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仙尘逸事〗第77部分

道者拥有五行之力也算不得什么,但对我龙族可就大大不同了!”
  林小七奇道:“有什么不同呢?”
  睚眦解释道:“我龙族天生没有五行之身,就我所知,除了我母亲之外,我所认识的龙族大多是单属之体。且大多数是水、火、风体,极少数会有双属又或是多属之体,更不用提五行之体了。”
  林小七问道:“那老睚你呢?”
  睚眦微微一笑,颇有些自得的道:“我是四属之体,放眼龙族,我仅次于我母亲。便是我那几位兄弟,亦只有三属……呵呵,不说这个了,倒有点自卖自夸的味道了,咱们还是接着说这五行之身的好处吧。对于我们龙族来说,因为多单属之体,所以实力再强。但只要遇上相克的对手又或是法术,虽然不能说必定会受制于人,但威力却是要大打折扣的。”
  古无病一旁插话道:“那人类的修道者不也是一样吗?五行相生相克,若有全系之身,岂不是实力大涨?前辈怎么会说寻常修道者有五行之力算不了什么呢?”
  睚眦笑道:“这却是我说的不仔细了……呵呵,我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人族与龙族有个最大的区别,那就是人族虽然同样没有天生的五行之身,但却是可以依靠后天的修炼来得到这种五行之身。虽然远不及天生的五行之身,但总是有一个期盼的。但我龙族却不同了,生来是什么属性,那便到死也变不了。所以,对于龙族来说,能拥有五行之体那便有若人族的登仙之梦!我如此说来,你们可听明白了?”
  林小七道:“明白是明白了,不过银儿现在虽然修成了五行之身,但我想知道的是,她究竟会变的有多厉害呢?”
  睚眦呵呵而笑,道:“有多厉害?呵呵,这么跟你说吧,龙族的五行之体远非热闹族的五行之体可比。因为人族运用五行之力时只能视情形而定,也就说碰上火属性的对手,自己便可以运用水之力,碰上木属性的呢,便可以用金之气。虽然可以稳占上风,但毕竟只是单属性的运用。但我龙族又不同了,我们不仅可以视情形而定,更可以将这五行之力融会贯通,演化出混沌之力来!大家都知道,这混沌之力乃万物之源,可演化新天地,亦可化万物无寂灭,这万千世界再没有什么比它更厉害的了!”
  他这话一出,众人都是大惊,林小七上下打量着银子,道:“老睚,没你说的这么厉害吧?”
  睚眦笑道:“此时自然没我说的那么厉害,但只要银姑娘肯勤加修炼,再有千年,便可继承我母亲的大统了。须知,如我母亲那样的存在亦不是万世不灭的,总有一天也会像人族一样经过一次轮回,而后再重新历世,便如凤凰涅盘。”
  林小七听到这里,却是轻舒了一口气,笑道:“还要千年吗?呵呵,幸好是这样,否则这丫头怕是要将这万千世界闹个鸡犬不宁了……这丫头还是孩子心性,再过个几百年,心性必定成熟,到那时再有神龙大人的实力便没什么了,此时却千万不能。”
  银子听了他这话,先是皱起鼻子哼了一声,但转念一想还真是如此,逍遥岛上的人不就是被自己整的哭天叫地吗?当下却又嘻嘻的笑了起来。
  林小七苦笑一声,道:“你们瞧,你们瞧,我有说错吗?这丫头就是一付没心没肺的样子啊!”
  古无病笑道:“这却不能怪银子了,若不是有你榜样在前,她又岂会随你的性子?若是一直跟着轻衣,我们的银子姑娘必定是端庄娴熟,成了第二个楚仙子!”
  银子听了这话,脸上依旧笑容满面,但手下却有寒光一闪,一道由寒冰幻化成的细针直向古无病的屁股掠去。
  这针去的无声无息,古无病压根没有发现,但好在睚眦在一旁见了,手底轻轻一挥将这冰针化与无形。
  复看向银子笑道:“好个调皮的丫头。”
  银子知道这位老睚前辈的厉害,两个自己怕也不是人家单臂之力,当下做了个鬼脸便做罢了。
  林小七虽没瞧见那冰针,但一看银子的表情便知道她在做些什么,只是他护短护的厉害,便当没看见。
  当下又道:“银儿将来会成为什么样,我怕是没机会看到了。不过我还是想知道,若我能活个几百年的话,这丫头会变的有多厉害呢?”
  睚眦微一沉吟,道:“无须百年,再有十年,怕是阿古拓也不是她的对手了。”
  林小七惊讶道:“十年就能比得上阿古拓吗?”
  睚眦微笑道:“银姑娘遇上了歧化,这本是天意,而天意这东西最是莫名。就如你小七得到大周天剑一样,那可是万千世人梦中之物,凭什么就被你得到了呢?这岂不是不公之至?但天意属你,那是谁也不能勉强的。别人百年千年的苦修,却不抵你轻轻一剑挥出,而银姑娘也是如此,一遇歧化,那便注定了她今后的成就。所以,这些事情羡慕、惊叹、不平都是没有用的。”
  他说到这里,语气却忽然严厉起来,看向银子道:“银姑娘,话是这么说,但你也需知道,天意虽有莫名,但却从不偏倚。你有奇遇,有福缘,但这也意味着你将来必定要承担起更多的责任。现在有小七在你身边,你任性一点没什么,但以后总有独自一人于这万千世界的时候,而到那时,你须好自为之!”
  银子眨了眨眼,道:“我知道你说这话是为我好,银儿在这里也谢谢你啦。可是银儿总是要跟着公子的,便是赶也赶不走,一世也罢,三生也罢,我绝不会离他而去。便是公子有一天不再这世上了,银儿便也跟着离去。所以呢,你说的什么责任啊,银儿一概不理,也懒得理……嗯,便是有什么责任,那也是我家公子替我去担。谁叫我是他的银儿,他是我的公子呢?”她说这话时,脸上稚气未减,但神色却坚定无比。
  此时此刻,就连林小七自己也体会出她那一份女儿情怀,更休提别人了,当下是一身的淋漓大汗。
  而睚眦本是一脸严肃,听到这话时,也只能苦笑,唯有古无病一旁贼忒兮兮的笑着。
  林小七心中尴尬,轻咳一声,转了话题,道:“那什么……银儿,你与老睚有血脉之连,以后可不能没大没小的叫什么老睚了。把这二字去了,就叫一声前辈吧。”
  他先前不管这事,此时却拿来说项,倒引得古大公子更是贼笑。
  银子却是不依,道:“凭什么公子叫得,银儿便叫不得?我偏要叫他老睚!老睚,老睚,老睚……哼,我连前辈两个字都不叫了。”
  睚眦哈哈一笑,却是站了起来,道:“这前辈二字不叫最好,倒是将某家叫的老了……”微微一顿,又道:“不过你那老睚的后面最好还是加上两个字。”
  银子奇道:“哪两个字?”
  睚眦嘿嘿一笑,却是凑到她的耳边轻声说了两字。
  银子听罢,柳眉一蹙,轻轻呸了一声,道:“你想的美,我才不叫呢!”
  睚眦依旧是嘿嘿的笑着,再次凑上去说了一番话。
  这次银子没再呸他,只眨着大眼睛喃喃道:“是哦,你说的真有点对呢……”
  睚眦笑道:“既然如此,那你是同意不同意呢?”
  银子转了转眼睛,道:“我若同意了,你还有其他的什么好处给我呢?”
  睚眦沉吟片刻,道:“说起这好处嘛,我现在还真拿不出什么。不过没关系,你身为龙族,怕还没去过龙界吧?等有闲时,我便领你去玩,到那时,除了我母亲的地方,龙界有什么好东西你只管拿便是了!”
  银子喜道:“别人的东西也可以拿吗?他们若是不肯怎么办?”
  睚眦哼了一声,道:“某家要的东西他们敢不给吗?便是不给也没什么,大不了抢来就是!”
  银子拍手笑道:“去龙界抢东西吗?这可好玩的紧!好了,我答应你了!”
  睚眦见她答应,不由眉眼俱笑,道:“既然这样,那我可也要叫你一声银儿了。”
  银子笑道:“叫吧,叫吧,银儿许你叫了。”
  睚眦哈哈大笑,道:“好,好,这一声银儿可真是叫的不容易啊!”
  众人不知他俩卖的什么关子,心中都是好奇。
  林小七皱眉道:“老睚,你和这丫头弄什么鬼呢?”
  睚眦却不理他,看向梅三九道:“三九,快将这残酒撤下,再吩咐人与正厅中摆一席上好的酒宴!你记住了,我说的是上好的,你且将你珍藏的好酒统统取出来,某家今夜要一醉方休!”
  林小七更是奇怪,道:“你们究竟弄什么鬼?好端端的又要摆什么酒?”
  睚眦一拍他的肩膀,笑道:“小七,你还记得我刚才说过的话吗?我说第一眼见了银儿的时候,便觉得她像是自己的妹子一般。且我有兄弟八个,并无姐妹,所以刚才便认了银儿做妹子。你说,如此大喜,某家又怎能不谋上一醉呢?来,来,来。小七,无病,还有三九你,今天谁都不许让酒,须得陪同醉!”
  林小七和古无病闻言,倒也不觉得什么奇怪的,他两人俱是无羁之辈,睚眦认银子做妹子,在他们瞧来实在算不了什么。
  且银子刁钻可爱,又漂亮的紧,便是换了自己怕也有认做妹子的心思。
  倒是梅三九与睚眦相交以来,从没见他像今天这样高兴过,更没见他对一个人如此垂青。
  在他看来,睚眦对林小七的态度已是异数,却没想到还有一个银子更胜一筹。
  梅三九心中虽然暗自称奇,但见睚眦高兴,便上前恭喜一番。
  古无病更是为银子高兴,本来想送点什么做贺礼的,但掏了半天怀里却空无一物,这才想起便是仅有的几十两银子也早输给了林小七。
  当下少不得腆着脸皮许下几个空头承诺……而林小七虽然没觉得奇怪,但心中仍是有着疑问,他对银子实在是太了解。
  这丫头脾性虽然刁蛮,但性情却极为高傲,在逍遥岛时,除了自己和楚轻衣,能和她玩闹得也只区区几人而已。
  他知道睚眦不可能单凭去龙界的承诺便认下这个妹子,其中必有其他原由。
  他按捺不住心中好奇,便问睚眦道:“老睚,你究竟还许了什么承诺?”
  睚眦笑道:“不可说,不可说啊!”他一拍林小七肩膀,又道:“小七,我答应过银儿,此事绝不会和你说。你若想知道,不妨自己去问她。”
  林小七哼了一声,却仍不甘心,找了个机会将银子拉了过来,道:“银儿,快说,那老东西究竟对你说了些什么?凭你性子,怎会答应叫他一声哥哥呢?”
  银子脸色飞红,却一顿脚,道:“不说,不说。”
  林小七冷笑一声,威胁道:“不说嘛?好的很,你可曾记得我当初说的话?你若是不听话,我便将你嫁给老黑那厮?哼,哼,你不会说你忘了那大老黑了吧?人家可是惦念你的紧呢!”
  银子见他如是说来,知道他是故意吓唬自己,当下却是嘻嘻一笑,道:“那个大老黑吗?公子才舍不得将我嫁给他呢?哼,便了嫁了也没什么,你前脚将我嫁出去,后脚我便杀了他!”
  林小七怒道:“你杀了老黑我便再替你寻一个,总之是要将你这不听话的丫头嫁出去!”
  银子一吐舌头,做了个鬼脸,道:“你找一个我便杀一个!”
  林小七心中气苦,道:“你个死丫头,敢和我犟嘴吗?”
  银子嘻嘻一笑,却蹦跳着跑开,道:“不理你了,公子你只知道欺负我,等我回去,定要找轻衣姐姐去告状……”
  林小七见她跑开,心中哭笑不得,但不知怎的,心底深处却升起一股莫名的情绪来。
  这情绪来的突兀,也让他吓了一跳,伸手在脸上轻轻一拍,喃喃道:“想什么呢?你有一个师姐还不够吗?银儿……银儿她还只是一个小丫头啊!”他却没想到,若论年纪,银子怕远在他之上!
第一百五十章
  梅林,清晨。
  昨夜的一场大醉让林小七有些起不来身,耳边虽听得窗外有晨鸟欢歌,但迷糊中竟又是睡了过去。
  半睡半醒中,他忽然觉得鼻中异痒,忍不住打了个喷嚏。
  鼻中又觉有奇香扑来,似有人正轻轻的对着他的脸吹气。
  睁开眼时,却见银子正右手托着香腮,眨着眼看着自己,手中捏着一根发丝时不时在他脸上轻轻拨弄。
  林小七苦笑一声,道:“银儿,你现在修成丨人身,便是大姑娘了,可再不能像以前那样淘气了。”
  银子笑道:“公子,银儿以前很淘气吗?”
  林小七道:“你自己的事情自己不知道吗?”
  银子皱起鼻子,道:“自修成丨人身后,以前的很多事情银儿都记不太清楚了。”
  林小七见她眼中有一丝狡黠,知道这丫头在说谎,笑道:“臭丫头,是真的记不清了,还是故意来骗我?”
  “是呢,银儿就是记不清了嘛……”银子眨了眨眼,道:“公子,不如这样吧,你来告诉我,我以前是怎么个淘气法的?”
  林小七静静地看着银子,良久才道:“银儿,你是不是怕我不再像从前那样宠着你顾着你,所以便引我说起往事?”
  银子呆了一呆,随即脸上飞红。
  其实她说记不清往事,只是一时性起,和林小七故意闹着玩的。
  但等林小七说出这番话的时候,她这才恍然而悟,原来自己的心底竟真埋着这样的心思。
  林小七见她脸上赤红,一付楚楚可怜的样子,不由伸手摸了摸她的头,笑道:“傻丫头,你真是这么想的吗?呵呵,还真是个傻丫头啊……”
  银子咬着嘴唇,道:“公子,你真的还会像以前那样宠着银儿,顾着银儿吗?”
  林小七笑道:“这是自然,在这世上,你和你轻衣姐姐,还有你古大哥,俱是我心中最亲的人。但你古大哥是个男人,自然用不着我去顾他。而你轻衣姐姐呢,却是她顾着我的时候比我顾着她的时候多一些,所以,我便只能顾着你一人了。且你年纪最小,又顽皮又不懂事,我不宠着你顾着你,却又去宠着谁顾着谁呢?”
  若别人说银子顽皮任性,说不得一个法术立即就会照顾过去,但此时林小七如是说来,这丫头的心里却满是甜蜜。
  笑嘻嘻地道:“那银儿就不长大了,不然的话就得像轻衣姐姐那样来照顾公子了。是了,不长大了,被人宠着爱着的多好啊!”
  林小七见她一脸烂漫,心中倒有些羡慕了,道:“是啊,不长大该有多好。想当年我在玲珑山上的时候,我也曾对你轻衣姐姐这么说过……可惜啊,人终究是要长大的。”
  说到这里,他想起玲珑山上的往事,心底深处对楚轻衣的思念不可遏制的泛滥开来。
  银子见他神色有些恍惚,心中也是感慨,暗道:“当年你像孩子般被轻衣姐姐照顾着,可现在你却可以一生一世的照顾着她。而我呢?我现下被你顾着宠着,可等我真正长大那一天,你又会不会像轻衣姐姐那样接受我对你照顾呢?”
  一时间,这两人都是想的出神,半晌后,银子才幽幽道:“公子,对银儿说说你当年在玲珑山上和轻衣姐姐的事情吧,银儿想知道呢。”
  林小七呵呵一笑,道:“等以后有时间的时候再说吧,玲珑山上的事情太多了,这一时半会哪能说的完啊。”
  微微一顿,又道:“好了,你现在也是大姑娘了,公子要起身穿衣了,你先出去吧……还有,你要记住,你现在是个女儿家,以后说话什么的都要注意分寸。尤其是在外人面前,你对我不能显得太过亲昵,否则会被别人笑的。你瞧现在,大清早的便跑进我的房间,若是有外人见了,岂不要说些闲话?公子倒不在乎别人的闲话,但你是个女孩儿,又岂容他们乱说?”
  银子脸上一红,嗔道:“有一个敢说我便杀一个,有两个我便杀一双!”
  林小七苦笑道:“你这都是跟谁学的?怎么动不动就喊打喊杀的?”
  银子笑嘻嘻地道:“当然是跟公子你啊。”
  林小七哼了一声,道:“胡说,公子我向来是以智取胜,何曾像你这样的喊打喊杀的?我看多半是跟龙一他们学的……”微微一顿,又道:“好了,好了,快出去吧。你记住了,以后可不许大清早就跑我房间来。”
  “是了,是了,不来就是,好了不起吗?”银子撅了撅嘴,道:“在逍遥岛的时候,轻衣姐姐早就对我说过这些话了,说什么银儿你现在已经是大姑娘了,可不能像以前那样没轻没重,没大没小。须得做个知书识礼的乖乖女才是……哼,最多就是不来公子你的房间便是,我才不要做什么乖乖女呢!”
  她心中忿忿,便想出门找别人的晦气,刚转身时却想起自己的来意,便道:“对了,公子,我却是忘了问你,我们什么时候回去啊?”
  林小七笑道:“你是第一次来这魔界,且这魔界好看好玩的地方比人间多了何止百倍?所以呢,咱们不急着回去,我叫老梅找人先陪你好好地玩上几天。”
  银子皱眉道:“可是怒瞳还等着你呢。”
  林小七哼了一声,道:“且让他等着去,找我多半没什么好事情,我急什么?”
  银子眉开眼笑,一拍手道:“这样才好,银儿谢谢公子了。”
  待银子走后,林小七起床穿衣,刚将腰带束好时,睚眦却一头闯了进来。
  林小七笑道:“老睚,这么早来我这里做什么?莫非昨天夜酒喝的不尽性,这大清早的便约我来喝酒吗?”
  睚眦笑道:“酒是要喝的,不过却不是现在喝,也不是我请你喝。”
  林小七一扬眉,道:“莫非是玉魔神要请咱们喝酒吗?”
  睚眦点头道:“不错,正被你猜着了。刚才三九来对我说,一大清早那常阿满便来到梅林。说是玉魔神请你和我去月岛相见,约定的时间就在后日。”
  林小七皱眉道:“老常又来吗?他现在人在何处?”他担心常阿满未能脱身事外,便想见面问个清楚。
  睚眦道:“他现在已经离开梅林了,不过你不用担心他。他走时说过了,此一去便是天涯海角,再也不回来了。另外他还说,本来想见你最后一面,但却又觉得心中有愧,所以不见也罢。又道兄弟情谊永不相忘,十年之后,若是彼此相安,便在当年初遇的地方见面。”
  林小七微微一笑,心中也颇多感慨,喃喃道:“当年初遇的地方吗?那应该是西驼的鹿逐城外了……”他想起当年在鹿逐城外的那场豪赌,想起古无病和绛紫烟的相遇,还有古无病、常阿满和自己那一夜的大醉……那一夜过后,真的是有太多的事情改变了。
  林小七叹道:“可惜了,老常两次来梅林,小胡都没能见到。”
  睚眦笑道:“谁说没能见着?无病刚才恰巧在林外,常阿满走时被他碰了个正着,此时便是送常阿满去了。”
  林小七笑道:“遇上了吗?如此最好,却没有让老常走的心凉……老睚,费格既然约我们去月岛,那么你是怎么看这件事情的?”
  睚眦道:“我只知道一件事,那就是他的用意在你,我嘛,只是一个陪客。至于其他的嘛……我倒没什么看法。他对你用心不是一天两天了,究竟有什么用意还要等见着他的时候才会知道,现在猜来猜去也没什么意思。”
  林小七笑道:“且不管他的什么用意,不过他将地点约在月岛,那么老睚你就不能算是陪客了。”
  睚眦明白他话中的含义,苦笑道:“你是说暗月那丫头吗?”
  林小七道:“暗月也是阿古拓的座下,此番见面的地点设在月岛,不能不说其中有她的因素吧?”
  睚眦依旧苦笑,道:“是啊,我也是这么想的。不瞒你说,我正犹豫着去不去呢?”
  林小七惊讶地道:“老睚,你不会让我一个人去吧?”
  睚眦摇头道:“自然不会,且不说你我之间的那个约定,便是我母亲当年的那一番话,就已注定你我只能共进退。再说了,现在我又认了银儿做妹子,说来说去,我们俩也算是干亲,我又如何能弃你不顾?真要是这样,怕我那妹子也饶不了我……”
  林小七呵呵笑道:“不错,不错,如此一说,我倒也不必感谢你了。”
  睚眦叹了口气,又道:“我也考虑过,万事有果必有因,有了当年的因,那么我与暗月之间的事情终须做个了结,如此下去也不是个办法。”
  林小七点头道:“既如此,那我们后日便去会一会这费格……”微微一顿,却又笑道:“当然,我会的是费格,你会的却是暗月。”
  睚眦却不理会他的调笑,只道:“你不要只想着费格,我若猜得不错,他身后站的应该就是阿古拓!”
  林小七淡淡一笑,道:“放心吧,老睚。若论勾心斗角,我林某又岂在他人之下,你且看我怎么对付他吧!哼哼,想那老怒是何等样的人?我林小七还不是照样让他追着我玩?”
  睚眦摇头笑道:“说真的,除了我母亲之外,我睚眦还从未服过一个人。但小七你却让我有三分的佩服,如你所说,按怒瞳是何等样的人物。万千人的生死只在他一念之间,如今想要见你,却只能巴巴的等在那里!”
  林小七哈哈一笑,道:“这也不能说明我本事大,说穿了,其实只是我这人脸皮比较厚,胆子比较大一点而已。管他是什么冥神使,又管他是什么魔界主宰,你只须想着除死无大事,那么他们也就没什么可怕的了!少了对他们的畏惧之心,那么他们也只是个平常人而已,实力固然强我许多,但论算计嘛……嘿嘿,我看他们也未必比人世的那些枭雄强上多少!”
  睚眦点头道:“你这话乃是至理!无论是哪个世界,也无论是在什么样的强者面前,只要你少了那份盲目的畏惧之心,那么也就不存在什么所谓的强者!便拿我来说,手上也不知道有多少的生命,但这只凭借我一身强横的实力。若少了这实力做后盾,又有多少人会像现在这样仰视我呢?”
  这两人都是无羁无惧之辈,说着说着便将月岛的事情忘的干净,竟是开始讨论起夫子、书儒们经常讨论的一些东西来。
  林小七只是将自己的想法说将出来,而睚眦存世也不知几千几万年,学识、见识俱佳,一时间,两人竟是说的不亦乐乎。
第一百五十一章
  仙界洱弥山,大光明殿。
  轩辕长清站在窗前,静静的俯瞰着窗外的景色。
  此处是光明殿内最高点,放眼瞧去,洱弥山山中一片青翠,其中又点缀着无数鲜艳的花草。
  轻风拂来,吹皱那一片青翠,偶尔现出隐在一两只悠闲自得的仙兽、仙禽来。
  如斯美景却不能让轩辕长清心绪宁静,他的面色虽然沉稳,但心中却是波澜起伏,而让他这位光明殿的大光明神心绪不宁的人却恰是同在虚无之中的阿古拓。
  这万多年来,仙界与魔界同为万千世界中最顶端的存在,两界之间也不知发生过多少次的争斗了。
  但那只是强者之间的游戏,更像是闲来无事时的博弈,并没有影响到两界的根本。
  但这样的局面到数千年前却有了根本的改变,轩辕长清知道,在不久的将来,两界将会有一场足以改变一切的战争!只是这其中的原因却不足为外人道,便是在仙、魔两界,亦没有几人知道。
  轩辕长清原本以为这样的战争将会在千年之后发生,而到那时,他相信自己必将战而胜之!但让他忧心的是,这一段时间传来的消息预示着,短则数月,长则一年,这场战争必将爆发!时间对于他这样的存在来说,原本就是可有可无的事情,千年亦不过是弹指一挥,又或是酒醉一觉。
  但在战争即将来临的时候,这千年的时间却是弥足珍贵!但可惜的啊,阿古拓却不给他这千年的时间!
  轩辕长清微微皱起了眉,喃喃道:“或许是日子过的太逍遥了,我竟是忽略了一些看似细微的事情。如此看来,阿古拓的眼光却比我来的要深远一些,至少他比我要谨慎一点。”
  “但是,我真就要输给他了吗?”他喃喃的叹着,眉头却饿皱的更紧。
  在他身后一个内侍轻轻走了过来,恭声道:“陛下,怒战使来了。”
  轩辕长清一扬眉,道:“快请他进来。”
  内侍应声而去,不多时引着一个身着金甲的巨人走了进来。
  这巨人身高数丈,身上战甲金光闪闪,刺的人眼睛发疼。
  好在轩辕长清身处之地乃是光明殿,这里巨梁宏瓦,空间极大,这金甲巨人走进来后,倒也没让这房间里有局促之感。
  金甲巨人单膝跪地,恭声道:“怒战使见过陛下。”
  轩辕长清微微而笑,道:“无须多礼,快起来吧。”
  怒战使站起身来,道:“陛下,欧阳仙子那边可有消息过来?我听说很多老家伙不愿意助陛下一臂之力,不知道欧阳劝说的怎么样了?”
  轩辕长清叹了一声,道:“效果不太好啊……仙界有三王一帝,却不似魔界只有阿古拓一个大魔神。我身为三王之一,虽然势力最大,但权力却未必最大。”
  微微一顿,却又道:“不过这也没什么,我原本就没打算真正请他们帮忙,我此时的实力足以与阿古拓抗衡,有他们没他们都无所谓。我之所以让欧阳去找他们,其真正用意只是让他们少来烦我。欲避其扰,先乱其心,我这也是先发制人啊……”他苦笑着,又道:“这些老朽们,不思进取也就罢了,偏偏还喜欢用什么天地仁义,命有定数这些话来烦人。我这一招也是逼不得以啊……好了,且不说他们了,你的事情办的怎么样了?先前收到的消息可曾证实?”
  怒战回答道:“陛下,消息已经证实,那大周天剑的宿主虽然还没能真正成为剑的主人,但已有迹象能控制剑灵了。”
  轩辕长清脸色越发阴郁,道:“那他此刻真就在魔界吗?”
  怒战答道:“是,阿古拓手下的费格盯这宿主有很长的时间了,下的工夫也比我们要深得多。据属下收到的消息,那姓林的宿主已经和他有了接触。”
  轩辕长清恼道:“我们不是也派人在那一界盯着大周天剑的宿主了吗,怎么会让魔界的人占了先机?”
  怒战苦笑道:“陛下,请恕属下直言,这事怪只能怪陛下贬出的麒麟兽。”
  轩辕长清皱眉道:“究竟是怎么回事情?”
  怒战解释道:“陛下,当年麒麟兽犯下戒律后,您宽宏大量将他贬下人界,同时又令他注意历届大周天剑的宿主。他初下界时倒也勤勉,但随着时间的流逝,他却做起了什么智者。更让人想不到的是,他不知怎么找到了解救当年那个蝶妖的法门,竟是将心思全部投到了这上面。以至于日渐昏聩,全然忘记了陛下当初的交代。”
  微微一顿,又道:“若不是前不久我察觉到派去看管他的怒战武士已经形神俱灭,只怕今日还不知道那大周天剑宿主的确切消息。”
  轩辕长清闻言,咬牙恨道:“好畜生,枉我当初饶了他一命!”
  怒战道:“陛下请息怒。”
  轩辕长轻吸了口气,缓缓道:“此乃生死攸关之际,你又让我如何制怒?你该知道,阿古拓得到大周天简宿主的相助,这便意味着我们即使倾尽仙界所有力量,也未必能战而胜之!更何况我能调动的力量不过整个仙界的一半而已!”
  怒战道:“陛下,那阿古拓虽是魔界主宰,但魔界之中亦有许多人不听他的号令,更有一些远古前辈的存在。所以,我们不能尽一界之力,他也未必就能。”
  轩辕长清冷冷道:“便是掌握整个魔界又能怎样?仙、魔之战,即便一方大败,亦不过是形灭而已。这样的战争数万年来已不知有过多少,原本就伤不了筋骨。你不会不知道,我之所以立志要千年后一战,便是因为我有把握千年之后,不仅能战而胜之,更是能将魔界之人打至形神俱灭!但现在阿古拓却不给我这个时间,而更可堪忧的是,他现在似乎已经在我之前找到了一战毕其功的方法!而这方法便是那大周天剑的宿主!”微微一顿,他又恨道:“此时说来,倒也不能全怪麒麟兽,便是我都已忘记了大周天剑的宿主是什么样的一个存在!大周天剑经世之久远在我之上,自它出世时,也不知经过了多少人的手,但这些宿主无一例外成了剑中之灵。我再没想到,在那低微的人界,竟真有人能控制住它!”
  怒战苦笑道:“是啊,按时间来算,大周天剑的宿主此时不是成了疯子,便是成了一个嗜血狂魔。无论是疯子和是狂魔,再有一年的时间便要埋灵剑中了。”
  轩辕长清叹了一声,道:“我记得那宿主似乎姓林吧?”
  怒战答道:“是,此人姓林名小七,原本是个江湖混混。算起来,在历代宿主中,此人最是不堪了。”
  “最是不堪?”轩辕长清哼了一声,道:“他若是不堪,此时又怎会成为阿古拓的座上宾?”
  怒战知道自己说错了话,恭声道:“属下失言了。”
  轩辕长清摇了摇头,道:“你只是失言而已,我却是失察。失言犹可补,但失察之责却再难挽回!”
  怒战急忙道:“陛下,这大周天剑的宿主其实也未必就会被阿古拓所用,我们或许还有机会。”
  轩辕长清一扬眉,急道:“此话怎讲?”
  怒战道:“自得到麒麟兽的消息后,我对这林小七也有过一些研究。这人虽然生性奸猾,但胆色过人,平生最不喜受制于人,所以我觉得他未必就会听命于阿古拓。且他身边还有神龙之子睚眦,那睚眦更是狂傲,阿古拓便是用强,怕也要考虑一下睚眦的实力。
温馨提示: 读者阅读小说的同时,可以发表一下对小说的看法供其它小伙伴们参考哦,书评如果被采纳成精评,您就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奖励哦!书评禁止发布广告和违法内容,一经发现将永久删除帐号!


本站能保证所有电子书均为TXT格式电子书,100%无病毒读者可以放心在PC或手机上阅读。
第九书包网开放上传功能,拒绝任何形式的涉黄违法电子书,请网友自觉遵守网络秩序,一经发现将删除其帐号!
About us:第九书包网www.shubao9.com)为台湾现代派文学社思潮社旗下简体版中文小说电子书网站,为全球读者提供免费TXT电子书共享平台!
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TXT电子书均由读者自发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法,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