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仙尘逸事〗第62部分

,看向一旁笑眯眯的龙一,忿忿道:“大哥,这可是你叫我去的啊,你看三哥他……”
  龙一笑道:“好了,好了,都是自家兄弟。一时别扭而已,过去就过去了,谁都不要再说了。”
  木青扬一边笑道:“龙三,怪就怪你走的太慢了,你一走,我和老四的架也打完了。这架一打完,气也就没了,你瞧,我们正商量着去离焰岛喝酒呢。”
  一群混蛋!林小七在一旁不住的叹气,所谓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他知道自己就是一个混蛋,所以面对眼前这一群混蛋时,所能做的也唯有大大的叹上一声。
  地牢中,众人一阵笑闹,当林小七提起古无病的婚事后,众人不由更是兴奋。
  而林小七趁着大家笑闹的当口,走到正满头大汗裁剪着麒麟皮的修格身旁,道:“老修,去西方大陆还有一段时间,你不用过于操劳。”
  修格笑道:“公子不用担心我,老修我知道轻重缓急。除了这几件麒麟战甲,其它的事情我都做的差不多了。”
  林小七点头道:“这就好……对了,老修,我瞧你这里有不少古怪的东西,它们都有些什么用途啊?”
  修格道:“都是为石妖和木妖族的兄弟们准备的,全是我西方大陆上的一些魔法装备……对了,公子,苍衣找过你了吗?”
  林小七奇道:“他找我做什么?不是说明天就回七贤山吗?”
  修格急道:“公子,你可千万不能让他走啊!”
  林小七道:“为什么?”
  修格道:“这几天来,他一直在帮我炼制一些装备,虽然东西方的炼制方法不尽相同,但有很多原理是一样的。你瞧,这几天里,我们两人合力炼制的装备抵得上我一个月的数量。而且威力明显提高,麒麟战甲就是最好的证明。如果不是他,这件麒麟战甲用怎会在短短三天内就炼制出来呢?公子啊,如此高人,你又怎能轻易放他走啊!”
  林小七笑道:“老修,这个道理我懂,他老人家毕竟是天下第一器宗的魁首,论炼制的功力,绝不会在你之下啊!可他毕竟是一派魁首,且因为尊者的缘故,我便是想留,那也得人愿意才行啊!”
  修格一拍额头,道:“看来他真没和你说啊。”
  林小七奇道:“说什么啊?”
  修格道:“自然是留在逍遥岛啊!这几天我们在一起合作,彼此获益不少,很多东西都有茅塞顿开的感觉。他曾说,至少是现在,他还不想回七贤山,怕的就是心生感伤。而在这里,我和一起切磋钻研炼器一道,可让他忘记很多东西。另外,他对鲛族人送来的很多古怪东西也颇感兴趣,说是陆地之上难得一见的炼器奇宝,言语间,倒也舍不得就此离去。公子知道,对我们这些人来说,有了好的炼器材料,那便是有了一切!”
  林小七心中暗喜,苍衣若是肯留下来,他对逍遥岛的帮助那可就太大了!此时的林小七早非一年前那个什么也不懂的无知少年,他深知象苍衣这样的炼器高人对逍遥岛的作用究竟有多大!微一沉吟,便道:“老修啊,他虽想留下来,但据我推断,他是万万开不了这个口的。而我呢,却也不好开口相留,所以这件事情怕就要麻烦你了……”
  修格笑道:“公子有这个心思就行,不瞒你说,老修我也能看得出来,苍衣其实也是在拿我试探你的意思呢。这老家伙,脸皮倒也薄的很,不管怎么说,你也是他的孙女婿啊!”
  林小七最怕人提起这事,当下打了个哈哈,连那些魔法装备也懒的看了,找了个借口便想溜。
  只是他刚走到门口,郁带衣却是神色匆匆的一头闯了进来!
  “公子,我正找你!”
  林小七见他神色不善,猛地想起前几天让他去办的一件事情,急道:“是不是有了消息?”
第一百一十九章
  地牢门前,郁带衣一扯林小七袖子,示意他出门说话。
  林小七见他神色凝重,便随他出门寻了一处僻静的地方。
  “快说,老郁,是不是有了我师兄的消息?”在七贤山上,林小七始终没见到白悠然,他与这个师兄感情马马虎虎,虽然一直没能见到他,却也没往心里去。
  当其时,他的一腔心思全在楚轻衣的身上,哪里有空想这老白?及至缥缈峰的事情全部解决后,他与楚轻衣贤谈时偶然提起这白悠然,这才知道自己的这位师兄早下了七贤山,说是要去寻找灭了玲珑阁的妖人。
  林小七当时并没有放在心上,但楚轻衣对白悠然却是挂念的紧,怕他一人在外出了什么事。
  林小七无奈,只好让郁带衣派人去天朝寻访。
  一旦得见,便立时请他来逍遥岛,也算是“一家”团聚了。
  郁带衣紧皱眉头,道:“公子,消息倒是有了,却不是什么好消息?”
  林小七一呆,急道:“快说,老白他究竟出了什么事?”不管怎么说,白悠然毕竟是他师兄,当初对他也算不错。
  平时不在一起时倒也没觉着什么,但真正出了事情,林小七又岂会坐视不理?这心中紧张则更是难免。
  想当初在鹿啄城外,若不是他拼了命的去救白悠然,他的这位师兄怕早就魂归冥界了。
  郁带衣道:“我按照楚仙子的提示,派人一直往塞外去寻,没想到刚一出塞就有了他的消息。据我派去的人说,早在半月前,你师兄就被巨妖族的人掳了去,至今生死不明!”
  塞外乃苦寒之地,向来是各类妖族的聚集地,这里虽然缺少天地灵气,但胜在少有修炼者敢来打扰。
  千万年来,因为种种原因,这里也不知道聚集了多少的妖族。
  有单个修行的,也有整族聚居的,寻常的修炼者,无论是道是魔,都不敢独自一人深入其中。
  林小七对塞外妖族早有耳闻,当下惊道:“老白去那里做什么?这不是找死吗?”
  郁带衣苦笑道:“你师兄认为玲珑阁是被妖人所毁,便理所当然的寻去塞外了。说实话,在没有任何线索的情况下,去塞外应该是大多数人的选择,毕竟那里有着万妖之地的名号。”
  林小七眉头紧皱,道:“那……那这件事情我师姐知道了吗?”
  郁带衣道:“不知道,一得到消息我就赶着来见你,逍遥岛上除了公子你和我之外,再无第二人知道这件事情。公子的心思我知道,这事谁都可以知道,惟独不能让楚仙子知道,所以我没告诉任何人,怕的就是他们说漏了嘴。”
  林小七松了口气,道:“是啊,这件事情谁都能知道,惟独不能让我师姐知道。”
  微微一顿,又道:“老郁,依你看来,这件事我们应该怎么办?”
  郁带衣道:“还能怎么办?自然是带人杀上门去啊!管它什么万妖之地,咱们连缥缈峰也敢平趟,又怎会把他们放在眼里?其实这件事并不算什么麻烦,我唯一担心的就是你师兄的安危,他若还活在世上,那事情便好办,怕的就是他已经……”郁地衣摇头轻叹了一声。
  林小七道:“你确定我师兄是被那个什么巨妖族的人掳去的?”
  郁带衣点头道:“绝对错不了,我派去的人是我原先安插在天朝的眼线,他的消息向来准确。”
  林小七沉吟了片刻,道:“既然这样,那就事不宜迟。老郁,你这就去准备人手,让他们马上赶往塞外。不过你得注意,千万不要惊动了我师姐。”
  郁带衣皱眉道:“公子,我听你话里的意思,似乎您不打算去?”
  林小七笑了笑,道:“如你刚才所说,这万妖之地虽然凶险,但又怎比得上缥缈峰?不仅是我不去,便是连龙氏兄弟也不必去。老郁你知道,现在的逍遥岛虽然人手众多,但没几个真正经历过大场面。尤其是石妖族和木妖族的人,他们在海外的逍遥日子过的太久了,是时候让他们闻一闻血腥的味道了,这就算是为西方大陆之行做准备吧。”
  微微一顿,又道:“你刚才说的对,这件唯一麻烦的就是我师兄此时的生死,他若是早不在人世。我去了也是没用,若是还活着,咱们派去的人就足以将他救出。所以,这一行,我去不去实在无关紧要。更重要的是,我明天要去冥界,我问过骨打了,冥界一行最多五六日,正好能赶在小胡成亲之前回来。”
  “公子说的也对,那帮小子们确实是要锤炼一番才行……”郁带衣点了点头,忽又笑道:“公子,不是我说你,在你心中,这师姐和师兄的分量也太悬殊了吧?若这件事情换了是楚仙子,你还会念着去冥界吗?”
  林小七苦笑道:“你扯什么鸟淡?我若亲自去了,我师姐必然起疑。再者说,塞外妖族和缥缈峰上的尊者根本没得比,我只不过是选择一个合理的方法行事罢了。”
  郁带衣呵呵一笑,道:“既然公子已经做出决定,那么你准备让谁去呢?若只是那帮小子们,我怕他们经验不足,难当重任啊。他们当中没几个去过天朝,只怕刚踏上陆地就会晕头转向,便连东南西北也分不清了。更重要的是,没几个压阵的人跟去,这帮小子怕是没几个能经受得住陆地上花花世界的诱惑!”
  林小七点头道:“你说的有道理,我原本打算让木氏兄弟带着木妖族和石妖族的兄弟过去,再配二十个鲛族武士便已足够。但现在看来,确实得有个能压阵的……这样吧,让龙三和龙四跟着过去,有了他们俩,别说是塞外了,便是整个东土也可横着走路!”
  郁带衣摇头道:“公子误解了我的意思,我说的这个压阵的人并不是指他的实力有多强,而指的是经验。公子您应该知道,妖族最善阴谋诡计,尤其是塞外那些千年老妖们。与之相比,老木他们倒算是良善之辈了。所以,这一行必须得有个阅历、经验远在众人之上的人压阵才行!”
  林小七一拍脑袋,道:“没错,的确是要找这么一个人跟着过去,这一段时间里,我对实力太过迷信,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亏得老郁你提醒我……”这段时间以来,不仅是他的实力有了飞跃的提升,整个逍遥岛的实力更是变的恐怖。
  所以一旦有了什么事情,林小七第一想法便是开打,却是早忘了若干年前的自己便是凭着阴谋诡计才慢慢混到今天这个地步的。
  很多时候,强大的实力带来的并不仅仅是自信,同时也带来了隐藏的危机。
  “可是,咱们逍遥岛上这样的人才却是稀少,本来小胡是最好的人选,可他马上就要成亲,总不能让他去吧?说起来,老郁你去也不错,可这岛上大大小小的事情又有哪一样少得了你呢?”林小七接着说道。
  细想起来,逍遥岛上虽然人才济济,但这擅长谋略之人还真找不出几个。
  郁带衣眼睛忽然一亮,急道:“公子,我倒是有个人选,不过就怕你看不中。”
  林小七奇道:“我们岛上有这样的人吗?我怎么不知道?”
  郁带衣笑道:“公子,我说的这人不是逍遥岛上的人……当然,若是公子同意他去的话,日后他也能算咱们逍遥岛上的一分子。”
  “不是我们逍遥岛上的人?”林小七微一皱眉,但随即明白过来,一拍郁带衣的肩膀,笑道:“我明白了,老郁,你说的这人怕不是你的那位兄长吧?”
  郁带衣神色有些尴尬,干笑了几声道:“公子果然厉害,一眼就瞧穿了老郁的心思。公子啊,这事倒不是我假公济私,实在是这个机会不错。若是我兄长将这件事情办好,也算他将功赎罪,古公子看在公子您的面子上,日后相见,他必然会……”
  他话音未落,却被林小七打断。
  林小七笑道:“好了,老郁,你不用解释什么了。这确实是个好机会,你自己瞧着办吧,总之一句话,能将我师兄活着带回来,那便比什么都好。当然,若是事情没办成,那也是天意使然。等这件事情一过,无论成败,你还是着手将焚心谷迁来逍遥岛吧。”
  郁带衣长出了一口气,这许多天来,他一直念着这个事情。
  此时得到林小七确切的答复,心中极是欣慰,自觉没白跟了这位林大公子。
  当下深深一鞠,道:“公子,我替焚心谷老少数百人谢谢你了,尤其是我那位兄长……”
  林小七摆了摆手,笑道:“得了,老郁,你就别来这一套了,都是自己人,说什么谢不谢的?”微微一顿,又道:“老郁,你先去调集人手,我这就去找老木他们。如果来得及的话,让他们下午就出发,这事宜早不宜迟,如果他们能赶在小胡的大礼之前回来,那可就再好不过了!”
  当下两人分头行事,郁带衣去召集木妖族和石妖族的人手,而林小七则回到地牢,将整件事情和自己的打算一一说了出来。
  等林小七刚一说完,木氏兄弟和龙三龙四便兴奋不已,相互击掌而庆。
  倒像这塞外之行并不是去救人,而是赶赴一场盛大的酒宴。
  不过这也难怪,这几人虽说是这东海中堪称恐怖的存在,但天朝那样的花花世界还真没去过。
  上一次原本憋足了劲要去缥缈峰大打一场,然后趁机在天朝好好游玩一番,但没想到,这几人在须弥戒指里呆了整整一天,却是怎么去的又怎么回来了!别说是在天朝游山玩水了,便是连口天朝的空气也没能吸着。
  此时听林大岛主说要让他们去往塞外,这几人又焉能不喜?塞外虽是苦寒之地,但对于他们这些整天面对在碧波大海的人来说,那里的吸引力已是足够。
  再者说,去往塞外还不得从天朝经过嘛!
  这几人狂喜,倒是让一旁的林小七郁闷不已,不由摇头骂道:“你们几个是不是脑子进水了?妈的,这可是去救我师兄,犯得着这么高兴吗?我知道你们几个没去过天朝,但你们好歹也要给我这个岛主一点面子,哪怕是故意装出点悲愤的样子啊!”
  一旁的龙一板起脸看向正满脸喜色的几人,一本正经的叱道:“看看你们几个人,都像什么样子?这是去救人,不是去吃酒!一个个都老大不小的了,难道还分不出轻重缓急吗?尤其是龙三龙四你们俩,平时我都是怎么教导你们的?实在是太不像话了,如你们这般模样,公子又怎能放心让你们出去办事?”叱呵了几句后,他满脸媚笑的看向林小七,道:“公子啊,你瞧这几个人没一个正经样,你让他们去塞外,绝对会耽误事。你看是不是这样,这次呢,干脆我换他们去。这救人事大啊,没一个像我这样老成持重的人领头,我实在是不放心啊!”
  这话听来言之切切,意之殷殷,换了别人少不得要感动一番。
  但林小七却早瞧出这厮也不是什么好鸟,打的主意和木氏兄弟一般无二。
  不过众人皆是如此,却让哭笑不得,心有无力之感,笑骂道:“妈的,你们就是一群鸟人,怎生让我遇上了你们呢?”
  龙一这边挖墙脚,一旁的木氏兄弟和龙三龙四却不干了,纷纷叫唤起来。
  龙三龙四尤其激烈,挽起袖子就要和自己的老大动手,叫嚣着手底下见真章,谁赢了谁就去塞外。
  龙一是四人老大,道行最深,也最狡猾,眼看这塞外之行就可成真,当下阴笑着就要动手教训自己的两位兄弟。
  而一旁的修格见了脸色顿时煞白,忙不迭地上前劝架。
  短短一个早上,就有两拨人要在他这试验室里动手,若真打起来,虽然绝不会真出人命,但他辛苦攒下的这点家当怕就要灰飞烟灭了。
  如此,他又怎能不急?
  林小七心中气苦,一拍桌子骂道:“都去,都去!奶奶的,大伙儿一起去就是了!不过你们记住了,这一去只准成功,不许失败!若是回来时,我见不着老白,你们就都留在塞外吧!”微微一顿,又冷笑道:“奶奶的,我听说塞外的妖族姑娘可美的紧啊,若是事没办成,不如全留在那里给人当上门女婿吧!”
  林小七拍桌发火,满以为这几人都要收敛一下,或许当场承认错误那也是说不定的。
  但坏就坏在他最后说的一句话,那龙氏兄弟俱是光棍,且修成龙身后。性情大变,一听这话,眼睛顿时雪亮!龙四这厮更是一把拉住木青扬,向他打听塞外有没有木妖。
  这家伙自看上木青扬的双修伴侣后,便对木妖族女子格外注意,可惜木妖族女子虽多,但比木老二伴侣漂亮的却是没有。
  所以龙四一听林小七这话,心里便不由自主的打起了花心思。
  而木青扬这厮也是个狡猾的家伙,他虽然根本就没去过塞外,但所谓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自己的伴侣一直被人惦记着可也不是什么好事。
  当下一本正经地道:“有,怎么没有!据我族中典籍记载,我们这一族就是从塞外迁来的!”
  眼见着这群人没个正形,林小七连叹气的心情都没有了,只好摇头离开。
  不过走归走,事情毕竟还要去办,上梁不正下梁歪。对付龙一这帮鸟人,他林小七是没有什么办法了,想来想去,也唯有交给郁带衣了。
  好在郁带衣身为总管,在众人面前向来严肃,是以龙一这帮人也都惧他三分。
  林小七找到郁带衣后,与他议定一干细节,尤其嘱咐郁带衣不要让龙一等人泄露了风声。
  本来林小七还打算在这岛上让众人演练一番的,但为了保密,也只好放弃了这个想法。
  及至正午,万事俱备,林小七让郁带衣将众人直接传送到了焚心谷。
  不过为了不引起楚轻衣的疑心,他自己却是没有过去。
  好在郁带衣是个念家的人,早就从修格那里要了一具传送阵的子阵设立在焚心谷,虽然只有单向通道,却恰好派上了用场,倒是没有耽误时间。
  龙一这帮人一走,逍遥岛上顿时安静了许多。
  石宫周围,唯一热闹的地方便是楚轻衣领着红泪和几个岛上的女子正为古无病布置着新房。
  自楚轻衣来后,郁带衣便将这岛的区域划分的更加细致,在保持原先的格局基础上。更是将石宫列为了禁地,除了岛上女子及几个有限的男子之外,其余人一律不得靠近。
  因此,少了龙一这几人,这石宫周围便格外的安静。
  布置新房本就是女人的事情,楚轻衣虽然并不擅长,但爱屋及乌,对此事却是极为热心。
  此时正午,阳光射在石宫前的草地上,晒的人心情臃懒。
  楚轻衣半卧于草地之上,在她身边围坐着六七个女子,正七嘴八舌地讨论着该如何布置新房,气氛却是相当热烈。
  林小七本打算找楚轻衣聊一会的,但行来时,却看见这群女子正说的热烈,便止住脚步远远地看着。
  瞧了一会,他不由惊讶的发现,这群女子里不仅有红泪,竟然连很少出门的艾丽也在里面。
  说起艾丽,林小七倒有很长一段时间没见了,这丫头脾性高傲。向来不给人笑脸,但此时坐在一群女人当中,却是嘴角含笑,还不时的插上几句。
  其实林小七并不知道,艾丽的性情高傲冷漠并不是与生俱来的。
  只是她在西方大陆经历奇变,心情便格外阴郁,一天十二个时辰里,倒有十个时辰在想着如何重振拜月教。
  再加上她天生丽质,容颜清绝,又是拜月教的圣女,自小养成高傲的性格。
  对男人不假于颜色且不说,便是对一般的女子也没什么笑脸。
  但这逍遥岛上美女众多,木妖族的女子清秀脱俗,身上更有一股淡淡的与植物相仿的清香。而鲛族姑娘于海中长大,肤色莹白若玉,更是人世间难得一见的绝色。
  在众美之间,艾丽待的久了,那份高傲便逐渐收起,慢慢地也有了与人亲近的心思。
  及至楚轻衣上岛后,那万千的风情和不似人间的气质更是让她自惭形秽,即便她同样身为女子。但初见了楚轻衣时,看一眼心便跳上一下,再多看一眼,仿佛连呼吸都渐渐忘却。
  及至和楚轻衣相熟后,这样的心情才渐渐淡薄,但取而代之的却是另外一种想要与之亲近的心情。
  林小七在远处看着,嘴角慢慢浮出一丝笑意,他心中慨叹着,如果日子就这样一直延续下去该有多好啊?没有了争纷,没有了杀戮,若这平淡的时候,却有说不出的和谐……
  草地上,另一个叫小七儿的婴孩正躺在襁褓里咯咯的笑着,在他身边,喀利儿扑扇着翅膀飞上飞下,正不停的逗着他。
  而银子也难得没有在楚轻衣的怀里睡觉,她静静的悬浮在婴孩的面前,默默地注视着他。
  这一刻,那双美丽的眸子里有无尽的温柔,仿佛她就是这孩子的母亲一般……
  阳光直射在林小七的眼中,晃的他眯起了眼,这一刻,他的心里洋溢着幸福的感觉。
第一百二十章
  逍遥岛的景色四季如春,且岛上树木葱郁,所以岛上的主色调以绿色为主。
  但因为古无病的婚期临近,是以木妖族的少女们将整座岛用红色与金色相间的七叶花装扮了起来。
  这些在天朝及至陆地上很难看到的七叶花有着如丝绸般质地,它们的花瓣很大,以红色为主,花瓣上点缀着点点金星,给人的观感是无比的喜庆和华丽。
  这是逍遥岛上的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大礼,也激发起了所有人的热情。
  无论是来自离焰岛和婆娑岛的移民,还是土生土长的石妖,都在为这次盛礼贡献着自己的激丨情与能量。
  唯一让人遗憾的就是这岛上最能起哄的龙氏与木氏兄弟离开了这里,他们去的地方是遥远的塞外。
  而当他们离开逍遥岛的第二天,林小七也离开了。
  尽管他舍不得逍遥岛上这种难得的气氛,也舍不得离开楚轻衣,但他清楚的知道,自他踏上逍遥岛的那天起,这种平静、祥和的生活就注定与自己无缘。
  林小七去的是冥界,这次他并没有带银子一起去,而现在的银子似乎更加眷念楚轻衣的怀抱,对冥界之行,她并没有表现出以往的兴趣来。
  对于银子的转变,林小七的心里有点酸溜溜的,但无奈的是。他清楚的知道,只要有楚轻衣出现的地方,焦点就永远不可能是自己。
  但无奈之下,他心里更多的却是喜悦,因为这万众的焦点,在将来的某一天里,将永远的为他所拥有。
  得妻若此,夫复何求!
  冥界。
  依旧是那一片黑色的山崖,山崖下也依旧是那翻滚着的熔岩,当林小七看着这熟悉的景色时。他发现,在那黑色的山崖上,也依旧站着一个孤独的身影。
  “你早就来了吗?”林小七看着这熟悉的身影,淡淡地笑着:“老怒,这一次我怕呆不长,因为再有几天就是小胡成亲的日子了。对逍遥岛和我来说,这是件大事,我不能不在。”
  怒瞳转过身来,同样是淡淡的语气,道:“你的兄弟要成亲了吗?这的确是件大事,你当然不能不在。不过对于冥界来说,时间并不是问题,哪怕你的兄弟明天就成亲。”
  林小七奇道:“莫非一天的时间你就能帮我消除大周天剑带来的隐患吗?”
  怒瞳笑道:“当然不可能,你难道没有听清楚我的话吗?我刚才说,时间并不是问题,因为这里是冥界,而不是你所熟悉的人世。严格地来说,冥界是没有时间这个概念的,一切都存在与虚无之中。如你此时身边所流淌过的时间,它可以与你所认识的世界里的时间相平行,它也可以倒转与逆流。这里的时间只存在与你的意识里,你让它快就快,你让它慢就慢……”
  林小七接道:“可是我上次来的时候,应该是有时间这个概念的,我记得当时为了去见尊者,走的时候还比较匆忙。”
  怒瞳笑道:“是,这一层的冥界确实是有着时间的概念,因为它仅仅是冥界的第一层。这一次,我们要去的冥界的第八层,在那里,你可以让时间停止。换句话来说,当你再次回到逍遥岛的时候,那里所发生的一切与你走的时候是一样的。”
  林小七微微皱了皱眉,道:“老怒,这时间可不可以调节?比如说,我在这里呆上两三个月,而现实里的时间却恰好过去了几天呢?就像沉羽湖底的那个幻境一样。”
  “当然可以,不过……”怒瞳奇道:“不过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林小七嘿嘿笑道:“很简单,如果我回去的太早,不免有很多事等着我去做。我这人向来懒虫一个,而我师姐最见不得我游手好闲,所以……哎,总之一句话,最好是小胡成亲那天你送我回去。”
  怒瞳摇头苦笑,道:“你这人也是运气好的出奇,如你这样的懒人,能有今天的际遇那可真是上苍垂青啊。”
  摇了摇头,他又道:“既然你不急着回去,那么索性就在这里呆上半天,我有一些话要对你说。”
  林小七道:“是关于西方大陆的事情吗?”
  怒瞳点了点头,道:“不仅是这些,还有消除大周天剑隐患的事情。对你来说,能消除大周天剑带给你的隐患,固然是一件好事。但在这之前,有些事情我必须要先说清楚。”
  “有一得就必有一失,上苍固然垂青与我林小七,但绝不可能永远是这样,这个道理我明白。”
  林小七淡淡道:“不过只要能消除大周天剑的隐患,没有什么事情是我不能做。实话对你说了吧,老怒。我从没有像现在这样眷念过自己的生命,只要能在我的世界里多活一天,什么样的代价我都肯接受!”林小七淡淡而述,在来冥界之前他就想的清楚,无论用什么方法,他都要消除大周天剑的隐患。
  因为只有这样,他才能毫无顾虑的陪伴在楚轻衣的身边。
  而在这之前,由于他的生命随时有可能因为大周天剑而消失,即便是得到了他期盼已久的承诺,他却不敢轻易地将这承诺变成现实!
  怒瞳诡异的笑了笑,道:“代价是有一点的,但也没你想的这么严重,它其实……”
  话音未落,林小七却打断了他的话,道:“等等,老怒,在说正题之前,你能不能让骨打帮我查一个人的生死?我昨天让他帮查,他却要我今天来问你。”
  怒瞳默了片刻,道:“我知道你问的是你师兄的生死,我可以告诉你,他此时仍活在人世。不过我要提醒你,如生死这般大事,以后你最好自己去探询。因为当你手头拥有的力量过于强大时,又或者对某件事的掌控过于轻易时,你就会对它产生依赖。如此,对你来说,这并不是一件好事。”
  林小七苦笑道:“这个道理我也明白,人之生死,本是天机,我如此轻易地就能知道,确实不是一件好事。不过老白毕竟是我师兄,刚才忍了半天,却仍是没能忍住。罢了,老怒,这是最后一次,以后我再不问了。”
  怒瞳不置可否,只淡淡的笑了笑。
  林小七接道:“好了,我们说回正题,你刚才说的代价究竟是什么?”
  怒瞳道:“要解除大周天剑带给你的隐患,这代价是有一些的,但只要你能面对它,这所谓的代价其实也算不了什么。当然,肉体上的痛楚免不了是要有一些的,不过我相信这对你并不是什么问题。”
  林小七皱眉道:“我既然肯付出这样的代价,自然就要面对它……老怒,你这话我有点不明白。”
  诡异的笑容又再次从怒瞳脸上浮现,林小七略略有些惊讶。
  他记得第一次见到怒瞳时,他的神色有若岩石,情绪根本没有任何的波动,不愧是冥界的第一冥神使。
  但及至这两次见面,他不仅从怒瞳的脸上看见了笑容,而且还发现,这笑容却越来越丰富。
  有时是开心的笑,有时是淡淡的苦笑。
  而现在,林小七发现这笑容里除了诡异之外,还有一丝丝的幸灾乐祸。
  “其实这代价只是一个观念上的转变,你要学着去接受它。简单一点来说,当大周天剑的隐患完全消除后,你要接受自己已经不是一个‘人’的事实!”怒瞳轻声说道,他的嘴角有一抹淡淡的笑意。
  “不是一个‘人’?”林小七皱了皱眉,随即便想到了自己体内同时存在的元婴和魔婴,急道:“你的意思是……是我必须在仙与魔里做一个选择吗?”
  怒瞳呵呵笑道:“如果有得选,我又何须让你等到今天?”
  林小七奇道:“老怒,别卖关子了,你到底想说什么?”
  “好吧,我就实话对你说了吧……”怒瞳仰望空中那虚无之处,悠悠说道:“等大周天剑的隐患完全消除后,你会发现,那时的你既没有成仙,也没有成魔!当然,那时的你也同样不再是‘人’了!”
  不是仙,不是魔,也不是人?林小七彻底糊涂了。
  但很快他就想到了另一种可能,而这样的念头刚一闪现,他便煞白了脸跳了起来,急道:“你……你他妈的该不会是让我变成冥界的死鬼吧?”
  对于林小七的粗话,怒瞳丝毫没有在意,悠悠道:“也是,也不是。”
  林小七的脸由白转红,瞪眼道:“少他妈卖关子了!老怒,老子还没成亲呢,你可别吓唬我,快说,到底是怎么回事情!”
  怒瞳笑了笑,道:“别急,你且听我慢慢解释……你现在体内同时存在着元婴和魔婴,这在我的印象里,似乎还没有这样的先例。你也知道,道、魔本是殊途,虽然最后终能同归,但绝不是现在的你所能做到的。就你现在的阶段而言,如果选择成仙,那么你体内的魔婴必将自爆,以一介凡人之躯,你绝对无法承受这自爆带来的伤害。事实上,一般的仙、魔也同样无法承受。反之亦然,若你选择成仙,结果也是一样。”
  微微一顿,他看向林小七的腰腹,炯炯的目光仿
温馨提示: 读者阅读小说的同时,可以发表一下对小说的看法供其它小伙伴们参考哦,书评如果被采纳成精评,您就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奖励哦!书评禁止发布广告和违法内容,一经发现将永久删除帐号!


本站能保证所有电子书均为TXT格式电子书,100%无病毒读者可以放心在PC或手机上阅读。
第九书包网开放上传功能,拒绝任何形式的涉黄违法电子书,请网友自觉遵守网络秩序,一经发现将删除其帐号!
About us:第九书包网www.shubao9.com)为台湾现代派文学社思潮社旗下简体版中文小说电子书网站,为全球读者提供免费TXT电子书共享平台!
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TXT电子书均由读者自发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法,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