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神秘之旅〗第13部分

效,心里有种不吐不快的舒畅感。
  金环脸色铁青,鲜血在身下慢慢溢出来,显然是刚才滚动过程中被划破什么地方。
  “你身上中了我四刀,居然没有……咳咳……没有任何伤。不过……你也别得意……有人会给我报仇的!”
  他话一说完,嘴角顿时溢出紫色鲜血,头一歪,双眼圆瞪直接没气了。
  加隆双眼一眯,连忙蹲下身按住金环胸口,身体虽然是热的,但已经没了心跳。
  “死了?大名鼎鼎的金环大盗不会这么简单就被我阴死吧?”他忽然感觉这事有点太简单了。
  金环大盗和塔里水银斗智斗力这么几年,要是这么容易就被解决了,早就该消失了,根本轮不到他动手。
  加隆呼地一下站起身,环视四周一圈。
  树林静悄悄的,只有微风吹动树叶的哗哗声。
  再度蹲下,开始仔细检查金环身上的物品衣服。
  这人身上除开一些零碎纸币和小飞刀外,其余什么都没有。
  看着金环蒙着脸的面巾,加隆皱眉轻轻撤掉面巾,顿时微微一怔。
  面巾下,是一张被火烧毁一半的面孔,面颊右侧有一个印着数字102的黑色伤疤。像是用什么东西烫上去的。
  “102?看来这个金环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团体。”加隆顿时感觉有些棘手了,“这么说来,说不定另外还有人追赶塔里水银和丝岚。这个人只是表面上的幌子。”
  他站起身,警惕的环视一圈后,迅速朝着城堡方向跑去。
  “这个金环只是一个会点格斗术的普通人,一般人稍加训练就能轻松伪装,只是会一点爆发速度的发力技巧而已。真正的金环不可能这么简单。”
  回想起那人脸上的102数字,加隆心里隐隐有些沉重。
  “如果那个数字代表的是排名或者编号,那就意味着,金环是个最少有上百人的组织。那么这么大的组织为什么会专门干偷盗古董的事,是单纯为了古董的巨大价值?还是有其他什么目的?”
  从塔里水银随意的将黑玉盘送给他,就可以看出他应该并不知道这对于加隆意味着什么。他应该只是看穿了加隆的身手不错,同时喜欢古董。
  黑玉盘这种极有价值的厄运古董对于这样的收藏家来说绝对是一个不可拒绝的诱惑。
  但那是凯利,是伪装出来的收藏家身份,真正的伪装者加隆实际上只是一个还在上高中的学生。
  一想到要独自面对金环这种杀人放火的凶恶组织,加隆就算锻炼武术了这么久,心里还是依旧有些惴惴不安。虽然他前世已经活了几十年,不是什么真正的十几岁高中生,但那几十年都是在法律健全,社会安定的环境下生活。
  快速往回跑去,很快,城堡围栏的破洞到了眼前。
  加隆快速钻进去,拐了个弯就朝城堡正门跑去,忽然他似乎瞟到身体右侧有什么东西闪了一下光。
  瞬间停住脚步,他凝神往亮光的方向望去,正好隐约看到远处一个黑色望远镜正慢慢缩回树丛。刚才那一下反光是太阳光照射在望远镜镜片上的光亮。
  “居然还有人在监视,也就是说我的一举一动都已经被其他人看在眼里了!”加隆心里一凛,“难怪刚才那个102号说会有人给他报仇。这下麻烦了。”
  他本来以为自己在树林里杀掉那人,周围也没人见到,应该不会被对方组织惦记上,现在看来这种想法实在有些天真了。
  “还是先找到塔里水银他们再说,被对方盯上还不了解清楚情况,那是找死。”
  绕过城堡侧面,走到正门口。
  城堡大门半开着,里面异常安静,根本没有塔里水银和丝岚小姐的声音。
  加隆快步走进大门,城堡大厅内,先前摆好的被色咖啡木桌已经被掀翻在地,玻璃壶装的红茶撒了一地。周围地面隐隐能够看到错乱的脚印,像是有很多人匆忙走过一样。
  加隆略微扫了眼脚印,大多都是有些湿润的黑色脚印,还夹杂着细微的绿色苔藓。
  “有人来过,应该不止一个。”他放轻脚步,缓缓上了二楼,在走廊里慢慢巡视起来。
  城堡墙壁地面到处都是被火烧成的灰烬色,是那种白色灰烬里面夹杂着黑色的混杂,就像是没有搅拌均匀的黑白涂料。
  走廊墙上,一些地方还残留着烧了一半的油画黑色残骸。
  循着塔里水银的卧室方向走去,加隆连呼吸都尽量放轻,仔细听着城堡里的动静。
  整个城堡仿佛只有他一个人,静寂无声,空气里隐隐弥漫着一丝死寂和压抑。
  很快走到塔里水银的卧室门前,铁门半开着。
  加隆轻轻推开,从缝隙钻了进去,没有弄出大的声响。
  房间里摆了一张白色大床,一个单人沙发,还有一个长方形大箱子。
  厚厚的窗帘把窗户遮了大半,只留出一小半投射进一束光亮进来。使得整个卧室大半还隐藏在阴影里,显得整个房间都有些昏暗。
  那个箱子摆在床尾,上面放着的一个煤油台灯还亮着,昏黄的灯光把被窗帘遮住的阴影处照亮了一些。
38 离开 2
  加隆轻轻走进房间,隐隐的,他感觉有些不舒服,空气有些压抑。
  “这个房间太安静了……”
  他耳朵里听不到半点声响,窗户的隔音效果似乎特别好,外边的鸟叫,风声,都没能传进来。整个房间安静得有些压抑。就好像前一刻还有人在这里休息,一瞬间这里就空无一人了。
  加隆慢慢走到床尾的大箱子前,忽然对塔里水银的这个大箱子感觉有些好奇。
  “不是说煤油带的不多么?大白天居然还点灯?”
  他伸手想要拿起煤油灯。
  吱嘎……
  背后房门忽然传来声响,加隆蓦然一惊,猛地回头,看到房门居然自己关上了,而且不知道什么时候居然自己锁上了。
  他几步跨过去,拧了拧门把手,只有喀嚓声传来,根本开不开。门外走廊隐隐听到有人快速跑开的脚步声。
  加隆面色一沉。
  “这里果然有些诡异……”忽然他回忆起塔里水银给他看过的那份资料,资料最后有着侦探自己批注的重点分析。
  ‘银纱古堡的三任主人死亡之谜中,受害者身上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他们身上都佩戴着一枚先祖传下来的铜十字勋章。’
  ‘这枚勋章曾经传说是战争年代因为军功而被颁发的二级军功章,但实际上据我考证,最早在两百年前,古堡的主人就已经得到这枚勋章了,所以绝对不可能是后来的战争颁发得到的东西。’
  想到这里,加隆赶紧从脖子处扯出一根黑线,线上挂着一枚紫红色勋章,中心有着一个P字母,正是他贴身携带的铜十字勋章。
  此时这枚勋章的颜色居然显得有些娇艳,就像是才镀色一般,根本没有年代久远的破旧感。
  “果然是这个的问题!”加隆面色阴沉,扫视了一圈整个卧室,狠狠扯下勋章,直接放到箱子盖上,然后几步冲到窗户跟前。
  哗啦!
  他一拳砸碎窗户。
  陡然间。
  整个卧室如同从无声电影里瞬间挣脱出来,仿佛静音突然开了声音,一下子鲜活起来。
  加隆心里隐隐有种诡异的发毛感,仿佛有什么危险正在迅速接近一般,而且下意识的他不想从门口离开。
  他站在窗前往下看,这里是二楼,距离地面草坪足足有十多米。
  “得找床单当成绳索,高度有点高!”
  正要转身,忽然他感觉背后有人使劲推了他一把。力量之大,比起现在的他居然都还要强!
  不由自主地,加隆直接被一下推出窗口。
  “谁!!”他大吼,脑子一空,浑身紧绷到极点。
  嘻嘻……
  背后传来隐约的笑声。
  砰!
  加隆双臂撑着扑在草坪上,还好身体素质太好,力量太强。双臂只是因为发力姿势不对,有些脱臼。
  他赶紧翻身起来,回头看了眼二楼卧室,那里的窗帘随风飘荡,根本没有半个人影。再看城堡大门,大门紧锁,刚才明明半开的大门居然不知道什么时候被反锁住了。
  加隆忍住胳膊脱臼的疼痛,深深看了眼这座城堡,迅速转身朝远处跑去。
  出了城堡围栏,加隆丝毫没有停留,直接沿着山路小道朝原路返回,往柯努镇快速跑去。
  “刚才被推下楼,要是换成一般正常人,这下铁定会被直接摔死。那种姿势,头朝下,脖子都会被摔断。要不是我是专门锻炼武术的人,就那一下不死也残废!”加隆现在还心有余悸,还好他没去三楼房间检查,要是从三楼落下来……
  回忆起城堡主人前三任时期,记录上就有过关于仆人打扫房间时从窗口坠落身亡的事件。而且不止一起。
  “以前以为是意外事故,城堡设计有问题,现在看来,绝对是和我刚才一样,被人推下来的!”加隆心中笃定,因为那些仆人坠楼死亡的方式,都是头先着地,和被人推下去的姿势一模一样。
  胳膊的脱臼越来越疼了,加隆挽起袖子看了下,已经肿了一个红色大包。
  “得赶紧去镇上找人接骨!”他脚步越发加快了。
  ※ ※ ※ ※
  啪!
  “嘶!!”加隆赤裸着上半身,左手胳膊肿的跟红馒头似的。此时正坐在先前和塔里水银一起喝茶的门洞内。
  一个灰色西服医生正坐在侧面,抓着他的左臂,一手狠狠一拍。
  加隆顿时倒抽凉气,疼的浑身冒汗。不过骨头处也传出嗒的一声脆响。
  “好了,正位了!”
  “多谢你了,埃希医生。”加隆点点头,用刚刚接好的右臂忍着痛摸出一叠纸币,放在桌子上,“这是诊金。”
  “好的。”埃希医生是镇上经常给大家看病的老资格民间医生。除开没有正规的行医资格外,接骨技术倒是很正宗,毕竟在这种小镇子里,主要的伤势就是这种类似的小病。
  加隆一回到镇上就马上花钱请镇民帮忙叫了埃希医生过来,终于解决了双臂脱臼的麻烦。
  “我给你开点药,你按照这上边的比例每天擦一点在伤处,很快就能康复了。”埃希医生收起诊金笑着说,“难得遇到一位大客户,这一千块我就收下了。”
  “这是您应得的,毕竟您是在睡午觉的时候被我吵醒叫过来的。多出来的钱就当是辛苦费了。”加隆不在意地点点头,“那就麻烦你了。”
  “不麻烦不麻烦。”埃希从随身的白色小药箱里,翻找出一个|乳|白色玻璃小瓶,看了下上边的标签,他将小瓶放在桌子上。
  “就是每天擦点这个药膏,记得不要用大力,其余就没什么问题了。那么我先走了。”
  加隆点点头。
  “谢谢了。”
  看和埃希背着医药箱离开,沿着一条小道几下钻进灌木丛消失不见。
  加隆坐在桌子边,轻轻端起木杯一口喝掉里面的咖啡。
  “老板,再来一杯!”他扭头冲小楼里面喊。
  “好的!”一个胖胖的黑胡子中年男人走了出来,提着一个玻璃咖啡壶,小心地给加隆重新添上慢慢一杯咖啡。
  此时又有两个扛着锄头的健壮农夫走了进来,一屁股坐在门洞里的一张桌子边。
  “来两杯啤酒!”
  老板又赶紧进屋端啤酒出来。
  加隆坐在座位上,感受着刚到手的黑玉盘源源不断的冰凉气息,一时间似乎胳膊的疼痛也慢慢缓解下来。
  他在武馆练武时,每天和师兄师姐对练,经常也出现过手臂脱臼的时候,所以到时能够忍得住不算辛苦,也不会太影响正常活动。
  此时坐在镇上的小餐馆里,他倒是有精神重新思考塔里水银的动静。
  “撇开城堡的古怪不说,塔里水银这样的人居然会撇开案子,专门到乡下的一座小城堡里住上这么久。怎么想都是不正常。”加隆端着咖啡抿了口。
  “不过换个角度,在城堡附近出现金环的人,而假设是金环的人的目标本身就是银纱城堡呢?如果塔里水银本身不是冲着城堡去的,而是冲着金环去的,那么这一切就有头绪了。”
  “金环的目标是银纱城堡,而塔里水银因为案子而追查过去,正好这个时候我凑过去,作为身份来路不明的人,最后让我和金环的人对上,正好试探我是不是金环派去的卧底。这其中应该还有更多的内容,不过主要情况应该不会错。”
  “这么看来,塔里水银现在在哪呢?”加隆下意识地想去揉揉眉心,但胳膊没能举起来,一阵疼痛传来,顿时让苦笑了声。
  临近下午,太阳变红,门洞里的生意越发好起来,人越来越多,老板不得已又端了几张桌椅出来。整个门洞闹哄哄的,全是农夫镇民在大呼小叫的拼酒吃饭。
  加隆挪了下位置,独自一人坐到角落里,和其他人喧哗吵闹的举止不同,他一个人坐在椅子上静静的喝着咖啡。
  “老板,麻烦问个事。”等老板从他身边路过时,加隆连忙叫住他。
  “什么事?客人。”胖老板连忙停下来,他可是记得这位凯利先生是和先前那个气质不凡的先生一起在这里喝过茶的。这种气质的客人可不是一般镇民能够比得上的。所以的姿态也显得小心翼翼。
  “我想问一下,昨天和我一起喝茶的那位先生回来镇子没?”加隆低声问。他只是随口问问,以塔里水银的侦探经验,如果真想隐藏,根本不可能被这么个小老板发现。
  “回来了回来了!今天还在我这儿喝过茶。”胖老板赶紧回答。
  没想到老板居然马上反应过来,肯定地回答。
  “回来了?”加隆一愣,“他有说什么么?”
  “这个倒是没有,只是点了和你们昨天喝的一样的红茶。坐的位置也是你们一起坐的位置。”老板赶紧回话。
  “这样啊……”加隆若有所思地点点头。明显这是塔里水银故意给他留得的行踪。不过现在他是不准备再去找他了。
  “看来不明不白地和这个大侦探混在一起行动,真是有点吃亏啊……还是得单独分开。如果塔里说的是真的,他也在追查厄运古董和其中蕴含的秘密。那么我也可以正好随着他的路一起。反正按照正常路子根本难以找到厄运古董。”
  “如果我猜测属实的话,再加上金环似乎也在找这方面的东西,正好他们两方可以帮忙找到厄运古董,我再找准机会从他们两方手里接触交换就行。”
  加隆初步拟定之后的安排,这次虽然凶险,但是也让他尝到甜头了。得了一个黑玉盘到手。虽然丢掉一个铜十字勋章,但相比还没吸收的黑玉盘,自然是这东西更珍贵。
39 菲妮斯汀 1
  从柯努镇回到市里时,已经是晚上八点多了。加隆直接回家后,洗漱完倒头就睡。
  父母不在家,估计又出去参加工作聚会了。妹妹瑛儿坐在沙发上看书,看到他回来居然故意高举起书挡住自己的脸,不知道搞什么鬼。
  加隆双臂脱臼,虽然涂了药膏,但还是有些疼痛。加上今天在城堡里遇到那种怪事让他身心疲惫,也没有精力去注意。
  接连在家休息了一个星期,胳膊的伤才消肿下去,但还是不能做太剧烈的锻炼运动,例如练武。
  加隆实在在家里呆不下去了,妹妹又整天闷着不和他说话。这个时代世界也没有电脑电视什么的可以供人消遣。他干脆带了点零钱,直接往市里的图书馆去了。
  “这是您的借阅卡,请收好,编号不要被磨掉了。”
  大厅服务台的服务小姐双手将一张黑色方形卡片递过来,面带微笑。
  “谢谢。”加隆接过卡片,看了眼上边的编号,233。“这个编号是按照人数来的么?”
  “是的先生。”服务小姐点点头,“阅览一般类图书请往左走。古籍孤本特殊外文请往右走。”
  “好的。”
  拿着卡片,加隆直接往左边通道走进去。
  黑色通道有些阴暗,两侧墙壁上都有着明黄铯的壁灯,使得整个通道显得一片昏黄。
  他走进通道才看到有两个年轻女孩一前一后走在前边。地上铺着厚厚的黑色地毯,脚步踩在上班几乎听不到声音。
  “人太少了,主要是价格太贵。五千块一张卡,必须要有人介绍,还只能看一个月,真正想过来看书的人大部分都看不起,而看得起的人也没这个时间精力。”
  微微摇头,加隆紧跟着前边的人走了一段距离,再往左拐,顿时进了一个狭窄的小房间。
  房间用淡黄的灯光照亮着,四周墙壁看不到墙面,全是书架,上边密密麻麻的红皮书本把墙体彻底挡住了。房间里还摆放着两张单人红沙发,一张摆满书的黑木桌。
  站在房间门口对直看去。可以看到对面墙壁还开了个门,通往另一个这样的类似房间。而那个房间的对面又是一个门,连接着新的房间。
  这些房间如同串烧一样连成一条直线,门对门,一直贯穿到很远的拐角处。进来的客人可以走直线一直穿过所有房间。
  加隆前边的两个女生没有停下来,而是继续往前走着,走到第三个房间的时候才停下来站定。
  加隆收回视线,左右扫了眼两侧墙上的书,墙壁的壁灯下分别挂着分类的木牌。这个房间的书是历史类的。
  他继续往前走,穿过这里,进入下一个房间。第二个房间是地理类。
  第三个房间是舞蹈戏剧以及绘画艺术,两个女生长得不算漂亮,但是站在这里一人拿一本书看得倒是挺入神。
  第四个房间是数理化学,哲学类。
  第五个房间是婚姻,性保健。其实就是存放X爱之类书的地方。
  联邦的风气受威斯曼帝国影响,格外开放,这类书虽然不多,但是也还能够公开出版。
  这个房间里,一个三十左右的少妇坐在沙发上看得津津有味。
  第六个房间里,加隆刚一走进来,就看到沙发上坐了一个白裙黑丝女孩,淡金色长发披在身后,中间绑了一条白色发带,看上去异常淑女。
  “菲妮斯汀?你今天也来了啊?”加隆微微一愣,随即笑道。走到女孩身边的沙发坐下来。
  “挺巧的。”女孩抬起脸,露出一张精致清纯面孔。
  她的皮肤很白皙,有种微微的晶莹感,眼睛很大很清澈,深蓝色的眼瞳清冷的看向加隆。给人一种故作冰冷的小妹妹的感觉,和上一次野炊在河岸边的傲气大小姐气质完全不同了。
  这就是她的生活中的一面,对待认可的朋友所显露出来的温和一面。
  菲妮斯汀坐在宽大松软的沙发上,娇小的身体几乎快陷进沙发,被红色包围住。一本宽大的红皮书放在她的大腿裙子上,将上半身都遮住大半,看上去很有种娇憨的可爱感觉。
  不过加隆也知道这个漂亮少女属于面冷心热的类型,并不被外表迷惑。要知道他来这个图书馆的进入资格就是菲妮斯汀帮他介绍的,不然他还不一定能进得来这里。因为他以前根本就不知道市里还有这么一个图书馆存在。
  换了个舒服点的姿势坐着,加隆拿过桌上放着的一本红皮书随意翻了翻,上边是记录的纹章学的书,对于联邦以及世界上的著名家族纹章,都有着较为完整的介绍。
  “虽然现在是假期,不过你怎么有时间又来淮山玩了?”
  菲妮斯汀低头继续看书:“这里足够安静,不像曼罗兰那儿一堆苍蝇来烦我。”
  她和加隆上一次又见面后,聊了下关于厄运珠宝的事。加隆因为对厄运古董都有异乎寻常的兴趣,所以引得一直喜欢特殊神秘古董珠宝的菲妮斯汀谈兴大浓。
  菲妮斯汀能够看得出加隆不是那种为了其他目的故意接近她的人,一放下这点戒心。当谈到自己最喜欢的话题神秘古董珠宝时,对方流露出极为认真的态度,摆出一副洗耳恭听的样子。这让菲妮斯汀不由得对加隆好感大生,两人在一间小咖啡馆真正聊了五六个小时,才意犹未尽的分别。
  那次之后,菲妮斯汀就主动给加隆办了这个图书馆的资格和借阅证。两人算得上是纯粹的古董珠宝爱好发烧友。
  “你倒是挺累的,到处东躲西藏。”加隆笑了笑,“对了,你上次不是说找到了一个新的好东西么?情况怎么样?”
  菲妮斯汀放下书,小眉头微微蹙起,显得有些苦恼。
  “很不好得手,对方怎么都不肯出手,我都提了两次价钱还是没用。看得出来他是真心不想卖。”
  “是什么东西?”
  “一件大航海时期的幸运船首,据说能够给人带来幸运的人鱼半身像。”
  “人鱼半身像?你出的多少价钱?”加隆舔了舔嘴唇问道。
  “二十五万。”
  “人鱼半身像的船首,二十五万也确实有点低了。”
  “可是这是我最近能够调到的最大金额,再多就不行了,我的零用钱也不多了。”菲妮斯汀小脸露出苦恼的神情。
  “先不说这个吧。对了,上次我请你帮我查的那两件珠宝有什么消息了么?”加隆转移话题。
  “那个倒是简单。”菲妮斯汀顿了下,稍微回忆起来,“那两件珠宝,一件是马瑟琳的蓝色幻想,据说是曾经一个叫马瑟琳的珠宝加工大师为自己的恋人制作的一件古董珠宝,这位大师在制作完珠宝后,不久就因病去世了。而奇特的是,戴上这件珠宝的那个恋人后来倒是幸运连连,从一个普通人很快便成长为一个新的珠宝工艺大师,身家也成为巨富。而这件珠宝也放在了他旗下的珠宝店里当做镇店之宝。只是后来被人偷走了,之后一系列的仿制品数不胜数的跑出来,根本没办法再找回真品。”
  “这人没死么?”加隆一愣。
  菲妮斯汀白了他一眼:“人家活得好好的为什么要死?”
  她就是喜欢和加隆一起聊天这种轻松的感觉,在其他人面前,人家都是看重的她的美貌,家世,背景。
  而在加隆这个普通的同龄男孩面前,他反而对她的外貌背景完全不在意,而最看重的居然是她的知识,她对古董珠宝的了解,特别是对神秘珠宝的知识。
  “嘿嘿……失言失言。”加隆不好意思地笑了笑,“那另外一件呢?”
  菲妮斯汀往后身子一扬,抓住墙壁前吊着的一根黑色细绳,轻轻扯了扯:“先等一下,你要点什么?”
  “额……古奇里红茶吧。”加隆随口道。
  菲妮斯汀点点头。
  不一会儿,一个穿黑白女仆装的少女走进房间:“请问两位有什么需要的?”
  “一杯东尼诺咖啡,一杯古奇里红茶,都要烫的。”菲妮斯汀淡淡吩咐。
  “知道了,请稍等。”少女女仆躬身行了一礼,离开房间。
  加隆在一边偷笑:“你以前不是就喜欢凉的么?”
  “笑什么笑!?偶尔换下口味不行啊?”菲妮斯汀脸颊一红,羞恼起来,“难道你以为我是在跟你学?”
  “是是是,我知道我知道。”加隆连连摆手,忍住笑容。“我懂的。”说到后面他又是忍不住扑哧笑出声。
  “好了,严肃点!”菲妮斯汀举着书往加隆头上一敲,虽然看上去很沉,但是力道很轻,“再说另外一件,也是这个珠宝商的镇店之宝。名叫艾薇儿之眼,灵感来源于威斯曼帝国的一位名叫艾薇儿的公主,据说她是先天双目失明,但是一双眼睛却生得异常完美漂亮,这件珠宝就是以她的眼睛命名。一些神秘的背景倒是没有,只是据说这件珠宝曾经得到过威斯曼三世的祝福,希望公主的双眼永远如这件珠宝一样美丽清澈。传闻这件珠宝流落民间后,很多年都不知所踪,也不知道这件是不是真的。”
  “应该是真的……”加隆摸摸下巴轻声说。
  “你怎么知道?”
  “猜的。”
  “……”
  加隆笑了笑,正色起来:“好了,说正事,上次你说你发现你买到手的那件厄运之环有了新的变化?是什么变化?能给我再看看么?”
  菲妮斯汀沉吟起来,一时没有出声。正好女仆端着红茶和咖啡进门来,将咖啡和红茶分别摆到两人面前,然后安静地离开。
  滚烫的热气从棕色杯子里慢慢升腾,一时间房间里显得异常安静。
  良久,菲妮斯汀才缓缓开口。她皱着眉,有些苦恼地揉着太阳岤。
  “我也说不清楚……反正反正是一种很怪异的感觉。这段时间做什么事都不顺,零花钱也被突然收紧,朋友也无缘无故地和我吵架。”她顿了下。
  “你也知道,我的朋友本来就少,圈子本来就窄。自从我买到厄运之环后,就变得这样了,你说不会真的是那东西在起作用吧?”
  “你的厄运之环呢?给我看看。”加隆也跟着皱起眉。
  菲妮斯汀脸色顿时一红。
  “没带在身上……下次我带过来给你看吧。”
40 菲妮斯汀 2
  “菲妮!”
  忽然房间里走进来一个穿黑色风衣的金发青年。
  “你怎么还在这儿?还在研究你的古董珠宝?别玩了,赶紧回去了,一会儿下午的火车,还得赶紧收拾收拾。”
  青年扫了眼一边坐着的加隆,看出了他和菲妮斯汀之间比较亲近的关系。
  “别整天就知道研究你的什么珠宝古董,麻烦你能不能做点正事?!”
  “菲利克斯,我的事我自己能够做主,用不着你在一边指指点点!”菲妮斯汀不客气地回了句,“研究古董珠宝就不是正事?做自己想做的事,就是正事!”
  “你!”青年面色一红,“就知道和我顶嘴!家族生意不管,自己的公司不管,跑到乡下旮旯来研究什么珠宝古董!你行啊,有出息!有本事你今天就别回去!”
  “不回去就不回去!”菲妮斯汀冷哼一声,转过眼懒得理会他。
  “整天就和一些研究珠宝古董的家伙混在一起,连同族宴会都不参加,以后遇到麻烦我看你怎么办!”青年似乎是气上头了,视线一转,落在加隆头上。
  “一会儿去见这个同好,一会儿又去见那个同好,我告诉你菲妮斯汀,像他们这样只会研究古董珠宝的家伙,一辈子充其量就是个珠宝鉴定师。整天和这种人混在一起,我看你以后能混成个什么人样!”
  “我说你说话放尊重点!”菲妮斯汀不客气地一下站起身,“他是我的朋友!”
  “哼!”青年冷哼一声,“父亲已经知道你不务正业,整天就知道研究古董珠宝的事了,他对你很不满。我看你怎么和父亲交代。”
  “这些用不着你管!别以为你是我哥就可以毫不顾忌地训斥我!一点教养也没有!”
  加隆坐在一边也跟着皱眉,这个叫菲利克斯的青年是菲妮斯汀的亲生哥哥,语气里似乎对妹妹研究古董很不满意。连带着对他这个和菲妮斯汀讨论古董的人也没有好感。
  “麻烦你们声音小点!”一个戴眼镜的中年女仆走进来低声道,“这里是公共场合,是图书馆,请安静。”
  “失礼了!”青年点点头,大步走出房间。
  菲妮斯汀也歉意地对中年女人笑了笑:“不好意思,让您见笑了。”
  女人点点头,面色严肃地转身离开房间。
  菲妮斯汀这才坐回沙发,脸色不怎么好看。
  加隆坐在一边皱眉道:“如果有事就先回去吧,我们聊天也不是什么要紧的事。”
  “我哥说话很无礼,我代他给你道歉了。”菲妮斯汀有些无奈。
  “没什么,看得出来,你的家人对你研究古董珠宝很不赞同。”
  “是啊,他们认为我是在不务正业,家里已经因此说过我很多次了。”菲妮斯汀无奈道,“我家里的情况比较复杂,父母分给我的资源比其他人要多,所以又很多同龄人都不服我。变了法子的给我挑刺。”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加隆从费恩那儿了解过菲妮斯汀的家庭背景。
  那不是一般的商业家族,而是和联邦上层都有一定关联的超级大家族,产业横跨数个大省。比起加隆的舅舅和他的师傅费白云,根本都不是一个层次的。
  菲妮斯汀家族甚至还有自己的武装私人队伍,她的父亲在家族里也算是举足轻重的权势人物之一。
  两人又坐了一会儿,房间里又走进来一个中年成熟男子,一身黑西装,身材匀称,看上去彬彬有礼的。
  “小姐,该回去了。您定的时间到了。”
  菲妮斯汀点点头,从沙发上坐起身,“知道了。”
  “这位是我的保镖安科。那么我先走了,你慢慢看。”
  “好的。”加隆点点头,看了眼这个叫安科的男人。双眼不由得微微眯起。
  他从这人身上感觉到了一丝和金环102号类似的气质,甚至比金环还要强上一些。
  加隆目光在这人腰间扫了眼,看到他要不鼓鼓的,似乎插着什么东西。
  “这样身手的人,如果再配上手枪,只要枪法不是太差,我对上都没有任何抵抗余地。不愧是大家族,大地方的人就是不一样。”
  他刚刚才身手大涨得来的一点傲气顿时沉伏下来。
  菲妮斯汀和她的保镖离开后,加隆独自坐在沙发上,空气里还隐隐残留着大小姐美少女留下的淡淡体香。
  “如果那天那个金环也擅长手枪,估计我也不可能这么轻松就得手。果然热武器就是武者的天敌啊……”
  他叹了口气,端起红茶轻轻喝了口。
  “还好有黑玉盘,我现在又有了新的属性点可以提升。”他扫了眼视野下方的属性栏,上边的力量因为白云秘法已经提升了0.1,现在时2.11。而潜能已经增长到了164%。
  “只是这个速度实在太慢了,一个星期居然才增加了一点。”
  再看了下技能栏,学科科目之类的直接略过,他的视线直接放
温馨提示: 读者阅读小说的同时,可以发表一下对小说的看法供其它小伙伴们参考哦,书评如果被采纳成精评,您就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奖励哦!书评禁止发布广告和违法内容,一经发现将永久删除帐号!


本站能保证所有电子书均为TXT格式电子书,100%无病毒读者可以放心在PC或手机上阅读。
第九书包网开放上传功能,拒绝任何形式的涉黄违法电子书,请网友自觉遵守网络秩序,一经发现将删除其帐号!
About us:第九书包网www.shubao9.com)为台湾现代派文学社思潮社旗下简体版中文小说电子书网站,为全球读者提供免费TXT电子书共享平台!
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TXT电子书均由读者自发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法,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