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仙尘逸事〗第69部分

才说了,仅这一次,他们就派出了三十四个天使分驻各地,三十四个啊!想当初我拜月教被他们摧毁时,那也不过十来个天使!嘿嘿,当年我连一个孩子般的光明教会都斗不过,更遑论此时已成参天大树的光明教会?”
  他说到这里,脸上更是难过,坐下身来一气连喝了四五杯酒,又道:“不瞒你说,当我打探到这些消息的时候,我确实有心想瞒着你们。我实指望你和老木他们……唉,不说了,公子你虽然厉害,但逍遥岛却只有一个你。我又怎么忍心看着他们客死于这异乡?在逍遥岛待的久了,便觉得自己也是逍遥岛的一分子,毁了一个拜月教也就算了,我实在不想再看到与我朝夕相处的人再有什么不测……”
  林小七见修格说的真诚,心中也是感动,他没想到在修格心中,逍遥岛上的人便如自己的亲人一般。
  他看了一眼古无病,却见古无病微微点头,两人心意相通,自然知道古无病是什么意思。
  林小七哈哈一笑,道:“老修,有你这番话便足以让小七替你卖命!不就是几个狗屁的天使吗?说实话,我还没将他们放在我的眼中!”微微一顿,他忽然正色道:“老修,你别急着伤心,且先听我一言。”
  修格道:“公子,你说。”
  林小七道:“我刚才说了,这几个天使我还没放在眼里。实话与你说了吧,对我来说,想灭掉一个光明教会不过反掌之易,但事有所为有所不为,而消灭光明教会正是不可为之事!”
  修格皱眉道:“公子,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我怎么听不大明白啊?什么叫不可为?”
  林小七笑了笑,道:“其实这不可为并非指我,而恰恰指的是你!”
  修格呆了一呆,道:“是指我?难道……难道我想重振拜月教是一件错事吗?”
  林小七道:“错确实是错,但非你之错,所谓当局者迷,这也怨不得你。”
  修格一头雾水,正想说话时,一旁的古无病却道:“老修,你相信我和小七吗?”
  修格道:“自然是信!也不怕你们笑话我,老修我无儿无女,在我心中,公子和艾丽一样,早已看成是自己的晚辈!这么说虽然有不敬之嫌,但却是我的心中所思,并没有半点的虚假。”
  林小七微微一笑,道:“多谢老修你看得起我,既然如此,那我也不瞒你了……”他拿起面前酒杯轻轻啜了一口,又道:“老修,我来问你,你身为拜月教的长老,那么你对拜月教又了解多少呢?对你们的那位暗月女神又了解多少呢?我再问你,你知道这个拜月教是因何而来的吗?”
  修格一呆,道:“公子,你怎么会问起这些事情来?”
  林小七嘿嘿一笑,道:“我若不问,你又如何走出这个谜局?我若不问,我又哪有精力天天编些瞎话来敷衍你?”
第一百三十三章
  “棋子,棋子,原来我只是一枚棋子……”修格双目无神,嘴里无意识的喃喃念着,手中一只青花瓷杯因一刹那的震惊而变的粉碎。
  在修格的身边,林小七和古无病默然无语,两人轻轻转动着手中的酒杯,全然忘了那烤的香美的羊腿早已挂上了一层冰冷且透明的油脂。
  林小七因为不忍修格始终被蒙在鼓里,便将知道所知道关于拜月教的由来说了出来。
  当然,对于拜月教究竟是因何而来,那暗月女神究竟是何等样的存在,林小七自己也所知不多。
  但即便是他所知道的这一丝半点,再加上他有意的夸大,修格仍是被惊的失神。
  多少年的传承,那万千信徒心中的神坻,在这一刻却是轰然坍塌!
  “我不信!”修格忽然抬起头怒视着林小七。
  “你说的话我一句都不信!女神是天上的神,她将赐予她的信徒以永生,所有的信徒是她的子民,如这样的神又怎会将她的子民当做棋子?”
  林小七轻轻啜了口酒,淡淡的反问道:“是吗?那么拜月教被光明教会赶尽杀绝的时候,你们的女神又在哪里呢?”
  修格一呆,想要反驳的时候却找不出一个可以出口的理由来。
  是啊,当他如丧家犬在东西方大陆上奔逃的时候,他的女神又在那里呢?其实这样的问题在他的心中早已存在,只是他不敢多想,更不敢自问。他怕想的深了,问的多了,自己胸中这唯一的精神支柱便在瞬间坍塌!自他成为拜月教的教徒后,他就从没有见过这位女神施展过神迹。
  关于暗月女神的事迹他也是从上一辈那里听来的,当然,教里的典籍也有所记载。
  但无论如何,他确实没有亲眼见过暗月女神施展的神迹。
  对此,修格的心里也颇有微词,无论如何,拜月教的死对头光明教会却是每半年就会向信徒展示一次来自光明神的神迹。
  修格心里清楚,论及实力,拜月教存教恒久,实力即便比不上光明教会,却也不弱多少。
  之所以拜月教在短短的数十年里被光明教会打的灰头土脸,及至最后的亡教,最大的原因便是教徒缺少对暗月女神的信心!一个几乎从没展现过自己神迹的神,又有谁愿意去信奉她呢?而在拜月教的对立面,恰恰就有一个隔三岔五就施展神迹的光明教会,如果一定要找个神来供奉,相信一百个人里也难找出一个信奉拜月教的。
  对于修格来说,没见过暗月女神的神迹其实并不能说明什么,因为身为拜月教的长老,每半年一次的大祈祷仪式中,他是可以聆听到来自那虚无之中的神音的。
  这也是唯一让他聊以自蔚的事情,无论如何,在没有神迹的情况下这恰好证明了女神的存在!但有一件事情他没有说过,甚至连嘶丽他也没告诉,早在十多年前,就连这样的神音也断绝了。
  而也正从那时候起,拜月教无可避免的走向了灭亡的道路……
  房间里的气氛极为压抑,林小七看着修格无神的样子,心中甚至有点后悔。
  他不知道,这样的打击对一个老人来说是不是重了一点,这个世上如他这样没心没肺的人毕竟是少数。
  在天朝,虽然修道者都知道神与仙的存在,但他们并没有将这样的神与仙当神坻供奉起来。
  最多只是对这些非人存在的实力感到敬畏,却绝不至于上升到精神的层次。
  因为所有的修道者都明白一个道理,除了远古的强者之外,那些典籍中记载的神、仙、魔其实同样是人,唯一不同的是这些人与实力上突破了自己,从此达到了一个堪称仙、魔的境界。
  看着典籍里的记载,又或是聆听着长辈口中的传说,仙与魔的存在其实更多的是鞭策与激励,并没有半点信奉、膜拜的心情。
  每个修炼者都知道,只要付出了努力,再加上好的机遇,自己也会有这样的一天。
  但很显然,西方大陆上并不是这样,在这里,神与仙甚至是魔已经上升到一种精神上的信仰。
  这里的信徒并不是每个人都奢望因为这样的信仰而得到永生,他们只是下意识的寻找一个强大的存在来膜拜、来供奉。
  这就像还没有完全自我意识的孩子,他们的父母就是他们心中的神坻!
  “小七,你……你所说的这些都是真的?”半晌,修格轻吸了口气,终于是开口说话了。
  这一次他没有出户林小七为公子,而是选了一个更加亲近的称呼。
  林小七道:“原本我也不知道这些,上次去冥界时,怒瞳亲口对我说的。依我想来,如他这样的存在,应该没有必要来骗我。毕竟拜月教与我没有半点的瓜葛,而光明教会同样如是。”
  修格叹了一声,道:“其实暗月女神是你口中所谓的魔界之人并不重要,对拜月教的教徒来说,对女神的信仰更多是精神上的寄托。她到底是什么样的存在与我、与曾经的万千信徒,其实根本就不重要。我们需要的只是一种可以让自己平静,同时可以让自己生存下去的理由。小七你和古公子从没有信奉过什么神坻,这样的心情你们是很难理解的。”
  林小七奇道:“那你为什么如此难过呢?”
  修格苦笑道:“我难过是因为我只是一枚棋子,女神从哪里来不重要,她究竟是什么样也不重要。重要的是女神应该如同我们爱她那样来爱她的子民!但让我失望的是,从你的口中,我终于知道我和那些已经死去的万千信徒以及我的那些长辈们,其实只是一枚棋子……一枚棋盘上任人摆弄、随时可弃的棋子而已!”
  一旁的古无病想要安慰这个老头几句,但还未开口,修格便道:“两位公子,能否请你们出去一下,我想一个人静一静。”
  林小七和古无病再不多话,放下手中酒杯便一同走了出来。
  两人心中知道,此时此刻,再多的安慰也是无用。
  如修格这样老成精的人来说,他自己知道下面的路该如何去走。
  人老精,鬼老灵,对修格来说,没了信仰同样可以换一种活法,他需要的只是一个缓冲的时间而已。
  若换了是艾丽的话,林小七绝不敢任她孤身一人独处。
  两人走出房间,都没有再对此事说些什么。
  两人清楚,解决了这件事情之后便少了一层束缚,只等修格恢复常态后,这西方大陆便成了二人往日驰骋、厮混的江湖,又或者是一付巨大的棋盘。
  没了束缚,想骗就骗,想混就混,便是神仙又怎样,便是妖魔又怎样?当初险恶的江湖中,两人不亚与是最底层的小混混,但结果呢?他们不仅是闯了过来,而且及至此时,更是活的有滋有味!
  “你知道我此时最想什么?”林小七忽然问道。
  古无病看着林小七,脱口道:“在想你的轻衣师姐吗?”
  林小七摇了摇头,道:“再猜。”
  古无病哈哈一笑,伸手从怀里取出一样物事,道:“不用猜了,你想的东西我早已准备好了。”
  林小七看着古无病手中那几枚色子,不由哈哈大笑道:“果然是你这厮最知我的心思,奶奶的,最近总是心思不宁,倒是好久没掷上几把了。”
  古无病笑道:“这次咱们赌些什么?现在你家大业大,所谓肚中无粮,心无底气,赌银子我绝不是对手。”
  林小七笑道:“那能赌什么?”
  古无病略一沉吟,嘿嘿笑道:“不如赌身上的衣服吧,谁输一次便脱一件衣服。光脱不算,最后的输家还得光着屁股出去跑上一圈,你敢是不敢?”
  林小七差点没笑的吐血,道:“小胡,这么大的赌注你也敢下?是不是长能耐了?”在他的记忆中,这古大公子便是天下一等一的大羊牯,自己也不知赢了他几千几百回了。
  他再没料到,如这样的一个羊牯,居然也敢下这样的赌注。
  天下的赌徒也不知几千几万,但敢下这样赌注的无疑都是真正嗜赌之人,比那赌命之人更要牛气一些!
  古无病也不说话,蹲下身来将地上石子清理干净,然后随手一掷,居然掷出了至尊三个六。
  林小七“咦”了一声,二话不说将袖子挽起,然后也蹲了下来……几人住的是这旅馆的单间,门前有一个小小的院子。
  这门里门外风景不同,气氛也随之不同。
  修格在里面愁眉苦脸、唉声叹气,也不知在寻思些什么。
  而这门外,林小七和古无病吆五喝六,正赌的不亦乐乎。
  两人先是蹲着,及至后来,因为古无病的赌技大有长进,与林小七赌的不分伯仲。
  赌到酣时,也不管身处何地,更不顾及自己现在也算有身份的人,二人竟是头低头相互跪坐着,四目相交更是血红一片……
  也不知赌了多久,林小七一抬头时却见修格不知什么时候走了出来,正站在一旁看的出神。
  林小七此时竟是输了几把,身上的长衫已是脱下,不由红着眼道:“老头,看什么看?看不如赌,不如来上一把?”
  修格此时面色平静,早无先前如丧栲妣的模样,淡淡道:“我虽有赌性,却也有羞耻之心,赌银子的便来,脱衣服的却只看不赌。”
  林小七哈哈笑道:“老头你瘦如排骨,你当有人喜欢看你吗?罢了,赌银子就赌银子。”
  他眼见要输给古无病,此时听修格之言,正好借来一个台阶。
  古无病哪里肯依,一把抓住林小七的袖子就要理论,却不料修格取出许多碎银子早已蹲在了一旁……
  在小镇的旅馆中将息几天后,林小七、古无病和修格终于是踏上了去往浮游山的路。
  修格自从得知拜月教的由来后,本是心灰意冷,原打算就此离开德加回逍遥岛去。
  但林小七和古无病对西方大陆不熟,少了一个向导,无奈之下便留在了身边。
  不过这几天中,三人只是喝酒赌博,所带银子在三人之间转来转来,输了便借,借了再来。
  虽然几天下来,他是最大的输家,借条上的数字早已是天文之数,但如此作乐,原先灰暗的心情竟奇迹般好转。
  连他自己也奇怪,这近百年的信仰如何说没就没了呢?
  三人上路都装扮成了商贾的模样,因为并不急于赶路,这一路行来倒也是自在。
  “小七,再有四五十里路应该就到浮游山的山脚了……”看着眼前那巍巍山影,修格摘下腰间水囊喝了一口。
  此时已近傍晚,因为距离浮游山只有数十里,所以白天便刻意放慢脚步,专等暮色四合时行路,免得引人注意。
  但真正踏上眼前这唯一一条往浮游山的小道时,三人才发现这样的顾虑完全没有必要。
  因为浮游山恶名在外,这方圆数十里地哪还有人烟的迹象?
  林小七接过修格的水囊喝了一口,道:“这浮游山倒不像是一座山脉,左右望去,无头无尾,似乎是围成了一个圆阵。”
  远处的浮游山虽在数十里之外,依稀却能瞧出轮廓,且这周围无草无木,只有一些巨大嶙峋的怪石,视线便格外的清晰。
  一旁的古无病皱眉道:“你的意思是……这浮游山是一座法阵?”
  林小七笑道:“法阵是肯定的,睚眦封印之地,当然是一座法阵。不过这山势怕是天生的,最多是依山建的法阵罢了。”
  微微一顿,他看向修格道:“老修,你说暗月女神曾下过喻示,凡是教徒一律不许进入这浮游山,那么她可曾说过这里面的原因吗?”
  修格道:“说起这喻示,其实还没有我修格的时候就已存在,据逝去的长老说。这山中有来自远古的恶魔,一旦进入其中,便会沦为恶魔的口中之食。至于这恶魔究竟是什么样的存在,长老倒是没说,故老相传,怕是连他自己也弄不清楚。”
  林小七道:“这就有些奇怪了,据我所知,凡是被封印的人,即便还存有法力,却始终无法应用与封印之外。再说了,这封印可是神龙离墒所下,睚眦便是有天大的本事怕也难有所为……”
  话音未落,古无病接道:“他若有所为,这封印便失去效用,哪还轮在着咱们来替他解难?”
  修格道:“小七,你的意思是……这浮游山中还另有古怪?”
  林小七微微皱眉,道:“我也不敢肯定,只是心中隐觉不妥。”
  古无病道:“咱们还是小心为妙,若是另有古怪,想必不是凡俗的存在,否则光明教会和暗月女神怎么会同时降下喻示,让教中徒众远离这浮游山呢?”
  修格心中生出担忧,道:“既然这样,那咱们还有必要进山吗?”微微一顿,他看向林小七,道:“小七,许下的承诺自然要兑现,但咱们是不是做好准备之后再来?如此急着进去,怕是不妥吧?”
  林小七略一沉吟,道:“我看这样吧,我有神龙战甲在身,便是有什么危险,想必对我也没什么作用。神龙大人既然让我来解这封印,必定是有些把握的。再说,这是他老人家下的封印,便是再有什么古怪怕也难掀起什么波浪。所以,你们先找地方歇息,我一人进去看看……已至山前,绝不能因为一些虚无缥缈之事便裹足不前,说出去倒让人笑话了。”
  此时天色愈发的黑沉,那远处的山影渐渐淹没与这黑色之中。
  时有风来,吹起一片呜咽之声,也不知那石林中的夜枭啼叫,还是这风声于石上的摩擦之声……
  修格虽是老成精的人了,此时却冷不丁的打了个寒噤,道:“小七,此时天已大黑,我看咱们还是找地方先生堆火。我这里带有一些肉脯,吃饱喝足再睡上一觉,养足精神后,明天我们一同进山。”
  林小七笑道:“我们本就是趁天黑才进山的,此时却是因黑不前,呵呵,说出去还是让人笑话……”他这人胆子极大,此时实力也颇强横,实在不想就此不前。
  但一想到修格年老且实力不济,便是留下也不放心,便有心依言在这山前歇息一宿。
  但他话音未落,远处却有一阵缥缈的箫声传来,这箫声如泣如诉,听在耳中端的是让人身上发麻。
  林小七一凝眉,奇道:“怪哉,这西方大陆上怎会有东土的箫声呢?”
  修格却是吸了口气,沉声道:“小七,这不是你东土的竹萧之声。”
  林小七皱眉道:“那是什么?”
  修格叹了口气,道:“这是夜魔的哭声,我们……我们算是遇上麻烦了!”
第一百三十四章
  林小七凝神听着远处的哭声,一边问道:“夜魔?这是什么玩意?”
  修格轻吸了口气,将裹在法杖上的一层用以伪装的油布取下,回答道:“顾名思义,所谓夜魔就是在夜里出现的恶魔。不过它并无实体,是万千游荡在世间的亡灵聚化而来,每到夜里它就会发出如竹萧般的哭声。据说凡是听到这哭声的人都难逃一死,除了全身的精血被吞噬之外,就是连灵魂也难逃一劫。并不像正常死亡的人,灵魂还可以去往冥界。”
  古无病本已是凝神戒备,听到这里,不由笑道:“原来就是我东土的鬼魂而已,这有什么可怕的?我妖族中有一种功法,专门是吸纳这些游荡的孤魂野鬼用以行功。可惜我早已脱离妖道,此等妖法早已不用,否则今天倒是个好机会。”
  修格正色道:“古公子,你千万不要小看了这夜魔。据传这夜魔多是冤魂聚化,起初虽然只是单体,但如果遇上罕有人迹的荒地。再加上周围原本就有无数孤魂,那么经过无数次的吞噬之后,它的威力足以抵得上一个魔导师!”微微一顿,他将法杖护在胸前,又道:“更重要的是,它并没有实际的形态,对物理攻击完全免疫。虽然攻击方式极为单一,除了可以造成被攻击目标的幻觉之外,最厉害的就是它的精神冲击!所以,面对这样一个来无影去无踪,而且攻击方式也是无形的家伙,我们绝不能小看了它。”
  古无病并不在意,轻声笑道:“说到底依旧是个鬼而已。”
  修格是土生土长的西方人,他对这夜魔的认识远在古无病和林小七之上,此时哪敢放松?面对古无病于夜魔的不屑,他也无奈,只道:“说倒对付这种夜魔,其实光明教会倒有些法子,他们的圣光对一切阴秽之物都有驱除的效果。反倒是我们拜月教教徒的力量之源来自与暗月女神,走的都是阴柔一脉,对这夜魔没有什么好的方法应对。”
  一旁的林小七与古无病一样,起先俱是凝神戒备,等知道这夜魔的来历后反倒是松懈下来。
  只是古无病的松懈不免有托大的嫌疑,但林小七却是有成竹在胸。
  若是换了仙、魔两界之人在此,林小七自然要谨慎小心,他此时实力虽然大涨,一般的仙、魔也未必就不能一战,但小心无大错,谨慎总是好的。
  但抛去实力上的因素不说,得知这夜魔的来历后,他的心中却是嗤笑一声,比之古无病更是不屑,只是没有在脸上表露出来罢了。
  要知道,对于此时的他来说,连冥界也可进出自如,又怎会怕这由亡灵聚集而成的区区夜魔呢?再说他身边还有冥界拘魂使骨打,正是那亡灵的天敌!任那亡灵万千也罢,亿万也好,不过都是土鸡瓦狗遭铁锤,三九冰雪遇春风,一样是任人欺凌的命运!
  林小七看了一眼修格,忽笑道:“老修,你的胆子变小了。”
  修格一愣,道:“变小了?怎么会啊,你是不知道这夜魔的厉害……”
  话音未落,林小七却接着说道:“老修,你别不承认,自打你知道了暗月教的由来后,不仅意气消沉,便连胆子也变小了很多。前段时间,你四处探听光明教会的消息时,虽然周围有极大的风险,你却义无反顾,毫无惧怕的情绪。但这几天来,你虽然同样身着伪装,但遇上光明教会的人后,却总是小心翼翼,生怕被人发现了。”
  修格闻言,不由沉默。
  半晌才叹了一声,道:“你不说,我居然还没发现。但细细一想,确实如此。想来是我心中早灭了复教大计,便再没有了往日的坚毅了吧?”他苦笑着,又道:“说实话,现在想来,我唯一的心愿就是能看到艾丽那丫头能早日找一个好的归宿。我这一生全奉献给了拜月教,身后并无子嗣,艾丽是我看着她长大的,在我心中,她就是我的孙女。少了信仰的束缚,我还能有什么奢求呢?无非就是像一个正常的老人一样,看着自己的子女有一个好的归宿吧。就像你们天朝的老人一样,老修我还想抱一抱我的重孙子呢?呵呵,若说胆子变小了,这也确实,毕竟活着看到自己想要看的事物,这才是最重要的!”
  林小七微微笑道:“老修,出了这浮游山你就回岛吧,你年纪长我许多,便是做我爷爷也做得。从此往后,逍遥岛就是你的养老之地,艾丽也就是我的妹子。”
  修格心中感动,但脸上却故做微怒,道:“怎么,你这就想赶我回去了?我这胆小也可说是谨慎,你们两个虽然精明,但对西方大陆不熟,我又怎么放心离去?”
  林小七却摇了摇头,道:“便是不熟怕也没什么要紧了,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有一种奇怪的感觉。我觉得这浮游山一行之后,这西方大陆我怕也呆不久了。”
  他这句话一出,不仅是修格奇怪,就连古无病也不解其意。
  古无病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林小七道:“这几天我得自大周天剑的记忆越来越多,其中有一种推算天数的法门,我试着依理而推。虽然依旧看不清前途,但却依稀得知未来不久这脚下的土地绝不是西方之土,也不是我东土天朝……”他说到这里欲言又止,但修格和古无病都清楚他话里的意思。
  不是东土,不是西方,所至之处还能是哪里?无非就是仙、魔二界了!
  修格忽道:“管它是什么地方,老修我总跟着你。”
  林小七笑道:“老修你是跟不成了,不过我身却是有人陪着的。”
  古无病一凝眉,道:“是谁?”
  林小七笑道:“身边似乎有两到三人,但看不太清,不过小胡你这家伙我却是看清楚了。少了你这厮,可就无甚趣味了。”
  古无病开颜笑道:“如此最好,有你的地方又怎少得了我呢?”微微一顿,却又有些疑惑,又道:“按你所说,将来要去的地方无非就是仙、魔两界。我服了你给的金丹,实力颇有长进,但还没到能去仙、魔两界的境界吧?”
  林小七笑道:“船到桥头自然直,此是天数,你用不着操这份心。”
  修格知道自己实力低微,在西方大陆上他或许还能算一号人物,但除了炼金之术外,他的实力在逍遥岛上连郁带衣也多有不如。
  是以听了林小七和古无病的对话后,心知自己帮不上什么忙,等出了这浮游山,怕真是要在逍遥岛终老了。
  林小七将话题转开时,远处那若竹萧般的夜魔哭声却又是一变。
  远远听去,在极远处似乎有许多女子正在嬉闹,嬉闹声中又有乐声,间或还有一两声孩童玩到兴奋时发出的尖叫声。
  再凝眸望去,远处那黑压压的一片暗色这竟透出几点光华,似是某处正大摆夜宴。
  修格面色一紧,忽然叫到:“小七,古公子,小心了。这必定是夜魔发出的幻术!”这老头一紧张,便觉得身边景物俱都变的虚幻,那嶙峋的怪石仿佛在下刻就扑将上来!
  林小七轻轻一拍修格的肩膀,笑道:“老修,别自己吓自己,这不是什么幻术。你眼见的,耳听的俱是真的。”
  修格呆了一呆,道:“不是幻术?”
  林小七道:“不是,我用灵识探过,周围并无幻化的景物。不过我怕惊着这夜魔,所以没敢太过上前……”微微一顿,他看向古无病,道:“小胡,我先去看看这夜魔究竟是个什么玩意,要解封印,总是要解决它的,你和老修留在这里等我吧。”
  古无病自然不愿留下,但他见林小七眼光一闪,便已明其意。
  修格失了拜月教这个信仰之后,此时便如寻常老人,身心俱是脆弱。
  虽说他和林小七并不在乎什么夜魔,但两人都知道行事需心专的道理,与其两人带着一个需要照顾的老头,还不如一个人轻装迎敌。
  所以他心中虽是无奈,却也只得点头应下。
  修格更是老成精,知道自己已成累赘,心中暗叹一声,却也不好再说什么。
  林小七心中仍是有些不放心,让两人找地方安顿下来后,又布下一个法阵。
  嘱咐二人不管遇见什么事情,绝不要走出法阵。
  等一切都安置妥当后,他吸气顿足,跃入空中,便如一只大鸟般向那茫茫夜色中飞去。
  他此时修成冥婴,提气时身体便如一片鸿毛,再无需御剑而行,亦不需用神龙战甲上的光翼飞翔。
  这一去,数十里地不过片刻即至,等到了浮游山下,这才发现原来不独山前全是一些嶙峋的怪石,便是这整座浮游山也是由无数巨石垒砌而成。
  这石上叠石,虽然看出其间缝隙,但却浑然一体。垒就一座巍然大山,倒也是一大奇景,这山的走向确实如先前所见到的那样是一个环行之状。
  近得山前时,林小七听出那嬉闹之声是由山内传出,心中不由疑惑。
  这浮游山本是睚眦的封印之地,是由神龙离墒亲手所置,这区区夜魔又怎会安然的蛰伏其中呢?林小七心想,别说是这区区夜魔,便连仙、魔两界之人在神龙的威势下怕也不敢近前吧?否则光明教会和暗月女神又怎会有禁止入山的喻示呢?
  难道……难道光明教会和暗月女神的喻示竟是因为这夜魔的缘故吗?林小七不由皱了皱眉,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这夜魔倒真不可小看。
  修格的话也未必就对,如果这并不是夜魔的话,自己便犯下先入为主的大错了。
  林小七心中本自有些轻敌之意,但想至此处却收起了不屑之心,当下凝神戒备,缓缓向山中行去。
  这山外景色本自荒芜凄凉,而当林小七经由山前一条碎石铺就的小道向里行去时,忽觉阴风阵阵,依稀瞧见山内更是枯骨无数。
  此时天色虽是黑沉,且这山内也是黑雾弥漫,难见景物,但林小七修成冥婴时,也修成了一双夜眼。
  放眼瞧去,这景物却是清晰依旧。
  再往里行,枯骨更多,每踏一步就能踩断一根早已脆弱不堪的枯骨,一路行便一路发出“喀喀”的声音。
  但让林小七奇怪的是,这些枯骨多是兽类与禽类的骸骨,却是难见人类的骸骨。
  眼前一片黑沉,在几十里外能看见的点点光华此时却已不见。
  而那嬉闹声也渐渐隐息,继而成了点滴的耳语声。
  这耳语声虽小,但却连绵不绝,一点一滴的从四面八方传来,其中还夹杂着几声暧昧的娇笑声。
  林小七听在耳中,心中暗自嘀咕着:“听这声音,仿佛这山内倒有数十数百人,莫非这真就是夜魔的幻术,而我此时正在这幻术之中却不自知吗?”
  想到这里,他有心唤出骨打问个究竟,骨打本是拘魂使,此处若真是亡灵布下的幻术,他必能破去。
  他心中有些揣揣,生怕自己不小心就着了别人的道,但刚要唤骨打时,却觉眼前一亮!原来他暗自琢磨之时却并为停下脚步,此时刚好踏入山谷之中。
  一入山谷,却又是一片景物,石壁不仅四处高挂灯笼。照的山谷内灯火通明,那亮光之处更有四张红木大桌一字排开,桌上酒肉齐全,瓜果皆备!对于夜行之人来说,见了这番景象应是心中一暖,疲意全无。
  可实际上,当林小七见了这景象时,不仅没有丝毫的松懈,反是心中一紧。
  因为这看似热闹的酒宴之中竟全无人迹!
  这景象如斯诡异!
  林小七轻吸了口气,却是扬声道:“在下周小六,偶进贵山,不知是哪位高人居于山中?还请出来一见!”
  话音刚落,便听那灯火之外的暗处有人阴声道:“既是偶进,何不就此退去?”
  林小七嘿嘿一笑,道:“我说偶进不过是客气一下,又怎可当真?便如我说你是高人,莫非你真就成了高人?”他胆子极大,再加上此时实力强横,自认自己只要凝神戒备,当世之中绝无人能伤及自己。
  所以,说话之时便有心调侃,亦癫亦狂。
  同时也是希望能激出正主与自己正面对决,这样的场景并不是他所希望的。
  与人对决,他向来都是喜欢在他人背后暗算于人,实在不习惯自己在明,别人在暗。
  如此,诸多手段就无法使出。
  而他之所以没将仙、魔两界之人考虑进来,是因为他绝不相信神龙离墒所下封印之内敢有外人闯入。
  隐隐的,他已料到这所谓夜魔怕还是和睚眦有关。
  “好狂的小子!
温馨提示: 读者阅读小说的同时,可以发表一下对小说的看法供其它小伙伴们参考哦,书评如果被采纳成精评,您就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奖励哦!书评禁止发布广告和违法内容,一经发现将永久删除帐号!


本站能保证所有电子书均为TXT格式电子书,100%无病毒读者可以放心在PC或手机上阅读。
第九书包网开放上传功能,拒绝任何形式的涉黄违法电子书,请网友自觉遵守网络秩序,一经发现将删除其帐号!
About us:第九书包网www.shubao9.com)为台湾现代派文学社思潮社旗下简体版中文小说电子书网站,为全球读者提供免费TXT电子书共享平台!
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TXT电子书均由读者自发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法,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