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仙尘逸事〗第71部分

杀之气涌起时,便如雪水遇上汹涌的地火,竟是悄然淹没与虚空之中!
  窒息之感还未散去,童子眼中再无他物,他只觉得胸中漫漫而来的是一片寂然之意……这寂然中再没有了对生的渴望,也没了对死的畏惧,神形俱灭又如何?散去吧,散去吧……
  林小七挥剑时,这山谷中便是一片死寂之气,童子颓然跪下,眼中毫无色彩。
  旁边的骨打也是一脸茫然,而那两股本是紧缠与他的剑气早没了踪影……林小七肃然而立,他的脸上没有暴戾,亦没有杀气,眸中更一片前所未有宁静。
  这才是大周天剑真正的威力吗?剑出,天地间再没有了任何的气息,剩下的唯有死寂!
  林小七忽然淡淡而笑,他手抚剑锋片刻后,终于是将这至凶的利器收了起来。
  看了一眼仍然跪坐于地的童子,林小七笑道:“小鬼,你这次服气了吗?”
  童子面色茫然,依旧没有从那死寂的气氛中缓过神来,木然道:“你说什么?”
  林小七哈哈笑道:“亏你也是天鬼之身,莫非被吓的胆裂了吗?”微微一顿,他忽然看向左边的暗处,又道:“怎么,两位还不肯出来吗?”
  回应林小七的却是一片寂静。
  林小七微微皱眉,这两个突施暗算的人也不知机,与这种情形下,再躲躲藏藏又有什么用处呢?轻声一叹,他心中已有了些不耐。
  但就在这时,那暗处却忽然传来一缕甜腻入骨的娇笑声:“大水冲了龙王庙,我道是谁呢?原来却是林大公子……”
第一百三十七章
  这声音娇媚清脆,分明是个女子的声音。
  林小七不由呆了一呆,听这女子的意思,在这浮游山中倒是遇上了老相识。
  怪哉,这声音陌生的很,自己似是从未听过,这女子会是谁呢?林小七心中极是奇怪,他耳力极好,凡是听过的声音必然不忘。但很显然,任他千思万想,却始终想不起这声音的主人。
  如果说这女子有意使诈,借此缓上一口气的可能也是有的。
  但林小七却知道事情没这么简单,不仅是因为这女子开口便叫出了自己的名字,而且听声观位,那暗处正有人向自己走来。
  “怪哉,怪哉,没想到在这西方大陆真就遇上故人,只是她又会是谁呢?怎么我一点印象也没有呢?”林小七百思不得其解,便将目光投向那暗处,同时心中也在揣测着,或许这女子并不认识我,而是她身旁的那位男子才是我的旧相识。
  暗处里缓缓行来两人,及至近处时,林小七眼前不由一亮,好个千娇百媚的女子!
  那女子一袭水绿色的长裙,身形高挑,体态玲珑。
  面容秀绝,肤色如玉,最让人心动的是。她移步前来,纤腰摇摆间,更有一股让人为之喷血的冲动!这女子一出现,那漫天夜色也似乎与瞬间退让,留在人眼中的唯有她那绝代的风华!林小七也算见过不少美人,尤其是楚轻衣,更是那落在凡间的精灵,除却绝顶的容颜,那风姿更是让每一个见到她的人为之窒息。
  但很显然,面前的这女子虽然难及楚轻衣的雍容与清绝,但说到娇媚与诱惑,怕要胜上三分。
  楚轻衣给人与一种不可亵渎的感觉,便是多看上两眼,心中也觉羞愧,生怕是玷污了伊人。
  但这女子一见之下,却与人一种冲动的感觉,恨不得就此上前,将她揽在怀里狠狠地搓揉一番!
  这女子旁边站着一个清瘦的男子,仪表出众,亦是难得一见的俊杰。
  但很显然,当他站在那女子的身边时,让人很容易就忽略了他。
  便连已无凡心的骨打乍见了这女子,也是面露痴迷之色。
  好在林小七见惯了楚轻衣这样的美色,眼色稍一迷离,便自缓过神来。
  心清神明后,心中也就愈发的奇怪,他不仅不认识这女子,便连那清瘦的男子也未见过……
  那女子见林小七面有疑惑之色,不由咯咯娇笑道:“林公子,你心中是不是很奇怪?”
  这一笑间,更见妩媚,林小七轻吸了口气,道:“不错,在下确实是很奇怪。你既知我的名字,想来必定是认识我,但我却实在是想不起,究竟在什么地方见过两位呢?”再听了这女子的声音,他又有熟悉之感,但始终想不起在什么地方听过。
  那女子笑道:“你不用想了,你从未见过我,自然想不起来。”
  林小七见她口气娇媚,笑语嫣然,心中不由起了亲切之意,笑道:“原来真没见过,倒是害我想了半天……敢问姐姐和这位大哥,你们又是如何知道我的呢?”那男子已近中年,叫一声大哥也不吃亏。
  而这女子面容虽然只有双十模样,但面色间成熟雍容,算来至少也近三十。
  况且这修道之人善能掩藏年龄,说不定眼前两人已有百岁也未可知。
  女子掩嘴笑道:“嘴好甜的林大公子,这一会便哥哥姐姐的叫了起来。”
  林小七笑道:“非是我嘴甜,在下虽是愚钝,却也能瞧出两未并无恶意。既是同乡,那么这一声姐姐便也是叫得的。”
  微微一顿,又道:“姐姐,你还没告诉我和这位大哥的来历呢。”
  旁边那男子笑道:“林公子还记得西驼之行吗?”
  林小七皱眉道:“自然记得,难道两位在西驼见过我吗?”乍听西驼二字,他以为这两人也是当年在西驼争夺大周天剑的人,只是往事已矣。真若如此,双方也算是未谋面的对头,言语中便有意没提大周天剑。
  那男子笑道:“确实见过,只是在暗处罢了,所以你不曾认识我们。”
  微微一顿,他脸上似有唏嘘之色,又道:“说起来,林公子也算是我们的恩人,若没有你,我们又岂有今日之逍遥?”
  林小七更是奇怪,道:“你们虽见过我,但双方终究未曾谋面,我又怎么成了你们的恩人了?”
  那女子也叹了一声,道:“你不用奇怪,你确确实实是我夫妻二人的恩人,即便不是恩人,那也算是命中福星……”微微一顿,又道:“林公子,你在西驼时可曾听过碧姬吗?”
  林小七略一思索便想了起来,道:“自然听过,西驼的王妃我又如何不知?说起来,当年大周天剑出世,正是从她嘴里流传出去的……”说到此处,他心中猛然一动,忽想起眼前这女子的声音自己其实是听过的,只是当年亦是只闻其所,未闻其面。
  且当年的声音虽然一样的娇媚甜腻,但当其时他的心思全在另一人身上,是以印象不深,此时竟是忘了。
  一念及此,他脱口道:“哎呀,我想起来了,姐姐就是当年的碧姬!”
  那女子咯咯笑道:“林公子果然玲珑,这便猜出我的来历了。”
  林小七却笑道:“倒也非是猜出,其实在西驼之前,我便听过姐姐的声音。只是那时我躲在暗处,姐姐不曾知道罢了。”
  当初在龙阳城外的龙首山,他和古无病偷听燃孜与碧姬的对话,这才知道大周天剑出世的消息。
  只是当时他的注意力全在燃孜身上,且碧姬远在数十里之外,却是将她的声音淡忘了。
  林小七此言一出,倒是让碧姬有些惊讶,道:“在西驼之外?”
  林小七点了点头,将当初的龙首山上的遭遇一一说了出来。
  他与这碧姬虽是第一次见面,但此事已成往事,说了也没什么要紧的。
  再说这碧姬风华绝代,又善知人意,让人一见之下便有亲近之意,是以林小七并无隐瞒。
  碧姬听后,不由叹道:“一饮一啄,莫非前定,我原以为这一段经历是自西驼开始,却想不到早在这之前便种下因由……”叹了一回,她忽又笑道:“既然说到燃孜,那么你再来猜上一猜,我身边这人是谁?”她看向身边男子,眼中满是和悦和浓浓爱意。
  林小七笑道:“如此俊杰之士,除了若离又会是谁?否则,谁又能配得上碧姬姐姐?”当初在西驼时,他也曾听说过这碧姬的风流韵事,更知道若离对她的痴心。
  且若离本是燃孜的师兄,这是天下人都知道的事情,此时得到碧姬的提醒,若再猜不出这男子是谁,倒真是辜负了多少人与他的玲珑之名。
  且他已知道两人是夫妻之份,是以便冠以俊杰之士,小小的拍了一记马屁。
  碧姬和若离明知道这是林大公子送上的马屁,但所谓千穿万穿,马屁不穿,关键就在于你如何去拍。
  拍的好,拍的巧,那便如三月春风,沐在身上,喜在心中。
  此时二人受了这小小的马屁,心中也是极为受用。
  碧姬更是咯咯笑道:“好甜的嘴,难怪当处怒瞳大人看不上别人,却偏偏选中了你。”
  此言一出,林小七愣了一愣,他没想到这碧姬和冥界也有关联。
  他看向一旁的骨打,却见骨打微微摇头,显然是他也不知道这一回事。
  正欲开口相询,却见碧姬走过去将仍自发愣的童子唤醒,笑道:“林公子,你刚才使的就是大周天剑吗?真真的天下第一凶器,我这天不怕地不怕的弟弟也被你吓的失神。”
  她手中一点绿光拍入童子脑中,那童子哎呀叫了一声,呼道:“救我,救我,我不要被那厮炼成兵器……我不要被那厮炼成兵器啊!”
  碧姬轻拍童子的肩膀,柔声道:“弟弟莫怕,林公子不会伤害你的。”
  她语声和缓,兼之甜蜜,那童子渐渐缓过神来。
  待看到林小七正在一旁微微而笑,并无恶意时,心中才略觉放心。
  心情一松,却又叫道:“哎呀,姐姐认识这人吗?如此,真正是天大冤枉啊,平时白被吓的死去活来!”
  碧姬安慰那童子时,若离走近林小七的身边,道:“林公子,你此时心中必定有许多疑惑吧?”
  林小七答道:“是啊,正有许多疑惑。若离大哥,你们怎么和冥界扯上了关系?还有,你们又怎会来到这浮游山呢?”
  若离微微一笑,便将当初往事一一说将出来。
  从碧姬的冥界行走者的身份说起,直到当初在西驼暗中所行之事,无一疏漏。
  及至林小七去往沉羽湖后,整件事情便告一段落,而怒瞳也送还了碧姬与冥界的契约。
  当其时,碧姬解除最大的心病,与红尘也再无留恋,便舍了王妃的名分与若离一同四方云游,做了一对快活逍遥的神仙眷侣。
  林小七听到此处,不由暗叹一声,心中想道:“原来怒瞳早将自己算计在内,自己到底还是跑不脱被人掌控的命运啊。奶奶的,早知道自己是枚棋子,却想不到这棋子做的时间也忒早了点,直至今日,方知起始之处……”
  一念及此,又道:“若离大哥,你们又怎么会来到西方大陆的呢?”
  碧姬此时牵着那童子的手盈盈走来,笑道:“四处云游,只图过的舒心,又管什么东土西方的?只要两人朝夕相处,有景可看,有地可住,那便比什么都好。不知不觉的,便来了这西方大陆……”她看了一眼身边童子,又道:“林公子,这孩子叫云火儿,虽是天鬼之身,但却善良,从未做过什么伤天害理之事。我们夫妻云游到此,却是与他投契,便认他做了干弟弟。如此,这才与林公子你有了这一面之缘……呵呵,刚才他跑回来说有人要将他拿去炼制兵器,我们一时心急,便帮着出手暗算,却没想到竟是林公子到了这里。也亏得那大周天剑独有的死寂之气,否则怕被林公子一剑杀了,却不知道自己死在哪位高人的手里呢!”
  林小七哈哈笑了几声,说了几句客气的话。
  那云火儿在一旁神色仍自闪烁不定,嘴里喃喃念叨,也不知在说些什么。
  若离见他念叨,便道:“云火儿,你嘴里念叨些什么呢?”
  云火儿将牙一咬,脸上全是坚毅之色,大声道:“若离哥哥,碧姬姐姐,这人虽是你们的故交,但有云火儿在此,便绝不让他进入封印之地!”说到此处,他死死瞪着林小七,又道:“你敢说你不是冲着封印来的吗?第一眼瞧见你,我心中便有了这个念头,你骗不了我的!”
  若离见他忽然发飙,不由尴尬,看向林小七道:“林公子,这孩子的本源之处便在这什么封印之中,所以他看的比什么都重。我和阿碧来到这里已有半年,却也从未踏进过封印,更不知里面封印的是什么。小孩子疑心本来就重,他必是怕你有什么图谋,所以就……呵呵,你不用放在心上。”
  微微一顿,他看向云火儿,呵斥道:“云火儿休要胡说,林公子又岂是你说的这种人?你……”
  他话音未落,林小七却笑着接道:“若离大哥却真说错了,我此行正是为了这封印而来!”
  此话一出,若离和碧姬俱是呆了一呆,而那云火儿更是一跳丈余,口里大骂道:“就知道你这厮不是好人……哎呀,我的银枪呢,我的银枪呢,一枪便刺你个穿心!”他心中急躁,却是忘了刚才失魂落魄的光景,更是忘了那银枪早被大周天剑化成了虚无。
  林小七见他如此模样,心生不耐,冷哼一声道:“你若再出言不逊,我立时便将你炼化,你信是不信?”他这一招变脸用的极为纯熟,瞬间便将先前的笑语化成森森的阴冷,就连一旁的碧姬和若离见了。心头也自冒起阵阵寒意,暗道此林小七早非往日之林小七,只这隐然而现的杀气便能让人窒息!他们本是旁观之人,心中尚且如此,那云火儿心中更是有如冰水浇透,复又想起刚才那天地间俱是一片死寂的光景……
  林小七见云火儿已成寒蝉,冷笑一声,道:“听好了,我现在有话问你,我问一句你便答一句,切不可啰里啰唆,左右言它……”微微一顿,又道:“更不许装出孩童之态,让小爷我见了心中生厌!”他一想起这云火儿也不知修炼几百几千年,此时弄出一付童子模样惺惺作态,心中便自厌恶。
  若说可爱,他早已见惯喀利儿的天真活泼,那才是自然流露的真性情,又怎是这云火儿比得上的?
  碧姬见他言冷色厉,又见云火儿在那瑟瑟发抖,便想劝上几句。但一触及林小七那阴冷的目光,心中便猛然一震,再也开不了口。
  林小七心知肚明,却又笑道:“若离大哥,碧姬姐姐,你们不用担心我会伤害这小鬼。我此来有要务在身,所以必须先弄清楚这小鬼的来历。小七行事,虽然素来乖张、随性,却也不是不分好歹之人。你们放心,只要他句句属实,我自不会与他为难。”
  碧姬笑道:“如此最好……”她看向云火儿,柔声道:“云火儿,你只管回答林公子的问话,切不要有什么隐瞒。我知道这封印对你很重要,但林公子非寻常之人,此来目的说不定与你有利无弊!”
  云火儿心中委屈,想要抗争几句,但一想起林小七眼中那足以杀死人的视线,便自乖乖地点头。
  林小七缓缓问道:“我先来问你,你可知道这封印之中封的是什么人吗?”
  云火儿先是点了点头,复又摇头,道:“我只知道云火儿是他老人家聚化而成,按世间之理,他便是我的再生父母。但他老人家真正的来历,我却从未听说过……所以便在这知与不知之间。”
  林小七又问道:“他好好聚化你做什么?”
  云火儿心中有些茫然,道:“我也不知道,我只知道他脾气不好,高兴时便叫我陪他聊天玩耍,不高兴的时候便十年八年也不见我一面。仔细算来,已有三年的时间,他都未曾再叫过我了……”他的声音越说越低,心中似有无尽的惘然。
  林小七暗道:“是了,想必是睚眦这厮闲的发慌,便将这山中的亡灵聚化成了这天鬼,以便闲时陪伴自己。唉,这童子倒也可怜,虽然得遇造化,成了这天鬼之身,却终究是别人一念兴起时的玩物而已。”
  想到此处,他对这云火儿的厌恶之情便淡了许多。
  “我再来问你,你可曾见过这人的模样?”林小七实在是奇怪,这睚眦被封印之后竟然还能聚化天鬼,这实力也太过骇人了,不知道他用的究竟是什么手段?有此一问,是想确定睚眦究竟是以什么形态出现云火儿面前的,若是实体的话,这封印怕是无须自己来解了。
第一百三十八章
  云火儿不敢怠慢,答道:“我从未见过他老人家,自我有了灵识起,只知道他被封印在一块黄玉之中。”
  说到此处,他抬头看向山这,又道:“从这里往前三十来丈有一处石洞,那黄玉就在里面。只是不经他老人家的允许,我从来不敢靠近。”
  林小七点了点头,正欲说话时却见云火儿嘴中嗫嚅,似欲说些什么。
  他对云火儿的厌恶之情已有所减弱,便道:“你想问什么就问吧。”
  云火儿吸了口气,道:“我想知道你进浮游山究竟要做什么?我知道你法力高强,我远非你的对手,但我自晓事起。老人家就说过,他最厌别人扰他清净,所以我纵是不敌,也不许你伤害他老人家!”微微一顿,似觉这话说来可笑,已是不敌,又凭什么阻止人家?当下一叹,放软了口气又道:“就算我求求你了,只要你不踏进这封印之地,便是取了我的性命也没什么打紧……”
  林小七笑道:“你倒是个知恩必报之人,却是没有看出来。”
  云火儿面色一喜,道:“你答应我了?”
  一旁的碧姬实在不愿看两人成了对手,也道:“是啊,林公子,你就答应他吧。”
  林小七哈哈笑道:“我有说要伤害这封印你的人吗?自始至终,你们便一厢情愿的将我看成了洪水猛兽,又焉知我不是这被封印之人的救星呢?”
  碧姬、若离和云火儿俱是吃了一惊,若离道:“怎么,林公子的意思是要解开这封印?”也难怪他吃惊不小,他虽然对这封印所知不深,但却能从细微处看出这布下封印之人乃绝顶高人,此处封印之复杂及其中所蕴涵的威力远不是他所能看透的,更不用说妄图解开了。
  再说这被封印之人既然能聚化云火儿这样的天鬼,实力已是骇人,又闻他喜怒无常,便是有能力解开这封印,亦要三思而后行。
  林小七笑道:“不错,我此来正是要放出被封印之人,否则我又何必万里迢迢来这西方大陆呢?”
  此言一出,云火儿面露喜色,但若离却稍有担忧之色,道:“林公子,如此说来,你已经知道这封印下是什么人了吗?”
  林小七笑道:“若离兄,你可知睚眦其人?”
  “睚眦?”若离将眉一皱,他虽觉这名字似在哪里听过,却始终想不起究竟是何许人也。
  一旁的碧姬却是惊呼出声,道:“睚眦?林公子,你说这封印中的人是睚眦?”
  林小七点了点头,正欲说话时,若离也想起这睚眦究竟是何方神圣了,当下大惊失色,道:“睚眦,睚眦!莫非就是龙之九子中的睚眦吗?”碧姬瞪了他一眼,道:“你才想起来吗?”
  若离也不理会于她,自顾拉起林小七的手,却是改了称呼,道:“兄弟,你真要解开这封印吗?我闻睚眦乃是远古凶神,你可要三思而后行啊!”当世之人,就连寻常的仙、魔也难见到几个,更何况是远古之神。
  而在各派中的典籍里,这睚眦乃是仙、魔俱都为之头疼的家伙,他性格暴烈,行事无常,只凭喜好。
  再说他在此处被封印了也不知几千几百年,此一出世,谁又敢保证他不凶性大发?
  林小七心中暗道:“我岂不知他是远古凶神?但受人之托,衷人之事,况且神龙与我有恩在先,此一行那是无论如何也要放出睚眦的……唉,奶奶的,你当老子真想放这家伙吗,我这也是无可奈何啊。”
  他心中如是想着,嘴里却道:“无妨,睚眦虽凶,但与我也算有些渊源。”
  碧姬仍是不放心,便道:“小七兄弟,你和他有什么渊源?能否说来听听?”她问这话其实是有点不信林小七,睚眦乃是远古之神,与你这凡俗之人又能有什么渊源?别的不说,当年睚眦被封印时,你姓林的祖爷爷怕还没有出世呢。
  林小七知她心思,笑道:“说也无妨,其实碧姐姐你当初在龙阳时若早一点赶到龙首山,说不定也能瞧见这一出呢……”与神龙离墒相遇早成往事,现在的林小七再不是往日里的林小七,放眼世间已是无敌,这区区往事又有什么不能说的?当下便将自己与离墒的承诺说了出了。
  若离和碧姬听后,俱是松了口气,若离道:“既是如此,想来不会有什么祸端了,你与睚眦也总算是一脉同宗了。”
  他夫妻二人放心自不用提,一旁的云火儿更是大喜,竟是扑通跪在地上,道:“云火儿不知师叔叔大驾,祈请师叔您老人家恕罪则个。”
  林小七哑然失笑,道:“起来,起来,我怎么成了你的师叔了?”
  云火儿振振有词道:“云火儿早将老人家看成是自己父母和师父,您与他是一脉同宗,自然就是我的师叔了。”
  林小七笑道:“你这厮倒会攀亲,起来吧,便是叫我师叔,也得看你那再生父母认不认我。”
  若离见两人化敌为友,心中高兴,便道:“小七兄弟,你既是专程来解封印,那么你看何时动手呢?”
  此时夜浓,再有两个时辰便要天晓,林小七虽想尽快解决解开封印。也好了却一桩心事,但一想起古无病和修格还在等着自己,便道:“眼看就要天晓,那封印不可等闲视之,还是等天明再说吧。”
  微微一顿,又道:“我还有两个朋友在山外等着我,我先去叫他们过来,免得他们担心。”
  云火儿急道:“师叔,那两个人长的什么样子?待小侄去叫。”
  林小七道:“不用你去,他们认不得你,见面之后,怕生祸端。我那朋友最是阴险,怕你还未近身边先吃个大亏……”他看向一旁肃立的骨打,道:“骨打,还是你去吧,你速去速回。早些让他们过来,也好歇息两个时辰,明日解开封印或许要你们帮忙也说不定。”
  待骨打走后,云火儿道:“师叔,我这山中别有洞天,我那几个娘亲也做的一手好菜,更存有上好的西方美酒……”他看向若离二人,又道:“您和若离哥哥、碧姬姐姐也算故人相遇,虽是夜深,但这一杯酒却是要喝的,也算是小侄给您老接风洗尘吧。”
  林小七见这云火儿师叔、师叔的叫个不停,心中也是好笑,暗道这厮生就一张巧嘴,也难怪如碧姬这样的世外高人也认他做了弟弟。
  想来那七个花妖也是这般被他骗做了什么娘亲……
  稍待片刻后,古无病与修格也已赶来,林小七为众人相互介绍后,便随云火儿向山中行去。
  这山谷之内果然别有洞天,虽是深夜,但却能瞧出山内与山外的荒芜截然不同。
  这山中不仅有花草树木,奇石嶙峋,那平坦之处更有一座颇为壮观的宅院矗立。
  众人进院之后,云火儿唤那七位花妖来见,当下大摆宴席,真就做了个接风洗尘宴!
  酒罢之后,众人都有些累了,此时也已近天晓,当下各自回房歇息。
  林小七修成冥婴之后,早无疲倦之感,只是最近的局面难以看透,精神上多少还是有点疲乏,是以也随众人回房小做休憩。
  此番休憩,也不过是打坐修习,待天明之后,他便长身而起向门外走去。
  在逍遥岛时,岛上灵气与天刚晓时最为浓厚,他习惯了这个时辰出来走上一走。
  此时虽在西方大陆,但习惯却是没改。
  他起的早,却有人比他起的更早,那七位花妖全靠晨露修习,此时正在宅院外行法吸露,做这一天中的早课。
  林小七还是第一见花妖行功,心中好奇,便在一旁瞧了起来。
  那些女子既是花妖,自是禀承了这一脉里性情,对俊秀男子最是钟情。
  此时见林小七于一旁观看,俱是停止行功,摆臀扭腰,竟是将林大公子团团围了起来,嘴里亦是说些撩拨人的话语。
  昨夜酒宴之中,众花妖对林小七和古无病早就垂涎,只是碍于众人都在,只敬了几杯酒,便连话也没说上几句。
  此时见了林小七落单,她们又岂能放过?
  林小七虽是皮厚之人,但色胆却是半分没有,他哪见过如此场面?当下闹了个脸红脖粗,恨不得找个地洞钻下去才好。
  再说了,他见过的美女颇多,更有楚轻衣在前。哪里会看上这几个花妖,便有色胆,却也是兴致缺缺。
  但世事就是这样,一干秀丽的女子围着男子,便是说些让人脸红的情话。做些撩人的动作,别人见了也只羡慕此君的艳福深厚,绝不会出言谴责这些女子。
  若是一众男子围着一个女子,管这男子如何俊秀不凡,别人见后。出言相责已是轻的,遇上脾气暴躁的,少不得就要动手相向,来个英雄救美什么的。
  如此让人艳羡的一幕便在林小七的身上出现,他心中虽是羞恼,却也不好出言责难。
  只得一边敷衍众花妖,一边找地方准备逃难。
  与纠缠之中,林小七瞧见昨夜来时之路,当下不管不顾,竟是一头冲出了众花妖的包围圈,落荒而逃。
  众花妖也没见过如此害羞的男子,当下咯咯娇笑,却是没再追上去。
  她们心知这林大公子非是凡人,也不敢太过纠缠,否则真发了怒。众人没一个吃的消,否则的话,又如何肯放过?
  林小七惶惶而逃,心中却是气恼,暗道早知如此,便带上古无病那厮。
  这家伙久在花丛中徜徉,对付这些花妖最是拿手,如此,自己便不会这么尴尬了。
  他心中琢磨着下次出来一定要带上古无病做挡箭牌,以保自己安然,至于绛紫烟曾嘱托他,千万不要让古无病在外拈花惹草一说,却早被他忘的干净。
  所谓明哲保身才是正道,这等事情,只能是自扫门前雪,不管他人瓦上霜了。
  且说他一路惶惶而逃,待发现身后并无人追来时,却早就远离了那座宅院。
  自此,原先的好心情消失的无影无踪,便也懒得管自己身处何地,准备四处走走,好让心情平复。
  这浮游山四面环山,仿佛一座铁桶大阵,云火儿住的宅院正在这山谷深处。加之用了些隐藏的法门,在外人眼中,这山谷里依旧是一片荒芜,没有任何可供观赏的景物。
  林小七的心思本就不在游山玩水之上,四处看了一回,便欲寻路回去。
  但就在这时,却发现左近石林深处似有一条小道,细细测算一回后,这小道仿佛就是通往云火儿所说的封印之地。
  他沉吟片刻后,便决定先去探察一番,这封印总是要揭的,若真有什么危险,还不如自己一人承担。
  这山里山外,包括若离等人在内,实力最高的也只有服用了金丹的古无病。
  其他人在林小七看来,实在是弱的可怜,便是一起来了,怕也帮不上什么忙。
  与其众人齐来,在一旁做个看客,倒不如自己一人解这封印,好歹落个心无旁骛。
  行不多远,便见一处石洞,这洞口不大,恰好能容一人进出。
  林小七站在这洞口外,轻吸了口气,喃喃道:“就是这里了……”他之所以如此肯定,是因为体内那枚龙鳞越靠近这洞口,便跳的越是厉害,仿佛远在异乡的游子遇见了故交亲人一般,充满了喜悦。
  林小七漫步而行,这洞内虽是漆黑一片,但对他却毫无妨碍。
  这洞弯弯曲曲,行了数十丈后,眼前忽然一亮。
  定睛瞧去,正如云火儿所说,这石洞尽头的石壁恰是一整块散发着温和光芒的黄玉!
  这黄玉的色泽浑厚,接近半透明,林小七近前几步仔细看时,才发现这黄玉内另有景象。
  将视线牢牢投向黄玉内中,便能看出这里面仿佛另有一个天地乾坤,那混沌的是海。那清明的是云雾,还有蜿蜒起伏山脉,那连绵不尽的平原……而这般景象之上,却又隐隐盘旋着一条威仪无尽的飞龙,这龙全身赤红。但这赤红中又有金光迸现,且那眸中满是怜悯和温柔,正俯视着身下的大地苍生。
  这眼神如此的细腻,如此的温柔,仿佛那山、那水,还有这山水中的苍生又若它的子民……
  林小七见了这景象,微微一笑,却是鞠了个躬。
  这黄玉中的飞龙正是离墒之像,而他早将离墒看做恩人,有此一鞠,乃是常情。
  林小七连鞠了三躬,心中正思谋着如何秒手解这封印时,却听黄玉中有人暴叫道:“哪里来的污秽之人,敢扰某家清净?”
  林小七一愣,随即便明白过来,心道这睚眦果然脾性暴烈,还未见面便先骂上了。
  他心中暗自不爽,心想老子在别人眼中好歹也是少年俊杰,怎么到了你嘴里却成了污秽之人?奶奶的,你这厮骂人也忒恶毒了点……
  “我是污秽之人,你又是什么东西?”他这人是随性之人,心中不爽,嘴里便没好听的话。
  再加上刚才被花妖捉弄,心情本就不好。
  所以他也不管这睚眦如何厉害,又是什么远古凶神,暗道大不了老子拍拍屁股走人,任你在这苦苦守候。
  那黄玉中的人显然没料到林小七会出言相讥,先是愣了一愣,随即勃然大怒道:“呔,你是何人,竟敢骂某家为东西?”
  林小七冷笑一声,道:“你休管我是何人,我问你,睚眦,在这封印之中苦侯千年是什么滋味?”
  睚眦又是一愣,他再没想到来人竟一口叫出了自己的名字。
  这睚眦之名他已不知多少年没曾听人叫过来,此时乍闻,心中纷乱,顿时想起那历历往事……思绪混乱时,他却是忘了发怒,也忘了出言相询。
  林小七见
温馨提示: 读者阅读小说的同时,可以发表一下对小说的看法供其它小伙伴们参考哦,书评如果被采纳成精评,您就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奖励哦!书评禁止发布广告和违法内容,一经发现将永久删除帐号!


本站能保证所有电子书均为TXT格式电子书,100%无病毒读者可以放心在PC或手机上阅读。
第九书包网开放上传功能,拒绝任何形式的涉黄违法电子书,请网友自觉遵守网络秩序,一经发现将删除其帐号!
About us:第九书包网www.shubao9.com)为台湾现代派文学社思潮社旗下简体版中文小说电子书网站,为全球读者提供免费TXT电子书共享平台!
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TXT电子书均由读者自发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法,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