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冰火魔厨〗第1部分

冰火魔厨 作者:唐家三少
分类:魔法校园 已完结
内容简介:
  七柄绝世神刃
  冰雪女神的叹息——晨露刀。
  火焰之神的咆哮——正阳刀。
  自由之风的轻吟——傲天刀。
  大地苏醒的旋律——长生刀。
  神机百变的六芒——璇玑刀。
  贯通天地的曙光——圣耀刀。
  永世地狱的诅咒——噬魔刀。
  这是七柄神刀,也是七柄拥有着冰、火、风、土、空间、光明、黑暗的魔法杖。最重要的,它们还是主角的——菜刀。
引子
  云雾飘渺,如烟雾般飘荡着,随着一阵清风徐徐而来,给山顶带来了几分湿润的气息。
  雾过云飘,露出光秃秃的山顶。山顶正中,一个身材高大的胖子坐在地上,嘴里还咀嚼着什么,“哎,我这最后一根鸡腿也吃了,那家伙怎么还不来,这不是故意吊我的胃口,想吃他一顿大餐还真是不容易。上天啊!为什么不让他是一个女人,如果是那样,我就算拼了老命也要娶她为妻,让她天天来安慰我的胃。”一边说着,胖子用沾满油腻的大手揉了揉自己的肚子,脸上充满了哀叹之色,只不过,哀叹之色出现在他这张胖大的脸上,显得是那么滑稽。
  “胖子,你又在白日做梦了。你以为,这次我还打不过你么?只要我胜了,你就必须还我凤女。”低沉的声音如同来自九幽一般。
  七点绚丽的光芒飘然而至,叮的一声轻响,以北斗七星之势同时落在胖子身前,那是七柄刀,但却只有刀柄露在外面,每一柄刀的末端,都镶嵌着一颗形状不同、颜色不同的璀璨宝石。蓝、红、青、黄、银、白、黑七种颜色交映生辉,顿时使山顶上覆盖了一层氤氲宝光。
  这并不是普通的宝光,而是一种融合了七种魔法元素的特殊结界,除非施法着愿意或者里面带动结界的七色宝石完全被毁,否则谁也无法动的了这七把刀。
  胖子拍手笑道:“好啊,好啊,宝贝们都来了。使用宝贝的小子,你也出来吧。赶快让我看看你又有了什么新玩意儿,要是打的过我,我就还你凤女,否则,老规矩,给我来一顿全套的七系大餐。”
  “哼,胖子,你小心一点,这一次,恐怕你不但吃不到七系大餐,还要将命赔在这里。”云雾中,一个身穿灰色布衣的身影缓缓走来,那是一个看上去二十多岁的年轻人,金色长发披散在背后,他那英俊得足以令女人嫉妒的面庞上罩着一层淡淡的寒意,如同湖水般清澈的蓝色眼眸平静的注视着前方,他没有看胖子,目光落在闪耀着绚丽光芒的七颗宝石上,仿佛那就是他生命的全部。
  胖子嘿嘿一笑,道:“那就要看你的本事了。你要知道,胖子为了吃,可是会拼命的。所谓肉丝曾可贵,肉片价更高,若有大肉块,两者皆可抛。来吧,来吧,我肚子里的油水,估计还够和你玩儿上一回的。”
  金发年轻人叹息一声,“胖子,你又何必跟我如此为难呢?你还我凤女,大不了,我给你连续做上一个月的七系大餐。如果你不让我看到凤女,今天我就算拼命用出生命魔法,也要将你留在这里。”
  胖子捏了捏自己满是肥肉的下巴,道:“那可不行。如果你心中没有思念的寄托,做出来的东西味道就差了些,尝过最好的,你再让我吃次一级的怎么行呢?说实话,你小子的天赋是我所见之人中最好的。魔法练到你这种境界,真是让胖子我佩服的很啊!”
  年轻人苦笑道:“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练魔法,并不是为了做一名魔法师,而是为了能做出更美味的菜肴。何况,我最多也只能用出八级魔法而已。”
  胖子摇了摇头,道:“不一样的。虽然你只能用出八级魔法,但对魔法的控制和理解却是那些所谓的魔导师也无法比拟的。试问,他们谁能做到冰火同源,并以冰火同源之力引动其他魔法元素的本源来驱动风、土、空间、光明、黑暗这另外五种魔法元素呢?虽然只是辅助的,但你却是全大陆第一个全系魔法师。记得他们叫你冰火魔厨,确实,你的力量根本在于冰、火,这个称号最适合你了。哈哈,今天我又有的好吃拉。”
  金发青年人寒光大盛,皱眉道:“那这么说,我们还是要斗了。”
  胖子笑道:“当然,当然,我还等着吃你的七系大餐呢。和以前一样,我给你吟唱咒语的时间,动口吧。饭前活动一下,也确实不错,最近似乎又胖了不少。”
  金发青年人的目光变了,变得异常执着,从始至终,他的目光都停留在那外露的七颗宝石上。“我们认识的时间已经不短了,我还没有给你介绍过我吃饭的家伙,它们都是我最亲密的朋友。”
  胖子有些好奇的道:“是啊!还真没听你说过。这七柄刀一个比一个奇怪。你到说来听听。”
  金发青年人眼中流露出痴迷的光芒,“冰雪女神的叹息——晨露。”嗡的一声轻响,蓝光骤然湛放,山顶上的水元素明显强盛起来。
  “火焰之神的咆哮——正阳刀。”红光亮。
  “自由之风的轻吟——傲天刀。”青光亮。
  “大地苏醒的旋律——长生刀。”黄光亮。
  “神机百变的六芒——璇玑刀。”银光亮。
  “贯通天地的曙光——圣耀刀。”白光亮。
  “永世地狱的诅咒——噬魔刀。”黑光亮。
  七色光芒骤然湛放,交织成如同彩虹一般的绚丽色彩。金发青年人面露笑容,看着那七色光芒,道:“它们,是七大神刃,也是凝聚着冰、火、风、土、空间、光明、黑暗七种元素的魔法杖,最重要的,它们都是我的菜刀。”
  胖子脸上的笑容突然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凝重之色,他明显感觉到,这一次,年轻人的气息与以前相比明显不同,一层淡淡的金光出现在他身上,那赫然正是斗气中的颠峰——神斗气。上身微微前倾,胖大的身体在金色光芒包裹中,此时竟然犹如一柄凝实的重剑。是的,他正是拥有武者最高称号的剑圣。
  金发年轻人眼中光芒大放,双手抬起,修长灵巧的手指在小臂的带动下,飞快的在身前画出两个六芒星,一红,一蓝,看上去分外鲜明,“冰雪女神啊,请赐予我永冻之冰,火焰之神啊!请赐予我凤凰涅槃之焰,以吾之名,冰与火的极限,融合吧。”七柄刀上的七颗宝石同时亮了起来,红、蓝两色光芒纠缠而起,带动着其余五色光芒向金发年轻人骤然冲去。
  七色光芒包裹住年轻人的身体,以先前那红、蓝两个六芒星为引,形成了一层怪异的全系结界,年轻人眼中流露出一丝怪异的笑容,向胖子道:“让你试试我新研究出的特技魔法,全系·影之傀儡。”
  ……
第一章 冰雪祭祀的追杀(上)
  骄阳如火,一名高大昂扬的男子带着一个孩子缓慢前行着。男子身上穿着火红色的魔法袍,胸口处所绣的金色火焰,代表着他魔导士的身份。金色的长发披散在背后,古铜色的面庞如同刀削斧凿一般棱角分明。但是,他那双褐色的眼眸中却流露着淡淡的悲伤。
  “念冰,你累么?”男子低头看向手中所牵的孩子。
  男孩儿身高只到高大男子的腰部,相貌与高大男子到有六分相象,只不过他脸部的线条要柔和许多,同样的金色头发,虽然年纪尚小,但英俊的相貌却比高大男子更引人注目。他有着一双水蓝色的眼眸,身体看上去显得有些瘦弱,由于疲倦,脸色苍白,发鬓处汗迹隐现。
  坚定的摇了摇头,“爸爸,我不累。我们就要见到妈妈了么?我,我好想妈妈。”
  高大男子仰头看向空中骄阳,刺目的阳光似乎对他没有分毫影响似的,“是啊!我们就要见到你妈妈了,十年了,你也已经十岁了。十年来,天下之大,却没有咱们爷俩容身之地。不论如何,这次我一定要见到你妈妈,哪怕付出生命的代价。”
  念冰毕竟年纪尚幼,有些不解的看着自己的父亲,“爸爸,为什么他们不让咱们见到妈妈呢?”
  高大男子冷哼一声,眼中似乎要喷出火来似的,“他们,哼,他们。念冰,你还小,等你长大了,就会明白了。为了你妈妈,爸爸可以付出一切,但是,我实在舍不得你啊!你还这么小,到了前面的村子,你留在那里等爸爸好不好?”
  “不,爸爸,我要和你一起去找妈妈。妈妈已经不要我了,难道你也不要我么?”念冰眼圈一红,紧紧的抓住父亲的大手,惟恐他抛下自己。
  高大男子从怀中掏出一个卷轴递到念冰手上,“记得爸爸教你的引动魔法卷轴的方法么?你跟我去也可以,但是,到了危急关头,一定要记着使用这个卷轴,它会将你送到安全的地方。就是前天爸爸画下魔法阵那里。”
  念冰将魔法卷轴接入手中,乖巧的点了点头,道:“爸爸,我知道了。”
  高大男子叹息一声,道:“可惜时间太短了,你天赋比我还要好,如果时间允许我教你更多东西的话,或许你会成为整个大陆上最顶尖的火系魔法师。但是,时间不允许我再等下去。如果我们明天无法赶到冰神之堡,就永远也见不到你妈妈了。”
  念冰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道:“爸爸,今后我一定会成为像你一样强大的火系魔法师。”
  高大男子眼中流露出一丝朦胧,“记得当年,我和你妈妈在一起的时候,我们曾经商量,如果有了孩子,该让他修炼什么魔法呢?她是冰系魔法师,而我是火系,冰火不相融,我们的孩子也只能选择一种。那时,你妈妈说,如果生了男孩儿,就跟我学火系魔法,生了女孩儿,就跟她学冰系魔法。现在想起来,她仿佛就在我眼前一般,言犹在耳,伊人已去。”
  说到这里,他的声音突然高昂了几分,“我,火系魔导士融天发誓,一定要阻止冰之女神祭祀的继承仪式,夺回我的妻子。”
  ……
  三天后。
  那是一座高约百米的山峰。山峰陡峭,虽然不高,却给人一种凌厉的感觉。青灰色的山体看上去有分肃杀的感觉,上面虽有些植物生长,但是,却极为稀疏,或许是由于陡峭山势的关系吧。除非常年在山麓上行走之人,否则,普通人很难攀爬上如此陡峭的山峰。山峰脚下,一条大河由南向北澎湃勃发,这是仰光大陆有名的一条母亲河,名曰:天青河。大河横穿仰光大陆接近三分之二,长达近两千公里,它的源头,就在最北方的冰极行省,行省百分之六十的面积都被冰川所覆盖,每年春夏两季,冰川融化,汇入天青河之中,一直延续到遥远的大海。河面宽阔,最狭窄处也有接近百米宽,最宽处更是达到数千米之阔。以河水清澈水流湍急而得名。孕育着数个国家,数十个行省的百姓。虽然偶尔发作时会带来一定程度的水患,但由于各国治理得当,河边生活的人们到也能过上平静安逸的生活,依河而存。
  陡峭的山峰,峰顶只有不足十平米的面积,突然,地面上出现了火红色的光芒,那是一个光点,光点快速的移动着,眨眼间勾勒出一个红色的六芒星。峰顶的温度急剧上升,六芒星上方,因为灼热而产生了水样波纹。
  波纹缓缓的颤动着,红光骤然大盛,周围的魔法元素似乎在欢快的鸣叫着,在强烈的元素波动中,一道灰色的身影悄然出现。
  身影一个踉跄,从火红色的魔法阵中跌出,险些摔倒在地,那是一个孩子,一个看上去十几岁的孩子。他,正是三天前跟随父亲一起寻亲的融念冰。
  英俊的小脸上流露着恐惧的神色,金色的短发显得有些凌乱,脚下一软,一屁股坐倒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息着。“爸爸,妈妈,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泪水顺着脸庞不断的流淌着,失去至亲的痛苦,无论是谁都很难承受,何况他只是一个年仅十岁的孩子。
  哭了一会儿,精神疲倦的念冰蜷缩在山顶的一块岩石后,昏睡过去,年纪小小的他,此时的前途是迷茫的,他根本不知道自己应该做些什么。淡淡的蓝、红两色光芒在他怀中一闪而没,周围的火云素和冰元素飞快的向他那幼小的身体凝聚,这个奇异的过程,维持了一顿饭的工夫才悄然消失。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剧烈的震荡和疼痛使念冰从睡梦中清醒过来,三个修长的身影就站在他面前不远处,胸口传来的剧烈疼痛不禁让他咳嗽出声,一缕鲜血顺着嘴角流淌而出。灰色的布衣胸口处多了一个带着黄土的鞋印。
  那三个人,都穿着蓝色的魔法袍,与他们蓝色的长发似乎融合为一体似的,仿佛他们的身体是用冰凝结而成的,给人以一种难言的冰冷感,看上去,他们大约三、四十岁的样子,中央一人,魔法袍左胸口处,绣着用指甲大小的蓝色晶石雕刻的三个雪花,左右两旁跟随着他的,显然在阶级上要差了一些,只有一颗。
  “以火为基础的瞬间移动魔法阵卷轴。可惜,是由一个孩子来使用,留下的气息太明显了。”中央的魔法师淡淡的说道。
  看到这三个人,念冰俊俏的小脸顿时变得扭曲了,“你们,啊!是你们这些坏人。还我妈妈,还我爸爸。”不知道是哪里得来的力气,念冰勉强从地上怕了起来,向中间的那人冲去。此时,他已经忘记了自己拥有着初级魔法师的能力,冲动中,只有本能。
  “小杂种,找死么?”左侧的魔法师右手一挥,一颗直径三寸的水弹瞬发而出,直接轰上了少年的胸口,水弹只是最普通的一级魔法,攻击力并不强,念冰闷哼一声,一个趔趄向后跌退几步,一屁股坐在地上,他的手,因为帮助自己稳定身形而被旁边的岩石擦出数道血口。
  中间那名魔法师瞪了同伴一眼,“够了,他只是一个孩子,我不想让他经历太多的痛苦。”
  “是,尊敬的冰雪祭祀大人。”出手的魔法师答应一声,赶忙退到旁边。
  冰雪祭祀看着念冰,淡然道:“孩子,我本不愿意伤害你,奈何,你是他们的孩子,为了冰神塔的尊严,你不能继续存在。交出冰雪女神之石,我给你一个痛快。”以他的身份,自然不会用手去搜,但命令的语气却散发着无形的威严。
第一章 冰雪祭祀的追杀(中)
  念冰缓缓站了起来,小小年纪,他的眼中却流露出冷厉之色,深深的仇恨在他心中燃烧,“冰神塔的尊严?爸爸说过,外表光鲜的冰神塔,只不过是一堆垃圾。想得回冰雪女神之石?别做梦了,我就算死也不会给你们,那是妈妈最后给我的东西,你们都去死。”没有任何预兆的,双拳同时向前挥出,左红右蓝,两道光芒分别带着不同的气息向面前的三名冰雪法师罩去。那是火球与水球,两个只有一级的魔法,不需要吟唱咒语就可以使用的魔法,冰与火同时出现,是他自己也没有想到的成绩。
  冰雪祭祀眼中光芒一闪,快速的吟唱了几个简单的字符,一面柔和的水墙凭空出现,水与火碰撞产生出一片水雾。他心中突然一动,暗道不好。再想出手时,却已经来不及了。
  幼小的身体,从峰顶陨落,在他跳出悬崖的那一刻,没有任何的犹豫。扑通一声,身影没入那湍急的河流,只溅起淡淡的波纹。念冰的声音依然在三名冰雪法师的耳边回荡着,他们终于明白了死也不交出冰雪女神之石的意思。
  冰雪祭祀上前几步,走到悬崖边缘,轻叹一声,“好刚烈的孩子。”
  “冰雪祭祀大人,这怎么可能?他才多大,怎么会瞬发两种魔法?而且还是彼此冲突的魔法。”左边的冰雪法师惊讶的看着下方湍急的河水。
  冰雪祭祀淡然道:“那不是因为他的法力高,而是因为他不但有着冰师叔的冰雪女神之石,还有着融天的火焰神之石,这两块极品宝石虽然他还无法应用其真正的能力,但激发出简单的初级魔法却并不值得惊讶。不过,冰火相克,但同时使用的两种初级魔法却似乎彼此并没有冲突似的。这让我实在有些不明白。看来,这孩子在魔法方面有着极高的天赋。”
  右边的法师恨声道:“可惜,我们没有足够的魔力将湍急的河流冰冻,否则一定能得到这两而况宝石。冰雪祭祀大人,我们的任务怎么办?先前,还不如直接搜他的身。”
  冰雪祭祀看了他一眼,眼中的寒意使那名法师全身一个机灵,再也不敢多说什么。
  “记住,修练魔法先要修心,没有一颗平静的心,你们的魔法能力始终无法达到上乘境界。这次的任务以失败而告终,一切责任,我自会承担。我们回去吧。伟大的冰雪女神啊!请借我您的愤怒,送我们到达迷失的彼岸。”不知道什么时候,他手上已经多了一根长约一米的魔法杖,杖身呈现出晶莹的蓝色,不知为何物所制,杖头以八爪抓魔之势,如同众星捧月般探出八根精灵般的手指,抓住一颗透明的宝石。
  法杖缓缓举起,冰元素在空中逐渐变得狂暴,天空也随之变得暗了下来,冰雪女神的愤怒是什么?是冰雪风暴。
  冰雪风暴,六级大范围冰系魔法,攻击力普通,范围极广。
  雪片飘飞,使空气中的温度急剧下降,这是冰雪法师最喜欢的环境,昏暗的天空中,风雪肆虐,冰雪祭祀法杖前指,“走吧。”
  两名冰雪法师应了一声,全身在淡淡的蓝色光芒包裹中,犹如一片雪花般飘飞而起,随风雪飘荡,朝冰神塔方向而去。冰雪风暴最适合冰雪法师进行短距离飞行,虽然不能像风系魔法师那样持续飞行,但在短途过程中速度却要比风系魔法快上几分。
  同伴走了,冰雪祭祀冰鲁的目光最后一次投向那宽阔的天青河,轻叹道:“一切都由上天来决定吧,冰师叔,我能替你做的,也只有这些了。”以他的魔法水平,原本可以在念冰逃离之时强行将他击毙,但是,心中的善念使他没有这样做,给那失去父母的可怜孩子留下了最后一分生机。
  ……
  查极从桃花森林中走向天青河畔,看了一眼手中的渔网,自言自语的道:“改善改善生活吧,天天吃青菜,即使再美味,身体总是缺乏营养的。网几条青鱼,滋补一下我这老迈的身体。”
  清新的空气微微有些潮湿,呼吸于鼻端,使他感觉分外舒适,今年已经五十七岁的查极在这里已经居住了十年之久,对于周围的一切,他再熟悉不过。
  双手在颤抖中勉强抓牢渔网,以臂带手,将渔网撒了出去,虽然只撒出四、五米远,但对于渔产丰富的天青河来说,只要他有耐心等下去,就一定不会空手而归。将渔网固定在身旁,将其中的一根鱼线拴在自己的手腕上,查极倚靠着身旁的一棵大树坐了下来,火热的夏天,树荫下乘凉确实是不错的选择。
  刚刚才坐定身体,查极手上的鱼线突然猛的一震,他闭上的双眼睁开,精光一闪而过,“不会运气这么好吧。平时,总要等上些时间才有货的。坏了,怎么不是鱼,我可怜的鱼网啊!”当他的目光落在河上时,看到的却是一块木头,木头不大,长约一米,人腿般粗细,正缠绕上了他那并不算很结实的鱼网,不用看他也知道,恐怕这张鱼网算是报废了。
  查极还没来得及感叹自己可怜的运气,却发现,在那根木头上有着一双纤细的手臂,有人,河里有人。不敢怠慢,他将鱼线飞快的缠绕在自己腿上,大步向岸边更远的地方走去,凭借着腿力,将那块木头连同人一起带到了岸边。
  “不——”念冰猛的坐了起来,大口大口的喘息着。眼中流露着惊疑不定的神色。
  鸟叫声清晰的传入耳中,柔和的光线照在他的身上,带来几分温暖,用力摇了摇头,心神稍微稳定了一点,从温暖的感觉来看,他知道自己还没有死,心跳渐渐平稳下来,观察着四周。这似乎是一间小木屋,除了自己所在的床以外,周围似乎没有什么过多的摆设,屋里有不少尘土,显然是不经常打扫的。
  “你醒了。”一个疲惫的声音响起,木门在令人牙酸的声音中打开,一个人从外面走了进来。
  念冰下意识的蜷缩起自己的身体,“你,你是谁?”
  “你的救命恩人。”查极走到床边坐了下来,将手中的碗放在一旁的木桌上,微笑的看着念冰,心中暗道:好个俊逸的孩子。
  脑海中回想起这几天发生的一切,念冰全身微微一震,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怀中,那坚硬的物品还存在着,这才使他松了口气,试探着问道:“是您救了我?”一边说着,他一边打量着面前的老人,他看上去六十多岁的样子,黑色的头发已经班白,皱纹显示着岁月的风霜,脸上带着慈和的微笑,相貌甚是普通。
  查极理所当然的道:“当然是我,要不,你以为会是谁呢?算你运气好,竟然能坚持的抱着木头,你知道我把你弄回来费了多大劲么?真是累死我老人家了。小家伙,吃点东西吧,你那破木头撞坏了我的渔网,现在只有青菜粥可以喝。”
  先前处于惊吓中,念冰对自己的身体并没有过多的感觉,此时一听查极让他吃东西,这才发现,自己的肚皮已经快与后背贴上了。当时,他跃入天青河后,被水面拍打产生的剧痛险些使他晕了过去,双手连抓,竟然在被冲出数百米后奇迹般的抓到了一根木头,强烈的求生欲望使他紧抱着木头不放。也算他运气好,天青河极为宽阔,没有什么突出的礁石,这才在撞上查极的渔网后得救。
  他有些谨慎的看了查极一眼,这才将那碗并没有香气散出的菜粥端了起来。当他看到碗内的情形时,不禁楞了一下,白色的粥,看上去极为粘稠,似乎闪烁着淡淡的晶莹光泽,一块块绿色的青菜,虽然大小并不均匀,但散布在年白粥之中,似乎竟然能够感觉到它所包含着的生命气息,离的近了,整碗粥都散发着淡淡的清香,使念冰不禁食旨大动。他哪里知道,当初,这么一碗普通的菜粥,在大陆饮食界有着翡翠白玉粥的美称,绝不是普通人能够喝到的,其关键不在材料,而在于烹制的方法。
第一章 冰雪祭祀的追杀(下)
  白粥的香甜,混合着青菜的清新,两种不同的气息完美的结合在一起,当一碗粥下肚后,念冰觉得自己仿佛力气恢复了几分,连精神都好了许多,普通的菜粥,给他带来唇齿留香的感觉,味觉的极度满足,令他对查极不禁增添了几分好感。
  “爷爷,谢谢您。这粥太好喝了,是您做的么?”念冰好奇的问道。
  黯然的神色从查极眼中一闪而过,“我现在,也只能做些这种普通的吃食了。”
  “普通?怎么会?这菜粥是我吃过的最美味的东西,味道真的太棒了。即使,即使以前妈妈做的饭,也绝对比不上它的味道。”提到自己的妈妈,念冰的眼圈不禁红了起来,强烈的仇恨散发,使一旁的查极不禁暗暗心惊。
  “小朋友,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又为什么会落水呢?你家大人在哪里?”
  念冰全身一僵,他虽然只有十岁,但这几年以来,一直跟随着父亲东奔西走,比起同龄的孩子要成熟的多了,父亲曾经告诉过他,逢人只说三分话的道理,在两年前他无意中露出口风使自己和父亲遭到了长达一个月的追杀后,就已经深刻的明白。低下头,道:“我的名字好象叫念冰,其他的,什么都想不起来了。”
  念冰毕竟只有十岁,在老于事故的查极面前,这种话又怎么能让人相信呢?不过查极也并没有多问,微微一笑,道:“我叫查极,你可以叫我查爷爷。你说你已经忘记了一切,那你有什么去处么?”
  念冰强忍着不让眼泪流下,摇了摇头,“我,我也不知道该去哪里。”
  看着他那悲伤的样子,查极心中升起一丝不忍,“算了,孩子,我知道你心中一定有着什么秘密不愿意说出来,爷爷不逼你,如果你愿意,就暂时在这里住下来吧,反正这桃花林中,也只有我一个人在。”
  念冰猛的睁大眼睛,坚定的道:“不,谢谢您查爷爷,但是我必须要离开,您救了我,我不能连累您。”
  查极眉头微皱,“这么说,有人在追杀你了。是什么人如此残忍,连你这么小的孩子都不放过。你在睡梦中,不断的呼喊着爸爸、妈妈,难道你的父母已经遭难了么?”
  泪水再也控制不住,顺着脸庞流淌而下,念冰痛哭出声,查极赶忙将他搂入怀中,安慰道:“好了,一切都已经过去了。你一定受了惊吓,我这个地方很秘密,又是所谓的禁地,一般人是不会来的,你先安心住下来。至少等身体健康了再考虑离开的事吧。再睡一会儿吧,晚上爷爷给你做点好东西吃。”在查极的安抚下,念冰又一次进入了梦乡。
  当十岁的念冰再次从睡梦中清醒时,他的神志已经完全稳定下来,原本从窗外撒入的阳光已经不见了,鸟儿们似乎也都回了自己的巢岤休息,周围变得一片寂静。
  从床上爬起来,念冰发现自己身上穿着一件宽大的粗布衣,显然是查极的,活动了一下自己的身体,似乎已经没有那么疲倦了,轻手轻脚的打开房门走了出去。周围一片漆黑,无法看清景物的样子,夜雾弥漫,带来几分寒意。他下意识的紧了紧身上的衣服,朝旁边另一间有着光亮的房间走去。脚下无意间碰到了什么,发出一声轻响。
  “念冰么?进来吧。”查极的声音从房间中传出。
  念冰推门而入,这是一间比他那间房子大上一些的木屋,查极手里拿着本书,在明亮的油灯下看着,见他走进来,查极将书放在一旁,微笑道:“走吧,爷爷带你去厨房。方才都已经准备好了,只要热一下就可以。”
  此时念冰才发现,查极的身材极为高大,但上身已经有些佝偻了。搂着念冰窄小的肩膀,查极带他走出房间,一边走,一边说道:“我这个小院儿只有自己一个人住,多了你做伴,我也算是不寂寞了。来,看看爷爷给你准备了什么好吃的。”
  厨房在两间卧房旁边五米外,是一个单独的房间,当念冰跟着查极来到这里时,他惊讶的发现,这间厨房竟然比自己住的那间房子与查极的加起来还要大。
  查极点亮油灯,旁边的案子上有几盘被一个木罩字盖住的菜,木罩子是由藤条编织而成,透过其中的缝隙可以看到,那些盘子中的明显都是青菜。
  查极打开罩子,里面一共是四碟青菜,样子不同的四种绿色蔬菜,看上去都是简单烹制而成。查极走到一旁的炉灶处顿了下来,摸出火石,双手颤抖着才参差不齐的木柴上打火。“菜我已经做好一会儿了,可惜凉了,咱们热一下,虽然味道会差几分,但想来也不会差的太远。”
  念冰惊讶的发现,茶极的手一直在颤抖着,火石虽然在碰撞中激起火星,但由于他的手非常不稳,很难将柴火点燃。赶忙乖巧的走了过去,道:“爷爷,让我来帮您吧。”
  查极叹息一声,黯然之色再次袭上他的面庞,将火石向念冰递去,“老了,真的是老了,我应该用油灯才对。谁能想到,当初的鬼厨,现在竟然连火都无法点燃,一切都已经成为了过去。”
  念冰并没有去接火石,也没有注意查极的话,他的精神完全集中,轻声道:“热情的火元素啊,请求你们,凝聚成火焰的光芒,给世间带来温暖吧。”他的声音并不是平稳的,而是以一种特殊的音调发出,那是产生共鸣的音调,小手向炉灶下伸出,一团不大的红色火焰升腾而起,虽然火光并不如何明亮,但是,炉灶中的柴草遇到明火,立刻就燃烧起来。
  查极目瞪口呆的看着念冰,喃喃的道:“魔法,这是火系魔法。伟大的天神啊!是你将这个孩子特意送到我身边的么?谢谢你,谢谢你,我终于有了希望,太好了。”他语无伦次的欢呼着,看的一旁的念冰不禁有些发愣,查极此时的腰板似乎都已不在佝偻,站直身体,兴奋的看着天花板欢呼着。
  “爷爷,查爷爷,您这是怎么了?”
  查极回过神来,双手抓住念冰的肩膀,兴奋的道:“孩子,你是一个魔法师对不对,快告诉爷爷,你是一个火系的魔法师。”
  念冰全身一震,这才意识到自己在一时兴起的情况下泄露了魔法的能力,他用力的摇着头,“不,我不是的,我,我不是的。”
  “不,你是。”查极肯定的说道,“孩子,你放心,爷爷对你一点恶意也没有。我只是太高兴了。你这么小,竟然已经是一名魔法师,这是上天对我的恩宠啊!”
  念冰仿佛又看到了在冰神塔时的情景,激动的大喊,道:“不,我不是,我不是的。”
  查极此时才意识到,刚从惊恐中恢复了一些的念冰在自己的刺激下,有些无法承受,赶忙道:“孩子,你听我说,你先听我说好么?你看看我的手。”说着,他松开念冰,双手向上一翻,露出了自己的手腕。
  念冰被查极的话所吸引,下意识的向他的手腕处看去,“啊——”查极双手的腕脉处各有一道伤痕,深约一厘米的伤痕,虽然伤口早已经愈合了,但伤疤却触目惊心的存在着。整个伤口向内凹陷,呈现出紫黑色,看上去极为恐怖。
第二章 鬼厨查极(上)
  查极苦笑道:“像我这么一个双手手筋被挑断的老人,能对你做什么呢?”
  念冰看着查极,眼中的惊惧之色减弱了几分,试探着问道:“爷爷,您,您的手为什么会这样?”
  查极拉着念冰坐了下来,黯然一叹,道:“听爷爷给你讲一个故事
温馨提示: 读者阅读小说的同时,可以发表一下对小说的看法供其它小伙伴们参考哦,书评如果被采纳成精评,您就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奖励哦!书评禁止发布广告和违法内容,一经发现将永久删除帐号!


本站能保证所有电子书均为TXT格式电子书,100%无病毒读者可以放心在PC或手机上阅读。
第九书包网开放上传功能,拒绝任何形式的涉黄违法电子书,请网友自觉遵守网络秩序,一经发现将删除其帐号!
About us:第九书包网www.shubao9.com)为台湾现代派文学社思潮社旗下简体版中文小说电子书网站,为全球读者提供免费TXT电子书共享平台!
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TXT电子书均由读者自发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法,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