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冰火魔厨〗第18部分

诵记忆在自己脑海之中,然后就开始了对魔法阵的研究,卷轴的制作还在其次,卷轴毕竟是外物,就算做了再多的卷轴,也总有用完的一天,远远比不上自身的实力,魔法卷轴,其实只是个那些弱小的人使用的,真正的强者并不屑于此。他之所以如此刻苦的研究,那是因为,魔法阵或许就是开启冰火同源奥秘的关键啊!冰火同源的奥秘,才是念冰此是最大的兴趣所在。
  研究在继续,念冰并不知道,龙智为了支持他的研究,已经下令封锁了整个图书馆,除了灵儿可以给他送饭和侍侯他的起居以外,其他人一律不得入内。这个命令,是在龙智得知念冰研究出融合魔法后颁布的,在颁布命令的同时,他也下定决心,要不惜一切代价,将念冰留在工会之中,并不是要留他的人,而是要留住他的心,只有将他的心留下,冰月帝国魔法师工会才能变得更加强大。
  图书馆第三层明显与一、二层不同,一、二两层都有数十个大书架,而第三层只有四个,每个书架不过百余本书,而且大多数的书都已经显得很旧了。各系的魔法咒语从六阶的大范围魔法到九阶的单体魔法一应俱全,虽然现在他还用不上,但还是仔细的背了下来。
  “念冰。”龙灵的声音响起,使念冰从研究中清醒过来,连他自己也不知道在图书馆第三层这是第几天了。
  “灵儿,有事么?这几天你似乎来的少了吧。”念冰放下手中的书,微笑着道。
  龙灵微微一笑,道:“不是我来的少了,是你太专注,根本就没有注意过我。”
  念冰有些尴尬的一笑,“或许吧,自从进了图书馆以来,我确实对其他事务都注意的少了。灵儿,你找我有事么?”他知道,如果不是有特殊的事情,龙灵是不会打断自己的。
  龙灵微微一笑,道:“自然是有事了,有人到工会来找你。你要不要见一下?”
  念冰一楞,“找我?是谁啊!”难道是雪静或凤女?该不会是燕风那家伙吧。
  龙灵从念冰的古怪表情中看出他心中的意思,微笑道:“放心,不是燕风,他虽然后来又来过,却都被爸爸以你正在闭关冥想为由给打发了,后来也就没再来。原来,男人长的漂亮了,也是一种麻烦哦,嘻嘻。”
  念冰没好气的道:“不要用漂亮这个词来形容我。当然,你要用英俊潇洒、风流倜傥之类的,我不反对。”
  龙灵向念冰吐了吐舌头,“你想的美哦。是柔儿来找你了,我也不知道她有什么事。”
  洛柔?念冰这才记起那智慧超群的美女,自己似乎还与她有一个赌约吧,看来,进入图书馆已经有一个月的时间了。“既然是美丽的智慧之女来访,我又怎么能不见呢?”念冰自问自己没有留下过什么破绽,智女应该不会发现自己真实身份的才对。
  龙灵瞪了念冰一眼,目光中似乎多了几分幽怨,“柔儿早就定亲了,你是没机会的。”
  念冰哈哈一笑,道:“快去请她进来吧,你放心,像我这样的小人物,又怎么会有什么非份之想呢?”
  你真的是小人物么?龙灵心中升起一丝疑惑,没有再说什么,转身而去,一会儿的工夫,当脚步声再次响起时,一身素白色长裙的洛柔已经跟随着龙灵走了上来。白衣衬托着那蓝色的长发,以及那充满智慧的眼眸,看上去会令人发自内心的升起一丝纯净的感觉。比起那天的盛装,现在的洛柔别有几分淡雅的美感。
  洛柔一看到念冰,不禁楞了一下,扭头向旁边的龙灵问道:“灵儿,他是念冰?”
  龙灵笑道:“可不就是他么?才一个月不见,你就不认识了?”
  念冰下意识的看了看自己的身上,这才发现,身上的魔法袍早已满是褶皱,自己身上还散发着一股不太好的味道,摸摸脸上,胡子已经长长了许多,也难怪洛柔认不出自己了。一学起魔法来,自己真是什么都忘记了。尴尬的道:“不好意思,洛柔小姐,让你见笑了,我这样是不是显得很颓废。”
  洛柔掩口轻笑,道:“是有点,而且还有些憔悴,看来,最近这段时间你很辛苦啊!”
  龙灵道:“他不是很辛苦,而是太辛苦了,我都不明白是什么支持着他如此拼命,再这么下去,恐怕身体要跨的。可谁说他也不听,仿佛那些魔法书就是他老婆似的。”
  念冰苦笑道:“你们就别挖苦我了,我这就去清理一下还不行么?”
  洛柔微微一笑,道:“清理到无所谓,你应该还记得咱们之间的约定吧。”
  念冰眉头微皱道:“你真的有什么发现?”
第二十三章 融合魔法的卷轴(下)
  洛柔有些得意的道:“当然了,就算我没有任何发现,智女也是一个遵守诺言的人。我们单独谈谈吧。灵儿,不好意思,这件事我必须要单独和他说。”
  如果换了是雪静,说不定真要问出个究竟,但龙灵毕竟不同,温柔的天性使她柔顺的点了点头,道:“那就别在这里了,念冰,去你的宿舍吧,你也确实该清理一下自己了。哦,对了,爸爸本来想给你换成长老住的套间,但你一直在这里,就没换,等你结束图书馆的研究再说吧。”
  念冰微笑道:“无所谓,这些都只是身外之事而已,洛柔小姐,请。”
  念冰带着洛柔一个月以来第一次离开了图书馆,龙灵并没有跟来,只是向他们说了一声,就离开了。
  宿舍虽然已经有段时间没回来了,但依旧是那么清爽,念冰下意识的看了看自己留下的魔法烙印,藏起来的东西并没有人动过,请洛柔进屋,道:“你先坐一下,我去清理清理。”
  一个月没洗澡是什么滋味?念冰终于体会到了,这一清理,足足用了一个时辰的时间,当全身恢复清爽之时,他暗暗发誓,以后再也不能出这样的丑了,在美女们面前丢人,换做是谁都不会愉快的。
  晨露刀在念冰熟练的操作下刮掉了脸上的胡须,换上一身自己原本的粗布衣,走出了洗手间。
  等待了一个时辰的洛柔并没有不耐烦之色,看到念冰,她眼底不禁流露出一丝惊讶,此时的念冰虽然穿的是普通的粗布衣,但看上去却依旧是那么英俊,他的脸色显得有些苍白,显然是最近这段时间的疲惫所至,身上散发着沐浴后的清香,金色长发梳拢在脑后,与先前相比,简直就像变了一个人似的,虽然念冰并不是修炼武技的,但他身材修长,肩宽背阔,配上那异常英俊的面容,确实有着不小的杀伤力,连一向自恃心志坚定的洛柔,心中都不禁微微一颤。
  念冰走到洛柔身旁的沙发处坐了下来,长出口气,道:“好舒服啊!洛柔小姐,有什么事你现在可以说了。如果你是来认输的,那么,我是不是可以要求你一件事呢?”
  洛柔虽然略微失态,但很快就恢复过来,微微一笑,道:“不,我是来收取自己应得的胜利果实的。”
  念冰靠在沙发的扶手上,平静的看着洛柔,做出一个请的手势,道:“我到想听听,我们的智慧之女究竟查到了什么。”
  洛柔自信的一笑,站起身,走到房间中央停了下来,背对着念冰道:“魔杀使三个字够不够?”
  听到魔杀使三个字,念冰险些从沙发上跳起来,心跳急剧加速,他虽然早已将洛柔看的很高了,但还是没想到,她居然能查到这些。几秒的沉默后,他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平静一些,“理由呢?”
  洛柔转过身,微笑的看着念冰,眼中闪烁着睿智的光芒,“理由很多。我不得不承认,你是我遇到的最大敌手,在这种情况下还能保持冷静,已经证明了你并不是一个简单的人。本来我也没想到你会是杀手。但是,当我在清风斋了解到你晚上经常不在柴房的时候,我就起了疑心。经过大胆的猜测,仔细的推断,我几乎可以肯定,你就是那个杀了廖三的魔杀使。”
  念冰此时心情反到平静下来,因为他想到,就算洛柔猜到了一切,她能单独来找自己,很显然,并没有将事情说出去,这样就已经足够了,至少他还有迂回的余地,“请继续。”
  洛柔微微一笑,道:“首先,我问过静静,她把当初如何与你认识的事仔细的跟我说了一遍。你们认识的起因就是因为廖三,这没错吧。而且,廖三曾经非常严重的侮辱过你。这就是仇恨的根源。”
  念冰淡然一笑,道:“廖三有癞皮狗之称,与他有仇的人多了,比我仇恨深的人就更多了。仅凭这一点,你就说我是魔杀使么?未免太武断了吧。”
  洛柔微笑道:“当然不止这一点,在廖三出事的那天晚上,你恐怕没有任何不在场证据吧。我问过静静,也问过灵儿了,在那个时候,你并没有出现在清风斋或者魔法师工会任何一个地方。准确的说,你应该是从魔法师工会离开后,在回清风斋之前向廖三下的手。另外,据我调查,廖三真正的死因是冰系魔法,而后来冰雪女神祭祀查证过所有魔法师工会中的冰系魔法师,他们却都能说明自己当时在其他的地方。我听灵儿说过,你的魔法控制力极强,更有着冰系大魔法师的实力,也只有你,能够杀掉廖三了。综合这几点,再加上我的直觉,我可以很明确的认定,你就是那个杀了廖三的魔杀使。当然,你可能还有一名擅长火系魔法的同伴,至于他是谁,我就实在查不到了。”
  念冰微微一笑,道:“智女毕竟不是神,你不觉得自己这些理由很牵强么?更多的是你的主观认识而已。仅凭这些理由,你是无法有效的证明我是魔杀使的,否则,龙会长也同样能查到这些,他早来找我算帐了。”
  洛柔看着滴水不进的念冰,眼中不禁流露出一丝犹豫,“不错,这些都只是我的猜测,并没有人证和物证,不过,我的直觉肯定的告诉我,那个人就是你。”
  念冰微微一笑,道:“不得不承认,洛柔小姐很聪明,但是,我们之间的赌约你已经输了。”
  洛柔眉头微皱,道:“难道,你不承认自己就是魔杀使么?你大可以放心,那廖三本就不是什么好东西,就算你承认了自己是魔杀使,我也不会把你如何的。更不会把这件事告诉别人。”
  念冰摇了摇头,道:“我从来没有担心过这一点,首先,我信的过智女小姐,其次,就算你真的说出去,恐怕也没人肯信。哪怕龙智会长明知道你说的是真的,他也一定会为我开脱的,在你来找我之前,灵儿应该已经告诉你我现在对工会的重要性了吧。坦白的说,你的猜测虽然缺乏证据,但确实是正确的,不错,我就是杀了廖三的魔杀使,我做事从不会留尾巴,虽然你猜到了,但却绝对无法证实。”
  洛柔笑了,动人的娇颜湛放出夺目的光彩,“好啊!真的是你,你现在已经承认了,我们是不是该考虑一下,你该如何履行自己的赌约呢?”
  念冰也笑了,“不,当然不。我刚才说过了,虽然你猜到了,但是,赌约你却输了。”
  洛柔脸色微变,道:“你是什么意思?就因为我没有证据,就说我输么?我们当初赌的可是猜出你的职业,我已经猜出来了,作为一个男人,你不会耍赖吧。”
  念冰哈哈一笑,“笑话,就算我不是什么好人,但耍赖之事还不屑为之,赢就是赢,输就是输,愿赌服输的道理我懂。我之所以说你输了,是因为你根本就猜错了我的职业。杀手,并不是我真正的职业,只不过是兴之所至,看那廖三不顺眼而已。当然,魔法师也不是。”
  洛柔完全呆住了,她从念冰的目光中看出,念冰并没有说谎,他那庞大的自信是无法假装的,“不,我不相信,我不相信。如果你不是专职的魔法师或者杀手,又怎么会有现在的成就呢?你是最年轻的大魔法师啊!”
  念冰眼中流露出一丝慑人的光彩,淡然道:“是时候该解决一些事了。洛柔小姐,我会用行动告诉你,我真正的职业是什么。请跟我来吧。”说着,他转身想门的方向走去。
  刚走到门口,敲门声突然响起,念冰打开门,只见龙灵捧着一件崭新的冰系魔法师袍俏生生的站在门外,一看到念冰,不禁微笑道:“你们谈的怎么样了?这个给你,换上吧。”
  念冰将衣服接入手中,看着龙灵那柔和的目光,心中不禁微微一荡,如果能娶得这么一位妻子,也是幸运了。念头产生的快,消失的更快,微一犹豫,他立刻恢复了正常,“我们已经谈完了,正准备出去呢,灵儿,你也一起吧。”
  龙灵微微一笑,道:“我?不会影响你们么?”
  念冰摇了摇头,道:“当然不会,我们都是朋友嘛,你们等一下,我去换衣服。”
  一会儿的工夫,当念冰再次走出洗手间时,他已经又变成了一位冰系的大魔法师,龙灵看着重新恢复了英俊的他,不禁抱以善意的一笑,而一旁的洛柔则低头不语,似乎在想着什么。“两位漂亮的小姐,我们可以出发了。”
  龙灵好奇的问道:“我们要去哪里呢?”
  念冰神秘的一笑,道:“去一个你熟悉的地方,灵儿,你不想知道我是干什么的吗?”
  龙灵楞了一下,道:“你?你不是魔法师么?难道你还有什么副业不成?”
  念冰摇了摇头,道:“不,你错了,魔法师才是我的副业,走吧,灵儿小姐、柔儿小姐。”
  洛柔听念冰第一次叫自己柔儿,心中不禁升起一丝异样,抬头看了他一眼,道:“好,我到要看看,你用什么来证明。咱们走。”
  出了魔法师工会大门,洛柔问道:“去的地方远不远?你打算怎么带我们去?”
  念冰楞了一下,道:“不近吧,在城中央的位置。”
  洛柔瞪大了眼睛看着他,道:“你不会是想让我们跟你走着过去吧。喂,我们可是淑女哦,真是服了你了。”一边说着,她走到街边,招了下手,念冰顺着她招手的方向看去,只见一辆豪华马车飞快的驶了过来,四匹白色的高头大马不禁令他想起了往事,是啊,人家堂堂的伯爵小姐,正是应该有马车才对,这下到好,省得走路了。
  洛柔回身道:“上车吧,真是搞不懂你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听着她怪异的话语,念冰只是微微一笑,三人一起蹬上了马车。
  马车中散发着淡淡的香气,垫子很软,坐上去非常舒服,洛柔向念冰道:“究竟去什么地方,你总要给车夫一个准确的地址吧。”
  微微一笑,念冰道:“先向城中央前进,到了地方你们自然就知道了。”
  马车飞快的前进着,有着伯爵府贵族标志的马车在城中飞驰,路人看到无不闪躲,几乎没有什么耽搁,只用了小半个时辰的工夫,就带着念冰三人来到了冰雪城中央最繁华的地段。
  一路上,念冰一句话也没有说,坐在那里闭目养神,龙灵惊讶的发现,他竟然是在进行冥想,心中没来由的一痛,这些日子以来,他确实是太累了。
  “喂,醒醒。”洛柔有些不满的推了一下闭着眼睛的念冰。
  念冰睁开眼睛,撩起车帘向外面看了一眼,道:“好了,就停在这里吧,两位小姐,我们该下车了。”
  就算洛柔再聪明,现在也闹不清念冰葫芦里究竟卖的什么药,皱着眉头和龙灵先后随着念冰下车,向周围看去,这正是冰雪城中央大街。
  念冰指了指路旁最显眼的招牌之一,道:“走吧,这就是我们的目的地。”
  那块招牌龙灵和洛柔再熟悉不过了,正是冰雪城最有名的饭店之一,清风斋。
  洛柔神色不善的看着念冰道:“你不会告诉我,你真正的职业就是劈柴吧。如果是那样,我想,我不用进去了,跟一个不遵守自己赌约的人在一起,我会觉得丢人。”
  念冰看着洛柔的眼眸,分毫不让,两人同样蓝色的眼眸中,各自流露出自信的光彩,就那么对视着,洛柔的精神力自然不能和一直修炼魔法的念冰相比,很快败下阵来,“喂,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到是说啊!”
第二十四章 九青神龙冰云隐(上)
  念冰淡然一笑,道:“柔儿小姐,你只要记得,你输给我一个条件就行了,走,我们进去吧。”
  换了一身魔法师袍的念冰与以前大不相同,清风斋门口的服务人员根本就没认出他来,但这些服务员自然是认得龙灵和洛柔的,赶忙上前,恭敬的道:“二位小姐来了,你们是来找我们小姐的么?”
  龙灵楞了一下,目光投向念冰,念冰道:“也叫上雪静小姐吧,该解决的一次都解决好了,也省得她继续误会我什么。”
  龙灵点了点头,道:“那我们进去吧。”三人跟随着服务生一直走入清风斋大厅,与大成轩比起来,这个大厅显得小了很多,但布置很别致,到处都是以木雕而成的装饰品,连桌椅都不例外,完全是用特殊的木材雕刻而成,整个大厅中散发着一股淡淡的清香,轻柔的音乐从一块幔布后传来,似乎是琴声,曼妙的乐曲很轻,绝不会有吵闹的感觉。
  念冰不禁心中暗赞,他还是第一次来到这个大厅之中,心中想到,清风斋能够成名果然非幸运所至,这里布置的每一个细节都是经过深思熟虑的成果。
  念冰向那服务生道:“麻烦你请雪静小姐出来。我们有事找她。”
  服务生疑惑的看了念冰一眼,他现在才发觉,这个男人看上去有些眼熟,但又实在想不起在什么地方见过了。他自然是见过念冰的,不过,劈柴时的念冰,不论在装束还是气质上,又怎么能和现在相比呢?服务生不确定的看想龙灵二女,智女洛柔向他点了点头,道:“去吧,告诉静静,就说我和灵儿都来了,让她快一点出来。”
  洛柔实在有些迫不及待的想知道念冰究竟搞什么把戏,看着念冰自信的样子,她心中突然有种期待,在冰雪城中能让她惊讶的事情毕竟太少了,她一向以运筹帷幄,决胜千里而闻名,但是,自从念冰出现以后,带给她的惊讶却越来越多,几乎没有一刻停止过,不论是送她那块作为生日礼物的冰激凌蛋糕,还是后来调查出的魔杀使事件,都让她对念冰这个人充满了好奇,就在她以为已经充分认识了这个人的时候,这个人却突然告诉她,她所认知的一切全部都是错误的,此时她的心情极为复杂,非常想探知个究竟。
  服务生去了,念冰拉过一张椅子坐了下来,向二女做个请的手势,微笑道:“怎么?两位不坐一会儿么?”
  龙灵微笑道:“都坐一路了,我站会儿就好,我以前曾经听妈妈说,女孩子老坐着,会影响身材的。”
  洛柔走到念冰身旁,弯下腰,在他旁边耳语道:“静静满上就要出来了,你想好怎么收场没有?”
  念冰淡然一笑,道:“当然想好了,智女小姐,我听说你已经订婚了,你离我这么近,不怕别人误会么?”
  洛柔一楞,目光落向一旁的龙灵身上,“你跟他说的么?好哇,灵儿,你不是吃醋了吧。”
  龙灵一听这话,顿时俏脸大红,“柔儿你别乱说,我和念冰只是朋友而已,又怎么会吃醋,我只是告诉他事实而已,避免他做出什么过分的事来。”
  念冰哈哈一笑,道:“不会,不会,我这人一向有自知之明的,灵儿怎么会如此误会呢?”
  龙灵白了他一眼,道:“误会?恐怕不是吧,我明明记得某人那天送了一个生日礼物给人家,还不让我们吃呢。”她说话的样子,完全是像在对自己的男友娇嗔,美眸中眼波流转,看的一旁的服务人员们一个个都陷入呆滞之中。
  念冰心中暗道,看样子,龙灵确实对自己有些好感啊!恐怕这冰雪城自己不能待的时间太长了。洛柔扑哧一笑,道:“还说不是吃醋呢,你看你的样子哦。”
  龙灵大羞,刚要反驳,却听一个清脆的声音传来,“灵儿,柔儿,你们都来拉,我正烦着不知道该干什么好呢,太好了,既然你们都来了,就让明叔叔给咱们做点好的吃,只要我去磨他,他一定会同意的。”
  红色的身影随声音而至,念冰突然发现,还是红颜色最适合雪静,穿上红色的衣裙,她就像一团热情的火,可以融化一切似的。
  由于龙灵和洛柔都站在念冰身前,挡住了他大半个身子,所以雪静并没有注意到他,来到二女身前,她惊讶的看着龙灵道:“灵儿,你这是怎么了,脸怎么这么红啊!不是病了吧。”
  一旁的洛柔听到雪静的问话顿时大笑出声,窘的龙灵恨不得有个地缝钻进去才好。
  念冰站起身,适时为龙灵解围,“雪静小姐,我们又见面了。”
  身材高大的念冰一站起来,顿时吸引了雪静的注目,看到他,雪静脸色顿时大变,冷声道:“是你?谁让你又进我们清风斋的,我们这样的小庙养不了您这样的大神,请出去吧,我们不欢迎你。”
  念冰并没有介意,淡然一笑,道:“雪静小姐不要误会,今天就算我是这里的一位客人吧,既然清风斋是开门做生意的,那么,我想你们也没有理由拒绝一位魔法师客人,不是么?”
  雪静哼了一声,刚要说什么,洛柔赶忙道:“静静,以前的事你就不要计较了,今天我们跟他到你这里来,是想看他怎么出丑的,算给我个面子,好不好?”
  雪静楞了一下,疑惑的道:“怎么回事?”
  念冰道:“雪静小姐,我想,你一定很想知道当初我为什么要到大成轩去,后来有来了清风斋砍柴的吧,以我魔法师的身份,根本没必要这样做,但我却真的这么做了。”
  听了这话,雪静和龙灵还没有什么感觉,一旁的洛柔顿时心跳加速,是啊!像他这样的聪明人根本不可能做些无谓的事,他既然进入清风斋砍柴,自然有他的道理,绝不会是为了魔杀使的事隐瞒身份那么简单。想到这里,洛柔第一次感觉到,自己与念冰之间的赌约恐怕要输了。
  雪静冷哼一声,道:“像你这样的人,来到我们清风斋恐怕也没安什么好心,我哪里知道你脑子哪儿出了问题,非要去砍柴,好好的魔法师不做,我看,你不是傻子就是神经病。”
  念冰淡然道:“不错,我来清风斋确实是有用意的,但却不并不是什么坏心。你们都很想知道是为什么吧,很容易,我现在就告诉你们,用行动来告诉你们。雪静小姐,请你将明元师傅请出来好么?其实,我来到清风斋主要是为了他。”
  雪静楞了一下,道:“为了明叔叔?”她怎么也没想到,念冰居然会给出这样一个答案。
  念冰微微一笑,道:“正是如此,只要你将明师傅请出来,一切自然都会明了的。”
  雪静想了想,道:“好,那你等着,我到要看看,你与明叔叔之间有什么关系。他可并不认识你的。”说完,像一团红云般朝后面跑去。
  念冰向一旁的服务生道:“清风斋是冰雪城最好的饭店之一,我想,你们这里各种餐具一应俱全吧,请你给我拿一个直径一米的大盘子来,盘底要平,同时,再拿九条黄瓜,三节甘蔗,谢谢。至于最后多少钱,我会算给你的。”
  服务生虽然看到念冰与雪静之间似乎有矛盾,但他毕竟是龙灵和洛柔带来的,也没有多说什么,立刻下去准备了。
  龙灵惊讶的道:“念冰,你要盘子干什么?还有黄瓜。难道你要请明叔叔当众作饭给我们吃么?那是不可能的啊,明叔叔的技艺是绝对不能外泄的。”
  念冰叹息一声,道:“有什么不能外泻的,如果别人能学的了,那也是一项本事了,就是因为敝帚自珍,上古时代不知道有多少好东西都没有传下来。灵儿,少安毋躁,等着看吧。”
  一会儿的工夫,到是明元与雪静先出来了,雪静走到念冰身旁,道:“明叔叔已经出来了,现在你可以说,为什么你到清风斋是找明叔叔的了吧。”一边说着,她眼中流露出讥讽之色,“应该不是为了拜明叔叔为师吧?”
  念冰淡然一笑,道:“有什么不可以么?所谓达者为师。明师傅,不知道您还记不记得那天我所说的口诀。”
  明元从一出来看到魔法师装束的念冰时,就有些发楞,当念冰向他发问,他才看出,眼前这名身穿大魔法师装束的青年,正是那天看自己制作金香圈的劈柴工,疑惑的道:“你,你怎么成了魔法师了?那天因为城里出了事,我一直没顾的上,后来再找你时,你已经离开了清风斋,我确实很奇怪,你是如何得知金香圈制作诀窍的,那是我师傅一代一代传下来的,这个秘诀外人根本不可能知道。所以,虽然别的地方也有金香圈卖,却很不正宗,比我们清风斋的金香圈要差的远了。”
  念冰微笑道:“口诀自然是师傅传下来的,明师傅,您很快就会明白了。”此时,先前去拿东西的服务生已经回来了。手中捧着一个大盘子走到念冰身旁。
  念冰伸出右手,稳定的接出盘子,放在旁边的一张方桌上,直径一米的大盘子几乎将整个桌子占满,念冰微微一笑,道:“现在,答案可以揭晓了,明师傅,在厨艺界同样有着拳不离手,曲不离口一说,您的身上,一定带着自己最得意的刀具吧,我想借来一用。”
  明元脸色一变,冷声道:“不行,对于厨师来说,刀就是生命,这点与武人并没有什么区别。”
  念冰依旧脸带微笑,“是这样么?我想,您的师傅应该告诉过您,当初曾经有一个人在他最危机的时候帮过他一把,并传授给他三大绝技,才使他能够得到厨中仙的美誉。”
  听了这话,明元顿时大惊,“你怎么知道?”他的声音已经有些变了,要知道,这件事极为秘密,他师傅只告诉过他一个人。
  念冰微微一笑,道:“因为,当初帮助过令师之人,就是家师。”
  明元全身剧震,“你,你是鬼……”
  念冰阻止明元再说下去,伸出手道:“借刀一用,可以么?明师傅。”
  明元眼中流露出一丝恭敬之色,看了看盘子中的黄瓜和甘蔗,点了点头,道:“当然可以。”手在怀中一摸,顿时,一并长约尺二的尖刀已经跳入手中,除了念冰以外,在场的众人,没有一个看出刀是从明元身上什么地方出来的。
  念冰接刀入手,看着刀刃上流转的淡淡青光,赞道:“好到,这想必就是当初厨中仙前辈的那柄宝刀仙斩了,据说,此刀曾经在刹那间将一头整牛从中刨开,而滴血不沾,确实是一柄好刀啊!”
  明元垂手而立,道:“不敢,这柄到在尊师的正阳面前,最多也只能算是一个陪衬吧。”由于念冰说出了当初的秘密,他对念冰的身份没有丝毫怀疑,因为,那金香圈的口诀,正是他师傅当初告诉那位恩人的。
  念冰微微一笑,看了一眼周围陷入呆滞状态的三女,微笑道:“我要开始了,现在虽然天气已经逐渐转凉,但暑气却仍然存在着,今天,我就为三位小姐上一道清凉的菜肴,希望你们能够喜欢,请向后退一点,谢谢。”
第二十四章 九青神龙冰云隐(下)
  此时,即使是脑子最直的雪静也已经看出了念冰的不一般,她对明元再熟悉不过了,当初,他父亲为了请明元到清风斋来主厨,不知道耗费了多少唇舌,明元虽然名义上只是厨师长,但在整个清风斋中有着超然的地位,即使是父亲雪极见到他时也是非常尊敬的,一直以兄弟相称,她还是第一次看到明元脸上有恭敬这种表情出现,而使这种表情出现的人,正是面前这个身份神秘的念冰,让自己心乱如麻的念冰。
  念冰动了,从旁边的桌子上拿起几根筷子,整齐的码放在桌子的脚落上,再将大盘子中的黄瓜和甘蔗一一拿出,放在筷子上,用意很明显,是不希望材料上沾染到灰尘。最后,他手中只剩下一条黄瓜。
  念冰左手捏着黄瓜的尾部缓缓抬起,服务生所拿来的九条黄瓜虽然重量上满足了念冰的要求,但形状却各不相同,念冰看着黄瓜,他似乎已经忘记了周围的一切,眼中只有那条碧绿的黄瓜而已。右手握着明元的刀,保持静止状态。
  雪静看念冰怪异的站在那里,不禁有些不耐,刚想说些什么,却被明元制止了,明元向雪静摇了摇头,示意她不要惊扰到念冰,然后自己却聚精会神的看着念冰的手,等待着心中期待的情景出现。
  终于,念冰动了,准确的说,是他的右手动了,左手稳如磐石般依旧捏着那条黄瓜的尾部,右手的刀带起一道淡淡的青光,轻轻的切入黄瓜头部向下两寸处,这是第一刀。
  雪静差点笑出声来,看了半天,原来就是一到切在黄瓜上而已,她极力捂着自己的嘴,才没有笑出声来。但是,她很快就笑不出来了,因为念冰的手腕微微一翻,又是一刀,这一刀,斩在先前那一刀的下面,一片薄如纸的黄瓜片出现了,最奇特的是,这片黄瓜分别与上下相连,只有细微的一点,按照常理来看,下面的黄瓜头重量应该完全可以将它坠断了,但事实上,它们却依然连着。
  明元下意识的惊呼道:“藕断丝连刀法,好刀法啊!”说出这句话,他赶忙捂住自己的嘴,但眼中兴奋的光芒确是无法掩饰的,作为一名顶级厨师,还有什么比看到自己想象中厨艺更完美的事情呢?
  念冰根本就没有听到明元的声音,他的精神已经完全停留在那根黄瓜上了,刀再动,只不过,已经不是先前那缓慢的两刀了,刀如雪,手腕仿佛在空中飞舞一般,连明元的眼力都无法看清念冰究竟做了什么,只见那条黄瓜缓缓下坠,每一片都是那样
温馨提示: 读者阅读小说的同时,可以发表一下对小说的看法供其它小伙伴们参考哦,书评如果被采纳成精评,您就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奖励哦!书评禁止发布广告和违法内容,一经发现将永久删除帐号!


本站能保证所有电子书均为TXT格式电子书,100%无病毒读者可以放心在PC或手机上阅读。
第九书包网开放上传功能,拒绝任何形式的涉黄违法电子书,请网友自觉遵守网络秩序,一经发现将删除其帐号!
About us:第九书包网www.shubao9.com)为台湾现代派文学社思潮社旗下简体版中文小说电子书网站,为全球读者提供免费TXT电子书共享平台!
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TXT电子书均由读者自发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法,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