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神秘之旅〗第12部分

去的太阳,低声说,“否则太晚了不方便。”
  “也对。”
  三人沿着斜坡快步往银纱古堡走去。
  ※ ※ ※ ※
  走进城堡铁门,地面是黑灰色掺杂了白色粉末的怪异颜色。仿佛是大火焚烧后的灰烬铺的路。
  左右两侧分别有着一个三角锥照明火台,是用黑色金属架子搭的,上边顶着个火盆,不知道是什么金属。火台连着黑色围栏,将古堡和外边树林分成两侧,犹如两个世界。
  外边是暗绿色的茂密树丛,围栏里边则是大火烧过一般景象,古堡内的草坪呈现出一种苍白的淡黄丨色,几颗黑色快要枯死的大树给人一种死气沉沉的沉寂感。
  三人提着东西走进大门,沿着黑灰铺成的笔直大路,一直走到城堡的大门前。
  大门是圆拱形的木包铁,黑乎乎的,中央有个微白的圆圈,圆圈内是一个宽大的钥匙孔。
  塔里水银拿出一把黄铜钥匙插进去,使劲转了几圈,然后狠狠一推大门。
  哗的一声,大门往里打开了,露出内部空荡荡的大厅。
  加隆跟着丝岚进了大厅,到处看了下。整个大厅里面什么都没有,没有家具,没有装饰,没有地毯,甚至连墙上的壁灯座都被扒下来卖掉了。整个一片灰黑色调。
  正对着大门的天窗正好斜射下来一束微红的阳光,投射在黑色地面上,更加显得整个大厅的空旷沉寂。
  “先去定下你的卧室吧。”塔里水银关上门,将钥匙重新挂回腰间,“您挑一个房间作为休息。然后我们得自己动手准备晚餐了。”
  “自己动手在城堡里面搞野炊,这个倒是新奇。呵呵。”
  加隆在丝岚的带领下,挑了一个城堡右边的房间作为卧室,将里面的铁床整理了下,铺上后备的床铺便可以睡了。
  匆匆解决晚餐后,天色彻底黑了下来,城堡内没有足够的煤油,不能长时间照明,所以三人约好早点休息,第二天起来好好查探一下整个城堡。
  进到房间,坐到床上休息了下。
  房间异常寂静,侧面开了一个长方形如同门一样的落地窗,地上是淡红色的六角形石砖,密密麻麻地拼成平整地板。整个房间里除了一张大床外,再没有其他什么东西。大床四周还有着搭蚊帐的铁架子。
  加隆坐在床上都不敢大力动弹,稍微一动,说不定铁架子上边的铁锈就会唰唰地掉落下来。
  床边的煤油灯放在临时的一把凳子上,散发出淡黄丨色的摇曳火光。
  加隆只穿着内衣走到窗户口边,往下望去。窗外一片黑暗。
  夜晚灰黑色的草坪上,看不到半个人影,往远处山上望去也没有半点人烟。整栋城堡没有任何声音传出,塔里水银和丝岚分别在两个房间早早地就睡下了。
  整个城堡仿佛就只有自己一个房间有人有光亮。
  加隆推开窗户,窗外清冷的空气一下涌进来,远处隐隐传来咕咕的猫头鹰叫声。朦胧的月光洒下来,只能勉强看到外边的景色。
  “还是早点睡了,明天看看塔里水银在这儿找到什么线索。这家伙说不定已经看出我是化妆过来的了。脑子先不说,只是这份观察力就不是一般的强。”站在房间内练了一趟拳后,加隆才缓缓收势,关上大半的窗户,躺上床休息。
  不知道过了多久。
  加隆翻了个身,睡得迷迷糊糊之间,忽然房间房门吱嘎一声打开了,像是有人从外边悄悄推开一样。
  他豁然一惊,坐起身朝门口望去,房门半开着,看不到外边,也没有丝毫动静。
  他起身走过去,轻轻关上门。
  “或许是风吹开的。”他猜测。
  回到床上,又迷迷糊糊睡过去,忽然又是一声轻响。
  吱嘎……
  门又开了。
  加隆猛地坐起身,手不自觉地抓起床边的台灯,双眼紧盯住半开的房门。
  依旧什么也看不到。
  “谁在和我开玩笑?”他提高声音问,“塔里?”
  声音传进门外的走廊,空空荡荡泛起阵阵回音。
  没人回答。门外一片安静。
  加隆从床上走下来,穿上拖鞋,小心地提着台灯走到门口,轻轻合上门,然后反锁,挂上锁链,插上门闩。
  啪。
  随着最后一道门闩被插上,房门彻底被锁死。
  加隆长呼了口气,转身回到床上。他没有睡觉,只是坐在床上警惕的听着周围的声响动静。
  忽然间,门外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拨弄锁眼的声音。
  加隆猛地起身,冲到门前轰然打开门,声音瞬间戛然而止。
  门外一片空荡,什么都没有。
  忽然他微微一愣。
  “我不是锁了门了吗?”他回头看了看门闩,陡然一惊。
  “我明明反锁了门,还插了几道门闩的!!?”他很清楚的记得,自己只是一拉门,居然就直接打开了!
  “怎么回事!!?”“怎么回事!!?”
  他猛地合上门,头皮发麻地往后连连倒退,脚弯撞在床上,一下子坐倒上去。
  “如果被我知道是谁在和我恶作剧!你就死定了!!”他大声吼起来。
35 银纱古堡 3
  “凯利!醒醒!凯利!!快醒醒!!”
  忽然一阵急促的叫声从耳边传来。
  加隆猛地睁开双眼,一阵刺目的亮光晃得他眯起眼睛,身边塔里水银正疑惑的拍着自己的脸。
  “怎么了?塔里你在这儿干嘛?”加隆坐起身,这才发觉刚才那一幕只是梦。
  “你怎么跑到地下室来睡觉了?”塔里水银怪异地看着加隆,“是不是昨晚上一个人跑过来研究,困了就直接谁在这儿了?不是告诉你别一个人行动,要等我一起么?”
  加隆这才发现自己居然正躺靠在地下室里,周围是狭小的灰黑色墙面,空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地上墙上都是冰冷的灰黑石砖。
  这个地下室也不全在地下,有一半的天窗在墙壁上段,射下来明亮的阳光。看上去不像地下室更像是地牢。
  “怎么回事?我记得我明明是睡在自己卧室里的?”他垂下头感觉脑子里有些钻疼。
  忽然间他心里一寒,身边居然没了半点声音。
  只是一转眼的瞬间,面前的塔里水银居然不见了。
  周围是空空荡荡的地下室房间。
  “塔里?”
  “塔里?!”
  加隆从地上爬起来,大声喊了几声。
  没人回答。
  忽然他脑子一疼,忽然想起一段记忆,记忆里模模糊糊地记着。塔里把他从地下室叫醒,这似乎已经是三天前的事了。
  “三天前?”他捂着脑袋,双眼都有些模糊起来,“怎么回事?如果是三天前,那么这三天里我到底是在干什么?!怎么会半点记忆也没有?明明刚刚他还站在我面前!”
  他感觉太阳丨穴钻心的疼。脑子有些错乱了。
  “不行!这座城堡不能再待下去了!!”
  他急忙打开门,冲出地下室,沿着空旷笔直的走廊朝着城堡大门跑去。
  噔噔噔的脚步声不断在城堡内回荡。
  嘭!!
  城堡大门被轰的撞开。加隆一下从门内滚出来,滚下石阶,又在草坪上翻滚了几圈,终于仰躺在草地上。
  呼……呼……呼……
  他大口大口地喘息着,一阵剧烈的困意莫名其妙地涌上来,加隆毫无抵抗地沉沉睡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缓缓再度睁开双眼。自己依旧还躺在城堡里的卧室床上。
  “凯利,醒了么?”塔里水银的声音从门外传来。
  “又回来了?!刚才都是梦么?”加隆猛地一惊,坐起身来。“这个地方……这地方太诡异了!!”他浑身鸡皮疙瘩起了一大片,暖暖的阳光从窗外射在自己身上,却丝毫没有感觉到暖意。不过回忆起刚才的景象,现在的景物感觉明显要清晰很多。
  “是梦么?”他深呼吸一次。
  起床后赶紧穿上衣服,他打开门,看到塔里水银站在门口,一脸诧异地看着他。
  “你怎么了?两眼黑眼圈,一副没睡好的样子。”
  “没什么,做了个噩梦。”加隆勉强笑了笑。
  “噩梦?”塔里水银失笑起来,“一个噩梦就把你吓成这样?怎么回事?过来喝早茶给我们说说吧。”
  “行。”加隆揉着眉心,也感觉有些荒谬,“只是这个噩梦不是一般的真实。”
  “你先过去吧,在下面一楼大厅,我把门窗锁好。”塔里水银拍拍加隆肩膀,“看来还是不该给你那份资料。”
  “没事,我可不是那么容易就被吓到的人。”加隆哑然失笑,出了房间往楼下走去。
  他没有看到塔里水银站在他身后微微一沉的神色。
  ※ ※ ※ ※
  一楼大厅。
  顺着中间楼梯下来,加隆看到丝岚小姐正坐在角落里,端着一杯热红茶慢慢喝着,还换了一身黑褐色紧身猎装,淡金色长发绑成一束垂在背后,越发衬托出白皙细腻的肤色。
  “凯利县樨也起来了?怎么看上去精神不很好的样子?是没休息好么。”
  “做了个噩梦,唔……感觉太真实了。”加隆揉揉眉心,走到丝岚身边的桌子前坐下。
  “喝茶吧,才煮好的红茶,是我从格尔非得那边带来的茶叶。”丝岚做了个请的动作。
  “多谢。”
  加隆端起一杯微微发烫的红茶,放到鼻端闻了闻,顿时一股清新如同薄荷的响起迎面扑来,里面还夹杂着淡淡奶油和甜香。
  轻轻抿了口,感觉是喝薄荷水。
  “这是什么茶叶?味道怪怪的。”
  “我加了其他的香料,可以提神醒脑,早上起来能够促进大脑清醒。我的一个叔叔是西里斯大学的医学教授,这是他教给我的方法。”丝岚微笑道。
  “不错不错。”加隆点点头,“感觉确实脑子清醒多了。”
  塔里水银也走到桌子边坐下,端起准备好的红木杯子,狠狠灌了口里面的茶水。
  “一会儿我是这么安排的,先去打猎,准备中午下午的食物,然后去取水顺便清洗一下餐具。下午的时间专门检查城堡,以及周边的环境情况。”
  “您比我有经验得多,全看您的安排吧,我没什么意见。”加隆耸耸肩。
  “对了凯利县樨……”
  “叫我凯利就行。”
  “那好,凯利你刚才说你做了个很逼真的噩梦,到底是什么样的梦能把你搞成这样,看起来就是精神不足,萎靡不振。”塔里水银疑惑道。
  加隆轻轻喝了口热茶,薄荷的凉和热水的热混在一起,顺着喉咙滑进心窝处的胃部,感觉浑身暖洋洋的还透着一股子清醒透彻。
  “我梦见……”他顿了下,“梦见半夜有人不断地在开我的房门,一次又一次。每次都是在我快要睡着的时候。”
  他眉头紧蹙:“这很古怪,我从来没有来过这里,从来没来过这个城堡,没想到一来居然就会做这样的噩梦。”
  “我记得,我给您的那份资料上记录了曾经这里的三任主人的死亡资料。他们据说就是在死亡的前段时间不断做噩梦。有可能是您看到资料后,心里有了一丝担心,才会做这种很奇怪的梦。”塔里水银分析。
  “有记录他们做的噩梦的具体情况么?”加隆奇道。
  “这个倒是没有,不过我昨天也做了个梦,只是不是噩梦。”塔里水银握着手杖抬头望着天窗,脸上泛起一丝怀念和惘然。
  “您又想起那件事了?”丝岚眼里闪过一丝担忧,“已经过去那么久了,您还没有放得下么?”
  “要是那么简单就好了。”塔里水银笑了笑,只是笑容里有点苦涩。
  加隆坐在一边,扫了眼两人的神情,没有说话。
  慢慢喝完早茶,吃了点丝岚带来的糕点,三人才起身,提起猎枪猎刀。
  塔里水银握着猎枪,换了身专门打猎的类似军服的暗绿色衣服,带了个圆筒帽子。
  加隆则提着一把半米长弯刀,只是衣服还是昨天的那套衣服,一看就不像是打猎的。还不如丝岚小姐的装束简洁。最后倒是提了个麻布口袋,干脆做起了后勤工作。
  三人简单收拾了下餐具,陆续走出城堡大门。
  嘭的关上大门,反锁上。塔里水银带头朝城堡右侧的走去。
  “那里有处围栏破了个大洞,正好可以直接从那儿过去树林。”他一边走一边开始给猎枪上弹药,不时上下滑动发出咔嚓咔嚓的声响。
  “这附近的动物不多,不过好在我们人也不多,只要打到一点东西也能将就吃好几顿。”
  加隆点点头,没有说话,只是举了举手里的口袋,意思是他只是做后勤帮忙拿东西的,其余就看你的了。
  塔里水银笑了下,自信的拍拍猎枪,也不再说话。
  三人来到城堡右侧,一圈的黑铁围栏上赫然有着一个两人宽一人多高的大洞,围栏的金属栏杆似乎被什么东西撞烂了,往内弯曲断裂。
  塔里水银小心地第一个从大洞钻出去,站在另一边冲两人招手。
  丝岚第二个从洞口钻过去,动作利落。加隆跟着快速钻过去,只是衣服一角差点被断裂的金属栏杆挂住。
  围栏外是一片幽深暗绿的树林,四五米高的小树密密麻麻,有粗有细,加上茂密的地面灌木和草丛,还没走进就能感觉一股凉意从林子深处涌出来。
  刚刚升起的阳光根本没能照射进这片树林一丝一毫,甚至连光线的暖意都被挡在外边。阵阵清脆的鸟叫声不断从深处传来,偶尔还有窸窸窣窣的草丛杂响,似乎有什么东西快速的从草丛里窜过去。
  “这是山鼠的动静,很大很肥。”塔里水银小声说着,弯下腰,尽量放轻脚步,“没想到才出来就遇到好东西。”
  丝岚笑了笑,也开始跟在他身后慢慢移动。
  加隆虽然没打过猎,但是也知道这个时候绝对不能有大的声响,他踮起脚跟在最后面。
  砰!
  前边陡然传来一声枪响,他抬头看去,正好看到塔里水银放下枪,枪管口正冒着白烟,一股子浓浓的火药味弥漫开来。
  “嘿嘿,中了!”塔里水银揉揉鼻子,大步往前走上去,走到十多米外的一处灌木丛里,使劲拨开草丛,在里面翻找了下,直接提出一只足球大小的黑灰色山鼠。
  “居然有这么大!”加隆惊讶道,跟上去打量着这只山鼠,就和放大版的老鼠外形一样,只是脑袋部位被一枪打得稀烂,背上皮毛上都溅了一些细小的血点。
  “塔里你的枪法果然厉害,隔着草丛这么远都能看清快速跑动的山鼠。”冲塔里水银比了个大拇指,加隆拍拍山鼠的皮毛,“看来就这一只就够我们三个今天一天的肉了。”
  “这点不够,要去掉内脏皮毛,剩下的肉就不多了,还得再打些。”塔里水银摇摇头笑道。
  加隆从没有自己处理过野味,什么都不懂,倒是感觉一切都挺新鲜的。昨晚上因为噩梦搞得阴郁的心情顿时也放松了很多。
  三人继续在林子里转悠,加隆跟在最后边,那只山鼠就放在他的口袋里,有些沉,差不多有二十多磅的样子,也就是接近二十斤的重量。
  跟在丝岚小姐身后,加隆顺便检查了下自己的身体属性栏。属性都没有什么大变化,只是力量又往上增长了一些。从原来的2.08变成了现在的2.09,明显是大成的白云秘法的作用。
  “三级的白云秘法增长幅度很多人都知道,但是这从来没有人打到过的第四层秘法,估计没人清楚能够达到什么样的水准。现在武术方面倒是上了正轨,只是潜能的吸收又开始停滞了。如果能够弄清楚厄运古董产生潜能的根源,就能循着清晰方向寻找了,而不是像现在这样无头苍蝇似的乱窜。”
  加隆一边检查自己的身体状况,一边紧跟在前边两人身后。这段时间,他在和师兄师姐对练的过程中,已经渐渐有一些习武人的气质了。这是一种从内心深处慢慢产生的改变,是因为自身力量实力的变化自然而然产生的变化。
  转了好一会儿,三人都没能再遇到其余猎物,塔里水银回头大声道。
  “前边有个城堡的地窖,要去看看么?这里已经是附近了,我们可以去那儿休息休息,估计是刚才的枪声吓到周围的动物了,反正现在周围也没什么可以打猎的。”
36 银纱古堡 4
  “地窖?行!您安排就好。”
  几人在林子里又转了一会儿,塔里水银似乎找到了以前记下的大树标记,连续找了几个路标后,终于来到一片稍微宽阔点的树林草地上。
  “就这儿了,上次我过来还在这儿野炊过。”塔里水银笑着走上草地,用脚在中间地面踩了踩,忽然他脸色一变。
  “不对!这儿还有人来过!丝岚!”
  丝岚小姐赶紧上前,弯腰在地上开始摸索起来,很快便找到一个金属圆环提了起来。
  圆环呈黑红色,上边满是铁锈,里面似乎是另外的金属,居然隐隐透出一丝光滑的白银色。
  塔里水银本来也在找,只是没丝岚那么快,看到发现圆环后,他也过来一把拉住圆环,使劲往上一拉。
  哗啦!
  一块方形木板被拉起来,上面大片的泥土草屑掉落下来,露出下方黑乎乎的空洞。
  加隆也没有问塔里水银是怎么知道有人又来过的,只是看两人面色一下子变得严肃起来,感觉气氛也有些紧张了。
  他也走过去,站在洞口边往里望去,里面一片黑乎乎的不知道有多深。
  “我下去看看。”意外的是,主动开口的居然是丝岚小姐,而不是大侦探塔里水银。
  “注意安全。”侦探居然答应了,冲丝岚小姐点点头,表情肃然。
  “还是我下去吧,这种事让丝岚小姐下去不好吧……”加隆有些迟疑道。
  “没什么,丝岚可不是表面上这么娇滴滴的漂亮小姐,仔细看着就好。”侦探冷静道。
  丝岚不知道从哪儿扯过一张白色面巾,蒙上口鼻,手里提着一把黑色短匕首,又取出一根绳索捆在附近的大树上,然后将绳子另一端丢进黑洞。
  “我先下去了,你们在上边注意安全。痕迹还很新鲜,说不定对方还没走远!”丝岚沉声道。
  “知道,你小心。”侦探拉着加隆退后两步,表情越发严肃了。
  丝岚拉着绳索一下往洞口一跳,瞬间没了影,深棕色的绳子一下被绷得紧紧的。
  过了十多秒,绳子才松弛下来,显然里面的丝岚小姐已经到了底。
  “县樨!您也下来一下吧,底下有情况!”丝岚的声音从洞里传出来。
  塔里水银表情更凝重了。
  “丝岚说有情况,就一定是比较严重了,我得亲自下去一趟,凯利县樨,上边就交给您了,这把枪交给你,请千万别离开洞口附近。”
  加隆心里微惊,他不知道为什么塔里水银居然会这么信任他,不过仔细一想,自己还对这个大侦探有所图,自然不可能有什么其他歪念头。
  当即也就重重点点头。
  “您放心,我会一步不离的守在附近!”
  “拜托您了!”塔里水银点头,将猎枪交给加隆,然后整理了下自己身上的东西,紧了紧皮带,双手扯着绳索也跟着往洞里慢慢滑下去。
  不过十几秒的时间,便彻底看不到他的身影了。
  加隆一个人站在洞口边上,手持双管猎枪,左右警惕的注意着周围。
  不过还好的是,周围没有任何动静,只有风吹动树叶发出的细微哗哗声。
  没多久,丝岚便顺着绳子爬了上来,满脸灰扑扑的,有些疲惫。
  “下面发现了两具尸体,都已经腐烂得不成样子了。”
  “尸体?”加隆故意做出惊吓的神情,吞了吞口水,“丝岚小姐,您不是在开玩笑吧?”他接连直接或间接干掉了两人,这段时间了解了师门核心内部的情况,心性更加沉稳凝练,两个死人什么的根本不可能让他动容。
  “没有开玩笑,确实是两具男人的尸体。”
  丝岚坐在草地上,将匕首倒插在一边,手里拿出一张白色手绢,上边清晰地印着一个淡红色的手掌印。
  “这是什么?”
  “杀人凶手被拓印下来的血手印,这是重要线索。”丝岚小心的将血手印折起来,放进一个小口袋里揣好。
  “另外这些是地窖里面的东西,县樨也识别不出来。”丝岚手里又摸出了几块黑色小东西,表面满是灰黑泥巴包裹着。“县樨说可能是古董,他还得在下边检查一下现场,叫我先拿上来给你看看。”
  “哦?”加隆小心接过来,慢慢剥开这些小玩意儿表面的泥巴。
  很快,四个小物件整齐的被摆放在草地上。分别是四个锈迹斑斑的黑色小铁片,都是长方形,有一个手指节那么长。
  四个铁片都有些厚实,表面似乎有些模糊的字迹,也看不怎么清。
  “怎么样?”丝岚坐在一边问。
  “是古董,确实对我有用。很有用!”加隆脸色抽搐了下,快速恢复正常正色道。
  “县樨说了如果您喜欢就送给您,算是这次遇到这事的压惊品。”
  加隆面色沉重地轻轻抚摸中间一块铁片,感受着和勋章一样缓缓流入体内的潜能细丝气流,闻言顿时摇摇头。
  “我不相信塔里会看不出这几块铁片的价值,这份礼有点大了,不过我却是不得不收下。”
  中间那块铁片内,蕴含着如同海洋一般的巨大潜能气息,比起勋章当初的潜能气息还要大得多!
  加隆拿在手中就彻底放不开了,看了眼一侧的丝岚,这个年轻漂亮的女子正似笑非笑地看着他,顿时脸上一热。
  这块铁片他是不可能放弃的,如果能够全部吸收掉里面的潜能,他绝对能够得到将近10点的属性,而且还有可能是和勋章一样的长时期源源不断提供潜能的古董。
  他隐隐有着这种预感。
  “这份礼可不是一般的大啊……”他紧紧拽着那块铁片,就像捏着一块冰块,源源不断的寒气灌入手里却没有丝毫被冻僵的感觉。
  “只是这种吸收速度太慢了,没有几个月根本别想吸收完。”
  加隆看了眼丝岚,双眼微微眯了眯。
  “我这里有一张一百万的支票。”他从胸口内袋里抽出一张白色的银行汇票,整整齐齐地折好放在铁牌边上。
  “如果我没认错的话,这块铁牌,应该就是先前塔里所说的黑玉盘,前不久的另外一块黑玉盘在威斯曼帝国拍卖出六百多万的高价,所以无论如何,这次都是我占大便宜了。”
  他沉默了下,似乎在思索什么,有些犹豫。
  “这次我记下了,算我欠塔里一个人情。”
  他说得很郑重,一字一句,加隆在前世就是一个异常重承诺的人,他从不轻易许诺,但一旦说出口,就绝对会兑现。
  这块铁牌就如同一块巨大无比的宝藏,带给他的,不只是财富,还有真正的自身力量的提升。只要一直放在身边,一段时间后,他的综合属性就会有一个巨大的变化,追上师兄师姐估计都没多大问题,甚至超越师傅费白云,在极短时间内就达到一个极限都有可能。
  “塔里县樨就知道您识货,正好他需要您帮他一个忙,您的人情马上就能还上。”丝岚似乎早就料到加隆会有这个反应,面带微笑地轻声说。
  “什么忙?尽管说。我能办到的一定办到。”加隆眼瞳微微一缩,知道塔里水银可能看出他的伪装了。
  “挡住马上就要追过来的金环。”丝岚目光一沉,低声道,“只要您挡住半小时,我们通知的帮手就能快速赶到!当然如果能够干掉他最好!”
  “金环?”加隆忽然转头看向右侧的远处。
  草丛中,一个全身墨绿,蒙着脸戴黑色头巾的男子正缓缓走过来,他的右耳静静地穿着一枚金质耳环。
  “上一次是你们追杀我,这一次该轮到我追杀你们了。”
  男子的声音很嘶哑,给人一种嘈杂刺耳的感觉。
  此时塔里水银才从黑洞里钻出来,顺着绳子爬上来气喘吁吁,看了眼走过来的金环。
  “靠你了凯利!”他拍拍加隆的肩膀,冲丝岚使了个眼色,两人迅速起身头也不回朝城堡方向跑去。
  而那名男子居然也不追赶。
  两人一口气跑了一大段距离,身边树林草丛不断往后划去,很快前边就能看到城堡的黑色围栏了。
  “县樨,那个凯利……真的能够挡得住金环?”
  “呼……呼……只是要他拖延一点时间,本来就没指望他挡住金环。”塔里水银大口大口喘息着,“我留给他的那个黑玉盘就是用来换命的,按照金环的规矩,凯利不会有生命危险。”
  “看来县樨您都是想好了。”丝岚只是微微气喘,看起来体力很好。
  “走吧,赶快,金环很快就会再追上来。”塔里水银顺着围栏的大洞钻了进去。
  ※ ※ ※ ※
  树林中。
  加隆揣好黑玉盘,缓缓站起身,全身骨骼响起一连串爆响,如鞭炮般狂响,“我欠了塔里一个人情,打死你正好还上,别怪我。要怪就怪你自己命不好。”
  他的身体犹如气球般缓缓膨胀起来,一米七的个子居然长到一米九过两米。一股狂暴的气息迅速蔓延开来。肌肉皮肤迅速由白皙变成类似皮革一样的微黑色。
  金环的面色一下子变了,被强悍的气势一冲,脚下不由自主地往后退出两步。
  “你到底是什么人?!”
  加隆没有回话,手臂一长,猛烈朝他抓去,数米远的距离居然被他一下跨过。满是青筋,肌肉虬结的恐怖手臂如同巨蟒般轰然捏向金环的头部。
37 离开 1
  这一下突然猛烈攻击,加隆的手臂一下就抓到金环头顶,如同猛兽巨爪一般狠狠按下去,仿佛要把整个脑袋彻底抓爆。
  这招是白云格斗术里的冲形,冲形配合任何的动作,都能达到瞬间加速,突然袭击的作用。
  加隆从来没有在实战中运用过白云格斗术,今天算是第一次。白云格斗术讲求的是一个气势,无论一举一动,一言一行,都要打出一股巨象碾压的大气。
  手掌快要抓到金环额头时,金环手上猛然多出一把匕首,往上一刺,刀尖针对压下来的手腕部位。
  这一下动作迅速快捷,匕首刀尖瞬间加速,就像是使用了某种特殊的发力技巧。
  啪!
  加隆手掌一侧,避开刀尖,侧面一拍,一下打在金环的手腕上。匕首嗤的一声被拍飞,没入草丛里。
  金环也顺势往后飞退数步,重新拉开两人距离。
  “以为力量大就能胜出么?愚蠢!”金环右手从后腰一抹,指间顿时夹出四把黑色小飞刀,随手一扬。
  嗤嗤嗤嗤!!
  四把飞刀闪电般飞出,精准地钉在加隆胸膛上。
  加隆根本反应不及,双臂想要交叉格挡,也没来挂及,等到手臂举起来,飞刀已经刺入衣服了。
  只是飞刀仅仅只是刺穿衣服,钉在皮肤上,连表皮都没刺穿。
  随手扯下一把飞刀,往金环方向一扔,伴随着剧烈旋转声,飞刀化为一个圆轮嗤嗤的射向金环,却被他轻易躲开。
  加隆接连甩出其余三把飞刀,都被金环轻松躲开,他也趁机从地上捡起那把双管猎枪。
  砰!
  猎枪口冒出一股白烟,枪弹打在树干上,炸出一个黑坑,一些树叶树皮被震落下来,如同雨点般纷纷扬扬。
  金环速度极快,在加隆动作刚刚有苗头的时候就迅速躲开,根本没办法瞄准。躲了几次后,他似乎也看出来加隆速度反应没他快,顿时眼里泛起一丝冷笑。刚才对加隆体型变化产生的惊疑顿时淡化了很多。
  “刚才不是说要打死我么?你有这个本事么?”
  “去死吧!!”加隆猛地咆哮一声,举起双管猎枪当做铁棒狠狠砸向他。猎枪在半空中因为巨大力量而泛起刺耳的呼啸声。但还是落了个空。被金环往右一侧身,轻松避开。
  “光有一身力气有什么用?打不到人什么都是白费。”金环面带讽刺,身形瞬间贴近,手里又多出一把匕首,翻了个刀花,直刺加隆手腕。
  从下往上,这一下刺杀速度极快,正好是加隆动作幅度过大产生空隙的瞬间。
  “结束了。”金环眼里闪过一丝狠色。
  就在这时,加隆双眼一眯,右臂狠狠往回一甩,虚影一闪。
  先前缓慢的速度瞬间变了个样,右臂犹如象鼻闪电般抽出去,打向金环左臂。
  和刚才速度缓慢不同,这一下抽甩右臂,几乎只能看到一条鞭影一闪。速度几乎快上了一倍!
  金环双目瞪大,刚刚刺出的匕首才伸到一半,就感觉右臂喀嚓一声,一阵剧痛瞬间袭来。身子猛然一轻,不由自主地往右边飞出去。
  嘭……
  金环撞进灌木丛里,一阵稀里哗啦的声响后,直接开出一条灌木小道,大量植物草丛被彻底压倒撞烂。足足飞出七八米才停下来,滚倒在一块白色大石头边。
  加隆站在原地没有追击,他全身慢慢恢复原状,晃了晃右臂,脸上露出一丝轻松的微笑。
  “你还真以为我速度很慢?虽然没你快,不过也不至于慢到那种程度。我先故意说出要打死你的话,再摆出一副笨重傻大个的样子。要的就是你主动留下来和我对决,让你以为可以轻松快速解决我,不用花费多少时间,也能正好舒一口不爽我的气。可惜……”
  他缓步走过去,看着金环在地上想要撑起身体,却一下下的没办法又趴下去,不只是右臂,在翻滚过程中,他的左臂也明显出现不自然扭曲,显然也是骨折了。
  “如果你根本不管我,直接去追击塔里水银两人,我速度不如你,还真没办法阻止。不过好在你被我一激还真留下来了。”加隆第一次在实战里使用费白云教导的格斗策略,取得奇
温馨提示: 读者阅读小说的同时,可以发表一下对小说的看法供其它小伙伴们参考哦,书评如果被采纳成精评,您就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奖励哦!书评禁止发布广告和违法内容,一经发现将永久删除帐号!


本站能保证所有电子书均为TXT格式电子书,100%无病毒读者可以放心在PC或手机上阅读。
第九书包网开放上传功能,拒绝任何形式的涉黄违法电子书,请网友自觉遵守网络秩序,一经发现将删除其帐号!
About us:第九书包网www.shubao9.com)为台湾现代派文学社思潮社旗下简体版中文小说电子书网站,为全球读者提供免费TXT电子书共享平台!
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TXT电子书均由读者自发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法,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