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仙尘逸事〗第66部分

同样的,最了解你的人也是我。这几天无人的时候,你的神色总有些不对,依逍遥岛此时的实力来说。能让你心神不安的对手,除了仙魔两界的人之外,还有谁能令你如此?”
  林小七皱眉道:“那你还要去?”
  古无病一瞪眼,道:“笑话,真要是像塞外那样的地方,老子还不稀罕去呢!”
  微微一顿,古无病又道:“好了,这个话题不要再说了,西方大陆我是去定了。不瞒你说,紫烟对我来说比任何人都重要,但是我又怎能让你一个人去面对那些凶险呢?即使留在岛上,也会心不安神不宁。再者说了,你是鲛族的恩人,而我现在却成了鲛族的女婿,你的恩情,也只能由我来报了。紫烟其实早就和我商量好了,提前成亲也是她的意思。此一去,虽然有龙氏兄弟,但我的老岳丈身为鲛族族长,他这一脉总要有人表示一下的,你总不能让他老人家跟你去冒险吧?”
  林小七无奈的笑了笑,道:“去就去吧……不过你得对于我一件事情,那就是这一行的初期,你绝不能轻易的出手。因为怒战武士的金丹不是寻常之物,没有三个月到半年的时间,你是无法真正消化它的。其实你也知道,当我们面临的对手过于强大时,我们唯一可用的武器就是头脑。”
  古无病点了点头,问道:“你不打算将这些事情告诉龙大他们?”
  林小七摇头道:“没这个必要。”
  古无病皱眉道:“为什么?毕竟他们也算是一家人了,不告诉他们这些事情似乎不太好吧?”
  林小七淡淡笑道:“你应该知道,他们之所以愿意跟着我去西方大陆,是因为他们认为在我身上能实现他们的梦想。从根本来说,他们和你毕竟不同。你相不相信,一旦我说出真相,至少会有一大半的人立刻离开?比如说郁狂人,比如说木氏兄弟……”
  古无病接道:“可这些他们迟早会知道的啊!”
  林小七笑道:“放心吧,这些人虽然都抱有自己的目的,但如你所说,他们毕竟算是一家人,我总不会害他们的。等他们知道真相的时候,我会给他们新的动力和信心!只要一踏上西行之途,我相信他们绝不会再离开我!”
  古无病苦笑道:“你这么有把握?”
  林小七点头道:“原本我没有什么把握,但现在看来这把握还不算小!你知道为什么吗?因为我现在是别人手中的一柄剑,在我还没有失去杀人的作用之前,我是绝不会失败的!”
  古无病用手指了指那虚无之处,道:“你的意思是指……”
  林小七道:“不错,我指的就是冥界!现在的我就是冥神手中的剑,也尽管我不喜欢这样的感觉,但我实在好奇,发生在我身上这所有的一切,究竟是因为什么呢?如果说大周天剑的事情是因为宿缘,但冥界的人凭什么会给我如此之大的好处呢?而他们嘴里的答案就真的是那么可靠的吗?”
  古无病道:“所以你就想去寻找真正答案?”
  林小七忽然怪笑起来,道:“当然,若不是为了这答案,你以为我真会去西方大陆啊?你什么时候见我如此看重对别人的承诺了?对付修格那老头,其实根本就不必毁约,我有的是办法让这个承诺自己消失!”
  古无病点头道:“听你这么一说,这一行看似凶险无比,但其实并没有想像中的那么严重。”
  林小七道:“这也未必,关键是看如何把握……我早做好了准备,在那些非人的存在没出现之前,且由得老龙他们任意撒野。一旦仙界魔界的人出现后,我是绝不会让他们轻易冒险的,到时候,说不得要去找怒瞳借点兵了。不管怎么说,老龙他们既然选择了跟随我,我怎么也得为他们考虑考虑。”
  古无病笑了笑,道:“说真的小七,这一年多时间没在一起,你这家伙的心比以前更深了。今晚若不是来找你聊天,这些话你怕是要烂在肚子里了……罢了,说到现在,你还没告诉我怒瞳究竟对你说了些什么?你们之间的约定又是怎么一回事情?既然这一趟少不了我,你索性说个痛快,也好让我为你参谋参谋。”
  林小七微微一笑,道:“这些事情还是等你成亲之后在告诉你吧,免得洞房之时,你情乱意迷,一不小心就说漏了嘴。你那老丈人和紫烟那丫头都不是省油的灯,早几天就起了疑心,可都让我唬弄过去了。”
第一百二十七章
  西方大陆,阿里撤公国。
  阿里撤公国境内的某处临海的山坡上,林小七抬眼远眺,视线所至之处,景色优美,人物风情亦与天朝大不相同。
  在他身后,修格一身西方大陆上渔夫的装扮,从不离手的法杖也没了踪影。
  林小七转身看了看修格,不觉有些好笑,道:“老修,你看我是不是也得弄一身你们这里的装扮?”
  修格苦笑道:“公子就不用了,在西方大陆上,如你这样的东土人也不在少数,大多是些牟利的商人。为了巨大的利益,便是两块陆地之间的距离在远上一倍,他们也会冒险前来。至于我嘛,一是现在的西方大陆上已经严禁穿着拜月教的服饰,另外呢。当年老修我也算万众瞩目的人物,为了不让人认出来,如此装扮也是不得已而为之啊。”
  林小七笑了笑,手指前方,那里依稀能看见某座城市的轮廓,道:“前面是不是有一座城市?”
  修格点了点头,道:“那是阿里撒公国最繁华的城市,叫哈多,意思就是海边的明珠。”
  林小七道:“海边的明珠吗?这个名字不错。老修,你陪我进去看看吧,我想这么大城市应该有光明教会的驻地吧?既然来了这西方大陆,我倒想早点见识一下这个对手。”
  修格道:“公子,不等等龙一他们了吗?”
  林小七道:“不等了,人多反而会引起别人注意,就咱们两个好了。再说了,逍遥岛先期过来的人也不算少,窝在艾仑找的那个山坳里也不保险。我让老木和石妖将那地方归置归置,周围布上法阵,里面在用藤蔓和石头修整一下。初来乍到的,总是稳字当头。”
  早在几个月前,修格就让艾仑悄然遣回西方大陆,并让他带回一具传送阵。
  因此,逍遥岛众人于万里之外来到这西方大陆时,便如同出门散步,抬脚便到。
  只是林小七早定下规矩,这西方大陆与逍遥岛之间虽然来往通畅,但包括他在内,没有特殊情形,任何人都不许擅自回岛。
  他始终担心着一件事情,那就是西方大陆上的人对逍遥岛虽然产生不了什么威胁,但谁又能保证那些非人的存在会在什么时候冒出来呢?混沌神阵虽是神器,但毕竟没有完全挖掘出它的威力,倘若仙、魔二界的人经它而闯进逍遥岛,那便万事皆休!林小七知道,逍遥岛最后的退守之地是鲛族的离焰岛,那里才是万全之地。
  所以,在来西方大陆之前,他不仅关闭了除通往离焰岛之外所有的传送阵,更是定下了不许回岛的规定!如此,修格费尽心血制造出的若干传送阵,现在真正运转的只有两具,一是逍遥岛通往离焰岛的混沌神阵,一是此时由龙四日夜看守的在西方大陆上的这一具。
  无论如何,林小七绝不允许哪怕是一丝一毫的危险波及到逍遥岛!那是他固守的最后领地,为此哪怕付出自己的生命!
  话说艾仑回到西方大陆时,在短时间内几乎跑了大半个大陆,却无奈的发现,现在的西方大陆上断绝了关于拜月教任何的迹象。
  也虽然现在的光明教会对拜月教可能残存的余党的追捕没有前几年那么严酷,但这也正说明了拜月教与西方大陆实际上的消亡。
  不过艾仑并没有放松警惕,在经过一段时间的观察后,他选择了阿里撒公国作为落脚点。
  阿里撒公国临海,是个小国,境内民众虽然也信奉光明教会,但却比其他国家的狂热要轻上许多。
  再加上他选择的某处山脉人烟稀少,周围虽然野兽颇多,但却能有效的阻止行踪的外泄。
  逍遥岛此一行共有千余人,除了岛上的石妖与木妖两大族之外,那些从塞外强行掳来的妖族们也悉数上阵。
  可怜他们原本有着一个变的更为强大的梦想,但这个梦还没做上几天,就被林小七带到了这神秘的西方大陆。
  而在林小七的计划里,他们是理所当然的先锋人选,换句话来说,他们就是战场上首先迎敌的肉盾!当然,有一些有特殊技能的妖族林小七还是很看重的,在林小七的计划里,他们不仅不是肉盾,相反的还是很重要的棋子。
  当林小七提出要去哈多城看看时,修格的表情却很犹豫。
  林小七道:“怎么了,老修。”
  修格道:“公子,在西方大陆是有着很强的尊卑观念的,哈多是个商贸大城,像我这样一身渔夫的装扮是不许进城的,最多也就是在城外转转……要不我先回去换身衣服吧。”
  林小七奇道:“渔夫不许进城吗?这是什么鸟规矩?既然渔夫不许进城,那他们的打来的鱼又卖给谁?”
  修格笑道:“自然是有商人出城收购,象哈多这样的大城市,都有专门收购渔、农产品的商人。”
  林小七耸了耸肩,道:“既然这样,那我就一个人去看看吧。”
  修格急道:“可是公子你不懂这里的语言啊!一人前去,怕是不妥吧?”
  林小七嘿嘿一笑,从嘴里忽然冒出一串西方大陆上的通用语,意思是说‘谁说我不会这里的语言?’修格听到熟悉的大陆语,不由呆住了,半晌才道:“公子,你……你什么时候学的大陆语?”林小七这一句话说的极为熟练,并无半点生硬,且还带有西方大陆语中特有的修饰音,显然不止只会这一句,由不得修格不感到震惊。
  林小七满脸得意,自吹自擂道:“林某天纵奇才,区区西方语言又怎能难倒我呢?哈哈,小意思,小意思,上次听你和艾丽说了两句,某家便无师自通了。”
  听几句闲聊便可无师自通,若真是这样,的确算得上是天纵奇才。
  但修格又怎会相信林小七这一番胡扯呢?只是林小七不愿说,这老头也拿他没办法,当下翻了个白眼便转身而去。
  阿里撒公国里没什么厉害人物,在加上林小七通晓本地语言,修格并不担心林小七会遇上什么麻烦。
  真要有什么麻烦,怕也是别人的麻烦。
  在逍遥岛呆的时间长了,修格对这位林大公子早已是佩服的五体投地。
  他相信,当年被光明教会追杀的时候,若有这位林公子在,不敢说局面必定翻转,但至少也是一个相持的局面。
  林小七看着修格离去的身影,心中颇有些得意。
  他这一口熟练的西方大陆语虽然并不是无师自通,但确实是在短时间内学会的。
  在冥界修炼冥婴的时候,怒瞳给他的任务之一便是修习西方大陆语。
  当然,这并不是传统意义上一字一句的修习,而是事先交给了他一枚蕴有信息的玉片。
  当林小七捏碎这枚玉片时,脑中便涌进无数关于西方大陆语的信息,他所要做的便是整理、熟悉,然后是运用。
  冥界里并无时间的限制,但于尘世间来说,他能熟练的掌握西方大陆语确实没花什么时间,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他也勉强算得上是“天纵奇才”了。
  能将修格这老头唬的一愣一愣的,这就让林小七颇为自豪了。
  林小七此时的装扮颇为俗气,一身锦绣长袍不说,手上十指,除了一枚须弥戒指,倒有七指戴着硕大的镶有宝石的金戒。
  而腰间一根腰带上亦是缠金镶玉,华贵无比。
  他如此装扮也是不得已而为之,据修格说,在西方大陆上,东土来的商人是最受人尊敬的。
  盖因两块大陆之间,西方人去东土的少,而东土人来西方的多,而这来去之间,十人中倒有九人是商人。
  也正是这些甘冒风险的商人们的存在,两块大陆之间才得以有物质上的流通。
  所以,除了金钱上的因素,西方大陆上的人对天朝来的商人仍是极为尊重,敢与穿越茫茫大海的人便足以称得上是勇者了。
  林小七一路慢行,半个时辰后终于是进了多哈城。
  刚一进城,林小七便能从来往的行人眼中看到尊敬和热切的目光,但这样的目光里亦有一丝异样。
  林小七略一琢磨,便明白了其中的道理。
  如他这样装扮成巨商大贾,身边没几个随从确实有些不妥。
  这城中亦有穿东土服饰的商人,在他们身边,哪个不是三五个随从、七八个护卫?有的还带着两三个妖艳的本地歌姬,端的是威风之极。
  不过事已至此,林小七也是无奈,只得悄悄地从手上抹下五六枚戒指,好让自己看上去不显得那么显眼。
  哈多城内的人文景物与天朝截然不同,除了城中格局和来往行人的衣饰以及林小七从未见过的各类吃食之外。
  让林小七感受颇深的是,在多哈城内,与光明教会的信奉是随处可见。
  这里不仅有三步一鞠,五步一拜的朝圣的教徒,更有许多关于光明神的饰物与典籍在城中出售。
  而宗教气息如此浓厚的城市,在修格的口中却冠之与并不狂热,林小七不由嗟叹,若是那些狂热的教徒,怕是随时随地可以为这劳什子的光明神奉献出自己的生命吧?
  一番嗟叹后,林小七仍是在城中漫无目的的闲逛。
  他本有心去光明教会在多哈的驻地看看的,但走着走着,去被这城中的景物人文吸引,竟是忘了这一行的目的。
  不过他也知道,自己想要看一看光明教会的驻地不过是一时的好奇心罢了,一个小小的驻地,便是瞧了也没什么发现。
  此时此刻,他只遗憾,在这样的城市里,自己的身边若是有楚轻衣的陪伴该有多好啊!
  但是冥冥之中,他林小七注定是要与光明教会相遇的,也尽管他此时更愿意在这多哈城中闲逛。
  转过了几条街后,他忽然发现身边安静了许多,周围来往的行人的脸上多是肃穆之色。
  正奇怪时,去发现这街的尽头有一座看上相当庄严的建筑,而身边来往的行人正与这建筑内鱼贯进出。
  林小七此时虽然通晓西方大陆语,但文字却是一概不识。
  他看着那建筑上扭来扭去的几个金色大字,心中不由有些郁闷,只道它认识我,我却不认识它。
  不过周围来往的行人身上大多佩有光明教会的饰物,再加上他们进出时神色肃穆,满脸庄严。
  林小七便是用脚趾头去想,也能猜出眼前这座建筑必定就是光明教会与这多哈的驻地了。
  “奶奶的,这光明教会可是个会赚钱的主啊!”看着眼前这座金碧辉煌且占地极大的建筑,林小七的心中不由生出些嫉妒来。
  他终是在江湖上混大的,虽然聪颖异常,但却不知道这世上最来钱的事情便是以这信仰之名去敛钱!不过以他性格,真要是想明白了这一点,少不得会假冒某个神灵之名干他一票。
  其实以他此时实力,也未必要假冒,在天朝境内随便显摆一下,又有谁敢说他不是神灵转世?
  要进这光明教会竟然还要买票!当林小七想要进去的时候,却被门口的守卫拦住了。
  这守卫满脸肃穆,用手一指旁边用金纸包裹的箱子,道:“东方来的客人,在瞻仰光明神之前,请奉献上您的真诚。”
  这箱子上有一个碗大的洞,透过这洞口林小七看得清楚,这箱子里满是西方大陆上流通的大小货币,里面也掺杂着一些碎银。
  看来,这银子终究是好东西,不管在什么地方都能派上用场。
  妈的,这真诚就是要银子吗?林小七心中暗骂,脸上却是微微一笑,从怀里取出一块银子,道:“光明神的守卫,请告诉你们的神,真正的诚意是用银子买不来的。”
  他这话说来用的却是天朝语,那守卫听不明白,但见了他手上的银子,却是泛起笑意,道:“尊敬的东方客人,您的诚意已经打动了光明神。现在,您可以进去瞻仰神的光辉的了!”
  林小七哈哈一笑,心道老子这是在和牛弹琴啊,还他妈什么神的光辉呢!正想将手中银子放进箱子时,旁边却有人他之前扔进两锭大银,那人用大陆通用语对守卫说道:“光明神的仆人,这位东方客人的诚意无与伦比,你瞧,他的这一份心意可抵的上三千大陆币啊!”
  守卫见了那两锭大银,眼这顿时放光,道:“是,是,您说的对,这位先生的诚意无与伦比。现在,就请你们进去吧,如果有什么需要,我将随时听候你们的吩咐。”
  林小七扭头一瞧,先是一愣,随即却苦笑起来。
  原来这位帮他付银子的人竟非别人,而正是魔界与人世间的行走者————常阿满!
  “兄弟,别来无恙啊!”进了光明教会的大殿,常阿满一把搂住了林小七的肩膀,哈哈笑道。
  林小七却是淡淡一笑,却没显得有多热切。
  这大殿内亦是华贵无比,周围的墙上画满了关于光明神施展神迹的典故与传说,也颇有点看头。
  林小七一边看着墙上某位神勇的赤膊汉子正激斗深海恶魔,一边淡淡道:“常兄也无恙吗?”
  常阿满对林小七的冷淡毫不在意,笑道:“无恙,无恙,托兄弟你的福,老常我好的很啊。”
  林小七笑道:“老常,我在逍遥岛呆的腻了,想来这西方大陆学人做点生意什么的,也好补贴点家用。你不知道,最近岛上多了不少人,各个都要穿衣吃饭,无奈之下,唯做商贾之道啊……”微微一顿,他看向常阿满,眼中满是嘲讽之色,又道:“怎么,莫非老常你也有此意?否则怎会在这西方大陆与你老兄巧遇呢?”林小七对这常阿满实是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
  按理说,这常阿满帮过他,且也是热血汉子,算得上是可交之人,否则当初他也不会叫这常阿满一声老兄。
  但林小七心中却又明白,常阿满与自己结识本是刻意为之,最终目的逃不开一个利字。
  到目前为止,两人之间虽无利益上的冲突,但谁又能保证以后就一定不会有呢?此时此刻,林小七的心中隐隐察觉到一些什么,虽然一时之间难以想明白,但有一点他可以肯定。
  那就是常阿满的突然出现必定是有图而来,且和这光明教会有莫大的干系!其实,常阿满的几次出现,又有哪一次是真正无意的呢?
第一百二十八章
  光明教会的大殿内,常阿满左右看了一眼,低声道:“兄弟,咱们找个僻静的地方说话如何?”
  林小七故作惊讶地道:“怎么,常兄有什么话不好开口吗?”
  常阿满苦笑道:“小七兄弟,咱们明人不说暗话,你不会真以为咱们会在这西方大陆上来个巧遇吧?”
  林小七微微一笑,道:“那你的意思是……你是专程来找我的?”
  常阿满见周围光明教会的教徒太多,也懒的多说,一把抓住林小七的袖子将他拖出了殿外。
  林小七早知他来意必深,调侃几句后,也任他拖着自己向外行去。
  两人出殿左转,寻了一处无人地方后,常阿满这才放下林小七的衣袖。
  常阿满道:“小七,你这时候来西方大陆做什么?”
  林小七笑道:“你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当初在逍遥岛上,可是你提醒的我啊,莫非你忘了修格和他的拜月教?”
  常阿满叹了口气,道:“这个我自然知道,不过此时非彼时也,你这时候来西方大陆时机不对。”
  林小七奇道:“有什么不对的?当初我说要帮修格重振拜月教的时候,你没可拦阻我啊。相反的,当时你还出主意帮我拉拢修格,让他为我所用。所谓一诺千金,天朝境内的事情已毕,我答应别人的事情可也不能不兑现啊。”
  微微一顿,又道:“再者说了,这个什么光明教会便是有几分本事,但依我此时的实力,想收拾他们应该不会太难吧?”他这话表面全是实话,但也仅仅是表面上的,内里关于怒瞳与冥界的事情却是一丝半毫也不曾吐露出来。
  他心中深知,常阿满既然是魔界与世间的行走者,那么自己不妨先装出三分糊涂,然后再看准时机从他嘴里套出一些怒瞳不曾告诉他的事情。
  他在江湖上闯荡惯了,深知防人之心不可无,怒瞳说的那些话他只当是个故事,内心深处却只信它三分而已。
  常阿满依旧是叹了口气,道:“当初是当初,现在是现在。当初我去逍遥岛的时候,对这拜月教也不甚了解。不瞒你说,我不过区区一个魔界与世间的行走者,不知道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
  林小七皱眉道:“听你的意思……现在的你倒是知道了很多以前不知道的事情喽?而且,这些事情与我似乎有很大的联系。”
  常阿满点头道:“不错,我此来便是让你回去的。”
  林小七笑道:“老兄,我好不容易才来到这里,你让我回去我就回去吗?好歹你也说得详细一点,便是真要回逍遥岛,于人于己,都得有一个理由吧?”
  常阿满微一沉吟,道:“这么跟你说吧,你这一趟便当是游玩,玩个十天半月的便打道回府。至于理由嘛,很简单,这西方大陆不是你来的地方,因为这里有太多你无法想象、更是无法对付的强者!”
  林小七接了一句,道:“说的再仔细点……单凭一个强者的头衔可吓不倒我。如此便听了你的话回去,也忒丢人吧?”
  常阿满摇了摇头道:“唉,能说的我便尽量跟你说了吧……小七你不知道,这拜月教和光明教会从表面上看,似乎只是两个宗教之间的纷争,但实际上他们双方却是各自代表着魔界与仙界。所以,一旦你涉及过深,凭你此时的实力,必定会在短时间内引出你无法想象的强大的存在。我这么说,你明白了吗?”
  林小七装作吃惊的模样,道:“魔……魔界和仙界?”
  “我还能骗你不成?”常阿满苦笑道:“打了小的,自然就要出来老的。这就像一盘棋,双方原本实力相当,一时的势弱也只是暂时的。对于他们来说,绝对不愿意看到一个打破均势的势力出现。所以,一旦你牵扯进来,极有可能两面不讨好!”
  林小七皱眉道:“你的意思是说……即使我不帮修格出头,那个什么暗月女神自己也会出手?”林小七起先是故作惊讶,但此时却是有感而言。
  这段时间以来,他对这件事情的各方各面都有过权衡,但却没想过,有暗月女神在背后撑腰的拜月教真需要自己强出头吗?
  常阿满道:“这是自然,两派之间也不知争了几千几百年,局面大致是一个均势。现在的拜月教看起来已是接近灭亡,但这也只是一时势弱。仙界可以用下阶仙使冒充什么天使,魔界自然也可以派遣一些虾兵蟹将扳回这一局。”
  林小七轻吸了口气,看向常阿满道:“照你这么说来,我岂不只剩下回去这一条道了?”
  常阿满点头道:“正是……不过只要你能做到不涉及其中,这回不回去其实也无所谓。如我刚才所说,这一行就当是来游山玩水的。”
  林小七淡淡笑了笑,却是不置可否。
  常阿满说的这些话他在怒瞳那里早已听过,他不仅知道魔界和仙界与这大陆的纷争,他更知道,自己这一行要对付的正是魔界和仙界!在逍遥岛的时候,他和古无病经过一番推敲后,对这件事情早有结论。
  那就是,不管怒瞳的最终目的是不是唤醒冥神,自己沦为冥界手中的一把凶器却已是不争的事实!杀人也罢,杀魔也罢,及至于杀仙,终究是逃不过这一场杀戮!但经过这一番推敲和权衡之后,两人对这局面却又无奈,论实力,怒瞳怕是挥挥手就能将整个逍遥岛从东海中抹去。
  在这强大的存在面前,这凶器不做也得做。
  再者说,怒瞳毕竟有恩与他,而林小七自己也有承诺在先,所以这一行是势在必行,也无论这西方大陆上将有什么样的存在在等待着他们!
  但是无奈却并不等于认命,在林小七的内心深处却仍有着自己的想法。
  那就是做凶器也得做的明白一点、更要有个性一点,只要时机恰当,他必定要将整件事情弄个明白。
  只可惜和常阿满的这一番对话中,他并没找到什么新鲜的东西,原本他是打算套点自己不知道的事情的。
  常阿满见林小七不说话,急道:“小七,你在想什么呢?我的话你听见没有,何去何从,你倒是回个话啊。”
  林小七笑了笑,道:“老常啊,我只问你一句话。你告诉我,你此番前来,代表的是你自己,还是代表的魔界?”
  常阿满立刻回答道:“不瞒你说,两方面都有。因为你的身份比较特殊,是大周天剑的宿主,所以魔界的人并不想看见你参合进来。而我一知道这个消息,便急着赶来见你,我实在不想因为我来的慢了而使你受到什么伤害。”
  林小七拍了拍常阿满的肩膀,笑道:“不管怎样我都要谢谢你,毕竟你是在为我的安危着想。”
  微微一顿,语这满是感慨,又道:“有你这番忠告,林小七便没白叫你一声常兄!老常,你的话我都记住了。”
  常阿满急道:“光是记住可不行,你倒是说说你的打算啊。兄弟,你不会执意而行吧?”
  林小七耸了耸肩,道:“林某好歹也是个汉子,一诺千金的道理也是懂的,若就此打道回府,老修那里无法交代啊!”
  常阿满顿时急红了脸,怒道:“什么狗屁的一诺千金!没有命时,那便万事皆休……你……你他妈气死我了!”
  林小七见常阿满发怒,心中也是感动,笑道:“老常,我话还没说完呢,你且听我说……没见到你之前,我原本是打算闹出些动静来的。不过得你忠言,我现在便要做些改变了。”
  常阿满皱眉道:“改变?什么改变?”
  林小七微微笑道:“你不是说只要我不牵扯进来,那便什么事情也没有吗?好,我答应你,至少在魔界与仙界的人没出现之前,我绝不出手。”
  常阿满奇道:“你究竟什么意思?既然不出手,那便永远也不要出手,可我听你这话,莫非是要等魔界和仙界的人出现之后,你再动手吗?”
  林小七正欲说话,却觉体内冥婴猛地一震,他连忙分出一缕灵识内视,却见冥婴的眼中金光大盛,正抬头看向东南方向。
  林小七心中大惊,冥婴有此举动,分明是在提醒他有强敌隐在东南方向。
  自他修成冥婴后,若非运气行功,冥婴便一直静止。
  他也曾听怒瞳说过,冥婴对外界强与自己的陌生存在最是敏感,一旦有这样的存在与周围出现,必定会醒觉。
  但林小七此时实力大增,自修成冥婴后,还从未遇过这样的情形。
  按理来说,无论是东西方大陆,能在实力上超过林小七的人几乎已不存在,便是功力相等之人,也绝不会让冥婴有如此警醒的模样!
  会是谁呢?林小七不由微微皱眉,仙界?魔界?除了这两界之人,林小七实在想不出会有谁能让冥婴如此紧张。
  这强大的气息隐在东南方,林小七抬头看了一眼,心中顿时有了计较。
  他此时实力不足以锁定这气息的确切来处,但他却没忘记自己还有一件神器在手。
  轻吸了一口气后,他再次分出一缕灵识探上手腕上的定星盘,刚一触及,便见定星盘上的东南方有暗红的光芒闪动。
  他心中一喜,暗道看你还往哪里跑,当下凝神定气,驱使灵识探了过去。
  东南乎有一座密林,这密林葱郁,枝叶繁茂,一时难以看清林中情形。
  等林小七的灵识寻径探入时,那一点暗光闪耀处却只是一团黑雾,并无人迹!
  “咦!”那黑雾似乎已察觉到林小七的到来,发出一声惊讶的轻呼声,随即便消失的无影无踪……
  “兄弟,你倒是说话啊,你怎么了?”一旁的常阿满见林小七愣神,不由催促着。
  林小七见那团黑雾隐去,便将灵识从定星盘上收了回来,随即看向常阿满打了个哈哈,道:“不好意思,我刚才想起一件事来,一时发怔,真是对不住了。”
  常阿满苦笑道:“兄弟,真有你的,大事当前,你却能想到别处去。”
  微微一顿,他又接着前面的话题,道:“你刚才说的话究竟是什么意思?什么叫仙界和魔界的人不出现,你就不出手?莫非你这人看菜吃饭,专要等厉害的人才出手吗?兄弟,你可千万不要告诉我你正是这样想的,如此,必是万劫难复啊!”
  林小七看着常阿满急切的神情,心中暗道,一刻之前我正是这样的想法,但此时嘛……刚才那神秘存在的出现,让林小七忽然想明白了一件事情。
  他这西方大陆一行无非是因为两个承诺,一是对修格的,一是与怒瞳的。
  于人承诺,行过便可,未必就要追求什么好的结局和过程。
  比如与修格的承诺,林小七只答应他帮他重振拜月教,可没说必定会有结果。
  按此时情形来说,他只须差人行事,未必就要自己出面。
  如果这光明教会的人不堪一击,他手下那帮人又争气,那么短时间内打趴光明教会也不是不可能。
  真要是这样,那便算是兑现了诺言。
  如果打了小的,出来了老的,那这承诺便自然终止,林小七当初只答应帮修格对付光明教会,可没答应他对付仙界的人。
  人不可胜天,凡不与仙斗,如此简单的道理,想他修格必能明白,也当无话可
温馨提示: 读者阅读小说的同时,可以发表一下对小说的看法供其它小伙伴们参考哦,书评如果被采纳成精评,您就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奖励哦!书评禁止发布广告和违法内容,一经发现将永久删除帐号!


本站能保证所有电子书均为TXT格式电子书,100%无病毒读者可以放心在PC或手机上阅读。
第九书包网开放上传功能,拒绝任何形式的涉黄违法电子书,请网友自觉遵守网络秩序,一经发现将删除其帐号!
About us:第九书包网www.shubao9.com)为台湾现代派文学社思潮社旗下简体版中文小说电子书网站,为全球读者提供免费TXT电子书共享平台!
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TXT电子书均由读者自发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法,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