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仙尘逸事〗第74部分

?”
  睚眦点头道:“只此一问,再无其他。得了这人的回答后,你便立时回转。”
  林小七笑道:“这怕不妥吧?我既然去了,别人若是说些什么,我总不好转身就走吧?这岂不是太过失礼?”
  睚眦嘿嘿一笑,拍了拍林小七的肩膀,道:“这人见你是生人,自然不会说些什么,否则我又何必让你替我去呢?”
  林小七也笑道:“妈的,老睚你真够精的,我还想偷偷探听一些你的私密呢,原来却早被你算到。”
第一百四十三章
  睚眦与人会面的地方竟不在云水城内,因此替他跑腿的林小七便发觉自己成了劳碌命。
  他万没想到,这会面的地点不仅不在云水城里,更是在离云水城数千里之遥的某座岛屿上。
  不过让林小七稍觉欣慰的是,这岛屿比起云水城来则更像是一座城市,与这岛屿之上,不仅有人界里的商铺、店面,更有人界大城小镇里无处不有的妓寨。
  虽然林小七不好此道,但能在魔界里见到这种场所,心中没由得生起一丝古怪的亲切感。
  林小七来时并没有人陪同,睚眦对定星盘倒是很熟,在上面指出方位后便由他自己前来。
  林小七嘴里感叹着自己劳碌命,但实际上却是半步没走。
  如此,也是做强者的好处之一,否则那许多修炼者又为何拼了命的想要飞升呢?
  睚眦与人会面的时间定在暮色时分,而林小七想看看魔界其他地方的风景,便早一步到了。
  在这岛屿之上,他不仅看到了一些熟悉的场所,更是发现这里四处走动的人竟没几个是修炼者。
  有此发现,他不禁大为惊讶。
  看了云水城里的居民后,他原以为魔界再无凡人,但没想到在这岛屿上不仅见到了凡人,而且一见就是一群!
  魔界怎么会他凡人?林小七百思不得其解,虽然这里的人模样不尽相同,种族颇杂,但确确实实是凡人无疑。
  他心中好奇,便寻了一处茶馆走了进去。
  他为人谨慎,先是四处看了一番,待确定这茶馆里收取的也是银子之后,这才落座。
  如此,心中便又多了一个疑问,原来银子在这脉界也是通行吗?落座之后,他叫了一壶茶,几样小茶点。
  饮了几口,忽然瞧见那柜台之上供奉着一尊女子的瓷像。
  这女子三首六臂,眉心处又有一点丹红,瞧在眼里,倒觉得有些熟悉。
  略一思索,他便想起这女子的相貌和修格珍藏的暗月女神的画像有几分相似。
  只是那画像上的暗月女神一首双臂,与这瓷像略略不同。
  一杯茶下肚后,他见旁边的小二并不忙碌,便叫了过来。
  问道:“小哥,我是朋友领着来的,他有点事情要办,便留我一人四处走走。呵呵,初涉贵岛,却还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还请小哥赐教。”
  小二奇道:“你不知道,难道你那朋友也不知道吗?”
  林小七肚里的谎话不知千万,此时不用编排便脱口而出,道:“我那朋友自然知道,只是他半路临时拉我前来,我也没问。呵呵,我来魔界不久,原是住在云水城的。”
  小二笑道:“原来是这样……这里叫做月岛,是暗月城的附属之地,也是魔界里唯一保持凡间模样的地方。”
  “月岛?暗月城?”林小七不由一愣,再看一眼柜台上的瓷像,他越发肯定这瓷像便是暗月女神了。
  他虽早有预料,不过却也没想到这么快就见着了“真神”。
  他又问道:“还要请教,我见其他地方俱是修炼之人,为什么这月岛却有无数凡人呢?”
  小二呵呵笑道:“我们这些凡人原也不这魔界里,全是暗月女神的信徒,是她大发慈悲,用大神通开辟了这岛,然后将我们这些最忠实的信徒迁到了这里。”
  林小七点了点头,笑道:“原来是这样,呵呵,多谢小哥相告。”
  那小二见他再无问题,并提着茶壶径自走开。
  林小七心中暗道:“这暗月女神却是个孩子心性,没事却弄来这许多的凡人做什么?奶奶的,这份神通我可远远不及,不知道老睚行不行?若是行的话,我倒要找个灵气足的好地方,然后将逍遥岛整个的移来。”
  他一边喝茶,一边胡思乱想,心里还琢磨着有机会一定要见见这暗月女神。
  这茶馆里又有唱小曲的,嗓子不错,词曲也颇为雅致,林小七听的入神,不知不觉间便混了一下午。
  待到天色渐黑,他起身结账,又问收银的掌柜,这岛上可有一处地方叫忘忧阁?掌柜一愣,道:“先生要去忘忧阁吗?”
  林小七道:“是啊,怎么了?”
  掌柜地笑道:“没什么,没什么,我只是有点奇怪。先生既是忘忧阁的客人,又怎会来我们这样的小地方。”
  林小七奇道:“这忘忧阁很大吗?”
  掌柜地答道:“大倒不大,但却不是我们这些凡人所能去的地方。先生不知道吗?这忘忧阁是暗月城在这月岛的驻舵,如这样的场所,除了暗月女神的弟子,只有像您这样的被邀请的客人才能进去。”
  林小七又是一呆,心中暗道:“奶奶的,难道老睚让我见的人就是暗月女神吗?”
  带着这样的疑问,林小七转身出了茶馆,按照掌柜的指点往这岛屿东南处行去。
  到了地头,果然见一座颇为宏伟的建筑矗立在那,此时已是天黑,他懒的多看这建筑的模样,便一头往前行去。
  到了门口,却被人拦住,瞧这人似是守卫的模样。
  “你是何人,安敢擅闯忘忧阁?”
  林小七笑道:“在下姓周名小六,是替人前来传话的。你不妨进去通报你家主人,就说昨夜相邀之人的代表已经来了。见便见,若是不见,我立刻走人。”
  他虽是答应了睚眦来这月岛,但心中却盼望这一面不见最好。
  睚眦说得轻巧,言这一行并无凶险,但有些事情背后隐藏的危机却远比眼睛看得见的凶险更为可怕。
  在魔界这样强者如云的地方,林小七深知自己根本不够看,多一事便不如少一事,这一面不见也罢。
  那守卫也不是个能做主的人,听或林小七是应邀而来,便忙不迭地进去通报了。
  不过片刻,他转回来道:“周先生,我家主人正要见你,你进去后直往前走,到了中厅,便可见到我家主人了。”
  林小七不由微微失望,心想这一面到底还是要见的。
  但转念一想,马上就有可能见到这所谓的暗月女神,心中便又有莫名的兴奋。
  在他心中,自得知这岛为暗月女神所有之后,早将她和睚眦之间的关系想的不堪了……奶奶的,男人和女人之间还能有什么关系?瞧老睚暧昧的样子,很难不让人往这方面去想啊!
  带着腹诽和一些龌龊的念头,林小七踏进了这忘忧阁的中厅。
  这中厅颇大,也颇为华丽,除了那些奢侈的陈设之外,最让林小七心动的便是这厅中三颗拳头大的夜明珠了!鲛族也有占颗夜明珠,但最大的一颗也只有鸽蛋大小,所散发的光芒更是远远不及这厅中的夜明珠,林小七心中暗道。
  若是能将这夜明珠弄了回去,便没白来这魔界一趟!一颗送给楚轻衣,当做聘礼,另一颗还是送给楚轻衣,用来养颜。
  都说珍珠可养颜,但这夜明珠也是珠,怕是效果更好吧……林小七胡思乱想着,还剩一颗吗?嗯,自然还是给我的亲亲师姐,留着做我林家的传家宝好了……
  这三颗夜明珠实在太过夺目,以至于晃花了林小七的眼睛,使他似乎没有瞧见这厅中暗处站着的一个男子。
  这男子一袭黑衣,身材修长,他静静地站在那里,似要融入那暗处一般。
  “你是谁?睚眦为何不来?”
  林小七终于是将视线从夜明珠上收回,其实他并不是没有看见这男子,只是他不喜欢别人站在暗处。
  尤其自己为客,别人为主,如此这般,实在是一件很不礼貌的事情。
  且他向来喜欢暗中出手害人,所以深谙其中之道,但凡喜欢暗处的人,为人必定阴险。
  自己以阴险倒没什么,但别人阴险可则另当别论了。
  林小七笑了笑,淡淡道:“你又是谁呢?”
  那男子没想到林小七有此一问,微微一愣后,口气便有不善,阴声道:“睚眦没跟你说过我吗?”
  林小七本以为要见的人是暗月女神,但现在看来却是不然。
  不过别人阴险,他也不是善类,他心中隐隐觉得,眼前这人也未必就是约睚眦来的人。
  自己既然可以替睚眦而来,难道那人就不可以让别人替他而来?再者说,这世上冒他人之名行事的人很多,而眼前这男子绝对能做出此事。
  睚眦只是收到了一封信而已,而借信传言则正是冒名行事的最佳途径。
  那信上的字迹和印章最好冒充,古无病那厮便是个中好手,无论是谁的字。他只要看上一眼,便能模仿出九成,印章也同样如此!
  林小七心念急转,当下便决定先将睚眦托自己问的问题压下。
  他看向这男子,却见他面色苍白,约莫三十来岁的模样。
  再细瞧时,又见他眼光游移不定,似也没料到睚眦会让自己替他前来。
  林小七微微一笑,决定诓这厮一下,便道:“睚眦前辈说了,我来之后,若见到一个女子,那便让我替他转告几句话。若是一个男子嘛……嗯,那便没什么好说的了。”
  那男子一呆,眼中便有凶光射出,道:“他果然是这么说的吗?”
  林小七耸了耸肩,笑道:“你说呢?”
  男子忽然叹了口气,喃喃道:“睚眦毕竟是睚眦,原来早被他看穿!”
  林小七听的清楚,心中不由暗叫侥幸,奶奶的,险些被你这厮骗过,幸亏老子比你阴险一点。
  他知道眼前这人不是善类,若是将睚眦的原话说出,他可不敢保证不出什么意外!瞧这情形,这人和睚眦必定不是什么朋友,刺激人的话还是少说为妙,谁知道那话是好话还是歹话呢……想到这里,他不禁在心里大骂起睚眦来,当时睚眦信誓旦旦的说此行没有危险,而现在看来,这分明就是一个圈套。
  虽然没将睚眦这正主套上,却恰巧套住了他林大公子!且睚眦那厮深知内情,却看不穿别人设下的局,连一点警醒也不曾有过。
  这厮看起来精明,实是其蠢如猪啊!
  林小七心中忿忿大骂着睚眦,但心中却也没放松戒备,自看到这男子的第一眼时,他就已经察觉到一丝的危险,此时则更是凝神防备。
  那男子叹了一回,又道:“你还没回答我,你又是谁呢?”
  林小七耸了耸肩膀,道:“你的属下没告诉你吗?在下姓周名小六。”
  “姓周名小六吗?”那男子低声一笑,淡淡道:“你若是周小六,那我便是林小七了。是了,我这林小七有大周天剑,你这周小六又有什么呢?”
  这次却轮到林小七发呆了,他万没想到眼前这男子竟是早看穿自己的来历!
  愣了片刻后,林小七却是轻声笑了起来,道:“真他奶奶的,当年混穷的时候一心想着怎么扬名立万,却没想到有一天自己却这么有名!就是不知道我这名是美名,还是臭名?”
  那男子道:“美名自然不沾边,但臭名却也谈不上,不过只要能名扬天下,又管他什么臭名美名?”
  林小七笑道:“罢了,你既然知道我是谁,那么可否赐告阁下的名讳呢?”
  那男子淡淡笑道:“你想知道我是谁吗?简单,回去问问睚眦就知道了。”
  林小七道:“看得出你和睚眦不对付,所以我想问问,你就这么放我走了吗?”
  男子摇头笑道:“自然要放你走,我敢惹睚眦,却不敢惹你。”
  林小七奇道:“这是为何?”
  男子冷笑道:“你身为大周天剑的宿主,难道不知你身后有多少人正盯着你吗?我若杀了你,别人当以为我会从其中得到什么好处,谁又敢保证没人找上门来?所谓牵一发而动全身,至少在明处没人会动你!”
  林小七呆了一呆,道:“还有这么一回事吗?奶奶的,我竟是不知道。”
  男子又冷笑道:“不过你也别忘了我说的话,没人在明处动你,却并不代表暗处不行,你还是好自为之吧。”
  林小七笑道:“多谢提醒。”
  男子道:“倒不是我好心,实在是事不关己,便高高挂起。再说你现在毕竟还在月岛,我也不想你出什么事情,否则我还真是说不清楚了。”
  林小七耸了耸奖杯,道:“放心好了,便是要死也得出了你这月岛……对了,我现在可以走了吗?”
  那男子默了片刻后道:“林公子,你回去之后,替我转告睚眦。就说今日之事,确实是我冒他人之名行事,但我并无恶意,只是想请他前来将当年的事情说清楚。你对他说,我此时有诚意十分,接不接受也在与他。日后朋友是做不成了,但这敌人嘛,且由他自己看着办吧!”
  林小七点头道:“阁下放心,我一定将话带到。”
  男子不在说话,将手微微一摆,那便是送客的意思。
  林小七心中虽然满是疑惑,但却知道再呆在这里也是无用,略一点头,便转身向门外行去。
  刚走了几步,那男子却忽然叫住了他,道:“林公子,你替睚眦前来,咱们也算有缘,我看你对这厅上夜明珠颇为喜爱。若不嫌弃,便请公子笑纳……”原来他早看出林小七对夜明珠十分喜爱,却又不知出于什么目的,此时竟是开口相赠。
  林小七哈哈一笑,道:“谢了,老兄,这夜明珠虽好,但君子爱财,取之有道。我虽然不是什么君子,但无功不受禄这句话却也是知道的……老兄,咱们有缘再见罢……”他大笑而去,竟是丝毫没将这夜明珠放在眼里。
  他这人虽然见便宜必沾,巧取豪夺也有的,但有一点他却分的很清楚。那便是睚眦与他是同一条船上的,而眼前这男子与睚眦显然是敌非友,所以这夜明珠是无论如何也不能要的!纵是喜欢到不忍割舍,那便明抢,又或暗偷。反正是不能堂而皇之的伸手接来,如此,那便不是做人的道理了!
  林小七走后,那男子面色阴沉,默了半晌后,忽转身朝后堂说道:“他已经走了,你不再躲了,出来吧……”
  随着他的声音,从后堂转出一人,这人面色同样阴沉。
  若林小七未走,他会惊讶的发现,这人赫然就是梅四!
  那男子道:“梅四,睚眦对这林小七如何?”
  梅四恭声答道:“视若兄弟。”
  男子微微皱眉,道:“依睚眦的性格,竟然以兄弟相待,这倒有些意思了……”微微一顿,又沉吟道:“若如此,事无转圜时,这姓的林也未必就动不得。至少可以拿来要挟睚眦,使他投鼠忌器,只是须小心一点而已……”
  梅四阴声笑道:“不错,睚眦行事向来无所顾忌,是以手段便格外毒辣狠绝,不过当他一旦有了弱点,这人便容易对付。”
  男子哼了一声,道:“若非如此,当年我又怎会在他身上占得便宜?嘿,这便宜可不算小,至少让我过了数千年的安稳日子。”
第一百四十四章
  林小七回到云水城后并没有急着回梅林,而是在城中四处闲逛起来。
  这云水城大异于普通的城镇,与其说是一座城,还不如说它是一座山更确切一些。
  不过若云水城这样的地方,倒是颇得林小七的喜爱,山中有城。城在山上,正是半山半城,恰是个休闲的好地方。
  再加上这云水城内奇人颇多,景物也美,林小七初到的时候并没有仔细观赏,此时便在这城中来了个“三日游”。
  自月岛辞了那神秘男子后,林小七心中便郁闷难当。
  去月岛之前,睚眦对他说此行并无半点凶险,结果也如他所言,自己最后终是全身而退。
  但林小七的心中却明白得很,此一行若不是自己机灵,这后果怕是难料。
  而更让他郁闷的是,自己从头到尾都被蒙在鼓里,既不清楚睚眦让他去的目的是什么,也不明白那神秘男子和睚眦之间究竟有些什么恩怨。
  他唯一隐约知道的一点就是神秘男子和睚眦之间是敌非友,而且和那什么暗月女神脱不了干系。
  林小七最恨被人当做棋子,睚眦的事情他其实并不想管,虽然心中好奇,但他知道有些事情知道越多对自己反而越没好处。
  这里可不是人界,而睚眦更是远古传说里的凶神,与他纠缠的人想必也不是凡角,自己无谓牵扯进去。
  所以,他一开始就打定主意,此一行只当个传信的,绝不深陷其中。
  但月岛一行后,他先是气恼睚眦将自己当作棋子使唤,陷自己于凶险之中。后又被那神秘男子看出来历,自料自己即便有心不涉及其中,但别人可未必这么想。
  所以,一番琢磨后,便决意要将睚眦身上的事情弄个明白。
  回到云水城却不进梅林,这便是他想好的第一步。
  他知道,自己只要不出现,最着急便是睚眦。
  人一急,心思便容易乱,到时再现身套问,想必能问个七八分的内情。
  三天的时间一晃而过,到了第三天的傍晚,林小七施施然走进了梅林。
  进了梅林,他也不急着去见古无病等人,而是在一株老梅下盘坐饮酒,哼起久未唱起的俚语小调。
  梅林虽大,但其间穿梭的仆役却多,林小七知道,不消一刻,自己回到梅林的消息便会传到睚眦的耳中。
  酒自然是梅林中的好酒,甘醇清冽,饮来回味无穷。
  林小七自入魔界后,最对他心思的便是这梅林里的酒。
  背倚老梅,林小七忽然微微一笑。
  身后有轻微的脚步声传来,他知道这是睚眦来了。
  睚眦是何等人物?落脚从来无声无息,而此时却有声音传来,无非有两个原因。
  一是他故意提醒自己来了,二则是他心中思绪凌乱,气机便跟着乱了。
  不等睚眦开口,林小七伸了个懒腰,笑道:“你这人最是无趣,本公子酒性正浓,却被你打断。”
  睚眦淡淡道:“这几日过的可好?”
  林小七微微一愣,睚眦语气平淡,并没有显示出丝毫的急躁,倒不像自己刚才想的那样心绪已乱。
  他站起身来,笑道:“还行吧……”
  睚眦道:“云水城可去的地方颇多,三天的时间难以窥及其中韵味,等有空闲的时候,我亲自领你去观赏。”
  林小七又是一愣,道:“你知道我早已回来?”
  睚眦淡淡笑道:“你说呢?”
  林小七见他一付悠闲的模样,不由冷笑道:“你既然知道我早已回来,却又不遣人叫我回梅林,那想必是知道了我此行的经过。如此,我也就不多说什么了。”
  睚眦叹了口气,道:“你心中可是在怨我?”
  林小七耸了耸肩,反问道:“你说呢?”
  睚眦却不答,自顾道:“与你相交虽然时日不多,但依你性格,必是不喜被人蒙在鼓里。不过你可知道,在你没回来之前,我确实只想让你做一个传信的,亦没料到其中会有什么凶险。但自梅三九告诉我你三天前就回到云水城后,却又不来见我,我便知道其间必有蹊跷。仔细琢磨后,我忽然发现我犯了一个很大的错误……”说到这里,他喟然而叹,却没再接着说下去。
  林小七皱眉道:“什么错误?”
  睚眦摇头苦笑道:“物是人非,当年可信之人,如今却未必可信。人心永远是变幻不定的……”
  林小七一愣,道:“物是人非吗?”他明白睚眦的意思,这“人非”指的是人心变幻,不过这人究竟是谁呢?不会是梅三九吧?
  睚眦看出他的心思,道:“你别误解了我的意思,我指的这人不是三九,而是那夜你见到的女子。”
  林小七点了点头,微一沉吟后,忽道:“老睚,你要见的人是暗月女神吗?”
  睚眦也不瞒他,点头道:“你心思聪颖,料你此时已猜到了。”
  林小七笑道:“老睚,本来这事我是不想管的,但月岛之行。我却有一个小小的疑问,所以,我觉得有必要问个清楚……”微微一顿,又道:“不瞒你说,自我隐约猜出要见你的人是暗月女神后,再加上之前你忸怩作态,便也猜到了你与她之间的事情多半是一桩情事。在下虽不是君子,却也不是窥人隐私的小人,所以这事说不说在你。”
  睚眦苦笑道:“这也不是什么隐私,某家的这点事情,早已传遍仙、魔两界了,也没什么好瞒你的。”
  林小七笑道:“既如此,不妨说来听听。”
  睚眦微一沉吟,道:“你先告诉我,月岛之行,你见到的可是一个男子?”
  林小七点头道:“我回城三日,你却不来找我,必是料到了。不错,我此去月岛,没见着什么暗月女神,倒是见着了这个颇有些阴险的男子。”
  睚眦冷笑道:“此人又何止是有些阴险?简直就是一个卑鄙无耻的小人……”
  林小七见他神情愤懑,心头一动,忽道:“莫非这厮是你的情敌不成?”他早已猜出睚眦和那暗月女神之间是一桩情事,此一问倒是顺情顺理,并不突兀。
  睚眦没料到他有此一问,脱口道:“他也配?”话刚出口,却又苦笑,摇头道:“不过……不过我视他有若猪狗,从来就没放在心上。但在他心眼里,我多半就是你所说的情敌了!”
  微微一顿,他走到林小七身边,接过那一囊酒,又道:“小七,你还记得我俩之间的约定吗?”
  林小七不知道睚眦为什么忽然转换话题,顺口笑道:“这才几天的事情,我自然记得。不就是帮你杀一个人吗?莫非你还怕我赖账不成?”说到此处,他似是想到了什么,惊道:“呀……莫非你要我杀的这人便是这男子吗?”
  睚眦点了点头,沉声道:“不错,就是他!”
  林小七皱眉道:“我观此人也未必有多厉害,你怎么不自己动手?”
  睚眦叹了口气,道:“我不动他,自然是有苦衷,否则便是有十个他,也被我化成齑粉了。”
  林小七笑道:“这倒也是,你是一代凶神,这万千世界中。便是有比你厉害的人物,凭你性格,也未必就怕了他,更何况是此人?便是在我眼中,这人也算不上什么厉害人物,若是对战,我至少也有七八分的把握。若是暗中下手,我管叫他死都不知道死在谁的手里。”
  他这话却并非虚言,自冥界闭关而出之后,他发现自己的实力竟是一天比一天高涨。
  原以为虽然修成了冥婴,但功力的增长总是要靠苦修,又或是凭大周天剑去强行吞噬。
  但不知为何,自七贤山事毕之后,他发现每至深夜行功时,这天地间的灵气便如不要钱似的强行汇聚于冥婴之中。
  时至此时,那原本黑漆漆的一副骷髅架子,竟是隐约有紫光透出。
  睚眦早已知道林小七修炼的是冥婴,虽然他对冥婴知道并不比林小七多,但却知道林小七此言非虚。
  点头道:“此人不过二流角色,你杀他当易如反掌。”
  林小七道:“好了,这事你既然不打算瞒我,那么就先说说你这苦衷吧。所谓先下手为强,你既然早有心思要这人的命,那么不妨早一点说出其中原由,我也好早一点替你了结这桩心思。”
  睚眦用手捏了捏眉心,脸上泛起一抹苦笑,缓缓道:“如你心中所猜测的那样,所有原由恰是从一桩情事来的。”
  林小七道:“是和暗月女神吗?”
  睚眦点头道:“是啊,便是她了……不过她在我眼中可不是什么女神,只是一个小丫头而已。”
  说到此处,似是想起往日情形,那苦笑里又多出一丝甜蜜。
  林小七瞧在眼里,心中好笑,暗道:“在别人眼中你是一代凶神,但此时瞧来,你不过是一个被情所扰的寻常之人罢了。想来,这神也罢,魔也罢,这七情六欲终是免不了的……”
  睚眦不知道林小七正暗中腹诽自己,自顾道:“你前几日所见的男子名唤天机,是暗月那丫头身边的谋士。而那个传信的丫头是暗月身边的侍女,叫做随月。”
  林小七接道:“那厮叫天机吗?这名字有点意思,倒让我想起小时候捉的田鸡来……”他这人除了性命交关的时候,从没有个正形,此时心思游走,便想起小时烧烤田鸡的情形,口中顿时生津。
  再一转眼,却见睚眦面有不悦,便呵呵笑道:“抱歉,抱歉,却是走神了,老睚你接着说吧……对了,既是情事,那么是你追着那暗月而不得,还是那暗月追着你呢?”
  睚眦叹了口气,道:“说起来,当年倒是我先追得她。不过这丫头对我也是一片痴情,仔细算起,我和她也做了近十年的夫妻。只是有实无名,我到底没曾给她一个名分。”
  林小七奇道:“如此说来,你们也是两情相悦,为什么没给她一个名分呢?”
  睚眦苦笑道:“我这人不喜羁绊,喜欢一个人是一回事,守着人却又是一回事。我与她虽然两情相悦,但让我此生此世与她厮守,却是我所不愿之事。”
  林小七‘嗤’的一声轻笑,道:“原来是始乱终弃啊!”
  睚眦先是瞪了他一眼,但随即仍是苦笑,道:“你这始乱终弃一词用的倒是贴切,不错,究其原由,正是某家始乱终弃,才会被困浮游山。”
  林小七奇道:“原来你被困在浮游山也与这事有关吗?”
  睚眦道:“当年我不顾暗月的苦求,远遁异界。想那万千世界,无边无际,凭暗月的本事,是无论如何也找不到我的。但我却没料到,那天机久慕暗月,对我早有怨恨。只是某家实力高他太多,他虽有怨恨,却也只能深埋心中。但我这一走,却让他找到了机会……这厮见暗月心中郁郁,便怂恿她找我母亲诉苦,说如此这般便能逼我回到暗月身边。暗月认为此计可行,便着他去寻我母亲,谁知道这厮见了我母亲之后却是对某家大泼脏水。不仅说我始乱终弃,更说我心狠手毒,为了摆脱暗月,三番五次的欲取她的性命……也不知我母亲是怎么想的,听了这厮的挑拨后,竟是将我关在了浮游山下。”
  林小七奇道:“神龙大人是何等人物?难道就信了他的话吗?”
  睚眦冷笑道:“自然是不信,但这事终是我错在前,我母亲虽不齿这厮,却也不好出手对付他。如这样的人,在我母亲眼里,不过蝼蚁之辈,便是多看一眼,也是污了眼睛。”
  林小七更是奇怪,道:“既然如此,神龙大人就不应该将你关在浮游山啊?”
  睚眦苦笑道:“当初我也是这么问我母亲的,她却说这本是我的劫数,命中该有这一劫,那是无论如何也躲不过去的。当初我心中不服,道如某家这样的人,早不受宿命之苦,亦无轮回之忧,哪怕什么小小劫数?”
  林小七皱眉道:“那你母亲是怎么说的?”
  睚眦看了他一眼,缓缓道:“我母亲说,这劫是天之大劫,换作是她,亦是逃不过去的。她让我在浮游山修身养性,休生脱困之心。又言,时辰一到,自有应劫的人来救我出去!”
  林小七心中一跳,道:“应劫之人?这……这说的不就是我吗?”
  睚眦冷笑一声,道:“若不是你,我又怎会带你来这魔界?我母亲说,脱困并非就是脱劫,若要保住身家性命,最好是跟在你的身边。如此,终有一天能解开这劫。”
  林小七心中大乱,他万没料到睚眦的一桩情事绕来绕去,最后竟是绕到自己的身上……应劫,应劫,这应的究竟是什么劫呢?这到底是睚眦的劫,还是自己的劫呢?如神龙之言,却又仿佛是这万千世界的劫!
  睚眦见他神色变幻,眼光茫然,叹了口气道:“你心中是不是觉得很茫然?其实我本不想告诉你这些的,但这段时间以来,觉得你这人与我脾性相契,便忍不住说了出来。”
  林小七苦笑道:“自得了大周天剑后,我便隐约觉得自己是别人手中的一枚棋子,原以为那下棋的人是冥界的怒瞳,却没想到现在又成了什么应劫之人。看来这一枰棋局周围,令堂至少也是个观棋之人啊!”
  睚眦亦是苦笑,道:“若是的话就好了,她对我说这些话的时候,神色极其凝重,心中隐忧俱现与脸上。依我看来,她老人家也未必就是观棋之人……”说到这里,他将手中那一囊酒一饮而尽,道:“哎,管它什么鸟劫数,又管它什么鸟应劫之人,你若逃不掉,某家便也跟着陪葬!我瞧你是随性之人,亦没有将生死放在心中,休为了我这几句话。便将自己弄的茫茫然,如此,便是永世不死,又有什么生趣?”
  林小七似有所悟,哈哈一笑,道:“说的也是,本公子现在不是活的好好的吗?以生身虑死时,何其不智?亦是无聊!再者说,永世不死就很好玩吗?”
  睚眦哈哈笑道:“不错,不错,这永世不死也没什么好玩。众人皆醉我亦醉才是正道,独自清醒的人未免太过痛苦。”
  两人笑了一回,林小七从戒指里又取出两囊酒,递了一囊给睚眦后,忽道:“抛开那鸟劫不提,老睚你且说说,你打算怎么对付那天机?”
  睚眦冷笑道:“当年我母亲一再告诫我,此事我理亏在先,所以不准我动他。但这般小人不除,又怎能消我心头之恨?”微微一顿,又道:“不过我也没料到,这厮居然知道我回到了魔界,又串通随月,设局计算我。随月那夜来时,我还真以为是暗月那丫头邀我前去……”
  林小七摇头道:“这天
温馨提示: 读者阅读小说的同时,可以发表一下对小说的看法供其它小伙伴们参考哦,书评如果被采纳成精评,您就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奖励哦!书评禁止发布广告和违法内容,一经发现将永久删除帐号!


本站能保证所有电子书均为TXT格式电子书,100%无病毒读者可以放心在PC或手机上阅读。
第九书包网开放上传功能,拒绝任何形式的涉黄违法电子书,请网友自觉遵守网络秩序,一经发现将删除其帐号!
About us:第九书包网www.shubao9.com)为台湾现代派文学社思潮社旗下简体版中文小说电子书网站,为全球读者提供免费TXT电子书共享平台!
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TXT电子书均由读者自发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法,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