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仙尘逸事〗第64部分

惊了。
  他的实力远在自己的兄弟之上,又焉能看不出龙氏兄弟是何等恐怖的人物?自那一刻起,他便铁了心的要追随林小七,当然,这其中更多的因由是因为恐惧,而不仅仅只是找一棵大树以便乘凉。
  他清楚的知道,古无病在焚心谷究竟吃了多少苦,他更清楚的知道,古无病又是林小七的什么人!其实在龙氏兄弟到达焚心谷之前,他就已经稍稍知道了一些发生在七贤山上的事情,虽然他并不知道尊者就是智者,也不知道在缥缈峰上还有一个仙界的怒战武士。
  如果一切都知道的话,只怕他会更加的死心塌地!
  篝火前,龙一喝完了瓶中的最后一滴酒,看向郁狂人,道:“老郁,既然咱们离那些巨妖族不远了,那么你先说说你的计划吧。咱们是一拥而上来个赶尽杀绝呢,还是暗中偷袭的好?”
  郁狂人笑道:“龙前辈,这件事情公子早有安排,他的意思是尽量的先礼后兵。”
  龙一愣了一愣,道:“先礼后兵?这可不是他的风格啊。”
  郁狂人笑道:“公子向来的行事风格郁某并不知道,但他让龙前辈你带给我的信里已经说了,所谓的先礼后兵也只是一个形式而已。公子真正的用意是先围后歼,所谓的礼便是围,兵就是歼了。若不围,这些妖族又怎能知道这个‘礼’中的含义呢?”
  龙一点头道:“我明白了,公子的意思是要咱们来个兵临城下。这也难怪,毕竟白悠然还在他们手里,且还不知道被他们藏在什么个地方。贸然行事的话,痛快固然是痛快了,但逼得他们急了,来个杀而后快……啧啧,回岛之后,咱们怕免不了要倒上几个月的霉了。”
  郁狂人呵呵一笑,道:“公子确实是有这样的顾虑,但这并不是唯一的原因。”
  一旁的木青檀奇道:“还有其他的原因吗?莫非他是想慢慢的折磨这些巨妖族,好让那些儿郎们也学点东西?”他自以为说的正确,不断点头道:“不错,想必就是这个意思了。再过一段时间,咱们就要带着这帮小的们往西方大陆去,不让他们经历一番磨练可不行。”
  郁狂人笑道:“这本就是公子的初衷,倒也算不上什么原因。”
  龙一皱眉道:“老郁,你爽快些,公子究竟还有什么意图?”
  郁狂人道:“几位前辈,你们可知道这戈壁之中究竟有多少妖族吗?”微微一顿,他见几人俱是茫然之色,便自问自答道:“具体的人数郁某也不知道,但几族几脉却是早已打探的清楚。除去戈壁之外不说,在这里不仅有巨妖族,还有其他十二脉的妖族。有虫妖,有兽妖,还有一些乃灵物化成的妖族,如什么琴妖、玉妖之类的。”
  龙一道:“这又怎样呢?这塞外本就是万妖之地,戈壁上有十几脉怕是少的了。”
  郁狂人微微一笑,悠悠道:“公子看中的正是这万妖的称谓!”
  龙一也非愚笨之辈,此时多少明白了一点郁狂人话里的意思,脱口道:“难道公子是想……是想收服他们吗?”
  郁狂人哈哈笑道:“不错,公子正是这个意思!不瞒各位说,郁某的兄弟叫我去逍遥岛的时候,我心里多少有点犹豫,也有点不服。但见了公子的书信后,便再无不服!在万妖之地收服万妖,郁某连想都不敢想,如他这般的气概和气势,我又岂能不服?而在书信之后,我又得见几位前辈的风采,心服之外,更是信心百倍啊!”这厮名为狂人,但话里却颇为圆滑,没一点狂人的气质。
  短短几句话,不仅表明了自己对逍遥岛的衷心,更是小小的拍了众人一个马屁。
  一旁的木青扬却道:“全杀了岂不更显气概!奶奶的,这些妖族在这地方呆的久了,可是好杀不好收啊!”
  木青檀瞪了他一眼,道:“休要胡说,公子胸中有万千丘壑,又岂是你能懂的?”
  木青扬却不服自己的这个大哥,一梗脖子道:“那老大你且说说公子是什么意思?收服他们有个屁用啊,不就是多了几个打手吗?难道逍遥岛有我们还不够吗?”
  木青檀一撇嘴,骂道:“蠢材,但凡妖族都有所擅长,便如我族,只要有树木的地方,那便是我们的天下。又如石妖,到了这戈壁上,遍地都是石头,那便是他们的地盘。再说龙大他们的鲛族,一入水中,便是有十个你我也不是人家的对手!说你蠢你就是蠢,咱们若是能收服这戈壁中一半的妖族,那便是大功一件啊!到时候咱们一起去往西方大陆,任那地方再是凶险,再是诡异变化,咱们也都有办法来对付!”
  郁狂人猛一拍掌,笑道:“不错,前辈说的一点没错,公子正是这个意思。这就叫‘天下英才,尽入我手!’”
第一百二十三章
  冥界。
  赤红色的天空中一片混沌,团团仿佛火焰般的云朵在灼热的空气中四处游走,间或,几道粗大的闪电从云团中突袭而出,击中黑色的崖石。
  崖石不堪重击,发出不甘爆裂声,石屑顿时四散飞扬,荡起滚滚的尘雾。
  林小七站在某处石崖上,他仗剑而立,脸上有兴奋的神色。
  他已经忘了这是冥界的哪一层,也忘了自己在这冥界呆了多久。
  他只知道,过了今日,他就可以回到逍遥岛了!自来到这冥界后,他就再没有休息过,从冥界的第二层开始。他每天的要做的事情就是杀戮,杀戮,再杀戮!从挂着腐肉的骨兽,到虚无缥缈、毫无实质的魂魄,再到混合了万千幽魂的鬼厉,他无数次的挥剑。无数次的劈杀,直至此时,他已经忘了自己究竟杀了多少的鬼厉,杀了多少的骨兽。
  他只知道,第一天的时候,他是在逃窜和心跳中度过的,那死而不毁、毁而不灭的骨兽和鬼厉是那么的凶悍和难缠,以至于他浑身上下挂了数十处的彩。
  而现在,每一剑挥出后,他甚至连耳边凄厉的嘶吼声都自动忽略了,因为这叫声他已听的厌了。
  也因为这一剑出去,连他自己也不知道斩杀了多少的骨兽和鬼厉,一剑连一剑,那些嚎叫声都混在一处形成一道诡异的、连绵的滚滚雷声。
  肃清了一个空间里的鬼厉和骨兽后,一个新的空间又出现在他的眼前,而新的空间里的骨兽和鬼厉明显要比上一个空间里的同类要厉害许多。
  因此,林小七手中的剑便挥舞的更加频繁,更加的急促,而每当他适应之后,真正的杀戮便在新的空间里上演……如此这般,一个又一个的空间,一次又一次的舞剑……怒瞳甚至没有告诉过他这杀戮的意义是什么,这位冥神使大人只是将那万千的幽魂和骨兽召唤来后,便带着一丝幸灾乐祸的笑容离开了。
  但林小七并不是呆子,他已经猜测到,这样的杀戮不过是一种另类的修炼而已,而这最终的目的大约就在那谁也没见过的冥婴……
  黑色的崖石上,林小七轻轻吸了口气,他眯着眼望向远处,那里有无数正缓缓消失的尸骨和逐渐变的暗淡的幽魂。
  而他手中的大周天剑也变得漆黑,仿佛那永无休止的暗夜之色……这许多的天的杀戮,他并没有感觉到自己的功力有什么提升,而大周天剑似乎因为无法从那些骨兽和幽魂里吞噬到什么。
  但让他奇怪的是,体内的元婴和魔婴却渐渐变的委靡,直至此时,它们甚至已经开始在干枯、萎缩。
  但同样让他奇怪的是,这样的异变却并没有让他感到有什么不舒适的地方,相反的,他能感受到一股磅礴的、并没有任何属性的力量开始在全身游走。
  他知道,这或许就是那所谓的冥婴即将形成的征兆。
  不过这并不是最让林小七感到奇怪的事情。
  在没有任何吞噬的情况下,大周天剑却因为这无尽的杀戮而变得更加暴戾和凶悍,就连那如血般艳红的颜色也渐渐暗淡。
  现在,除了剑身正中一丝难以察觉的红线之外,整个剑身已是漆黑一片。
  林小七没有忘记剑奴曾说过的话,他知道自己手中的大周天剑只是子剑,只有当它完全变成黑色之后,真正的大周天剑才会现世。
  而现在,这所有的一切都预示着那凶绝天下的剑器就要出世,欣喜之余。他却始终想不明白,为什么在没有吞噬的情况下,大周天剑会子母合一呢?难道吞噬并不是唯一的因素,而仅仅只是需要无尽的杀戮吗?
  不过这些已经不重要了,林小七虽然好奇心很重,但现在的他已经学会怎样去处理这样的好奇。
  像这些玄而又玄的东西可以搁置于时间的河流里,某一天某一时,真相或答案会随着潮涨潮落而自己显现。
  林小七忽然将手中的剑收了起来,然后盘膝坐下。
  就在刚才他杀尽这个空间里所有移动着的物体后,怒瞳的声音从虚无缥缈处传了过来。
  怒瞳的话很简单,只有四个字,“时限已到。”
  听到这句话,林小七的心里竟有一丝的不舍,这毫无顾忌的杀戮已经唤醒了他深藏在心中的那最原始的于血的奢求和欲望!
  但这空间里已是杀无可杀,他也唯有住手。
  不过,在嗜杀的冲动过去后,一丝欣喜慢慢爬上了他的心头。
  他很清楚这“时限已到”四个字的意思,这意味着过了今日,他就可以再次踏上逍遥岛的土地了。
  说也奇怪,在这无休止的杀戮里,尽管他几乎失去了灵智,但心头却始终保持着一丝的牵挂。
  这牵挂来自与对楚轻衣的思念,也因为这一丝的牵挂,他的心中便始终保持着一丝的清醒。
  他甚至觉得,如果没有这一丝的牵挂,自己很有可能会迷失在这杀戮之中。
  “接下来该做些什么呢?”林小七喃喃地问着,他在等待着怒瞳的出现,因为只有这位冥神使大人才知道这接下来究竟该做些什么。
  林小七的身后有脚步声传来。
  林小七并没有回头,他知道此时出现的人只可能是怒瞳。
  于是他又重复了一遍刚才的问题,“接下来该做些什么呢?”
  “很简单,杀了你自己。”
  林小七站起身来,笑道:“杀了我自己?”
  怒瞳的脸上有淡淡的笑意,道:“呵呵,或许应该说是杀了你的元婴和魔婴更确切一点。”
  微微一顿,又道:“小七,我想你应该察觉到体内元婴和魔婴的变化了吧?”
  林小七点头道:“是啊,刚才内视的时候,它们几乎没有任何的波动,就像……就像奄奄一息、即将死去的样子。奶奶的,这样子可真不好看,只剩下一层皮包骨头,倒像是两具干尸。不瞒你说,刚开始的时候,我着实是吓得不轻。老怒,我知道这应该就是冥婴即将形成时的反应,可为什么会这样呢?”
  怒瞳笑道:“这个问题你别问我,因为我也不知道。”
  林小七翻了个白眼,道:“你也不知道吗?妈的,你就不怕出什么问题吗?”
  怒瞳笑道:“知其法却不知其理,世间很多事情都是这样。我只要知道方法没错就可以了,至于其间的原由和道理,其实不必那么执着的去知道的。”
  微微一顿,又道:“再者说了,你还有选择的余地吗?”
  林小七笑了笑,道:“这倒也是,明知山有虎却偏向虎山行,这本就是没法子的事情……对了,老怒,我还有一件事情不太明白,你说说,这大周天剑为什么会有子母合一的迹象呢?我知道,这段时间里我杀的这些骨兽和鬼厉应该都是些幻象,因为我没有感觉到任何的吞噬的情况发生。但奇怪的是,我能感觉到,或许等大周天剑真正见一次血的时候,它就能真正的回到我的手中。”
  怒瞳淡淡笑道:“境由心生,杀从意始。大周天剑是世间第一凶器,它真正需要的只是你心中的杀意,而并不在乎那淋淋的鲜血!它虽然不是什么神器和天器,但从某种意义上说,它其实是凌驾与任何一种法器之上的。你可不能小瞧了它,也不能用凡俗的眼光去看它!”
  “境由心生,杀从意始吗?”林小七琢磨一会,隐隐的似乎明白了些什么,但细想时却仍是迷茫。
  既然想不明白,他也懒得去想,便道:“好了,老怒,接下来我该怎么做呢?你刚才说要杀死元婴和魔婴,但究竟该怎么做呢?你总不至于真让抹了脖子吧?”
  “抹脖子倒不至于……”怒瞳笑道:“生死本无界,生往往便是死的开始,而死却又是生的起点。凤浴火而重生,要想冥婴现世,一些苦头你总是要吃的。”
  林小七笑道:“自小我也不知吃了多少苦,该怎么做你就说吧,林某接着便是。”
  怒瞳道:“你且坐下。”
  林小七依言坐下,怒瞳又道:“闭眼凝神……你记住,我现在用冥火焚毁你体内的元婴和魔婴,这个过程极其痛苦,但你千万要忍住,绝对不能乱了心神!辛苦了这么多天,成败就在此一举了!”
  林小七缓缓闭目,但还未闭紧时却又睁开,犹豫道:“老怒,我要是忍不住怎么办?”
  怒瞳瞪了他一眼,道:“忍不住也没什么,大不了就是形神俱灭而已。”
  林小七翻了个白眼道:“这么凶做什么?我的意思是问你,有没有什么办法能让我保持心神不乱。你身为冥界神使,总该有点办法吧?真要是没有,那我就苦忍,有什么啊,不就是痛嘛,老子还就不信忍不住它。”
  怒瞳拿这滚刀肉也没什么办法,叹了口气,道:“你要是实在忍受不住时,便多想一些世间让你高兴的事情。若是有让你牵挂的人那便最好,你只管想着她,告诉自己千万莫要失了灵智。灵智一失,那便万劫不复,从此便再也见不着她了……”
  林小七笑道:“这个容易,我想着我师姐便是了……不古说真的,老怒,我以为你们这些冥界的神使和我们不一样,都是些没有七情六欲的人,现在看来也不尽然。瞧瞧你这句话,嘿嘿,想来你在世为人的时候,多半也是个多情的种子。”
  他这人没心没肺,想到什么便说什么,也不管眼前的人是谁。
  而怒瞳身为冥界冥神使,身份之尊崇远在林小七的想象之外。
  别说是林小七这样的凡俗之人了,便是仙、魔二界的顶尖人物见了他也要恭恭敬敬。
  是以,他再也没想到林小七会如此说来,当下一口气被噎在喉咙里,好半天才缓过来。
  等一口气缓过来时,正想瞪眼叱呵时却发现林小七早闭起了眼,一付神游物外的样子。
  怒瞳只得苦笑两声,随即缓缓伸出手轻按林小七的头顶,嘴里轻喝法咒:“殁!”
  冥界中,怒瞳为林小七炼制冥婴,而在人世间的天朝塞外,逍遥岛的群雄们也刚从一场厮杀中缓过气来!
  一望无际的戈壁上,流淌着摄人心魄的血色……
  远处有狂风袭来,吹起郁狂人身上的衣袂猎猎做响,他眯起眼看着戈壁上这无尽的血色,心中有的同样是无尽的震撼。
  这群家伙实在是太狂暴了!这一个回合间,龙氏兄弟便将数百名巨妖族的先锋队屠戮殆尽,连一个会喘息的都没留下!
  此刻,在郁狂人的脚下便是一个早已流尽鲜血的巨妖族人。
  这巨妖身高丈余,硕大的头颅有如箩筐,健壮的臂膀比郁狂人的腰还要粗上一圈。
  一刻之前,当这巨妖带着无尽的狂暴冲向郁狂人的时候,一只粗大的龙尾却带着强他百倍的狂暴的气息凌空将他扫成两截!那一瞬间,郁狂人甚至还来不及做一个防御的姿势,一股腥臭的鲜血混着五颜六色的内脏便在他眼前凌空散开!
  这腥臭味实在难闻,但郁狂人身为此行的首领,他实在不好意思远远躲开。
  他本有心上前也杀上几个巨妖,这巨妖虽然凶悍,但他还没放在眼里。
  不过等他心中浮出这个念头时,却无奈的发现,巨妖族的这只先锋队还不够龙氏兄弟一个回合杀的。
  此时,他只能站在巨妖的尸体上,尽量摆出一副运筹帷幄的样子。
  不管怎么说,他毕竟没有脱离这场厮杀的第一线,要怪只能怪这群变态的龙族太凶悍了一点。
  地上到处是鲜血和凌乱的巨妖尸体,实际上,应该说尸块更确切一点。
  因为那一瞬间,龙氏兄弟有若坚铁的尾巴和利爪就像狂风掠过沙漠,除了一团又一团的血雾和横飞的肉块,哪里还能看得见哪怕是一具稍微完整的尸体?
  尽管这只是一只巨妖族的先锋队,但郁狂人却知道,这场杀戮已经结束了。
  因为就在这场杀戮之前,他已经让木氏兄弟带着石妖和木妖族人奔袭了巨妖族的老巢。
  就在这场杀戮开始的同样,他远远地看见极远处有漫天的石妖族石制兵器飞舞,有鲛族人手中的棱枪飞刺……
  “老郁,你这计划不错啊……哈哈,只可惜这群崽子实在不经打,也好意思说是巨妖族最凶悍的武士。奶奶的,要是这塞外的妖族都是这般的不经打,我看咱们不如早点回去的好。”
  远处,龙一兴高采烈的走了过来,他的身上纤尘不染,哪里有一丝半点刚从杀阵中走出的血腥之气?
  如龙一所言,这次的计划正是郁狂人一手制定的。
  在充分的了解了巨妖族的构成以及周边的地形后,他先人将巨妖族的老巢围了个水泄不通,逼他们归降,此谓“先礼”。
  但巨妖族人向来狂傲,且不知道他们的来头,哪肯轻易降伏?所以在僵持了两天之后,郁狂人便让善于潜伏的木氏兄弟带人将巨妖族中所有不是巨妖的人一股脑的掳了回来。
  随后,他又遣使粗鲁且善于骂阵的石妖在巨妖族的老巢前挑衅漫骂,并将掳回的一个巨妖族人当场斩杀。
  在成功的激起巨妖们的愤怒后,并诱使他们将族中最强悍的先锋队派遣出来后,一切便全在他的掌握之中……此时,除了木氏兄弟围袭巨妖族老巢还没回来,这次的计划应该说是相当的成功。
  不过木氏兄弟那边应该不会出现什么问题,毕竟巨妖族最强悍的武士都已经被吸引了出来。
  其实,这场厮杀是完全可以避免的,但郁狂人充分领会了林大岛主的意图,他要用这场杀戮磨练逍遥岛众武士的同时,也要看一看这些巨妖们究竟有没有可以利用的地方。
  但很显然,眼前的情形让他彻底的失望了。
  究竟是这些以强悍闻名的巨妖名不副实呢,还是逍遥岛的这群凶徒们实在是太过强大呢?隐隐的,郁狂人觉得自己的前途一片辉煌!
  此时此刻,唯一让郁狂人担心的是白悠然。
  尽管木氏兄弟将巨妖族里不是巨妖的人全掳了回来,但为万全计,在行动的时候,他们是将这些人统统打晕后带回来的。
  直到此时,在醒来的那些人当中还没发现谁是白悠然,郁狂人现在只希望剩下那些没醒的人里有一个就是他们要找的白悠然了。
  否则,他们还将继续在这戈壁里继续寻找下去。
  “你在想什么呢?老郁,怎么不说话啊……”龙一从怀里掏出一个银制的酒壶灌了一口。
  郁狂人笑道:“前辈,我在想你刚才说的话。你说得不错,要是这塞外的妖族们都是这样不堪一击,我想咱们还是早点回岛的好。当然,前提那些掳来的人里有白先生的下落。”
  按辈分论,他的辈分在白悠然之上,但一人得道。鸡犬升天,有了林大岛主在,这白悠然也就成了白先生。
  龙一笑道:“我倒是想早点回去,我还等着喝紫烟那丫头的喜欢酒呢。不过时间还有一点,且传送阵也安置好了,要回去只是一眨眼的工夫,我看咱们还是在这塞外多绕几圈吧。免得回去后,公子又该说我们偷懒了。老郁你不知道,这趟出门,公子是等着瞧我老龙的笑话的,要是没拿点东西回去,还不得被他笑死啊。”
  两人正说着,忽然有一个石妖乐颠颠地跑来道:“郁先生,龙爷,咱们掳来的人里有一个人说他就是公子爷的师兄。”
  龙一和郁狂人大喜,龙一急道:“你问清楚了吗?他真就是白悠然?”
  石妖回道:“小的问清楚了,他的名讳正是上白下悠然。放心吧,龙爷,他就是咱们要找的白大爷,刚才他还提到了楚仙子的名字了呢。”
  龙一抚掌大笑道:“着啊,公子这回可骂不着我老龙了。”
  笑声未落,远处木青檀匆匆跑来,远远便叫道:“龙大,老郁,这帮巨妖族的兔崽子们居然不和我们打了,说是要降了咱们。”
  龙一笑道:“降了也好,终究是一族生灵,多杀了也是不忍……”眼珠一转,又嘿嘿笑道:“不过自古以来,降国总是要割地赔款的,他们可许下了什么好处没有?”
  木青檀笑骂道:“龙大,跟了公子一段时间,他好的地方你没学着,这敲诈勒索的手段你倒学全了……”微微一顿,又笑道:“这次倒叫你失望了,区区一个蛮族,这里又是苦寒之地,哪里有什么好处?便是有什么好处,那也是他们眼中的好处,放在咱们眼中,不过是些废铜烂铁……”
  龙一有些失望,但却仍不死心,道:“烂船也有三斤钉,难道一点好东西都没有吗?”
  木青檀微一沉吟,道:“说起来倒真有点好东西,不过不是这巨妖族里的……刚才我听这巨妖族的族长说,在东去三百里的地方有一个叫刺崖的地方。那里聚集着一群暗隐之妖,俱是由地中腐气凝化而来的,善能潜伏刺杀,若是收服了来,倒是个好帮手。依我想来,过段时间咱们就要去西方大陆了,若是有了这群人刺探消息,搞个暗袭什么的,岂不是美事一桩?”
  龙一看了一眼郁狂人,道:“老郁,你怎么看?”
  郁狂人笑道:“既然白先生已经找到,这一行的任务可说完成大半,郁某心中便轻松许多。所以,这接下来的事情当由几位前辈主持,你们说怎么办就怎么办,郁某无有不从。”
  龙一双掌一拍,道:“好,咱们这就去瞧瞧白老弟,如果的确没找错人,就先遣人送他回逍遥岛。然后咱们直奔那什么刺崖的地方,还是老办法,先礼后兵,干他娘的!”
第一百二十四章
  逍遥岛。
  一道虚幻的波纹在逍遥岛的沙滩上缓缓显现,这道若水般的波纹来的突兀,竟是凭空而现,好在沙滩上无人,也没引起什么惊慌。
  这波纹自虚无处而来,内中暗黑,仿佛无穷无尽……
  “呼,到底还是人世间好啊,空气也要清新许多……”自冥界中一脚跨出,林小七迫不及待的大口呼吸着逍遥岛上清新的空气。
  沙滩上,绿色的藤蔓悠闲的蔓延着,远处的海中有鲛人嬉戏,所有的一切都是那么的安宁和平和。
  在他身后,那波纹般的光圈正慢慢消失着……
  “境由心生,冥界也非你所想的那般不堪,只不过是你的心不宁罢了。”
  林小七吓了一跳,飞快地转身,却见怒瞳正从那还未消失的光之波纹中走出。
  “你怎么也跟了过来?”林小七瞪大了眼问道。
  怒瞳笑道:“怎么,做了这逍遥岛的主人,便不欢迎我这冥界的客人了吗?你别忘了,冥界也算是我的家,你前脚刚从我家出来,这一会儿的时间便拒我于门外了吗?”
  林小七笑道:“自然不是,如你这般的贵客便是想请也请不来,我哪敢不欢迎?”微微一顿,又嘿嘿笑道:“不过这岛上的人只怕唯有我一人欢迎你,要知道,你可是冥界的神使,见你一面,那便比死还要可怕。”
  怒瞳笑着摇头,道:“你这嘴是越发的厉害了,便是赶人也赶的颇有技巧……好了,闲话少说,我来是有一样东西要给你。刚才你走的急,我却是忘了。”
  林小七眼睛一亮,急道:“有什么好东西要送给我?”
  怒瞳道:“好东西确实是好东西,不过却不是给你的,而是送给你的那些手下的。”
  林小七笑道:“送给他们便等于是送给我的,这又有什么区别?快拿出来瞧瞧,究竟是什么好东西?”
  怒瞳从怀里取出一块黑玉,递于林小七,道:“你且收好,早晚用得着。”
  这块黑玉平平常常,也没什么奇怪的,林小七看了半天,奇道:“这是什么玩意?用来做什么的?”
  怒瞳道:“这不是什么内蕴元气的宝玉,这是来自与另一个空间里可储存信息的黑玉。得空时,你将它捏碎,其间有一套功法,捏碎后,便可习得。”
  林小七更是惊讶,道:“还有这般的奇物吗?这可真是稀罕物件了……”说到这里,又觉不对,便道:“不对啊老怒,你不是说这东西是给我手下的吗,我修它做什么?再说了,你也忒小气点了吧,区区一套功法,我这可有数千的手下呢。”
  怒瞳淡淡笑道:“数千的手下吗?呵呵,若有十余人能修这套功法的话,那便是你林小七的造化了!”
  林小七奇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莫非要修这套功法还有什么讲究不成?”微微一顿,他忽然想起一个问题,脱口叫道:“哎呀,不对,不对,冥界里的功法全是冥功,难道要死人才能修炼吗?”
  怒瞳苦笑着摇头,道:“不懂就莫要乱说……罢了,实话告诉你吧,这套功法虽是冥功,但却适合凡人修炼,它名唤‘九幽固魂术’。原本是固魂凝魄的功法,但用于修炼者的身上,却可束气缚神,永葆凡俗之躯。”
  林小七奇道:“束气缚神,永葆凡俗?这是什么功法……”微微一顿,似是想明白了这功法的作用,不由翻了个白眼,道:“这是狗屁的功法?束气缚神,永葆凡俗,这便是说不能成仙成魔,岂不是专门跟自己过不去吗?”
  怒瞳摇头道:“唉,你如何想不明白呢?你身边的这些人都非平庸之辈,最多半年,便有登仙入魔的人。我问你,到那时,你身边的人全走的干净,谁又来助你帮你?”
  林小七呆了一呆,道:“这我却没想过……不过,这登仙入魔岂不是好事吗?真要是有这样的事,我又岂能拦阻他们?”
  怒瞳道:“若没有你,这个登仙入魔自然是好事情,但有了你则大大不同。别的且不说,便是此刻的逍遥岛就远胜仙、魔二界,而且在不久的将来,你会给他们更好的生活……最重要的是,你此时身边的人必不会负你、欺你,他们又怎会轻言离开你呢?你先收下这玉,等身边的人已有登仙入魔的征兆时,你再征求他们的意见吧。”
  林小七默然不语,伸手接过了黑玉。
  其实他早就想过这个问题……前不久,他将怒战武士的金丹给了古无病的时候就曾担心过,他怕古无病服食之后,再苦炼鲛族人的秘法后,迟早会有登仙的一天。
  而到那时,他又如何处之?在凡俗人的眼中,登仙入魔乃是极乐之事,亦是一般修炼者梦寐以求的事情。
  但对于林小七来说,登仙入魔也没什么,不过是换个喘气的地方而已,最多就是多活个几千乃至上万年而已。
  对他来说,重要的是活的开心,活的随性,最重要的是无论在什么地方,他都不希望没有楚轻衣的踪影。
  不过,这只是他自己的看法而已,又有几个人如他这般洒脱呢?同样的,这也是他的烦恼,给古无病金丹的时候,他就有些后悔,因为他怕这世上会少一个能陪他喝酒吹牛的兄弟!而他自己则注定是不仙界或魔界的一分子,又或者根本就是这两界永远的敌人!
  在林小七的怀里,还藏有血集丹,他始终在犹豫着一件事————这血集丹要不要给楚轻衣一枚?给,则意味着离别迟早将会来到,不给,却总觉得是私心作祟。
  在这件事情上,他甚至鄙视起自己来。
  林小七摇了摇头,看向怒瞳道:“老怒,你刚才说我能给他们一个更好的将来,这话是什么意思?”
  怒瞳笑道:“很简单,等你唤醒冥神后,作为报酬,你将可以得到一个属于你的世界!在那里,你就是王,你就是神,所有的一切都将以你的意志而转动!仙界魔界虽好,但如你这般的人,又怎肯甘为牛后呢?”
  林小七怦然心动,急道:“老怒,你说的是真的?”
  怒瞳道:“自然是真的……说实话,我一直以为在件事上,你会提出什么条件,但我没想到,你却是一个重然诺的真君子。仅仅是因为一年前我帮了你,你便义无反顾,再没提出什么条件,倒真有点不符合你的性格。呵呵,既然你不提,那么我便说。如何,这样的报酬你还满意吗?”
  林小七按捺住几乎就要跳出胸腔的心,笑道:“马马虎虎吧,不知道你还有没有更好的报酬?”
  怒瞳早知道他会有此一说,笑道:“好了,你休整一段时间,西方大陆尽量早一点去吧……”说到这里,他忽然想起一事,道:“对了,我倒忘了剑灵的事情。”
  林小七道:“剑灵?你是指大周天剑里的剑灵吗?”
  怒瞳道:“不错,就是它。你此时虽然已经修有冥婴,但剑灵却不可不防,它终有一天是要出现的。剑灵之凶,远在剑上,你应该早点做好准备。”
  林小七奇道:“我既然已经修成冥婴,严格地说便没了灵魄,它又如何吞噬我呢?”
  怒瞳道:“吞噬不成便没有别的法子了吗?别忘了剑灵这二字,什么为灵?那便是一个有着智慧的生命体,既然无法因为吞噬而继续存在,它又何必拘泥与这种方式呢?”
  林小七惊道:“你的意思是……是说这东西有一天会自己蹦出来?”
  怒瞳道:“我也不敢肯定,不过你还是提防着一点吧。”
  林小七想了一刻,忽笑道:“出来便出来了,一个万年幽魂而已,
温馨提示: 读者阅读小说的同时,可以发表一下对小说的看法供其它小伙伴们参考哦,书评如果被采纳成精评,您就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奖励哦!书评禁止发布广告和违法内容,一经发现将永久删除帐号!


本站能保证所有电子书均为TXT格式电子书,100%无病毒读者可以放心在PC或手机上阅读。
第九书包网开放上传功能,拒绝任何形式的涉黄违法电子书,请网友自觉遵守网络秩序,一经发现将删除其帐号!
About us:第九书包网www.shubao9.com)为台湾现代派文学社思潮社旗下简体版中文小说电子书网站,为全球读者提供免费TXT电子书共享平台!
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TXT电子书均由读者自发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法,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