻拦,不过你记住了,你一旦带上他,那么就得负责到底。龙族是最骄傲也是最忠心的种族,你千万不要辜负了他……倒不是我不信你,实在是你的心性太过轻佻,行事时也多少缺乏一点毅力。这么跟你说吧,巴特是永远不会让你失望的,但你也要为他的重生尽自己最大的努力。”
  林小七笑道:“放心吧,老怒,不就是欲血而重生吗?到时冲锋陷阵的事情我就交给他了,这也没什么难办的……好了,你一说起缥缈峰,我倒有些急了,我们就此别过了!”林小七再不多说,也不等怒瞳说话,扬起手中戒指将巴特收回,随即一缕灵识认定定星盘上的那丝红线,便欲回到逍遥岛。
  怒瞳没想到林小七说走就走,急道:“我还有一言相赠,缥缈峰上的事情,得饶人处且饶人吧……”
  一道绚烂的白光闪过,林小七却已是身在虚无之中,而当他早回到了逍遥岛的地牢时,怒瞳的那句话却犹自在耳。
  “得饶人处且饶人,这是什么意思?”
  站在地牢之中,林小七喃喃自语着,而在他周围,所有的人正一脸殷切地看着他。
  林小七冥界一行,足足过去了半日,所有的人既是心急盼着林小七归来,但又怕林小七出现,因为他们实在不想从林小七的口中听到一个他们并不想听见的消息。
  此时,当林小七出现后,所有人的心瞬间提到嗓子眼,俱是神色复杂地看着林小七,生怕他那张嘴里说出什么不妙的消息来。
  但让众人都奇怪的是,林小七出现时,神色同样奇怪。既不打招呼也不说话,楞楞的站在那里,倒像是在想着什么心思。
  如此一来,众人不免更加的担心了。
  郁带衣上前一步,小心翼翼的道:“公子,可有什么收获吗?”
  “收获?”林小七从恍惚中醒来,当看到众人殷切且担忧的神色时,笑了一笑,道:“呵呵,抱歉,抱歉,我正想着冥界里的事情,倒是让各位担心了。大家都将心放在肚子里吧,这冥界一行,林某可谓收获颇丰。”
  郁带衣眼睛一亮,急道:“公子的意思是……是说已经有了破解噬魂术的办法了?”
  林小七笑道:“这是自然,若没有,又谈何颇丰呢?老郁啊,你看我像是那种不着四六的人吗?便是连话也说不清?”
  他这话一出,室中众人皆是狂喜,尤其是古无病。他双眼泛红,浑身微颤,想要将身边的绛紫烟搂进怀中,却又怕一旁早看自己不顺眼的老岳丈。
  只得嘎嘎怪笑了几声,一把抱住了身边的修格。
  而苍衣激动的心情不下于古无病,只是他久居上位,行为自然要稳重的多,却是上前一步,朝林小七深深鞠了一躬。
  林小七急道:“前辈,使不得,使不得,你这可是折杀了小七。”
  苍衣叹了一声道:“林公子,我这一拜不仅是谢你救了红泪母子,亦是在求你明日手下留情啊!仙长行事虽然歹毒,亦是罪无可赦,但他毕竟是我长辈……再者说,他本是仙兽之体,如此行事,实在有悖常理,或许其间还有什么不得以的苦衷。所以,我想求公子明日缥缈峰一行时,得饶人处且饶人!”苍衣原本不信林小七有能力对付尊者,但逍遥岛一行后,给他的震撼实在太多太多。
  此时又见林小七竟连进出冥界也当如履平地,心中震骇已无法形容。
  如此,他自然能算到尊者实在是凶多吉少了。
  林小七喃喃道:“得饶人处且饶人?你也来说这话吗……”苍衣此时的心情他自然能理解,所以这番话也没出乎他的意料,但联想起怒瞳刚才也说过这一句话,则让他心中多少起了点波澜。
  首先,他不知道怒瞳为什么要让他得饶人处且饶人,但想来必
温馨提示: 读者阅读小说的同时,可以发表一下对小说的看法供其它小伙伴们参考哦,书评如果被采纳成精评,您就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奖励哦!书评禁止发布广告和违法内容,一经发现将永久删除帐号!


本站能保证所有电子书均为TXT格式电子书,100%无病毒读者可以放心在PC或手机上阅读。
第九书包网开放上传功能,拒绝任何形式的涉黄违法电子书,请网友自觉遵守网络秩序,一经发现将删除其帐号!
About us:第九书包网www.shubao9.com)为台湾现代派文学社思潮社旗下简体版中文小说电子书网站,为全球读者提供免费TXT电子书共享平台!
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TXT电子书均由读者自发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法,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