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冰火魔厨〗第71部分

这柄长刀与圣耀刀不同,因为它并不宽厚,刀身连鞘只有一寸宽,长度却尤在圣耀之上,如果不是圣耀刀上光芒极为强烈,在黑暗中,根本无法发现这柄通体漆黑的刀,在圣耀刀光的照射下,那黑色的细刀竟然在微微的颤抖着,并不是惧怕的颤抖,反而是一种挑战似的,似乎是遇到了劲敌般的兴奋,刀柄末端镶嵌这一颗小小的宝石,宝石呈紫色、三角形,尖锐的宝石尾部从刀柄后探出,看上去,它本身就是这柄刀的攻击手段之一,暗紫色的宝石并不发光,周围还围绕着一层淡淡的黑色气流遮掩着宝石反射的光泽。
  “哎,黑武皇可以说是黑暗世界中武者的颠峰,却就这么死在这里,说起来,也不得不算是悲哀了。”圣师的语气中多了几分感慨,但是,在这感慨之中竟然有几分尊敬存在着,能够令他尊敬的对手,不禁使念冰和希拉德刮目相看,这黑武皇必然有着他传奇的一生。
  “黑武皇,在我们那个年代是任何黑暗武士所无法超越的颠峰,所以才会有武皇之称,在我刚出道之后,曾经与他交手三次,第一次他用一刀就险些将我杀死,第二次是两刀,第三次是三刀。第三次他将我打败后对我说,本来他可以轻易的杀死我,但是,他觉得我很有潜力,能够逐渐提升做他的试刀之人,所以才留我一命,为了追上黑武皇的实力,我不断的努力着,但是,直到我最后一次见他时,却依旧没有在他手中走过百刀,在黑武皇他们八个人中,最狡猾的就是刚才的冥巫萨芬,而实力真正达到与神抗衡,能令神以自爆为代价来消灭的,去是黑武皇。当时,神爆所产生的庞大能量中,到是有七成以上是针对黑武皇的,但是,他还是活了下来,可见他有多么强大了。其实,黑武皇并不能算是真正的邪恶,他只是一个嗜武成痴之人,为了修炼到更高层次的武技投身黑暗之中,当他最后面对神禁之时,已经超越了现在大陆上所谓的神师境界,达到了另一个层次,连我们那些神都要为之恐惧的层次,所以,才不得不以神爆将其毁灭。否则,他迟早要挑战到神的领域。”
  圣师语气中的尊敬越来越明显了,圣耀刀上的光芒明显比先前要黯淡了一些,“你们看到黑武皇手中的那柄刀么?那就是号称黑暗界第三魔器的噬魔刀,此刀在黑武皇手中,是近乎无敌的存在,我先前所说与黑武皇的前三次拼斗中的三刀,他都是在刀未离鞘的情况下劈出的。黑武皇一生心中只有刀,此刀已经与他的精、气、神完全联结为一体,黑武皇到了后期的修炼,是以魂为刀,整个人完全与这柄噬魔刀融合为一体,那才是足以开天辟地的力量啊!我的这柄曙光刀虽然因为后来圣力的提升也达到了神器的境界,但是却无法与这柄噬魔相比,不过,先前镶嵌了这颗圣耀石,应该不会比噬魔差多少了。念冰,你是幸运的,你的每一柄刀都有着不凡的来历,同样也都有着强大的能量,其实,在修炼过程中你并不需要去追求其他的修炼法门,只要你能够拥有将这几柄刀都完全开启的力量,那么,你就已经是一名强大的魔法师了。以人的力量来修炼拟态魔法,即使我也是第一次见到,既然如此,我就成全你吧,黑武皇这柄噬魔刀,完全可以填补你在黑暗方面的空白。不过,黑武皇虽然死了,但你想得到这柄噬魔刀的认可却也并不容易,必须要以血肉的代价来试,一旦失败,至少会让你变成残疾,你愿意试么?”
  念冰沉默了,只要是个人,就不希望自己变成残废,但是,听了圣师对黑武皇的讲解,如果说他对这柄细窄的噬魔刀不动心,那绝对是不可能的,从开始修炼拟态魔法那一天,念冰就知道想集齐七柄神到是多么困难,尤其是黑暗与空间两种气息的魔法刀,别说是极品,就算是普通的也非常珍贵,万金难求。尤其是黑暗系的魔法物品,本身在大陆上就是禁忌,更不要说极品了。此时面对噬魔刀,可以说是一个绝佳的机会,如果能拥有他,自己所差的就只有土系的魔法刀了。
第九十三章 永世地狱的诅咒(下)
  黑暗对于念冰是神秘的,同时,也是他最想探知的领域。
  希拉德在看着念冰,他虽然最讨厌黑暗气息,但是对于圣师的话却深信不疑,拟态魔法,那是什么?难道念冰可以施展所有系的魔法么?他会不会要这柄刀呢?在有可能付出残疾代价的情况下。如果是自己,自己会如何选择呢?答案是茫然的,希拉德同样明白这个抉择是多么困难。
  半晌,念冰缓缓抬起头,他的目光已经变得平和了,湛然目光中散发着柔和的光彩,没有感情的波动,平静的向圣师道:“我愿意一试。”
  只有简单的五个字,但是,这却代表着多么大的勇气啊!念冰的平静,深深的震撼了希拉德的心,使他对面前这个青年又有了新的认识,他突然有一种感觉,在识人方面,自己似乎还不如女儿,面前的青年确实是出色的,而且是那么的出色,不单是他那怪异的魔法,更是因为他的心性。希拉德深深的看着念冰,他的目光已经变得柔和了。其实,早在他与念冰跌入深渊后,他就已经对念冰没有了任何不利的念头,念冰没有说,但是希拉德却很清楚念冰身上的那些创伤如何而来。在从裂缝中坠入深渊之时,他们两人的精神力都非常虚弱,尤其是自己,精神魔法因为精神力被限制根本发挥不出来,更无法召唤到自己的宠物,在那种情况下,希拉德已经闭上了眼睛等死。可是,他并没有死,是念冰在半空中抓住了他的手臂,念冰的精神力同样虚弱,在利用空间系魔法减速的时候,下降的速度还是越来越快,为了生存,念冰拉着希拉德尽量贴近深渊的石壁,每用一次空间系魔法,就全力在石壁上踢几脚,联合空间魔法一起减低下降的速度,而那时,念冰一直用自己的身体将希拉德护在身旁,他身上那些伤痕全都是被石壁划出来的,而希拉德却毫发无伤,落在地面时,希拉德百感交集,他虽然尽量保持着表面的平静,内心却早已如波涛翻涌,当冥巫萨芬出现时,希拉德已经暗暗决定,就算牺牲了自己这条命,也要将念冰救出去,还他这个人情,但是,最后还是念冰的刀救了他们,此时此刻,为了能够获得更强大的实力,念冰毅然选择了尝试,这种勇气,是希拉德自认无法比拟的。
  圣师的声音变得更加慈祥了,“念冰,你真的想清楚了么?世间没有后悔药可吃,即使是在神之大陆也是如此,我希望你能明白。”
  念冰坚定的点了点头,道:“我愿意一试,没有付出又怎么可能得到呢?这个道理我明白,圣师,请您教我该如何做。”
  圣耀刀上的圣洁白光比先前再次黯淡了一些,圣师道:“我已经将你带到了这里,也告诉了你有可能会付出的代价,具体该如何做,就要看你自己的了,想让噬魔刀认可,就相当于是要让黑武皇认可,这,需要你的决心,我相信,你一定能够成功的。”
  念冰微微一楞,要让自己想办法么?眼中茫然之色一闪而过,点了点头,迈着坚定的步伐来到黑武皇的遗骨面前,不用试探也不用伸手去摸,念冰能够清晰的感觉到黑武皇留下的黑色骨架那如同钢铁般的感觉,练武能练到如此程度,怪不得连圣师都如此推崇。
  念冰脸上流露出一丝淡淡的微笑,单膝跪倒在地,坚定的伸出自己右手,握住了噬魔刀的中断,黑色的刀鞘是如此冰冷,那是与晨露刀完全不一样的冰冷,刹那间,念冰的身体剧烈的颤抖起来,各种幻象不断在他脑海中浮现着,幻象并不清晰,但是念冰却仿佛看到了黑武皇生前所发生的一切,那一幕幕充满了力量的感觉,这柄细刀在黑武皇手中,有着充斥于天地间的霸气。隐约间,念冰仿佛感觉到黑武皇并没有死似的,那冰冷的黑暗气息是如此纯净,纯净的黑暗中蕴涵着比原先圣耀刀驱散前不只要强大多少倍的邪恶,冰冷的邪力不断刺激着念冰的身体,仿佛要引发某种东西似的,天华牌散发出温和的气息,在它的牵引下,冰火同源之力完全湛放,融合成一个红蓝交缠的光球,虽然并不能排除那庞大的邪恶之气,却能够守住本心,配合着天华牌不使自己的心神被邪恶所侵犯。
  希拉德从外面看到的是另一幕景象,单膝跪地的念冰,身体被红、蓝两色光芒所包裹,最外围是一圈圣洁的白色气息,而那柄噬魔刀上却充满了黑暗之感,黑色气流覆盖着黑武皇留下的骷髅身躯,那似乎是能量的交流,又似乎是相互的倾扎,希拉德知道,在这一刻,没有谁能够帮助念冰,能帮他的,只有他自己。不知不觉中,希拉德已经攥紧了双拳,他突然发现,这个以德报怨的青年在自己心中如此高大。
  念冰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最后一刻,所有的幻象完全融合在一起,他看到的,只有刀,噬魔刀。那是充满霸气的至邪之刃啊!
  当念冰睁开双眼时,他发现自己已经站了起来,而先前被黑武皇紧紧握在手中的噬魔刀也已经到了自己手中。与圣耀刀截然相反的是,这柄窄刃似乎没有重量似的,握在手中极轻,冰冷的邪恶之气孕育在刀上,仿佛沉寂的魔兽一般异常镇静。念冰明白,自己还没有得到这柄魔刀的认可,只是经历了噬魔刀与黑武皇的第一次考验而已,他深信,这柄刀是有灵性的,而且,其灵性更是冠绝自己所得到的几柄宝刀之首。
  一手握住刀鞘,一手握住刀柄,冰冷的感觉似乎更加强盛了几分,尤其是那邪恶的气息,由外放转为内敛,念冰明白,真正考验自己的时候到了,眼中流露出一丝淡淡的寒光,念冰右手用力,猛的将噬魔刀从刀鞘中抽了出来,刀刃与刀鞘一样,同样的黯淡无光,即使在圣耀刀的光芒面前也没有一丝光芒的反射,念冰右手握住刀柄,缓缓将噬魔刀举了起来,黑色的刀刃只有前方微微弯曲,虽然刀很细、很轻,但握在手中却充满了充实的感觉,仿佛一刀下去,可以斩开一切阻隔似的,手腕轻轻的动了动,看着那纯黑色的刀刃,念冰轻声道:“噬魔、噬魔,从现在开始,我就是你新的主人,虽然,我没有黑武皇前辈那样强大的实力,但是,我绝不会让你蒙羞,总有一天,我会使你湛放出最耀眼的光彩。”说完最后一句话,念冰眼中突然光芒大放,在希拉德的惊呼声中,猛的将噬魔刀扔入高空。噬魔刀在旋转中消失于空中,念冰左臂向身旁平伸,闭上了自己的双眼,他的目的很简单,就是要用自己的左臂来赌一赌噬魔刀能否认可自己,刀是有灵性的,他深信这一点。
  希拉德的心骤然揪紧,但是他却没有阻止念冰,既然念冰已经选择了,他尊重这种充满勇气的选择,旋转的刀再次出现,转速已经不向上抛时那么快了,正是朝着念冰左臂的方向落了下来,没有谁会怀疑,如果是刀刃落在念冰的左臂上,必然会将他手臂斩下。
  希拉德猛的闭上了双眼,叮的一声轻响,刀落地了,少半截刀身已经插入地面坚硬的岩石之中,念冰和希拉德几乎同时睁开双眼,他们的目标都是念冰的左臂,左臂还在,在小臂的上出现了一圈细细的红痕,鲜血,一滴滴从红痕处滴落,正好滴在噬魔刀柄上那颗尖锐的紫色宝石上,宝石被染成了血红的颜色,原本黯淡无光的刀身骤然迸发出红色的光彩,紫色的宝石如同明灯一般亮了起来,虽然并不像念冰所拥有的其他宝石那样明亮,但是却孕育着庞大的黑暗能量,在它亮起的瞬间,圣耀刀上的光芒剧烈的波动起来,瞬间减弱一半。
  嗡的一声轻响,噬魔刀的刀身微微的颤抖着,那是渴望的声音,似乎是因为念冰的鲜血让它重新觉醒一般,奇异的一幕出现了,黑武皇那钢铁般的黑色骨架突然发生了变化,黑色的骨架如同冰雪一般消融了,形成一团黑色的粉末飘然而起,朝刀身的红光涌去,当红光与那黑色粉末接触之时,如同吞噬一般,将那些黑色粉末完全消化,粉末渐渐消失,刀身上的红光也变成了暗红色,而那颗紫色的宝石光彩渐渐收敛,又变回了原来的样子,一圈黑色气流从刀身处飘然升起,缠绕上了念冰的左手,蹭的一声,刀竟然在那黑色气流的牵引之下朝念冰的手飞去,念冰下意识的张开手掌,牢牢的握住了噬魔刀的刀柄,再一次接触,却是完全不同的感觉,邪恶虽然依旧存在着,但却没有了丝毫侵袭的感觉,如同血肉相连一般,噬魔刀仿佛成为了念冰左手的延伸,缓缓抬起手臂,将刀身横在自己眼前,念冰脸上流露出一丝淡淡的笑容。
  “你的勇气得到了噬魔的认可,好好掌握它吧,就算是再邪恶的刀,用在正处,依旧可以是一柄正义之刃,我要回去了,你改名的圣耀刀上,不会再有我的精神烙印存在,它将真正成为你的刀,好好使用它,像你刚才说的那样,不要辜负你的这几柄神刃,有一天,让他们湛放出应有的光芒。哦,对了,有一点我要提醒你,噬魔刀在黑武皇手中时,曾经有一个称号,名叫永世地狱的诅咒,一旦你心中充满怨恨之时,就有可能将诅咒激发,那时候会发生什么,连我都不清楚,我希望不要有这种情况的发生,既然称为诅咒,总不会是什么好事。”白色的光芒同样暗淡下来,叮的一声轻响,圣耀刀插入地面之中,而圣师所形成的那团白光飘然而逝,但圣耀刀上却依旧闪烁着圣洁的白色光芒。
  念冰走到圣耀刀前,右手握住刀柄将它抽了出来,双臂向两旁平伸,光明与黑暗的气息同时刺激着他的身体,冰火同源那红、蓝两色魔法力在这种强烈的刺激之下竟然比原先膨胀了一些,突然,清晰可见的黑色气流朝噬魔刀飞速凝聚着,一圈圈黑色气流不断灌入其中,而周围空气中的邪恶之气则在快速的减弱着,噬魔刀没有变,但它给念冰的冰冷邪恶之感却越来越强烈了。
  时间一分一妙的过去了,念冰始终保持着原本的姿势,终于,当最后一股黑气朝噬魔刀涌来时,它原本落在地面的刀鞘化为了齑粉,而这万丈深渊周围的石壁则变成了灰色,原本那黑色的邪恶气息完全消失了。念冰明白了,噬魔刀在认自己为主之后,凭借自己的刀身吸附了这里所有的残余的邪气封印在自己的刀身之中,此时,念冰不禁有些迷茫,自己得到了这柄黑暗之刃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呢?圣师刚才说了,就算刀再邪恶,只要人不被邪恶和怨恨所侵袭,噬魔刀同样可以用做正途,是啊!刀并没有错,错的只会是人。他明白了,想真正的掌握这柄噬魔刀,自己还需要走很长很长的路,噬魔、噬魔,我就带着你吞噬世间一切的恶魔吧。
  先前,当噬魔刀落下的一刻,它的刀刃确实碰到了念冰的手臂,但只是从表面滑过,在旋转中落在了地面上,念冰左臂上那一圈红痕只是细微的伤口,连肌肉都没有伤到。
第九十四章 凤女 绝望中的惊喜(上)
  当念冰感受到噬魔刀的冰冷时,他真的以为自己失去了左臂,但是,噬魔刀接触地面的那一刹那,他却清晰的感觉到了噬魔刀对自己的呼唤以及对黑武皇的眷恋,那时,他就明白自己已经被这柄黑暗界的魔器所认可,成为了它新的主人。
  空间之戒银光一闪,圣耀刀和噬魔刀都被念冰收入了它的空间之内,突然,空间之戒上那原本并没有太多光芒的宝石突然银光大放,整块宝石完全变成了水晶般的银色,在念冰惊讶的注视中,戒指仿佛与他的手指融为一体似的,银光环绕手指一圈消失不见,但上面那颗宝石却依旧保持着水晶般的银色。这是怎么回事?空间之戒发生了变化么?
  “它进化了。你在这枚并不算极品的戒指内收入了如此多极品宝刃,再各种气息的影响下,它已经进化成了更好的空间系魔法物品,能够令储物的魔法物品进化,可见你那几柄宝刃的神奇,好好掌握它们,我相信,有一天你会超越我们这些前辈,成为人类中的强者。”
  念冰目光转向希拉德,微微一笑,道:“前辈,谢谢您。我们现在该出去了吧,我想,现在您应该可以召唤自己的宠物了。”
  希拉德点了点头,脸上同样露出了笑容,走到念冰身前,“以后不要叫我前辈了,我比你年长,你和猫猫又是朋友,就叫我一声叔叔吧。”
  “叔叔?”念冰惊讶的看着希拉德,“您不反对我和猫猫来往了么?”
  希拉德轻叹一声,“如果是上天注定了的事,人力又怎么能强求呢?经过今天发生的这一切,我已经看明白了许多东西。念冰,你以德报怨,不但没有计较我要杀你的事,反而在落入深渊后救了我的命,单是这一点,我已经欠你太多了。你是个很优秀的小伙子,就算将来猫猫长大后真的选择了你,我也可以放心,所以,没有什么再需要担心的,你和猫猫是朋友,我希望我们之间也可以成为朋友。我欠你一条命。”
  念冰伸展着自己的身体,哈哈一笑,道:“雨过天晴的感觉真的很美妙,希拉德叔叔,您放心吧,我确实是把猫猫当成妹妹看待的。时间不早了,您回去吧,否则猫猫要担心了。我想,我还是自己走吧,现在这个时候,塔鲁城的厨艺大赛想必已经结束,我回去已经没有意义,我要到别的地方去,只有经历的更多,我才能够更好的成长,总有一天我们还会再见面的,叔叔,再见了,您多保重。冰,你是寒冷的代表,火,你是灼热的源泉,冰与火的气息啊,请你们允许我将你们的特性融合,以你们共同的源头为引,共鸣吧。”双手再身前交叉划过,红色的三角与蓝色的三角交叉在一起,形成了红、蓝两色六芒星,澎湃的魔法气息围绕着念冰旋转着,身前的六芒星将周围照的闪亮。
  希拉德看着念冰,微笑道:“小伙子,今天你给我上了一课,我也同样相信,有一天我们会再见面的,一路顺风。”
  念冰含笑点头,在空间之戒上闪烁的银光中,自由之风的轻吟跳入念冰手中,“自由之风啊!你可以看到世间的一切,你可以走遍大地的每一个角落,我请求你,化为我的羽翼,带我飞翔吧。”青色的光芒围绕在冰火同源魔法六芒星周围,以自由之风的轻吟为引,包裹着念冰的身体漂浮而起,速度虽然并不快,但他的身体却冉冉而去,空中的念冰,朝希拉德挥了挥手,“再见了,希拉德叔叔。”
  看着念冰逐渐消失在深渊的尽头,希拉德笑了,“以冰火同源为引的拟态魔法,龙身上的能力竟然用到了人身上,念冰啊!你还真是一个奇怪的魔法师。或许,也会是大陆上第一位全系魔法师吧,我等着看你光芒湛放的一天。”
  在风的护送下,念冰终于飞出了地底深渊,重新呼吸到地面的新鲜空间,再世为人的感觉令他心中大为舒畅,没有直接降落,简单的辨别了一下方向,朝着西南方飞去。
  一边飞着,念冰看着手中的傲天刀,心中暗想,什么时候自己能够不使用这些魔法刀也能够自由的控制拟态魔法才算真正掌握了这门魔法的技巧吧。经过这一晚的事情,念冰更加认识到了魔法阵的威力,像龙召唤师希拉德那么强大的存在,自己凭借一个上古魔法阵都能够将他制住,如果能挖掘到更多的上古魔法阵,对自己今后的魔法修炼必然有着巨大的好处。
  想到上古魔法阵,他不禁联想到一个地方,虽然只是去过一次,但他却清晰的记得那里对于魔法阵的记载有多少,父亲曾经对他说过,如果能把那里的魔法书完全领悟练成,至少也能达到魔导师的境界,这次去参加新锐魔法师大赛,正好想办法去看看,只是不知道能不能成功的混进去。
  朗木帝国某地。
  森林中的空气永远是那么舒服,但是,气氛却并不如空气那么轻松,凤虚面沉似水的看着面前的木屋,这并不是一间普通的木屋,在木屋周围,有着凤族最原始的古魔法阵,专门用来拘禁本族中犯人所用。
  “第二个,第二个从这里逃走的竟然你。凤烟啊凤烟,你肯定没想到,你的女儿竟然会即你之后,成为第二个从这里逃走的人。走吧,都走吧,难道上天真要灭我凤族一脉么?”说到这里,两行泪水顺着凤虚苍老的面庞流淌而下,在这一刻,他似乎变得又老了几分。
  “大哥。”凤空走到凤虚身后,“或许是我们逼她逼的太紧了吧。凤女毕竟还是个孩子,每一个女孩子都会有对爱情的憧憬。”
  红光一闪,凤虚脸上的泪水汽化,冷哼一声,“作为本族的希望之凤,早就应该知道放弃些什么,何况,本族中难道缺少优秀的青年么?空弟,你不用为她辩解了。现在时间还有,凤凰涅槃大典之前,一定要把凤女抓回来,否则,我们连一点机会都没有。空弟,凤女从小就和你最亲,你带着凤香、凤迪、凤月、凤舞四个人现在就出发,凭借气息的追踪,我就不信抓不到她。”
  凤空叹息一声,还想说些什么,但看到凤虚那萧索的背影,摇了摇头,转身而去。
  森林中某处,粉红色长发在空中飘舞,凤女在山林中急驰着,对于这片森林,她实在太熟悉了,即使是闭着眼睛也绝不会走错。
  “对不起,对不起长老,我不得不走。我爱念冰,念冰因我而死,我却连最后一面都没有见到他,我要去替他收尸,我要为他守灵两年,你们放心,凤凰涅槃大典之前,我一定会赶回来的。”此时的凤女,心中充满了悲伤和对念冰的思念。
  凤虚有一点说错了,作为凤族的希望之凤,凤女一直都知道自己身上的责任有多么重大,更知道凤烟的离去对凤族的打击有多深,第一次见到念冰时,当念冰亲手给她做了那顿鸽肉饭后,她就对那英俊的青年产生了好感。虽然他有深仇,虽然他有着遥远的追求,但是,他却是那么出色。
  后来,每一次再见念冰,凤女都能吃惊的发现他身上的变化,也能够清晰的感觉到念冰深藏心中的那丝悲伤,同样的没有父母,凤女对念冰极为同情,心中对他的好感也飞快的增加着。但是,尽管如此,凤女也只是将念冰当做朋友看待而已,她知道,自己是不能轻易动情的,尤其是不能对外族人动情,自己代表着凤族的未来。
  火龙洞中,念冰向凤女诉说了自己的爱,凤女强忍着心中的激动说出了自己的难处,念冰没有为难她,在最后时刻,他宁肯牺牲自己来拯救众人,这一切,都再凤女心中烙上了深深的痕迹。那时,念冰虽然生死不知,但凤女却能猜的到,身为龙王的加拉曼迪斯在食物的诱惑和龙神的规定下未必就会伤害念冰,那时,她依旧没有释放自己的感情,在她心中,自己的族人才是第一位的。
  公爵府,又一次见到念冰,看到他平安归来,情感在瞬间战胜了理智,使她投入念冰怀中,但是,只是一瞬间之后,凤女的理智已经恢复,她知道,那样对自己和念冰都没有好处,所以,她义无返顾的选择躲开,但是,她万万没有想到,凤虚长老会派凤香去杀念冰,当她从凤空长老口中得知念冰的死讯时,心中压抑的感情终于冲破重重阻隔,冲破了心中所有的顾忌,直到那一刻她才意识到,念冰这个名字已经牢牢的占据了她的心,她爱念冰,她心中只有念冰。可是,他却已经死了,因为自己的关系被杀,那曾经救过自己的英俊青年,与自己同样没有父母的男人,就那么去了,他的仇还没有报,他同样压抑着对自己的爱,一切都为自己着想,但是,他却就那么死了。
  当凤女清醒过来时,已经回到了凤族,被凤虚长老关入了禁制之屋,凤虚让她想清楚,惩罚她禁闭。凤女确实想清楚了,她想明白了三件事,第一件,就是对念冰的爱,她知道,自己这一生不可能再爱上第二个男人,第二件,她想到了尸体仍然在树林中的念冰,他死了,竟然连尸体都无人收殓,不论如何,自己也要让他入土为安啊!最后一件,她想到了念冰的仇,那一刻,她决定了,不论付出多大的代价,也要替念冰报那血海深仇,念冰的恨就是她的恨,虽然念冰已经死了,但她却发誓要为念冰守节。
  凤族的禁制之屋只有一个人逃出去过,那就是凤烟,凤女从没想到过以自己的能力能够跑掉,但是,当她心中的情感完全迸发之时,当她那双美丽的蓝色眼眸因为想起念冰而流下血红的泪水之时,禁制竟然失笑了,凤凰血泪将她送出了禁制之屋,她现在只想早些找到念冰的尸体,让他入土为安。
  凭借着刚刚进入武圣级别的实力,赶路对于凤女来说并不算什么,十天后,她已经回到了念冰出事的森林,但是,她找遍那里的每一寸土地也没发现念冰尸体的存在。被野兽叼走了么?不会啊,因为森林距离奥兰帝国首都很近,这里凶猛的野兽早已经被清扫过了,但是,念冰的人去了哪里呢?难道他没死?长老们是骗自己的?
  怀着忐忑的心情,凤女进入了奥兰城,奥兰城一切如故,但是,当她来到蓝羽公爵府门口的时候,她却犹豫了,不论是玉如烟,还是蓝羽公爵,都不是她所能抗衡的,要不要进去问他们呢?犹豫了一会儿,凤女一咬牙,朝公爵府大门走去,她相信,玉如烟毕竟与自己同族,自己又不是寻她来报复的,未必就会伤害自己。
  正当凤女准备进入公爵府时,公爵府的大门却开了,一个熟悉的身影映入凤女眼帘。
  “紫清剑,是你么?”凤女试探着问道。
  紫清剑身穿一身为他特制的银色甲胄,配上他那雄伟的身材显得更加健壮了,他正准备出去买点自己需要的东西,却没想到一出门,迎面就遇到了自己朝思慕想的人儿。
  “凤女。”紫清剑的声音中充斥着八分兴奋、两分惊讶,几步来到凤女面前,刚毅的面庞上显得有些局促,骤然看到凤女,他到不知自己该说些什么了。
第九十四章 凤女 绝望中的惊喜(下)
  “清剑大哥,你怎么会在这里?”凤女惊讶的问道。
  紫清剑看着凤女,心中不禁一痛,数月不见,凤女变了,变得比以前憔悴了许多,她的眼神黯淡了,皮肤也失去了往日的光泽,虽然她依旧是那么美,但从她那一身风尘就能看出受了许多苦。
  “凤女,你这是怎么了?你看上去很疲惫啊!当初和你分手后,我和妹妹就到这里来投军了,我拜了蓝羽公爵为师,现在是银羽骑士团中的一份子。”
  拜了蓝羽公爵为师?凤女心中一喜,既然如此,自己就不用进公爵府了,也省却了许多麻烦,赶忙急促的问道:“清剑大哥,后来你见过念冰么?他曾经来过这里。”
  紫清剑听到凤女提起念冰,心头不禁一沉,就算他再粗线条,也能感觉的到凤女的心并不再自己身上,暗叹一声,道:“当然见过了。不过,念冰兄弟没在这里逗留多久就和那头龙走了。他走的时候,还是我和妹妹去送的呢。”
  凤女全身一颤,“大哥,你确定么?你送走念冰是什么时候。”
  紫清剑想了想,说出了日子,凤女仔细一算,正是自己得知念冰死讯的两天后。他的心颤抖了,为什么,空长老您要骗我?念冰没死,没死……
  凤女的娇躯不断的颤抖着,泪水不受控制的澎湃而下,此时的她,看上去是如此的软弱,哪儿还有一点武圣的样子,此时此刻,她心中充满了对念冰无尽的思念。
  “凤女,你没事吧?”紫清剑看着凤女,虽然他不明白凤女为什么会哭,但也隐约猜到与念冰有关,看来,自己是真的一点希望都没有了。心如死灰的感觉虽然不好受,但紫清剑还是控制住自己的情感没有表露出来,毕竟,不论是念冰还是凤女,都可以算是他的生死之交,他也只能将自己对凤女的爱深埋于心底。
  凤女擦掉眼中的泪水,追问道:“清剑大哥,你肯定念冰没事么?那他去了哪里?”
  紫清剑坚定的点了点头,道:“他没事啊!和一头龙在一起能有什么事,那只龙还指望着他做饭呢。我听念冰说,他好象要去华融帝国参加什么新锐魔法师大赛,估计现在正在路上吧,那个比赛要几个月后才会开始呢。”
  凤女美眸一亮,刹那间,失去的光彩似乎已经恢复了,她深深的看了紫清剑一眼,道:“谢谢你清剑大哥,我先走了。”身影一闪,她也顾不得惊世骇俗,以最快的速度朝南方而去。
  看着凤女消失的背影,紫清剑一阵失神,重重的叹息一声,转身向公爵府走去,他已经没有心情再去买东西了。
  “清剑,是你啊!”公爵府门开,婀娜的身影走了出来,一身蓝色长裙的玉如烟看上去是那么的高贵。
  “见过师母。”紫清剑自从听蓝羽公爵说了玉如烟是奥兰帝国第一高手后,对这位师母佩服的五体投地,所以语气上一直都非常恭敬。
  紫清剑是个直性子人,他脸色的变化立刻引起了玉如烟的注意,“清剑,你这是怎么了?似乎有点不高兴似的。”
  紫清剑轻叹一声,道:“师母,我刚才碰到了凤女,我听蓝寻兄说,上次凤女他们曾经袭击过您,您,您能不能不追究她。”
  “什么?凤女?”玉如烟全身一震,想起念冰所说的可能性,顿时急切的问道:“凤女在哪里?她人呢?”
  紫清剑误会了玉如烟的意思,有些警惕的道:“师母,您不要难为她好不好,我想,凤女也不是诚
温馨提示: 读者阅读小说的同时,可以发表一下对小说的看法供其它小伙伴们参考哦,书评如果被采纳成精评,您就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奖励哦!书评禁止发布广告和违法内容,一经发现将永久删除帐号!


本站能保证所有电子书均为TXT格式电子书,100%无病毒读者可以放心在PC或手机上阅读。
第九书包网开放上传功能,拒绝任何形式的涉黄违法电子书,请网友自觉遵守网络秩序,一经发现将删除其帐号!
About us:第九书包网www.shubao9.com)为台湾现代派文学社思潮社旗下简体版中文小说电子书网站,为全球读者提供免费TXT电子书共享平台!
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TXT电子书均由读者自发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法,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