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冰火魔厨〗第9部分

,用最强大的力量向我输入,我必须要先知道你的魔法力达到了什么程度。”
  念冰答应一声,伸出自己的右手握住老魔法师那干枯的手,小心翼翼的控制着体内的冰系魔法力从冰火同源的旋涡中分离出来,向老魔法师攻去。他可不希望自己同时拥有两种魔法的事实被别人知道,所以在攻出自己的冰系魔法力时,尽量将火系魔法力收敛,以免被对方察觉到。
  冰冷的魔法力在精神力的作用下通过手臂的传输,冲向里锝魔导士,当念冰的法力运行到手臂时,由于他的法力始终是旋转的,所以对空气中的魔法元素有着很强的吸扯力,自然而然的吸引着空气中的冰元素分子向里锝攻去。
  蓝色的光芒从念冰身体周围散发而出,仅魔法光芒外放是这一点,已经证明了他至少拥有着中级魔法师的实力。
  里锝原本半闭着的眼睛突然睁开,有些惊讶的看着念冰,感受着从他手中不断冲向自己的魔法力,他眼中的惊讶越来越盛。他清晰的发现,面前这个年纪看上去与龙灵儿相差不多的小伙子,传来的魔法力竟然异常精纯,没有一丝杂质,更为可贵的是,他的魔法力非常凝实,在传入自己体内之后,自己的水系魔法力竟然很困难才能将那凝实的冰冷气息化解,而且,那冰系魔法力在传出之时竟然是微微旋转着的,如同长江大河一般无穷无尽,以自己魔导士的实力,对抗着他这种奇特的冰系魔法力都有些吃力。
  “好了。”里锝突然开口,右手轻轻一震,念冰只觉得一股柔和的气流像波涛一般将自己的手从里锝的手上冲开,里锝眉头微皱的看着他,道:“告诉我,你的老师是谁?”
  念冰低着头,道:“尊敬的魔导士,我并没有老师,我只是曾经与一位不知名的魔法师学过冥想,之后就是一直依靠自己的摸索修炼的,您看,我能通过测试么?”
  里锝眼中流露出奇异的光芒,道:“能不能通过测试还要看你后面的表现,现在,你可以用出自己最得意的魔法,也就是最高阶的魔法向我攻击了。你要记住,魔控力是魔法中非常重要的一个组成部分,如果你只是能释放出魔法而不能有效的控制他,那么,你就不能成为一名合格的魔法师。”
  除了父亲以外,念冰还是第一次得到其他魔法师的指点,赶忙点了点头,他不敢使用冰雪女神之石,就那样抬起手,高声吟唱道:“伟大的冰雪女神啊!请借我您的愤怒,送我们到达迷失的彼岸。”
  听到他的咒语,里锝并没有什么表示,而龙灵儿和师九却流露出惊讶的目光,龙灵儿低声向师九道:“师兄,这应该是暴风雪的咒语啊!暴风雪属于四级大面积冰系魔法,我也才掌握了没多久呢,他能使用这个魔法,法力应该不在我之下才对,看来,我们让他进来进行测试,还真是对了呢。”
  师九的脸色有些难看,哼了一声,道:“那也要看他是不是真的能施展这个魔法才行,说不定,他只是勉强念动咒语想拼一下,徒有其表又有什么作用?”
  在咒语的作用下,空气中的温度顿时急剧下降,清晰可见的蓝色光点不断向念冰的身体凝结着,虽然他没有使用可以做魔法杖的冰雪女神的叹息,但是,多年以来一直与冰雪女神之石一起修炼,早已使他与宝石心意相通,虽然没有直接使用,但效果也只是差了几分而已。
  蓝色的光点漂浮在念冰身体周围,光芒接连闪动,那些蓝色的光点开始围绕着念冰的身体快速旋转起来,暴风雪是念冰最拿手的四级冰系魔法,因为在暴风雪旋转的时候,正暗暗与他体内的冰火同源魔法力殊途同归,在使用中,法力相对可以节省一些。
第十一章 变异的冰雪风暴(下)
  雪片,接连的出现了,里锝的脸色也变得凝重起来,感受着周围的温度,他从怀中摸出一根只有八寸长短的小巧魔法杖,低低的吟唱了几句什么,身前顿时多出了一片水状的波纹,这并不是简单的水墙术,而是水墙术的进阶,达到五级的单体防御水系魔法——水镜术,不但能够起到很好的防御作用,而且在一定程度上可以反击对手的魔法。
  暴风雪终于形成了,围绕着念冰的身体快速的旋转起来,旋转的速度越来越快,竟然已经渐渐看不到他的身影了,念冰眼中蓝光四射,右手前指,暴风雪凝结成一个不大的龙卷风贴地飞行,朝着魔导士里锝而去。
  看到这里,一旁的师九不屑的道:“师妹,你看我说什么来着,暴风雪只有这么小的面积,也能称之为暴风雪么?”
  龙灵儿眼中流露出怪异的神色,“不,师兄,你错了。爸爸曾经说过,暴风雪这个魔法不但可以大面积攻击和带冰系魔法师短暂飞行,如果魔法力达到一定程度,又有很好的魔法控制力时,那么,它完全可以成为一个单体攻击魔法。以暴风雪进行单体攻击,才能将它的威力真正发挥出来。爸爸告诉我,什么时候我能达到这样的境界,就可以继续向魔导士的方向前进了。”
  看着凝聚成如此面积的暴风雪,里锝的脸色接连变了几变,手中魔法杖再挥,连连念动,又是两个水镜术挡在自己面前。
  眼看念冰那凝聚的暴风雪就要达到里锝面前之时,暴风雪前进的步伐突然停止了,就在在场的其他三名魔法师都处于惊讶中时,暴风雪突然腾空而起,整个旋涡横了起来,像一条巨大的鞭子,从上到下,抽向里锝所在的方位。
  里锝毕竟浸Yin魔法多年,遇乱而不惊,向前跨出一步,手中魔法杖上指,强行将面前的三个水镜术抬到头顶,迎上了暴风雪的攻击。
  念冰以冰火同源魔法力用出的暴风雪,每一个雪片都犹如利刃一般,镜子可以反射光芒,甚至可以反射能量,但是,当它面对利刃的时候,却只有硬碰硬了。刺耳的摩擦声不断响起,第一面水镜很快就在暴风雪快速的旋转中破灭了,紧接着是第二面,当暴风雪来到里锝最后一道防御时,竟然并没有衰减之势,除了雪花稀疏一些,攻击力竟然分毫不减,飓风充满整个大厅,使得师九和龙灵儿不得不退到大厅的边缘,各自放出自己的防御魔法,此时此刻,念冰已经将自己的魔法力提升到了极限。
  里锝眼中光芒大放,他的身体突然变得扭曲起来,当最后一面水镜在念冰那强悍的暴风雪中瓦解之时,他的身体突然直接钻入了暴风雪中,在所有人的惊呼力,蓝色的波涛骤然闪现,念冰全身一震,在气机牵引之下倒退几步,险些摔倒在地,暴风雪,也在波涛中静静的消失了,整个大厅中,除了极低的温度以外,完全恢复了正常。
  里锝的身体出现在念冰身前不远处,若有所思的道:“一个四阶魔法竟然能逼我用出七阶的化水融天,小子,你的魔法控制力几乎可以与我媲美了。可惜魔法力还只是刚进入大魔法师的程度而已。”
  一旁的龙灵儿惊讶的道:“里锝伯伯,你是说,他是一名大魔法师么?”
  里锝点了点头,道:“除了你以外,我第一次看到天赋如此好的孩子,这么小年纪魔法力能修炼到如此程度已经相当不容易了。他的魔法力水平与你差不多,但是在魔法控制上却比你强的多了。可见,他自身的精神力非常强大,已经接近魔导士的程度了。可以授予其大魔法师的称号,你爸爸之所以还不让你接受测试,就是因为你的魔控力还不够,以后再这方面你要多加努力,争取早日成为真正的大魔法师。孩子,你今年多大?”最后一句是向念冰发问的,他的语气已经柔和了很多。
  念冰虽然消耗了大量的冰系魔法力,但他精神力强大,又有冰火同源做后盾,所以并没有感觉到太多不适,恭敬的道:“尊敬的魔导士,我今年十八岁了。”
  里锝眼中光芒一闪,“十八岁,这么说,你比灵儿还要小上一岁,看来,我只能用天才来形容你了。灵儿也是十九岁过后才勉强进入到大魔法师的境界,而你却更加年轻,十八岁的大魔法师,哈哈哈哈。看来,我们冰月魔法师工会又要出一个新秀了。明天你再来,我想,会长一定会很乐意见到像你这样的天才。”
  念冰虽然很想今晚阅读到冰系魔法咒语的书籍,但他也知道此时不能操之过急,恭敬的向里锝魔导士行礼道:“那就麻烦您了。”
  一旁的师九脸色连变,眼中光芒时隐时现,他万万没有想到,这身穿布衣的少年竟然会拥有大魔法师的实力,比一向被称为天才的龙灵儿还要强上几分,心中的妒忌作用,使他脸色铁青的说不出话来。这时,念冰转向师九和龙灵道:“多谢两位相助,那我就明天再来吧。”说完,向两人微笑示意后,转身朝外面走去。龙灵从背后看着念冰的身影,心中突然升起一丝奇异的感觉。从小到大,在魔法师工会她都是众星捧月的公主,被誉为魔法天才,她从来都没有想到过,一个衣着朴素的少年在魔法修为上竟然比自己还强上几分。她并没有因此而感觉到嫉妒,反而对念冰很好奇,好奇他是如何修炼到这种程度的,要知道,龙灵可以说是在魔法宝石中长大的,她的父亲为了使她能更快的领悟到魔法真谛,从五岁时就开始正式传授她魔法,虽然现在年仅十九岁,但在魔法上已经有十四年的修为,再加上她悟性极高才有了现在的成就。
  “灵儿,是不是感到很惊讶。你要明白人外有人,天外有天的道理。”里锝看着龙灵,眼含深意的说道。
  龙灵点了点头,道:“刚才他用的那暴风雪威力真大啊!我以前只是听爸爸说过,但却从没想到一般用来短距离飞行的暴风雪能有这么强的攻击力。里锝伯伯,您的魔法似乎又精尽了,刚才我都没看到您吟唱咒语就用出了七阶魔法,不知道什么时候灵儿才能达到这种程度呢。”
  里锝苦笑道:“你是在损我么?别说是我,就是你父亲也不可能不吟唱咒语就用出七阶魔法,先前我太大意了,只用了低阶魔法进行防御,等到反应过来时已经来不及再吟唱咒语,只能用了一个七阶的卷轴,哎,我那个卷轴可花费了不少时间,在你父亲的帮助下才完成的,要是拿出去卖,至少价值上百个紫金币了,还是有价无市的局面。我现在就去找你父亲,这件事一定要告诉他。”
  师九有些不满的道:“里锝老师,有这么重要么?或许,那小子刚才也使用了卷轴呢?”
  里锝淡然道:“如果我连他使的是不是卷轴都分辨不出,我也妄称魔导士了,魔法可以用卷轴来引动,但是,魔法控制却假不了,我给你一个暴风雪卷轴,你能控制成刚才他那样么?不但能够将暴风雪聚集成如此密集,还能控制着它突然改变方向,虽然有些不够纯熟,但即使是一名冰系魔导士,控制起来也不过如此而已。他的魔法控制力之强,比现在大陆上任何一位大魔法师都要好的多,真不知他小小年纪是怎么练的。”说完这句话,他眼含深意的看了师九一眼,转身而去。
  里锝走了,龙灵这才从先前的惊讶中清醒过来,喃喃的道:“里锝伯伯已经很久没有笑过了,刚才测试的时候他竟然笑了呢。”
  师九没好气的道:“我看,里锝老师现在也有些……,算了,不管他了,师妹走吧,我陪你去吃点夜宵如何?”
  龙灵摇了摇头,道:“不了师兄,今天我才发现,原来在魔法的修炼中,我竟然还差的那么远,在同龄人中都毫无优势,我想抓紧修炼,争取早日赶上念冰。你也多加修炼吧,明天见。不知道明天父亲见到念冰时会怎样呢。”说完,向师九打声招呼,飘身而去。
第十二章 魔杀使(上)
  师九迷恋的看着龙灵消失的背影,心中却暗暗琢磨着对策,他比龙灵要大上近十岁,几乎是看着龙灵长大的,从小到大,他的一个心早已经挂在师妹身上,念冰的出现,让他心中危机感大增,念冰的年纪与龙灵相若,容貌比自己英俊的多,再加上不俗的魔法实力,除了出身无法与自己相比以外,几乎哪一点都不比自己差,师妹那么漂亮,要是让他进入了工会,恐怕自己想追师妹就不容易了。看来,要想办法应对才行。
  出了魔法师工会,念冰心情大好,他知道,魔导士的评价绝不会错,没想到,自己在无意中竟然已经达到了大魔法师的程度,而且,自己同时拥有两种魔法,如果施展两个四阶魔法,比起普通的大魔法师来自然要强的多了。心中虽然兴奋,但他却绝不会自傲,大魔法师虽然与魔导士之间就相差一级,但是,这一级却是极难逾越的鸿沟,念冰记的很清楚,父亲曾经说过,他二十四岁时就达到了大魔法师境界,但一直刻苦的修炼,直到三十五岁,才在火焰神之石的帮助下进入了魔导士境界。那已经是相当快的了,大陆上最年轻的魔导士也不过如此,从大魔法师到魔导士,除非有极好的机缘,否则没有数十年苦修很难提升到那魔法师中的高等境界。大魔法师和魔导士也可以说是魔法师中的一道鸿沟,一旦跨过,就可以进入强大的魔法师之林,再不用惧怕同等级的武士。最强大的大魔法师也只不过能够施展五级大范围魔法,而最强大的魔导士,却可以施展八级魔法,从五级到八级,那就是质的提升。
  念冰并没有急着返回清风斋,他在露边买了一件黑色全身长袍,和一个小孩儿玩儿的骷髅面具,一边走着,一边眼中流露出一丝淡淡的寒光,当他即将回到清风斋时,走到一个阴暗的角落中将黑色长袍套在了自己身上,探手入怀,将火焰神之石握在右手里,站在一个拐角处,远远的看着清风斋和大成轩门口的方向。这个时候,正是酒楼上客的最佳时间,大成轩门口来往的客人络绎不绝,清风斋虽然相对要少了一些,但看的出,那些都是一些清雅之士或者普通的魔法师。
  念冰站在那里不动,他的耐性很好,能等的下去,目光始终落在大成轩门口,等待着他要等待的人,体内的冰火同源之力自然流转,不断的恢复着先前消耗的冰元素,左手探入怀中,握住了晨露刀的刀柄。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诛之。此时此刻,他的心中充满杀机。
  终于,在他守侯大半个时辰后,目标终于出下了。被雪静称为癞皮狗的廖三掌柜从大门中走了出来,手中依旧拿着他那把似乎是铁制的大扇子,手一挥,扇面展开,轻轻的拍打着自己的胸口,扇动夜风吹面,门口负责迎宾的少女们一看到他出来了,立刻都站的笔直,大气都不敢喘上一口。廖三走到一名少女身前,突然抬起手捏住她粉嫩的脸,骂道:“你他妈的是僵尸啊!照你这么迎客谁还会来,给我笑,听到没有?”
  少女身体有些颤抖着,赶忙道:“是,是,三掌柜,我知道错了。”
  廖三嘿嘿Yin笑道:“知道错了就好,那今天晚上下班后,你到我房间来,我好好调教调教你。让你知道今后该怎么做。”
  少女眼中流露出恐怖的光芒,“不要啊!三掌柜,我,我知道错了。您就饶了我吧。”膝盖一软,险些跪倒在地。
  廖三一把抓住她的胸襟,怒道:“妈的,你找死,服侍老子是你几生修来的福分,既然你不愿意,你就给我去死吧。”手中扇子一挥,就要向面前少女抽下去。廖三扇子挥起,突然觉得手上一紧,“妈的,谁敢拦我。”一边骂着一边转过身,出现在他背后抓住扇子的是一名中年男子,此人面白无须,相貌堂堂,但眼中却流露着一股阴鹫之气,一看到这人的样子,廖三顿时软化了,赶忙赔笑着道:“二哥,原来好似你啊!这小丫头连我的面子都不给,我正想教训她呢。”
  中年人哼了一声,道:“我看该教训的是你,你这臭脾气什么时候能改,兔子不吃窝边草,要玩女人,自己到妓院去找。你要是再在轩里胡闹,我就告诉大哥,让他关你的禁闭,难道你不知道,老板最讨厌影响他生意的人么?我们三兄弟虽然是掌柜,但是,要是惹怒了老板,谁也保不了你。还有,大哥让我警告你,以后绝不许再招惹清风斋那个雪静丫头,清风斋背后有魔法师工会撑着,即使是老板也不敢动他们,更别说是你了,外一哪天惹怒了对方,找了一名高等级的魔法师把你干掉,你死都白死。”
  廖三听着中年人的训斥,心中虽然不满,但也不敢多说什么,“二哥,今天轩里事情也不是很多,那我出去走走,以后我注意就是了。”
  中年人点了点头,道:“去吧,做人不要太张扬,早些回来,大哥那里我会替你说好话的。”
  廖三嘿嘿一笑,脸上横肉堆起,简直比哭还难看,“那我就去了。妓院就妓院吧。”说完,继续用手中大扇子拍打肥厚的胸脯,顺着街道朝南边走去。廖三动了,一直守侯着的念冰也动了,握住晨露刀的手从怀中伸出,就像一名普通的路人一样,顺着廖三的方向缓步前行。
  念冰跟着廖三刚离开一刻,早上他曾经见过的大掌柜就从大成轩中急匆匆的走了出来,二掌柜此时正站在门口张罗客人,一看到他赶忙问道:“大哥,你这么急,难道轩里出事了?”
  大掌柜脸上的肥肉颤抖了一下,摇头道:“轩里到没出事,不过,老板刚跟我说,明天将有一位极为尊贵的客人来我们这里,吩咐我,明天暂停营业,今天晚上客人都走后,你和老三要盯着下人们将里里外外都打扫干净,一点也马虎不得。”
  二掌柜愣了一下,道:“大哥,是什么样的客人如此尊贵,上次冬冥亲王到这里来,老板也没有停业啊!咱们家大业大,停业一天,会少收入许多呢。”大掌柜有些不耐烦的道:“行了,你就别问了,明天你就知道是谁来了。按照我的话去做,一点也马虎不得。老三呢?”
  二掌柜有些支吾着道:“三弟,三弟他看轩里没什么事,说要出去走走,我就让他去了。”
  大掌柜哼了一声,道:“一定又去妓院了,他这些臭毛病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改一改,你现在赶快去把他给我揪回来,明天要是接待不好贵宾,我们谁也没好果子吃。”
  二掌柜答应一声,赶忙朝着三掌柜离开的方向追去。
  廖三一边走着,一边哼着五音跑了四音的小调,心中盘算着今天要到哪家妓院去找姑娘,今天早上被雪静教训一顿,他正一肚子火,不找地方泻一泻怎么能舒服?拐过一弯,进入一条狭窄的小胡同,他对这一带的地形太熟悉了,只要从这里穿过去,就是一家最好的妓院。
  “站住吧,你已经走到了尽头。”冰冷的声音从背后传来,廖三只觉得脖子后的寒毛都竖立起来,骤然一个转身,将扇子挡在自己面前。
  他看到的,是一个黑衣人,在月光的照射下可以辨别出,此人的身材很高,肩宽背阔,头上带着一个白色的骷髅面具,突然看到,不禁吓了他一跳,“妈的,是哪个王八蛋装神弄鬼的,老子劈死你。”
第十二章 魔杀使(中)
  “劈死我是么?我看,恐怕先死的是你吧。”黑衣人抬起右手,火红色的光芒骤然亮起,在他掌心处出现了一个火球,火球越来越大,只不过几次眨眼的工夫,就变成了人头大小,黑衣人脸上的骷髅面具在这火红色的光芒照射下显得更加诡异了。
  廖三吃惊的后退几不,色厉内荏的道:“你是魔法师。是清风斋的人让你对付我,是不是?”
  黑衣人冷然道:“不,是天要对付你。你不需要知道我是谁,你的生命已经走到了尽头,上地狱去问吧。”火光骤然大放,火球带着呜呜声响,急速朝廖三冲来。廖三怎么说也是见过世面的人,全身亮起一团黄丨色的光芒,手中大扇子看准火球用力前挥。魔法师虽然地位尊崇,但只要不是超级魔法师,在一对一的情况下武士并不吃亏,所以廖三也没有惧怕什么,他相信,以自己的斗气,破对方这个火球根本不算什么,到时候再活劈了这个魔法师。
  火球呼啸而至,眼看即将被廖三的大扇子轰到之时,火球前进的方向突然变了,由直冲变成上飞,画出一道优美的弧线,廖三这满含斗气的一扇顿时扇了一空,重击在一旁的墙壁上,他的斗气威力确实不小,烟雾弥漫中,街道旁的墙壁顿时被击出一个大洞。这一击,廖三含怒而出,轰上墙壁的一刻斗气疯狂的倾泻而出,而此时,也只是他自身斗气防御最薄弱的时候。
  幽蓝色的光芒,是如此绚丽,但此时,却如同地狱中的拘魂使者一般,光芒很细微,看上去在夜晚就像一道青蓝色的发光丝线,廖三的扇子还没来得及收回,那蓝光已经从他眉心处一穿而过,消失不见。廖三整个人的身体都停滞了,全身开始出现剧烈的痉挛。先前上飞的火球在这一刻由后方而至,重重的轰击在廖三的后背上,廖三顿时变成了一个火人,但由于他的生命已经在先前的青蓝色光芒中结束,所以,连惨叫都没来得及发出,高壮的身体轰然倒地,黑暗的小巷被火光照亮,那头带骷髅面具的黑衣人用有些沙哑的声音道:“对我有恩者,我必十倍偿还,与我有仇者,我必毁灭。”他,正是念冰。早上的侮辱他清晰的记得,当初,在离开冰神塔后他就曾发誓,只要自己拥有了强大的实力,绝不再受任何人的侮辱,今天,是他第一次杀人,但是,他心中却没有一丝恐惧,仿佛廖三的死就像捻死一只蚂蚁似的,与自己毫不相关。
  心中多年的积郁,因为杀掉廖三而得以释放,念冰心中说不出的畅快,内心中的黑暗一面充分释放,在他身上,甚至散发出一丝邪恶的气息。
  突然,一道阴冷的气息从背后传来,气息尖锐,虽未及身,但已使念冰感觉到背部隐隐做痛。没有任何犹豫,右手闪电般从怀中抽出晨露刀,青蓝色的光华布成一片光影撒向自己背后,此时此刻,在他心中,一切如柴。
  叮的一声轻响,念冰闷哼一声,喷出一口鲜血,顺着面具的边沿流淌而下,接连倒退出十几步,才勉强站稳。大成轩的二掌柜出现在他先前的位置,手中还拿着一柄折断的长剑,他此时清晰的感觉到一股冰冷的寒意顺着断刃处向自己流转而来,全身不禁一阵发冷。在火球降临到廖三的头顶时,二掌柜其实就已经来到念冰背后了,只不过,那时他已经来不及救廖三,为了不惊动念冰,他没有发出任何声音,当火球爆炸后,这才悄悄的催运自己的斗气,抽出盘绕在腰间的软剑从后面刺向念冰的要害。但是,他却万万没有想到,对方分明是一个魔法师,竟然能及时回身,还斩断了自己手中之剑,那抹青蓝色的光芒虽然一闪即隐,但他却清晰的感觉到,那必然是一柄绝世宝刃。
  缓缓放下抬起的手,二掌柜全身散发出与廖三同样的黄丨色光芒,一步步向念冰走来。同样的斗气,在他身上却显得比廖三浓厚的多了。一变走着,他双目紧盯着念冰脸上的骷髅面具,冷声道:“你是什么人?为什么向我三弟下黑手。说,是不是清风斋派你来的。”
  “清风斋?你觉得他们能指使的动我么?”虽然处于被动局面之中,但念冰却丝毫不乱,站稳身体,透过面具上的窟窿凝视着面前的二掌柜。
  “不是清风斋?那你是什么人?为什么要杀我三弟。你可以不说,不过,我会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二掌柜的声音更加冰冷了。
  念冰平静的道:“我是一名杀手,你可以称我为魔杀使,今天我已经杀过了,不想再动手,后会有期。”红色的火焰没有任何预兆的腾空而起,如同一个巨大的平面般向二掌柜轰去。二掌柜很熟悉廖三的能力,虽然不如自己,但斗气修为并不差多少,刚才就在这自称是魔杀使的神秘人面前被杀,突然看到火焰墙向自己扑面而来,不敢有丝毫大意,赶忙丢掉手中断剑,运集全身斗气,猛的向火墙轰去。
  没有任何声音,火星四溅,二掌柜的斗气不断在窄小的巷子中回荡着,他惊讶的发现,那火墙竟然没有丝毫威力,但是,当火星消失后,先前就在自己不远处的魔杀使已经不见了。廖三身上的火依旧在燃烧着,二掌柜心中升起一丝恐惧,神秘莫测的魔杀使对他心理上产生了极大的压力。他有些怕,惟恐魔杀使隐藏在暗处,用那诡异的魔法向自己发出攻击。
  念冰踉跄着跑到大街旁一个角落处停了下来,接连喘息几声,将一个普通的治疗术用在自己身上,这才舒服了一些,二掌柜那一剑斗气凝而不散,如果不是晨露刀及时将他的剑斩断,念冰恐怕早已被一剑穿心了,即使如此,在他断剑的瞬间传入体内的斗气也已震伤了内腑。他毕竟不是武者,作为一名魔法师,最弱的就是身体。火墙术是五级魔法,念冰能够使用,但却肯定需要一段时间来吟唱咒语,他刚才用来逃脱的根本不是真正的火墙术。既然能够将暴风雪凝结,同样的,凭借着强大的精神力,他也可以将一个普通的一阶火球扩散成火墙大小。念冰并不知道,由于他体内的经脉不断在冰火同源的魔法力锻炼下,变得比常人不知道坚韧多少才能顶住那一剑传来的斗气,如果换做普通的魔法师,就算不死,也绝对没有逃走的力量了。
  喘息了一会儿,内腑中的疼痛减弱了一些,治疗术正逐渐发挥着作用,魔杀使,这个临时想出的名字深深的印在他脑海之中,他暗暗发誓,总有一天,魔杀使将降临那超然的冰神塔,将死亡带给那些曾经伤害过自己父母的人。一边想着,他快速脱下身上的衣服,将面具裹在其中,缓慢的朝清风斋后门走去。
  当念冰回到清风斋时,已经是深夜了,小心的推开后门,悄悄的朝柴房方向走去。从后门到柴房,需要经过后花园,李叔曾经叮嘱过他,后花园是清风斋老板专属的地方,未经吩咐,下人一律不许入内。后花园的墙高约有两米,上面有着一个个梅花形状的镂空,青色的墙壁与周围的环境融为一体,以念冰的身高,正好能够从那梅花状的镂空处看到里面的情形,他顺着小道正向前走着,眼角的余光无意中发现,在那梅花状的镂空处闪过一道红影,好奇的心态使他下意识的凑到镂空处向后花园看去。
第十二章 魔杀使(下)
  那是一道曼妙的身影,婀娜多姿的身影,一柄闪耀着红色光芒的长剑上下翻飞,带起一道道红色的光芒,凝实的斗气散发着强烈的波动,吹拂着周围的花草树木猎猎做响。正在舞剑的正是雪静,她似乎非常喜欢红色,虽然换了一件连衣长裙,但依旧是那火焰般的颜色,身形看上去是如此矫健,动作如同行云流水一般毫无迟滞。念冰心中有些疑惑,这么晚了,她不回房睡觉,怎么还在这里舞剑呢?算了,管她呢,自己还是赶快回去,多用几个治疗术在身上,把伤治好再说吧。
  想到这里,他悄悄的转过身,刚要离去时,脚下无意中碰到了一丛花草的边缘,发出极为轻微的声音。
  “谁?”念冰暗道不好,赶忙用最快的速度将手中的黑袍和面具扔在那从花草之中,他这个动作刚刚完成,一片红云跃过花园院墙,飘然出现在他面前,红光指处,雪静手中的长剑已经搭在了念冰的脖子上,斗气流转的气流使他不敢有丝毫妄动。
  雪静显然对念冰英俊的面容有所记忆,眉头微皱,道:“是你。不是让你去柴房帮忙了么?这么晚了不好好休息,跑出来干什么?”
  念冰装出一副诚惶诚恐的样子道:“小姐您好,我今天新来,本想出去买点生活用品,可冰雪城的东西实在太贵了,就没买成。我刚到这里,路径不熟,找错了方向,所以才回来晚了。您这么晚不是也还没睡么?”
  雪静显然心情不太好,哼了一声,将那红色长剑收回鞘中,“真是这样才好,要是让我发现你作出对清风斋不利的事,小心你的脑袋。”
  “不敢,不敢,我能有口饭吃,还拜小姐所赐,一定会紧守本份的。小姐,如果没别的事,我先回去了。”心中暗道过关,自己那黑袍和面具看来只能晚点再过来拿了。向雪静微微施礼后,赶忙朝柴房的方向走去。
  “等一下。”雪静突然叫住念冰,念冰身体一僵,心中暗道,难道她看见了我扔在花丛里的东西?不会吧,天这么黑,她又不是夜猫子。
  转过身,道:“小姐,您还有什么吩咐么?”
  雪静上下看了念冰两眼,突然一个闪身,在念冰没有任何准备的情况下已经来到他面前,一把抓住他胸口处的衣襟腾身而起。腾云驾雾的感觉念冰在使用暴风雪时也曾感受过,但如此被动的被人抓着,他还是第一次。右手下意识的向怀中晨露刀摸去,左手同时准备好了一个魔法。一旦雪静要对他不利,也能以最快的速度做出反应。
  雪静在花园墙头轻点,带着念冰飘身进入花园之中,在红色斗气的包裹下,几个起落,已经来到了花园中一个八角亭的房檐上。将念冰放在一旁,低声道:“坐着别动。”其实不用她说念冰也不敢动,这亭子高有四、五米,要是摔下去,绝对不好受,他不明白为什么雪静会带他上来,但此时也无法问,只能小心翼翼的将一个接一个的治疗术用在自己身上,一旦出现什么变化,也能更好的应付。
  雪静双肘放在自己曲起的膝盖上,美眸注视着空中那一轮圆月,眼中不断闪过迷离的光芒,念冰看的出,她似乎有什么心事。
  两人一个想着自己的心事,一个暗
温馨提示: 读者阅读小说的同时,可以发表一下对小说的看法供其它小伙伴们参考哦,书评如果被采纳成精评,您就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奖励哦!书评禁止发布广告和违法内容,一经发现将永久删除帐号!


本站能保证所有电子书均为TXT格式电子书,100%无病毒读者可以放心在PC或手机上阅读。
第九书包网开放上传功能,拒绝任何形式的涉黄违法电子书,请网友自觉遵守网络秩序,一经发现将删除其帐号!
About us:第九书包网www.shubao9.com)为台湾现代派文学社思潮社旗下简体版中文小说电子书网站,为全球读者提供免费TXT电子书共享平台!
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TXT电子书均由读者自发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法,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