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仙尘逸事〗第67部分

说。
  如此,林小七自然就不算食言了!
  而与怒瞳的承诺呢,林小七可施一个“拖字诀”————你不是让我提升功力,然后帮你唤醒冥神吗?但你却没规定一个确切的时间,也同样没有告诉我究竟该如何行事。
  那么我始终是一个拖字,一直拖到你不耐烦的时候为止!
  刚才那团黑雾的突然出现,林小七已经基本判断出它的来处。
  如此强大的存在,非仙即魔,但他出现的方式极为诡异,应该是魔界中人。
  林小七在各类典籍中得知,仙人现世必定有华光万道,即便是隐而不现,那气息也自纯正,绝不至刚才那团黑雾般的诡异。
  既然魔界的人已经现身,也尽管他隐而不发,但他的出现却让林小七改变了自己的想法————对修格是一个拖字,对怒瞳也是一个拖字。
  自林小七成了逍遥岛的岛主后,肩上的责任便愈发的沉重,因此便渐渐养成了对人对事俱持严谨的态度。
  此一行,他原本打定主意要与仙界、魔界好好斗上一番的,但此时想来,却对自己这样的打算嗤笑不已。
  自己不过一介凡人,又凭什么和仙界、魔界的人斗?只凭怒瞳那几句话和一个空头承诺吗?便有怒瞳撑腰又能怎样,他若厉害,又何须自己这个凡人出头?说到底自己不过是他手中的一柄凶器罢了!
  林小七看向常阿满,笑道:“你刚才不是说这一趟就当是游山玩水吗?行,我明日就这西方大陆寻访名山大川,也算没白来一趟。对了,常兄你若是有空,咱们不妨同行。”
  常阿满喜道:“你真是这样打算的吗?这可太好了!不过我可没时间陪你四处游玩,我今日赶来,要的就是你这句话。我还有事在身,既然你已答应下来,那么咱们就此别过吧!”
  林小七笑道:“老常,急什么急,好不容易见你一面,咱们好歹也要喝上一杯啊。”
  常阿满似有急事在身,推辞道:“不用了,只要你答应不趟这趟浑水,咱们喝酒的机会便多的是!好了,兄弟,老常我先走一步,咱们是后会有期了!”
  林小七见他执意离去,也不多说,当下便与他拱手做别。
  看着常阿满急街离去的身影,林小七轻轻一笑,喃喃道:“我他妈真是傻啊,别人当这西方大陆上的事情是一盘棋,我又如何不能当它是一场游戏呢?别人当我是一枚棋子,我自己可不能当自己是一枚棋子。且由你们闹去吧,老子先找地方玩去!”
  林小七的性格本就不羁,只是在逍遥岛呆的久了,便多了几分看似稳重的迂腐。
  此时这西方大陆上的局面头绪太多,他始终难窥其中脉络,心中不免郁闷。
  而常阿满的突然出现,以及刚才隐身一旁的魔界之人,却让他胸中豁然开朗,从前那不羁和叛逆的性格便再次显现。
  此时局面扑朔迷离,林小七便懒得再去想,也懒得再去探寻。
  该来的总是要来,自己没必要如此紧张,更没必要如此执着!
  “只要我一天不离开西方大陆,谁都不能说我违背了承诺……奶奶的,就这么着了……”林小七想清其中道理,微微一笑,却是哼着小调在这哈多城中四处闲逛起。
第一百二十九章
  多哈城外的某处密林,常阿满急急而行,至林中深处无人时,方停下脚步。
  他左右望了一眼,确信周围无人,右手在空中画了个古怪的符号,恭声道:“主上,属下回来了。”
  那符号于空中闪出淡淡青光,随即幻化成一团暗黑色的烟雾。
  烟雾中有声音传出,道:“我吩咐你的事情办的如何了?”
  常阿满恭声道:“主上,小的办成了。”
  那声音道:“这么说,他答应不出手了?”
  常阿满道:“是,属下与他还有几分交情,晓之以理时,他又怎会不听呢?他也是个机灵的人,更是一介凡俗,虽有大周天剑,但又如何与仙、魔二界相斗?所以,属下将西方大陆上的形式说于他听后,他便满口答应不参与此事。”
  那声音嘿嘿一笑,道:“只怕未必……”
  常阿满一呆,道:“主上,何出此言?”
  烟雾中的声音清脆,倒像是个少年:“你知道吗?刚才你在他身边的时候,他已是察觉到我的存在了。所以,他的这番话我不敢轻信。”
  常阿满又是一呆,喃喃道:“他发现主上了吗?这……这怎么可能?他此时的实力虽然涨的快,但也不至于到了能发现主上的地步啊?这……这岂不是说他已经到了登仙入魔的境界了?”
  那声音有些疑惑,道:“我也奇怪这事,按理说,便是仙界之人,除了大罗金仙以上的存在,皆难以锁定我的气机。可刚才,他分明是缩定了我的气机,然后寻踪觅来,这实在是让我迷惑。但更让我奇怪的是,他的灵识刚探入这林子时,我也查探了一下他的底子。我……我竟然没能测出他的深浅,这实在是太奇怪了。他的存在给我一种难以界定的感觉,似仙非仙,又有点像我魔界中人。但仔细看时,却觉眼见之处竟是一片虚无,没有丝毫的气机!”
  常阿满还未到登魔境界,自然不能体会这番话里的意思,便道:“主上,这又说明什么呢?”
  那声音苦笑道:“我也不知道,他给我的感觉似仙非仙,似魔非魔,似人非人。你说奇怪不奇怪?”
  常阿满愣愣道:“不是仙,不是魔,也不是人,难道他是一个死人?”
  “哎,你这想法倒是有点意思……”那声音似有所悟,道:“虽不中,却也有点接近了。记得魔典中倒也有这样的记载……啊,是了,难道这小子修成了冥婴不成?”
  常阿满奇道:“主上,这冥婴是什么?”
  “这个……我也不太清楚,只是记得有这样的记载。不过这也不太可能啊,魔典中虽有这样的记载,但也注明这只是来自远古的传说,具体的谁也不曾见过。”
  微微一顿,那声音又道:“罢了,且不说这个了。这小子既然是大周天剑的宿主,有些我不知道的际遇也是正常的。其实他也是忌讳大周天剑中的剑灵,否则此时的实力远远胜过现在……常阿满,你说说,他这番话你信几分?”
  常阿满沉吟道:“依我想来,他这人虽然刁滑,但说出的话却基本可信。我才已说明其中利弊,相信他能做出正确的判断。所以,我觉得他这番话至少有七分可信。”
  那声音淡淡道:“七分吗?七分已不少了,只要他不出手,我倒要看看暗月那泼妇如何挽回局面。”
  常阿满对魔界与仙界的争斗知道并不比林小七更多,犹豫片刻后问道:“主上,恕属下斗胆一问。我实在是不明白,林小七不过一介凡俗,便是出手又能怎样呢?当然,他与属下私交不错,我自然不愿他参与进来,只是弄不明白主上为什么会如此紧张他的出现。”
  那声音哼了一声,道:“一介凡俗?你太小看他了,大周天剑的宿主又怎会是凡俗之人?世人常说,大周天剑是天下第一凶器,哼……第一自然是第一,但在这前面又岂止是天下二字?”微微一顿,又道:“常阿满,你知道为什么我早就注意到他了吗?你以为仅仅是因为他是大周天剑的宿主?”
  常阿满道:“这个……属下却是不知。”
  他的这位主上从没和他说过这许多的话,今天心情似是不错,竟然是有问有答,有时不问也自娓娓而言。
  那声音又道:“魔界共有十二部,我身属暗伺一部,管的便是一些不为人注意的事情,而其中有一项便是记录所有奇人奇物的事情。大周天剑的存在正属于我管辖的范畴之内,每当它出世之时,无论宿主是谁,我都会暗中观察。而目的就是判断出这位宿主究竟有没有可能唤醒剑中灵魄!要知道,一旦有人成功唤醒剑灵,那么无论是在仙界还是魔界,这都是一件了不得的大事。但这么多年来,却没有一位宿主能唤醒剑灵,所以这件事情倒成了例行公事了。及至这位林大公子出现,仙界的人根本就没理会,在他们看来,这位林大公子早晚是剑中之灵,和前任宿主的下场没什么两样。”
  他说到这里,似是猛吸了口气,语中更有一丝兴奋,又道:“但我却不这么认为,这个林小七的身上有一种难得的灵性,而且他的性格不羁,不为规则所牵制,行事更是随性而为。所以我认定他极有可能会成为大周天剑真正的主人!而正是基与这样的认识,我才遣你暗中助他,否则的话,你常阿满又哪有今天的际遇?呵呵,一个魔界与世间的行走者,按理来说。没有三四百年的时间,是万难登入魔界的,你这也算是一步登天了吧?”
  常阿满恭声道:“主上隆恩,常阿满肝脑涂地亦不能报之万一!”
  那声音轻轻笑道:“少来这一套……”
  常阿满嘿嘿一笑,又道:“主上,你如此行事,便是为了保全他吗?”
  那声音道:“算是为了保全他吧……我不想他参与进来,是因为仙界的人还没注意到他,所以便处处为他着想,以期有朝一日他果真成了大周天剑的主人后,可为我所用。如此,在魔界中也是一件天大的功劳。更重要的是,多了一个同伴,便少了一个敌人,我可不想他被仙界的人所用。当然了,仙界的人也未必就会用他,或许在这之前,为了少生祸端,先杀了他也不一定。当然,这只是我的原意,一是想让他为我所用,同时也是看看自己的眼光究竟如何?我想知道,他究竟能不能成为大周天剑的主人呢?”微微一顿,又道:“而当他出现在西方大陆后,我就更不愿意他在众人面前出现了,一是这样一来。他必定会引起仙界的注意,这是我所不愿意看到的,另外我更不想让他糊里糊涂的替暗月出头。那泼妇狂傲之极,恰逢百年前陷入沉睡期,以至于所辖之事荒废,有了光明教会的妄自尊大。再有两月的时间,她就该醒来,她的事情便让她自己去管,这本就是她的游戏,且由她自己去玩。看在同为魔界的份上,我不出手捣乱已算对得起她了……哎,真是很期待她丢面子的那一刻啊,更想看到当她醒来时,却发现如今的西方大陆早没了拜月教时的表情!当初她力揽此事时,并没有想到将她奉为神坻的教徒是如此的不争气吧?呵呵,虽然不是什么大事,但这泼妇极重面子,最怕丢脸。这一来,仙界主管此事的人多少要头痛一下了……”
  常阿满数月前不过一个区区的行走者,便是此时也不过是一个身份卑微的魔界小卒,他哪里知道魔界这许多的内幕?此时听来,不由冷汗淋漓,暗道:“奶奶的,我以为牵扯到仙界、魔界的事情已是破天的大事了,却没想到,在主上的眼里,这不过是一场玩闹而已……唉,好歹老子总算登入是魔界了,否则岂不也是这万千冤魂中的一个?”对于拜月教和光明教会之间的纷争他知道的不少,他又怎能忘记,这两教相争时,这西方大陆死去的人当以万计!
  那团黑雾似是察觉出他的心思,轻声道:“你是不是觉得有点不自在?”
  常阿满自知自己的这位主上可看破他人心思,当下不敢隐瞒,道:“是,属下初登魔界,心性还是凡人之思。”
  那声音淡淡:“这也没什么,多少年前我也是这么一步一步走过来的。上位者自有上位者的行事之规,你一时不理解也很正常。再过数百年时,你放眼看这你曾生活过的世界,你当会发现,这万千的世人不过蝼蚁而已。”
  常阿满恭声道:“是,属下知道了。”
  那声音又道:“对了,我还有一件事情让你去办。”
  常阿满道:“请主上示下。”
  那声音道:“这件事情也很简单,那林小七不是说要去游山玩水吗?你与他本是故交,找个借口随他一起去吧。”
  常阿满一呆,脱口道:“哎呀,刚才他还邀我同游,我惦记着回来复命,倒是拒绝了他!”
  那声音有些不悦,道:“我说了让你找个借口,难道这也要我来教你吗?”
  常阿满急道:“属下不敢,只是此时我已失去他的方位,还请主上再次示下。”
  那声音道:“你且往海边去吧,他已察觉到我的存在,要想像刚才那样锁定他的具体方位怕有些难度。但往海边走必定不错,且他是东土人的装扮,找人询问,应该不难问出。”
  常阿满又道:“主人,一旦我找到他后,又该做些什么呢?”
  那声音道:“两件事情,一是继续看住他,莫要让他轻举妄动。第二件事情嘛……你须得小心行事,找个恰当的机会探听一下他与冥界的关系。在西驼之时,冥界的怒瞳就已注意到他,但我始终不知道怒瞳的目的。冥界之人虽说不管三界之事,但我却不能不加以理会。最重要的是,传说中的冥婴只能在冥界修成,这林小七修的如果真是冥婴,那么他与冥界的关系怕就不能用简单来形容了!大周天剑的宿主,再加上拥有罕见的冥婴,如这样的一个存在,我又岂能不时刻紧盯着?”
  他吩咐完毕后,便让常阿满离去。
  常阿满躬身行礼,却是倒退着离开,等他再抬头时,却见那团烟雾早已消失无踪。
  出了林子后,他本想依言往海边去,但又想到林小七生性好玩,此时怕还在多哈城内闲逛,便盘算着进城寻他。
  但他却没想到,他这打算原本没错,林小七确实是准备在城中玩上一天的。
  但他转了半个时辰,正盘算着去什么地方游山玩水时,却忽然想起了一件事情。
  也因此想到了一个他原本早就该去的地方……如此,林大公子却是早早离开多哈,赶回了落脚之地……
  艾仑找的落脚之地是某处山脉的峡谷,这里罕有人烟,再加上山中多有野兽,更有比野兽凶悍百倍的魔兽,因此这里却是个极为安全的地方。
  当然,这安全两字也只是对于普通人而言,换了这大陆上的修炼者,这安全二字便无从谈起。
  当林小七回到这峡谷时,木氏兄弟已将这里布置成一个内、中、外三层合九九之数的法阵。
  这法阵有幻化、隐身之妙,除了高人中的高人,一般的修炼者不仅无法突入其中,更是连门也摸不着。
  由于是初到西方大陆,众人都觉新鲜,一众小妖更是兴奋,俱是卖力干活。
  短短几个时辰,倒将这峡谷弄得有点逍遥岛上的气象了。
  林小七一回峡谷,修格便闻讯而来。
  “公子,可曾瞧见光明教会的驻地?”
  林小七打了个哈哈,道:“见着了,见着了,我瞧那光明神却像个神棍,一付猥琐的模样。”
  修格听他贬低光明神,心里极为受用,笑道:“不错,邪魔外道,又怎有庄严之象?”他却不知,这位林大公子本来是想瞧瞧光明神是什么模样的,但却半路被常阿满拽了出来。
  此时,连光明神是高是矮都不知道,有此一说,恰是顺嘴胡扯。
  林小七又随便胡扯了几句后,问道:“对了,老修,这段时间咱们做的准备俱是内功,不过是一些装备和武器上的事情。真到了这西方大陆,是时候研究一下详细的计划了。你来说说,你是怎么打算的?”
  修格笑道:“我正要与公子你说起此事,没想到咱们却是想到一处了。”
  林小七道:“老修你已经有了计划吗?快说来听听。”
  修格从怀里取出一卷羊皮纸摊放在桌上,道:“公子,你过来瞧。我这计划分为十二个大的步骤,共计四十七个小步……”他这一卷羊皮纸铺在桌上竟有三四尺长,上面更是密密麻麻写满了西方大陆的通用语。
  林小七听得一愣,十二个大步,四十七个小步?奶奶的,这也太详细点了吧?再仔细听下去时,他的头顿时变的有如斗大……原来,修格这老家伙完全将复兴拜月教的事情当一场大仗来打。
  他的计划中不仅牵涉到大陆上的各个国家以及政治、军事等方方面面,更是将一些难以被人控制的因素也考虑在内,比如说收复某地后,应当如何吸收教徒、巩固信仰等问题。
  再进一步时,更是将修建新的拜月教的圣殿、及至新圣殿的防卫如何安排,要留下多少高手才能防止光明教徒的反扑等一系列问题全罗列了出来,并一一做出了相应的对策……
  修格说的极为兴奋,当真是慷慨激昂、滔滔不绝。
  妈的,什么狗屁的计划!你这老头怎么不把教徒娶妻生子、放屁磨牙这些事情也写进来呢?如此,岂不更加的详细?修格说至一半时,林小七实在是忍不住了,在心里暗自狂骂一通后,问道:“老修,且容我打断你一下。我问你,如你这般的计划,需时几何?”
  修格哈哈笑道:“乐观一点的算,最多八年,要是快一点的话,五六年或可大成!”
  奶奶的,还最多八年?林小七肚子都快气疼了,咬牙道:“老修,你认为就我这点人手能支撑过八年?”
  修格一愣,随即笑道:“无妨,我这计划乃蚕食之策,现有人手或许会有损失,但只要方法对路,我们也是在逐渐壮大之中。因此,你这顾虑并不存在。”
  林小七见他满脸兴奋,连那一蓬白胡子也激动的一抖一抖,当下也不忍心说什么,只道:“老修,还有什么快一点,好一点的计划?你不会真让我在这西方大陆熬上七八年吧?”
  修格急道:“公子,我知道这对你不公平,可是若非如此,实在是不能重振拜月教啊!”
  林小七耸了耸肩,道:“我看这也未必。”
  修格一愣,随即道:“公子有什么更好的计划吗?你不妨说来听听。若是好策,修格绝无二话。”
  林小七此时说起这所谓的计划,原本就存有敷衍之心,为的只是稳住修格,好施展在多哈城市内就想好的拖字诀。
  当下见修格问起,眼珠转了几转,清了清嗓子便娓娓说来……
第一百三十章
  夜,淡淡的月光洒在多哈城内,将整个城市镀上了一层幽暗的银色。
  此时已是夜深,多哈城里早无人影,空荡的街头只有两三只觅食的野猫。
  它们四处游走,毫无顾忌,这夜的城市就是它们乐园,在这里,它们似乎是唯一的存在……因为阿里撒公国信奉的是光明教会,在光明教会的宗义里,黑暗是沉沦的初始,也是恶魔肆虐的世界。
  所以,信奉光明教义的多哈市民们极少在夜里出来,暮色降临时便家家闭户,生怕堕入那沉沦的世界。
  月色下,街头的一只野猫正翻弄着一块开始腐烂的小鱼,它将鼻子凑上去轻轻地嗅着,眼中的一点幽暗的绿光闪烁着兴奋的神色。
  这条小鱼刚刚发臭,对它来说还算新鲜。
  生活在城市的野猫并不是很讲究,一条这样的腐鱼可以算一顿丰盛的大餐了。
  但是这只野猫仍是有点犹豫,是将这条鱼就地解决呢,还是叼起它另找一个安全的地方以便安心享有?这城市里的野猫并不止它一只,而且不走运的话还能碰上那只瘸腿的野狗……
  野猫正犹豫时,心中忽然升起一丝警觉。
  它顿时弓起了腰,身上的毛也根根竖起,然后死死地盯住那仍是幽暗一片的街头……
  因为某座建筑的遮掩,月色无发照射到那街头的一片,那里幽暗而深邃,散发出一丝诡异的气氛。
  野猫忽然叼起那条小鱼,它准备要离开这里了,因为在那幽暗处走出了一只体形雄健的黑猫来。
  野猫从没见过体形如此雄健的同类,它自知不是对手,所以它准备开溜了。
  但仅仅是一瞬间,它突然呆在了那里,那幽暗之处走出竟不止一只猫!
  那么,是几只?不,不,也不是几只,这只能按一群来算!
  这只可怜的野猫从没有见过如此多的同类会在同一个地方出现,而且它们的体形是那样的雄健,步伐是那样的优雅!在这夜色里,这突如其来的一群猫似乎是缩小了的野豹,带着杀气,带着暴戾行走在这街头!
  叼着鱼的野猫感觉到了巨大的危险,它飞快的扔下发臭的鱼转身疾奔,但危险既已降临,它那如闪电般的速度只是加快了死亡的节奏!一阵淡淡的黑雾从地面卷来,这只疾奔的野猫本卷袭其中,瞬间僵直,而后被这黑雾吞噬……
  “妈的,这多哈城里的野猫还真多,这一路行来我已杀了七八只了……”黑雾中,一个瘦小的侏儒显出身形嘻嘻的笑着。
  须臾前,它同样是一只野猫的形态。
  只是他的话音未落,从虚空中忽然伸出一只碧绿的巨手在他头上敲了一记。
  “混蛋,谁让你显形的?”这声音刻意压的很低。
  侏儒一缩头,连分辨的话也不敢说,立刻又恢复了野猫的形态。
  所有的猫都聚集了过来,它们抬头望着不远处那高耸着光明教会的建筑,眸子里都有嗜血的兴奋!
  看了一刻,终于有一只猫忍不住了,它舔了舔舌头,看向刚才那只绿手出没的虚空,轻声道:“木爷爷,时辰差不多了吧?咱们是不是该动手了?”
  虚空中,慢慢显出木青檀的身形,他抬头看了看天,轻声道:“不急,等雾族的暗隐刺探好地形和教会里的人数之后再动手。”
  微微一顿,又道:“不过你们千万记住,呆会动手的时候不许使用任何的法器,也不许用你们本族的技能,你们只能使用老修锻造的破魔刺。”
  野猫舔了一下嘴唇,道:“木爷,咱们的实力远远胜过他们,自然是用不着法器。不过为什么不许我们用本族的技能呢?要知道,咱们妖族的本命技能是融在血脉里里,与人打斗时不用,实在是有些不习惯。”
  木青檀哼了一声,道:“休要罗嗦,你只管去做就是。”
  那野猫不敢多说,只低声应了一句。
  不一刻,那教会前忽然涌起一阵淡淡的黄雾,雾中更有几点绿光闪烁。
  木青檀眼睛一亮,低声喝道:“时辰已到,儿郎们,都给木爷我动起来!”
  那打头的野猫兴奋的低声吼道:“木爷,您就瞧好吧!”它弓腰发力,如闪电般向远处的黄雾里窜去。
  在它身后,足有二十只野猫同样跟上,只瞬间便消失在那黄雾之中。
  木青檀见他们远去,却忽然轻叹了一声,喃喃道:“也不知道公子在弄些什么玄虚,不仅不让你我出手,就是连这些小辈出手也有诸多限制,说什么时机不到,还不是让对手发现我们来历的时候……哎,龙四,你说说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在他身后的虚空处,龙四的身形如鬼魅般出现,道:“我也不知道原因,不过这几天我瞧公子的神色不错,比刚出岛的时候要轻松许多。那几天里,他的脸色时常阴郁,似乎对这西方一行没什么成算的样子。”
  木青檀道:“我也瞧出来一点,不过我还是想不明白,既然没太大的成算,索性不来就是。咱们的这位公子爷可不是什么信守承诺的君子啊,老修那里一哄一吓足矣,谅这老头也没辙。再说了,若真无成算,又不想失信与人,最多来这西方大陆晃上一圈敷衍一下也就得了,何必如此大张旗鼓?此一来,咱们逍遥岛可谓精英尽出,实在是没这个必要吧?”
  微微一顿,他忽然轻笑道:“莫非……莫非是咱们的公子爷看上那位金发的艾丽小妞不成?所以便一怒为红颜,明知山有虎,却要偏向虎山行?”
  龙四哼了一声,道:“公子岂会如此不堪?老木你这厮实在是以己之心度君子之腹……”说到这里,他忽然想起林大公子与这君子实在是不靠边,自己也不禁笑了起来,又道:“为艾丽那是绝不可能,不过这其间想必还有内情,只是公子这人心深似海不肯说罢了。别说你我,就连楚仙子那里,他多半也不肯说实话的。”
  木青檀笑道:“这倒也是,公子这人报喜不报忧,但凡有了什么大事总是一肩挑起。他这人说不上是君子,但绝对是个重情重义的明主,我兄弟有机缘跟了他,也算有福。说也罢,不说也罢,我们这些做随从的只管听他吩咐就是,多的也不必问了。”
  龙四笑道:“正是如此。”
  木青檀道:“对了,你刚才说公子这几天神色不错,我也看出来了。你说是不是经过几天的观察,他发现这光明教会实在不如他想象的那么厉害,所以这才轻松下来?”
  龙四摇头道:“绝对不是,公子性格你你我还要阴狠,如果光明教会真的不堪一击。他必然会发起雷霆一击,也好早些兑现承诺,早些回岛。这千余人在这西方大陆呆着也不是事情,公子绝不会手软的。”
  微微一顿,又道:“这唯一的可能就是公子已经找到了对付光明教会最好的办法,因此才改变了起先的计划。你不见前几天他和老修关在屋子里整整呆了一天吗?想必就是在讨论这个……公子这人向来是谋定后动,找到了对付光明教会的办法,他的心情自然就会好转,多半就是这样了。”
  木青檀忽道:“奶奶的,瞧公子的架势,这西方大陆上似乎真有什么难以对付的高人。这也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以我逍遥岛的实力,无论东西大陆,难道还有人能让公子头疼吗?老修那里我也问过了,听他意思,这光明教会当年也只比拜月教略胜一筹。而老修这老家伙算是拜月教最厉害的人物了,两相比较,那光明教会也不过是天朝大一点的宗派而已。对付这样的人,我看别说公子出手了,就连你们四兄弟也不必出手,有我木青檀足矣。”
  龙四道:“话不能这么说,所谓山外有山,人外有人。这西方大陆的面积比东土还要大上一倍,难保没有高人。总之小心无大错啊!如你所说言,公子这人重情重义,他这么小心也是为咱们考虑。”
  木青檀点了点头,再不说话。
  几人早已探察清楚,这多哈城里的光明教会实力不强,驻地内多是传教的弟子,却没几个武士和法师。
  此一行,俱是从塞外收服的妖族动手,他两人只是随后压阵,便连驻地也懒的涉足。
  与这夜色中,龙四和木青檀虽然没在说话,但心中仍有着不少疑惑。
  而此时此刻,多哈城外的林小七的心里却如明镜一般,这夜袭多哈光明教会驻地的举动也正是他拖字诀中的第一步。
  前几天,他在多哈城见到常阿满后,心中忽然清澈,尽管他仍是看不清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但却不妨碍他接下来的计划。
  其实这个计划并没什么出奇的地方,无非就是一个拖字。
  但世事往往就是这样,好的计划并非要有出奇的地方,只有正确的计划才是最好的计划。
  那天从多哈回来后,他有意问及修格是如何打算的,却没想到修格这老家伙洋洋洒洒的弄出一篇极为宏大的计划来。
  若这样的计划,便是林小七没有这拖字诀,也万万不愿实施的。
  他心中念着楚轻衣和逍遥岛上自在的生活,可不想将大好时光全送在了修格的手上。
  待修格将自己的计划说出后,林小七只是嗤笑不已,并问修格还有什么好的计划没有。
  所谓人老精,鬼老灵,修格自然看出林小七的心思,当下便反问林小七有什么好的计划。
  林小七这人擅能胡扯,心里又早想好对策,当下便言道:“老修,擒贼先擒王这句话你听说过没有?”
  修格皱眉道:“我自然是听过,但这又怎样呢?你莫非是想一举刺杀光明教会的主教不成?”
  林小七反问道:“这又有何不可?这人我虽没见过,但想来不会比尊者那厮更厉害吧?”
  修格急道:“万万不可,他法力通玄不说,身边更是有无数勇者!他虽然没有尊者厉害,但蚁多咬死象,除了那些勇者,更有下凡的天使身守护,这暗刺一事绝对是行不通的!”修格说的脸红脖子粗,又道:“更何况整件事情的关键并不在于他,而是……”
  话音未落,林小七便笑着接道:“而是在与整个光明教会的根基,是不是这样?”
  修格一愣,道:“原来你明白这个道理啊。”
  林小七哈哈笑道:“我自然明白这个道理,刚才不过是说个笑话罢了。这个什么狗屁的主教便是杀了也甚大用,杀一个自然会有第二个,杀两个,又会有死三个出来!杀不胜杀,更是无聊之举。想要重振拜月教,最关键的是要从光明教会的根基着手。”
  修格道:“正是这样,所以我才制定出如此周密的计划。我相信只要稳步实施,再加上公子你强大的实力,绝无不成之理啊!”
  林小七笑道:“成是必成,但所费时间太多,算不上好计划啊。”
  修格道:“说来说去,你的几哈还没说呢?你刚说什么擒贼先擒王,这应该是有的放矢吧?”
  林小七点头道:“不错,正是有的放失。不过我说的这贼非是光明教会的主教,也不是其中的什么大人物,而是那小小的贼头。”
  修格微一皱眉,道:“你的意思是……”
  林小七呵呵一笑,道:“我的意思很简单,那就是先摸清楚光明教会规模大一点的教会驻地,比如说这多哈城里的就不算小。一旦摸清情况,我们便暗中下手,不仅是刺杀驻地里的头目,更是连整个驻地都毁去。如此一来,不消一月,光明教会的根基便动摇大半。当然,与此同时,老修你也不能闲着,你要找上几百甚至上千从前的信徒,然后让他们在整个大陆四处散谣言……至于这具体的嘛,你自己琢磨,这个你比我明白。左右是一些光明教会不合天道,将遭天谴之类的鬼话。”
  微微一
温馨提示: 读者阅读小说的同时,可以发表一下对小说的看法供其它小伙伴们参考哦,书评如果被采纳成精评,您就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奖励哦!书评禁止发布广告和违法内容,一经发现将永久删除帐号!


本站能保证所有电子书均为TXT格式电子书,100%无病毒读者可以放心在PC或手机上阅读。
第九书包网开放上传功能,拒绝任何形式的涉黄违法电子书,请网友自觉遵守网络秩序,一经发现将删除其帐号!
About us:第九书包网www.shubao9.com)为台湾现代派文学社思潮社旗下简体版中文小说电子书网站,为全球读者提供免费TXT电子书共享平台!
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TXT电子书均由读者自发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法,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