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仙尘逸事〗第59部分

一颗璀璨无比的绿宝石。
  但林小七是个不折不扣的俗人,眼前这奢华的不像话的宫殿倒更容易引起他的兴趣。
  尊者淡淡看了他一眼,道:“走吧。”
  他伸脚入湖,及至水面时,那通道缓缓升起,恰好托住了他的脚。
  通道浮出水面,其上并无半点水迹,走在上面,水下景色纤毫毕现,游鱼水草尽入眼中。
  林小七见了这等奇景,又是一赞。
  不多时,两人来到宫殿门前,林小七这才发现,这偌大的一座宫殿前竟是没有一个守卫。
  而等他进入殿内时,又发现不仅是宫殿外没有守卫,便是连这殿内也不见一个人影。
  林小七不由奇道:“尊者,你这宫殿里怎么连一个丫鬟也没有?”
  尊者淡淡道:“数千年来,你是第一个走进这云泊幻境的人。”
  林小七笑道:“如此说来,我应该说声荣幸之至了。”
  这宫殿内空空荡荡,虽然极尽奢华,但却总有一股莫名的诡异之气。
  林小七环视左右,见殿内雕梁画栋,陈设奢华,比之世间的王宫皇殿还要胜上几分。
  但很快他就发现,这殿内毫无生气,纵是金碧辉煌,却仍是死寂一片。
  尊者在前殿并没有停留,他急步而行,穿过条条甬道后,终于是带着林小七来到深处的内殿。
  在次在林小七面前出现的一扇纯白色的大门,这门上镶嵌有两个银色的龙头,龙口之中有淡淡白雾喷出……站在这门前,林小七冷不丁打了个寒战,他仔细看着那龙嘴里喷出的白雾。这才发现这白雾阴寒之极,所过之处,所有的陈设早被它蒙上了一层薄薄的冰层。
  他心中奇怪,伸手在旁边的柱子上轻轻刮了一下,却发现这冰层虽薄,但却坚若硬铁。
  尊者凝视着这白色的大门,轻声喃喃道:“到了,终于是到了,一切也终要结束了。”
  林小七道:“这就是最后的地点了吗?”
  尊者点了点头,道:“你先运转元气护住全身,否则一入此门怕就要被冻僵。”
  林小七笑道:“这就不用了吧,我实力虽然不济,但区区寒气却也伤不了我。”
  尊者道:“是吗?你可知这门内有些什么?”
  林小七摇头道:“是什么?”
  尊者一指白色大门,道:“你瞧这门,它是万年寒玉所制,用它所制的寒玉床乃世间奇宝,善能去邪火,疗灼伤。但在这里,它却只能屈尊为一扇大门,因为在这门内,更有无数亿年玄冰!说是无数,其实这内殿本就是由亿年玄冰所制,休说是你。便是我进出之时也得运功护体,否则受寒气侵袭,少说也得躺上半月。”
  林小七一呆,道:“亿年玄冰,世上真有这东西?不过,这我倒是听人说起过,这东西乃极寒之物。普通人根本不能靠近它,一旦靠近,必定会被它凝化为冰人。也因为如此,世人多不知道它的用途,我记得它唯一的用处似乎就是用它可保躯体万年不朽。当然了,这躯体必是死人之躯……”说到这里,他心有所悟,猛一抬头看向尊者,道:“啊,莫非你这内殿里有……有……”
  尊者默默地看了他一眼,随即伸手将门缓缓推开,道:“你进去后就知道了……”
  这一瞬间,在尊者的眼中林小七分明看到了一丝的悲哀和忧伤,而这样的忧伤却又是如此的深邃与悠远,仿佛已跨越了数年之久……林小七忽然想起尊者在草庐之外所说的心结来,这悲哀与忧伤或许就来自与那困扰了他数千年之久的心结吧?
  与林小七所想的并不相同,这用玄冰制成的内殿里并不是白雾氤氲的景象,相反的,这冰的世界宁静而空荡,幽深却又清澈。
  同时,还有一股淡淡的香气萦绕于整个空间。
  这冰的世界里唯有一张类似与床的平台,它是丨乳丨白色,当林小七跨进这座内殿时,它就静静的悬浮在那里。
  尊者凝视着那静静悬浮着的平台,他的眼中满是温柔之色。
  平台的四周竟有用蓝色冰晶雕琢而成的花朵,在它们的簇拥之中,一个仿若冰琢般的女子就静静的躺在那里。
  这女子有着绝世的容颜,她全身赤裸,双手相叠与胸前,恰好遮住了那隆起的双峰。
  再往下,是纤细的腰身,与腹上的肚脐处,一颗银色的宝石闪现出幽冷的光芒。
  而与腹下,却自背后伸出两片五彩斑斓的羽翼将私秘之处牢牢掩住……这女子虽是赤裸着,但全身上下能见到的也唯有那一双修长的双腿。
  因为那仿若丝绒般的五彩羽翼,林小七才发现,这羽翼竟有四片。除了护住私秘之处的两片之外,还有两片平平的贴在平台之上,若不注意看,还以为是铺与台上的丝绒毯。
  “这是蝶……蝶……”林小七满脸惊讶,看向尊者探试着问道:“这是蝶仙?”
  尊者摇了摇头,道:“她是妖族……若是蝶仙,她又怎会躺在这里?”
  林小七看着尊者眼中的爱怜与忧伤,似乎明白了什么,又道:“那么,她就是困扰了你数千年的心结?”
  尊者叹了一声,道:“是,她就是我的心结!若非是她,我又怎会在世间掀起那般腥风血雨呢?而你,也绝不会站在这里。”
  林小七皱眉道:“你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她吗?”
  尊者忽然笑了,道:“当然是为了她,这几千年来,为了她,我放弃了所有的尊严与骄傲,甚至连仙籍也被剥夺。可是这一切都是值得的,我从没有后悔过,因为过了今天,那绝世的容颜将再次为我而绽放!”
  看着尊者灿烂的笑容,林小七叹了一声,苦笑道:“我明白了,我他妈的总算是明白了……”
  尊者笑道:“你明白了什么?”
  林小七笑了一笑,道:“我若再不明白的话,那岂不成了傻蛋一个……呵呵,想必是这位姑娘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而冰消玉陨,而你心中牵挂着她,不肯让她就此离去,所以找来亿年玄冰以保她的身躯。而你也知道,躯体纵然亿年不朽却终是无用,你必须找到让她还魂的方法才行。那么,什么才是还魂的灵药呢?就现在的情形来看,想必就是神龙之血了!所以你不惜犯下滔天杀戮,以数千鲛族少女的性命来换取这位姑娘的性命!而及至我和小胡的出现后,你又改变了想法,因为我和小胡的体内有更加纯正的神龙血脉,所以,古无病和我就先后来到了你这缥缈峰上!”
  微微一顿,他紧紧盯着尊者,道:“我说的是也不是?”
  尊者淡淡一笑,道:“大致的脉络你倒是猜对了,但我要纠正你一点。所谓药医不死人,无论是仙是魔,已死之人是救不回来的,除非是冥神发下慈悲。”
  微微一顿,他看向躺与那蓝色冰花之中的蝶妖,眼中满是温柔之色,轻声道:“我的丝柔没有死,她是永远不会死的!现在她只是睡了,虽然睡去的时间长了一点,但却终是要醒来的……而现在已是黎明,你瞧见了没有,她已经做好了醒来的准备!”
  林小七静静地看着尊者,心中有些莫名的情绪在游走,他缓缓道:“你做下的事虽然罪无可赦,但我不得不说,你也是个痴情的人。这世间的人有千万,但又有几人能做到你这样呢?几千年的守候,等的只是这醒来的一刻!”
  尊者淡淡而笑,看向林小七的目光竟有温暖之色,道:“我知道你能体会的心情,因为你也是这样的人。你来这里,是为了救你的师姐,而我为了唤醒我的丝柔,才做下了那许多被人唾骂的事情。但不管怎样,只要能完成我的心愿,纵然一死也在所不惜,就如你此刻义无反顾的站在这缥缈峰上一样!”
  一样吗?林小七不由苦笑,心中慨叹着,妈的,我怎么和这厮说起这个来了?不过这事情也忒诡异了点,发展到最后,竟是上演了这么一幕!
第一百一十三章
  “那么你现在打算怎么做呢?”内殿中,林小七如是问道。
  尊者静静地回道:“用你的命换她的命。”
  林小七耸了耸肩,道:“我知道,这你早就说过了。而我既然肯来这里,也早就有了这样的觉悟。我的意思是说,我师姐她们被你噬走的魂魄又该如何?你总不会先让我自动送上大好头颅,然后再出手解除噬魂术吧?说实话,直到此时,我仍是信不过你。”
  尊者道:“所谓君子重然诺,你我都不是君子,你信不过我也是应该的。但我又怎能信你呢,万一我解除了噬魂术之后,你却拼了一条性命不要也要坏我大事,我又找谁说理去呢?”
  林小七微微笑道:“既然如此,这岂不是一个无解之局?”他一边说着,一边将戴着戒指的手悄悄伸到背后。
  他心中清楚,既然这云泊幻境中再无别人,那么尊者极有可能将楚轻衣等人的魂魄藏在这内殿的某处。
  而骨打是冥界拘魂使,只要将他悄悄放出,自然能探察得到。
  一股淡淡的黑雾在林小七身后凝聚,随即却又逐渐稀薄,终是飘散与这渺渺的空间内……
  尊者笑道:“无解?呵呵,这自然不会。你知道我昨天为什么要放你回去吗?这是因为我必须要让你心甘情愿的用自己的命来换你师姐她们的命!如你所说,能救丝柔的唯有神龙血脉,但你却只知其一不知其二。神龙乃上古神物,它的血所蕴涵的威力难以想象,休说凡俗之人,便是大罗金仙也难以直接承受。正因为如此,我煞费苦心,足足钻研了几千年,才找到了如何化解神龙之血脉的方法。只可惜鲛族人体内的神龙血脉太过稀少,我需要聚集数千鲛族少女的纯阴之血才有可能达到我的目的。但天见可怜,就在血集丹即将成功的时候,我却找到了更好的方法,那就是古无病。但同样的,他的血脉虽然更加纯正,却也更加霸道,所以我耐心等了一年而不杀古无病,为的正是用道家仙法化解这霸道之息。”
  林小七笑道:“我说你怎么一直留着小胡的命呢?原来是这样……”微微一顿,又道:“那么我呢,我体内的血是不是同样需要经过化解?”
  尊者摇头笑道:“我冒着极大风险等来你,你以为我图的是什么?你体内的血虽然同样霸道,但胜在你是大周天剑的宿主,它本是世间第一凶器,善能吞噬一切暴戾和极阳之气,所以你现在的血可说是这世间最为纯正也是最为平和的血。有了你,我救回丝柔把握极大,可说有九成九的把握。但有一点需要注意的是,血脉的阴阳常常是跟着心情走的,取你血的时候。你若是心不甘情愿,心中充满了怨恨,这血便不能用。所以,我必须让你平静的接受这一切,换句话来说,就是我要让你死的心甘情愿!”
  林小七呵呵笑道:“难怪你昨天肯放我回去,原来还有这么一个因由。不过我想你应该知道,此时唯一能让我心甘情愿赴死的方法就是你先解除噬魂术!”
  尊者同样笑道:“不错,这确实是唯一的方法……不过,你我既然彼此互不信任,那么在解除噬魂术之前,你必须要先做一件事情,然后我在答应你的要求。若你肯答应,应该是一个皆大欢喜的局面。”
  “是什么呢?”林小七淡淡问着,同时向左缓缓走了几步。
  他这是有意转移尊者的视线,而尊者不虞有诈,目光紧紧地跟随着他。
  尊者从怀中取出一个金盏,道:“我知道你最在意你的师姐,所以为了表示我的诚意,我可以先放了她和红泪的魂魄,不过却要留下古无病的。你瞧见我手中的金盏了吗?它叫玲珑盏,可以束缚人的魂魄,在我放了你师姐之后,你必须挥剑自刎,将所有魂魄……”
  他话未说完,林小七猛一扬眉,道:“我明白你的意思了,你是让我的魂魄脱离肉体,以保证过血的时候,我不会从中作梗。等你大功告成后,你再放了古无病,是不是这个意思?”林小七故意打断尊者的话,同时又向左行了几步,因为他已经瞧见在尊者背后,骨打又化成一抹淡淡的黑雾,正从那蝶妖的身上缓缓升起。
  林小七心中暗喜,骨打既然已经准备现形,那么多半是大功告成了!
  尊者点头道:“不错,这就叫各让一步,事已至此,相信这是最好的解决办法。”
  林小七的脸上露出一抹讥讽的笑意,淡淡道:“这果然是个好办法,只是……只是现在怕已是用它不着了!”在尊者的背后,骨打已现出原形,只是这次的模样并非原来的尺余长,而是猛然增高到了八九尺。
  他的模样本来狰狞,此时脸上挂有一丝冷笑,正朝林小七轻轻点头,看上去便格外的吓人!
  尊者心中隐觉不妥,皱眉道:“用它不着?你什么意思?”
  林小七狞笑道:“什么意思?你回头一瞧不就知道了吗?”
  尊者心中大惊,但他并未转身,而是先朝前窜出几步,让开一段距离之后才闪电般的回身!但这一回身,他的心便立时掉入了冰窟!
  林小七眯着眼,悠悠道:“老东西,你本是仙兽,相信此刻已经看出这位黑大个是从哪里来的了吧?”
  尊者心中的滋味已不能用震惊来形容,他面色死灰的看着骨打,喃喃道:“不可能……不可能……这绝不可能!如何……如何会有冥界的人出现?”
  林小七耸了耸肩,道:“抱歉的很,在下喜好交友,恰巧认识几个冥界的朋友,比如这位拘魂使,还有什么冥神使等等……”
  话音未落,尊者怒吼道:“这绝不可能,冥界乃万物起始之地,他们是绝不会干涉世间之事的!除非……除非……”
  林小七皱眉道:“除非什么?”
  尊者还未说话,骨打却道:“除非冥界之人甘为世人奴仆,方才可以于世间行走。而在冥人眼中,无论是哪个空间,所有的人和物不过是一幕戏中的傀儡。所以,自古至今,除了骨打,从未有过冥人认世人为主的先例。”
  林小七惊讶道:“我竟是第一个吗?”
  骨打恭声道:“主人确是第一个,而且亦将是最后一个。至于其间理由,骨打也不甚清楚,骨打只知道这是冥神使的吩咐。主人若是想知道其中究竟,还是等日后见到冥神使再问吧。”
  林小七哈哈一笑,道:“你这厮却狡猾的紧,我还没问,你倒推了个干净。对了,事情办的如何?你可不要让咱们的这位尊者大人失望才是!”他见骨打神色笃定,早知道他必是救回楚轻衣的魂魄,有此一问,不过是故意显摆一下!他一边问着,一边看向尊者,却见此时的尊者面容煞白,目光凝滞,一付丧魂落魄的样子。
  骨打微一躬身,道:“小的不敢辜负主人的嘱托,事情已经办好。”
  微微一顿,他看向躺在冰晶花丛中的蝶妖,又道:“楚姑娘等人的魂魄正存与这蝶妖的识海中,这摄人魂魄的事情本是小的拿手本领,此事亦不费吹灰之力。楚姑娘她们的魂魄此时正存与小人的冥丹中,除非是冥神使亲至,否则再也没有人能取走。另外,小的还顺便将这蝶妖的魂魄也一并取出,主人若是需要,小的这就让它消散!”
  此言一出,旁边的尊者立刻清醒,狂吼一声扑向骨打,口中叫道:“冥徒尔敢!”
  骨打见他状如疯虎,冷冷一笑也不躲闪,任他袭来。
  但尊者这一扑却穿身而过,身至之处竟是一片虚无!骨打狞笑道:“区区仙兽,也能伤及吾身?真正自不量力!”
  尊者此时早失去了冷静,这一扑之下,竟是收势不及,一头磕在那玄冰台上!他扑倒在地,随即翻身而起,面上早已是鲜血淋漓。
  林小七见了,不由啧啧道:“想你也是仙家之人,却如市井泼皮一般与人硬拼,莫非你修的那些仙法都忘了吗?”
  尊者看向林小七的目光满是怨毒,他喘着粗气,道:“姓林的,你果然阴险,真没想到你还藏着这一手!”
  林小七冷笑道:“亏你被人称为智者,行事却优柔寡断,若不是你放我回去,又哪来今天的局面?你手握一付绝世好牌,手里又有我无法拒绝的筹码,怎奈你蠢笨如猪,却不知道如何利用。哼,有此局面,你也休说什么我阴险,还是怪自己无能吧!”
  尊者深吸了口气,惨笑道:“我无能?若不是你找来冥人帮忙,此刻还不得乖乖听我的话?”
  林小七冷笑道:“你别忘了,前日此时我并没有找人帮忙,那时正是你的最好时机,可惜你却白白放过!其实你应该知道,我对我师姐的情意绝不在你对这位蝶妖之下,凭着这一点,你的筹码便远远多过我。为了救我师姐,你开出的条件再是苛刻,我也只能承受。这一局本是你必胜之局,而我只能赌一把,赌你是不是信守承诺,我根本就没有和你讨价还价的资格。但你为了万全计,却白白送我一天的时间,而正是这一天的时间,我却找到了能胜过你的筹码!”
  尊者恨声道:“事已至此,你也休说风凉话了!我问你,你打算拿我怎么办?”
  林小七微一皱眉,惊讶道:“你这就认输了吗?”尊者的话里竟是有放弃抵抗的意思,这让他大感奇怪。
  别的且不去说,便是那怒战武士的存在就让林小七大伤脑筋,他此时已做好打算,万一这尊者拼死抵抗,他也只能借助定星盘先逸走再说。
  反正日后替鲛人报仇的机会多的是,也不在乎这一时半刻。
  他这人算盘打的向来贼精,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事情是绝不屑做的。
  所以,当骨打救回楚轻衣等人的魂魄后,他一直不肯将须弥戒指里的伏兵放出。
  其实在来缥缈峰之前,他和众人早就商量好了,一待骨打得手,便是出击之时。
  但因为怒战武士的存在,林小七放弃了这样的打算。
  他知道龙一等人见了尊者之后,必是仇人相见分外眼红,到时怕是很难阻止。
  尊者忽然紧闭双眼,道:“不认输又怎样?此时此刻,你我角色倒转……多说无益,说吧,你要怎样才能放过丝柔?”
  林小七正要说话,骨打却靠了上来,在他耳边轻声道:“主人,这事有点奇怪。”
  林小七一皱眉,道:“有什么奇怪的?”
  骨打道:“主人,我是冥界之人,本无实体,以他的功力,伤不了我是正常。但我却不明白了,他好歹也是仙兽之体,便是伤不了我,却又怎么可能被撞破头呢?即便他当时心乱,但修行到他这个境界,护体之术当遇险即生,又岂要用心去控制?”
  林小七一愣,随即看了看尊者,道:“我倒没注意这个……对啊,尊者,你葫芦里卖的究竟是什么药?莫非想来个扮猪吃老虎吗?”
  尊者冷冷道:“实话告诉你吧,我虽有仙兽之体,但全身功力却不能自由支配,大部分的法力必须用来维护这上古仙阵的运转!你还记得你前日要与我决一死战吗?凭我法力,即便你有大周天剑却也难是我的对手,但因为这个原因,我实在无法应承你,只能说不屑与你一战。而这也正是我一再容忍你的原因,万一逼得你急了,这局面便难以收拾!”
  林小七皱眉道:“可你还有怒战武士啊!我不是你的对手,就更不是他的对手了,更何况你还有那么多的妖族人。”
  尊者惨然一笑,道:“他们若是能出阵眼,我又何必亲自引你去半山腰?枉你聪明,却连这一点也没想到!”
  林小七一拍脑门,道:“是了,我还奇怪你这老大是怎么当的呢,有事吩咐属下来见就是,又何必自己跑一趟呢?奶奶的,这么明显的破绽我竟是没能看出,怕不是好日子过久了吧!”微微一顿,他脸上浮出一丝古怪的笑意,道:“这么说来,你现在是没有任何的反抗能力喽?”
  尊者哼了一声,道:“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我杀了那么多的鲛族人,你是绝不会放过我的。但我要劝你一句,现在我虽然落了下风,但这一局也并非必败!我之所以如此低声下气,全是为了丝柔,你若肯放了她的魂魄,今日便是形神俱灭,我也认了!”
  林小七淡淡笑道:“我若是不肯放呢?你别忘了,刚才我还说你优柔寡断,莫非你也想让我重蹈覆辙吗?”说到这里,他脸色一寒,却是召出了大周天剑,厉声道:“废话少说,且拿头来!”
  他这人心思狠绝,但凡占得上风时从不肯多说废话,必是在第一时间内将人杀死方才后快!这也是他少年在江湖闯荡时,用无数鲜血换来的经验。
  他清楚的知道,在这世上唯有死人才是真正没有威胁的。
  眼前的尊者好歹也是仙兽,即便此时没有反抗之力,但所谓夜长梦多,谁又敢保证片刻之后,事情没有变化呢?也尽管他对这尊者和这缥缈峰还存有无数疑问,但事已至此,也唯有让这疑问的答案烂在尊者的肚子里了!
  林小七一剑在手,顿时满殿红光弥漫,而他身上亦是煞气腾腾!一旁的骨打见了,轻身一闪,早堵住了尊者的后路。
  尊者没想到林小七竟是说打就打,脸上顿时有惊惶之色。
  林小七狞笑一声,手中长剑抖出如幕血色,毫不犹豫的向尊者斩去!
  这一剑既出,掠出一阵狂风,而这狂风中又有无数冤魂凄厉的呼声响起!阴风狂做,嚎声凄凄,漫天的血色中,仿佛这内殿已成了冥界的幽冥之殿!
第一百一十四章
  内殿之中,尊者视线所至之处,满目皆红。
  他万没料到林小七如市井泼皮一般,竟是说打就打,连个开场也不肯走。
  真正没有丝毫风度可言!但林小七一剑斩来,再说什么也迟了,当下却是一个懒驴打滚,竟是贴着地上躲过了这一招。
  大周天剑果然是天下第一凶器,尊者虽然不顾风度用一招懒驴打滚躲过,但那无数冤魂凄厉的呼啸声却犹自在耳边缠绕,一股戾气强自突入胸中,将他骇的心胆俱裂!他连滚带爬向殿角跑去,嘴中狂叫道:“公子莫要杀我,我若一死,你也讨不得好去!”
  林小七满脸狞笑,竟是毫不理睬,单手一振,又是一剑斩去!他下手本来狠绝,此时手里拿的又是大周天剑,心中一股戾气游走,哪里还能停得下手来?
  在林小七挥剑之前,尊者曾说他法力多数用与维系仙阵的运转,此时看来倒不是谎话。
  在林小七的追杀下,他满殿奔逃,却是没有丝毫的反抗之意!而林小七追的性起,将从大周天剑里学来的诸如多武技一一使出,却是在尊者身上演练起自己的武技来。
  他一招招如流水般使出,这殿内的红光便愈渐浓烈,到了最后。道道红光闪出,竟是有若实质,仿佛一匹匹的红色丝绸!血光漫处,空气在剧烈地燃烧着,那亿年不化的玄冰竟也开始漫漫融化!
  血色愈盛,那无数阴魂的凄叫声也愈发刺耳,尊者的狂叫声淹没其中,竟是化与无形!
  林小七忽然一跃而起,他身至空中,双眸凝成两点血红光芒,继而一声长啸,却是将手中的大周天剑脱手扔出!刚才那些连环的武技使出后,他心中有所得,亦有所悟。
  这脱手一剑看似有意,其实却是无心之举。
  舞到酣时,他只觉得全身爽利无比,但若要一击成杀。让自己的情绪在最高点爆发,就必须肆意而为,忘记所有固定既成的招数!是以,当他觉得耍够了的时候,想也没想便将手中的剑脱手扔出!
  这一剑若流星飞逝,角度却又无比的诡异,在空中划出一道不可思议的弧线后。恰与尊者弯腰闪躲时,竟是从腿下窜过,忽又上扬,然后穿胸而过!
  一击成杀!
  看着大周天剑带着欢啸声再次回到自己的手中,林小七心中畅快莫名,不由仰头长啸。
  啸声中,尊者颓然跪于地上,他看着胸口碗大的窟窿,眼中犹有不信之色!
  啸声止,那满殿的血色亦渐渐隐无无形!
  但很快,林小七又皱起了眉头,因为他发现尊者竟然并没有立刻死去,而自己亦没有感觉到任何吞噬的迹象。
  他心中吃惊,看向跪在地上的尊者,道:“这……这一剑居然没能杀死你?”
  尊者的脸渐渐变的虚幻,但林小七分明看见他在张嘴。
  “你……你竟然真的杀了我?”
  林小七皱眉道:“你不是还能说话吗?”他百思不得其解,大周天剑下,便是大罗金仙也难逃一死,这尊者怎么还能开口说话呢?
  尊者整个身子都开始变的虚幻,到得最后,只听扑通一声,他终于是匍匐在地。
  倒在地上的身体发出一阵刺目的光芒后,竟是幻成了一只金色的麒麟!但是尊者的声音却依旧响起,这一次,他的声音里不仅有怨毒,更有无尽的愤怒。
  “一剑穿胸,我又岂能不死?只不过你功力不到,毕竟只能杀死我的肉身!”
  一道淡淡的青烟从麒麟的尸身上缓缓升起,只瞬间便又凝化为尊者的模样。
  只是,他此时的模样若虚若幻,并非实体。
  “原来是我功力没到吗?这也难怪,你毕竟是仙兽之体,可不是凡人能比得上的,形毁神存,那也是正常的。”
  林小七轻轻抚摩着剑身,淡淡而道。
  但随即他脸色一沉,冷笑道:“不过你别忘了,我此时虽杀不了你,但却有人能制你。”
  话音未落,一旁的骨打轻舒长臂,却是一把将尊者魂魄凝成的躯体抓在手里。
  这魂魄本是虚无之物,若烟如雾,但此刻被他拿在手里,倒像是拿着一件很实在的东西。
  尊者被骨打拿在手里,却不挣扎,他抬头狞笑道:“姓林的,自你这冥界的帮手出现后,我早知道逃不过你的手心。但你可知道,我此时虽然肉体被灭,却仍是没输,咱们还是打了个平手!”
  林小七轻声一笑,道:“是吗?”尊者肉身被灭,魂魄此时也在自己手中,他心中再无牵挂,相当放松,便随口一问。
  尊者冷笑道:“实话对你说了吧,今天这一局本是你赢了,若你刚才肯听我将话说完,说你完胜也不为过。但是你这人妄自尊大,一旦得势便再不肯听人言,所以这一局咱们却是打了个平手!”
  林小七哈哈一笑,道:“有意思,你且说来听听,为什么是个平手呢?”
  尊者狂笑道:“你若肯听我言,将丝柔的魂魄还我,我自然会恭送你下山。今日之事,咱们就当没发生过。我虽然不能立刻救回丝柔,但好在我还有时间,也不急在这一时,日后在慢慢想办法就是。而你呢,成功的救回你师姐她们,也可说完胜而归!但你偏偏不等我将话说完,以为局势尽在自己掌控之中……嘿嘿,你可知道,我这一死,你可也活不成了吗!今日此时,咱们都将葬身与这云泊幻境,明年此时更是咱们的忌日,这可不正是一个平手吗?”
  林小七冷笑道:“你他妈的来吓唬我,老子现在不活的好好的吗?你还是担心一下你自己吧,你肉身虽死,但魂魄未灭,就等着受苦吧!”
  尊者哈哈笑道:“姓林的,你难道忘记了我刚才说过的话了吗?我全身法力用于这上古仙阵的运转,此时一死,法力顿时消,便再也维系不了……”他说到此处,忽做侧耳倾听之状,又道:“你可听到外面轰隆的声响了?这便是仙阵即将崩塌的预兆,而仙阵一旦崩塌,原先禁锢怒战武士的阵眼即不复存在!哈哈,你就等着受死吧!你虽有大周天剑,但功力不足,又岂是怒战武士的对手?在他手下,同样是形神俱灭!”
  林小七见他神色癫狂,状若疯虎,眼中更怨毒之色。
  但说话时却条理清晰,并非像是诳语,心中便隐觉不妥。
  他凝神倾听,这宫殿之外确有异响,再听了一会儿,这声音忽然清晰,脚下的地面也开始微微颤抖!不一刻,这颤抖又变成剧震,这剧震声仿佛有数千人抬着一个巨大石碾正在夯土,竟是有着节奏的。
  随着这声音的逼近,尊者的神色愈发癫狂,他一会儿怒骂着,一会儿嘲笑着。
  林小七脸色一变,骂道:“妈的,这厮说的竟是真的。”
  尊者狂笑道:“早知如此,你何必当时?各退一步,岂不皆大欢喜?你听,那是怒战武士来了,听听这脚步的声音,他一脚便能踩死你啊!哈哈……”
  林小七哼了一声,道:“少他妈的得意,老子打不过,难道还不知道跑吗?老东西,这次怕又要让你失望了!”此时他已知道尊者所言并非假话,他也知道这怒战武士不是自己所能硬拼的,至少目前他还没有这个实力。
  但打不过就跑这本是他惯用的伎俩,此时情形,正是跑为上!
  林小七收起大周天剑,看向手上的定星盘,若要逃逸,定星盘正是不二之选。
  但这一看,他神色大变,在定星盘上一点金色的光芒正若隐若现,而所示方位正是这七贤山!这从未有过的异象让林小七心中震惊,他不知道这究竟意味着什么?小心翼翼的运起一股灵识探上定星盘,但很快他就发现,无论自己怎么努力,竟始终突破不了这金色的光点!
  “这怎么可能?”林小七脸色瞬间惨白。
  尊者此时却是冷静下来,他看着林小七手腕上的定星盘,吃惊地道:“这是什么?”
  林小七没好气的道:“关你鸟事……”他看向骨打,问道:“骨打,这定星盘和混沌神阵似乎失去感应,你可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骨打苦着脸摇了摇头,道:“这个……这个我也不知道。”
  尊者脸色一变,他此时虽是魂魄,但表情却是丰富多变,“你说什么?你有混沌神阵?天啊,你究竟是什么人,上天竟然如此厚爱于你?”
  林小七道:“你也知道混沌神阵?”
  
温馨提示: 读者阅读小说的同时,可以发表一下对小说的看法供其它小伙伴们参考哦,书评如果被采纳成精评,您就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奖励哦!书评禁止发布广告和违法内容,一经发现将永久删除帐号!


本站能保证所有电子书均为TXT格式电子书,100%无病毒读者可以放心在PC或手机上阅读。
第九书包网开放上传功能,拒绝任何形式的涉黄违法电子书,请网友自觉遵守网络秩序,一经发现将删除其帐号!
About us:第九书包网www.shubao9.com)为台湾现代派文学社思潮社旗下简体版中文小说电子书网站,为全球读者提供免费TXT电子书共享平台!
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TXT电子书均由读者自发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法,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