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仙尘逸事〗第8部分

阁……唉,她年岁尚小,未经世事,怪只怪我一时把持不住,竟然毁了她的贞洁。道长,我一生从未求过人,这一次你无论如何也得答应我!”
  林小七见他神色诚恳,却故意问道:“如果我将这件事情传了出去,你又会怎样呢?依我看,你既然担心此事,还不如杀我灭口,以绝后患才是!”
  燃孜冷笑道:“我输了刚才的赌约,自然是要认赌服输,无论如何,今日是不会杀你的。但日后你若真将这事传了出去,且管它什么狗屁的赌约,我便是天涯海角也将你杀之而后快!”
  林小七哈哈笑道:“好,好,你这人虽然手段毒辣。但却是个真性情的人,行事本就当如此,该杀的人就得杀,若是被什么狗屁的约定限制住,也枉自为人了!好,就凭这一点,我今日就答应了你!”
  燃孜不由一愣,他没想到这道士竟会说出这一番话来,随即也笑道:“你这道士倒是有趣,虽然行事有些阴险,不过我瞧着却是顺眼。就说今日的比斗,你显然是早有谋划,我虽处处着你算计,但也是输的心服口服。”
  林小七笑道:“侥幸而已,你这个服字不说也罢。”
  燃孜道:“道长,既然得你应允,我也就不耽误你的行程了,咱们就此别过吧!”他脾性高傲,此时虽是求人,但事后却连一个谢字都不说上一声。
  不过林小七也是个不羁之人,见燃孜行事干脆,心中却反生好感,微一拱手便欲上路。
  但他刚要转身,却想起一事,道:“对了,我有一事不明,还请阁下赐教。”
  燃孜道:“什么事?”
  林小七道:“我不明白,你刚才想让我将这件事情传到七贤居,而此时却又要我守口如瓶,这岂不是自相矛盾吗?”
  燃孜叹了一声,复深深看了一眼林小七,却是欲言又止,他脸上神情不仅矛盾,亦有些痛苦之色。
  林小七见他神情犹豫,笑道:“老兄,你若不想说就算了,我只是一时好奇,你当我没问就是。”
  燃孜摇头道:“你我算是不打不相识,不知为何,我竟觉得与你有些投契……也罢,我胸中本自郁闷,有些事情也有些犹豫不决,索性一并说给你听了!”
  他微微一顿,接着说道:“不瞒你说,你刚到之时,我是打算将红泪强行带回紫薇山的,也准备好了她爷爷找上门来。大不了就是干戈一场,我燃孜却也不怕!但不知为何,刚才我却忽然觉得,此事若真是闹成轩然大波,我燃孜纵然可以快意行事,但最终苦得却是红泪!我想,我既答应顾她护她,那么就该处处为她着想才是,她若想走就应随她而去,只要她时时快乐我便心满意足。所以,我就……”
  林小七道:“你不用说了,老兄的心意我已明白,不过……”
  燃孜道:“不过什么?”
  林小七摇头道:“也没什么,我只觉得,你既然喜欢一个人。处处为她着想那是应该的,但似乎也不用如此委曲求全,你该知道,你这一让,今生今世怕再也见不着她了!”
  燃孜叹道:“这也正是我心中犹豫的地方啊!”
  林小七一扬眉,道:“老兄,你们刚才的话我都听见了,大致情形也有所了解。你若不嫌我罗嗦,我倒有一个法子,只是这个法子有些笨拙,亦需要点时间才行!”
第一十九章
  燃孜苦笑道:“你一个道士,如何懂得这世间的情事?不过,我现在心中惶惑,不知该何去何从。你姑且说之,若真是可行,我燃孜必有厚报!”
  林小七笑道:“我来问你,你知道这红泪姑娘究竟出于什么原因才执意离开你吗?”
  燃孜沉吟片刻后答道:“原因无非有二,一是她厌我生性残忍,杀戮太多。其二则是七贤居与我万兽斋势同水火,在红泪的爷爷眼中,我与邪魔妖异也没甚分别!”
  林小七道:“既然找到原因,就没有解决的方法,不过在这之前,你还得回答我一个问题。”
  燃孜道:“你且问来。”
  林小七道:“阁下对红泪姑娘的心意自是不必去说,但我想知道,红泪姑娘对你又是如何呢?”
  燃孜面有不悦,道:“我对她如何,她对我自然一样!我且问你,一个女孩最宝贵的东西是什么?红泪连身子都给了我,你这话岂不是问的多余吗?”
  林小七摇头道:“这倒未必。”
  燃孜怒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你莫要以为我此时和颜悦色,就来胡说一气!”
  林小七淡淡而笑,却是伸手拍了拍燃孜的肩膀,道:“老兄,世间之事,从来难测,我不否认红泪姑娘对你的情意。但你有没有想过,她毕竟未经世事,且年岁尚小。你扪心自问,她对你的这一份情意,到底是一时冲动、以至情乱意迷而生,还是彼此相契、心意互通而来的呢?这二者,究竟哪一种可能会大一点呢?”若论年龄,林小七和红泪一般大小,但他自幼浪迹江湖,男女间的情事见的多了,且又和自号“情圣”的古无病长久混在一起,因此,对这情之一字也颇有认识,出言时能中的。
  燃孜一呆,随即喃喃道:“我与她相识不过半月,虽然情浓,但心意互通却还是做不到,或许……或许后者的可能更大一点吧。”
  林小七道:“这就是了,红泪姑娘现在喜欢你,但等她年岁再长,心智成熟,眼中却未必只有你一人了。”
  燃孜苦笑道:“你说得不错,看来我确实是应该放她回去,一夕情浓,又怎可误她一生?”
  林小七摇头笑道:“老兄,你误解了我的意思,我这么说,并不是劝你放弃,而是让你眼光放远一点。”
  燃孜皱眉道:“我不太明白你的意思,你且说仔细点。”
  林小七道:“很简单,你先离开红泪姑娘一段时间,等这段时间过去,你再回头看看彼此间的这份情意究竟还在不在?若是在,那自是上苍注定的一份情缘,若是不在,说实话,老兄你也只能自叹命苦了。不过,无论在与不在,我却敢说,到那时,你的心中绝无歉疚!”
  燃孜默了一刻,复展颜笑道:“道长说的是,世间情事常随岁月消磨,情意若不深厚,我现在强求也是无用。只是,依你看来,这一段时日究竟多长为好呢?”
  林小七答道:“依我看嘛,至少也得五年六年的。”
  燃孜一呆,道:“要这么长时间?”
  林小七笑道:“你是不是觉得五六年的时间很难熬?”
  燃孜苦笑道:“道长是世外之人,不懂情事,这相思之苦堪比剜心,一年半载尚可,这五六年也太长了些吧?”
  林小七笑道:“不长,不长,这段时间你还有事要做,五六年已是短的了。”
  燃孜奇道:“我有事要做?”
  林小七道:“我问你,即使日后红泪姑娘依然喜欢你,但你又怎能保证七贤居就认可这门亲事呢?所以说,在这段时间里,你必须要做到两件事情。”
  燃孜道:“是哪两件事情?”
  林小七笑道:“红泪姑娘不是恼你手段毒辣,杀戮太多吗?这好办,这几年里,你就一心行善。少造杀戮,即使要杀什么人,也得偷偷地去杀,千万不要让人瞧见了。还有,你门下弟子众多,你一人行善还不够。且让他们也多做善事,反正你是一派之主,他们做下的善事必然要记你一半功劳。几年之后,说不定你万兽斋倒成了修道者中的楷模了呢!”
  燃孜笑道:“你这主意虽然荒唐,倒也不是不可行,我燃孜虽然行事随性,但为了红泪,多加约束自己就是……对了,道长,还有一件事情是什么呢?”
  林小七道:“我知道七贤居的人向来瞧不起你,说你身为万兽斋的主人,却连一只灵兽都没有。所以你应该趁着这段时间,四处寻访,看看哪里有灵兽可以收服。你该知道,这世上从来是以实力说话,你有了灵兽,既是给自己装面子,也是给七贤居的几个老头装面子。他们即使对这门亲事不情不愿,但也得掂量一下不同意的后果!所以说,只要你做成了这两件事情,我敢保证这门亲事必是水到渠成!我刚才说了,我这些法子不仅简单,而且笨拙。要的就是时间,但不可否认,老兄你若是想迎得美人归,这些事情是必须要做的!”
  燃孜苦笑道:“你说的太过轻松了……前一件事情确实简单,只要我愿意去做,那也只是时间的问题。但这灵兽你却叫我上哪去寻,若是能寻到,我还用为此烦恼吗?你要知道,这本就是我心头积年之痛!”
  林小七笑道:“我既这么说,自然是有寻处,否则又何必要说?”
  燃孜眼中精光一闪,却是一把抓住林小七的肩膀,激动道:“哪里可寻到灵兽?快说,快说……”万兽斋没有灵兽这一事实,在没有遇上红泪之前,可说是燃孜心中最大隐痛。
  此时听林小七说有处可寻,顿时欣喜欲狂,他心中清楚,若真是得偿所愿,那正是一兽解两忧!
  燃孜心中激动,下手自然没有分寸,林小七肩膀吃疼,咧嘴道:“老兄,老兄,你再不松手,我这臂膀从此就不和我一个姓了。”
  燃孜急忙松手,道:“抱歉,抱歉,我一时兴奋,下手重了点,没伤着你吧?”
  林小七甩了甩肩膀,笑道:“没是,没事……我告诉你吧,你若是想寻灵兽,就得跑一趟大迷椤幻境。”
  燃孜道:“那里有灵兽吗?”
  林小七笑道:“不瞒你说,我师父就刚从那里回来,此时我既让你往那儿去,你说那幻境中有没有灵兽?就看你有没有本事收服它了!”
  燃孜一愣,道:“你师父?”
  林小七笑道:“莫非你的本事是天生而来的吗?我既修道,自然是有师父了。”
  燃孜迷惑道:“这十年来,从大迷椤回来的人只有轩辕沐,而且也刚好是这段时间才回来,难道……难道你是玲珑阁的人?”
  林小七哈哈笑道:“我这道士是扮着玩儿的,你不用奇怪了,我正是玲珑阁的弟子。”
  燃孜笑道:“我说呢,你一个道士如何懂得这许多世间的情事,却原来是个假道士……”他说到这里,忽然朝林小七深深鞠了一躬,道:“燃孜一生从未向人致谢,但今日你却解我心结,且受我这一拜。”
  林小七也不拦阻,笑嘻嘻的受了这一礼后才道:“你谢也谢了,咱们就此别过吧。”
  燃孜点头道:“天色渐晚,再迟就错过宿头了,不过,我还未请教阁下姓名,不知你……”
  林小七道:“在下姓林名小七,说了你也不知道,玲珑阁本就没什么名气,我就更是无名小辈了。”
  燃孜哈哈笑道:“没名气又如何?我若瞧你不顺眼,你就是大罗金仙,我也懒得理你!你叫林小七是吗?好,我燃孜记住了!”
  他说到此处,忽然跃起,凌空落在獠牙象上,复取出一枚玉佩扔给林小七,道:“这是我万兽斋的信物,你以后若是遇上我的门人,取出来给他们看,他们必当你是自己人!”他轻喝一声,唤起獠牙象,复轻挥手中玉萧,将两条血蟒收回,又道:“林兄弟,咱们就此别过吧。”
  林小七见他驭象就走,心道这人确是个性情中人,行事不羁随性,倒是可以结识。
  只是他刚想到这里,忽又想起一事,不由急叫:“老燃,你那红泪姑娘还等着你呢,如何就不打招呼了呢?”
  燃孜远远笑道:“相见时难别更难,林兄弟,麻烦你代我转告红泪。就说五年之后,燃孜再回来找她,若是她还念着这份情意,就等我五年,我燃孜必不使她失望!”
  远处风轻轻的来,悠悠风中,那巨象渐行渐远,只留下燃孜朗朗笑声。
  林小七见燃孜远去,不由苦笑,心道,你倒自在,却叫我如何去说呢?不过他听燃孜笑声爽朗,显然已尽抛心中郁闷,也不由替他高兴。
  等燃孜走的远了,他将燃孜留给自己的信物藏好,复收回战甲,从戒指中取出衣服穿上。
  只是这一次戒指中再无道袍,他这道士也扮不成了,便索性恢复了本来面目。
  晚风轻拂,一轮夕阳斜挂天边。
  夕阳照来,入目皆是暖暖的金色,林小七远远瞧见红泪就站在这金色的光线中,心中忽然就想到了楚轻衣。
  他记得,在玲珑山上,楚轻衣最是爱在暮色中看这夕阳渐逝,而那时,他也总是在楚轻衣的背后悄悄地站着……伊人看景,他看伊人,那时间,他的心中总有一种莫名的情愫在缓缓地游走……
  林小七走了过去,站在红泪背后轻轻咳嗽了一声。
  红泪并未回头,淡淡道:“他走了吗?”
  林小七道:“你知道他走了?”
  红泪道:“我与他相处不过半月,却仿佛过了半世,他的心中想些什么,我虽然难以全部猜中,但却知道十之七八。他刚才让我避开时,我就知道他要走了。”
  她说到这里,幽幽一叹,又道:“这一别,怕是再也见不着他了。”
  林小七笑道:“只要你愿意,五年之后就是你们的重逢之期。”
  红泪转过身来,奇道:“为什么是五年?”她话未说完,见林小七竟是变了个相貌,不由愣了一愣,又道:“你……你不是个道士吗?”
  林小七笑道:“我这道士是假的,呆会在解释给你听吧……”他娓娓而言,将刚才和燃孜的对话全数说了出来。
  红泪听完后,脸上神情却是古怪,喃喃道:“五年之期吗?”
  林小七安慰道:“你们都是修道之人,五年时间不过弹指一瞬,实在算不了什么。”
  红泪轻轻一笑,但笑中却略有苦涩,道:“五年确实不算长,只要他肯为我付出,便是五十年、五百年我也等了,只是……”
  林小七道:“只是什么?”
  红泪摇头道:“没什么……有些事情是无法解决的,说了出来,徒乱人心,不说也罢。”
  林小七见她神色凄苦,心中便莫名的想起楚轻衣,他想。若是师姐也是这般愁苦的样子,那自己不知该有多心疼,是了,自己今生今世都不要看到师姐有这般的神情。
  若是有,那便是上刀山下火海,也要设法逗她开心才是。
  他心中如是想来,情绪激荡,不由脱口道:“红泪姑娘,你有什么事尽管说来,或许我能帮得上忙。”
  红泪一怔,脸上神情更加古怪,道:“你……你愿意帮我?”
  林小七笑道:“所谓帮人帮到底,老燃那里我已帮过一回,若有可能,我索性再帮你一回。”
  红泪听他这话,微微一沉吟,却展颜笑道:“这可是你说的!”
  林小七道:“自然是我说的,就是不知道能不能帮得上你。”
  红泪笑道:“只要你愿意,自然是能帮得上……”她说到这里,忽看向林小七的手,满脸惊讶,又道:“你的手怎么了?”
  林小七一愣,刚要去瞧,却不防这红泪一把抓起他的手,狠狠咬了一口!
  这一口入肉三分,鲜血顿时流了出来,林小七吃疼,不由一甩手,怒道:“你好好咬我干吗?莫非是属狗的吗?”
  红泪笑道:“你不是说要帮我吗?”
  林小七怒道:“我是说过要帮你,但却没让你咬我!若是你咬我一口,你和老燃就能在一起的话,我就是给你咬个十口八口的也无所谓!”
  红泪笑道:“十口八口那倒不用,只一口就好了。”
  林小七心中奇怪,道:“你到底打的什么主意?别不是老燃孜走了,你心中伤心,就此魔怔了吧?”
  红泪收起脸上笑容,幽幽叹了一声,道:“真要是疯了,那倒好了,从此也就再无烦恼了!”
  林小七苦笑道:“好了,好了,你究竟打什么主意。就快些说出来吧,咬都咬了,你就别在卖关子了。”
  红泪点了点头,举目望向天边夕阳,娓娓的说出一番话来。
  她这话说完,林小七心中惊骇,竟是激出一身冷汗来!他愣了半晌,才结巴道:“大……大姐,你要我替老燃孜背这黑锅?”
  红泪满脸歉疚,道:“其实我原本没打算这样,只是你一再说要帮我,我……我……”
  林小七醒过神来,怒道:“所谓最毒妇人心,这话果然不假!我要帮你,你却反来害我,你……你也太恶毒了吧?”
  红泪见他发怒,不由滴下泪来,咬唇道:“红泪也是实在没法子,你和燃孜什么都算到了,却独独忘了我……”
  原来,这红泪已非处子之身,回到七贤山后,已然是无法向爹娘交代。
  她原来想,七贤居和万兽斋嫌隙颇深,很难愈合。
  且燃孜亦道亦魔,爹娘和祖父必不同意这门亲事,自己和燃孜在一起的希望已是渺茫。所以便打算先说服燃孜,然后回山自领责罚,无论家人怎样逼迫,也绝不说出燃孜。
  她虽不舍燃孜,但家人、爱人之间已难两全,一取一舍已是必然。
  她亦打算从此潜心修道,孤老终身,和燃孜再不相见。
  但她却没想到,燃孜不肯放弃,竟是约了一个五年之期。这五年之期虽然短暂,但对她来说,却是难熬。
  如果燃孜一去不回,她自然是可以将这个秘密守住一生,但五年之后,燃孜再上七贤居时,纸里却终究是包不住火的!
  而到那时,她苦守五年的秘密就将变成一场灾难,七贤居和万兽斋之间也必然有一场干戈!所以,她无奈之下,竟想出一着瞒天过海之计,想要林小七替燃孜背下这个黑锅。
  从林小七刚才的话里,她已经知道林小七是玲珑阁的弟子,虽然是个小门派,但毕竟是正道之宗。
  自己若是说两人情意相投,又一时把持不住,做下错事。大不了被爹娘骂上一顿,最后必然还是和气收场,两派结下一世之好!
  林小七见她神情苦楚,心中不由一软,苦笑道:“五年之后,燃孜已非今日燃孜,你们也未必就会打起来。说不定你爹娘和祖父……”
  红泪摇头道:“绝无可能,你不知道,我祖父和我爹爹都好说话,但我娘……唉,我娘她脾性固执,疾恶如仇,生平最是讨厌魔道之人。她若知道我和燃孜有肌肤之亲,必定会先将我杀了,然后再打上紫薇山!”
  林小七吓了一跳,道:“虎毒还不食子,你娘竟如此毒辣?”
  红泪先是瞪了他一眼,复又幽幽叹道:“我和魔道之人结交,被我娘杀了也是活该的……你不知道,我娘最是记仇,我若瞒她五年,而日后她又得知真相……唉,那时情形,我真是不敢想象!”
  林小七道:“你既要我背黑锅,且说就是,又为什么要咬我一口?”
  红泪道:“我本玄阴之体,身上鲜血和常人不同,我咬你一口,你的体内已被我注入玄阴之血……”
  林小七本自机灵,当下一拍脑袋,叫道:“我明白了,你怕我不肯背这黑锅,因此便先咬我一口,到时我若是不答应你,你便对你家人说与我已经有了肌肤之亲。我若是再不承认,你就可以拿我体内的玄阴之血来说事,好教我有口难辩,是也不是?”
  红泪见他懊丧,不由扑哧一笑道:“你果然聪明,我爹娘见了,必定喜欢你的紧!”
  林小七见她居然笑的出来,不由怒道:“我呸,你这丫头,纵使你爹娘将你嫁给我,我也必定休了你!”
  红泪笑道:“那是自然,等燃孜回来后,你想不休那也是不行的。”
  林小七终究是少年心性,见事已至此,却忽然觉得这事倒也有些意思,也笑道:“真到那时,你且叫燃孜奉上十万二十万的休妻费,否则,哼哼,你看我休是不休?”
  红泪喜道:“那你是答应这件事情了?”
  林小七哼了一声,却是说出粗口,道:“妈的,老子从小到大,坏事做了不少。却从没帮过人忙,没想到这第一次帮人,竟然就帮出个大麻烦来。看来少爷我天生就不是个做好人的料,第一次行善,居然就遭如此报应!”
  微微一顿,他又忿忿道:“罢了,罢了,你这丫头鬼的很。少爷中了你的计,那是想跑也跑不了,我可不想满世界的被你娘追杀。”
  红泪听他此话,心头大喜,竟是盈盈拜倒,道:“多谢林公子,你答应此事,便恩同再造……”
  林小七吓了一跳,闪身让过,道:“罢了,罢了,我生平最怕两件事情。第一就是别人向我磕头,我这人命贱,受人一拜,当减寿三年。第二就是见不得别人叫我公子,妈的,你瞧我全身上下哪有半分公子的模样,你这样叫我,岂不是故意骂我?”
  他说到此处,忽想起一事,又道:“啊呀,还是不对,五年之后,燃孜回来,你娘还是会知道这件事情啊!”
  红泪瞟了他一眼,咬唇道:“呆子,到那时我已是你林家之人,我娘还管我做什么?”
  林小七哈哈一笑,道:“不错,不错,你那时就是我亲亲好老婆,要管也是相公我管你,你娘来凑这热闹做什么?”他性格轻佻,说话从无顾忌,且这红泪和他年龄相仿,因此这般油滑之言他也顺嘴说了出来。
  只是他和红泪都是少年心性,行事胆大,亦觉自己的考虑十分周详。
  但他们却不知,世事无常,再是隐秘的事情都有漏风之时。即使守住,日后也会因此事招来许多烦恼,而这样的烦恼也总是历久愈多的!
  天色已暗,入眼处,皆是一片蒙蒙的夜色,而远处的树梢上也有星子点点闪烁。
  这夜色中,仿佛有一声叹息轻轻传来……
  这叹息轻微之极,似有似无,林小七和红泪相互望了一眼,红泪道:“夜间常有怪鸟学人叹息,不用理它。”
  林小七微微皱眉,想要寻去看看,但刚欲动身。却忽然想起一件大事,不由哎呀叫了一声,道:“糟了,我要是娶了你做老婆,我师姐该怎么办?”
第二十章
  夜,寂静。
  一丛篝火在鹿啄城外的林间劈啪燃烧着,林小七坐在篝火前紧皱着眉,双手托着下巴,一付沮丧的神情。
  在他面前,红泪轻轻转动着架在篝火上的野味,夜色中。她的双眸明亮,但看向林小七时,眼中亦有一些愧疚。
  良久,林小七抬头道:“不去西驼不成吗?我直接送你回七贤居吧……”
  红泪看着他,道:“林公子,你师姐对你很好吗?”
  林小七苦笑道:“早和你说过了,不要再叫我公子。你这公子公子的叫着,等日后见了你爹娘,你改不了口,岂不露馅?你就叫我一声小七吧。”
  红泪点头道:“好,我就叫你一声小七……对了,你还没回答我的话呢。”
  林小七苦笑道:“她自然对我很好,只是这种好并不是老燃对你的那种好。我……我在她眼中,不过是个没长大的孩子罢了。”
  红泪叹了一声,道:“我见过你师姐,别说是男人了,就是我,一见之下也同样心生怜惜,你有这样的心情也是很自然的……也难怪,一旦你师姐知道这件事情后,你就连最后的希望都没有了。可是你该知道,你既然答应帮我的忙,那这件事情迟早会传到她耳中啊!”
  林小七苦笑道:“躲一时是一时吧……反正这西驼我是不想去。”
  红泪道:“可是有些事情,你躲是躲不过的。”
  林小七一扬眉,道:“躲不过?那你呢,你现在岂不也是在躲吗?”
  红泪笑道:“是,我让你帮我,确实也是躲避,但我的躲避和你的躲避却又有些不同。”
  林小七奇道:“有什么不同?”
  红泪道:“我躲的只是世人的眼光和我爹娘对我的期望。而你呢,你躲避的却是你心中原本最渴望得到的东西!当初我见到燃孜的时候,我至少有勇气对他说我喜欢他,你呢,你敢说这句话吗?”
  林小七眨了眨眼,道:“你说的好像也有点道理……不过我该怎么做呢?在我师姐眼里,我只是个孩子,依我想来。她若是知道你和我的事,不仅不会难过,反倒会替我高兴!我早就和你说过了,她对我好,与老燃对你的好那是决然不同的……你总不能让我跑去跟她说,师姐,你年纪老大不小,再迟怕就嫁不出去了。小七心善,瞧你长的也美,将就将就,索性就娶了你吧!”他说到这里,不由打了个寒噤,嘿嘿笑道:“若真是这样说了……啧啧,别人是不知道,但我却清楚,我师姐至少有十七八种法子会让我后悔说这句话的!”
  红泪咯咯笑道:“哪有你这样说的,即便被你师姐打死也是活该……不过说真的,在你心中,到底是喜欢她多一些呢,还是怕她多一些。”
  林小七道:“我也不知道,我没做错事时,自然不怕她。可要是闯了祸,心中却想着永远也别被她瞧见,我实在是害怕她失望时的神情……不过有一点我很却清楚,这几年里,我每一天都想着要回去,只要她不再将我当孩子般管着、顾着,那我就留在玲珑山上,永远陪着她。”
  林小七用手中树枝轻轻拨动篝火,声音渐渐低沉,又道:“其实我当初离开玲珑山,并不是我生性贪玩,喜爱飘荡,我只是不想总躲在她的羽翼之下。我要让她知道,我已经长大,我不再需要她呵护。但是我只要在玲珑山一天,她就会把我当孩子般照顾一天,所以,我就偷偷地溜了出来。”
  说到这里,林小七忽然笑了笑,又道:“下山的时候,我对自己说,小七啊小七。我给你三年的时间,三年之后,当你在站在师姐面前时,你必不能让她再将你看成一个孩子。而到那时,你就将师姐曾给你的呵护还于她,她顾了你十年,那么这十年你就用自己的一生去还她!唉,眼见着三年就快过去了,我却一事无成,就连我师姐偷偷教给我的东西也没甚长进……”
  林小七如是说来,心中也自奇怪,这些话是他心底隐秘,便是在古无病面前,也从未说上半个字。
  但不知道为什么,在这红泪面前,他却是痛快地说了出来,而且没有丝毫的犹豫。
  其实,这少年并不知道,男人和女人一样,心中最深的隐秘同样需要一个倾诉的对象,而这个对象也常常是一个与自己的关系并不亲密的异性……唯其如此,这倾诉才会更加的彻底!而此时,红泪就是一个极好的倾诉对象,她与林小七一般大小,而且她的经历和心中隐秘也有类似之处。
  在这样的女孩面前,林小七一吐胸中心绪,那是再自然不过的事情了。
  红泪默默的听着,她没想到眼前这古怪精明的少年,与自己一样,亦有一段难以言明的情愫。
  听来时,她心中不免感叹……微微沉吟后,却忽然笑道:“投之以桃,报之以李,这事本因我而起。又蒙你恩德,肯替我背这个黑锅,那么你的事我就不能不管。”
  林小七奇道:“你怎么管?”
  红泪笑道:“等到了西驼,我就先去找你师姐,将这件事情的经过详细的说给她听。这样一来,她自然就知道你的背上有一只黑黑的大铁锅,你我之间其实并无干系。而到那时,我自会替你说一些你不敢说的话,你该知道,女孩儿间的私语常常会有奇效……”
  林小七吓了一跳,道:“免了,免了,你肯将事情的经过说给我师姐听,那就是天大的恩惠了。其它的事倒是不说也罢……大姐你口下千万留情,休要害了小七这条小命!”
  红泪心中暗想,自己欠这小七一个天大的人情,别的方法自然是无法报答,唯有这件事上尚可尽力。
  一念及此,她也不理会林小七,自问道:“那你答应和我一起去西驼了?”
  林小七笑道:“只要大姐你不乱嚼舌头,都由得你了,我林小七命苦,遇上你和老燃这一对要命鸳鸯,迟早要将小命搭了进去!唉,想必是我前世欠了你们的……哈哈,说不定我前世就是一个老媒婆,你和老燃被我坏了婚姻,便约好这辈子一起来找我索还的。所谓欠债还钱,也难怪我会着了你这鬼丫头的道,原来前世早有注定!”
  红泪见他胡言乱语,不由叹道:“你这人倒是洒脱,不管遇上什么难事,都会找出法子来让自己开心。燃孜可就不行了,他性情极端,非此即彼……唉,他要是像你这样,也许我和他的事情根本就无须你来帮忙。”
  林小七哈哈笑道:“你们哪能和我比?你们从小锦衣玉食,那是被人捧在手心里长大的,而我却是混迹街头、吃了上顿没下顿的小混混,我若不常常寻些开心的事情来苦中作乐,哪里还能活到今天?不过话又说回来,在你口中,我这是洒脱,但在我师姐眼里,我这性情却属没心没肺!”
  红泪展颜笑道:“洒脱也好,没心没肺也好,这世间事。不如意十有八九,要是不想着法子让自己开心一点,那活着也太累了点。”
  林小七哈哈一笑,换了话题,问道:“对了,你还没告诉我,你为什么一定要先去西驼呢?”
  红泪笑道:“我娘性情暴躁,连我爷爷都管她不住,但她却独怕一人,那就是我爷爷的师妹柳三娘,也就是我的师叔祖了……而这一次,来西驼的正是她和另一位师叔祖,所以,我就想着先找到他们说出这件事,然后再由他们说给我娘听。这样一来……”
  林小七打断了她的话,笑道:“你这丫头果然鬼的很,老燃日后娶了你,怕也没什么好日子过!”说到这里,他心中比之刚才轻松许多,不由站起身来,看了一眼这沉沉夜色,道:“既然你打定主意要去西驼,那咱们索性这就动身,现在夜深无人,天气又凉爽,正是赶路的好时候。”
  夜色沉沉,繁星点点,红泪看一眼青铜色的夜空。也不说话,扬手抛出一条丝绦,这丝绦入空即展,至尽头时
温馨提示: 读者阅读小说的同时,可以发表一下对小说的看法供其它小伙伴们参考哦,书评如果被采纳成精评,您就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奖励哦!书评禁止发布广告和违法内容,一经发现将永久删除帐号!


本站能保证所有电子书均为TXT格式电子书,100%无病毒读者可以放心在PC或手机上阅读。
第九书包网开放上传功能,拒绝任何形式的涉黄违法电子书,请网友自觉遵守网络秩序,一经发现将删除其帐号!
About us:第九书包网www.shubao9.com)为台湾现代派文学社思潮社旗下简体版中文小说电子书网站,为全球读者提供免费TXT电子书共享平台!
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TXT电子书均由读者自发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法,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