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神秘之旅〗第11部分

习要害打击,内脏受到极为严重的损伤,现在好不容易才调养好,但本身和白云武馆之间的纠纷已经为公司知道,或许是公司的安排,或许是她自己的意愿,她现在专门留在加隆身边,帮助他处理生活以及其他各方面的事情。
  “刚才不注意扯破了,你的身体怎么样?”加隆随口问道,“陪练时虽然我尽量放轻力度,但还是伤到你的内脏。就算你调养一个月也不是这么容易好的。”
  “有武馆的秘药,现在已经好多了,这个结果已经好得出乎预料了。您不用担心。”
  两人边走边说,越过大厅正在参观的新学员,朝着二楼演武厅走去。
  “你现在也差不多算是我武馆的一份子了,公司的事务还在兼顾么?”
  “已经没有了,公司交给我的任务就是照顾您的生活起居一切。其实到了现在,我基本已经被公司放弃了,作为对上次那件事的赔礼。”歌瑞丝苦笑,“费馆主外出了,现在总馆里是您的大师姐洛西塔管理,她现在正在密室练武,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出来。”
  加隆点点头:“反正武馆只要不是出大事,一般事情都有外围教习处理,另外聘来的一批管理人员也能够完全处理好。不用我们担心。你的渠道比我多,塔里水银侦探那边的案子有什么进展没有?”
  “这个倒是不清楚,不过听说前些天水银侦探又去了您说的海豚古董店一次。不知道有什么事,我找人打听了几次都没能得到什么消息。您知道我的路子其实只是以前公司的路子,加上现在没什么资金,有些门路也打不开。”
  歌瑞丝微微皱眉。
  “如果您想要有灵通的消息,或许可以去问您的师兄师姐,他们各自都有自己的渠道,比起我们这么两眼摸黑强多了。”
  “看情况吧。”加隆接过一名女孩送上来的白毛巾,将身上汗水擦干净。
  在演武厅休息了下,吃过午饭。由于是周末,加隆直接让歌瑞丝送自己去了柏宁顿路,下了车直奔海豚古董店。
  古董店里已经换成了通体黑色的黑布铺桌椅,不再是原先的到处红色。
  老头依旧坐在书架前,带着副老花镜小心地调着手里的一个黄铜怀表。见到加隆进门,他只是扫了眼,头也不抬。
  “才进的一批新货,要看看么?”
  加隆扫了眼店里,除开他之外居然还有一个客人,是个年纪很大的白发老妇人,穿得雍容华贵,一看就不想一般家庭。
  老妇人正拿着一条黑色项链仔细端详,似乎有些入神。
  “老头你又从哪找来一个怀表?看上去像是布维西的真品?”他走到老头面前,扯开椅子坐下。
  “什么叫看上去是真品?这就是真品!”老头瞪了他一眼,“这是那位老夫人拿来的典当古董,我正在看里面的结构是不是原装的。”
  “你还搞典当?”加隆无语,“对了我问下,上次塔里水银又来了一次对吧?案子有眉目了么?”
  他现在已经把勋章拿到手了,只是不敢和老头说,这次过来就是和老头打听塔里水银一方的情况。
  毕竟勋章实际上和歌瑞丝背后的公司有千丝万缕的联系,塔里水银的侦查说不定哪天会追查到他头上。
  而且这段时间和老头互通消息,感觉塔里水银一边的举动有些古怪。
  “还在追着金环呢,反正我是看开了,那次损失也不是很大,金环可不是一般的盗贼,还是强悍的杀手!塔里水银县樨追了他一两年了。不是那么容易的。”格果老头放下怀表,拿起眼镜布在上边擦了擦。
  加隆目光微微一闪:“上次你说塔里侦探和我一样对有麻烦事的古董感兴趣,这事到底是怎么回事?”
  “不清楚,反正我手里刚进到的几件这样的古董都被他提前选走了。转手就卖了两倍的利润,这生意做得!”老头面露得意之色。
  “这次进的又被他选走了?”加隆眉头一皱。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怎么?你想要?”老头斜瞥了他一眼,“拿钱来那就。我告诉你,别说我这儿,就是整个淮山市,从塔里水银过来之后,所有的这类古董,能够买卖的都被他收集过去了。那家伙可是这方面的狂热收集者,听说塔里水银家里祖父以前是领地伯爵,不缺钱。”
  “这么说他收集了很多哦?”加隆目光一亮,“说实话,我就对这种诡异危险的古董感兴趣,这种东西才刺激。”
  啪的一下,老头一巴掌狠狠拍在加隆脑袋上。
  “刺激你个头,多大一点连收入都没有就想学着别人玩收藏,败家啊!”
  加隆也不生气,嘿嘿笑了两声:“对了,那本书呢?你从你朋友那儿拿回来了吧?给我再看看怎么样?”
  “都说了很多遍了,没有才能就是没有才能,你再看多少遍都一样。”老头不耐烦地摆摆手,“好了,赶紧做你自己的事。”
  “给我再看一眼又不会看没了,死老头你还是这么吝啬啊。”加隆摇摇头。
  两人嘻嘻哈哈地又闲聊了一会儿,加隆才起身告辞离开。
  没离开多久,格果老头站起身,走到门口轻轻关上门。
  一边的老妇人转过身,放下手里的项链,望着格果老头,眼神复杂。
  “多年不见,你已经彻底沦为普通人了。”
  老头笑了笑,反常的没有反驳。
  “这就是命运,这是我当初的选择,自己种下的种子,结果也是自己承担。”
  “你还打算在这儿呆多久?”
  “多久?等到他们再找到我的时候吧。”老头叹了口气,低声回答,“这么追追逃逃,这种日子过了这么多年……”
  “每天这么浑浑噩噩,你真的甘心么?”老妇人平静道,“我们都进了这个圈子,你想要逃出去已经是不可能了。他们已经找过来了。”
  “你在吓我么?”老头面色一沉。
  “我只是过来专门给你提个醒,他们不会放过和你接触过的任何一个人,包括刚才那个小子。”
  “他只是个普通人,不要把他卷进来!”老头面色肃然,双眼已经没了平时的嬉皮笑脸,而是泛起一丝阴沉的锐利。
  “这话你对我说没用。”老妇人走过来坐在加隆先前坐着的位置,“他也看过那本书了吧?你不用解释,我都听到了。那小子真的很像你年轻的时候。真的很像……”
  她静静看着老头,目光如水。
32 螺旋 2
  “或许吧,只是他终究不可能和我一样。没有才能什么都做不了……”老头低下头,声音低沉。
  “别再天真了,格果。给我吧,那本书。现在只有我才能更好的保护它。”老妇人朝着老头缓缓伸出手。
  格果老头垂下头,一时间默然无声。
  “权势,财富,名声,一切都不如自身掌握的力量稳妥。格果,你已经堕落了。”老妇人目光中透出一丝怜悯,“岁月终究在流逝,一转眼你我都已经这个年纪了。而走错路的你,已经没有资格再保存它了。”
  ※ ※ ※ ※
  加隆慢慢走在柏宁顿街边的人行道上,不时回过头往古董店方向看。正好看到老头鬼鬼祟祟地关上店门。
  “我擦!那老女人还没出来吧?”他目瞪口呆,“这么大年纪了还这么奔放?大白天就等不及了……不愧是猥琐老头……”
  摇摇头,他脑子里马上联想起一串老头和那个老女人之间不得不说的故事,全身马上起了一大片鸡皮疙瘩。
  “在店里就看到他们两个眉来眼去,没想到这么猴急,我刚走就马上关门办事。看来老年人也不是没有这方面的需要啊……”
  他顺着街道慢慢前进,双手踹在裤兜里,看着身边川流不息的马车和汽车,往前走出一段距离,站到一辆黑色轿车边,拉开车门坐了进去。
  歌瑞丝坐在驾驶位上,一手扶着方向盘,一手拿着一个纸包的三明治正大口啃着,一点也没有应有的清冷淑女形象。
  “现在去哪?”
  “回家,另外我们得想个办法怎么赚钱才行,歌瑞丝你有什么路子么?”加隆坐进车里,淡淡问。
  “路子倒是有,就看您愿不愿意干。”歌瑞丝思索了下,随即回答。
  “说说看。正好上次你给我的那张支票还没用。这次用来投资。”
  “那个钱也不是我给的,是公司账目里拿出来的。作为本金倒是正合适。”歌瑞丝点点头,“不知道你是想做实业还是只是单纯为了赚点钱?”
  “就是赚点钱最好,当然来路要清白。”
  “这个就简单了,最符合您要求的,就是以武馆的名义进行武术家教。当然这个是借助费白云馆主的名声,您的师兄师姐们也可以给你介绍一些家教的工作。以您的身份,出去家教也能很轻松地赚到大笔钱。”歌瑞丝解释说。
  “这个倒是可以,不过我现在自己都还没练精,别说教其他人了。还有其他什么路子么?”
  “另外就是菲妮斯汀小姐那边的路,菲妮斯汀小姐自己开了一家拍卖公司,您赚钱的目的不就是收藏古董么?正好可以和她一起合作。最后就是走我们公司的路子了,公司里可以给您每月一份供奉,数额不小,只是在出问题的时候需要您过去出面解决。”
  “先不急,让我仔细考虑一下。”加隆眉头微皱。这三条路都不怎么符合他心里的标准。特别是现在知道了塔里水银居然也在收藏类似的古董时。他心里也有些心动了。
  “如果能够和塔里水银接触上,去参观一下他收集的古董就最好了。问题是我需要用什么样的名义和他接触。”
  他看向歌瑞丝。
  “有什么办法和塔里水银接触么?我想参观一下他收藏的古董。”
  “这个很简单,只要您说自己有一些古董想和他一起鉴赏交流一下,以我们公司的名义前去,应该不会被拒绝。需要我马上安排么?只是您需要稍微化妆一下,毕竟您的年纪还是太小了。”歌瑞丝迅速回答,“至于交流的古董就由我们公司安排。”
  “安排一下吧,看看他答不答应。”
  ※ ※ ※ ※
  一连数天时间,加隆往返于学校古董店之间,完全和一般学生没什么两样。
  但因为勋章的作用已经微乎其微,他现在只能按部就班的每天跟随师兄师姐学习格斗术,白云格斗术是从巨象密武里演化简化出来的招式,四大形连环交替,异常强势。每天加隆做的就是压制自己的力量和师兄师姐对拆练习招式。
  在学校数天时间里也都不怎么上课,只是等期末考试的成绩下来。
  “考得怎么样?”费恩和卡列多凑到一起相互看对方的卷子。
  “还行,班上第二十名,也算不错了。”卡列多咧嘴笑了笑。
  “二十名你还高兴,班上总共才二十几个人……”加隆走过来,手里拿着一份卷子笑骂道,“外语的卷子砸了,我是没指望了,纯粹乱填。”
  卡列多看了眼加隆的外语卷子,上边很清晰的画着20分的字样。
  “厉害!”他竖起大拇指,“对了,等会一起去白鹰沙龙吧,那儿新进了一批紫色葡萄酒,我让老板给我留了瓶。”
  “我就不去了,你们去吧。我还有事。”加隆婉拒道。
  “你又有事,叫你多少次了都不一起行动,你整天到底有多少事忙啊?”卡列多有点不高兴。
  “我是真有事。”加隆无奈地耸耸肩。
  自从卡列多和艾菲好上之后,两人之间的隔阂也越来越大,已经远不如以前那么融洽了。虽然两人都有意识想要弥合,但是艾菲的事终究如同卡在中间的一根刺,根本没法去掉。
  费恩和捷克也都看在眼里,虽然劝过卡列多,但没想到他还是被艾菲哄过去了,连带着对这三个朋友都有些疏远。
  “好了好了,既然是真的有事那就算了。正好我也要陪我女朋友出去玩,这个假期也就开始几天有点空闲,其余时间估计要被我爸抓过去帮忙了。”费恩接话道。
  两个朋友在边上好言相劝,卡列多脸上才好看了些,但还是气冲冲地走了。
  加隆对此也无可奈何。
  “加隆你是去武馆么?”
  “不是,武馆暂时不用去了,假期我就呆在家里。那是另外的事。”加隆现在已经不需要天天非去武馆不可,他能学的都学了,剩下的就是自己领悟锻炼。
  自从和歌瑞丝的事平息下来后,生活好像又彻底恢复了平静。
  和几个朋友闲聊了一会儿,加隆看了下学校的钟点,时间已经差不多了,这才慢悠悠地走出校门。
  校门口停了一串来接学生的车子马车,不时有车辆赶到和掉头离开。黑色白色黄丨色,各种色彩样式的车辆之间,加隆缓缓走到一辆黑色轿车前,很自然地开门坐上去。
  “东西都准备好了。”歌瑞丝坐在驾驶位低声说,“塔里水银已经答应了我们的请求,交流就定在他在郊外的一处临时居所。”
  “在什么地方?”
  “柯努镇。”
  “柯努镇?边上附近是不是有个地方叫银纱城堡?”加隆微微诧异。
  “银纱城堡?”歌瑞丝迟疑了下,“好像是……我也没去过,不过塔里水银好像对那儿挺感兴趣,现在正在那儿修养。”
  “他的案子解决了?”
  “没有完全解决,只是找到了大半金环偷走的古董,其他的已经被金环通过各个渠道变卖了,当初我们公司也是其中一条渠道之一。这个想必你也清楚。”
  “这个倒是。”加隆也清楚歌瑞丝背后的曼雷敦公司确实是淮山最大的古董倒卖机构,“从这里过去要多远?时间多久?”
  “先去一个地方接人,为您化妆。之后我们再去柯努镇见塔里水银,约好的时间是下午三点左右。”
  “现在才不到11点,时间还来得及。”加隆点点头。
  一直以来他都想去一下银纱城堡,看看铜十字勋章的来源地到底有什么特异之处,作为最奇异持久的一件潜能古董,铜十字勋章背后的秘密也是加隆一直想要探清楚的,没想到塔里水银居然也似乎在追查这方面的事。
  “看样子不大可能是巧合,收集潜能古董,还专门跑到银纱城堡附近居住,如果真这么多巧合那就太奇怪了。”
  加隆侧过脸看向外边,隆隆的发动机声音中,车子缓缓往前移动着,路边街上可以看到三五成群的学院学生在两侧商店里进进出出,女生们穿着短裙黑丝袜,大多都青春可人,男生们打打闹闹,衬衫长裤皮靴,就算长相一般的,也显出几分气质。
  这是圣莺学院才有的特殊气场,一般学校根本不可能有,光是这身衣服校服,一般学校的学生就根本穿不起。
  淮山市不止一所学院,初高中有四五所,其中圣莺是其中最好的,不只是历年的统考成绩升学率,还有环境学生素质,等等各方面。
  看着车窗外的年轻学生,加隆忽然想起这些天在家里一直老老实实的妹妹瑛儿。
  武馆拜师的事,告诉父母时,父母出差回来亲自去了趟师傅费白云的住处拜访,算是弥补先前的缺席。
  加隆的父母都是本分老实人,对于费白云实际上的地位势力都不了解,只是对一个拜师感到这么浓重感到意外。而费白云家里也不是什么大富大贵的样子,反而摆设各方面都很朴素。
  妹妹瑛儿也知道了他拜师的事,但是不清楚具体情况,不过知道拜师的过程后,清楚那是真正的正规拜师,倒是对加隆有了一丝改观。但不知道是为什么缘故,最近和加隆也越发冷淡起来。
  收起心思,加隆往后仰靠在座位上,视野扫了眼下方的属性技能栏。
  “现在什么都不缺就是缺实战格斗术了,如果还有属性点就好了,可以迅速把白云格斗术提上去。节省大量时间精力。希望这次见塔里水银能够有所收获……”
33 银纱古堡 1
  淮山市外南部郊区。
  大片连绵的绿色山坡起起伏伏,如同铺了一层厚实的绿毯。
  其中一片斜坡上,稀稀疏疏地点缀着一些黄白小点,全是一栋栋的单双层小楼。这些小楼大多是正方体,用淡黄泛白的石块砌成。
  小楼边上,门框上,到处都爬满了绿色藤蔓,一些藤蔓还开着白色黄丨色的小花。
  其中一栋双层小楼下方,有着两个圆拱门洞,里面形成一个半开放的乘凉处。
  门洞里摆了两张桌子,左侧一张桌子边,正坐着四个人在喝茶休憩。
  两个中年男子分别带了一位年轻女子,相对而坐。
  年纪大一些的男子留着漂亮小胡子,一身整齐精致的黑西服,一手还握着一根棕木手杖,看上去四十岁左右。他端起桌上的红茶木杯,轻轻喝一口。
  “凯利县樨专程过来和我交流厄运古董方面的收藏,这份热情确实算是很少见啊。”
  他目光落在对面坐着的中年男子脸上。
  对方面色微白,一头淡金色短卷发,下巴留着金色小胡子,穿着整洁的白色西。给人一种优雅轻松的气质。年纪也年轻得多,估计只有三十岁。
  最主要的是,对方的一双眼睛,如同最上等的红宝石一般,晶莹剔透,异常清澈。
  “水银县樨的热情才是让我惊叹,不只是专程到处收集厄运古董和珠宝,甚至还追根溯源,追查它们最初的来源。”
  男子叹了口气。
  “其实我们这些收藏者,哪一个不都是主要对这些东西感兴趣呢?最期望的生活就是每当回到家,看到自己家中摆放的物件古董每一件都有着神秘的来历。就好像……就好像……”
  “就好像是连同我们自己的住所和生活也变得充满神秘,仿佛其中充斥了未知的力量。”塔里水银微笑补充。
  “不错不错!就是这个感觉!”金发男子点点头,“生活总是这么无趣!所以我们向往的是让自己,以及自己的生活充满神秘和乐趣。或许这就是我们收藏厄运古董最大的兴致。”
  “说得不错!”塔里水银深有感触地点点头,目光不经意地扫过对方男子的手腕,“我最开始也是因为办案,才意外获得一件厄运古董,没想到越到后来就越发迷上收藏这东西了。一转眼居然就过了这么多年,家里收集的厄运古董不管真假也都有上百件了。一转眼就十多年过去了,时间过得真快啊……”
  “上百件!?”金发男子眼睛一亮,“那可真是大手笔!不愧是名侦探塔里水银,想必绝对不会是您刚才拿出来的那些货色一样,那么您这次来这里,难道是也是和厄运古董有关?”
  “这个到不全是。”塔里水银摇摇头,接过一边丝岚小姐递过来的烟斗,轻轻吸了口,缓缓吐出烟圈,“我这次是追查一个罪犯里的老对手过来,为了那件连环杀人抢劫案。案件告一段落了,这才有点时间来这里探查一下。”
  “这样么?难道是那个大名鼎鼎的金环大盗?”金发男子伸手捏着胡须若有所思,看到侦探点头肯定,他又继续道:“金环大盗在全联邦范围内连续作案数十次。据说除开您之外,就只有另一位同样知名的大侦探曾经正面接触到过他。不知道您能不能具体给我讲述一下有关金环的事?”
  “这个很抱歉,不是我不想说,而是警察总署有着相关保密条约。”塔里水银耸耸肩,“好了,下午我还准备去一趟银纱城堡,不知道凯利县樨有没有兴致和我一起去一下。”
  “哦?银纱城堡?我在淮山市这么久也听说过这座破旧城堡,好像是一位军官继承下来的遗产吧,现在没钱打理了,里面的东西都变卖得差不多了。”金发男子凯利低声道,“听说那座城堡本来准备对外出售的,只是太过破败了,位置也太偏远,买什么都不方便,去看过的人才都没了购买的心思,难道您是想把它买下来?”
  “只是去参观一下,买下来到不至于。”塔里水银笑了笑。侧过脸和丝岚小姐低声说了几句话,后者点点头,站起身朝不远处的另外一栋双层小楼走去,很快身形便消失在茂密的绿色灌木丛里。
  “这里的植被很茂密啊,居然到了秋天也没有半点萧瑟的迹象,如果不是距离家乡太远,我都想搬到这里来定居了。”塔里水银喷出一口烟圈,深有感触道。
  “说得也是,我就是这样,定居下来就不想离开了。”凯利笑着回答。也跟着和身边的白金色马尾女子说了几句话,后者也马上起身往小楼外边马道上的黑色汽车走去。
  “从这里过去银纱城堡需要两个小时的车程,现在已经是下午快五点了,这个时间去,回来的话就是晚上了。或者说塔里县樨是准备在那里过夜?”凯利站起身疑惑道。
  “这些天我偶尔也确实是在那儿过夜,这也没什么稀奇。我已经和古堡的主人纳斯维斯商量过了,交付了一笔租金,城堡专门租给我两个月的时间。反正里面的东西都搬空了,他也不怕被拿走什么财物。”塔里水银站起身,“好了,凯利县樨你们的汽车还是不用开过来了。这里周围可没有加油的地方,最好是坐马车过去比较好。”
  “这个倒是。这么说我也得打扰您一两天时间了。”
  “没什么,大家都是同道,我也是难得遇到一位和我有共同兴趣爱好的朋友,不瞒您说,在朋友圈子里我的这个兴趣爱好,都是一直被大家诟病的。好了,不多说了,那么我先去引马车过来,我们车道上见。”
  “嗯,一会儿见。”
  凯利站在桌子边,端起红茶轻轻一口而尽,看着塔里水银慢慢穿过草丛,朝着远处车道上驶来的一辆黑色双驾马车走去。丝岚小姐一身白色风衣,刚好跳下马车站在一侧等着他。
  车道弯弯曲曲,蔓延至远处,如同一条灰白的长蛇,一直绵延至远方。前段车道远处,还有两驾牛车拖着金黄的小麦缓缓移动。
  一阵暖和的微风吹过来,带起凯利白色西服的下摆,空气里弥漫着一种悠闲舒适的缓慢生活节奏。
  他摸了摸下巴。
  “这胡子还真逼真。”
  “那是当然。”先前离开的白金发色马尾女子重新回到他身边,“去银纱城堡的路线,先要坐马车最少两个小时,然后还要走上一段山路,比较偏远。我们恐怕是不得不在那儿过夜了。”
  “塔里县樨可是答应了我可以在城堡里留宿的。”凯利微笑道,“走吧,别让我们的大侦探久等。”
  女子看着凯利慢慢走开的背影,眼里闪过一丝疑惑。虽然明知道是伪装的外貌,但无论从哪一方面来看,凯利都要比加隆成熟太多了,也真实太多了。完全不像是一个十几岁的少年。
  就好像是加隆才是凯利的伪装一般,而变成凯利的加隆才是真正露出自己的本性。
  微微摇摇头,不再多想,她赶紧跟了上去,两人一前一后朝远处车道上正在等着的马车走去。
  上车前,加隆随手从身边草丛中扯下一朵紫红色小花,轻轻嗅了嗅,隔近才看到花蕊中心爬了很多细密的黑色小虫子,如同蚂蚁,花朵也完全没什么香气。
  四人上了双排马车,塔里两人坐在前排,加隆和歌瑞丝则坐在后排。
  马鞭轻轻抽了个空响,顿时两匹黄骠健马缓缓拖动马车往前移动起来,脖子上的铃铛也开始叮铃直响。
  看到加隆手里摘了一朵紫红色花朵,塔里水银笑着说。
  “这里的花都没有什么香气,但是很奇怪的能招惹很多虫子,也不知道是为什么。”
  加隆伸出食指,让一只黑色小虫顺着花瓣爬上自己的指腹,痒痒的。小虫子就像是缩小了很多倍的黑色瓢虫,两个半圆的翅膀不时张合维持平衡。
  “厄运古董起源地周围总会有不同的奇怪现象,这不是很正常么?”他跟着微笑道,“要是和一般地方一样,也不会吸引我们专门过来了。可惜您的其他古董没带在身边,不然我也说不定有幸可以大饱眼福了。”
  塔里水银笑了起来。
  “我原本还以为您是嘴巴上胡乱吹牛的骗子,没想到随便拿来的几件厄运古董仿品都被您识破。倒是没有预料到能在这里遇到您这样的知己。我原本还以为只有我一个人喜欢研究厄运古董。”
  “我也一样。”加隆撤掉一片花瓣,轻轻弹出马车,也跟着笑出声来,“不过银纱城堡到底有什么值得您关注的?我在这儿生活这么久也不怎么清楚。”
  塔里水银将马鞭交给丝岚,让其代为赶路,一边从皮包里取出一叠白色文件,反手递过来:“这是我收集的一些资料,您看看。”
  加隆接过来,看了眼第一面的标题:古堡主人意外猝死。下面是大篇幅的报道文字,讲的是发现死亡的过程。
  翻开第二页,同样也是类似的标题。
  第三页也是,但是多了一张照片,上边正好是银纱古堡的图案。
  连续三任古堡主人都死于非命,而且凶手未知,都是安详的死在自己的床上,没有任何迹象,就像是生命衰竭了的老人。而诡异的是,三任主人都是年轻力壮的中年军官。
34 银纱古堡 2
  “最近的一人,是三十年前银纱古堡的主人,具体是哪件厄运古董我们并不清楚,这一次就是专门过去看看具体情况,看能不能找出隐藏起来的厄运古董。”塔里水银补充道。
  加隆点点头。
  他倒是清楚所谓的厄运古董,十有八九就是他身上随身携带的铜十字勋章。虽然勋章现在提供的潜能微乎其微,一个星期才有一点提升,不过总比一点都不提升来得好,聊胜于无。
  而对于潜能古董为什么会能提供潜能,又为什么会有厄运古董的称呼,加隆也感觉非常好奇。所以答应塔里水银的邀请,一起前往银纱城堡也是基于这个念头。
  马车从中午一直驶到下午,橘红色的太阳已经沉下地平线一半了,才终于到了一片黄绿色下坡顶上停下,斜坡下方是连绵的绿色小树林。
  四人下了马车,站在斜坡顶往前望去。
  连绵的暗绿色树林远处,同样一个更高的斜坡丘陵上,一座灰白色破旧城堡清晰可见。
  城堡如同被火烧过一样,到处是烟熏的灰黑色痕迹。没有任何绿色植物痕迹。
  城堡外观,周围的栏杆围出的草坪,以及周边的一些小树,都是一片灰黑色,仿佛刚刚遭火灾没多久。
  整个城堡有三尖,呈一个山字。表面密布着正方形的十字窗口,远远望去,窗口里面一片黑糊糊的,什么也看不清。
  “这就是银纱城堡了。三十年前据说遭了火灾,后来的主人也没钱修缮,所以就成了现在这个样子。可惜当初这里还是记载中比较出名的花园城堡,银纱的意思就是表面如同蒙上一层银纱,美丽梦幻,因此而得名。”
  塔里水银指着城堡感慨。
  歌瑞丝在一边疑惑道:“不对吧,塔里县樨,三十年前的火灾,怎么现在城堡还是这种灰黑色,怎么可能连半点绿色植物都没有长出来?”
  丝岚小姐接过话头:“这个谁也不清楚,有人猜测是灰烬盖住了周围植物的生长。也有人猜是那块地盘本身没什么植物可以生长。甚至还有几个比较奇异的传言,不过都不可信。”
  “找过这周围的民众询问过吗?”歌瑞丝皱眉。
  “城堡周围方圆三十里都没有人烟,这周围的地形比较复杂,不适合种农作物,所以最近的农庄和小镇村子都要走很远才能到。”
  加隆摸了摸下巴的假胡子。
  “也就是说,我们可能就要在这里面休息一晚上了?吃喝什么的没问题吧?”
  塔里水银点点头。
  “没问题,我和丝岚已经在这里休息很多天了。除了外出和人交流不怎么方便外,这里的环境还是很不错的,适合修养生活。好了,继续走吧,从这儿望过去近,实际上还得走上很远的距离,起码要步行半小时才能到城堡。”
  “马车怎么办?”
  “捆在这里,后面有人来接回去。我都安排好了。只是我们过来的时候可以坐马车,如果是出去就只能步行了。从这里到最近的柯努镇也要快走四个多小时才能到。”塔里水银解释说,“所以我们得打好在这儿住上几天的打算。”
  “这倒是不错,相当于休假了。歌瑞丝,你回去市里面通知一声。”加隆放低声音,“就说我去朋友家里做客了,让家里不要担心,过几天就回去。”
  歌瑞丝知道他的意思,这是让她帮忙隐瞒下来,毕竟加隆还只是个高中生,跑得太远了也会让人担心。
  “那么不如我直接驾车回去算了,正好把马车还到镇上。”
  “也好。”塔里水银点头同意。
  三人看着歌瑞丝驾着车往回赶路,直到渐渐消失在车道弯曲处,才回过神来。
  “走吧,天色不早了,早点赶到还能好好的休息一晚上。”塔里水银手里提着一个长条形黑包,“我可是带了猎枪,到时候可以在周围打点野味做烧烤!”
  “那还真不错!您想得真周到。”加隆也笑了起来。
  丝岚笑着提了提手里的红色小包:“我也带了一些调料和茶叶咖啡豆,附近有条小河,可以取水煮茶和咖啡。”
  “磨不好的咖啡可不是什么好东西。”
  “我有秘密武器!呵呵……”丝岚神秘一笑,“凯利县樨很少出来野炊之类吧?不像我们,有时候追犯人到了深山老林里,不得不学会这些准备工作。”
  “这倒是。”加隆耸耸肩,“我只是带了一点应急用的小工具,还有一套换洗用的便衣。调料什么的也揣了点,倒是不如两位想的周全。”
  “好了,走吧,早点到城堡整理一下房间,在这儿就都是用我们先前带过来的油灯了。”塔里水银看了下已经彻底沉下
温馨提示: 读者阅读小说的同时,可以发表一下对小说的看法供其它小伙伴们参考哦,书评如果被采纳成精评,您就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奖励哦!书评禁止发布广告和违法内容,一经发现将永久删除帐号!


本站能保证所有电子书均为TXT格式电子书,100%无病毒读者可以放心在PC或手机上阅读。
第九书包网开放上传功能,拒绝任何形式的涉黄违法电子书,请网友自觉遵守网络秩序,一经发现将删除其帐号!
About us:第九书包网www.shubao9.com)为台湾现代派文学社思潮社旗下简体版中文小说电子书网站,为全球读者提供免费TXT电子书共享平台!
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TXT电子书均由读者自发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法,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