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仙尘逸事〗第68部分

顿,他见修格凝眉沉思,便又道:“老修,咱们的优势其实并不在人数,两相比较,何异于天壤之别?真要是按照你的计划,怕要不了一年的时间,我手下的这些人马便得损失一半。也未必就是战死,多半是要被你累死。咱们天朝有一句话说的好,好钢得用在刀刃上,我手下的这些人实力固然强悍,但真正拿手的却是暗中祸害别人。所以一明不如一暗,我们先隐藏下来,便是各个击破,那也是暗中进行。”
  他说到这里,伸手帮修格倒了杯茶,又接着说道:“说到优势,其实咱们最大的优势并不在人上。”
  修格道:“不在人上?那在什么地方?”
  林小七笑道:“老修你好糊涂,你难道忘了你生平最得意的杰作了吗?”
  修格道:“你是说传送阵?”
  林小七呵呵笑道:“不错,就是它!有了传送阵,这西方大陆便是逍遥岛上的一块沙滩之地,暗袭也好。刺杀也好,咱们是想来就来想走就走,任谁也抓不着啊!老修,我今天就派人回逍遥岛将所有的子阵都取来,到时你遣心腹之人安放在西方大陆各个重要的位置。比如一些大国的都城,还有光明教会的什么圣地一类。一待安放完毕,我即让龙氏兄弟和老木他们分编二十组小队,全由塞外的那些善于暗潜的雾隐、善于拟形幻化的厄仑以及善于刺杀的虫族组成。然后就让他们在各个子阵中来回穿梭,将那些重要的教会驻地一一击破!如此一来,只要三个月,光明教会必将陷入一片风雨之中。当然,你的事情也很重要,谣言止与智者。但这天下多是愚夫愚妇,只要光明教会飘摇不定,你散布的那些东西便抵的上十万勇士!”林小七的这拖字诀其实也不全是一味的拖,按他计划实施下去,也算是一种隐与野的攻击方法。
  而如此一来,他便可以用最小的代价换得时间上的缓冲,以便自己更好观察整个局势。
  这个计划的好处还不仅仅于此,一旦实施下去,如果仙界和魔界按兵不动,那么无止境的暗袭加上谣言,谅那光明教会也支撑不了多少时间。
  林小七担心的只是仙界和魔界,区区一个光明教会哪他他的眼里。
  如果一旦光明教会被毁,那么万事皆罢,无论是修格这里,还是怒瞳那里,谁都不能说上一个不字。
  仙界和魔界的人不出来,你怒瞳总不能要我强自出头杀上仙界和魔界吧?
  话说回来,一旦仙界和魔界的人与西方大陆现身,那么林小七也有足够的时间来观察局势。
  因为隐兵与野,只要多加小心,谅他们也难以发现自己的存在。
  便是有了什么发现,也难以找到自己的行踪,混沌神阵不是凡间之物,可也不是仙、魔二界就有的。
  与其间穿梭,虽抵不上那些仙、魔的随时随地的瞬移,但也不是他们想抓就能抓到的。
  更重要的是,林小七压根就没打算派上自己真正的心腹,如木氏兄弟和龙氏兄弟,哪一个折了他都要伤心一阵。
  所以,在这个计划里,他派遣的人马全是塞外妖族。
  手心手背都是肉,但十指伸出总有个长短,更何况这些塞外妖族对他来说最多就是皮上老茧,有了可以抵疼,没了也不伤身。
  如此,就眼前的混沌不清的形式来说,这样的计划可说进退自如,虽不算完美,但也无限接近了!
第一百三十一章
  夜,有清风悠扬。
  林小七站在峡谷的出口眼望多哈的方向。
  在他身后,修格焦虑不安的来回走着。
  林小七回身笑道:“老修,我出来透口气,你怎么也跟着出来了?”
  修格道:“多哈城内的光明教徒虽然没什么厉害的人物,但这毕竟是我回到西方大陆走的第一步,心中难免有些焦虑,我此时只想尽快看到他们回来。”
  林小七哈哈一笑,安慰他道:“放心吧,最多再有一刻他们就该回来了。到那时,我便能下定的决心了。”
  前几日他与修格一番长谈后,修格心中虽有些不情不愿,但也同意了他的计划。
  这老头虽然复教心切,却并不糊涂。
  与林小七的计划比较起来,他亦知自己的计划太过繁复,且耗费的人力物力巨大。
  林小七毕竟只是答应他帮他复教,并没有答应他帮他重建整个拜月教,所以一些繁复的工作也只能留待光明教会覆灭后自己慢慢实施。
  这老头起先还打算将林小七和艾丽撮合在一起,好替拜月教找个不花钱的强力打手,但自楚轻衣上岛后,这老头也就死了这条心。
  无论从哪方面比较,艾丽都要逊色不少,且林小七见楚轻衣畏之如虎,怕也不敢有心思在外面再多找一个回家。
  所以,当林小七说出自己的计划后,修格纵是有万般的不情愿也只得应下来,再说林小七的计划看上去也确实不错。
  当其时,林小七的心里也是一番感叹。
  他心中清楚,这所谓的拜月教不过是魔界手中的一枚棋子,而这修格和艾丽更是连棋子也算不上。
  死了灭了,再找一个扶持就是,并不拘泥与某一个人。
  但可怜这二人却为这所谓的信仰耗尽心血,尤其是修格,当真是毕生精力都献给了那所谓的暗月女神!如此,实在可悲,亦是可恨!
  但这又能怎样呢?难道让林小七将所有的一切全说出来吗?林小七深知修格对拜月教的痴迷,他怕自己一旦开口,这老头不信自不去提,怕当场就要拎起法杖与他拼命!更何况他自己对魔界的事情也是一知半解,又从何说起呢?其实林小七也知道,所谓难得糊涂,两相比较,或许还是修格活的有意思一点。
  自己虽然知道的比他多一点,但苦恼也随之而来。
  当真是知道的越多,苦恼便越多,前几天在逍遥岛的时候,他竟从自己的头上发现了一根白发,心中也不免唏嘘一番。
  修格奇道:“下定最后的决心?”
  林小七点头道:“老修,你不觉得按照我的计划实行下去,我们这次来的人反而是多了一些吗?再说我们手上有传送阵,实在是没必要让这么多人在这里耗下去。”
  修格道:“你是要将他们全送回逍遥岛?”
  林小七道:“是啊,现在只需留二十个暗袭小队就可以了。我现在只等龙四他们回来,好问问这光明教会的人究竟是什么样的实力,如果他们能轻松应付,今夜我就将大对人马撤回逍遥岛。”
  微微一顿,又道:“当然,除了这二十个暗袭小队外,老木和龙四我也留在你的身边,有他们两人在,即便发生什么事情也足以应付了。”
  修格没想到林小七居然要将人马全部撤回,当下不由黯然。
  但转念一想,若按林小七的计划走下去,确实没必要留这许多的人,但不知怎的,他的心里有着说不出的难受。
  也尽管他知道林小七不是背信弃义之人,但他当初回西方大陆的时候,分明是带着万丈的复仇火焰而来的,他只希望在林小七的帮助下,那光明教会的主教趴在自己的脚下颤抖求饶!但现在呢,尽管复仇仍在继续,但却换了一种方式,而这样的方式与他想象的差的太多!
  过了半晌,修格轻声问道:“公子,你也回去吗?”
  林小七明白他的心思,笑道:“我答应帮你复仇,在光明教会没有倒下之前,我是不会离开西方大陆的。老修,我知道你心里有点难过,但我不是还站在你身边吗?而且你应该明白,我这人最擅长的事情便是暗中打人闷棍,真要明刀明枪的干,我怕会误了你的事啊!”
  修格心中感动,既然林小七不走,他还有什么可担心的呢?他哈哈一笑,道:“公子,老修不是孩子,这些道理你无须再说。那么你既然决定留下来,那么不如和与这大陆四方游历,一是看看西方大陆的景色,二是四处打探消息,以便制定下一步的计划。”
  林小七笑道:“我也有这个意思,总之咱们有传送阵在手上,所有的人不必集中在一起。你我四处乱晃,探听好消息后,便放置子阵引暗袭小队来个秋风扫落叶!咱们只管一边看着,也无须动手,等他们打完之后在替他们掩饰痕迹,老木和龙四他们亦是如此。这样一来,或许三个月不能动摇光明教会的根本,但半年的时间却是足够有余了!”
  修格笑道:“这一次带来了几十具子阵,除了随身应用的之外,我再遣人在几个重要的国家安置个七八具。到时真如公子所言,咱们是来了就打,打了就跑。等他们缓过气来时,咱们再上门扫荡,如此三番五次的折腾,管他是天使还是什么,必定也要吐血三升啊。”
  两人说到这里,俱是大笑。
  正笑时,古无病却从谷内走了出来,道:“要行也是三人行,小七,你可不能甩下我。”
  林小七笑道:“这是自然,我是狼,你是狈,少了你,这西方大陆上便要少了许多精彩。”
  古无病与林小七调侃惯了,见他骂自己是狈,丝毫不以为意,只笑道:“既然你已经打算今夜就送他们回岛,那么咱们明天便出行。不过这一站去哪里呢?”
  修格道:“不如去这阿里撒的都城看看吧,听说那里有光明教会黑衣圣使,当年我就曾被一位黑衣圣使伤过,至今还有隐疾。这黑衣圣使的法力不错,但也当不住雾隐的暗袭,咱们就先拿他开刀吧。”
  三人商量着行程,全不拿光明教会当一回事,正说笑着。林小七忽然想起一事,哎呀叫了一声,道:“去哪里都是去,在这西方大陆上我还有一件事情没办,正好先去办了。若是不顺道也没什么,有老木和龙四在,咱们其实也没什么事情好做,无非也就是做个探听消息的细作而已。”
  修格奇道:“公子,你是第一次来这西方大陆,怎么会有什么没办呢?”
  一旁的古无病却是笑道:“小七,我还以为你忘记了呢,竟然给你想起来了。”
  林小七笑道:“受人大恩,又怎会忘记?只不过是最近心思烦乱,一时没想起来而已。在没来西方大陆之前,我是一刻有不敢忘记。”
  修格道:“到底是什么事情啊?”
  林小七笑而不答,却道:“老修,你知道浮游山在什么地方吗?”
  修格惊讶道:“浮游山?你要去那里做什么?那里可是西方大陆上最有名的死地啊!”
  林小七奇道:“死地?这是怎么个说法?”
  修格解释道:“这浮游山在德加帝国境内,相传这山的所在之地是原本是一块平地,后来天降临奇变。一夜之间,不知从哪飞来一处山脉,将整个平原变成了现在的浮游山。这山终年黑雾笼罩,即便是白天也难以看出三丈之外。而且山中寸草不生,也没有野兽飞禽。据说起初这山被一些勇士用来当作试炼之地,以证明自己的勇武,但最后全是有去无回。及至现在,再没人进过那山了……”微微一顿,又道:“说起这浮游山,我倒想了起来。据我拜月教的典籍记载,暗月女神曾有神谕,禁止拜月教的门徒进入浮游山。而据我所知,光明教会里尽管勇者无数,但这么多年来却也没有派人进过浮游山,这却不知道是为什么。”
  林小七心中暗笑,心道:“看来这什么光明神和暗月女神也知道体恤下情,奶奶的,浮游山也是你们能进得吗?那里住的可是神龙之子,也是世间最为暴戾的一个家伙啊!”
  修格见林小七神色古怪,道:“公子,你真要进浮游山?你究竟有什么事情要去那里办啊?若是不要紧的事情,我劝你还是别去了。”
  这老头现在就指望着林小七帮他复教,又怎会眼看他去冒险呢?更何况这一去,自己显然也是要跟着去的,心中便生出许多焦躁来。
  林小七笑道:“放心吧,老修。我这一去是要去见一个朋友,没什么危险的。若我猜得不错,这一去或许还是一件功德呢。”
  修格奇道:“功德?这是怎么说?”
  一旁的古无病笑道:“凶神一去,那浮游山从此太平,这还真是一件功德。至少山附近的居民多了一处来钱的地方,山虽荒芜,却也可开垦。再经雨露,又没了戾气,进之后,那山间说不定是葱郁一片啊!”
  修格见两人说的越发奇怪,皱眉道:“你们两人打的什么哑谜?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情?听你们的话里意思,难道这山里封印着什么凶兽吗?”
  林小七点头道:“也算是凶兽,而且是大大的凶兽……”他正要详细解释的时候,谷内却走出一个小妖。
  及至身边,小妖恭声道:“公子爷,木爷和龙四爷已经回来了。”
  在这谷里早已架好通往多哈的传送阵,所以木青檀和龙四并不需要长途奔波从这谷口出现。
  林小七看向修格笑道:“老修,这故事还是等明天和你说吧,咱们还先回谷办正事要紧。若是没什么周折,今夜便让他们回岛。”
  几人一路行回谷中,当见到木青檀和龙四时,却见两人面色平稳,并无半点异样。
  修格见了,心中轻叹一声,知道自己原先制定的计划再无半点可行的希望。
  林小七问道:“此一去如何?”
  木青檀嘿嘿笑道:“公子,这还用问吗?这些个光明教会的徒众也实在是太脓包了些,不过盏茶的功夫,驻地里所有的护教武士和法师一个不留。奶奶的,动手的那些小兔崽子们还直嚷嚷着不过瘾,要不是我一再嘱咐他们不许动那些没有武力的徒众,他们说不定真杀了个精光呢!”
  修格一听差点急了,道:“普通教众可千万不能杀,他们本是无辜之人,杀之伤德。其次,若是杀了这些普通教众,伤了他们的心,那么即便光明教会倒了,他们也不会依附、信奉我拜月教。”
  “不是说了没杀吗?老修你急什么?”木青檀呵呵笑着,又道:“不过说真老修,你这一口天朝语说的越来越顺溜了,第一次见你时还不太会拽文,此时听来,却完全是一付老学究的口气。”
  修格也不理他,看了一眼林小七,道:“公子,时辰已经不早了,你既然下定决心,那么现在就让他们离去吧。”
  林小七微一点头,对龙四道:“龙四,你去将郁狂人他们叫来,另外再吩咐下去,除了你和木青檀手下的暗袭小队以及拜月教的人,其他一干人等全部收拾好行装。”
  龙四呆了一呆,道:“公子,咱们这是要去哪里?”
  林小七呵呵一笑,道:“回去。”
  “回逍遥岛?”龙四和木青檀大吃一惊,不知道林小七的葫芦卖的是什么药,两人相互看了一眼,却俱是摇了摇头。
  而在一旁,修格仍是轻轻叹气……
  几天之后,依旧是多哈的那片密林之中,常阿满又再次出现了。
  但与上次进这林子时的神情不同,这一次他的脸上满是担忧。
  前几天,他领命去追林小七,好随他身边探询他的心意。
  但常阿满却没想到,任自己如何折腾,却始终找不到林小七的踪迹。
  此来密林,他正是要向上回的那人复命。
  穿过林子,他来到上回的地方,正要伸手画符时,身后却有声传来:“寻到林小七没有?”
  常阿满先是一惊,但听这声音熟悉,便松了一口气。
  但再一想到自己任务没完成,心中又是一紧。
  他飞快转身,恭声道:“回主上的话,小的这次将事情办砸了。”
  这一回身,却是一呆,他见这主上从来就是一团黑雾,但这次见到的却是活人。
  不仅是活人,还分明是一个活生生的美少年。
  只是这少年面色苍白,虽然俊美异常,但却有一股难以言明的诡异之气。
  少年哼了一声,道:“连个人都寻不到,你这办事可真够大的。”
  常阿满浑身冷汗淋漓,腿一软,当即拜倒在地,道:“小人该死,请主上责罚。”
  少年冷声道:“依我规矩,你确实该死,但魔界向来没几个人间的行走者,真杀了你,又有谁替我跑腿呢?难不成你让去追那林小七?”
  常阿满急道:“小的不敢,只怪小的无用,让主上失望了。”
  少年依旧是哼了一声,道:“好了,这些没用的废话少说。记住了,你即刻动身往西南的德加帝国,若我算的不错,林小七应该会在那里现身。”
  常阿满道:“主上,德加帝国国土辽阔,您能否指定一个详细点的方位?”
  少年皱眉摇头,竟是叹了一声,道:“林小七已非往日之林小七,我不仅算不出他行踪,便连气机也难以锁定。若不是上次被他发现,倒还有些可能,但自他发现我隐身查探之后,我就再也感受不到他的气机。这实在是一件难以相信的事情……”微微一顿,他似是懒的多言,又道:“速去,速去,早去一天便多一分机会。”
  言到此处,也不见他有什么举动,眼中青光一闪,便有一团雾将他隐住。
  待风来雾散时,却早不见了踪影。
  常阿满见这少年离去,不由苦笑着叹道:“原来连你也找不到林小七吗?这可苦了我,这么大一个德加帝国,又要我何处去寻他呢?”他叹了一回,却也想不到良方,唯有站起身飞速向西南方向赶去。
  如那少年所言,虽然没有林小七确切的踪迹,但早一日赶到德加帝国,便多了一分寻到他的把握。
  常阿满离去后,林中人迹皆无,却有一只画眉忽然落在刚才那少年驻足的地方。
  它站在那里,眼中有迷蒙的彩光,而视线所至之处,亦是那西南往德加帝国的方向……
第一百三十二章
  风轻云淡,德加帝国边境某个小镇的旅馆内,林小七倚窗而立,他静静地看着天边一抹淡若轻纱的白云,思绪却是远远的飘回了远在万里之外的逍遥岛。
  西方大陆一行,除了古无病,他身边最亲近的人都留在了逍遥岛,便连一向痴缠的银子也没跟来。
  而及至于在阿里撒公国临时想出拖字诀的计划后,此时他的身边唯有古无病和修格两人。
  在阿里撒公国内,还有另一只逍遥岛的人马,但这些人里唯有木青檀、龙四以及郁狂人三人算得上是真正的逍遥岛人,剩下的一百多人全是从塞外掳来的妖族。
  林小七想的很明白,既然准备暗中对付光明教会,同时又不想让自己过早地暴露在众人的视线中,那么只能让这些外来户暗中行事了。
  这些妖族并非一个种族,可说是集东土妖族之大全,即使被人发现,也很难在短时间内摸清他们的来历。
  为了万全计,林小七与众人分手的时候,一再嘱咐木青檀和龙四只管制定计划和负责指挥,除非是有了生命危险,否则绝不可以出手。
  在原定的计划里,留下的只有龙四和木青檀,但林小七知道两人性格易冲动,便又留下了郁狂人。
  塞外一行,林小七虽然没有跟去,但从木氏兄弟和龙氏兄弟的嘴里,他却不难看出郁狂人是个人才。
  此一行留下郁狂人约束木青檀和龙四,想必不会有什么大的麻烦。
  再说了,林小七和古无病、修格一路往德加帝国行来,每隔几天都会通过传送阵与三人联系,以便掌握最新的动向。
  往德加帝国来,林小七等人并没有急着赶路,一路走一路玩,倒是将西方大陆的风情人物摸了个七七八八。
  这一走便是半月有余,而在这半个月的时间内,木青檀等人率领着塞外妖族着实是阿里撒公国以及周边小国刮起了一阵恐怖风暴。
  据木青檀说,这半个月内,他们一共捣毁了十六个光明教会的驻地,杀掉教会的首脑及重要成员多达百人。
  行事之时,他们格外注意了毁踪灭迹,直到此时,光明教会并没有怀疑到拜月教的身上。
  而远在德加帝国境内的林小七等人在数千里之外也能触摸到这股恐怖风暴带来的余波,每到一个稍大的城市时,都能看到光明教会的防范明显加强。
  类似这样的暗袭,总是要有张有弛,这样效果最好,同时也能起到保护自己的作用。
  因此林小七和修格商量了一下,决定让木青檀等人暂缓下一次的行动。
  并让他们留下人手看管在阿里撒公国境内的传送阵,其他的人全部回逍遥岛休整。
  木青檀等人回到了逍遥岛,林小七的心思也随之而回。
  他没有想到,本是大张旗鼓而来,却因为常阿满的出现,自己竟临时改变了初衷。
  但唯其如此,他才觉得心安、心静。
  他不想无谓的损失身边的任何一个人,即便是那些原本用来当做盾牌的塞外妖族们。
  只是当大部分人都回到逍遥岛后,他对楚轻衣的思念便格外的清晰,几乎每一次从梦里醒来,第一个浮现在他脑海里的倩影便是楚轻衣。
  当然,还有那娇憨可爱的银子……
  天边忽有一阵风来,卷起道道乌云。
  德加帝国境内的天气极其多变,经常前一刻还是阳光普照,后一刻便是大雨滂沱。
  “逍遥岛从不会变天,永远都是暖若三春,此时此刻,师姐和银子会在做什么呢?师姐好静,此时想必在瞧什么古书典籍。银子却是极懒,此时不是在晒太阳便是在师姐的怀里睡觉吧?呵呵,要不就是在欺负喀利儿那个小家伙……”
  林小七手里捧着一杯茶慢慢地啜着,视线却是望向了那云端外的逍遥岛的方向。
  “小七,想家了吗?”房间的门忽然被推开,古无病托着食盘走了进来。
  林小七笑道:“怕是你这家伙想家了吧?你新婚燕尔,想家那的必然的。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换作是我,我是绝不肯留在这里的!”
  古无病笑道:“自你将计划改变后,其实我留在这里也没什么必要,反正都是些打人闷棍的事情,还不到与人拼命的时候,留在这里其实也只是看看热闹而已。不过你别忘了,神龙离墒是你的恩人也是我的恩人。当初你答应它去揭开睚眦的封印,承诺虽是你一人许下的,但其中也有我一份。受人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更何况神龙助我脱离兽身,此一份恩德可堪再造,我又如何能等闲视线之?”
  林小七笑道:“这倒也是,算起来,他老人家对你的恩惠远在对我的恩惠之上。我不过是得了一个戒指,一付战甲,你这家伙却是脱离兽身,远离妖道。算来算去,还是你这家伙赚得多啊,浮游山一行,你不去实在是说不过去……”微微一顿,又道:“不过说来也是好笑,这两年来,不仅是我变了,你也变了很多。换了往日的你我,此一番承诺又怎会放在心上?若有机缘,那封印顺手解便解了,若没有,又或是有了危险,至少我是绝不会来的。”
  自林小七立下了拖字诀后,他便打算往德加帝国的浮游山一趟。
  在初遇神龙离墒的时候,他曾经答应离墒来这西方大陆替睚眦解开封印。
  此时时机正好,不仅身在地方大陆,而且也没有什么缠身的事物,当下便有了往浮游山的念头。
  只是在这样的念头下,他仍是存有私心。
  睚眦本是神龙之子,乃是远古之神,虽然脾气暴躁。但封印一解,自己总算是他的恩人,想必不会有什么为难之举。
  到时他再曲意奉承,说不定能就此拉上一个堪称恐怖的帮手!林小七对仙界和魔界并没有多少了解,但他却知道睚眦是什么样的存在,在世间的典籍中,如睚眦这样的存在只是传说,是一个永远需要仰望的存在。
  除了仙界的大罗金仙和魔界里的大神魔,怕是没人能阻挡睚眦这样的存在吧?
  古无病叹了一声,心生同感,道:“是啊,想起你我往日脾性,这承诺二字不过狗屁,实在是不值什么钱。但也不知是为什么,自被尊者禁锢于缥缈峰后,我常思己过,想起往日种种,心中有一种难言的滋味。及至被你救回逍遥岛,再见了紫烟,这心肠便软了许多,再也难提起往日那股狠厉的杀气。就说这西方大陆一行吧,我明知道免不了杀戮,但一想起万千异国之民将会因为我们而枉死,心中便有着些不自在。好在你即使改变了策略,如此一来,倒也可少做些杀孽……”
  林小七不等他将话说完,便哈哈笑道:“说你胖你便喘上了,如你这样,还不如去域外做个头陀什么的,据说这新兴起的头陀教讲的就是大慈悲。”
  古无病见林小七嘲笑自己,淡淡笑道:“不过是一时之思,你这家伙也休来笑我。等真正碰上了对手,这般的心思自然烟消云散,我虽脱了兽道,但却没有脱了这颗兽心,终是见不得血的!”微微一顿,又道:“妈的,这人确实成不得亲,一成亲心思便不知不觉便软了,虽是一时之感,却是让你抓住把柄来笑我!罢了,不说这个了,已是正午,我买来些酒肉,咱们先喝上一杯。”
  林小七道:“老修呢,这老头早上就出去了,怎么这会还不回来?”
  古无病道:“老修去光明教会的驻地打探消息去了,你让老木他们回岛之后,他就一直念着什么时候再叫他们回来。这老头,光明教会一日不亡,他就一日不得安生啊。”
  古无病端来的是食物是一整只烤羊腿,食盘边还放着德加帝国特产的几种水果。
  林小七拿起食盘上的一把银制小刀剜下一块肉细细嚼着,之觉这羊肉丰美,赞道:“好,这异域的羊肉虽不及我逍遥岛的美味,但却远胜天朝那些吃杂草长大的羊。”
  古无病替他倒了杯酒,道:“小七,趁着老修不在,你跟我说说,你到底打的什么主意?此一次改变计划,不会是无的放矢吧?”
  “瞒的了别人却终究瞒不了你这个家伙……”林小七喝了口酒,便将心中所虑说了出来。
  “拖?”及至林小七说完,古无病不由沉默,半晌才道:“怕也只有这个拖字才是上上之策了,咱哥俩向来与人斗,却没想到有一天要与天斗,与地斗!奶奶的,这也实在是太刺激了一点。”
  林小七笑道:“现时还谈不上斗,依我心思,这事是能免则免。所以思来想去,便使上了这么一招拖字诀。直至此时,你我只见过尊者这样的半个仙人,便连他,也将你我弄了个焦头烂额。若说斗字,咱们拿什么去和人家斗?妈的,这可是仙界和魔界啊,老修不知情倒也罢了。怒瞳那个老东西却是个老狐狸,无论如何我是不会轻易替他卖命的……”
  古无病轻笑道:“正是如此,想当年你我行骗天下,管他如何厉害的人物,皆捏在你我掌心之中玩弄。怒瞳虽然厉害,却也仅仅是厉害而已,论及头脑,咱也不输于他。总而言之,斗也罢不斗也罢,没八分把握的事情咱不干……奶奶的,且玩着吧。”
  两人说到此处,便又想起往日光景,当下心生唏嘘,一边喝酒,一边回忆往日的时光。
  酒至六分时,修格却匆匆赶了回来,脸上神色郁闷,一进门还没说话便拿起桌上的酒杯连灌了三杯。
  此时的修格一身商贾的装扮,为了不引起注意,他连那三缕白须也忍痛剪了。
  再加上林小七用特制的易容药物将他清瘦的脸庞修饰成一张胖脸,此时的模样哪里还是往日那个风度清矍的老法师?
  林小七见修格脸色不善,道:“老修,你怎么了?”
  修格将手中酒杯一顿,叹道:“我刚才去光明教会附近的驻地打探消息,却听人说,光明教会已经派出三十四个天使分驻各个重要的城市,这德加帝国内就有六个。如此一来,老木和龙四他们怕是难以将暗袭进行下去了……”说到此处,他眼中有殷切之色,看向林小七的目光分明是在催他加派人手。
  林小七哪能听不出这话里的意思?他也不去瞧修格,只淡淡道:“敌进我退,既然他们着意防范,且让老木他们在逍遥岛多休息几天。”
  修格急道:“公子,打铁还须趁热啊!老木他们这段时间已将光明教会弄的焦头烂额,再加一把火的话,不超过三个月,光明教会在这西方大陆上的威信必定大打折扣。如果此时退却,起先做的那些事情岂不是白费力气?”
  林小七呵呵笑道:“老修,你且安下心来。来,来,你坐下来慢慢喝杯酒。”
  修格见他着意搪塞,心中不悦,道:“公子,不是老修我逼你,这件事情既然已经开了头,万万不可就此拖下来。如果没有这个暗袭计划的话,老修也不好说什么,但万事开头难,我实在是不想浪费如此大好的开局啊!”微微一顿,他忽然意兴萧索,叹了口气,又道:“公子,我知道,凭我的实力想重振拜月教无异于痴心妄想。当初在逍遥岛上,你我彼此许下承诺,看似两不亏欠,但老修我知道,我实在是占了你天大的便宜。时至今日,公子家大业大,有一些想法也是应该的。毕竟跟着你的人有数千之巨,牵一发而动全身,换作我是你,也当以大局为重。罢了,你我相交一场,也是投缘,便如你们天朝人所说的忘年交。公子,当初的承诺就此做废吧……”
  林小七见修格说出这么一番话来,心中并没有吃惊,只淡淡道:“老修,你这是在以退为进吗?”
  修格一皱眉,脸上现出几分怒气,但随即却化为苦笑,道:“以退为进吗?呵呵,我本来确实有这个念头。我知道你这个人好面子,若是以话拿你,多半也是有点效果的。但实不相瞒,自我来到德加以后,我仔细查探了光明教会此时的实力……唉,此时之光明教会远非往日可比,若说当初的光明教会还是个孩子的话,现在的光明教会就是一个真正的武士!我实在是没想到,也不过十余年,光明教会的实力竟然一至于斯!我刚
温馨提示: 读者阅读小说的同时,可以发表一下对小说的看法供其它小伙伴们参考哦,书评如果被采纳成精评,您就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奖励哦!书评禁止发布广告和违法内容,一经发现将永久删除帐号!


本站能保证所有电子书均为TXT格式电子书,100%无病毒读者可以放心在PC或手机上阅读。
第九书包网开放上传功能,拒绝任何形式的涉黄违法电子书,请网友自觉遵守网络秩序,一经发现将删除其帐号!
About us:第九书包网www.shubao9.com)为台湾现代派文学社思潮社旗下简体版中文小说电子书网站,为全球读者提供免费TXT电子书共享平台!
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TXT电子书均由读者自发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法,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