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仙尘逸事〗第65部分

老子不信斗不过它。它再是厉害,此时不还老实的呆在我的手里吗?有种的话,现在便跳出来让我瞧瞧!”
  怒瞳见林小七依旧是一付滚刀肉的样子,心中却是暗中赞赏,如这样的人才是活的最自在的人!正想再说几句,却见远处有人走来,轻轻一拍林小七的肩膀,便悄无声息的消失在虚无之中。
  林小七看着怒瞳的身影消失,心中不由感慨万千。
  他不仅是感慨刚才两人之间的对话,也同样感慨着与冥界里的际遇。
  就在回逍遥岛之前,在经历了怒瞳所言的‘痛苦’之后,他终于是变成了一个拥有着冥婴的“半人半鬼”。
  当他从那种永远不想再次品尝的“痛苦”中醒来时,当他看见冥婴究竟是什么样的存在时,他只能用半人半鬼来形容自己。
  林小七永远不曾想到,所谓的冥婴竟然只是一副骷髅架子!
  原先魔婴和元婴纠缠的地方,一付单薄且全身漆黑的骷髅架子就盘膝坐在那里。
  在它周围,同样是如夜般的暗色和来自与虚无之地的诡异!林小七能感受到,在自己的冥婴中,散发的不仅仅是诡异的冥气,更有汹涌磅礴的凶厉之气!而这凶厉之气并非来自与这幽暗的黑色与虚无之地,而是来自与这骷髅架子上那黑色的眼眶中两点金色的光芒!
  那黑色的眼洞这竟然有一双金色的眼睛!林小七不敢相信,这一双金色的眼睛是怎么长在这眼眶之中的……仿佛是深藏在浓郁黑色之后,遥不可及,但却又分明存在着,仿佛一伸手,便能感受到那金色的光芒!而这光芒是如此的璀璨,以至于林小七在内视的时候,竟有心悸的感觉!
  “真他奶奶的……这肉身是人,却又没有一丝半点人的灵魄,我到底是人还是鬼呢?”林小七自嘲的笑着,他的视线投向了远处急奔而来某人。
  这匆匆而来的是郁带衣。
  每次当林小七回岛的时候,总是能在第一时间里见到这位郁大总管。
  “老郁,我师兄有消息了吗?”
  郁带衣笑道:“公子,你回来得正好,白先生昨天刚刚回岛,此时正在楚仙子那里。”
  林小七喜道:“找到他了吗?这可是喜事一件啊!”
  郁带衣笑道:“谁说不是呢,再有几天就是古公子的大喜之日,这也算是双喜临门吧。”
  林小七笑道:“妈的,还真是小看龙大他们,没想到短短几天,就让他们办成了这事情。”
  微微一顿,又道:“对了,龙大他们在哪里?我先去看看他们,还有你大哥,我也得见见……不管以后怎样,毕竟他现在算是逍遥岛的客人,咱可不能失了礼数。”
  郁带衣嘿嘿一笑,道:“公子,老龙他们还没回来呢。”
  林小七奇道:“没回来?怎么可能,那我师兄是怎么回来的?”
  郁带衣道:“白先生确实是昨天到的,但送他的只是几个石妖弟兄,老龙他们还呆在塞外呢。”
  林小七皱眉道:“老白既然已经找到了,老龙他们还赖在外面做什么?”
  郁带衣脸上带着几份神秘,道:“公子,你且等着听他们的好消息吧,老龙让人带话回来,说是要送一份大礼给公子。”
  “大礼?”林小七微一沉吟,便已想明白其间的因由,叹了一声,道:“就这几个家伙能找到什么好东西?我且等着看吧,但愿不是一把的废铜烂铁和一群没用的废人……不过说真的,这件事终究是我欠虑了,能找到老白便已足够。这大礼什么的我不稀罕,莫要让他们在塞外吃什么亏才是最重要的。”
  郁带衣笑道:“放心吧,公子,刚才我已找苍衣前辈算了一卦,此一行大吉大利,无半点凶险!”
  林小七微微点头,正要说话时,却见远处有一个极美的少女在林间闪过,一现即隐。
  见了这少女的一瞬间,林小七的心中有一种极为熟悉的感觉,但很显然,他并不认识这位少女。
  除了楚轻衣,他甚至从没见过如此美丽的女子。
  林小七皱眉,问郁带衣道:“老郁,刚才那女子是谁?”
  郁带衣一脸茫然,道:“谁啊?谁啊?公子你看花眼了吧,我怎么没看到呢?”
  林小七苦笑道:“怕真是看花了眼吧,奶奶的,在冥界呆的久了,见的幽灵多了,倒见不惯世间的景物了……”
  趁林小七转身之机,郁带衣偷偷一抹头上冷汗,心里暗叹一声:“好险!”
第一百二十五章
  逍遥岛,轻衣阁。
  楚轻衣拿着一件婴孩穿的小衣,微微而笑。
  在她身边,艾丽手里拿着一件小小的银饰在婴孩的衣服上比划,似乎正想着将这银饰镶在哪里更漂亮一点。
  这银饰小巧玲珑,颇有西风,显然不是天朝之物。
  在室内的另一侧,喀利儿扑扇着翅膀正极力的躲避着银子的追击。
  他怀里抱着一个硕大桃子,桃子上毛茸茸的尽是毛刺,他赤身抱在怀里也不嫌痒的慌。
  银子的眼里满是戏谑,她轻松的追着喀利儿并不是为了那枚桃子,她只是觉得有一个憨厚的小家伙被自己欺负着,是一件相当开心的事情。
  喀利儿逃的辛苦,眼里已有委屈的泪水,自己招谁惹谁了啊,一个桃子而已,这个可恶的银子为什么总是欺负自己呢?逃无可逃时,喀利儿终于愤怒了,他在空中忽然止住身形,然后狠狠地咬了一口桃子。
  一口鲜美无比的桃肉在口,他随即伸出小舌头在桃子的豁口上舔了一口。
  银子哪想到喀利儿来这一手,不由楞楞的看着他。
  喀利儿发出得意的笑声,将桃子在手上抛了一抛,那意思是说,你想要吗?想要就来拿啊,反正我已经咬了一口,要是不嫌弃我的口水,就尽管拿去好了。
  银子气极,趁喀利而得意之机,猛然扑了上去。
  她用修长的身体将这家伙卷住,又用尾巴堵住他的嘴,随即如闪电般的飞出了门外……不多时,门外便有告饶声传来,但这声音渐行渐远,终不可闻。
  银子和喀利儿的嬉闹众人早见的惯了,就连艾丽也懒得去管。
  银子虽然霸道,但却只是嬉闹,从没有下过重手。
  在逍遥岛上,若是少了他们的嬉戏,反倒觉得少了点什么。
  艾丽拿着饰物,终觉没有地方安放,不由叹了口气,道:“楚姐姐,你这小衣做的极美,我琢磨来琢磨去,总是找不到地方将这银饰镶上去。多了件饰物,反而是画蛇添足。”
  她摇了摇头,脸上颇有为难之色。
  眼看古无病的大喜之日就要到了,这礼物总是要送的。
  只是逍遥岛和离焰岛上的珍宝颇多,凡俗之物肯定是拿不出手,即便是有什么价值连城的东西,人家也未必就放在眼里。
  所以她便找楚轻衣商量,希望她能给自己拿个主意。
  恰好楚轻衣也为这件事情烦恼,两人一琢磨,觉得送奇珍异宝太过庸俗,索性就来个简单的,两人合伙给古家尚未出生的孩子做一件小衣算了。
  这小衣虽然简单,但寓意却是极好,正是人世间最好的祝福。
  楚轻衣笑道:“艾丽,你不要急,镶不上去就不镶了吧,你有这份心意便已足够。到时将这小衣送给紫烟姑娘时,就说是我们俩人做的便行了。这小衣你虽没纳一针一线,可其中心意却远胜千针万线。”
  艾丽咬着唇道:“不,这可不行……实在不行,我看就镶在袖口吧,这个地方倒是不错。”
  她话音刚落,红泪却从门外踏进,笑道:“千万镶不得,这小儿衣物应该柔软宽敞,绝不能镶嵌什么饰物。”
  艾丽和楚轻衣站起相迎,楚轻衣笑道:“红泪姑娘,为什么镶不得呢?”
  红泪道:“刚出生的婴孩皮肤滑嫩,吹弹可破,而这银饰既硬且有棱角,若是镶上,免不了要划破孩子的皮肤。再者,孩子若大一点时,喜欢乱咬东西,被他发现这饰物时,必是当好吃的给吞进肚子了。所以,这小儿的衣物是万万不能镶上硬物的,只宽敞柔软便可以了。”
  楚轻衣吐了吐舌头,轻笑道:“哎呀,幸亏得你提醒,要不然可让紫烟那丫头骂我了。”
  红泪掩嘴而笑,道:“我总算是过来人,这些道理我还知道。楚姑娘,艾丽,等你们有了孩子之后,这般的道理自会有人教你们的。若是不嫌,到时我便给你当个先生吧……”
  话音未落,艾丽脸上通红,道:“红泪姐姐不要乱说,艾丽曾经在暗月女神前发过誓的,这一辈子当终身不嫁,一心一意地侍奉着她。”
  红泪笑道:“这可由不得你了。你须知道,女孩子没遇上心上人的时候,多半都会这么说。但当你命中注定的郎君出现时,早先的誓言且忘的精光,一心一意便想着嫁人了。”
  所谓三个女人便是一台戏,这轻衣阁里的三个女人虽然俱是清绝之人,但女人之间的私房话却总是免不了的。
  再加上古无病和绛紫烟亲事为话题,又没有银子和喀利儿的打扰,三人倒是说的热闹。
  三人正说话时,林小七一头闯了进来,他没料到红泪和艾丽都在这里,先是一愣,随即笑道:“红泪和艾丽也在这里啊。”
  红泪笑道:“怎么,这里我们就来不得吗?你若是嫌我和艾丽在这里打扰了你,我们这便走吧。”
  林小七嘿嘿一笑,道:“真要走吗?那我可不送了。”
  他这人脸皮极厚,面对红泪的调侃不仅毫不在意,反是来了个顺水推舟。
  只是他脸皮厚,可楚轻衣却极是害羞,当下一瞪眼,嗔道:“小七,休要没皮没脸的了。我问你,你来这里做什么?莫非你忘了我跟你说的话了吗?”前一日林小七从冥界回岛后,迫不及待的想来看她,但她却念着林小七和轩辕沐之间的嫌隙,便让林小七哄好这个师父再说,负责便不许他进这轻衣阁。
  林小七笑道:“师姐的话我哪敢忘,只是那老头嫌我这地方不好,自己出去散心了。从昨天到现在,我连个影子也没见着。”
  他和轩辕沐虽然不对付,但却深知,自己若不肯认这个师父,这辈子都别想娶楚轻衣过门。
  所以思来想去,这口气也只能咬牙咽下。
  不过轩辕沐到底是他师父,两人之间只是相互看不顺眼,倒也没什么深仇大恨,这口气吞下也无关脸面的事情。
  楚轻衣却是一惊,道:“师父……师父他走了吗?”随即一板脸,又道:“小七,是不是你使了什么坏招,故意气走了他老人家?”
  林小七苦笑道:“我哪敢啊!有你在这里,我捧着他老人家还来不及呢,又怎敢气他?放心吧师姐,他和老白还有苍衣前辈一起去了离焰岛,说是要见识一下鲛族的海底水晶宫。反正过几日就要去离焰岛迎亲了,顺路接回来就是。”
  楚轻衣松了口气,却故意道:“那也不行,你不当着我的面叫他老人家一声师父,这轻衣阁的大门且由不得你走进走出。”
  她心中知道林小七的来意,等古无病成亲之后便是西行之日,林小七此来,不过是想在西行之前多和她聚一会罢了。
  其实她也有这个心思,只是当着红泪和艾丽的面,却拉不下这个脸面。
  林小七却不管这些,他不住的朝癌丽和红泪使着眼色……西方大陆一行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来。
  虽然有传送阵相助,万里之遥也不过咫尺之地,但他深知此去面对的将是些什么人,到时候未必就能想回就回。
  而且他也不想将西方大陆的紧张气氛带回逍遥岛,在他内心深处,实是想将逍遥岛变成一个与世隔绝的世外桃源。
  这里有他心爱的人,有他挂念的人,所以他不希望这里有任何一丝不和谐的气氛。
  对他来说,逍遥岛是最后的退守之地,也是他心中的家园,如果可能的话,他希望逍遥岛上的世光永远停留在此刻。
  红泪见林小七鬼鬼祟祟的打着眼色,不由扑哧一笑,牵起红泪的手,道:“好了,不用再使眼色了,当心眼珠子掉了下来。罢了,罢了,我们这就走便是了。”
  她脸上笑意盈盈,但心里却莫名的叹了一声,有了些难言的滋味。
  她不知道,自己这一叹是羡慕林小七和楚轻衣,抑或又是别的什么?
  一旁的艾丽从小在拜月教长大,对世间的男女之情丝毫不懂。
  此时见这室内气氛微妙,又见林小七一旁鬼笑,脸上不由一红。顿时想起修格那老家伙曾经对她说的话,当下心中乱跳,倒是率先走了出去。
  红泪和艾丽的身影还在门外,林小七便迫不及待的上前一把拉住楚轻衣的手。
  楚轻衣见他猴急,心中吓了一跳,在他手上狠狠一拧,轻声嗔道:“死小七,你发什么癫,红泪她们还没走呢!”
  林小七转头一瞧,见红泪和艾丽走的远了,复转身一把揽住楚轻衣的细腰,嬉皮笑脸的道:“她们没走便是发癫,此时走的远了便不是发癫了吧?”
  楚轻衣红着脸咬唇轻笑,道:“不是发癫又是什么?你总改不了这癫狂的毛病。”
  林小七一瞪眼,将楚轻衣搂得更紧,同时将嘴凑上去便要强吻,嘴里还道:“好,好,发癫就发癫……今天我索性就发个够……”
  楚轻衣吃吃地笑着,一边躲着一边说道“好了,好了,你弄疼我了……你不是发癫行了吧。”
  林小七一番努力后,终于是在楚轻衣的脸上亲了一口。
  他也知道自己这个师姐的脾气,此时得了便宜也不敢再用强,微微松手,装出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道:“不是发癫又是什么?想要我放了你,话总得说清楚。”
  楚轻衣从未与男人有真正的肌肤之亲,此时被林小七强吻了一口,早已是筋酥骨软,心头狂跳。
  她偎在林小七的怀里,吐气如兰,吃吃笑道:“你这不是发癫,是发痴,花痴的痴……”
  林小七见她媚眼如丝,口鼻间亦有兰麝之气飘荡,当下心头激荡,血气上涌,再次将楚轻衣死死搂紧。
  喘气道:“痴便痴了,此一回便是痴了傻了,小七也心甘情愿。”
  轻衣阁内,一室春色。
  楚轻衣没再躲避林小七的亲吻,一番激吻后,她在林小七怀里轻轻喘息着,她知道林小七在想些什么,想要些什么。
  她也知道,林小七想要正是自己所能给的……最重要的是,她并不想拒绝这种相互给予的感觉。
  林小七的手已经滑到她的腰间,那里的腰带结着兰花结,只需轻轻一扯就……
  林小七的眼睛已经红了,气息也越来越沉重,他知道此时的楚轻衣已经彻底的接受了自己。
  现在,他只需要像一个真正的男人那样去做就行了!
  但就在这时,室外有急促的脚步声传来,郁带衣的声音远远的传了过来,“公子,公子你在里面吗?”
  林小七眼中的火焰顿时熄灭,但随之而来的却是一股杀气,他松开双手,咬牙道:“我……我他妈的想杀人了!”随即朝外面大吼一声,道:“林小七死了,外面的家伙快快滚蛋。”
  楚轻衣扑哧一笑,替林小七整理着衣服,道:“好了,郁先生找你必是有事,你好歹也是一岛之主,莫要让人笑话。”
  林小七火来的快,去的也快,他非三岁孩童,自然知道事情的轻重缓急。
  最重要的是,有了这一遭,他已经彻底明白了楚轻衣对自己的情意。
  这本就是他朝思暮想的,有此一遭,那便比什么都让他高兴,至于这情义之外的于肉体上的欲望反倒没那么重要了。
  他嘻嘻一笑,道:“师姐,倒不是我发火,实在是我想亲你的心思在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就存下了,好不容易有这机会却让这家伙给搅了,骂他一声也是应该的。”
  楚轻衣忽然在他耳上轻轻一咬,道:“傻小七,你……你不会晚上再来吗?”
  林小七哪曾想到楚轻衣有此一说?他以为过了这村就再没这店了,看着楚轻衣鲜红欲滴的脸,他差点都傻了,吃吃道:“师姐,你……你说的是真的?”
  楚轻衣瞪了他一眼,幽幽道:“傻瓜,你还叫我师姐吗?”
  这幸福来得太快,林小七已是满脑子糨糊,傻笑道:“不叫师姐了,再不叫师姐了。从今天起,我就叫你轻衣!轻衣,轻衣,你是小七儿的轻衣……”
  他这里正陶醉着,却不想楚轻衣忽然惊叫一声,从他怀里跳了出去。
  他心中一惊,暗道,莫非是老郁闯了进来吗?应该不会吧,老郁最知礼数,没有允许,这内室他是绝不会靠进的!扭头一瞧时,却发现银子正在门口瞧的津津有味,眼睛一眨一眨的,里面满是好奇和笑意。
  而喀利儿正在她身后露出半个脑袋,正鬼鬼祟祟偷看着,连翅膀都忘了扑扇,小手死死的抓着银子的尾巴。
  见是这两个小家伙,林小七又好笑又好气,上去在喀利儿的头上轻轻敲了一下,道:“你们瞧够了没有?”他这人最是护短,银子和喀利儿一起看热闹,他敲的却是喀利儿这个老实头,再也舍不得打一下银子。
  喀利儿却傻乎乎的道:“林大哥,你和楚姐姐在做什么?是在亲嘴儿吗?”
  林小七轻轻一弹喀利儿的小麻雀,哈哈笑道:“不错,不错,这就是亲嘴。我说喀利儿啊,你也是个小男子汉,赶明儿你林大哥给你找个小姑娘,也让你尝尝这亲嘴的滋味。”
  他这人胡说惯了,加之此时心情畅快,嘴里更是乱说一气。
  一旁的楚轻衣却是羞红了脸,咬唇道:“小七,你胡说什么呢?喀利儿是个孩子,有你这么说的吗?”
  喀利儿最恨别人说他小,涨红脸道:“喀利儿不是孩子,喀利儿是男子汉!喀利儿也要亲嘴!”
  林小七大笑,将银子和喀利儿一边一个放在肩上,复向外行去,道:“没错,喀利儿是男子汉,喀利儿也要亲嘴。不亲一下女孩儿的嘴,又哪能叫男子汉呢!”
  看着林小七大笑而出,楚轻衣不由苦笑,林小七向来轻狂,这毛病这一辈子怕都是改不掉了。
  但她转念想到刚才的旖旎风光,脸上不由又是红潮泛起……
  林小七走到门外,一眼便瞧见郁带衣正似笑非笑的看着自己,当下走上前去,做势欲踢,低声骂道:“早不来晚不来,却赶这个时间来,老天也不开眼将你这家伙收了去。”
  郁带衣刚才听了那句骂,就已经知道自己来错了时间,当下闪身躲过林小七这一脚,嘿嘿一笑,却故意道:“这个时间来又怎么了?莫非……莫非是撞了你的好事吗?公子,不是我说你,这可是朗朗白日啊,有些事情须得月上枝头时才好行事。”
  林小七笑骂道:“滚,你这老不正经的家伙……对了,你这么急找我有什么事情?我有言在先,若没有要紧的事,我今日便将你扔进海里胃鲨鱼去!”
  郁带衣呵呵一笑,道:“公子,老龙和我兄长回岛了。这事虽不要紧,可也算大事,身为这岛上总管,我岂能不告知公子?”
  林小七大喜,道:“他们回来了吗?这可太好了,眼看就是小胡的大喜之日了,再不回来,我便要去找他们了!”微微一顿,又道:“他们可都无恙?”
  郁带衣回道:“一切安好,除了几个兄弟受了点小伤,再无其他折损。对了,这一次回岛,他们还带回了数百岛外之人,说是送给公子的大礼,此时正等着公子去安排呢!”
第一百二十六章
  逍遥岛上的人口终于又再次增加了。
  这次增加的不仅仅是人数上的,同时也将逍遥岛原有的种族数也大大的增加了。
  在龙一他们没回岛之前,逍遥岛上的种族主要分为四类,一是以林小七为首的人族,其中大部分是离焰岛的移民。
  二者是这海中的王者————鲛族,另外两个种族自然就是岛上的原住民石妖和最后迁来的婆娑岛上的木妖族。
  但是随着龙一和郁狂人领着人马从塞外归来之后,逍遥岛上的种族数剧增到十来个!而这也正是龙一所奉上的“大礼”!他们在塞外一路横扫,以各种蛮横和荒唐的理由将塞外的妖族打的是落花流水。
  塞外虽有万妖之地的称谓,但大多老死不相往来,再加上巨妖族的指引,龙一和郁狂人一路扫荡过去,竟然没有一个种族能支撑过一天!不过这些家伙虽然以武力开道,但也讲究策略,与敌对阵时,基本都是重伤对手而不至人丧命。
  也正因为这样,被扫荡的各族在强大的武力和随后而来的利益诱惑前,最终都选择了合作的态度。
  虽然也有几个以倔强著称的种族宁死不屈,誓不合作,但下场却是极为可悲的,无一例外便是灭族的结局。
  其实,在天朝及天朝周边地区,妖族都是以诡异、阴毒著称,而且挂着一个妖的头衔,基本属于老鼠过街,人人喊打的角色。
  不仅是修道之人视他们为洪水猛兽,凡是遇见,必置于死地而后快。
  就连同被大众视为邪道的修魔之人也不喜欢这类的存在,一见之下,同样是必下死手!基于这样的原因,郁狂人和龙一在实行种族灭绝的时候,并没有任何心理上的不安,相反的,以正道自居的郁狂人更是认为自己在替天行道。
  只是他们也下意识的忘记了一些事情,比如说自己的阵营里其实绝大多数都是妖族。
  但世上的事情就是这样,所谓弱肉强食,当一方有了强大的武力之后,他们代表的就是正道和天理。
  不为我用,天诛地灭!
  不知不觉中,在日渐强大的逍遥岛人的心中,逍遥岛已经成为了一个新的种族。
  也尽管岛上的人来自不同的种族,但对武力的崇拜和对强大的渴望,让他们不自觉的拧成一股绳。
  但凡是不顺眼的,不合作的,统统都是自己的敌人。
  而对于敌人,最好的方法就是让他们彻底的消失与这个世界上!
  塞外之行,其实也只有在以正道自居的郁狂人、以及对武力无比渴望的龙氏兄弟和木氏兄弟的率领下才有这样的结局。
  如果真换了林小七又或是其他人,他们未必能下得了这样的狠手。
  原因很简单,逍遥岛这一次的远征军,其中绝大多数人的骨子里流的不是兽类的血便是妖族的血,对于他们来说,弱肉强食的道理往往比任何种族理解的都要透彻。
  因为他们就是在这样的环境里慢慢苦熬才走到今天的地步!兽与妖的修炼之途远远艰辛于人类!
  塞外扫荡结束后,逍遥岛的远征军共计带回了四百多名的妖族,而这些妖族大多是塞外各族中的精英。
  郁狂人美其名曰,说是将各族的精英带至一个有如仙境的地方,那里灵气充沛,正是修炼的好地方。
  若是肯吃苦的话,用不了多少年,各族必将迎来一个强盛的时期。
  当然,一开始的时候,被强行掳来的妖族并不相信这样的“鬼话”,但在强大的武力之下,他们并没有其他任何的选择。
  不过当他们见识到神奇无比的传送阵之后,对这样的“鬼话”多少有了点相信。
  而当他们真正踏上逍遥岛之后,郁狂人的鬼话却彻底变成了修格常说的“福音”!
  他们自由地呼吸着岛上清新的空气,幸福的吸纳着那仿佛取之不竭的灵气时,他们已经有人开始淡薄了对家乡的记忆。
  塞外本是苦寒之地,那里甚至比不上天朝一个风景秀美的鱼米之地,更何况这集天下灵秀与一身的逍遥岛呢?
  这四百多名妖族人来自与十三个种族,除了善于潜伏刺杀的暗隐雾族和身形庞大的巨妖族外,还有其他十一个种族。
  他们有善于拟形幻化的厄仑族,有善于用毒和具有天生铠甲的虫族……等等,不一而足。
  塞外妖族远不止这十三个,但郁狂人和龙一在选择带回岛的人上面也是下了一番工夫的。
  能力不足的不要,没有特长的不要……总而言之一句话,带回岛的人必须是用得着,且是那种来之能战,战之能胜的那种强悍的勇者才行!用林小七经常说的话来概括,那就是除了离焰岛来的移民之外,逍遥岛上不养闲人,更不养没用的人!其实林小七这句话也是不经推敲,因为在逍遥岛现在这种没有战事的局面下,那些离焰岛的移民们作用远远大于任何一个种族。
  没了他们,宴席上便没了美味的大餐和香醇的美酒,没了他们,他林大岛主也只能裹一张巨大的树叶来遮羞了,又哪里有长衫锦衣任他在人前风光?
  塞外来的移民们对逍遥岛可谓一见钟情,妖族天生就对强大的武力有着无与伦比的渴望,在这里,他们很容易就看到了一个美好的未来。
  而林小七在见了他们之后,也同样是大喜过望,一个有着种族技能的妖族的作用他是再了解不过了。
  他并没忘记,当初的木氏兄弟差点就让他吃了一个大亏!他很清楚,在即将到来的西方大陆之行里,这些强悍且有着各种诡异技能的新岛民必将发挥重要的作用。
  尤其是对他这样一个善使阴谋诡计的人来说,在面对那些不属于人间的存在,往往一个阴毒诡异的花招比武力更起作用……对林小七来说,龙一的这份“大礼”的的确确算得上一个大字,在见过这些塞外之民后,当即就让郁带衣大摆宴席犒劳众人。
  酒席之中,更是连敬了郁狂人三杯,也让这位后来者感受到一丝逍遥岛上独有的热烈氛围。
  几杯酒下肚后,郁狂人当机立断,不等酒宴结束,当即就离席从传送阵回到了焚心谷。
  两个时辰之后,他便率领着谷内的精英和家眷回到了逍遥岛,竟然又和众人接着喝了起来!
  新的岛民的增加让林小七感到兴奋,却让郁带衣头疼不已,如何安置这些新的岛民已成了他的当务之急。
  岛上地方虽大,可住人的洞丨穴也多,但这些人毕竟是新来的,也算是客,总不能太过随意。
  而且这些人并不是同一种族,相互之间有些还有世仇,所以如何统筹安排,让众人有个皆大欢喜的局面便是当前第一要务。
  好在逍遥岛上的人口虽然多出数百,但衣食之事却并没有让他为难。
  逍遥岛上有善于侍弄植物的木妖族,且岛上四季如春,粮谷之物那是要多少有多少。
  而鲛族那些巡值的武士们,只要每人在巡岛的时候随便这么一摸,这岛上便有了取之不尽的海鲜和肉食!对于鲛族人来说,这浩瀚的东海本就是一个天然的粮仓!
  逍遥岛上又热闹了几天,不过众人都有意压着自己的性子,让这热闹没有变成狂欢。
  因为接下来古无病的亲事才是他们由着性子撒欢的时候,万事都有高潮低谷,这热闹也不例外。
  众人都商量好了,等古无病洞房的那天必要将这逍遥岛闹个底儿朝天,否则决不罢休!
  林小七其实并不是一个特别喜欢热闹的人,不过他却喜欢看热闹,尤其是看古无病的热闹。
  所以对于众人的谋划不仅没有制止,反是出了不少馊主意。
  不过他也特别提醒了众人,这逍遥岛任何地方都可以乱来,但惟独轻衣阁不行。
  他深知楚轻衣性喜幽静,若是有人酒醉在轻衣阁附近胡闹,自己怕是要吃不了兜着走了。
  众人对他这种有些不近人情的提醒并没有介意,所有的人都知道,有些人原本就是不属于这世间凡俗,能远远瞧一眼便已是修来的福份。
  再多瞧一眼时,那便是一种亵渎,而楚轻衣正是这样的人。
  夜深,逍遥岛的沙滩上林小七凝眸而望,月色下,远处的海面上蒙蒙一片,间或有巡夜的鲛人露出一抹银鳍……在林小七的身后,古无病深深的长吸了口气。
  而在他的背后,逍遥岛上的灯火万点,亦有人在极远处大声呼喝,似乎正斗酒猜拳。
  林小七忽然笑道:“小胡,明天就是你的大喜之日,你是不是有些紧张?”
  古无病道:“你怎么知道?”
  林小七笑道:“其一,你这人比我喜欢热闹,此时不与他们饮酒作乐,却反到这寂静之处与我独处,自然就说明你心中紧张。其二,你站在我身后已有半盏茶的工夫了,却一言不发,反倒是做了十几次深呼吸,这不是紧张又是什么?我记得以前与你一起厮混的时候,便有再凶险的事情你也不曾如此。”
  古无病轻轻笑了笑,一拍林小七的肩膀,道:“还是你这家伙最了解我。不错,一想到明天之后,我古无病便是有家有室的人了,心中不免会有些紧张。”
  林小七忽然转身,看着古无病,真诚地道:“其实你可以选择留在逍遥岛的,西方大陆一行未必就要你去。无论如何,这一行总是有凶险的,且你又是新婚……”
  他话音未落,古无病便笑着打断了他的话,道:“这话休再提起,我问你,换了是你,你会如何做?”
  林小七淡淡道:“换作是我,我便留下来陪紫烟。”
  古无病笑道:“你真是这么想的吗?”
  林小七摇了摇头,道:“怎么想都无所谓,关键是没这么换的。说真的小胡,这一去可说凶险之极,你最好还是留在岛上……”微微一顿,又道:“小胡,我也不怕告诉你,如果有可能的话,我宁愿这一去是我一个人。因为包括你在内,没有一个人知道那神秘的西方大陆有什么样的存在在等着我们!”
  古无病微微一笑,淡淡道:“知不知道都无所谓,再厉害也不过就是仙、魔两界的人而已,有什么好怕的?”
  林小七一呆,道:“你知道我们要面对的仙魔两界的人吗?”
  古无病干脆的道:“不知道,但多少也猜到了一点。你别忘了,最了解我的人是你,但
温馨提示: 读者阅读小说的同时,可以发表一下对小说的看法供其它小伙伴们参考哦,书评如果被采纳成精评,您就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奖励哦!书评禁止发布广告和违法内容,一经发现将永久删除帐号!


本站能保证所有电子书均为TXT格式电子书,100%无病毒读者可以放心在PC或手机上阅读。
第九书包网开放上传功能,拒绝任何形式的涉黄违法电子书,请网友自觉遵守网络秩序,一经发现将删除其帐号!
About us:第九书包网www.shubao9.com)为台湾现代派文学社思潮社旗下简体版中文小说电子书网站,为全球读者提供免费TXT电子书共享平台!
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TXT电子书均由读者自发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法,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