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冰火魔厨〗第13部分

我么?看来这师九也有结党营私的想法,这到好,就怕他太正派能,以后只要自己诱之一利,这图书馆的第四层中,将不会有秘密存在。不知道那里有什么特殊的魔法记载呢?想到这里,念冰的心不禁火热起来,如果能学到更强大的魔法,前往冰神塔将并不只是梦想。走到里间,念冰小心的将自己的晨露刀从怀中拿了出来,藏在床垫子下面,看了看周围,这才手持新得到的冰凌杖走出了房间,先回清风斋再说吧。出来了这么长时间,希望李叔不要怀疑才好,希望自己的运气不会那么差,明元别去找自己麻烦才好。
  想到这很有可能发生的事,念冰赶忙以最快的速度悄悄离开了魔法师工会,确认没有人跟着自己后,脱下身上的魔法袍,从街上买了一块方形的布装好,把魔法袍和冰凌杖都放在里面包好,这才用最快的速度返回了清风斋。
  刚一进后门,他立刻看到了一个修长的红色身影,全身顿时一僵,“小,小姐,你怎么在这里?”这次的吃惊可绝不是假装的了。
  雪静回过身,脸色不善的看着念冰,“你好啊!我听李叔说,你中午的时候就走了,怎么到现在才回来,别告诉我,你是出去风流了。”
  念冰苦笑道:“小姐,你看我这么一个穷小子,能风流什么?您今天又到后院来练剑么?”
  雪静哼了一声,道:“就知道你也不敢出外风流,想风流也要有本钱,就凭你,还没那个本事。我今天找了你几次,居然都不在,我来这里,是特意等着你的,我到要看看,你究竟什么时候回来。算你了,回来的还不算晚,这次就原谅你,不过,以后你给我注意点。”
  念冰指了指自己手中装着魔法杖和魔法袍的包袱,道:“小姐,我其实只是去买衣服而已。我是第一次来到这么大的城市,出去买几件粗布衣,运气不错,碰到甩卖呢,两个铜币一件,值的很,你要不要看看?”
  雪静有些嫌恶的道:“看什么,只不过几件破衣服而已。”
  念冰心中松了口气,暗道,自己这以进为退的办法显然是用对了。他之所以解释包袱,正是因为先前雪静将目光落在了上面。
  雪静见念冰沉默不语,眼中的神色柔和了一些,道:“你的脸好的到挺快的,看来,脸皮是够厚的。”
  念冰摸了摸自己的脸,如果不是一阶的治疗术,恐怕一个星期也好不了吧,她打了自己,反到说自己脸皮厚,女人啊,真是……
  雪静道:“念冰,我现在有点事想请你帮忙,不知道你愿不愿意。”
  念冰一楞,道:“小姐,我只是一个普通的劈柴下人,能帮的了您什么?”
  雪静哼了一声,道:“这个你别管,你只说愿意不愿意就行了。”
  念冰能说不么?他此时还不打算离开清风斋,只得无奈的点了点头,道:“能帮助小姐是我的荣幸。”
  雪静眼中一亮,本就漂亮的她更增添了几分灵气,目光中似乎在说,你知道就最好了,“好,那我们就说定了。我要借你这张脸来用用。”
  念冰吓了一跳,“小姐,你……”
  雪静不屑的道:“看你那样子,一点男子汉的气概都没有,怕什么,我又不会吃了你。”说到这里,俏脸上突然多了一丝红晕,声音压低了一些,接着道:“还记得上回我在亭子中和你说的事么?我想让你帮忙的正是与那有关。”
  念冰眉头微皱,道:“你是说你喜欢的那个人么?这我能帮的上什么?”
  雪静哼了一声,道:“反正你已经答应了,这件事如果做的好,我就请明元叔叔多教你几招,以后你也能更好的生存下去。”
  念冰叹息一声,道:“小姐,那您也总要先告诉我,到底让我做什么吧。”
  雪静走到念冰身边,低声道:“我要让你做我的男朋友。”
  嗅着雪静身上散发着的Chu女清香,听着突如起来的软言细语,念冰不禁如在云端一般,勉强控制着自己的心神,道:“小姐,这恐怕不行吧。您,您是小姐,我只是个下人……”
  雪静抬手在念冰肩膀上打了一下,微嗔道:“你听我说完好不好,真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你以为我真让你做我男朋友啊!我只是想让你帮我试探一下那家伙,看他到底对我有没有意思,明天晚上,我会让你跟我一起去参加一个宴会,你这个模样还是不错的,所以我刚才说要借你这张脸用用,到时,那个人也会来,我会表现的和你亲热一些,如果他心中有我,就一定会产生嫉妒的感觉,那时,那时……”
  念冰心中没来由的一冷,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么?雪静啊雪静,你也太小看我念冰了,像你这样的女孩子,我还未必看的上呢。这句话我记住了,总有一天,我会回报给你。幼年的不幸,使念冰难免偏激,冷冷的看了雪静一眼,她此时正低着头,似乎在想着美好的未来。
  “小姐,虽然我长的还过的去,但是,我身份低下,这恐怕不妥吧。”低下二字,念冰故意说的重了一些。
  雪静并没有听出念冰语气中的变化,不耐的道:“这个我自有打算,既然让你跟我去,自然不会让你丢脸的,那可是丢我的脸。这种冰雪城的上层宴会可不是什么人都能参加的,或许,你这辈子也只能见识这一回,你应该感谢我才对,居然还推脱。明天我会给你准备一件魔法袍,让你化装成魔法师,其他的事我会安排好的,你就不用管了。明天你不用工作,早上我会去找你,教你一些必要的礼仪,到了宴会上,你什么都不用做,只需要跟在我身边,就足够了。你明白么?”
  念冰的心更冷了,点了点头,道:“那好吧,我尽量做好,让您满意。”
  雪静微微一笑,道:“你放心,我说话绝对算数,只要你做的好,回来后,我自然会实现诺言。就这样了,你早点休息,明天精神好一些。”说完,红色的身影飘然而起,在空中几个闪烁,眨眼间消失不见。
  念冰冷冷的看着雪静离去的方向,自言自语的道:“看在你曾经替我解围的份上,我不跟你计较。但这是最后一次。没有人能侮辱我而不付出代价的。”突然,他脑海中一动,想到了一件事,拍了下自己的额头,“啊!我怎么把约会给忘记了。看来,还要回魔法师工会一趟才行。”是该去赴约的时候了,不知道那冰系魔导士能耍出什么把戏。
第十七章 魔法师工会的试探(上)
  从柴房自己的住所处取回所有东西,他又从后门中走了出来,街上微风吹拂,呼吸着新鲜而有些冰冷的空气,念冰的心舒服了一些,看着街道上熙熙攘攘的人群,和那些点亮的灯火,他突然感觉到有些茫然,初入社会,就遇到了这么多事,虽然到现在为止自己都没有选择错误,但还应该继续留在冰雪城么?是的,一定要留下,就算清风斋中的厨艺无法让自己感兴趣,但魔法师工会的图书馆,和凤女正在制作中的正阳刀都是自己需要的。一个月,就再留这最后一个月吧。雪静,明天晚上,说不定我会给你些惊讶,我只想让你知道,不要随便小看任何人,虽然我不会向你报复什么,但至少要给你这刁蛮脾气一个教训。
  当念冰回到魔法师工会的时候,夜已经深了,在进入工会之前,他重新换上了自己的魔法袍,有了胸口处象征着大魔法师的标志,再出示一下自己的徽章,守夜的人根本不会拦阻他,念冰并没有直接去找那冰系魔导士,而是先回了自己的房间,看了一下床垫下的晨露刀还在,将带来的东西找个地方藏好,重新打开房门,他先向四下看了看,楼道中空荡荡的,一个人也没有,他这才从房间中走出来,反手将门带上,朝最西边走去。
  在行走的过程中,念冰收敛自己的精神力,控制着体内的冰火同源旋涡快速的旋转起来,以冰在外,火为内,掩盖着火系魔法力的气息,这是他最大的秘密了。
  最西面的房间,从门外看,并没有什么奇特之处,与自己所居住的房间一样,抬手在门上敲了几下,“您好,我是念冰。”
  门无声无息的开了,苍老而低沉的声音从里面传出,“进来吧。”
  刚一进房门,念冰顿时感觉到一股冰冷扑面而来,下意识的抬起手中的冰凌杖,一个二级的冰幕术顿时瞬发挡在自己身前。
  房间中突然亮了起来,这也是一个门厅,只不过比自己刚才那个要大的多了,沙发上,那名冰系魔导士看着自己,赞许的点了点头,道:“不错,反应挺快的,怪不得里锝对你如此推崇,不过,做为一名魔导士,仅是这些还不足以防身,如果对方是一名武技高手,在突然偷袭的情况下,你根本没有任何办法能够抵挡,这种低级的魔法,是没有什么作用的。”
  念冰楞了一下,才点了点头,道:“多谢前辈指点。”
  冰系魔导士指了指一旁的沙发,道:“坐吧,我叫你来,是有几句话要对你说,至于听的进去听不几,就要看你自己的了。”
  念冰坐到沙发上,装出没有任何防备的样子,在一名魔导士的面前,就算有防备也没有什么作用,更何况,他深信这名冰系魔导士至少在目前来看,对自己并没有任何不利的意思。
  光芒一闪,冰系魔导士手中突然多处一颗透明的宝石,宝石内闪耀着七彩的光芒,没等念冰反应过来,他清晰的感觉到,一股沛然强大的魔力笼罩向自己的身体,奇怪的是,这股魔力并不是攻击性质的。
  光芒收敛,那闪烁着七彩光芒的透明宝石重新恢复了平静,冰系魔导士似乎松了口气似的,淡然道:“我叫冰静,你以后可以叫我冰静老师,念冰,你既然修炼的是冰系魔法,那为什么会来到工会,而不去冰神塔呢?作为一名魔法师,我想,你应该知道,所有冰系魔法师最向往的地方就是冰神塔,只有在那里,才能够学到最高深的冰系魔法。这一点,不用我再多说了吧。”
  念冰心头大震,尽量保持平静的道:“坦白说,冰静老师,我并不喜欢冰神塔那种地方,我觉得那里的束缚性太强了,不知道为什么,冰神塔总给我一种很霸道的感觉。而我只想平静的修炼魔法,并不希望牵涉到任何争斗之中,更不想成为冰神塔的工具,所以……”
  冰静猛的站了起来,眼中冷光连闪,“念冰,你知道你在跟谁说话么?坦白告诉你,我就是冰神塔中的冰雪祭祀之一,现在我给你一个选择的机会,离开这里,北上加入冰神塔,有我给你的介绍,我想,在冰神塔中你一定会得到重用的。”
  念冰心中暗暗冷笑,同样也站了起来,眉头微皱,大义凛然的道:“对不起,冰静老师,我既然已经加入了工会,就是工会中的一份子,冰神塔虽好,但那里却并不是我希望去的地方,请您原谅,如果没有别的事,我先走了。”说完,转身就向外走去。
  冰静全身冷光大放,房间中的温度急剧下降,在霜雾的包裹中,他冷淡的道:“你不怕我杀了你么?”
  念冰转过身,分毫不让的看着冰静,“冰静老师,我想,您不会这么做的。这里是魔法师工会,并不是你们冰神塔。我真不明白,冰神塔与魔法师工会同为冰月帝国的支柱,为什么要彼此仇视呢?不论怎么说,我都不会加入冰神塔的。”说到这里,他眼中不禁流露出一丝坚决的寒意,这到并不是假装,对于冰神塔的仇恨,虽然一直埋藏在念冰内心最深处,但无意中还是会偶尔流露出来。
  冰静全身的寒气收敛,他笑了,此时,里间的房门突然打开,走出两个人,正是工会会长龙智,和水系魔导士里锝。
  冰静微笑道:“会长,这次你可以放心了吧。这孩子既不是冰神塔要找的人,同时,也不是随便会背叛工会的人。”
  龙智满意的点了点头,看着一脸疑惑的念冰,道:“孩子,这次是我们不好,你新加入工会,我们必须要对你有所试探。现在已经证明了一切,希望你能够理解。你放心吧,你对工会如此忠心,工会也必然不会薄待你的。好了,你现在可以走了。”
  念冰茫然的向三人行礼后退出了房间,龙智扭头向身旁的里锝道:“你怎么看?”
  里锝微笑道:“还能怎么看,我早就告诉过你,这孩子看上去心机不深,又一心向学,将来必然能成为一名强大的魔法师。”
  龙智轻叹一声,道:“从目前来看确实是这样的,他要么是真的涉世未深,要么,就是心机太深,连我竟然都无法看出他内心真正的想法。”
  冰静将那闪烁着七彩光芒的透明宝石递给龙智,道:“会长,我看您考虑的太多了,就算他心机深,对我们也未必有坏处,只要他不是冰神塔要找的人,不是那个所谓的魔杀使,就足够了,以后我们对他多加观察也就是了。哦,对了,刚才师九那孩子先前似乎在他房间中留了一会儿。然后念冰又出去了一趟才回来,不知道是干什么去了,我本来想派个人跟着他,又怕被他发现,他这一去,足足就是一个时辰。”
  龙智无奈的道:“他去干什么到无所谓,估计是回旅馆取自己的行李了,不过,我们这一个时辰并没有白等,不是么?虽然未能全部证明,但至少也证明了一部分。其实,他这一下午都在图书馆中阅读最初级的各种资料,我就已经不怀疑他了,我刚从清风斋回来时曾经从窗户中看过他,他看的确实很专注,绝不是能假装出来的。师九本性不坏,天赋也很不错,就是有些太自以为是了,我如果猜的不错,他必然是为了灵儿才找的念冰。真要说起来,今后我到宁可将灵儿交给这个念冰,也不愿意让灵儿嫁给他。不论念冰心机如何,都比小九强的多了。”
第十七章 魔法师工会的试探(中)
  里锝哈哈一笑,道:“这些小儿女们的事,我们就不要管了,任他们发展吧,会长,你今天也累了,咱们早些回去休息吧。”
  念冰一出了冰静的房间,顿时感觉到全身已经被冷汗湿透了,那七彩宝石很显然是一种探测用的魔法物品,幸亏自己没有将晨露刀带在身上。先前他的一切表现都是装出来的,冰静根本骗不了他,当初在冰神塔的时候,念冰曾经见过全部十二位冰雪祭祀,那些人的样子都深深的印在他脑海之中,他又怎么可能忘记的了呢?也幸亏如此,这次才能逃过魔法师工会的最后一次试探。
  回到属于自己的房间,取回晨露刀揣入怀中,将魔法师袍脱了下来,与冰凌杖一起放在床上,这才再次离开了魔法师工会,或许,今天晚上将是自己在清风斋中的最后一个晚上,明天,将是一个新的开始,从魔法师工会的开始。
  清晨,当一抹朝阳从东方冉冉升起之时,念冰已经从冥想中清醒过来,昨天的几本基础魔法书并没有白看,经过晚上的修炼实践,使他对魔法的认知更深刻了许多,虽然冰火同源的原理还不甚明了,但对魔法的控制却更容易上手了,现在他最需要的并不是提升魔法力,而是将精神力与已有的冰火同源魔法力融会贯通,那样,才能发挥出更大的威力,念冰深信,当自己将冰与火两种能力完全融合之后,那时所产生的魔力,绝不是一加一等于二那么简单。冰火双系魔法师,自己应该是大陆上的第一人,为什么不能自己创造出属于自己的魔法呢?
  走出房间,李叔似乎还没起,念冰看着占地面积极广的清风斋,不禁微微一叹,看来,在这里自己已经没有什么可追求的厨艺了。一流的厨艺、二流的魔法,正是自己现在的写照,或许,魔法师工会现在更适合自己,在那里,至少自己可以学到很多有用的东西。
  一边想着,念冰走到柴堆旁,拎起柴刀,以闪电般的速度一刀刀劈下去,虽然每一块柴和只需要劈成八块,但是他依旧很专注,这种集中精神的方法,他早已经习惯了,柴和逐渐变得多了起来,念冰始终认为,一个人做事,要有始有终,虽然已经决定要离开,但是还要做好自己最后一天的工作。柴刀在他手上,像活了一般,几乎看不到刀影,只需要用左手不断的将一块块柴从旁边拿过来,就会自然的分成八块。
  李叔从自己的房间中走了出来,看到背对自己正在那里劈柴的念冰,他不禁微微一笑,暗道,这小伙子可真勤快,一大早就忙着干活。当他走到念冰身旁,看着那柴刀化影的样子时,李叔不禁呆住了,原本一天的工作,念冰已经完成了七成之多。
  念冰知道李叔来到了自己身旁,但他却并没有停止,依旧在劈着柴,一边劈,一边平静的道:“李叔,劈柴并不只是一件工作。如果你专注对它,自然会取得意想不到的成果,柴是死物,但人却是活的,您说是么?”
  李叔看着念冰,怔怔的说不出话来,他第一次感觉到,面前这个英俊的年轻人并不简单。至少比自己想象中要神秘的多。
  “最后一块了,李叔,我给您留个纪念吧。”柴刀,突然变得灵巧起来,刀影轻挥,树皮悄然剥落,木屑在刀光中飞溅,在刀工中的雕字决作用下,柴刀仿佛活了过来似的,木块在念冰手中逐渐成型,当最后一抹刀光闪过时,那已经不再是一块木头,而是一个人,一个人像。
  李叔吃惊的发现,那人像竟然是自己,一手扶着木头,而另一只手则扬起柴刀,做准备劈落的样子,雕像栩栩如生,仿佛真人一般。
  念冰将刀和雕像同时递到李叔手中,向他微微躬身,道:“李叔,多谢您这几天以来的照顾,这个给您留做纪念,希望您还能记得我。”
  李叔握着还有些温热的雕像,刚想说什么,却听不远处一个清脆的声音响起,“念冰,你起了没有,赶快跟我走,时间紧迫的很。”
  念冰微微一笑,掸了掸身上的木屑,道:“小姐,我已经起来半天了,咱们走吧。”深深的看了李叔一眼,他朝着雪静出现的方向迎了过去。
  雪静今天出奇的没有穿最喜欢的红衣,一身白色长裙使她显得妩媚了许多,“走,到我那里去。”毫不避嫌的拉着念冰的衣袖,向清风斋深处而去。李叔看着他们离开的背影,再看看手中的雕像,轻叹一声,自言自语的道:“看来,这劈柴的工作,以后还要我自己来完成啊!”
  雪静一直将念冰带到一个院落之中,一进院子,念冰顿时闻到一股清新的气息,院子不大,有三、四百平米的样子,一条石子小路,直通向院子的最深处,放眼看去,整个院子完全被绿色所覆盖,尤其是一棵巨树,高耸而起,枝叶如同一柄绿色的大伞般,笼罩了大半个院子,顺着石子小路向前看,那是一间木屋,似乎有两三个房间,虽然是木制的结构,但看上去却非常结实。院子的草坪中央有一个大约十平方米的小水潭,潭水清澈见底,巴掌长短的红色金鱼正在里面游弋着,说不出的悠闲自得。
  雪静有些得意的转身向念冰道:“怎么样,我这里还不错吧,这里只有我一个人居住,除了灵儿姐和我的亲人以外,你还是第一个来到这里的外人呢。走吧,东西我都给你准备好了,这些都是我从灵儿那里好不容易才借来的,你要小心一些,千万别给弄坏了让我无法交代。”
  念冰跟随着雪静走入木屋,木屋中的布置比他想象中要简朴的多,淡粉色所带来的典雅看上去十分清新,雪静从里面的床上拿出一套魔法袍递给念冰,魔法袍是红色的,内襟同样有冰月帝国的标志,胸口处的火焰刺绣周围有两圈银环,比自己昨天得到的那件少了一圈,这应该上象征高级魔法师的魔法袍了。念冰不禁有些好笑,自己一个大魔法师,现在却要冒充高级魔法师,感觉上多少有几分怪异。
  雪静将魔法袍递给念冰,道:“你先穿上试试,看是否合体,我觉得应该差不多。以一名高级魔法师的身份参加宴会,加上你年纪轻,应该没有人会小看你了,怎么样,我想的很周到吧。”
  念冰看着雪静,微笑道:“你就在这里看着我换衣服么?”
  雪静俏脸一红,道:“谁愿意看你不成。你快点就是了。”嘴上虽然这么说,但她还是走出了房间。
  念冰脱下身上的外衣,将红色魔法袍穿在身上,淡淡的火元素气息令他感觉很舒服,穿着到也合体。
  “你好了没有?”雪静有些迫不及待的在房门处喊道。
  “好了。”念冰整理了一下衣服,向门口处看去。雪静推门而入,当她第一眼看到身穿高级火系魔法袍的念冰时,不禁完全呆住了,在红色的魔法袍映衬下,他那金色的长发宛如火焰一般,蓝色的眼眸看上去是如此深邃,尤其是那一分高傲的气质,更是让她心跳加速。
  念冰被雪静灼热的目光看的有些不自在,“小姐,我这样有什么不妥么?”
第十七章 魔法师工会的试探(下)
  雪静回过神来,暗骂自己,这是怎么了,他不就是长的好看些么?只不过是个绣花枕头而已,雪静啊雪静,你可千万不要被他的外表所迷惑了。这样的男人,是不值得自己产生好感的。深吸口气,走到念冰身前仔细的看了看,道:“不错,还挺合身的,这不,穿上好衣服也人模人样的,对,你就要保持这样的神态,有点傲气的样子,到时候在宴会上,没有我示意,你就不要随便开口,只跟着我就行了。”
  念冰点了点头,道:“小姐,宴会晚上才开始,那我现在干什么?”
  雪静道:“要做的事情还很多呢,我先教你一些宴会上的礼仪,哦,对了,你会不会跳舞。”
  念冰心道:跳五?还跳六呢。摇了摇头,道:“我不会。”
  雪静道:“就是嘛,这就要学很久了,希望你能学的快点,晚上也好用的上。我们现在开始吧,我先教你礼仪。”
  半个时辰后,雪静惊讶的声音从木屋中传出,“念冰,你以前是不是学过礼仪,这些你怎么都会,似乎做的比我还好。”
  “不,我不会啊!您刚才怎么做,我只是有样学样而已。”他真的不会么?当然不是,早在小时候,他就在父亲的教导下就学会了这些,父亲说过,这些都是社交场合必不可少的,此时跟着雪静学,他自然回想起儿时的情景,做起来非常自然而流畅。
  雪静有些疑惑的看着念冰,道:“好啊!看不出你悟性还挺高的,礼仪不用学了,我们开始学跳舞吧,要是跳舞你也能学这么快,中午我就请你吃好东西。”
  正在这时,一个清朗的声音从外面传出,“静儿,你要的衣服做好了。”
  雪静吓了一跳,“坏了,我爸爸来了,念冰,你先躲一下,可千万别让我爸爸看到。”
  念冰楞道:“可是,你这房间就这么大,我躲到哪里才好?”
  外面的声音再次响起,“你这丫头,连院门也不关,这么大了,还是如此马虎,看将来谁敢娶你。”这一次,声音距离木屋已经近了许多。
  雪静焦急的四下看去,突然,她眼睛一亮,赶忙拉着念冰来到床前,将他推到床上,连鞋也来不及脱,赶忙将两旁的幔布放下。做好这一切,外面的房门正好打开。
  雪静有些慌乱的迎了上去,“爸爸,您怎么亲自送来了?”
  躺在柔软的床上,闻着那淡淡的香气,念冰心中不禁一荡,只听那清朗的声音道:“你这丫头,最近天天出去疯,也不见个人影,爸爸都想你了。你妈妈去的早,爸爸就你这么一个亲人,难道自己的父亲看看女儿还不行么?”
  雪静的心情已经平静下来,撒娇道:“爸爸最好了。那我最近一定多陪陪您。哦,对了,今天晚上的宴会您去不去?”
  “我?我当然不去了,那是你们年轻人的宴会,你呀,多和人家灵儿学学,你看看灵儿多温柔乖巧,像你这样疯疯癫癫的,谁敢接近你,要是将来嫁不出去,老爸可不负责。”
  雪静嗔道:“爸爸,你怎么能这样说自己的女儿呢?你女儿这么漂亮,追我的人可多了,我只是看不上他们而已。”
  清朗的声音戏谑一笑,道:“是么?我怎么听说,现在城里那些公子们看到你就跑,都被你打怕了呢?”
  雪静哼了一声,道:“那是他们太没用了,就算我将来要嫁也要嫁有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连我都打不过,他们都没资格。”
  清朗的声音无奈的道:“可是上次我给你介绍那几个小伙子,一个个都有着不弱的实力,你不也一样不要么?”
  “当然不能要了,那几个家伙,一个个眼睛都长在头顶上,而且长的也太丑了,五大三粗的,怎么配的上我?”
  “那我就没办法了,还是你自己找吧,只要你愿意,老爸我无条件支持,这总行了吧。”
  雪静嘻嘻一笑,道:“那您就别管了,反正我才十八岁,不急呢。这两天您又清闲了吧,您先回去吧,我要换衣服看看是否合身呢。”
  躺在床上,听着雪静父女的交谈,念冰心中说不出的羡慕,曾几何时,自己也有着同样关心自己的父亲啊!但是,现在却……,想到这里,他的身体下意识的动了一下,发出极为轻微的声响。
  “什么人?静儿,你床上怎么有人?”清朗的声音顿时冷了下来。
  雪静明显大急,“爸爸,没什么,是一个丫头而已。”
  “丫头么?我到要看看这丫头长什么模样。”幔布猛的撩起,念冰抬头看去,只见一名大约三、四十岁的英俊白衣中年人正站在床边,从他那冷酷的眼神可以看出,随时都有将自己撕碎的可能。
  平静的从床上坐起,念冰站了起来,他很能理解中年人的心情,看到一个陌生的男人在自己女儿床上,换了谁心情也不会好。
  中年人扭头看向雪静,冷声道:“这就是你所说的丫头么?”本来他确实很生气,但当他真正看到念冰的样子时,心中的怒气却小了一些。床上这年轻人相貌英俊,而且突然看到自己,却没有一丝惊慌之色,再加上身穿象征着高级魔法师的火系魔法袍,这些已经足以证明,他配的上自己的女儿。女儿毕竟长大了,有些异性朋友也并没有什么,他虽然躺在床上,但衣着整齐,显然是因为自己突然的到来,才会如此的。
  雪静尴尬的看着父亲,扭头怒视了念冰一眼,道:“爸,他,他只是我的一个朋友而已,刚才您突然来了,我是怕您误会,才……”
  中年人哈哈一笑,“误会?我雪极至于误会自己的女儿么?你这样做,反到是欲盖弥彰了。傻丫头,我到不知道你什么时候认识了这么一位火系魔法师。给爸爸介绍一下吧。”
  雪静刚要说话,念冰却开口了,“您好,我叫念冰,其实,我并不是火系魔法师,这衣服是小姐借来的。我只是清风斋一名砍柴的下人而已。”既然雪静已经看不起自己了,又何必让他父亲误会什么呢?
  雪极眉头一皱,道:“砍柴的?我没听错吧。静儿,我需要你一个解释。”虽然他的声音依旧平静,但身上散发出的气势却让念冰清晰的辨认出,这位清风斋的老板,必然有着不弱的武技。至少也是一位大剑师。雪静和他相比,仅从气势上看绝不是一个档次。
  雪静狠狠的瞪了念冰一眼,“这里哪儿有你说话的份,给我滚出去。”
  念冰没有吭声,同样深深的看了雪静一眼,大步走出了房间。
  雪静转向父亲,低声嗫嚅道:“爸爸,您也知道,我一直都没有男朋友,念冰是刚来咱们家不久的砍柴工人,今天晚上的宴会,人家那些女朋友们都有自己的男伴,我却没有,念冰长的还可以,所以我就想让他冒充一下,就向灵儿借了一套魔法袍,这不,我正教他礼仪呢。”
  “胡闹,真是胡闹,这种办法你也想的出来,你难道没想过,这样人家公平么?人家是来工作的,不是让你耍着玩儿的。”雪极虽然在斥责雪静,但脸上却已经多了几分笑意,心中暗想,这种鬼主意,也只有自己这个女儿想的出来了。
  雪静看父亲似乎并没有真生气,顿时拉住父亲的手臂,嘻嘻笑道:“有什么不公平的,帮我做事总比他劈柴轻松多了吧。”
  雪极眉头微皱,道:“话不能这么说,每个人都有自己生存的权力,你一个姑娘家要注意一些,我看那小伙子人还不错,看上去比较沉稳,他真的只是一个砍柴的?”
  雪静道:“当然是真的了,他是我招进来的呢,那天他本来想去大成轩,结果遇到廖三那个势力小人,如果不是我救了他,他恐怕就会被暴打一顿了,虽然长的还不错,但我才不会喜欢上这种绣花枕头,爸爸你放心好了,不会有事的。”
  雪极苦笑道:“你这丫头要是真能让我放心就好了。行了,我走了,你自己看着办吧。注意点分寸,你毕竟是女孩子,要注意点规矩,省得被人笑话了。再跟你这里待下去,恐怕我的心脏病就要犯了。”
第十八章 生日宴会(上)
  雪静吐了吐舌头,亲自送父亲到门口,一出门,只见念冰正在石字路上站着,目光落在那株大树上,不知道想着什么。
  雪极走到念冰身旁,微笑道:“小伙子,好好在清风斋干吧,我女儿虽然胡闹些,但品性还是好的,刚才的事是误会,我已经了解了,就算你帮他个忙如何?”
  念冰微微一楞,雪极乃是清风斋老板,他跟自己说话竟然不是要求的语气,更像是恳求,只是这一点,就足以显示出他的风度,不禁心中好感大增加,恭敬的道:“这是我应该做的,东主不用客气。”
  雪极深深的看了念
温馨提示: 读者阅读小说的同时,可以发表一下对小说的看法供其它小伙伴们参考哦,书评如果被采纳成精评,您就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奖励哦!书评禁止发布广告和违法内容,一经发现将永久删除帐号!


本站能保证所有电子书均为TXT格式电子书,100%无病毒读者可以放心在PC或手机上阅读。
第九书包网开放上传功能,拒绝任何形式的涉黄违法电子书,请网友自觉遵守网络秩序,一经发现将删除其帐号!
About us:第九书包网www.shubao9.com)为台湾现代派文学社思潮社旗下简体版中文小说电子书网站,为全球读者提供免费TXT电子书共享平台!
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TXT电子书均由读者自发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法,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