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仙尘逸事〗第60部分

尊者苦笑道:“如此神物。我又怎能不知道?哎,可惜啊,你枉有大周天剑和混沌神阵。但功力却是弱的可怜,却是难以发挥它们一成的威力,否则想要逃出这里,当易如反掌啊!”
  林小七皱眉道:“此话怎讲?”
  尊者凝神听了一会外面的声音,道:“怒战武士就快要来了,不过还有点时间,我索性就跟你说说吧,也好让你死个明白。”
  微微一顿,又道:“你要知道,这上古仙阵即将崩塌时,所爆发出的威力难以想象。而为了不伤及阵外的无辜,上古仙人在设阵时就有意将这巨大的威力转换成元气护盾。这护盾极为坚固,没有大神通的人是极难从中逃逸的。而你虽有混沌神阵和这定星盘,按理说可以将自己从这里瞬间传送走,但你功力太弱,灵识无法突破元气护盾,所以想借助定星盘逃走就成了一种奢望!而除了空间传送,其实还有一种方法可以逃走,那就是杀死这阵法中的守护者……想你也应该明白了,这守护者正是怒战武士。当仙阵崩塌时,他会毁灭阵中的所有的生物。此时之所以他还没来,想必正屠杀着那些妖族们吧?”
  林小七奇道:“为什么杀了他就会没事呢?”
  尊者道:“不要问我为什么,这本是上古仙人设置的阵法,其中奥妙我也难以知晓。总之一句话,当你杀了他后,整座法阵便会自然湮灭,而并非是现在的具有毁灭性的崩塌!嘿嘿,只可惜啊,你虽有大周天剑,但却不能它的威力。否则要杀这怒战武士,不过片刻之事!”
  林小七叹了一声,道:“妈的,什么狗屁仙人,居然弄出这么一个古怪的法阵来……对了,你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
  尊者嘿嘿笑道:“因为我实在是想看看你现在的表情,要知道,当一个人身临绝境时,他的表情总是很丰富的。而当这个人知道这绝境其实本不是绝境,自己原本是有方法可以解除的。但天意弄人,他却没有驾驭这个方法的能力……嘿嘿,我就想啊,他此时的心中会不会很懊恼呢?”
  林小七冷笑一声,道:“老子从小就从刀口滚过来的,还从不知道懊恼是什么滋味!死便死了,有什么的不了的?”他眼光一寒,咬牙对骨打说道:“骨打,先将这厮收起来。你是冥界之人,想必这阵法困不住你。不过你记住了,我今天若是栽在了这里,你替我好好招呼这厮!想你冥界折磨人的法子绝不会少,你可千万莫要手软!”
  尊者脸色一变,正要张口疾呼时,骨打手上冒出淡淡青光,却是将他凝化为一颗青色的珠子,随后一口吞进了肚中。
  骨打道:“主人放心,一入冥界,他就再无翻身的机会。”
  林小七脸色凝重,叹道:“这就好,总之不能让他舒服就是。”
  他忽然再次召出大周天剑,复一把捋下须弥戒指扔给骨打,道:“你且将它收好,等回到逍遥岛之后,你将他们放出。他们若是问起我,你便说我有要事去了冥界,没有三五年的怕是回不来了……唉,有个三五年,他们差不多也就该忘了我了。对了,这戒指与我有血契,你用来最多也只能收点小东西,千万莫要乱来。另外,开启时也需要法诀,我这就告诉你……妈的,想来气人,离墒曾对我说,我这戒指可收山海,却不知道如何才能将自己也收进去呢?否则就可以让你带我出去了。”
  等林小七将法诀说出后,骨打犹豫了一刻,忽道:“主人,我有一个办法,不过……”
  林小七眼睛一亮,急道:“什么办法?快说,快说,你没听见外面的声音变小了吗?想必那怒战武士已经杀完那些妖族,下面就该轮着我了。”
  骨打道:“主人,死对修炼之人来说其实并不可怕,只要魂魄尚在,便有重塑肉身的可能。所以,我想请主人化为魂珠,然后由我带出去……主人应该知道,怒战武士是仙界之人,死在他手下必是形神俱灭。而这仙阵崩塌时,一切化为虚无,魂魄也是保不住的。”
  林小七先是一喜,此时却是满脸苦笑,道:“且住,且住,我林小七再没出息也不会自杀!妈的,亏你说什么化为魂珠,明着说让我抹脖子就是!再说了,我有大周天剑和神龙战甲,拼死和他玩上一玩,也未必就输了……罢了,你且去吧,莫等这仙阵崩塌时,连须弥戒指也不保了。”
  林小七嘴上说的硬气,但他心中却知骨打的办法已是上上之策,这种情形下绝对可以用上一用!但他又知,即便日后再有重塑肉身的机会,但对自己来说其实没什么太大的意义。
  因为这重塑肉身嘴上说来容易,但却要诸多因素齐聚才有可能。
  比如要有大神通的人亲自施法,还要有众多稀世灵药。
  最重要的却是这塑身的时间,没有数十年甚至百年的时光,又焉得一个大好身躯?对修炼者来说,若能得成大道,百年算不了什么。
  但对林小七来说,百年之后,世事变迁,即便自己活了又怎样?到那时,楚轻衣纵然不死,怕也是早嫁他人了。
  若此,他活转过来还有什么意思?
  骨打见他说的坚定,也不劝他,道:“主人,你要和那怒战武士拼上一次吗?”
  林小七心意已决,哈哈笑道:“不过一死而已,为何要束手待毙呢?这岂是我的性格?”
  骨打点头道:“那好,主人请去,等你出了这殿之后,骨打就返回冥界。”
  林小七见他神色沉稳,不由笑骂,道:“你这厮,到底是冥界的人,心比铁坚。好歹咱们也是主仆一场,你见我要去送死,总得表现的那什么一点吧?瞧你这样子,倒是像盼着我去死似的。”
  骨打躬身道:“小的不敢,实是小的刚刚想明白一个道理。主人您非是常人,乃是冥神使看中的人,又岂会轻易死在这里?冥冥之中,万事早有定数,主人要战,小的又岂敢拦阻?”
  林小七哈哈笑道:“好,好,借你吉言,我这就去一剑斩了那怒战武士的头颅!”
  他口中狂笑,一提手上血色长剑转身出了这内殿。
  这一去,他心知自己必是凶多吉少,但他这人便是滚刀肉的脾气,真正面对绝境之时,心中反倒是再无杂念。
  再加上大周天剑那狂暴无匹的暴戾之气,待出殿时,他已是全身心的沉浸到一种嗜血的状态中,一心记挂着怒战武士的大好头颅,竟是连楚轻衣也不曾想起……
  在他身后,骨打神色依旧不变,根本没有要走的意思。
  他左右看了一看,却是有闲心将尊者的真身————那具麒麟的尸体收进了戒指中。
  再看一看时,他对殿内那些亿年玄冰又起了兴趣……
  而就在这时,一道淡淡的银色光芒从戒指中逸中,随即又幻化成了碎银。
  林小七的这枚戒指虽然神妙无比,但却有两人可以进出自如,一是来自冥界的骨打,他本就是虚无之身,世间再无能禁锢他的东西。
  另一个则是碎银,她的前身是林小七的兽宠,两人心灵通契,这戒指便当是自己的家一般。
  骨打见了碎银,微微一躬,道:“主人已经去了。”
  此时的碎银依旧是五系晶龙的模样,她看向殿外,小巧的头颅上两只美丽的眼睛闪烁着兴奋的光芒!
第一百一十五章
  火焰!
  到处都是黑色的火焰,整座缥缈峰仿佛都已经燃烧起来!树在燃烧,草在燃烧,甚至连石头都在燃烧!黑色的火焰滚滚向前,它们吞噬着所有的一切,灼热的空气中充满了刺鼻的气味!
  空气也仿佛在燃烧,一股暴戾的力量在整座缥缈峰上游走,毁灭似乎就在眼前!
  林小七悬浮在空中,他静静地注视着前方闪烁着黑色火焰中的金色身影,而那巨大的身影正步步逼来,带着无尽的威势!
  林小七轻轻地扇动着身后金色的光翼,他右手执着血红色的长剑,斜斜指向那虚无之处!他的脸色竟是意外的平静,但眸中深初却又有压抑不住的对血的渴望!这一战,他再无退路,这一战,他必须要胜。
  因为唯有这样,他才能从这绝境之中找到一条生路!可是,这又谈何容易?在过往的岁月里,他并没有真正战胜过什么强者,他只是靠着智慧与狡诈才活到今天。但这一次却不同,他所要面对的是另一个世界里的强者,一个不折不扣来自仙界的怒战武士,一个很多修炼者穷其一生也无法见到的对手!面对这样的对手,他所能凭借的只有自己并不算突出的实力,而找不到丝毫可以讨巧的地方!
  正是因为看清楚了这不成比例的实力对比,林小七才如此的平静。
  他知道自己今天几乎没有生还的可能,但他也同样知道,只要自己的手里还有剑,那么这看似强大的对手也绝不会有好日子过!死便死了,不过一命耳,但在临死之前,老子好歹也要咬上你一口!
  林小七的眼中闪烁着嗜血的光芒,他开始兴奋起来!
  怒战武士的身影终于完全的出现在林小七的眼中,他手上的银戟与大周天剑一样,已是血红一片!在那上面应该沾染了无数妖族的血!但与林小七的眼神所不同的是,他的眼中竟有一丝无奈和淡淡的悲哀。
  林小七扇动金色的光翼缓缓升至与怒战武士平齐的地方,这家伙实在太过庞大,林小七并不想仰视他。
  手中的长剑挽出一蓬血色的光幕,他已经做好了最后的准备。
  怒战武士凝视着林小七,他微微皱眉,眉宇间似乎有一丝的疲惫。
  他忽然开口道:“一麟子呢?”
  林小七不由一愣,脱口问道:“谁是一麟子?”
  怒战武士也愣了一愣,道:“刚才与你在一起的人,难道你不知道他叫什么吗?”
  林小七冷笑道:“原来他叫一麟子吗?抱歉,我刚刚送他去了冥界。”
  怒战武士点了点头,道:“他死了吗……是了,他必是死了,若非如此,这阵又怎会突然间崩塌呢?”微微一顿,他轻吸了口气,又道:“看来这整座山上就剩下你一个人。”
  林小七道:“是又怎样?”
  怒战武士却没理他,喃喃自语道:“只剩你一个了吗?那么……杀了你以后,我也就解脱了!”
  林小七奇道:“什么解脱?”
  怒战武士脸上忽然有了一丝厌恶之色,道:“你有过在一个方寸之地生存了数千年的经历吗?如果有的话,忽然有一天你可以永远的脱离这方寸之地,你会不会觉得这是一种解脱?哪怕这样的解脱是形神俱灭的一种方式?”
  林小七冷冷笑道:“我不明白你在说些什么,我只知道,今天一战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怒战武士叹了口气,道:“是啊,不是你死就是我亡……但是很抱歉,身为怒战武士,在我死之前,我必须要杀光眼前所有一切的智慧生命,否则我的灵魂将永不得安宁。”
  林小七皱眉道:“这是为什么?我要杀你,那是因为杀死你以后我便有活的机会!可你呢?我听你的口气,似乎无论怎样,你终是逃不过一死。那么当这仙阵崩塌时,又或者是我杀了你,你始终都是一死,这又有什么不同吗?”
  怒战武士忽然笑了笑,笑容中有无尽的悲哀,道:“你不会明白的,这就是怒战武士的宿命!我们自来到这个世界以后,就注定是杀戮的凶器!我们为杀戮而诞生,也将在杀戮中而寂灭,杀戮本就是我们的使命,在没完成使命之前,我们是永远得不到解脱的!”
  林小七轻轻吸了口气,道:“我确实是不明白,但我也不想明白!你看这缥缈峰上,到处都是黑色的火焰,这样的景色预示着即将的毁灭。那么在毁灭到来之前,你且与我一战吧!”说到这里,他的眼中猛然迸射出血红色的光芒,厉声道:“来吧,咱们不死不休!”
  怒战武士目光一凝,忽然放声大笑,道:“不死不休吗?好,那就如你所愿吧!这一路杀来,那数千的妖族形同草芥,却没有一个敢与我正面对敌的,实在是无趣之极!”
  林小七同样狂笑道:“你放心,这一战我必让你过瘾!”
  怒战武士一挥手中长戟,吼道:“凭你这份狂傲,就有资格与我一战。咱们手下见真章,你切莫让我失望了!”
  林小七一振金色光翼,手中长剑掠起一抹刺眼的血光向怒战武士的头上斩去,口中狂笑道:“说让你过瘾便让你过瘾,老子让你过瘾的要命!”他这一剑斩去并没有使任何的招式,完全就是一个快字。
  他心中清楚,自己的实力远不如这大家伙,唯一要占点便宜的就是这厮身形过与庞大,自己唯有以快、灵、巧破敌。
  所以,这一剑斩去时,不仅速度极快,也存下了三分力。
  只待这怒战武士做出反应后,自己再寻机变招!
  但林小七却没想到,这怒战武士身形虽然庞大,但灵活性却丝毫不亚与他。
  仿佛是看穿了他的心思,怒战武士微一拧腰,却是让过一个空间。复银戟倒扬,竟是后发先至,击向林小七的侧面!
  这银戟足有碗口般粗,若是被扫上,不成齑粉也得断成两截,林小七哪敢硬碰?当下急振光翼,猛然拔起身形避了过去。
  而这银戟自他脚下掠过时,荡起的一阵狂暴的飓风,竟是将他生生吹出了一丈之遥!林小七心中不由大骇,他原以为自己即使不是这大家伙的对手,但好歹也能与之一战。
  不过此时看来,自己还是太过小瞧了这怒战武士!
  怒战武士狂吼道:“呔,狂徒,你不过如此,也敢狂言与我一战!”
  林小七心中郁闷之极,他狠狠怒视着这大家伙,咬牙道:“大个子,我没打着你,你可有没打着我。有种你就将我砸趴在地,那时才算你赢!”他这话说来不过是死要面子,刚才的一个照面,他深知自己的实力实在是差的太远。
  连人家的身也近不了,又谈何战而胜之?
  怒战武士哼了一声,一扬手中长戟,道:“你若有种就站在那里硬受我一戟,咱们来个硬碰硬!若你状态躲躲闪闪,实在太过无趣,像个女人一般!”
  林小七怒道:“我呸,让老子吃你一戟?你怎么不说站在那里受我一剑?”
  怒战武士狂笑道:“这又有何不可?我只怕你连我这一挡之力也承受不起!”
  林小七见他笑的放肆,心中不由暗叹了一声,心道:“罢了,若论实力,我确实远不及他。反正都是一死,也不必死的这么窝囊,索性拼尽全力劈他一剑,死也死的硬气一点!”他一念及此,心中又再次平静,看向怒战武士道:“你要硬受我一剑吗?很好,我担保这一剑绝不再然你失望。”
  怒战武士眼中有不屑之意,道:“少啰唆,快些来吧!我站在这里受你一剑便是。”
  林小七轻吸了口气,双手握住剑柄,复高高扬起……金色的光翼在灼热的空气中剧烈的震动着,发出轻微的撕裂声,林小七死死盯着怒战武士巨大的头颅。眼中血色光芒不在流转,远远看去,竟是开始凝固……忽然,他发出一声狂吼,从嘴里猛然喷出一道血箭射在剑上。这剑吃血,瞬间光芒大盛,剑身竟是发出欢快的呼啸声!
  林小七再次大吼,吼叫声中,他的身影带着道道残影向怒战武士扑去!
  这一扑,气势无与伦比,只瞬间,空气里便仿佛充满了一股暴烈无匹的杀气!怒战武士没想到林小七拼死一扑竟有如此威势,眼中不由露出惊奇的神色。
  随即也是大吼一声,将手中长戟高高横起,意欲抵挡住这一剑之威!
  林小七小看了他,但他又何尝不是小看了林小七?这一剑之威竟是远远超出他的想象!
  剑过,戟断!
  戟断之后,大周天剑的去势竟是不减,眼看着那夺命的血红色光幕朝自己的头颅斩来,怒战武士眼中露出一丝怯意,随即发声狂吼!这一吼,巨口顿开,一颗金色的圆球用难以想象的速度从他那血盆之口中窜了出来!
  林小七一击得手也是他没想到的,正狂喜时,胸口却猛然剧疼,随即一股大力涌来,竟是将他砸出了数十丈远!那金球的速度实在太快,而两人之间的距离也实在太短,直到被远远砸出后,林小七仍是没有看清楚怒战武士究竟是用什么伤的自己。
  但好在他有神龙战甲护身,金球来袭时,血红色的护盾在第一时间护住了他的胸口。
  虽然受伤不轻,却也不至于立时毕命。
  “奶奶的,你这厮竟敢使诈?”林小七飘出数十丈外,强忍胸口疼痛骂道。
  但话音刚落,喉咙一甜,却是喷出老大一口鲜血来。
  他伸手去擦,这才发现手中的大周天剑已不知去了什么地方,而手腕处也隐隐作痛,倒像是刚才奋力一击时被那长戟震断了。
  怒战武士凝视着林小七,缓缓道:“我小瞧了你,没想到你这一剑竟有如此之威!不过我倒不是有意暗算你,在怒战武士生命受到威胁时,体内的本命金丹会自己发动攻击。我……我以为你根本没能力会对我造成威胁……”
  话音未落,林小七一抹嘴边鲜血,厉声道:“你他妈少来,今天咱们是不死不休,待我找回剑接着再斗!”受伤之后,他胸中的那股很厉之气却是愈发浓烈,此时也管不得许多,却是一心想着再战。
  他左右巡视着,希望能找回大周天剑,但他却没发现。当他四顾张望时,怒战武士的视线直直的投向自己的身后,脸也瞬间变得苍白。
  林小七始终找不到自己的剑,口里不断的咒骂着,抬头时,终于是发现了怒战武士的异常。
  他猛回头,却见一个远比怒战武士还要庞大的身躯正悬浮在自己身后!
  “银子?”林小七惊讶道:“你……你怎么来了?”
  碎银的口中正含着大周天剑,巨大的眸子里有一丝调皮,也有一丝的狡黠,甚至在她的嘴角边还有一丝淡淡的笑意。
  林小七根本就不知道,碎银早就随他一起来了,但却一直隐身不现。
  林小七一见碎银,心中戾气顿时消散,胸口仿佛也没那么疼了。
  他伸手接过大周天剑,笑道:“银子,还是你乖,竟然不曾离我而去,到底没白疼你一场!”他见碎银现身,知道她是偷跑出来的,此时想必骨打那厮已走的远了,自己便是不忍见银子与自己同死,却也莫可奈何了。
  碎银以额头轻轻蹭了他一下,眼中满是温柔之色。
  林小七见她温柔如昨,顿时想起往日间碎银在自己肩头调皮的光景,不由一叹,道:“也罢,你既不肯离我而去,那么今天就随我一战吧。也不枉咱们主仆一场,便是死也死在一块了。”
  他口中轻叹,复缓缓转身看向怒战武士,道:“大家伙,休怪我们以二敌一,你这厮使诈在前,须也怪不得我……”话音未落,却感觉碎银在身后轻轻扯着自己。
  “乖乖银子,你做什么?”林小七扭头问道。
  银子巨大的身躯的空中轻轻滑行,随即挡在了林小七和怒战武士之间。
  她微微回首,却是朝林小七轻轻摇头。
  林小七奇道:“你是要带我与他一战吗?这……你怕不是他的对手吧?”
  碎银调皮的眨了眨眼,再回首看向怒战武士的时候,眼中竟满是不屑之意!
  林小七知道碎银平时温柔可人,但脾气却是刁蛮执拗,当下见她执意要战,眼珠一转,竟是没有阻拦的意思。
  他微微一笑,闪过一旁,随后暗自运功,以期在最短的时间里恢复自己的元气。
  他这人向来阴险,有碎银在前面打头阵,他也乐的休息一刻,待元气恢复之后,从暗里下手那才是战之正道!
  林小七的算盘自然打的贼精,但他却没发现,此时的怒战武士脸上早没有了张狂的神色,取而代之的是深深的畏惧和异样的紧张。
  当然,这紧张和畏惧并不因为林小七,而是他眼前这只美丽的近似诡异的五系晶龙!
  美丽的银子依然优美的悬浮在空中,她的眼中也依然是那骄傲与不屑的神色!
第一百一十六章
  或许是因为银子的不屑,怒战武士猛然狂吼一声,单脚一跺,脚下升起五彩的云团将他托举到空中。
  随即,又将手中的两截断戟合在一处,口中念念有词。
  随着他口诵法诀,漫漫金光自戟断处闪现,这巨戟竟然在瞬间又复合了。
  只是刚才的是银戟,这重新复合的巨戟却是金色的。
  这金色的巨戟和着他身上灿烂夺目的金甲,远远望去,这家伙有若天神,端的是威风凛凛!
  怒战武士挥动手中长戟指向银子,怒喝道:“你要战,我便陪你一战!”
  银子嘴里发出轻轻的嗤笑声,眼神却依然是充满了不屑。
  她静静的悬浮在空中,偶尔调皮的甩动一下尾巴,仿佛正等着怒战武士来攻。
  一旁正自调息的林小七心中惊讶,看银子的模样,非但是有必胜的把握,甚至是根本就不屑一战!在来自与大周天剑的记忆里,他知道曾有过五系晶龙的存在,而且是相当的厉害。
  但这毕竟是传说里的东西,林小七压根就体会不到这“相当厉害”究竟有多厉害?他只知道,银子跟他的时间也不算短了,虽然脾气调皮了点,也高傲了点,但绝不是那种不知深浅的兽宠。
  怒战武士忽然凌空跃起,没有了周围树木巨石的束缚,他巨大的身躯在空中竟有着说不出的轻灵!他挥戟而斩,戟前半月形的圆刃带着凄厉的呼啸声向仍自未动的银子掠去!
  这一斩仿佛是脱离了空间的束缚,戟过之处,留下一片纯黑色的虚无空间。
  这空间又不断吞噬着周围一切没有根基的事物,顿时飞沙走石,狂风大作。
  林小七远远的悬浮与空中,猝不及防时,竟是被这狂风卷袭了进去。
  好在他奋力挥动光翼,从这狂风的旋涡中挣脱了出来。
  林小七这才知道,自己到底还是小看了这怒战武士,这奋力一击的威力竟一至于斯!自己能活到现在,当真是侥幸!从狂风中挣扎出来,来不及喘上一口气,他急忙往碎银看去,却见碎银依旧静静的悬浮在那里,似乎根本就没看见这迎面而来的巨戟!
  林小七脸色煞白,疾呼道:“银子,小心!”这一刻,他的心仿佛从胸口处蹦了出来,眼角似乎也要挣裂!
  这一戟的威力实在太过骇人,戟至处竟有隆隆的天雷声!
  怒战武士的眼中已有兴奋之意,再有一尺的距离,这金戟就将斩断这美丽的晶龙!他虽然知道这晶龙的厉害,但他同样相信自己的力量,这罄尽全力的一击,相信换在大罗金仙的身体,他也同样承受不起!一想到自己在湮灭之前还能斩杀一只五系晶龙,他就有一种莫名的兴奋。
  虽然他也疑惑着对方为什么不发起反击,但这已经不是问题了,因为在这么短的距离内,在他已经禁锢了周围的空间的情况下,他绝不相信这美丽的晶龙还有逃逸的可能!
  银子并没有逃,她的眼中依旧是不屑和嘲讽的神色,她静静地看这那在视线中越来越近的金戟,仿佛那就是一枝舞出春风的柳枝!
  戟过!但斩落的却只是虚空!
  远处的林小七死命的揉着眼睛,仿佛是不相信自己所看见的。
  没错,那金戟过处,斩落的确实只是一片虚空!但是再仔细看时,却又发现,此时的银子已变的完全透明,她轻轻扭动的身躯波光流转、水气氤氲,比之刚才更加的美丽,也更加的诡异!林小七一愣之下,又猛然醒起,五系晶龙,这五系正是金、木、水、火、土,在那一瞬间,银子正是将自己转换到水的形态上!用修格的话来说,现在的银子是一只由水元素凝结的巨龙!
  抽刀断水水更流,怒战武士这一戟的威力固然无穷,但又怎能斩断那奔流不息的水呢?
  林小七就这样傻愣愣地看着,他已完全石化了!而那怒战武士则更加的震惊,他呆呆地看着手中的金戟,除了震惊之外,更是一脸的不可思议。
  林小七和怒战武士都陷入了石化,但这并不代表银子也是如此,受林小七的潜移默化,她绝不会因为对手的精神恍惚而停止攻击!于战,寻的正是这稍纵即逝的良机!
  金色的戟,金色的甲,这戟与甲散发出漫天的金光。
  但瞬间之后,这原本璀璨的金色却被有着同样色彩的金光所淹没!趁着怒战武士恍惚的刹那,银子的身躯忽然幻发出刺眼的金光,而后疾扑而上,狠狠的将怒战武士缠住!
  怒战武士终于是醒悟过来,他发出一声凄厉的吼叫声,用手中的金戟奋力的击打着纠缠在身上银子。
  但他却无奈的发现,此时的银子却已是转换成金属的形态,任自己怎么使劲的击打,却是连一片鳞甲也不曾敲落!
  银子将怒战武士牢牢的绞缠住,她渐渐发力,身躯愈收愈紧!她的眸子里依旧是不屑和嘲讽,甚至还带有一丝淡淡的笑意。
  她侧耳聆听着怒战武士的骨骼发出噼啪的碎裂声,也任由他击打着自己的身躯!骨骼的随裂声和铿锵的击打声交织一处,在她听来,仿佛就是这世间最美妙的音乐!
  怒战武士终于是不在挣扎,他曾经高傲的头颅无力地垂下,曾经蔑视着别人的眼睛里,汩汩的流淌出金色的血液!那里已是一片空洞,他的眼珠因为承受不了巨大的绞缠之力,早已是生生的被挤落在地。
  银子看着怒战武士已无生气的躯体,满意的轻叹了一声,然后张开巨口,从中喷射出黑色的火焰。
  这火焰有若实质,渐渐吞噬着那庞大的身躯……不多时,怒战武士的身躯已然消失,但银子的嘴里却含着一颗鸽蛋般大小的金丹。
  这金丹正是刚才击伤林小七的那颗怒战武士的本命金丹,只是经过炼化,此时已缩小了不少。
  远处,林小七已彻底的石化……等银子重新恢复了往常的样子,亲昵的攀上他的肩膀后,他才傻愣愣地问了一句:“完了?”
  银子用额头亲昵的蹭着他,又讨好的将那颗金丹送到他的嘴里,眼中依旧有一丝的调皮。
  “这就完了?”林小七用力的一拍脑门,他实在不敢相信,刚才还不可一世的怒战武士竟然就这么消失了!而且这整个过程竟是如此的简单,细算起来,其实也就是一眨眼的工夫而已!
  这脑门拍来颇为疼痛,再咬一咬舌头,又是一阵钻心的疼。
  终于,林小七接受了眼前所发生的一切,他轻叹一声。接过金丹,然后抚摩着银子小巧的身躯,喃喃道:“银子啊银子,你究竟变成了什么啊?这实在也太夸张了一点吧……奶奶的,这可是仙界的怒战武士啊,这么一眨眼的工夫,就被你收拾了?”
  银子轻快地点了点头,眸中有一丝得意的神情。
  随即她又用嘴扯了扯林小七的衣服,示意他往身下看。
  林小七低头一瞧,这才发现脚下一片翠绿的葱郁之色,瞧这景色,自己正悬浮在七贤山之上。
  而原先的缥缈峰竟已是消散无形!“哎,咱们这就算出阵了?”林小七不由抓了抓头。
  “主人,怒战武士一死,这法阵自然就归于虚无了。”
  骨打?林小七猛然回身,却见骨打正恭敬地站在自己身后。
  林小七奇道:“我不是让你先回去了吗?”
  骨打笑道:“主人若是必死,小的自然就回去了。但区区怒战武士又怎能伤得了主人呢?是以,小的一直隐在一旁,专等主人大胜之后好拍个马屁什么的。”
  林小七笑骂道:“妈的,你以前说话倒还中听,怎么现在也变的油嘴滑舌了?”
  骨打笑道:“跟着主人也有一段时间了,多少也学了些主人的风骨。主人没瞧龙氏兄弟吗?他们也算是得道之人,但在主人身边久了,可比骨打要油滑多了。”
  林小七苦笑道:“奶奶的,原来我在你们眼中就是一个油滑之人啊……”话音未落,胸口的伤势又开始发作,不由皱眉轻呼了一声。
  他这一呼,银子立刻紧张起来,随即从他手中夺过金丹,示意他立刻服下。
  林小七接过金丹,笑道:“我没事,你别忘了我身上有神龙血脉,区区小伤。且又是硬伤,不及内腑,两个时辰便好了。”
  微微一顿,他掂了掂手中金丹,又道:“这可是仙人的本命金丹,我服了它可谓浪费,还是先收起来吧,我留着自有用处。”
  他说得没错,放眼当世,绝无第二颗这样的金丹。若是修炼者服下,即便不立地飞升,至少也能得勘大道。
  若只是拿来疗伤,那只能冠之于糟蹋二字!当然,林小七此时若是服了,疗伤和增加功力可谓一举两得。
  但他体质特殊,根本用不上这玩意,再者。他要是想增加功力的话,不过举手之劳,又何须金丹?
  林小七左右看了一眼,似乎还想找寻到一丝缥缈峰上的景色。
  看了一刻,不由叹了一声,对骨打道:“骨打,尊者的魂魄你收好了,等回岛之后你直接交给鲛族人。唉,想此人也是个痴情种子,所做的一切只为了一个蝶妖。说真的,换作是我,只怕比他还毒上三分!”微微一顿,又道:“不过话又说回来,这尊者的来历似乎有些古怪,还有那怒战武士和这仙阵,按理说他们都不应该在人间出现的。骨打,你怎么看这件事情的?”
  骨打道:“主人,这件事情确实有些蹊跷,但尊者的魂魄在我手里,只要给我时间,迟早能找出其中究竟的。”
  林小七沉吟片刻,道:“还是算了吧,问来也是陈年往事,与我们并不相干。你还是将他交给鲛族人吧,且由他们处置。”
  骨打点了点头,随即将须弥
温馨提示: 读者阅读小说的同时,可以发表一下对小说的看法供其它小伙伴们参考哦,书评如果被采纳成精评,您就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奖励哦!书评禁止发布广告和违法内容,一经发现将永久删除帐号!


本站能保证所有电子书均为TXT格式电子书,100%无病毒读者可以放心在PC或手机上阅读。
第九书包网开放上传功能,拒绝任何形式的涉黄违法电子书,请网友自觉遵守网络秩序,一经发现将删除其帐号!
About us:第九书包网www.shubao9.com)为台湾现代派文学社思潮社旗下简体版中文小说电子书网站,为全球读者提供免费TXT电子书共享平台!
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TXT电子书均由读者自发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法,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