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冰火魔厨〗第15部分

的感觉到餐刀的气息,瞥了一眼旁边餐车上的盘子,燕风来到他身旁,将第一个盘子递入他手中。念冰微笑道:“这第一块,自然是要给今天的寿星智女小姐。”
  光芒一闪,除了在念冰身旁的燕风以外,没有人看清楚他是如何动手的,一块蛋糕已经整齐的呈现在盘子之上,更为奇异的是,餐刀上的奶油不见了,而剩余的蛋糕,切口处极为整齐,奶油一点也没有被碰触到。念冰将盘子递给身后的智女,“这块蛋糕就算是我送给智女小姐的生日礼物吧。”
  即使以智女的聪慧,也没有明白念冰的意思,一旁的龙灵不禁道:“这明明是柔儿家的蛋糕,怎么能算是你送的礼物?”
  念冰微微一笑,道:“智女小姐,品尝自知,这是今天唯一特殊的一块蛋糕。”
  洛柔目光与念冰相对,她惊讶的发现,面前这名异常英俊的男子自己竟然看不透,接过一旁仆人递来的勺子,从蛋糕上剜下一小块送入口中,在剜的过程中,她发现这蛋糕似乎有点硬。蛋糕入口,洛柔不禁惊呼出声,“好凉啊!”原本香腻的蛋糕多了一分清甜之气,变得冰爽的奶油和蛋糕入口即化,香甜清凉的气息顿时充满口鼻,使洛柔精神为之一振,原本有些苍白的俏脸上多了一抹红晕。
  念冰微微一笑,道:“如何?”以冰系魔法入蛋糕之中,感觉上简单,但火候控制却极为重要,如果冰元素之力用的少了,那么蛋糕的味道就要差一些,用的多了,蛋糕就成冰坨而无法食用,如此妙到毫颠的操纵,恐怕也只有念冰这样厨师出身的魔法师才能做到了。
  洛柔眼中光芒连闪,向念冰点了点头,道:“多谢公子,洛柔对这件礼物很满意,已经好久没有什么东西能让我想多吃几口呢。不知公子能否让我的两位姐妹也同样品尝到这样的美味呢?”
  在场的贵族们自然不明白他们交谈的意思,但洛柔所言却并不像做假,一时间,他们都不禁有些好奇的看着念冰。
  念冰淡然一笑,脸上流露出一丝冷傲之气,“对不起,洛柔小姐,我说过,今日惟有你能品尝到这种特殊的礼物。”回过身,刀光连闪,一块接一块蛋糕在餐刀的作用下进入空盘之中,念冰每劈出十刀就要等一会儿,让身旁的燕风将蛋糕分出去,在场不乏熟悉武技的人,他们都看出,念冰用的并不是斗气,只是凭借着精熟的刀法和过人的腕力才能达到如此效果,力量的控制极为神奇,每一块蛋糕都毫无破损之处,大小完全相同,只不过,蛋糕到了这些贵族们的口中,依旧是原味而已。
  当念冰将最后一块蛋糕拿入自己手中时,七层蛋糕正好分完,每人一块,不多不少,再加上每一块大小相同,这显然是经过特殊计算的。
  洛柔手中的蛋糕已经吃下了一小半,看着分完蛋糕的念冰微笑道:“真没想到,公子如此之快就将整个蛋糕分完。”
  念冰手托蛋糕走到洛柔身前,微笑道:“如果换了别人,恐怕也无法与小姐共舞了吧。”骤然看去,分蛋糕是一件很轻松的事,但换做普通人,恐怕这一百多块蛋糕分下去,也需要不短的时间,而趁这时间,舞会早已经开始了,洛柔完全可以用等待切蛋糕之人为理由拒绝别人的跳舞邀请,而等切蛋糕者切完了,她也可以随便找个理由推脱了,如此心机确实不愧智女之号,念冰在她说出请人替她切蛋糕之话的时候,就已经洞悉了一切,这智女虽然表面温柔平和,但其实却处处尖锋,内心中的高傲同样只有智者才能看的出来。
  洛柔知道念冰已经看出了自己的打算,在她手中的蛋糕已经被消灭掉一半,此时,冰雪城三大美女的目光全都落在他身上,洛柔的目光中带着些挑衅,龙灵的目光中则充满了好奇和询问,雪静的目光最明显,愤怒中也同样带着一丝好奇。
  洛柔朗声道:“各位吃完蛋糕后,可以自由参加舞会,洛柔现在将信守承诺,与这位魔法师先生跳第一曲,音乐。”
  悠扬的音乐声响起,洛柔向念冰伸出了自己的右手,念冰微微一笑,接过她的小手,自然搂住她那纤细得似乎随时可能折断的腰肢,脚下一滑,步入舞池之中。宾客们自觉的向两边散去,将中间的舞池让给他们,念冰的舞技虽然有些生疏,但在音乐声中,也逐渐自然起来。
  洛柔身上的香气很淡,却让念冰记忆深刻,那是一股类似于兰花般的香起,她那柔若无骨的小手握在掌中说不出的舒服,彼此那蓝色的眼眸深深的凝望着,在外人看来,那是深情的凝望,而念冰和洛柔自己却都知道,对方递来的,是挑战的目光。
  洛柔樱唇嗡动,用只有念冰能听到的声音道:“你是从哪里来的,我可以肯定,你绝不是本城中人。因为冰月帝国少有金发者。”
  念冰微微一笑,用同样的低声回答道:“确实,我刚来冰雪城不久,小姐自然不会在各种场合中见过在下,久闻智女之名,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能与小姐共舞一曲,确实是在下的荣幸。”
  洛柔那澄澈的眼眸中流露出一丝不满,“所谓名人面前不说假话,何必用这些万金油来推搪我呢?能告诉我你是跟谁来的么?燕风从来不与他人随意交往,今天同样是自己来的,我想,你们应该是刚认识不久才对,能让他帮你,看来,阁下的人格魅力不小啊!”
  念冰不动声色的道:“或许是因为我和燕兄有缘吧,洛柔小姐想知道我从何而来并不困难,只需要问问你的好姐妹就知道了。”
  洛柔眼中第一次流露出惊讶的光芒,仿佛想到了什么,“难道,难道你就是和静静一起来的那个冒充男友么?”
  念冰淡然道:“果然不愧是好姐妹,连这些你都已经知道,又何必让我再解释些什么呢?”
  洛柔眼中流露出思索的目光,而念冰却依旧目光灼灼的看着她的眼眸,洛柔知道,在第一次与念冰的交锋中,自己已经输了,输在念冰的神秘上。从小到大,这还是她第一次品尝到失败的滋味,心中不禁对面前这名青年多了几分深刻的认识。
  周围的宾客们看着舞池中的男女,大都流露出羡慕和赞许的目光,男的英俊高大,女的绝色美艳,宛如一对金童玉女般,就连洛柔的父亲老伯爵,也不禁满意的连连点头,他举办的社交宴会很多,这还是第一次看到一名在长相和身材上能够配的上自己宝贝女儿的人。
第十九章 智女洛柔(下)
  一首乐曲进入了尾声,洛柔在念冰大手的牵引下美妙的转了两圈,念冰右手一探搂住她的腰肢,使她上身后仰,同时踏前半步,脸贴近洛柔,眼中流露出淡淡的笑意,用正常的声音道:“洛柔小姐的舞姿真美,比起来,我却是生疏多了。”手微用力,洛柔直起腰,扫了念冰一眼,眼中尽是妩媚之色,“公子过谦了,你的舞虽生疏,但却完全融入乐曲之中,稍加时日,洛柔定然不及。好了,各位贵宾,请大家尽情的跳吧。”宣布舞会正式开始后,洛柔牵着念冰的手向场边走来,她实在忍耐不住心中的好奇,要向自己的好姐妹问个清楚。
  雪静此时似乎已经忘记了念冰,站在燕风身旁,低声道:“你不跳舞么?”
  燕风冷冷的扫了她一眼,平淡的道:“对不起,我不会。更不会与刚刚羞辱过我朋友的女人共舞。”
  雪静微怒道:“你朋友?你和他才认识多久?难道在你心中,他比我还要重要么?”
  燕风有些不耐的瞥了雪静一眼,“不,你错了。不是重要,而是重要的多。”
  听了前几个字,雪静眼中还流露出一丝喜色,听到最后一句,她那拥有健康肤色的俏脸顿时血色尽褪,险些晕倒。“好,燕风你给我记住。”
  “静静,来,我有事要问你。”正在此时,洛柔的声音适时传来。雪静回身看去,正好看到洛柔拉着念冰的手走到场边,一看到念冰,她顿时气不打一处来,心中暗道,臭念冰,死念冰,你今天死定了。一边想着,也不顾自己先前装出的淑女风范,大步走了过去。
  师九本想请龙灵共舞,却被洛柔阻止了,念冰微微一笑,道:“师九大哥,灵儿,你们好,没想到今天会在这里见到你。”
  龙灵秀眉微皱,道:“确实没想到啊!念冰,你是冰系魔法师,今天怎么却穿了火系的魔法袍,而且,级别也不对啊!这衣服有些眼熟。”
  刚走过来的雪静只听到了最后一句,哼了一声,道:“当然眼熟,他身上的衣服和手中的魔法杖,不都是我向你借的么?”
  洛柔疑惑的看着念冰,却并没有开口。龙灵却瞪大了眼睛道:“什么?静静,这就是你说的那个劈……”
  雪静此时当着自己姐妹可不想给刚扫了自己面子的念冰留什么情面,恶狠狠的道:“不错,他就是那个劈柴的。没想到竟然会玩花样。”
  念冰淡然一笑,道:“静儿,我可并没有玩儿什么花样啊!我帮你的好友切蛋糕,不是正符合了这个装扮的身份么?别忘记,我现在是你的男友。我知道你们想问,我为什么会有如此熟练的刀功切蛋糕,其实很简单,劈了那么多年柴,手法自然就熟练了,不论什么东西,其实劈起来都是一样的。”他并没有说谎,所以眼中的神色很坦然,原本已经认定一些什么的洛柔一看到这坦然之色,心中不禁对自己的判断升出疑惑。
  雪静怒道:“你,你是故意的对不对?你说,刚才你都对燕风说了什么?”
  念冰淡然道:“我只是和燕兄打了个招呼而已,他并不像你所形容的那样,与他相处,给人很舒服的感觉。”
  雪静再也抑制不住自己心中的怒火,“滚,你给我滚出去,等回去我再和你算帐。”念冰的变化以及燕风的冷漠,彻底激怒了这位疯女。
  “静静。”洛柔有些不满的叫了一声,毕竟念冰刚刚与她共舞了第一曲,已经成为在场最重要的嘉宾,如果被雪静赶出去,这宴会也就不用再继续下去了。
  念冰淡然一笑,道:“对不起,雪静小姐,我并没有卖与你为奴,每个人都有自尊,希望你说话能注意分寸。何况,你也没有权力赶走一名大魔法师,我说的对么?灵儿。”一边说着,他将目光早已经因为惊讶而变得呆滞的龙灵身上。
  雪静的声音尖锐起来,在怒火上涌的情况下,她已经忘记了此时的场合,“大魔法师?你在说你自己么?你算什么东西。”
  “静静。”洛柔和龙灵异口同声的叫道,龙灵此时已经清醒过来,走到念冰和雪静中间,低声道:“静静,不论你们之间有什么矛盾,今天是柔儿的生日,不要扫兴了。而且,念冰说的对,以他在我们工会中的地位,你确实没有权力赶他离去。”
  雪静一呆,“灵儿,你真的认识他?”
  龙灵点了点头,道:“静静,虽然我不知道你们之间有什么误会,但有一点我可以肯定,记得我跟你说的那位新加入工会的大魔法师么?就是念冰啊!他以比我还小的年纪,却达到了大魔法师的境界,深受我父亲和几位魔导士的认同。”
  洛柔点了点头,将自己先前剩余的蛋糕托了出来,“这一点我可以证明,用这块如同冰激凌一般的蛋糕证明。”
  雪静呆住了,完完全全的呆住了,她从来也没有想到过,一直在自己眼中异常懦弱的念冰,竟然会是一名天才魔法师。这突然出现的反差令她极难接受,但她却清楚的知道,龙灵和洛柔是绝对不会骗她的,一切都是真的,她的目光突然变得寒冷起来,盯了念冰一眼后,情绪反而变得平静了,“柔儿,对不起,我不能继续参加你的生日宴会了,改天我在来登门谢罪吧。我先走了。”说完,迈着平静的步伐,优雅的朝外而去。熟悉她的洛柔和龙灵都知道,此时的雪静已经到了火山爆发的边缘,恐怕这件事无法善了了。
  “念冰,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一直没有开口的师九不禁问道。
  念冰淡然一笑,道:“没什么,只是我与雪静小姐之间有些误会而已,师九大哥,如此优美的音乐中,你不邀请灵儿跳支舞么?”
  师九楞了一下,但马上反应过来,向念冰报以感激的微笑,以一个绅士礼伸出了自己的右手,龙灵此时已经没有理由拒绝师九,虽然仍想问清楚,但却不得不先与师九一起滑入舞池之中。
  念冰平静的站在那里,看着舞池中一对对男女翩翩起舞,他的心情很轻松,这一次,自己可以完全离开清风斋了。
  “你不觉得这样对静静很残忍么?”洛柔站在念冰身旁,淡淡的说道。
  “残忍?我并没有觉得。洛柔小姐,你有智女之称,在你感觉,以雪静的秉性,是否应该受些挫折呢?”念冰扭头看向洛柔。
  洛柔眉头微皱,“这么说,你还是在帮她了?”
  念冰淡然道:“至少我是这么认为的。雪静曾经帮助过我,虽然我向她隐瞒了魔法师的身份,但是,我对她却并没有丝毫恶意。坦白说,如果她是一个男人,这些天以来她对我的种种侮辱,我或许真的会报复,但是,她毕竟是一个女人,与女人没什么好争的,所以,我才选择了今天表明自己的身份。或许你认为我伤害了雪静,但其实我们之间根本连朋友都算不上,她并不是伤心,而只是愤怒而已。多一个人恨我,你觉得我会在乎么?你是智女,而雪静又是你的朋友,如果你能引导她改改现在的脾气和说话方式,或许,今后她会少吃不少亏。”
  洛柔的眼神中多了几分怪异,“你到底是什么人呢?我实在不明白,你做这些事的目的是什么。”
  念冰淡然一笑,道:“我只是一名普通的魔法师,你不是已经听灵儿说了么?一名刚加入魔法师工会不久的冰系魔法师。”
  洛柔笑了,“念冰,这应该是你的名字吧。你已经引起了我的兴趣。”就像老鼠闻到了猫的气息一般,念冰没来由的打了个寒战。
  “洛柔小姐,如果你想要查我的底细,那你尽可以施展所有手段,今日打扰了你的生日宴会实在不好意思,但能认识智女,我却非常高兴,以后有机会,念冰定当登门拜访。麻烦你和灵儿说一声,我先回工会了,她如果要找我,可以去图书馆。”
  洛柔有些失望的道:“你现在就要走么?”
  念冰莞尔一笑,道:“就算我不走,恐怕洛柔小姐也不肯再陪我跳一支舞了吧。所以,我还是走吧,我并不喜欢成为众矢之的的感觉。”
  洛柔神色一动,“那你还会不会回清风斋?”她本想说,再陪你跳一舞又能如何,但话到嘴边,却还是没有说出。
第二十章 燕风的特殊嗜好(上)
  念冰摇了摇头,道:“至少现在不会,但当我回清风斋的时候,绝不是以现在这样的身份。”
  洛柔微微一笑,道:“今天算你赢了,但你不可能永远赢下去,当我知道了你的一切后,我会让你输的心服口服。”
  念冰装出一个惶恐的神情,“我现在已经心服口服了,小姐就不要为难我了。”
  洛柔哼了一声,道:“你是不屑与我这小女子斗么?”
  念冰微笑道:“不敢,只是我确实没有时间与小姐斗,如果小姐有本事进入魔法师工会的图书馆,在那里你随时可以找到我。至少一月之内,我绝不会离开魔法师工会。”
  “这么说,你算是接受我的挑战了。那好,让我送你出去吧。”说完,不等念冰反对,主动拉上他的手,与他一起从旁边向外走去。
  夜凉如水,空气格外清新,洛柔牵着念冰在庭院的小路上缓缓向外而行,就像一对情侣似的,美女在侧,念冰虽然感觉很轻松舒适,但心中却没有一丝欲望,“念冰,我们打个赌如何?”洛柔微笑着道。
  她虽然说的轻松,但念冰却能感觉到其中的机锋,“打赌?对不起,我并不是一个赌徒。”
  洛柔道:“你是不敢么?怕输给我?”
  念冰微微一笑,“请将不如激将,这激将法在智女用来,恐怕没什么人能逃避吧。不妨说来听听,这赌如何打呢?”
  洛柔道:“我们就赌这一个月,如果在一个月内,我不能摸清你真正的身份,就算我输了,如果我摸清了,就算你输,如何?”
  念冰看着洛柔,道:“我真正的身份你不是已经知道了?我并没有隐瞒什么,不如这样好了,你摸清我的身份实在太困难,困难到几乎不可能。就赌我的职业吧,只要你能找出我真正的职业,并提供有利的证据,那就算你赢,可我们要赌什么呢?”
  洛柔微笑道:“好,就依你,这么说来,你并不是一个魔法师那么单纯了。如果我赢,你就答应我一个条件,反之,我答应你一个条件。”
  念冰有些好笑的道:“这一个条件说的太空泛了吧,如果我赢了,要求小姐嫁我为妻,难道你也会答应么?”
  洛柔松开念冰的手,银铃般的笑声响起,“那也并没有什么不可以,不过,要你能赢的了我才行,我与人打赌,可还从未输过。就送你到这里吧,我要回去了,还有许多宾客等着我。我们一定会再见面的。输了可不许耍赖哦。”
  看着洛柔返回的背影,念冰无奈的一笑,没想到刚摆脱了雪静,却又招惹了这么一个大麻烦,智女洛柔绝不是雪静那么容易对付的,真希望一个月的时间能够快点结束,自己也好离开这纷乱的地方。
  一边想着,念冰向外走去,门口处那名管家已经不见了,士兵们依然把守着,伸展着自己的身体,看了看天色,今天确实有些累了,不过,回魔法师工会后还是先去看会儿书吧,那天的最后一本还没看完,一想到看书,念冰的兴致顿时高了起来,在书中的魔法世界里,他的思路会变得开阔起来,时间也会更快的过去。想到这里,他不禁加快步伐,走出院子后,辨别了一下方向,朝魔法师工会的方位走去。
  刚走出没多远,念冰胸前所带的天华牌突然散发出一股温热的气流,念冰心中一动,顿时停下脚步,天华牌是一件宝物,往往在危险关头会给自己示警,当初,自己在桃花林中遇到毒瘴蜂时,就多亏了它及时提醒,才让自己来得及准备魔法度过危难。没有多余的犹豫时间,淡蓝色的光芒围绕着念冰的身体凝聚起来,他一边有节奏的念着咒语,一边向空旷的大街远方看去。
  天华牌的预警是完全正确的,刺肤的气流带着强大的压迫力突然从左边房顶处瞬间下降,朝念冰所在的位置冲来,那是熟悉的红色光芒,一感受到这攻击的气流,念冰顿时知道来的是谁了,此时,他的咒语已经完成,就在他刚要发出防御力极强的四阶冰棱盾之时,斜刺里突然亮起一道白色的光芒,白光并不强烈,但速度却极快,后发先至,赶在红色光芒之前挡在念冰身前。
  叮的一声轻响,尖锐的声音震的念冰耳膜一阵发疼,下意识的向墙边退去。一白一银两道身影同时落在地面上,银色身影自然是念冰想象中的疯女雪静,而那白色身影,却出乎意料的是燕风。先前念冰离开的时候,燕风似乎去了洗手间,使念冰无法与他打招呼就走了。
  燕风手中那白鞘短刀连鞘举起,“疯女,你又在这里发疯了,作为一名武技修炼者,居然在暗处偷袭一名魔法师,你根本不配修炼武技。”
  雪静眼中充满了怒火,恨恨的看着念冰,“我就偷袭了,你管的着么?你是他什么人,用的着你来救他?你给我滚开,今天我要杀了他。”
  念冰眉头微皱,道:“雪静,我想,我们之间应该没有那么深的仇恨吧。”
  雪静眼圈突然红了起来,“没有?今天发生的事,你让我以后在姐妹面前如何抬的起头?我问你,你既然是一名魔法师,为什么要到我们清风斋去劈柴,为什么还要骗我,以前你所做的一切,都是假装的对不对,都是为了蒙骗我的对不对,我和你有什么仇,用的着你这么算计我。”
  念冰也没有想到雪静会将这件事看的如此严重,眉头微皱道:“雪静,不错,我是一名魔法师,但是,我去你们清风斋劈柴也完全是心甘情愿的,我有自己的目的,我从来都没想骗你什么,你也没有问过我会不会魔法,这如何谈的上骗呢?你冷静一点好不好。”
  “冷静?我冷静不了,今天当着那么多宾客的面,大多数人都看到是你和我一起来的,可是,你却理都不理我,与柔儿跳了第一支舞,你这算什么意思?是在想我示威么?你这个卑鄙小人,今天我要杀了你。”手中长剑红色的斗气光芒大盛,明显就要再次动手。
  念冰突然升出一丝好笑的感觉,他清晰的发现,雪静仇恨自己的原因,竟然有很大程度是因为嫉妒,想到嫉妒二字,连他自己都不觉得好笑,难道这一直瞧不起自己的刁蛮女竟然对自己有好感不成?
  红光暴起,长剑在雪静手中如同长虹贯日一般向念冰劈来,气势之猛,很显然,雪静已经用出了全力。
  一片白色的光幕从下方升起,清脆的声音接二连三的响起,念冰只觉得眼前一花,雪静和燕风都已经来到了自己面前五米处,只不过,现在的雪静,脸色显得有些苍白,手中的宝剑只剩下半截,一柄散发着丝丝寒气的短刀正架在她那修长的脖子上,杀机从燕风眼中不断散发,冷冷的道:“疯女,你疯我管不着,但是,你想杀我的朋友,可就别怪我不客气了,别人顾忌你父雪极,但我却不在乎。”
  “燕兄,手下留情。”念冰赶忙喊了一声,走到两人面前,离的近了,他看到雪静的目光一会儿落在自己身上,一会儿落在燕风身上,似乎根本句不知道脖子上有柄随时可以取他性命的短刀似的。泪水,顺着她柔滑的肌肤滚落,悲伤的气息瞬间弥漫,突然,念冰从雪静眼中看到了一丝怪异的神情,那是愤怒与悲伤中的绝望,心中暗叫不好。他的反应极快,意识到不妙的刹那,立刻抬手向燕风的短刀上抓去。
第二十章 燕风的特殊嗜好(中)
  正如念冰判断的那样,雪静眼睛一闭,竟然就那么撞向燕风手中短刃,时间紧迫,燕风根本来不及反应,就在这危机关头,念冰的手到了,他的手直接抓上了燕风的短刀,而雪静则直接撞在了他的手背上。鲜血,顺着念冰的手掌滑落,染红了燕风的短刀,短刀似乎有灵性一般,竟然在微微的颤抖着,仿佛很兴奋似的。雪静感觉到不对,当她睁开眼睛时,正好看到那鲜红的血液向地面滴落,她楞了。
  念冰轻叹一声,有些无奈的看着雪静,“你这又是何苦呢?这么点打击都禁受不起么?你在撞向刀刃的时候有没有想过你的家人和朋友?雪静,虽然你有着疯女的外号,但疯却并不是没有限度的,生命,是上天所赐,每个人都只有几十年而已,珍惜你自己的生命吧。”
  燕风左手连点,封住了念冰手腕处的血脉,冷淡的道:“她要死,就让她死好了,你又何苦救她呢?”
  念冰微微一笑,道:“燕兄,你偏激了。我说过,生命是宝贵的,更何况,她也只是一时气迷心窍而已,雪静小姐曾经帮过我,而我却一直隐瞒着她自己是魔法师的事实,这一刀,就算我还给她的吧。雪静小姐,从现在开始,我不欠你的,你也不欠我的,请回吧。”
  血流的虽然慢了,但却依据一滴滴的落向地面,雪静眼中的愤怒在看到鲜血之时就已经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复杂的光芒。咬了咬自己的下唇,一步步向后退去,猛的将手中断剑扔在地上,转身就跑,漆黑的夜空中,飘荡着两串晶莹的泪珠。
  “念冰,你怎么样?我的霜炎刀是非常锋利的,恐怕已经伤到你的筋骨了吧。这可怎么办,刀还不能拿出来,我立刻带你去找大夫。”燕风眼中已经没有了先前的冷傲,关切之情溢于言表,看着他那关切的目光,念冰心中突然升起一丝不妥的感觉,赶忙道:“多谢燕兄关心,你放心,没你想的那么严重,你这刀确实锋利的很,连我手中的冰都切开了。”一边说着,他缓缓张开手,两块被染红的坚冰掉在地面上,血虽然流的不少,但其实伤口并不深,雪静那一撞,只不过将将使燕风的霜炎刀将冰斩开刺破了念冰的皮肤。
  “生命的源泉啊!请湛放你的光芒,将带有生命印记的治疗之水赐予我,解除伤痛吧。——水疗术。”蓝色的光点在念冰手上凝结,光点如丝如缕般向他掌心处涌去,血顿时止住了,那并不很深的伤口,在蓝色光点的作用下,几乎用肉眼都可以看到,它正在不断的愈合着。
  念冰满意的一笑,道:“果然是书中自有黄金屋啊!昨天真是没白看,这二阶的水疗术可比一阶的治疗术好用多了。”这个二阶魔法,正是他昨天才在魔法师工会的一本水系魔法书上看到的。冰系魔法,是从水系魔法衍生而来的,不但拥有着冰的能力,同时也可以说是一名水系魔法师,但如果只是水系魔法师,却不能使用冰系魔法,这就是为什么冰系魔法在大陆魔法界有着超过普通四系魔法地位的原因了。
  燕风赞叹道:“魔法真是神奇的东西,单是这治疗之法,就是武技所不能达到的。”
  念冰微笑道:“多谢燕兄相救,魔法虽然有魔法的好处,但武技也同样有着它的特点。”
  燕风此时哪里还有冷酷的样子,笑道:“客气什么,其实,我已经看出你有所准备了,但所谓关心则乱,还是忍不住出手,那疯女真是太疯狂了。竟然因为这么一点小事就要杀人。”
  念冰心中不妥的感觉越来越强,从燕风眼中,他已经看出了些什么,勉强一笑,道:“燕兄,我还有事,要先回魔法师工会了。”
  燕风有些不舍的道:“念兄,我们已经是朋友了,以后我能去魔法师工会看你么?哦,对了,你也可以叫我的小名。我,我小名叫菊花、燕菊花。”
  念冰全身一阵发冷,但他此时也无法拒绝刚刚救了自己的燕风,只得强忍着想呕吐的感觉颔首道:“当然可以,燕兄,那我们后会有期。”说完,他向燕风微微颔首,转身朝魔法师工会的方向而去。一边走,一边心中暗想,雪静啊雪静,你喜欢什么人不好,却偏偏喜欢上这么一个玻璃。想到这里,念冰不禁感觉到全身一阵发冷,今后千万不要再见到这位燕兄才好。
  一边向魔法师工会走着,念冰脑海中不断回荡着燕风在自己离去时那幽怨的目光,全身一阵发冷,撩起魔法师袍,发现皮肤上已经出现了一层鸡皮疙瘩。难怪那家伙会一见面就对自己与众不同,难怪他连雪静那样的美女都不稍加辞色,原来竟然有那种恶心的爱好。还好自己从他眼神中发现的早,否则,真要被缠上就麻烦了。很明显,那家伙的武技很高,除非自己用出冰雪女神的叹息加上冰火同源魔法,否则很难赢的了他。何况他也没有恶意,自己根本就无法向他出手,现在就希望他不会再来找自己,否则,要是被别人误会了,真是跳到天青河里也洗不清了。
  缓慢的在街道上走着,念冰心中很轻松,雪静的事终于解决了,虽然她可能很难接受,但至少自己替她挡了一刀,她就算再疯,也不会仇视自己了吧。
  急促的马蹄声突然响起,念冰赶忙向一旁让去,他现在走的这条街道并不算宽,要是被撞到,可就倒霉了。
  希津津两声长嘶,两匹骏马在念冰面前停了下来,他惊讶的发现,马的主人竟然是龙灵和师九。两人翻身下马,师九不满的道:“我说兄弟,你怎么连招呼都不打一声就走了。”
  念冰苦笑道:“那种情况我还能不走么?”
  龙灵原本温柔的目光中多了几分寒意,“念冰,我需要你解释一下和静静的事。”
  念冰苦笑道:“解释?容易的很。你应该也知道,是她让我假装成她男朋友与她一起前来赴会的。在没有加入魔法师工会前,我刚到冰雪城,人生地不熟的,在经过清风斋和大成轩的时候,本想先找份工作安顿下来,可谁知却被大成轩的那个什么三掌柜为难,雪静正好经过,惩罚了那掌柜一下,带我进清风斋,让我暂时劈柴。或许是因为我长的还可以吧,她才会选择我来装成她的男朋友。”
  龙灵一楞,道:“就这么简单?”
  念冰耸了耸肩,道:“就这么简单。不信你可以去问雪静。”
  龙灵秀眉微皱道:“让一名大魔法师劈柴,真是可笑。不过,既然静静当初帮了你,那你今天为什么会在宴会让她难堪呢?就为了她让你装扮成她的男朋友么?”
  念冰摇了摇头,道:“我对洛柔曾经说过,我只是想给雪静一个教训而已,她曾经对我的侮辱我可以忍受,但是,我不希望她永远这样下去,如此自以为是的疯女,总有一天会受到更大挫折的,与其如此,到不如我刺激她一下,更何况,你觉得我对她的刺激很强烈么?真正说出我是大魔法师的还是灵儿你啊!”
  龙灵楞了一下,仔细回想起来,念冰确实并没有做什么,他只是为洛柔切蛋糕,并陪洛柔跳了支舞而已,到是雪静,一发现念冰的真实身份,顿时大为震怒,骤然离场而去。想到这里,龙灵眼中的光芒顿时变得逐渐柔和起来,轻轻的点了点头,道:“那这么说起来,还真的不能怪你了。不过,我想知道,你有没有把雪静当成朋友看待过?”
第二十章 燕风的特殊嗜好(下)
  PS:有的书友说燕风有可能是女扮男装,这里我不否定也不肯定,不过,燕风的出现,只是为了今后
温馨提示: 读者阅读小说的同时,可以发表一下对小说的看法供其它小伙伴们参考哦,书评如果被采纳成精评,您就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奖励哦!书评禁止发布广告和违法内容,一经发现将永久删除帐号!


本站能保证所有电子书均为TXT格式电子书,100%无病毒读者可以放心在PC或手机上阅读。
第九书包网开放上传功能,拒绝任何形式的涉黄违法电子书,请网友自觉遵守网络秩序,一经发现将删除其帐号!
About us:第九书包网www.shubao9.com)为台湾现代派文学社思潮社旗下简体版中文小说电子书网站,为全球读者提供免费TXT电子书共享平台!
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TXT电子书均由读者自发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法,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