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冰火魔厨〗第7部分

们到达迷失的彼岸。——暴风雪。”大道无人,念冰念起了大范围冰系法术,周围的空气顿时变得寒冷起来,在蓝色魔法力的作用下,通过冰雪女神之石,迸发出庞大的魔法效应,风与雪,交加而来,使魔法力覆盖范围内变成了一片冰雪的海洋,微微一笑,念冰的身体动了,飞快的动了,晨露刀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跳入他手中,淡淡的蓝色光芒包裹着他的身体,跟随暴风雪而动,飘飞而起,飞的虽然不高,但速度却是奇快无比,眨眼间,已经消失在大道的尽头。
第八章 正阳刀(下)
  ……
  冰神塔。
  “又是冰雪女神之石的气息么?这么多年了,终于再次出现,这一次,我不会再让你从我的掌握中逃脱,不论是谁拿着冰雪女神之石,都已经触犯了冰雪女神的尊严,结果只能有一个,那就是死。”
  伟大的冰雪女神祭祀、神降师冰雪神女,悄然离开了冰神塔,独自一人踏上了寻找冰雪女神之石的路途。
  ……
  使用了一次暴风雪,是念冰将前进的时间大大缩短,当他脚踏实地之时,悲伤的心情已经在冰冷的魔法中舒缓了一些。远远的,高大的冰雪城墙已经在望。虽然这些年,每年都要来这里采购一些东西,但除了第一次到此时拜会过神铸师华天以外,每次来他和查极都只是在北城门附近活动,采购完必要的东西就会立刻返回桃花林。
  这次不一样了,自己已经没有可以回去的路,念冰深吸口气,坚定的,一步步向冰雪城走去。
  入城,依旧如以前一般轻易,很快他就走入了城中,两旁的景物依旧未遍,只有几家店铺换了主人。师傅说过,让自己先去找华天前辈,既然如此,就先到那里去吧。新得了正阳刀,它是火属性的,说不定自己的火焰神之石还可以镶嵌其上呢,如果是那样,自己就将拥有两柄绝世神刃,将来做菜时,也能更好施展一些。
  一边想着,念冰凭借着当初的记忆,朝水火铁器店的方向走去。上一次来毕竟是在黑暗中穿街绕巷,这一寻找起来,念冰可为难了,足足找了一上午,都没有发现准确的方位。
  突然,他心中一动,想起上次来时曾经看到一个很大的武器店,名字似乎叫什么宝器轩,只要找到那里,说不定自己就能找到水货铁器铺了吧。水货铁器铺或许没人认得,但那个大的武器店宝器轩总会有人知道。想到这里,他立刻行动,果然如他所料,询问了几人后,终于找到了确切的方位,当他来到当初所见的宝器轩时,脑海中对方位的记忆顿时清晰起来,加快步伐,七转八绕,很快就找到了自己的目的地。
  门,依旧是那么破败,与七年前相比,一点变化也没有,那块牌子也还在那里,只是上面的尘土似乎又多了几分。念冰想起当初华天的样子,不禁微微一笑,上前在门上敲了几下,朗声道:“华天前辈,您在么?”
  门内并没有响动,念冰等了一会儿,才再次呼唤,正当他以为房内没人时,破败的门突然开了,一张俏脸从门后探了出来,“你,你找我师傅么?”
  念冰可以发誓,这是他有生以来听到过的最美妙的声音,那是一个女孩子,看样子和自己年纪相差不多,因为身体外探,粉红色的长发飘散下垂,一双蓝色大眼睛中流露着三分惊讶和七分羞涩,看着自己,似乎有些害怕似的。
第九章 凤女·离天剑(上)
  念冰毕竟多年修炼魔法,精神力已经强大到了一定程度,咳嗽一声,以掩饰自己的尴尬,道:“姑娘,你好,我是来找华天前辈的,他在么?”
  少女上下打量了念冰几眼,有些疑惑的道:“你是什么人?找他干什么?”
  念冰听了少女的问话,不禁想起了自己的师傅,轻叹道:“我是奉我师傅的遗命而来,特地拜会华天前辈的。”
  少女依旧不相信念冰,追问道:“你师傅是谁?”
  念冰眉头微皱,道:“徒弟不应提师傅名讳,我师傅以前有个外号,名叫鬼厨。”
  听了鬼厨二字,少女惊啊一声,将门打开,从里面走了出来,念冰此时才能完全看清她的样子。她穿着一身蓝色的衣裤,除了头部以外,全身都在衣物的包裹之中,衣领很高,护住脖子,玲珑的身段凹凸有致,一双漂亮的蓝色大眼睛正一瞬不瞬的看着自己,她那双眼睛的蓝与自己不同,自己是深邃的大海之蓝,而她则是澄澈的碧空之蓝,目光中没有半点杂质。念冰惊讶的发现,少女的身材极高,以自己超过普通人不少的身高,竟然只比她高小半个头而已,她那双修长的大腿在长裤笼罩之中,给人一种惊心动魄的美感。
  少女看出念冰在打量自己,俏脸上羞涩之意更盛,试探着问道:“你,你是查前辈的弟子么?你刚才说遗命,难道,难道查前辈已经……”
  念冰黯然颔首,道:“我师傅刚刚去世了,姑娘,华天前辈在么?”
  少女有些疑惑的看着念冰,道:“你说的华天前辈是我师傅,但是,我听我师傅说过,查前辈只有一名弟子,是个胖子,可是,你并不胖啊!而且我师傅说过,查前辈身体很好,怎么会轻易死了呢?”
  念冰看着少女认真的样子,因为查极之死而产生的悲伤竟然淡了几分,失笑道:“人有旦夕祸福,谁又能说自己肯定能活多久呢?怎么,你以为我是骗子么?上一次华天前辈见到我的时候我才只有十一岁,那已经是七年以前了,那时候胖,不代表长大以后一样要胖,我就是你口中的那个胖子没错。”
  少女眼中闪过一道冷光,坚持道:“除非你取出能够证明你身份的东西,否则,我不会让你见我师傅的。”
  念冰无奈的道:“记得上回来时,华天前辈好象还没有收徒弟,既然你要证明,那就看看这个吧。”一边说着,他伸手入怀,取出了当初由华天加工而成的晨露刀。
  少女看到晨露刀,眼中顿时光芒大放,一把将刀接过,轻轻的抚摸着那似乎是锈迹的刀鞘,感受着刀鞘内的阵阵寒意,喃喃的道:“没错,没错,就是它,就是它啊!晨露刀。”她的手移到刀柄处的宝石处,摸到那散发着冰凉气息的菱形宝石,她已经信了几分。
  念冰看着少女手中的宝刃,道:“我叫它冰雪女神的叹息。”
  少女一楞,道:“好美的名字,不过听起来有些凄凉,为什么要这么叫呢?”
  念冰微微一笑,道:“这个我不能告诉你,算是我自己的秘密吧。美丽的小姐,现在你可以带我去见华天前辈了吧。”
  少女点了点头,紧握晨露刀向里走去,“跟我来吧。”
  念冰跟随着少女走入水货铁器铺的院子,这里依旧像上次时那么空荡,那炉子在院子中央摆放着,旁边还有些其他的东西,看上去似乎是助燃之物。
  少女带着念冰向里面的房间走去,这次是白天,念冰更能清楚的看到那两间平房表面的破败,似乎随时都有倒塌的危险似的。少女走到房门口处突然停了下来,扭头看向念冰,道:“请进吧。”说完,她将门推开,冲念冰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念冰看着少女澄澈的蓝眸,不知道为什么,心中升起一丝强烈的信任,没有任何怀疑,大步走入了房间之内。
  “啊!”念冰惊呼一声,刚进入房间,他的脚步就停住了。房间中只有一扇窗户,天光透过窗户给着阴暗的房屋中带来几分明亮。念冰看到的,是在柜台上摆着的一块牌子,那分明是一块灵牌,上面写着:“恩师华天之灵位。”
  猛的转过身,念冰目光看向少女,“华天前辈死了?”
  少女眼圈内水影朦胧,“是的,两年前,师傅就已弃我而去。”
  念冰闭了下眼睛,心中的悲伤再次被调起,重新面对华天的牌位,走上前,双手垂于身体两旁,恭敬的向那灵位接连三鞠躬。“前辈,没想到当日一别,竟无再见之日,愿前辈在天之灵早些安息吧。我师傅也去了天堂,或许,您见到他时,还能让他为您做些美食。”
  少女一直在背后看着念冰,见他对华天如此尊重,心中不禁增加了几分好感,走到念冰身旁,道:“师傅的人虽已经去了,但他的精神还在。他永远都活在我心中。五年教导之恩,我永不敢忘,可惜,师傅连让我多侍奉他些时日的机会都没有给。”
  念冰深深一叹,“人总有一死,谁也控制不了自己的寿命,华天前辈如此,我师傅也是如此,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轮到我身上吧。”
  少女看着念冰眼中远与他年纪不符的深邃,蓝色的眼眸中闪过一道淡淡的红光,“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
  念冰从自己的思索中清醒过来,“啊!那是我施礼了,我叫念冰。姑娘,你呢?”
  少女喃喃的念叨着,“念冰,念冰,这个名字听起来回味很深,我叫凤女。”
  念冰赞道:“果然如人间彩凤,姑娘人如其名。真没想到,七年前第一次来此时,师傅和华天前辈还相互取笑。可如今一切却都变了,他们已经不在,却只剩下你与我。男女共处一室有些不妥,既然华天前辈已经去了,那我也告辞了。凤女姑娘,以后有缘再见吧。”
  凤女看着念冰从自己手中拿过晨露刀向外走去,她突然叫道:“等一下。”
  念冰回首看去,“凤女姑娘,还有什么事么?”
  凤女脸上流露出一丝淡淡的红晕,幸好房间内光线并不充足,所以不容易发觉,“我,我只是想问你,这次来找我师傅,是不是有什么事?”
  念冰心想,凤女既然是华天的徒弟,说不定她也能帮上自己,想到这里,他从怀中取出正阳刀递了过去。“这柄刀姑娘应该也听华天前辈讲过,当初,这曾经是华天前辈最得意的作品。”
  凤女不用看,只是手一搭上刀柄,眼中顿时光芒大放,甚至比刚才拿着晨露刀时还要明亮几分,“正阳,是正阳刀么?”
  念冰点了点头,道:“正是正阳刀,师傅在临终之前,将他最心爱的伙伴传给我。我一直将它带在身上。这次我来找华天前辈,除了来看看他,还有一件事就是为了这正阳刀。正阳刀虽好,但与晨露刀始终有着差距,而这差距就是因为它没有真正属于自己的灵魂。火龙角虽然是稀世珍品,但它并没有火龙的灵魂存在,所以,我想给这柄正阳刀附着上一个灵魂,如果是那样,它一定能够成为不逊色于晨露的宝刀。”
  凤女目光灼灼的看着念冰,“你的意思是说,在你手上还有着一颗不次于那冰石的火属性宝石么?”
  念冰微微一笑,探手入怀,将火焰神之石掏了出来,那火焰形态的宝石散发着淡淡红光,它一出现,连房间内的空气似乎都变得有些躁动了。
第九章 凤女·离天剑(中)
  凤女惊呼一声,从念冰手中拿过火焰神之石,她的身体竟然在微微的颤抖着,突然,一团火光从她身上骤然腾起,原本粉红色的长发瞬间变成了艳丽的正红色,连那蓝色的眼眸也渲染上一层淡淡的红芒,灼热的火气扑面而来,使念冰不得不竖起手中晨露刀,拇指轻挑,让晨露微微出鞘,青蓝色的光芒流转而出,淡淡的寒意护在念冰身前,使他不至于被灼热的气流所伤。
  红光渐渐收敛,凤女又恢复成常态,复杂的光芒从眼中一闪而过,“好一块极品火石,如果将它镶嵌在正阳刀上,确实可以将刀的品质大大提升。师傅虽然不在了,但如果你信的过我,我愿意尝试着帮你将它镶嵌在正阳刀上。”
  看着凤女澄澈的目光,念冰心头莫名一跳,险些冲口答应,但是,他马上就冷静下来,因为先前的火光让他清晰的感觉到,面前这个美丽的女孩子绝不像她表面上这样简单。犹豫了一下,道:“凤女姑娘,我想知道华天前辈是怎么死的。你能告诉我么?”火焰神之石是他父亲留给他的,绝不能因为自己一时被美色所迷惑而出现任何问题。当初,正是为了这颗宝石,父亲才与家族闹翻,自己一定要小心行事。
  凤女深深的看了念冰一眼,“我今年十七岁,出生于朗木帝国,我的父母只是平民而已,那年,家乡发生了大瘟疫,夺去了他们的生命,从那以后,我只能流落于街头。五年前,我在乞讨中来到冰雪城,遇到了师傅,师傅说我是天生天火体质,就将我收录门下,将他一身所学尽授于我。五年前,师傅自感身体无法坚持,但他却并不愿意屈服于命运,于是,开炉练剑。当剑成之时,他以自身投入炉火之中,以自身灵魂注入剑内,成就了一柄绝世神剑。但是,他自己却尸骨无存,甚至连灰烬都没有留下。他没有死,因为,他的灵魂已经完全融入剑中。此剑以师傅的九离天火为引,以师傅为魂,所以,我将此剑取名为离天剑。它的材质你应该听查极前辈说过,与正阳刀相同,就是当初的火龙角。”
  一边说着,凤女将火焰神之石和正阳刀都递还给念冰,径自走入里间,念冰心中微动,凤女在阐述华天以身炼剑之时,眼眸深处那浓浓的悲伤是无法假装的,对她的身份不由得信了几分。
  一会儿的工夫,凤女从里间走了出来,双手捧着一柄长剑,剑鞘与正阳刀相似,也是朱红色的,上面雕刻着一条栩栩如生的五爪火龙,火龙口中衔着一颗白色的珠子,散发着柔和的光芒,使整个剑鞘看上去异常华丽,剑柄呈罗纹状,尾部上镶嵌着一块玉石,白色的玉石。这种玉石念冰太熟悉了,正是与自己那天华牌相同的羊脂白玉啊!
  凤女看着念冰,道:“这就是师傅最后留下的离天剑,剑长三尺七寸,宽一寸半,刃长两尺八寸,柄九寸。”噌的一声轻响,龙吟般的声音响澈整个房间,剑出鞘,火红色的光芒弥漫而出,灼热的气息骤然散发,凤女手腕轻颤,离天剑顿时带出一片火红色的光幕。
  “好剑。”念冰脱口而出,看着那气息内敛的红色剑刃,他清晰的感觉到,这是一柄品质绝不在晨露之下的好剑。
  凤女微微一笑,看着剑刃,眼中充满了感情,“是的,它是一柄好剑,虽然没有极品宝石镶嵌,不像你的晨露可以当作魔法杖来使用,但是,它却有着师傅的魂魄,作为一名武者使用的长剑,它绝对是极品中的极品。我想,现在我们应该没必要再彼此怀疑什么了吧。”
  念冰脸微微一红,道:“凤女姑娘,我不是要怀疑你什么,只是这块火焰石是我父亲留给我唯一的东西,所以,我不得不谨慎啊!”
  凤女眼中流露出柔和的光芒,“我并没有怪你,但现在我已经向你解释清楚了。作为一名铸造师,还有什么比亲手打造出一柄绝世神刃更幸福的事呢?请允许我帮你将正阳刀变得完美,好么?雕刻需要一段不短的时间,在这段时间里,你可以带走我的离天,等雕刻完毕后,你再带着离天和火焰石来此,我想,真正镶嵌的时候还需要你的帮助。”
  念冰摇了摇头,道:“不,不用了,凤女,我能直接这么叫你么?正阳刀就留给你吧,我也不用带走离天剑。我师傅与华天前辈是好朋友,我希望我们也能成为朋友。我信你。”说着,他将正阳刀掉转,将刀柄向凤女递去。
  凤女微微一楞,手腕一翻,离天剑归鞘,接过正阳刀,当她握上那宽厚的刀柄时,她那白玉般纤细的手指无意中与念冰相碰,两人同时身体一震,同样没怎么接触过异性的他们,不禁脸上都多出了一片潮红。凤女低下头,看着正阳刀,“你为什么这么快就信我了?”
  念冰微微一笑,道:“因为我相信我自己的直觉。”真的是直觉么?或许有一部分是,但绝不是全部,念冰之所以快速的作出决定,因为他想通了一件事。就在凤女抽出离天剑的时候,她身上散发的斗气之强,似乎比当初的华天也差不了多少,凭借这种强度的斗气,在房间内如此狭小的空间中,如果想对自己不利,那绝对是一件非常容易的事。魔法师在进距离与武士抗衡,虽然自己可以瞬发一些低级魔法,但也绝不可能幸免。既然人家没有这么做,就已经证明了许多事,信任,正是由此而来。
  凤女笑了,似乎因为念冰对自己的信任很开心,“谢谢。我们已经是朋友了,不是么?雕刻至少需要一个月的时间,一个月后,你带着火焰石再来这里,希望能有一柄新的神刃出现在我手中。如果你有事要远离的话,我雕刻好后会一直在这里等你,至少一、两年内我不会离开。”
  念冰道:“我也会在冰雪城中逗留一段时间,那就一个月后再见吧。我先走了。”
  凤女看着念冰,突然道:“吃了饭再走吧。我想,你一定还没吃呢吧。”
  念冰楞了一下,心中升起一丝异样,点了点头,道:“确实还没有吃。”查极的“去世”使他心中悲痛欲绝,虽然很好的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绪,但一整天他都没有任何吃饭的心情,此时听凤女问起,这才感觉到自己的肚子空荡荡的,确实有些饿了。“那我就为姑娘做顿饭吧,也算是先谢过姑娘了。”
  凤女澄澈的眼眸一亮,“对啊!我怎么忘了,你是鬼厨的传人,做的饭一定很好吃,看来,这次我有口福了。你刚才不是已经直接叫我的名字了么?就不用再加那姑娘二字了。”她那雀跃的样子哪里还有半点先前沉稳的气息,就像一个小女孩儿似的。
  当念冰跟随凤女来到水货铁器铺的厨房时,他脸上只有苦笑,所谓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再好的厨师,没有材料也是白费。这只有四、五平米的小厨房内,别说新鲜的蔬菜和肉食了,就连调料也只有盐而已。除了米以外,似乎没什么东西是能吃的。
第九章 凤女·离天剑(下)
  “凤女,你每天吃什么?怎么只有米?”念冰疑惑的问道。
  凤女低着头,有些不好意思的道:“我每天都喝粥啊!师傅在时也是这样。师傅说,粥是最好消化的。有的时候,我们也会买些菜,撕碎以后放在粥里煮,师傅说,那样营养就够了。菜我昨天吃完了,我现在去买吧。你需要什么?”
  “只喝粥?”念冰目瞪口呆的看着凤女,苦笑道:“你们的生活还真是简朴。不用去买了,我们先出去。”
  两人重新走到院子中,凤女看着念冰,不好意思的道:“本来想留你吃饭的,但我却忘记了没有菜,对不起。”
  念冰微笑摇头,心中升起一丝莫名的怜惜,“没关系,我有办法的。如果连这都克服不了,我也不配是鬼厨的弟子了。”一边说着,他目光四散,朝空中看去,很快,他就在墙头找到了自己的目标。眼中蓝光一闪,手腕向墙头轻指,两道蓝光电闪而没,顿时,正在墙头玩耍的两只鸽子被蓝光洞穿,掉了在院子内的地面上。
  凤女吃惊的看着念冰,“你也会武技么?干什么杀了那两只鸽子,它们多可怜啊!”
  念冰道:“我不会武技,那只不过是低级的冰系魔法冰箭术而已。人是杀不了,但杀个鸽子问题才不大。凤女,你要知道,在一名厨师眼中,只要是能吃的东西都是材料,你这里既然没材料,我也只好自己弄些了。”
  凤女不满的看着念冰,“没想到,你竟然是这么一个残忍的人。”
  念冰微微一笑,道:“我残忍么?那待会儿你不要吃就好了。”一边说着,他走到墙角处,将两只鸽子拎了起来,经过八年修炼,他的精神力已经达到了很高的层次,先前发出的冰箭,直接将两只鸽子的头部打碎,并没有让它们多受到什么痛苦。
  拿着两只鸽子从凤女身旁走过,看着她有些呆滞的目光,念冰微笑道:“鸽子的营养价值非常丰富,有强身益肾之功效。你既然说我残忍,就不要看我怎么处理了。”说着,他直接走向厨房。
  “不,我要看。”凤女倔强的瞪了念冰一眼,跟着他一起进入了厨房。
  念冰取过一个盆,倒了些水,回到院子里,动作极快的将鸽子身上的毛全部去掉,再将其五脏取出,把鸽肉洗干净。
  看着面前血腥的场面,凤女连连皱眉,勉强坚持着留在念冰身旁继续观看着。念冰微微一笑,手腕一翻,从怀中取出晨露刀,魔法力在他精神力的指挥下,轻易的将盆中血水和五脏凝结成冰,将盆倒转轻磕,冰从盆中而出,念冰一手抓着两只洗好的鸽子,轻声吟唱道:“灼热之火,迸发你们内心的热情,爆发于天地之间,爆炎术。”一颗凝实的火球出现在他面前,念冰眼中精光一闪,直径达五寸的爆炎之球轰然而去,砰的一声,整块血冰完全消失了,除了一股淡淡的水汽流逝以外,没有留下任何痕迹。
  凤女呆呆的看着念冰,“你,你会两种魔法?冰与火,这怎么可能?”
  念冰微笑道:“世间本没有什么不可能的,只要敢想敢做,幻想就有可能成为现实。我和师傅学习厨艺的时候,也经常用这种方法来毁灭垃圾,怎么样,没给地上留下痕迹吧。冰与烈火,会化为水汽,我先前冻住那血水的时候,已经将里面的鸽子五脏与冰完全融合,在爆炎的轰击下,自然就会消失了。”爆炎,三阶魔法,需要中级魔法师的实力才能施展,爆炸力极强。
  拿着鸽子回到厨房之中,念冰抓住一条鸽子的腿,将其提了起来,凤女由于念冰对鸽子的残忍,对他的好印象此时已经降低了不少,靠在厨房门上,看着他到底要做什么。她惊讶的发现,左手抓着鸽子,念冰整个人仿佛变了,他站在那里,竟然如同磐石一般稳定,犀利的目光完全落在鸽子上,似乎在观察着什么?突然,他动了,凤女只看到一道青蓝色的光华飘然而出,光华闪烁间是如此绚丽,念冰的右手此时竟然如同幻影一般,不断的翻转闪烁,一条条几乎同样的肉丝不断在下方的案板上堆积,虽然看不清刀影,但是,凤女却吃惊的发现,在那青蓝色光华闪烁中,念冰手中的鸽子已经渐渐变成了一个骨架。前后不过几次眨眼的工夫,念冰就已经又换了一只鸽子,青蓝色的光华依旧在闪烁着,当两个骨架出现在案板上时,旁边已经多了一堆均匀的肉丝。念冰从怀中摸出一块白色的手帕,裹住刀身缓缓带过,晨露刀上霜雾流转,没有留下一丝痕迹。
  念冰微微一笑,走到灶台前,左手一指,一团火球撞击在柴和上,火焰燃烧而起,炉上的锅还算干净,两只鸽子的骨架直接扔入锅中,将一旁的清水注入,只是刚刚没过骨架他就停了下来。将锅盖盖好,微笑道:“原汤化原食,才能将营养完全吸收。”
  凤女目瞪口呆的看着念冰,喃喃的问道:“你真的不是学习武技的么?你的刀好快。”她很清楚,虽然自己修炼斗气,但手腕的速度绝对没有念冰那么快。
  念冰笑道:“我这刀法只能切菜切肉,而且只是单纯的刀而已,可不像你,修炼了华天前辈的九离斗气。可惜,我想专注于魔法的修炼,否则,有可能会向你讨教一些斗气的知识呢。你这里只有盐,所以我就不做炖鸽子了,简单做一个鸽肉饭给你吃吧。”一边说着,他从腰间摸出一个方形的小布囊,在案板上摊开,布囊里面是一个个小布袋,每一个布袋上都套着一样东西,大小粗细不同,最大的是一柄小刀,而最小的,则是一根长针。一共十余样,大多是针形物品。
  凤女好奇的道:“你这些东西是干什么的?怎么像是行医的郎中。难道你还会针灸么?”
  念冰微微一笑,道:“针不只是可以针灸,用来做饭也是不错的。”一边说着,他从旁边那出一个盆,舀了些米,用清水简单的过了一遍,放在身旁,左手捏起一粒米,右手从布袋中拈出倒数第二细的针,针一入他手,针头处顿时变成了红色,散发着丝丝热气。手腕一振,那火系魔法烧红的针直接扎向左手捏起的生米粒,同时左手小指一挑,一根肉丝从针尾处的孔中穿过,竟然如同丝线一般,针从米的另一端而出,米粒竟然被肉丝穿好。紧接着,念冰的动作开始快了起来,一颗又一颗米粒不断的随针穿插,竟然在那一根肉丝上巧妙的穿成一串。神乎奇迹处另凤女眼中的惊讶越来越盛,这哪里是在做饭啊,分明就像是在做一件完美的工艺品。
  复杂的工程在念冰手中不断的施展着,双手如同幻影一般伸缩,没有一丝迟滞,没有一丝错漏。不过,即使以他的速度,所有肉丝完全穿上米粒时,也已经过去了小半个时辰。看着一排排的米粒,念冰笑了,这种肉丝传米的技术,是他结合了魔法才完成的,没有灼热的火针,根本不可能将每一粒米都穿的如此均匀,米粒如同珠帘一般平放在案板上,念冰回过身,打开锅盖,由鸽骨熬成的汤在腾腾热气中散发出淡淡清香,从一旁拿过一个勺子,小心的将两具鸽骨从锅中挑出,看着那孚仭桨咨奶乐⑽⒂淘チ艘幌拢獠抛恚哪钸读思妇涫裁矗睦豆獍“赴迳系拿琢#谷唤切┤馑看┖玫拿锥吵闪艘豢椋柯兜冻觯崆嵋惶粢丫吵煽榈拿滋袅似鹄粗苯铀橙牍校诒樯暇鹊娜鱿乱徊惚⊙危巧瞎牵柯兜妒栈厍手校沓缫丫萑氪糁椭械姆锱溃骸昂昧耍僦蟠笤夹“敫鍪背剑涂梢猿粤恕8肴夥刮兜浪淙徊淮恚上Ь褪潜冉侠朔压し颍挂榉衬阍俚纫换岫!
  凤女目光奇异的看着念冰,“你,你这是在做饭么?这要是普通厨师做,恐怕一天也做不完吧。”
  念冰失笑道:“一天?要是用一天的时间,鸽肉丝早就不能吃了。光是做的好看没有什么实际意义,等你品尝之后再下结论吧。”
  两人走出厨房,凤女先前那一丝不快在念冰神乎奇技般的厨艺中早已烟消云散,搬来两个木凳,两人就在院子中坐下,念冰显得有些疲倦,微眯着眼睛,看着院墙外那颗高大的古树,肉丝穿米,是需要完全精神集中的,一下做那么多,就像控制了一个大魔法似的。连他自己也说不清为什么会为凤女做如此烦琐的鸽肉饭,听起来虽然简单,但越是这种简单的烹调,越能显示出厨师的技艺。
第十章 清风斋(上)
  凤女从侧面看着念冰,先前并没有注意,此时她才发现,这身材高大的金发少年竟然如此英俊,虽然一身粗布衣遮盖了他身上的风华,但那无形中流露出的高贵气质却是衣物所不能掩盖的,心跳似乎漏了一拍,凤女知道,自己永远也无法忘记先前念冰在做饭时那专注的表情,轻声问道:“念冰,吃完饭后你准备去哪里?”
  念冰没有看凤女,他的精神正在寂静中逐渐舒解着,“我会在冰雪城待一段时间,师傅说这里有两家饭店的厨师都有不错的技艺,我想去那里看看,说不定能学到些什么。”
  凤女恍然道:“你说的是大成轩和清风斋吧。那里吃饭贵的吓死人,我也只是听说过,从来没进去过。不过,我相信他们一定做不出你那种神奇的鸽肉饭。你准备在这里逗留多久,今后去哪里?”
  念冰听到凤女详细的问话,扭头看了她一眼,凤女俏脸微红,赶忙道:“我没别的意思,我们既然是朋友,我想知道今后能在哪里找到你。”
  念冰微笑道:“我至少会在冰雪城待到你将正阳刀做好,至于今后,我应该会走遍大陆的每一个角落吧。八年练厨,八年悟厨,练已结束,现在我需要的是悟的过程。连我自己也不知道八年能否走完整个大陆。”
  凤女似乎想到了什么,“其实,成名也未必是好事,就像我师傅,当年神铸华天,是多么有名啊!现在各国的将军们,都以能有一柄师傅铸造的兵器为豪。但最后结果又怎么样,各个帝国都想将师傅限制在自己的国家,让师傅帮他们打造兵器,如果不是因为太有名,师傅也不会沦落到在这个地方度过晚年。师傅在炼制离天剑前曾经对我说过,不论是什么行业,如果想追求颠峰,就必须要有强大的实力做后盾,否则,根本不可能随心所欲的做自己想做的事。”
  “强大的实力做后盾?”念冰心中一动,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道:“华天前辈说的对,如果能有强大的实力做后盾,就能更好的去追求自己想要的东西。怪不得感觉上你的斗气很强大,看来,华天前辈一定在你身上没少费心。”
  凤女微微一笑,道:“你的魔法也不错啊!又是冰系又是火系的,真不知道你是怎么练的,难道两种魔法不会冲突么?”
  念冰并不想谈论这个问题,站起身,道:“或许有吧,反正我也只是使用低级的魔法,影响不大的。”冰火同源是他最大的秘密之一,自然不能轻易让别人知道。即使他已经对面前的这个女孩子有了几分好感。
  两人天南海北的继续聊天,大多数都围绕着自己与师傅学习时的一些趣事,当念冰想起鸽肉饭已经熟了时,两人都有种未尽兴的感觉。
  “哇,太好吃了。好香哦。”凤女第一口品尝到如同珍珠般的鸽肉饭时,她那双美丽的眼眸中就充满了食欲,念冰对女人并不熟悉,但是,当他看到凤女疯狂扫荡的速度时,还是不禁目瞪口呆。
  “念冰,你怎么不吃啊!你再不动手,我可就要吃光了。为什么你这鸽肉饭如此美味呢?我看你只放了盐而已啊!”凤女一边吃着,不忘招呼念冰。念冰苦笑道:“我吃,鸽肉饭之所以美味,是因为将鸽子的营养充分与米饭结合,内有鸽肉,外有鸽骨汤,两相侵蚀,使米饭中充满了鸽肉的香起,再加一些盐来提味,自然好吃了。”一
温馨提示: 读者阅读小说的同时,可以发表一下对小说的看法供其它小伙伴们参考哦,书评如果被采纳成精评,您就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奖励哦!书评禁止发布广告和违法内容,一经发现将永久删除帐号!


本站能保证所有电子书均为TXT格式电子书,100%无病毒读者可以放心在PC或手机上阅读。
第九书包网开放上传功能,拒绝任何形式的涉黄违法电子书,请网友自觉遵守网络秩序,一经发现将删除其帐号!
About us:第九书包网www.shubao9.com)为台湾现代派文学社思潮社旗下简体版中文小说电子书网站,为全球读者提供免费TXT电子书共享平台!
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TXT电子书均由读者自发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法,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