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仙尘逸事〗第63部分

佛要将那里看穿,“如果你无法选择的时候,那么最好的选择就是不选。对你来说,成仙成魔都不再是选择,也不能成其为选择,所以,你不如不选。”
  林小七皱眉道:“不如不选?这话听起来挺他妈玄妙的,而且似乎也有那么点道理,可这毕竟没有什么实质的帮助啊?难道就这样置之不理?”话刚出口,他就醒悟过来,自己说的完全是废话,若是置之不理,自己又何必急吼吼的跑来这冥界?
  怒瞳微微笑道:“既然你已经决定不做选择,那么我问你,你体内的元婴和魔婴还有存在的意义吗?”
  林小七不由呆了一呆,道:“是啊,既然已经决定不选了,它们还有存在的意义吗?”他眼睛忽然一亮,看向怒瞳急道:“老怒,你的意思是……”
  怒瞳道:“我的意思是,既然它们已经没有存在的意义,那么就让它们消亡吧!”
  林小七轻吸了口气,道:“你的意思是让我杀了它们吗?可是,当我杀死它们的时候,我会变成什么样的存在呢?即便没有变成你这冥界的亡灵,但同时失去了它们,我岂不成了个废人?”
  怒瞳道:“消亡并不是毁灭,即便是毁灭又怎样呢?你应该知道,当某件事物彻底消亡或毁灭的时候,往往会诞生另一个新的事物。生命如此,空间如此,这无数世界里的万事万物皆是如此。具体到你来说,因为你同时拥有元婴和魔婴的特殊性,当你用某种方法让它们彻底消亡后,在你的身体里,将会诞生出一个旷古未有的新的本命体!”
  新的本命体?林小七彻底糊涂了,这世上除了元婴和魔婴之外,还能有什么样的本命体呢?
  “那是什么?”林小七的眼中闪烁着炯炯光芒!
  怒瞳长吸了口气,沉声道:“冥婴!”
  “冥婴?”林小七张大了嘴,结巴道:“它……它又是什么呢?”
  怒瞳笑了笑,道:“我也不知道它是什么,因为我从来没见过它这样的存在。我只知道,当你拥有冥婴之后,你从此再成不了仙,成不了魔,也不再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人’了!在这无数个空间里,你将成为独一无二的存在,你将拥有人类的躯体,有着不死的灵魂,同时还拥有能容纳一切能量的冥婴!”微微一顿,又道:“你不要怪我说的不清楚,因为我对此确实知道的不多,不过很荣幸。若是按人世的时间换算,再有一个月的时间,我就可以见识到了!而且我可以保证的是,我虽然对冥婴知道的不多,但我能肯定这其间绝不会出问题!”
  林小七彻底呆住了,他直愣愣地看着怒瞳,一句话也没说。
  怒瞳皱眉道:“你怎么了?难道对这样的存在不感兴趣吗?”
  林小七长长的吸了口气,苦笑道:“不是不感兴趣,而实在是太感兴趣了!说实话,如果你不是冥神使,我会认为你在说胡话。如你说来,拥有冥婴的人岂不是最高等级的存在了?我想,它应该超越了仙和魔吧?”
  怒瞳笑了笑,道:“你太小看了仙和魔,他们是这无数空间里的最高存在,真正的实力并不是你们那些典籍里所记载的那样。不过这也没关系,很快你就会见识到了。”
  林小七奇道:“我很快就会见识到?此话怎讲?”
  怒瞳道:“这个话题我们呆会再说,我先问你,关于冥婴的事情你决定了没有?”
  林小七叹了口气,道:“决定是有了,不过我还有一个问题想知道,如果答案不是我所想要的,那么这个决定也就做废了。”
  怒瞳道:“什么问题?”
  林小七笑了笑,有点不好意思的道:“你刚才说,等我修成冥婴后,仍然可以拥有人类的躯体,是不是这样?”
  怒瞳笑道:“当然,否则这和一般亡灵又有什么区别?”
  林小七又道:“那么我想知道的是,这样的躯体和我现在的躯体有什么区别没有?换句话来问,是不是我现在能做的事情,等冥婴修成后也同样能做?比如说那什么……就是和小胡一样……”说到这里,他忽然笑了起来,道:“妈的,也没什么不好意思的,老子还没成家,这问题问的是天经地义!老怒你实话告诉我,冥婴修成后,我还能不能传宗接代?不孝有三,无后为大,我虽然没见过我那死去的爹娘,但林家绝不能在我手上断代!”
  怒瞳不由呆了一呆,他再没想到林小七会问出这样的问题来。
  不过这也难怪,他本非世间人,又安知世人之乐?当下摇头苦笑道:“你若是愿意,便是生上百个千个孩子也没人管你。”
  林小七大喜,双手合击,笑道:“那就成了,我最大的心愿便是娶我师姐,然后生上一堆小小七!管它什么冥婴、元婴,此愿能足,万事皆可!”
  看着林小七癫狂的样子,怒瞳轻声一叹,喃喃道:“你这心愿还真是……真是简单得很啊!”
第一百二十一章
  “好了,我们是不是该说说西方大陆的事情了?”在得知所谓的冥婴对自己并没有什么太大伤害之后,欣喜之余,林小七迅速将话题导向了西方大陆。
  他实在是很奇怪,在西方大陆上究竟会有一些什么样的恐怖存在呢?上次来冥界的时候,怒瞳已经很明确的告诉他,想要提升实力的最好的办法就是去西方大陆。
  虽然林小七原本就是要去一趟的,但无数疑问却不能不问,他本来就是个藏不住问题的好奇之人。
  而怒瞳也答应过他,这一次将详细的为他解答。
  怒瞳笑道:“相必你对西方大陆已经有一定的了解了吧?”
  林小七答道:“是啊,我原本就是要去一趟的,这你也知道。上次回去后,我又特意找老修问了问西方大陆上的情况。可是除了几个什么天使之外,那里好像也没什么特别厉害的人啊?”
  “天使?”怒瞳微笑着摇了摇头,道:“那些下阶天使又算得了什么?”
  林小七皱眉道:“他们还不算什么吗?我以为你叫我去西方大陆对付的就是他们。要知道,除了他们之外,便如老修那样的,我杀上十个百个,也不见得能提升多少实力。”
  怒瞳笑道:“那杀上几个下阶天使就能提升实力了?呵呵,实话告诉你吧,这些下阶天使的实力在你逍遥岛上也算不了什么,也就是比木氏兄弟强上一点罢了。比起鲛族的长老来,还是差上不少啊。”
  林小七点头道:“这个我也估算过了,据老修的描述,他们确实要比龙大他们差上一些。这也是我敢往西方大陆跑的原因,我可不想白白地去送死……不过我始终有一个问题不太明白,这西方大陆上的传说的天界究竟是什么地方?是不是某一个类似与仙界的空间?”自他从怒瞳这里知道在自己身处的这个世界之外,还有其他的世界与空间后,他便理所当然的如是猜来。
  怒瞳淡淡道:“不是什么类似,其实天界就是仙界。”
  林小七先是一呆,随即道:“天界就是仙界吗?奶奶的,这可亏大了……”
  怒瞳奇道:“亏大了?什么亏大了?”
  林小七面色惨白,道:“你想,都说打狗看主人,我这一去,免不了要和那什么狗屁的天使开战。若是打不过他们也就罢了,若是赢了……奶奶的,这岂不是要把主人给打了出来吗?老怒啊,我普普通通一凡人,我拿什么去和仙界的人拼啊?在缥缈峰上,随便一个什么怒战武士就将我弄的焦头烂额,若是得罪了整个仙界,我……我怕是想死都死不了了!”微微一顿,又道:“其实我死了也没什么,可这一去,其他的人岂不是也跟着一起倒霉?”他说到这里,脸色愈发难看,白的便如一张透明的纸一般。
  鲛族、木妖族、石妖族,这三族里除了妇孺和实力明显不济的人之外,林小七打算带去西方大陆的将近千人。
  他相信,凭着这帮人的实力和修格对西方大陆的了解,便是横扫整个西方大陆也不足为奇。
  而他身边还拥有堪称恐怖的一帮打手,相信对付那些所谓的天使也已足够。
  但这所有的一切都是建立在对方的弱势上,如果对手变成仙界的话,自己这帮人恐怕还不够人塞牙缝的!林小七这人虽然是轻狂,也不曾真正见识过仙界的实力,但这种问题根本无须考虑,答案是那么的显而易见!
  怒瞳却是淡淡的笑了笑,道:“你别忘了,等你修成冥婴后可是不死之躯啊。当然,这所谓的不死并不是绝对的,但寻常仙人怕是很难对你造成什么威胁。在他们面前,你至少是可以一战的。便是不敌,他们也很难将你打至形神俱灭!”
  林小七苦笑道:“我便是不死又有何用?你可别忘了我身边的那帮人。”
  怒瞳点了点头,道:“我理解你的担忧,但这世上又有什么事情是能完全避免凶险的呢?命由天定,西方大陆一行,凶险总是会有一些的,或许,有的人的宿命本就在那片土地上。不过你也不用太过担心,此一去,关键是看你如何行事,你身边的那些人会起一些作用,但却不是决定性的。”
  林小七苦笑道:“我明白你的意思,命由天定,有些人坐在家里也会有无妄之灾,这本就是避免不了的。但我实在是不想他们因为我的一个承诺而受到什么伤害……对了,你刚才说西方大陆一行,关键是看我如何行事,这是什么意思?”
  怒瞳淡淡道:“你这个人很聪明,你应该能明白我的意思。”
  林小七苦笑道:“老怒,你就不要打哑谜了,有什么话就直说吧。我知道,你这话里的意思是让我多用脑子行事,但关键是。我面对的人并非普通人,在绝对的力量前,脑子再聪明也抵挡不住别人轻轻挥来的一掌。”
  怒瞳呵呵笑道:“你太小看自己了,我刚才说了,等你修成冥婴后,寻常仙人很难给你造成什么威胁,更何况你还有大周天剑这样的凶器。而更重要的是,在西方大陆上你并不孤单,如果你够聪明的话,还是可以为自己拉到盟友的。”
  “盟友?”林小七呆了一呆,道:“什么样的盟友?难道他们能帮我抵抗仙界的人吗?”
  怒瞳道:“怎么说呢,所谓的盟友并非特定的。如果你一定要我说出一个,那么他可以是魔界之人。”
  林小七惊讶道:“魔界?难道在西方大陆上还有魔界的人吗?”
  怒瞳忽然笑了起来,这笑中有淡淡的嘲讽,道:“林小七,你以为西方大陆这一行,你帮的只是修格吗?”
  林小七奇道:“不是他又是谁?”
  怒瞳摇了摇头,道:“你再仔细想想,你帮的是修格,那么修格为的又是谁呢?”
  林小七道:“修格为的是……他为的是重振拜月教啊!”
  怒瞳又问道:“那么拜月教信奉的又是谁呢?”
  林小七答道:“是什么暗月女神啊……”说到这里,他表情一滞,惊道:“难道……难道这个什么暗月女神是魔界的吗?”
  怒瞳道:“西方大陆和东土一样,所信奉的神不是仙界的便是魔界的,当然,也有一些古老的教派信奉的是一些远古的奇异的生物。修格的拜月教信奉的正是魔界的暗月女神,而光明教会信奉的则是仙界的光明神。我刚才说过了,仙界就是天界,只是称谓不同而已。而对于拜月教的人来说,他们其实并不知道魔界的存在,对于他们来说,也无所谓什么魔界,暗月女神就是至高的存在!”微微一顿,他看着林小七一脸茫然的样子,又解释道:“还有一点,你们口中的仙界似乎只是得道之人飞升而去的地方,但你却不知道,如仙界这样的地方,并不仅仅只是有你们这个世界里的人。在那里,其实汇聚着无数个空间里的最强者!魔界也同样如此,他们所代表的只是两种截然不同的力量,西方大陆称它们为光与暗!你们则称它为阴与阳!”
  林小七道:“仙界代表光与阳,魔界则是代表阴与暗?是不是这样?”
  怒瞳点头道:“不错,正是这样。”
  林小七吸了口气,道:“我有点明白你的意思了……如果我此去是为了帮拜月教,那么魔界就应该是我的盟友了。换句话来说,如果我铁了心的要和仙界斗,那么魔界的人应该不会袖手旁观的。更何况,我和魔界的人多少还是有点交往的。”
  怒瞳呵呵笑道:“你想的实在是太简单了。”
  林小七皱眉道:“难道不是这样吗?帮修格就等于是帮魔界,与此同理,帮修格自然就要得罪仙界,我的说法难道有什么错误吗?”
  怒瞳道:“字面上看并没有什么错误,但你错就错在将光明神当成了仙界,也将暗月女神当成了魔界。”
  林小七讶然道:“他们本来就仙界和魔界的人啊……”
  怒瞳接道:“是,他们确实是仙界和魔界的人,但这并不代表他们就是仙界和魔界啊!简单一点说吧,如你的那个世界,它由很多的国家和种族组成,而你恰好是其中的一份。那么我来问你,你林小七一个人就能代表这个世界吗?”
  林小七一拍脑袋,道:“啊,我明白你的意思了!这所谓的光明神和暗月女神只是仙界和魔界里的一部分而已……换句话来说,我帮修格,帮的只是暗月女神而不是魔界,同样,得罪的也只是光明神而不是仙界。”
  怒瞳笑道:“不错,至少从初期来说确实是这样。”
  “初期?”林小七道:“难道随着事情的发展,还会有什么改变吗?”
  怒瞳忽然叹了口气,道:“是啊,这仅仅是初期……而据我推算,这个初期也仅仅能维持半年的时间,或许还没有半年。”
  林小七不由愈发的糊涂,他索性在身边的一块石头上坐了下来,道:“老怒,你究竟在说什么啊?怎么你说的越多,我也就越糊涂啊!”
  怒瞳笑了笑,忽然轻一挥手,长袖过处,地上显现出一盘古老的兵棋来。
  他道:“小七,你玩过这样的兵棋吗?”
  林小七笑道:“自然玩过,以前和小胡厮混的时候,常常用它来打发时间。老怒,你该不会想和我下上一盘吧?”
  怒瞳笑道:“也无不可,但却不是现在……”他再一挥手,手中出现一根黑色的细棍,复指向棋盘,又道:“小七,你瞧这棋盘像什么?”
  林小七笑道:“还能是什么?棋盘象的只能是棋盘啊……呵呵,你别瞪我,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你是不是想说,这棋盘就像一个大千世界?而我和你就是这棋盘里的一颗棋子?”
  怒瞳点头道:“不错,这棋盘就是一个大千世界,但你和我却绝不是这盘上的棋子。”
  林小七笑道:“不是棋子?难道还是下棋的人吗?”
  怒瞳摇头道:“也不是。”
  林小七奇道:“也不是,那我们是什么?而下棋的又是谁呢?”
  怒瞳道:“你和我是什么呆会再说,我们先来说这下棋的人。如果具体到你身处的世界,那么下棋的人则是一只无形的手,这只手你可以称他们为仙或魔,而这些棋盘上的方格就是一个个的国家和教派。而当我们将这个棋盘无限放大后,那么这下棋的人就变成了整个仙界和魔界,而棋格则变成了一个个的世界和空间!”
  林小七听的似懂非懂,喃喃道:“仙和魔,仙界和魔界,这其间有什么区别吗?”
  怒瞳道:“自然是有……你仔细想想,如果把你身处的这个世界看成这棋盘上的一个方格,那么你看到了些什么呢?”
  看到了些什么?
  我能看到些什么呢?
  林小七凝眉沉思,半晌后忽脱口叫道:“我明白了!”
  怒瞳道:“你明白了什么?”
  林小七笑了笑道:“其实我也不知道我究竟明白了些什么,但我知道我确实是明白了一些东西。如果你一定要我说出来,那么我只能告诉你,有一个叫仙的王八蛋和一个叫魔的王八蛋正在下一盘棋,而我身处的这个世界则不幸的成为了这棋盘上的一隅之地。不过我还是有点不明白,他们争的又是什么呢?难道仅仅是好玩吗?当初我和小胡下棋的时候是无彩不下,总是要赌点什么的。”
  怒瞳淡淡道:“他们争的是信仰和空间,往小的地方说是信仰,往大的地方说就是空间。就像光明神和暗月女神,在这棋盘的某一格中,他们争的是信仰。但放眼全局时,他们争的又是空间。”
  林小七道:“照你这样说来,那他们岂不就是这棋盘上的棋子?还有,争这什么信仰我懂,因为老修跟我说过这些,但争空间又是怎么一回事呢?”
  怒瞳道:“你说得没错,这光明神和暗月女神其实就是一枚棋子而已。至于后一个问题吗,我只能说,无论是人是妖。也无论是仙还是魔,他们都是智慧生物,所以他们的欲望是无止尽的。当然,有时候这欲望也是一种探求和好奇。这么跟你说吧,仙界和魔界是凌驾与很多空间之上的存在,他拥有无比强大的实力。但他们并不是对所有的空间都了解,所以他们就存下了一种欲望,他们知道在自己身边还有很多自己并不了解的世界。他们渴望着去探究它们,了解它们,甚至是征服它们!但是,他们现在的力量虽然强大,但并不足以让他们实现自己的这种愿望。所以,他们就试图寻找到一种实现愿望的方法,而现在看来。他们似乎找到了这种方法,那就是控制所有已知的空间,并试图在某个合适的时机将它们完全打通!他们一直认为,无限大的空间能带给他们无限强的力量!”
  说到这里,怒瞳轻轻叹了一声,道:“所以,他们就布下了这局棋,因为他们谁也不想让对方实现这样的愿望。如果一方得逞,那么也就意味着另一方的灭亡。”
  林小七听的目瞪口呆,喃喃道:“他奶奶的,原来这不仅仅是一个游戏啊,老子还以为是这些仙、魔们无聊的时候故意拿我们这些凡人逗乐子呢。”
  微微一顿,又道:“可是老怒啊,你刚才说这暗月女神和光明神并不代表整个仙界和魔界啊……他们虽然是棋子,但毕竟是有思想和支配力的棋子,在他们背后肯定还有他们一样的仙和魔在别的世界。从这点上来说,他们应该可以代表整个仙界和魔界的啊,毕竟下的是一盘棋嘛。”
  怒瞳道:“我是这样说过,但我也同样说过,仙界、魔界和你的世界一样,并不是铁板一块。他们内部之间也是有争纷和不同的意见,有的人想下这盘棋,有的则不想。但这盘棋已经存在,无论谁都输不起,所以那些不想下这盘棋的仙和魔大多采取了置身事外的态度。”
  林小七长长叹了口气,道:“我想我差不多都明白了……你说得没错,帮修格那老家伙只是一个开始,也仅仅是初期。”
  他用手一指棋盘上的某个地方,道:“我身处的这个世界就像这棋盘上的一个方格,而暗月女神和光明神就是这方格上的两个对立的棋子,如果我帮其中一个打败另一个,那么这失败的一方就会有其他更强悍的帮手来控制一下局势。如此反复,迟早有一天,这块不起眼的一隅之地将左右整盘棋的走向!”
  怒瞳点头赞道:“你果然聪明!”
  林小七翻了白眼,道:“你都说的这么透彻了,我能不明白吗?你当我白痴啊。”
  微微一顿,林小七又道:“可照你这么说,我还是这棋盘上的一枚棋子啊,虽然到最后有可能左右整个局势,但毕竟逃不脱这棋盘的桎梏啊!”
  怒瞳笑道:“谁说你是棋子?难道你就不能是这下棋的人吗?”
  林小七呆了一呆,道:“下棋的人?”
  怒瞳笑道:“当然,谁敢说这盘棋一定就要两个人下呢?”
  林小七皱起眉头,道:“老怒,你这人说话相当不爽快,你究竟是什么意思?”
  怒瞳轻轻将手中细棍一折两断,悠悠道:“我的意思很简单,他们既然都想赢这盘棋,而你又不幸卷了进来,那么对你来说,最好的办法就是让他们谁都赢不了这盘棋。”
  “谁都赢不了?”林小七紧缩起眉毛,道:“如你这样说,那我就应该……”
  说到这里,他眼睛一亮,恍然而悟,道:“我明白了,想要身在其中而又不受其乱,那么最好的办法就是不断的消耗他们的实力。简单一点说,就是想办法让他们的棋子兑完,等双方都没棋子可用的时候,这盘棋也就不了了之了!”
  怒瞳哈哈笑道:“不错,就是这样!所以说,这盘棋的关键就看你如何行事了!而在他们兑子同时,有着冥婴的你也将在不知不觉中得到你想要的力量,然后在不久的将来帮我唤醒沉睡已久的冥神大人!”
  林小七笑道:“你这冥神使可不是一般的狡猾啊,难怪你说我盟友并非是特定的某一个。此时瞧来,可不正是这样吗!谁弱我就帮谁,总之是要让他们不断的消耗下去。不过这样一来,似乎老修的愿望就无法实现了,我这承诺也就永远也无法兑现了啊!”
  怒瞳淡淡道:“放心吧,与一盘棋中,这样的愿望实在是微乎其微。等棋局快要结束时,真正能左右局势的只有你,到那时,还不是你想怎么办就怎么办?如果暗月女神不幸在棋局中成了牺牲品,那么你就为你的这帮朋友再造一个神好了!”
  “我想怎么办就怎么办吗?”林小七忽然叹了口气,道:“其实你说的再好听也没用,说到底,我仍是一枚棋子,也始终逃不脱这棋盘。”
  怒瞳皱了皱眉,道:“为什么要这样说?”
  林小七苦笑道:“原因很简单,因为你又或是你身后的冥神才是真正下棋的人!老怒啊,如果我连这一点都想不明白的话,我看我也不值得你这样三番两次的帮忙了。我只能说,你在我身上下的本钱都要打水漂了!”微微一顿,又道:“说真的老怒,你让我去西方大陆不仅仅是为了增强实力吧?我记得上次来时,你曾经说过,当某个空间的智慧生物过于强大时,都会给周围的空间带来危害。说实话,你是不是想借助我消耗仙、魔的实力啊?”
  “你确实是很聪明……”怒瞳紧紧地盯着林小七,道:“而且是聪明的过了头!”
  林小七道:“你什么意思?”
  怒瞳道:“我的意思就是……”说到这里,他忽然笑了一笑,道:“罢了,我今天说的已经够多的了,你以后有什么不明白的地方也不必再问我。总之一句话,无论你有什么疑问,只要你耐心去探寻,以后你都会弄明白的。”
  林小七眨了眨眼,道:“以后是什么时候?”
  怒瞳笑道:“我也不知道,我唯一能保证的就是,这个‘以后’肯定不会是明天,也绝不会是后天。”
  林小七忽然也笑了,道:“罢了,反正老子欠你和修格一个承诺,而且老怒你也救了我师姐,对我来说,这个情分便是用命来抵也不为过!所以,我这棋子是做也得做,不做也得做!既然要做不如开开心心的去做,知道太多的事情,这棋子做的也是无趣。罢了,就这么着吧!”
第一百二十二章
  塞外。
  塞外本是苦寒之地,出了天朝之后甚至连一条像样点的路都没有,时而是一片盐碱地。时而又是荒芜的丘陵,及至塞外中心地带时,却又是一望无际的戈壁。
  由于塞外没有像样的国家,是以天朝的边关也只是个小镇,只马马虎虎的城边砌起了一道丈余高的护城墙。
  便是这样的护城墙也是千疮万孔,墙头上爬满了不知名的藤蔓。
  此时,天色近晚,龙氏兄弟与木氏兄弟一行便站在这塞外某个土坡上,眼看着远处那一片凄凉的景色,俱是满脸的失望。
  龙一喃喃叹道:“早就知道塞外是苦寒之地,却没想到竟是如此的荒凉。奶奶的,早知道这样,老子何必要死要活的讨这趟差事?”一旁的木青檀也叹道:“是啊,从逍遥岛出来及至焚心谷,这一路行来就没停过,原以为还能找点时间逛逛天朝的花花世界的。唉,老龙,你说这是不是公子故意安排的啊?”说到这里,他一瞧远处某位正仔细看着一张羊皮地图的黑衣汉子,道:“我原以为这趟差事是老龙你领头,没想到却落在了这个郁狂人的身上。公子还一再嘱咐,一出逍遥岛便万事听他吩咐,这倒好。这一路行来少说也有几千里地,日夜兼程不说,白天还不许御空而行。奶奶的,要不是我乃古木之躯,这双脚差不多也走折了吧!”
  龙一拍了拍木青檀的肩膀,道:“这已经不错了,兄弟,咱们晚上赶路要快上许多,好歹也能找点时间休息一下。可怜了那些儿朗们,硬是一步步的走来。最可怜的是我鲛族的那些武士,终日在水里泡着,一天不见水便心里发慌。这一路行来,也有三四天了,竟是连个雨点也没瞧见,就连个像样点湖泊也没有。”
  两人正发着牢骚时,远处那黑衣汉子却走了过来,这人眉宇轩昂,颇有几分气概,也不枉了狂人之名。
  及至两人身旁,郁狂人神色却是恭敬,拱手道:“两位前辈,天色快要近晚,我们不如在这里休息片刻吧。”
  木青檀一喜,道:“怎么,今夜不赶路了吗?”
  郁狂人笑道:“木前辈,我说的是休息片刻,可没说不赶路啊。”
  木青檀空喜欢一场,道:“老郁啊,不是我说你,这一路行来就没睡过一个囫囵觉。你知道,咱们虽然是去救人的,讲究一个兵贵神速,但这体力总是要保存的吧?说真的,我和老龙他们倒无所谓,但儿郎怕是吃不消了啊。”
  郁狂人道:“那依木前辈的意思呢?”
  木青檀道:“这一趟出来,救人是第一,其次也是磨练一下这些个小家伙们,这也是公子一再嘱咐的。所以我想,老郁你是不是来个劳逸结合,让他们也休整一下。磨刀不误砍柴工嘛……”他看了一眼龙一,顺便给自己拉个帮手,道:“老龙,这里修行你最深,道理也知道的最清楚,你说是不是?”
  龙一呵呵一笑,道:“公子说了,这趟出来全听老郁的,他说怎么着就怎么着吧。”
  郁狂人微微笑道:“也罢,据探子来报,再有两百余里地就是巨妖族的驻地了,这点路程也就是两个时辰的事情。郁某就听两位前辈的,今夜就在这里歇下吧……”微微一顿,又道:“不过两位前辈,郁某虽是一谷之主,但在你们面前终是晚辈,所以还请两位前辈叫小的名字吧,这老郁可万万不敢当啊。”
  龙一哈哈一笑,道:“叫你你便应着,你现在也算逍遥岛上的人了,用不着客气。”
  木青檀也笑道:“是啊,在逍遥岛的时候,我叫你兄弟为老郁,再回去时,也只得改口叫他小郁了。”
  郁狂人和这几人相处了几天,也知道一些他们的脾气,所以也没再坚持。
  当下他让人寻了处避风的地方,然后又嘱人寻柴生火,准备就在这里休息一晚。
  此地已近戈壁,所谓避风的地方只不过是个两人高的小土坡,周围稀稀拉拉的长了点灌木。
  不过随行的既然有木妖族人,那么再简陋的地方也能被他们布置的舒适而牢固。
  郁狂人一声吩咐后,木妖族的武士们就有人从腰中取出树种,然后在土坡周围挖上几个坑将种子埋下,等他们将随身带的万年古树的汁液浇上去后,这些树种便发了疯的生长。
  不多时,便在这土坡下围起了几间树屋。
  这些树屋并不大,一间只能容下十来人,不过好在这一路来的人其实并不多,恰好能住的下。
  从逍遥岛出发时,一共是将近千人,但为了不走漏风声和惊世骇俗,大部分的人马都留在了焚心谷。
  反正龙一身上带有传送阵,等到了地头,只须找地方置下,那近千人的人马便能立时杀到。
  而这一路跟来的几十人俱是三族中的佼佼者,龙一带着他们的意思不言自明。
  塞外的夜来的似乎格外的早,龙一等人刚坐下身来,天边的星子便开始闪烁。
  这容身的树屋也不知是什么材质,众人在屋内生起火后,它竟是没有任何反应。
  这倒让龙一等人很是吃惊,龙四更是拿起一把匕首戳了几下,看看这树屋究竟是不是木头的。
  这塞外虽是苦寒之地,但并非是绝对的荒芜,只要细心寻找,不仅可以发现一些耐寒的灌木,而且还能在地下和灌木丛里发现一些兽类。
  当木妖族的人开始规划树屋的时候,石妖族的家伙们就四散跑开,开始了他们最喜欢的狩猎。
  等众人都靠火坐下后,他们带着几十只肥壮的地鼠、穿山鼠以及七八只野兔赶了回来。
  看着火上金黄流油的野兔,龙一不禁满足的叹了一声,这一夜注定是个享受的夜,因为在他的怀里还藏有一瓶上好的烈酒。
  也尽管这样的享受和逍遥岛上近乎奢侈的生活相比,根本就是野人过的日子,但在这样的夜里,他确实找不出不满意的理由来。
  土坡下最大的一间树屋里坐着木氏兄弟、龙氏兄弟和郁狂人。
  几人撕扯着烤肉,将龙一带来的酒在手上相互传递着,每个人的嘴上都是一嘴的油腻。
  酒肉进肚,彼此间的话也开始多了起来,龙氏兄弟和木氏兄弟间多是些扯淡的话,但郁狂人问的则多是逍遥岛上的事情。
  他并没有见过林小七,但他却从自己的兄弟嘴里知道了在林小七身上发生的事情。
  一开始,他并不十分相信郁带衣的话,也犹豫着究竟要不要将焚心谷整个的迁到逍遥岛。
  所谓宁为鸡首,不为牛后,他堂堂一谷之主,又焉能寄人篱下,看别人的眼色行事?但等他看到龙一等人的时候,他彻底的震
温馨提示: 读者阅读小说的同时,可以发表一下对小说的看法供其它小伙伴们参考哦,书评如果被采纳成精评,您就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奖励哦!书评禁止发布广告和违法内容,一经发现将永久删除帐号!


本站能保证所有电子书均为TXT格式电子书,100%无病毒读者可以放心在PC或手机上阅读。
第九书包网开放上传功能,拒绝任何形式的涉黄违法电子书,请网友自觉遵守网络秩序,一经发现将删除其帐号!
About us:第九书包网www.shubao9.com)为台湾现代派文学社思潮社旗下简体版中文小说电子书网站,为全球读者提供免费TXT电子书共享平台!
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TXT电子书均由读者自发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法,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