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仙尘逸事〗第73部分

友却只有这么一个。”
  林小七好奇道:“老睚,你仇人很多吗?”
  睚眦冷笑道:“这话要看怎么说了,那些鸟人看我是仇人,但某家却不将他们当仇人!土鸡瓦狗般人物,也配做我的仇人?当年我纵横无数世界,杀人便当饭吃,但杀便杀了,又有谁敢真正找我寻仇?”
  林小七一拍手,哈哈笑道:“好!好一个凶神!这才叫快意恩仇,人生原当如此。”
  古无病也笑道:“难怪前辈你将这梅三九当成朋友,看来手上没有千儿八百的人命,却是难做前辈的朋友。”
  睚眦摇头道:“这也未必,梅三九手里人命确实不少,但比起有些人却也算不了什么,我拿他当朋友,不过是脾气相投而已。”
  微微一顿,又道:“走吧,咱们先进去要杯酒喝,小七你带的酒虽是上品。但却是你人界里的上品,相比起来,魔界里的下品也比你那酒好上十倍。”
  林小七和古无病都好饮酒,听了这话,心中都是痒痒,便拉着睚眦直往里闯。
  只是三人刚迈脚步,那梅林里却转出一人,口中恶狠狠地道:“哪里来的野人,竟敢直呼我家主人名讳?”
  三人见这来人一身黑衣,倒像是个管家,便知刚才大声喧哗。嘴里叫着梅三九,必是被他听去了,因此出来叱呵。
  林小七和古无病看了一眼睚眦,心中都想你是这梅三九的朋友,这等恶仆自然由你应付。
  他两人都看不惯这恶仆,但所谓打狗看主人,因此便懒的开口。
  睚眦斜眼看着那人,冷冷道:“莫非你家主人不叫梅三九吗?”
  那人呆了一呆,道:“是又如何?”
  睚眦道:“凡是名号,便是被人叫的,你家主人既是梅三九,我又如何叫不得?”
  那人怒道:“大胆狂徒,竟敢一再直呼主人名讳,再叫一遍,我便让你命丧当场!”
  睚眦不怒反笑,哈哈大笑道:“好大的口气,便叫我命丧当场吗?既是叫了,又何妨再叫?一声已是少了,我这便叫上十声八声,我倒要瞧瞧你是如何让某家命丧当场的!梅三九,梅三九,梅……”
  古无病和林小七在一旁瞧得好笑,亏这睚眦一代凶神,此时倒像个孩子般和人斗气。
  睚眦还未叫出三声,那恶奴脸色发赤,狂吼一声便扑了上去。睚眦早料他会发急,侧身轻松让过,复一把拎住这人背后的腰带,将他如小鸡般提了起来,哈哈大笑道:“恶主有恶仆,梅三九这厮只知与人斗恨,却不知道怎么管教下人。有意思,有意思……”
  那人被他拎在手中,却是动弹不得,只余一张嘴还能说话,叫道:“你这厮,还不放老爷下来?等我家主人来了,便叫你好看!”林小七和古无病在一旁瞧的摇头,如睚眦所言,恶主有恶仆,当真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这恶奴已是这般模样,但嘴里却仍不肯认输,反倒是越发的凶恶,一味的好勇斗狠。
  睚眦见他仍自叫嚣,一掌拍在他的背后,复扔在地上,冷冷道:“我这一掌有个名堂,唤做噬心没魂手,半盏茶之内便会叫你形神俱无。普天之下,除了我能解救你,便只有你的主人梅三九了。你若想活命,这就滚吧。”
  这恶奴先不肯信,但一提气时却发现气息堵塞,体内魔婴竟是欲渐萎缩,眼看就要缩成一团人肉干了!当下大骇,连场面话也不敢多说,却是连滚带爬的奔回梅林之中。
  睚眦不由摇头,叹道:“梅三九的手下愈发的没用了,却是外强中干,比不得原先的下人了。”
  林小七笑道:“主强仆便弱,这乃是常理。”
  睚眦道:“这话怎么说?你人世有句俗话说‘一个好汉三个帮’,为何主强仆便弱?难道不能一强俱强吗?”
  林小七道:“一强俱强也是有的,但只是一时之强而已。凡主人强势,且历久愈强,那么身边便要有小人出现。这是因为主人过强,心态便有变化,一是喜好人吹捧拍马。二是目空一切,因为己强,便不将得力的帮手放在眼里。时间一长必然疏远、怠慢。另外,这些帮手久居强势之下,自己的作用便被无限放小,有抱负的人,心里便有另立山头的欲望。”
  微微一顿,又笑道:“凡此种种,皆因欲求二字,有欲有求,这强者便不能久处。你看人世间的朝代变更,君主变换,虽原因不一,但此一因素从来不曾少过。”
  睚眦深深看了林小七一眼,半晌才道:“原以为你只是聪明伶俐,却没想到眼光见识俱是上佳,难怪我母亲选你来解我封印。”
  林小七笑道:“老睚你过奖了,这一番道理我也只是从大周天剑里的某位前辈的记忆得来,却不是我自己琢磨出来的。不过,这和解你封印有什么关系?有了神龙大人的那枚龙鳞,谁去不都是一样?”
  睚眦摇了摇头,道:“我母亲行事并非你想像的那样,你将她唤醒虽是机缘,但其中必有其他缘故。”
  林小七奇道:“有什么缘故?”
  睚眦依旧摇头,道:“我哪里知道?我母亲行事全依天理而为,个中原由便是天机,某家在众人面前威风凛凛。不可一世,但在我母亲和这天机面前,却是渺小的可怜。”
  微微一顿,又笑道:“不过我敢肯定,你我之间将要发生的事情绝不止原先的一个承诺那么简单,这个道理我也是到魔界后不久才想通的。或许,我们刚才所说的一个好汉三个帮的话便要应验,只是不知道你是好汉那?还是我是好汉?”
  林小七听他说的玄妙,不由摇头笑道:“没发生的事情我从来不放在心上,不过谁是这好汉并不重要,如老睚你这般的人物,我就是做你帮手也是荣幸。”
  古无病也笑道:“管你们谁是好汉,既是一个好汉三个帮,那么我便算一个帮手。就是不知道还有一人是谁……”
  三人正说笑着,却听梅林里传出一阵急促的大叫声:“来的可是我睚眦哥哥?梅三九这便来了!”
  此时古无病话音刚落,林小七不由笑道:“还缺一个帮手,莫不就是这位老兄吗?”
  睚眦却摇头道:“他还真不够这个资格。”
  林小七点头道:“也是,有刚才那样的属下,这主人便不如何,至少也是御下不严。”
  他话音刚落,一个黑瘦的汉子便急匆匆的奔了出来。
  这人一身华服,面有阴鸷之气,一见睚眦。却是浑身颤抖,急步上前,一把抱住睚眦的肩膀,道:“果然是我睚眦哥哥,哥哥,你可想煞三九了!”
  睚眦见他眼中发红,笑道:“三九,别来无恙乎?”
  梅三九道:“托哥哥的福,小弟一切安好。”
  微微一顿,又道:“哥哥,你……你怎么出来了?不是说还有一段时间才能脱离封印吗?唉,哥哥不曾怪我吧?你被封印之后,我原想去救你的,但这封印却是……”他苦笑着摇头,道:“神龙大人下的禁制我又凭什么本事去解?便是能解,但母禁子足,却也不是我能管的。这些年来,我唯一盼望的便是哥哥你少受点苦……”他乍见了睚眦,心中激动,多年的所思所想便一股脑的说将出来。
  睚眦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好了,好了,原先的你不是这般模样,如何变的如此婆婆妈妈的?”
  梅三九嘿嘿一笑,道:“我没想到这么快就见到哥哥,所以一时失态。”
  他平复心情,忽然一声断喝,道:“梅四,还不出来与饿睚眦哥哥赔罪?”随着他的喝声,原先那恶仆不情不愿的从梅林中走出,梅三九又道:“哥哥,这厮可恨,你不可饶他。”
  梅四走近,勉强一鞠,道:“小人梅四,不知阁下是我主人朋友,得罪之处,还请海涵?”这厮也不知吃错了什么药,到了此时仍是一付牛气烘烘的样子,便是赔罪也不过敷衍了事。
  睚眦微微一笑,并不说话,他是什么样的人物?即便为人再凶,却也是不屑与这些下人计较的。
  但梅三九脸上却挂不住了,一脚踢在梅四的腿上,怒道:“你作死吗?既是赔罪,为何不跪下?你可知我这哥哥是谁,便是受了你这一跪,那也是你天大的福份!”他看向睚眦,面上有些尴尬,道:“哥哥休怪,我些下人被我惯坏了。你原先见到那几人这些年走的走,散的散,因此我这梅林里并无人见过哥哥金面,所以……”
  睚眦淡淡道:“些许小事,你不用放在心上。”
  梅四被梅三九一脚踢在身上,脸上一阵羞怒,只是他掩饰的不错,顺势跪下磕了个头,嘴里说了些赔罪的话。
  但赔罪之时,眼中却有愤懑之色流露,他原以为没人瞧见,却不知道早被一旁的林小七看在眼里。
  林小七心中一叹,与古无病低声道:“这厮日后必是个祸害,梅三九以后少不了要吃他的亏,有机会的话倒是要提醒他一二。”
  古无病轻轻瞪了他一眼,低声道:“你傻啊你,人家是主仆之份,你如何提醒?老因刚说你聪明,此时便来糊涂,家事不可管啊,兄弟。”
  林小七笑道:“奶奶的,倒是我糊涂了。便是吃亏,又与我何干,他是老睚的朋友,又不是我林小七的。”
  梅三九早瞧见古无病和林小七,笑问睚眦,道:“哥哥,这两位公子是谁?”
  睚眦道:“是我在人界结交的小友,此来魔界,便一同带来见识一下这魔界里的风光。”
  他一指林小七和古无病,又道:“他一人姓林名小七,一人姓古名无病,你们可多亲近亲近。”
  梅三九脸上露出惊奇的神色,看向林小七道:“兄弟姓林名小七吗?莫就是大周天剑的宿主?”
  林小七没想到他会认出自己,不由奇道:“正是在下,小七无名小辈,却不知梅兄是怎么知道我的?”
  梅三九哈哈大笑,道:“果然是你,我睚眦哥哥眼比天高,若不是你这般的少年英雄,他又怎会让你同行?哈哈,你倒说的谦虚,大周天剑的宿主也是无名小辈吗?若论名气,在这魔界我梅三九或许比你大一点点,但放眼仙、魔、人三界,你却是远远超过我了。尤其是在仙界!”
  睚眦见林小七脸上仍有疑惑之色,便解释道:“小七,你是因剑而名。每到大周天剑出世时,这宿主总是被众多强者关注,虽然在你之前的宿主都没有逃脱被吞噬的命运,但谁也不敢太小看了这宿主。又有谁敢保证,你不是第一个真正掌握大周天剑的人呢?”
  林小七恍然笑道:“原来是这样,看来我的名气倒真不小,只是这样的名气还是不要的好。早知大周天剑的厉害,当初我是万万不会做这什么宿主的。”
  梅三九安慰他道:“小七兄弟,世事难料,别人做不到,你未必就做不到。我瞧你面色清奇,气质不凡,只要多多用心,大周天剑不足为虑。”
  他这话其实全是套话,只是瞧在睚眦的面子上说些好听的。
  这许多年来,大周天剑宿主的下场从无二样,他又怎会相信林小七便是破除魔咒的第一人呢?
  林小七知道他说的是客套话,嘴里也言不由衷,说了些自己一定多加努力,不辜负众位朋友的期望。
  但他心里却是嗤嗤发笑,暗道:“老子早修成了冥婴,这大周天剑又能奈我其何?”逢人只说三分话,如此机密自然犯不着说与这梅三九听,便是睚眦他也不曾说过。
  知道这个秘密的人除了当事人怒瞳之外,便是逍遥岛上也没有几个。
  睚眦在一旁却是微微发笑,林小七偷眼瞧了一下,却见他眼中大有深意。
  心中不由咯噔一下,暗想莫非这老孝子知道了我的秘密?但转念一想,睚眦是何等人物?能瞧出自己的秘密也不稀奇,再说两人算得上一条船上的人,便是知道也没什么。
  四人在这梅林外又说了几句,梅三九便领着众人向梅林内行去。
  这一路行去,古无病和林小七又是惊叹不已,原来这梅林中的梅花五彩缤纷,竟是什么颜色都有。
  更让人惊奇的是,其中一株枝干透明,仿佛水晶,而其上梅花却是黑色,内中花蕊又做暗金之色。
  放眼瞧去,清奇中透出华贵,又有几分诡异的艳丽,实在是让人惊叹!
  梅三九见两人惊叹,便介绍说这梅花是梅中之尊,数千年的培育也只得了这一株,也算是魔界中的一宗异宝。
  当然,既是异宝,除了这花的美丽之外,效用也是极佳。
  不仅是极品之灵药,亦是炼器的上佳材料。
  这梅花之尊三千年一开花,三人此时来的正是时候,恰是它盛开之时。
  梅三九瞧在睚眦的面子上,当下便摘了六朵梅花,分赠与古无病和林小七。
  林、古二人从不知道什么是客气,说了些感谢的话便纳在怀中。
  梅三九笑道:“对我来说,这花的最大作用并不在炼药炼器,而是另有它途。”
  林小七闻这花有奇香扑鼻,心中一动,笑道:“莫不是用来酿酒?”
  梅三九双手一拍,大声笑道:“林兄弟果然妙人!竟是一语猜中!不错,这花用来酿酒可说极品中的极品!”他见林小七聪颖,心中便愈觉亲近,一把拉起他的手,笑道:“有酒无菜虽然无趣,但有酒无友更觉寂寞,来,来,来!咱们这便去一醉方休!一是为睚眦哥哥接风洗尘,亦为祝贺梅某认识两位绝妙小友!”
  林小七和古无病一听有好酒喝,便对这梅林中的景色再无兴趣,当下跟着梅三九往林内深处行去。
  梅林之中有一座宅院,规模虽不算大,但样式精奇,透出不凡。
  宅院内有仆人无数,男男女女怕不有百人之多。
  林小七和古无病见了这些人,心中都是叹息,原来这些人虽是仆人。但一身修为俱是上佳,若放在人界,少说也是一方宗主。
  两人相互看了一眼,心中俱想,修炼之人都将飞升仙界和魔界视为终极目的,却不知道即便飞升又能如何?难道便是换个地方做人奴仆吗?可见无论是哪里,这实力总是最重要的,这些人没飞升前必是人界的无双俊杰,否则也不会破开虚空来到这魔界。
  但可惜的是斯地早有人来,这后来的恰是晚辈中的晚辈,也只得与人为奴为仆了。
  这魔界之中并无生老病死,有的只是后进之辈,若想混出头,却不知道要几千几百年。
  他两人虽没到过仙界,但想来这仙界也必是如此。
  四人进入宅院后,下人早备好酒宴,只等他们入席。
  梅三九将睚眦请在上席,又招呼林、古二人坐下。
  他知道睚眦不喜人多,便亲掌了酒壶,将下人一并赶出门去。
  梅三九的第一杯酒自然是要敬睚眦,举起杯时,眼眶又自红了,道:“哥哥,你我已我千年未曾在一起喝酒了,小弟日思夜想盼的就是今天。来,这第一杯酒便祝你我兄弟聚首!”
  睚眦点了点头,将杯中酒一饮而尽,道:“好,咱们今日便是不醉不休了!”
第一百四十二章
  自梅林这见了梅三九之后,转眼已过去半月。
  这半个月里,林小七与梅三九等人每天只是赏花饮酒,兼谈风月,过得好不快活。
  自入梅林,睚眦对他仇人一事绝口不提,而林小七却是求之不得,对他来说,日子就这么静悄悄的过那是最好不过。
  怒瞳不来找他,睚眦也不提他的仇人,这世界岂不清净?每到入夜时分,心中思绪便晃悠悠飞离这魔界,直往逍遥岛而去。
  三五日不见楚轻衣没什么,八九日不见也熬了过来,但到了第十五天头上,林小七再也受不了这思念的煎熬,便悄悄一人用定星盘偷跑了回去。
  恰巧这夜古无病来找他喝酒,却始终找不着他的踪影。
  细一思量便明白过来,当下大怒,直骂林小七不是东西。
  当初两人说好事情不告一段落便不许回去,如今这姓林的却一人偷跑了回去,实在是重色轻友,卑鄙下流!
  林小七如一只偷腥的猫儿跑回逍遥岛后,却大失所望,原来楚轻衣陪着红泪母子回了七贤山。
  他有心赶到七贤山,但两人毕竟还没成亲,此一去若被人发现,自己倒无所谓,但楚轻衣面上须不好过。
  说不定有此一遭,自己以后便有苦日子过来。
  思来想去,他按捺住那飘忽而冲动的心思,悻悻回到梅林。
  但他去没想到,刚一入梅林,便被古无病逮了个正着。
  他心中本虚,不待古无病细问,便一五一十的自己招了。
  古无病见他没见着楚轻衣,不由笑的打跌,心中愤懑也自去的七七八八。
  魔界中有四个太阳,但到了晚上,却和人界一样只有一个月亮。
  林小七没见着楚轻衣,心中无趣,又见古无病耻笑自己,便唤梅三九的仆人拿来两坛酒,意欲和古无病熬这漫漫长夜。
  两人喝了半坛酒后,赌性又发,便取出色子,在这月光下的梅林中吆五喝六起来。
  林小七现在是一岛之主,银子什么的自然不放在眼里了,而古无病是鲛族姑爷,自然也不将这些东西放在眼里。
  当下商量半天,便学从前没银子的时候一样,拿身上的衣服做起筹码。
  林小七今夜没见着楚轻衣,也算是情场失意,赌场得意,当下连赢了八注。
  他连赢八注,古无病日子便不好过,为了保住身上最后一件亵衣,这厮便耍赖,将自己的两只臭裹脚布也当做衣服抵了上去。
  林小七赢的高兴,也不在乎,如这般剥白羊一般慢慢折磨古无病才是他最大的乐趣。
  只要这手风连下去,还怕古大少爷不成一只赤裸羔羊吗?
  月色下,古无病双眼通红,他紧紧盯着林小七手上的色子,生怕这厮再掷出三个六的至尊王来。
  刚才他的四五六便是被林小七的至尊王给杀了,此时自己掷出一个五,两个六。按理说赢面颇大,但林大公子手气来了,那是谁也挡不住,谁知道这厮会不会再掷个至尊王出来呢?
  古无病嘴里喃喃念叨着,也不知他在念些什么。
  此时他身上只着一条短裤,月色下,精赤的上身却是细皮嫩肉,比起寻常女子也不遑多让。
  他与林小七面对面的蹲着,林小七双手合十,将色子捧在掌心亦是喃喃念着,似在乞求掷个好点子出来。
  林小七也是做怪,他喃喃地念叨着,一边偷眼瞧着古无病紧张的模样,却始终不肯掷出。
  这魔界和逍遥岛一样,四季如春,此时虽是夜里。却并无寒意,但古无病心中紧张,随着林小七的念叨,不由自主的抖了起来。
  这一把他实在是输不起了,身上只剩最后一条短裤,再输的话那可真就成了“光棍”一个。
  “他奶奶的,你……你倒是掷啊!”古无病见林小七始终不肯掷下色子,不由急了。
  林小七将色子在手里搓了搓,嘻嘻笑道:“小胡,我可有言在先,这把我若是再赢,你可不许跑。”
  古无病怒道:“认赌服输,老子可不是输了便跑的人。”
  林小七笑道:“你这厮说话不靠谱,你先发个誓来。”
  “老子一个五,两……两个六,不信你这次还能赢。奶奶的,发就发,你你……说,发什么誓好?”古无病双手包肩,似是冷的厉害。
  林小七嘿嘿笑道:“随便随便,就发过大家常说的吧……比如说你要是输了就跑,那么以后生个儿子就没屁眼之类的毒誓。”
  古无病怒道:“你儿子才没屁眼,老子的儿子不是你的侄子么?岂有你这样拿没出世的孩子发毒誓的?”
  林小七耸了耸肩,道:“你儿子若没屁眼,我以后生个闺女便没人可嫁了。也罢,就换个吧……”
  话音未落,古无病便道:“我若输了就跑,那便是乌龟王八蛋!”
  林小七哈哈一笑,道:“你这厮也不知当过多少回乌龟王八蛋了,罢了,罢了,便让你再做一回吧。”
  他料准古无病输了不会认账,当下也不在意,便将手这色子扔了出去。
  能让古大公子自认一回乌龟王八蛋也是一大快事,当然,若古大公子老实认输脱得一丝不挂则更是快事中的快事!月色下,三枚色子在地上滴溜溜的直转,古无病愈发的紧张,将眼盯在上面眨也不敢眨一下。
  而林小七却轻松无比,多年的经验告诉他,这一把绝对是有了,色子刚一离手他就感觉得到!
  果然,当三枚色子停下来时,竟赫然又是三个六!
  古无病面若死灰,嘴里喃喃念叨着:“这……这怎么可能?你居然连赢我九把,这也实在是太没天理了!”
  林小七嘿嘿笑道:“如何,古大公子,你是准备当乌龟王八蛋,还是准备脱精光?”
  古无病冷哼一声,道:“老子誓死也不当乌龟王八蛋!”
  林小七愣了一愣,道:“怎么,你真准备脱个一丝不挂?奶奶的,这可不是你的性格啊。”
  古无病诡异的一笑,伸手慢悠悠将头上的一条发带摘了下来,阴声笑道:“谁说我要脱个精光了?一只裹脚布能算一件衣服,那么这条发带自然也能算了……林大公子,实在不好意思,让您老人家失望了啊!”
  林小七愣了半晌才苦笑道:“他妈的,还是你这厮阴险,这招居然都能使出来,老子真是服了你了。”
  古无病嘿嘿笑道:“服了便好,来,来,来,咱们接着再来。”
  林小七笑骂道:“滚,你若再输,怕是要将短裤撕成布条当发带,若此,便是赌到明天也脱不光你。”
  古无病故作惊讶,道:“咦,本公子确实有此打算,不过你是怎么知道的?莫非你也曾经用过?”
  林小七一撇嘴,正要说话时却欲言又止,眼中精光闪烁,看向梅林的深处。
  古无病与他最是默契,一见他神色便知林中深处有人,当下凝神戒备。
  顿了一刻,林小七缓缓道:“哪位朋友在那里?既已来了,何不现身相见?”
  “咦……”林中传出一个女子的声音,道:“你居然发现了我?”
  林小七淡淡道:“惭愧,想必姑娘来的久了,我却到现在才发现。”
  他听这女子声清脆,想必年龄不大,便叫了声姑娘。
  林中缓缓走出一个女子,这女子面容姣好,看年纪不过十七八岁的模样。
  她笑嘻嘻地道:“不是呢,我才来这里,没想到就被你发现了。”
  林小七道:“姑娘深夜来此,有什么事情吗?”
  这女子笑道:“这话却不该你问。”
  林小七奇道:“我为什么不可以问?”
  女子道:“我问你,你是这里的主人吗?”
  林小七笑道:“这个……呵呵,好象不是。”
  女子咯咯笑道:“这就是了,你既然不是这里的主人,又凭什么问我?”
  林小七道:“在下虽然不是主人,但身为这梅林的客人,为主人分担一些事情也是理所当然。你夤夜前来,我又不认识你,自然是要问上一问了。”
  这女子眼睛一转,刚要说话时却瞧见古无病穿着个短裤就站在那里,她出来的时候心中本有些惊奇,不知道自己怎么会被人发现,却没注意古无病如此模样。
  她毕竟是个女子,见了此般情景,心中顿时大羞。嘴里哎呀叫了一声,以手掩面,怒道:“你们……你们下流!”
  林小七先是一愣,不明白这女子为何出此言语,待明白过来后,不由笑的浑身乱颤。
  而古无病也忘记了自己几乎是一丝不挂,更没想到出来的是个女子。
  待这女子怒骂时,方才醒过神来,当下惨叫一声,却是掩面疾奔。
  林小七笑的肚疼,冲着古无病的背影远远叫道:“呜呼哀哉,胡兄啊胡兄,可怜你一世英名就此付与东流!哀哉乎,壮哉乎?不亦乐哉乎!”
  古无病远远怒骂道:“姓林的,老子和你没完……”他一腔羞愤无处可泄,却是赖上了林小七。
  他自己也不想想,这世有强Jian的,可没逼赌的。
  若是自己不好赌,又岂有这一出?
  林小七好不容易才忍住了笑声,自出了逍遥岛后,烦心事便一件接一件,他再难有往日的快乐。
  此时此刻,恰是他这几个月来笑的最爽利的一次。
  原先没见到楚轻衣时的郁闷,便在这笑声中消散的无影无踪。
  待止住笑声后,再回头看那女子时,却早不见了踪迹。
  想来必是羞愤难当,早早的逃了。
  林小七哈哈一笑,也没在意,便转身回房歇息去了。
  这一夜无话,待第二天醒来时,却见有仆人早等在门外。
  这仆人见他起身,便道:“林公子,我家主人请你去前厅。”
  林小七问道:“有什么事情吗?”
  仆人答道:“小的不知,林公子去了便知道了。对了,睚眦大爷也已等在那里。”
  林小七点了点头,道:“你先去回话,就说我马上便来。”
  待仆人走后,他梳洗一番,连早饭也没用便往前厅而去。
  到了前厅,睚眦和梅三九果然已经等在那里。
  睚眦见他到来,也不等他落座,开口便问道:“小七,你昨夜是不是遇见了什么人?”
  林小七想起昨夜情形,忍不住又笑了起来,道:“是,是遇见了一个女子……奶奶的,想起这一遭,我便笑的肚疼。”
  睚眦微一皱眉,道:“笑的肚子疼?怎么回事?”
  林小七嘿嘿一乐,便将昨夜情形说了出来。
  待说完后,睚眦和梅三九也忍不住大笑起来,睚眦道:“奶奶的,当年我行事便足够荒唐,比起你们两人来,却是小巫见大巫了。”
  三人笑过一回后,林小七道:“对了,老睚,那姑娘来了便走,你是怎么知道这事的?我瞧你的意思,倒像是特意过问此事。”
  睚眦笑了笑,道:“这事我并不知道。不过今天早上有人送来一封信,信中大骂梅林的客人下流无耻。而除了你我和无病,这梅林里又岂有别的客人?所以便找你来问问……奶奶的,却没想到竟是这么一回事情。”
  林小七奇道:“这女子是谁?莫非是老梅你的什么朋友?”
  梅三九笑道:“这女子不过是传信之人,也是下人,哪里是我的朋友?不过这女子的主人我倒是认识,但朋友就算不上了。”
  说到此处,他有意无意地看了一眼睚眦。
  林小七问道:“老睚,是来找你的吗?”
  睚眦点了点头,道:“确实是找我的。”
  林小七见睚眦和梅三九的神色俱有些不对,心中便猜到这事对自己来说怕不是什么好事。
  来这魔界已有半月,也快活逍遥了半月,此时想来,似乎也应该发生点什么事情了。
  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他林大公子可不想惹事上身。
  他一念及此,便笑道:“既是找你的,那便没我什么事情了。两位先聊着,我去看看小胡那厮,奶奶的,这家伙昨夜受了惊,我怕他想不开抹脖子上吊了……那什么的,等会我来找你们喝酒……”他嘴里胡乱扯着,便欲转身出门。
  但刚走几步,却觉眼前一花,睚眦已是挡住他的去路。
  林小七心中暗叹一声,面上却是翻了个白眼,道:“老睚,你阻我去路做什么?”
  睚眦笑嘻嘻地道:“你不是说要喝酒吗?我倒有个好去处。”
  林小七叹了口气,道:“罢了,罢了,有什么事情你就直说吧。不过我有可有言在先,除了我许你的那个承诺之外,其他的事情我一概不理,打打杀杀的事情你还是找别人去。”
  睚眦笑道:“不过是请你去一个地方喝酒,又岂是什么打打杀杀的事情?小七,你我颇为投缘,便是有些小事让你帮忙,你又岂能拒绝与我?如此,岂不伤了你我的感情?”
  林小七道:“前一句说要请我喝酒,后一句便说有小事要我帮忙,老睚啊老睚,你有什么事情就直说吧,千万别在这绕圈子了。”
  睚眦笑道:“喝酒也罢,帮忙也罢,其实是一回事。”
  微微一顿,又道:“是这样的,昨夜你见到的女子是我的一个旧识派来的,这人不知从哪里知道了我来魔界的消息,便要约我会面。而我却不想见这人,所以便想请你前去……”
  林小七道:“既然不想他,索性就避而不见,为什么又要我替你去呢?如此纠缠,其中必有原因,我看你就老实说了吧,否则别怪我不帮你这个忙。”
  微微一顿,又道:“老睚,咱们在一起也呆了半个多月,我的性情你想必也知道一点,我这人最恨别人有事瞒我。尤其是像你这种事情,既要我跑腿,却又不告诉我究竟。”
  睚眦微一沉吟,道:“小七,你我颇为投契,除了三九,你和无病也是我这数千年唯一当做朋友的两个人。这么跟你说吧,有些事情还不到你知道的时候,我这里也是有些苦衷的。不过你放心,今天这事绝无危险。要见我的人是我旧识,我虽然不想见他,但却想知道他说些什么。所以便想请你代劳……”
  林小七见他说得诚恳,便道:“老梅也认识这人,为什么不让老梅去呢?我一个生人,他去总比我去好吧?”
  睚眦看了一眼梅三九,苦笑道:“他去不合适。”
  林小七无奈,便道:“罢了,也不是什么大事,我去就是。不过你先说说,我去了之后,是只管听人说呢?还是应该做些什么?”其实林小七心中对这事也起了好奇之心,他心想,你睚眦不是有苦衷不肯说吗?等我见了这人之后难道不会自己问吗?
  睚眦却道:“我正要说这事,你去之后,什么也别说,只替我问一句话。你替我问那人,当年苦苦相逼与我,究竟是自己的主意,还是别人的主意?”
  林小七道:“只问这一个问题吗
温馨提示: 读者阅读小说的同时,可以发表一下对小说的看法供其它小伙伴们参考哦,书评如果被采纳成精评,您就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奖励哦!书评禁止发布广告和违法内容,一经发现将永久删除帐号!


本站能保证所有电子书均为TXT格式电子书,100%无病毒读者可以放心在PC或手机上阅读。
第九书包网开放上传功能,拒绝任何形式的涉黄违法电子书,请网友自觉遵守网络秩序,一经发现将删除其帐号!
About us:第九书包网www.shubao9.com)为台湾现代派文学社思潮社旗下简体版中文小说电子书网站,为全球读者提供免费TXT电子书共享平台!
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TXT电子书均由读者自发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法,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