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神秘之旅〗第14部分

白云秘法上,停留三秒后。白云秘法一动不动,显然是已经不能再往上增加了。
  “果然到了最顶峰了么?”
  “算了,直接加在智力上算了,最近局势乱糟糟的,看看智力提升了对整理情势有什么帮助。”
  他迟疑了下,直接视线落在智力上。
  啪!
  一股清流涌进智力一项。
  原本的1.20智力,瞬间变化成1.50。
  加隆只感觉脑子一凉,本来感觉有些沉闷的大脑一下子变得异常清晰起来。似乎思维反应,逻辑记忆都有了一定提升。只是这种提升有些模糊,没办法实质的参照对比出来效果。
  “按照我先制定的标准单位,正常人的平均水准都用1来算,那么现在我已经超过一般人一半的平均智力了。一些学科的智力限制也应该没有了。”
  在技能一栏中,很多学科都有智力最低数值限制,没有达到的就只能老老实实的按部就班学习,而一旦达到了,就能过目不忘,凡是这一课的内容都能举一反三,思维敏捷,神速一样达到加点后的学科应有掌握水准。
  大脑清晰多了,加隆略微沉思起关于现在的情况。
  “要想得到厄运古董而没有风险,那么现在我可以抽身出来,让歌瑞丝注意塔里水银他们的案件进度,金环那边也可以通过歌瑞丝原来的公司去接触,购买厄运古董。只要他们找到一件新的厄运古董,我就能够尽最大可能出价拿到手。唯一担心的是不够钱购买。这是个办法,只是要的资金比较大。”
  “不过也可以换个思路,我能够通过吸收潜能判断古董是不是真的,这样一来,针对厄运古董或者神秘珠宝,我都有绝对的鉴定权威,只要再恶补一些珠宝古董鉴定的知识经验,成为侦探他们的专业厄运古董鉴定师应该是没问题。”
  “塔里水银应该没有掌握厄运古董的潜能秘密,否则不会这么轻易地就把黑玉盘送给我。”加隆和塔里水银接触过,很清楚一点关键。
  其他人眼中的厄运古董只是一些有点神秘、诡异传说的珍贵物件。而在他眼里的厄运古董却是能够吸收潜能,增强自身的好东西。
  “不一定非要据为己有,我完全可以以鉴定师和收藏家的混合身份接触厄运古董,要让侦探和金环两边都认识到,只有我能够绝对不出差错的鉴定真正的厄运古董。这样的话,完全可以置身事外,同时也能变相达到目的。”
  不得不说,智力加了点后,加隆感觉自己大脑确实要清楚多了,三两下就把事情安排妥当,还给自己找了一个合适的定位。
  “那么现在就剩下恶补古董鉴定知识了。这方面老头子应该有经验。”加隆马上想起了海豚古董店的格果老头。
  “还有格果老头上次神神秘秘地拿出来的那本书,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看上去老头也有一些自己的秘密。不过只要不是什么麻烦事也无所谓。”
  想到就做,加隆先站起身,在一连串的房间里找了下古董鉴定的书籍,可惜一本也没有。又跑到图书馆右边的特殊书籍房间找了一遍,同样没有任何发现。而且右边的书籍少得可怜。
  出了图书馆,加隆找了一辆马车直奔海豚古董店。
  坐在马车上,加隆心里隐隐有些烦躁,明明自己加了这么多属性点在身上,身体力量也达到了一个强大的程度,但刚才遇到菲妮斯汀的哥哥时,对方那种居高临下的语气,依旧是他无法反驳的。
  无论是费白云的白云武馆,还是舅舅的灰色公司,在人家眼里都只是一般的小角色。而自己引以为傲的个人武力,不说面对枪械,就是自己的师兄师姐都肯定打不过,武力可不是单纯的力量强就行。
  他微微闭着眼睛,算是闭目养神,听着马匹嗒嗒的清脆蹄声,还有车轮骨碌的滚动声,加隆一时间回想起穿越以来,自己这些日子的生活经历。
  “虽然有了天赋异能,但是现在我依旧还是一个普通的武馆弟子,一个圣莺学院的学生,一个普通公司职员家庭的儿子。路依旧要一步步走,距离真正的强大,我还差得远啊……”他又回忆起在银纱古堡的遭遇,越发感觉到自己的弱小。
41 卷入 1
  马车缓缓停在海豚古董店门前。
  加隆从车上跳下来,给了钱给车夫,走到古董店门口,店门紧闭着,里面异常安静。
  他仰头看了看店牌,举手砰砰的开始敲门。
  “开门老头!”
  “来了来了!”
  店门吱嘎一声从里面打开了一条缝,格果老头一把拉住加隆,把他扯进去,又迅速关上门。
  店里异常阴暗,只有书架前的桌子上放了一个煤油灯。淡淡的昏黄光亮下,放着一个棕红色的小巧沙漏,里面黑色细沙正缓缓滴落下来,发出沙沙声。
  加隆微微适应了下店里的光亮,扫了眼桌面上的沙漏。
  “这是什么?你新弄来的好东西?”
  老头没有说话,只是慢慢走到桌子边坐下,灯光照亮出他的面孔,居然显得异常苍老疲惫。
  “这是一个朋友送给我的黑沙漏,用来计时的,据说一次倒置就能计时很长的时间。”
  他伸手晃了晃沙漏:“我拿到手都两个星期了,居然才漏了五分之一,你说慢不慢?”
  “确实很慢。”加隆微微皱眉,看着老头越显苍老的面孔,“老头你怎么了?最近气色不是很好啊。”
  他找了张凳子坐到桌子前,将煤油灯拧大一些,灯光顿时明亮了许多。
  “可能是生病了吧……”格果老头笑了笑,反倒是没有以往的猥琐了,“说吧,你专门过来是有什么事?一般情况你没事是不会往我这儿跑的。”
  “我这不是尊敬老人么?你一个七八十岁的孤苦老头一个人呆在这儿,我不是怕你没人照顾么?”加隆笑了笑,“对了,你的儿女呢?亲戚呢?怎么都没见到过?”
  “谁知道呢?”老头嘟哝了句,脸色有些怔然,“好了别说这些了,说说你的事吧。你小子没事铁定不会往我这儿跑。”
  “您还真了解我。”加隆看老头表情就知道儿女什么的可能是提到老头的伤心事了,也就跟着转移话题,“我来时想和你请教如何鉴定古董的。鉴定古董珠宝,想必你开了一家古董店,应该对这方面有所了解吧?”
  “这个简单!”老头坐直身体,斜瞥了加隆一眼,“不过嘛……”他伸出手往加隆面前一摊。
  啪。
  一叠纸币拍在老头手里。
  手依旧摊着。
  加隆眉头一皱,又摸出一千块拍在老头手上。
  “老头你看清楚点,这可是一千块一叠!”
  “我知道是一千块一叠,不过鉴定这一行,要的可是长时间的积累和知识经验,我老人家积累了这么久,要你点辛苦费不算什么吧?”格果老头慢条斯理的收起两千块钱,一脸惬意,“才两千,算是便宜你小子了。”
  “那么我先给你介绍一下鉴定一行的门路吧。”老头清了清嗓子。
  “所谓鉴定,其实指的是几个方面的功夫。一,识别真假。二,判断年代。三判断产地,四,判断工艺价值。这四个方面每一个都需要很长时间的了解学习积累经验。你想先学习的是那一面?”
  “一起学可以么?我对自己很有信心。”
  “一起学?”老头看着灯光下的加隆,忽然又怔了怔,眼神似乎有些恍惚,“一起学,对自己有信心?可惜……可惜你没有才能……”他最后一句似乎是在呢喃。
  加隆身体素质上去后,听力不错,隐约听到了老头的低声嘀咕,不过他也没有太过在意,任何人都有秘密,别人不想告诉自己这是人家的权利。
  “先学鉴定真假可以么?”
  “没问题。”老头似乎一下子来了兴致,砸吧了下嘴巴,从桌子下边拉出抽屉,在里面拿出一叠白纸和两支羽毛笔,然后将一边的墨水瓶拧开沾了沾。
  “鉴定真假,其实算是鉴定一行最难掌握的地方,这个其实是要看积累的经验和把玩古董的时间。”他在纸上画了一个圆圈,里面画了个十字架。
  “你知道这个是什么么?”他指着图形说。
  “不知道……一个圆形的十字窗?”加隆看着纸上的图形猜测。
  “这个是大航海时期一个珠宝工艺大师的特殊标记,如果你知道这个标记的看法,就能从细微的地方看出这个标记的年代,层次,以及类别。当然,如果你不懂的话,自然就什么都看不出了。”
  加隆若有所思地点点头:“你是想告诉我,鉴定真假,不光是要看物件本身的制造细节,还要结合背后的来历历史,以及一些特殊的背景知识,才能真正识别真假?”
  “哟呵?脑子挺灵活,反应不错。”老头才刚想说出这点关键,就被加隆直接猜出来,表情微微有些诧异,“我还准备让你看看一个高仿品,除了标记符号之外根本看不出真假的好东西,给你一个生动鲜活的例子,没想到你倒是马上就反应过来了。”
  他顿了下,“既然你知道了了解了,那么就应该理解,鉴定真假古董,你需要的是了解历史,不同时代的工艺,著名的大师,流派,类别。著名的典故,制造风格和厂地等等等等。很多时候结合这些东西,来看古董珠宝,才能更真实地得出结论。”
  “所以我先要学习的就是这些背景知识?”加隆点点头,“有整合好的书籍么?”
  “有倒是有,不过光看书没多大用,你先看完,我再给你讲讲我自己的鉴定经验和特殊鉴定方法,我们一步步来。很多东西书上是没有的,鉴定这一行,除开视觉,还要用上嗅觉,听觉,触觉,味觉。所以光有理论是没意义的。不过你先看了书再说吧。”
  老头从书架上东翻西翻,找出一本白皮大部头:“这是珠宝发展史。”
  他又翻了下,拿出一本更厚的黑皮大砖头,“这是古董派别以及历史发展。”
  将两本书叠在一起往加隆面前一推。
  “拿回去看吧,看完了再来找我。”
  加隆无语地看着两本大部头,“这两本书我得看到什么时候啊?一本怕是有上千页吧?”
  “不急,慢慢看,一个月之内看完就好。”老头摆摆手,“好了快滚吧,我要收摊休息睡觉了。”
  加隆抱起两本书,“那我先走了,看完了再来找你。”
  “哦对了。”老头一拍脑袋,“你不是在问上次那本书么?既然你这么喜欢那本书,我送你个小玩意儿,算是留作纪念。”
  他伸手在裤裆里摸来摸去,好不容易摸出一个小挂坠,样式就是一本翻开的书。
  “给你。”他一把丢过来。
  加隆接住,看了看,挂坠只有大拇指指甲盖大小,做工很精致,通体黑色,翻开的书页中心有着一个暗红色的怪异符号。
  “这是什么?”
  “我当初买那本书的时候附赠的,你收好就行。”老头伸手又在裤裆里抓了抓,似乎有点痒。
  加隆一阵发寒,赶紧把挂坠揣进裤兜里,“我说这东西你是从哪摸出来的,你恶心不?好了,我先走了。”
  “去吧去吧。”老头摆摆手一副不耐烦的样子。
  从古董店出来,加隆在店门口等了一会儿车,十多分钟都没有马车经过,这地方位置不很好,坐马车过来的人很少。他只得抱着书沿着街边往柏宁顿街口走去。
  走到舅舅家楼层下时,他仰头看了眼舅舅家的窗户,正好看到隆巴斯刚好迅速从窗前走开,只留下还在摇晃的窗扇,似乎有点故意躲他的味道。
  加隆本来还想上去看看舅舅,看到隆巴斯也在家,顿时没了兴致。自从上次和隆巴斯闹出不愉快后,他看到这家伙就感觉心烦。
  “这家伙最近倒是挺安分的。”加隆抱着书往前没走几步,忽然身后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加隆哥哥!”一个清脆的女孩声音从背后传来。
  加隆转过身去,看到一个小脸通红的年幼女孩朝自己跑来。
  女孩穿着束腰的白色薄棉衣,一条白色的水磨牛仔裤完美的凸显出臀部长腿的紧绷曲线,只是看上去才十三四岁的年纪,胸部没什么发育。
  女孩跑过来时迎面带来一股淡淡的少女体香,微红色的短发更是有种清爽活力四射的感觉。
  “加隆哥你都路过这边了,怎么不上来坐坐?”女孩正是舅舅的另一个女儿,菲莉亚。和隆巴斯不同,菲莉亚对于加隆一向都很热情,或许这点,是因为以前的加隆特别喜欢和小孩子一起玩有关。
  “我是没看到菲莉亚也在嘛。”加隆笑了笑,伸手捏捏女孩的小鼻子,“你的头发怎么剪了?”
  “我现在在学习武术。”女孩比划了个基本动作。
  “舅舅呢?”
  “在家招待客人呢,他们净说些很复杂的麻烦事,反正很无聊,加隆哥你上来陪我玩好吧?”菲莉亚蜡烛加隆手臂摇了摇。
  “算了,舅舅在家谈事情,我也不去打扰了。”
  “还有,爸爸听说你被白云馆主收为徒弟的事了,为了这事很不高兴。”菲莉亚放低声音道,“爸爸说,不希望你去学什么武术浪费时间,稍微学一点防身就足够,专门全部精力都钻进去就不行了。那是浪费时间。”
  加隆皱了皱眉:“我还以为舅舅会挺高兴。”
42 卷入 2
  “爸爸说了,他的产业生意本来是准备让你打理,他从小就看好你,隆巴斯和我都不是这块料。你如果在武术上花了太多时间,其他方面也会落下很多。如果是古代的话他不会反对,但是现在时代不同了,武术再高,几把枪就围死了。”菲莉亚学着父亲说话的语气原话复述。
  “舅舅让我打理生意?”加隆一怔,“怎么可能?”
  “怎么不可能?爸爸很早就是这么决定的了。反正我不管,我学习不好,武术也练得一般,老师还说我没天赋。以后要是养不活自己就全靠你了!”菲莉亚抱着加隆胳膊撒娇起来。
  “爸爸说了,现在小一辈里就只有你继承他的生意后不会让产业衰退,要是我和隆巴斯,不出几年就能彻底败光家产。”
  “舅舅对我的期望这么高啊……”加隆有点无语,他一直以来都感觉舅舅对他的关怀已经超出了一定的范畴,比对自己子女还要好一些。小时候在加隆的记忆里,一旦他和隆巴斯发生矛盾,铁定挨揍的就是隆巴斯。这偏袒不是一般的明显。
  这也导致隆巴斯一直对加隆看不上眼,极度不满。
  “走吧走吧。”菲莉亚扯着加隆的胳膊往回拉。
  加隆无奈,只能跟着菲莉亚往楼层入口走去。不过没走几步,入口处忽然混着几个路人走出来一个面色冷酷的高大少年。
  “你是加隆?”
  少年上身白色紧身衣,下身黑色长裤,凸显出强壮的肌肉线条。
  加隆脚步一停,扫了眼这个少年:“你是……?”
  “我是隆巴斯的表哥,听说你仗着自己练武打压隆巴斯?有这事么?”少年皱眉盯着加隆。
  “你什么意思?我打压隆巴斯?你从哪听来的?”加隆本来想走进门,却被少年故意踏步挡住,顿时眉头一皱,“好了,别闹了,让路我要进去。”
  “你也是家族内部的人,找外人教训你不合适,今天来我就是专门替我表弟教训教训你。”少年故意挡住出入口。
  “你有病?”加隆无语地看着他,身边的菲莉亚此时已经无声无息地走到一边,一副看热闹的姿态。
  他已经知道这少年是从哪来的了,舅舅的妻子,菲莉亚隆巴斯的母亲,是另外一个地方的古老大家族成员,双方当初结合也有一部分是利益联姻。现在舅舅放出话来明确的要把自己的产业过继给另外一个没有血缘关系的侄子。这让很多一直故意和隆巴斯菲莉亚交好的家族少年希望落空。
  于是利益冲突就来了,菲莉亚的母亲家族一方因为不大会经营产业,近年来收益有所下降。自然目光重点就集中在了舅舅日益兴盛的自创产业上。
  而舅舅当初白手起家,发迹的过程中,也借助了妻子一方的很多势力,用于发展。可以说其成长过程中,妻子一方家族的力量也起了很大作用。
  现在作为掌控者的舅舅突然说要把产业生意交给自己姐姐的儿子,这意味着什么?
  加隆脑子一转,马上反应过来。
  这意味着舅舅认为,妻子那边家族的那么多少男少女全都比不上他加隆。说出只有加隆才能保证他产业不衰的话就是证明。
  当初产业生意发展那边也是出了大力,已经理所当然地将舅舅的产业当做自己的一部分,现在突然出现这个麻烦事,自然心里不平衡。
  再看面前的少年,加隆心里也有底了。
  “你来找我应该是隆巴斯给你出的主意吧?好了别闹了,别挡着路,我们进去好好谈谈。”
  少年冷笑一声,身体一歪,再度挡住路。双臂抱胸冷冷看着加隆。
  加隆眉头一皱:“这事不是你们想的那样,我们进去慢慢说说,你别被隆巴斯当枪使,他说什么你就信什么。”
  他并不想和那边的人发生冲突,那边的家族可不是一般的小家族,成分有灰有黑,不是一般的复杂。一旦坐实了这个名声发生冲突,到时候惹来的麻烦就是一大堆。
  “这话可不是隆巴斯说的。”少年冷笑地盯着加隆,身子一侧,继续挡路。
  “我说你让不让开?”加隆有点不耐烦了。他现在没心情和一个小家伙玩打架斗殴游戏。
  “不让开又怎么样?”少年毫不退让。
  加隆目光一冷,右臂伸手一抓,笔直捏向少年脖子。
  啪!
  少年一腿侧踢狠狠蹬在加隆手掌上,发出一声脆响,细碎的尘土从两人手脚相撞的地方洒落下来,震出细微白灰。
  紧跟着他迅速收脚,又是一个旋转侧踢,形成圆环,脚尖急点加隆手腕腕部。
  啪!
  裤腿带起的疾风发出呼呼的破空声,少年动作看上去异常潇洒漂亮,连续两脚都踹在加隆同一个位置。然后一个撤步后退两步站定。
  “这就完了?”
  加隆莫名其妙地看着他。
  “你!”少年面色发白,额头隐隐见汗,显然刚才那几招对他也不是什么轻松招数。看到对方身体动都没动,他已经知道差距有多大了。
  加隆淡淡看了他一眼,站在原地身体动都没动,拍拍手上的灰,直接从让开的入口处走进门,被蹬中的手掌和手腕连红都没红。
  “话不说清楚你今天别想走!!”少年气急败坏叫起来。冲上来呼的一脚,踢向加隆下巴软肉处。
  加隆面色一冷,右手一拍,撞开少年右腿,然后猛地转身一脚。
  嘭!
  喀嚓一声。
  身后一个成年男子被狠狠侧踢,撞在门边的墙壁上发出一声闷响。男子凶狠地靠在门框上挣扎了几下,都没能直起身,看向加隆的眼神顿时有些变了。
  他是少年的保镖,本来是从背后偷袭的,没想到被加隆返身一个侧踢,居然手臂完全使不上力直接骨折,连站直都做不到。对方的力量之大超过他预料太多了。
  看着对面的加隆冰冷地看了自己一眼,双眼里隐隐透着一股冷漠毫不动容的神情。
  保镖心头一凛,这种眼神他曾经在小队的队长身上见到过。他知道,如果自己再动……
  “他真的会杀了我……”他浑身一僵,不敢再动。
  这一瞬间的变故,不只是让少年看呆了眼,连一边的菲莉亚也微张小嘴,一副呆住的表情。几个看热闹的路人看着保镖中的这一腿都不由得倒抽凉气。
  整个人如同麻袋一样被横踢飞,撞在门框上,骨折的声音异常清晰。光是看着听着就已经够疼了。每个人都感觉自己胳膊有些凉飕飕。
  加隆冷笑一声,知道已经彻底结怨了。走到少年跟前,伸出一根食指点在他额头上。
  “连保镖都这么弱,难怪舅舅会决定把家业交给我。像你们这种无能的人,还活在这个世界上有什么用?不如去死好了。”
  啪。
  食指轻轻一弹,少年脑袋微微往后一仰,额头被弹出一个红印。
  在加隆杀过人的一丝杀意面前,他瞳孔瞬间缩小涣散,被轻轻一弹额头的瞬间,他真的感觉自己好像要被杀掉。
  “不要杀我!!”他猛地大声哭叫起来。连滚带爬的往后爬出数米,躲在一个大花瓶后边。再看向加隆的眼神已经是充满恐惧了。
  加隆笑了笑,直起身。他知道对方已经被他彻底吓破胆了,以后自己在对方心目中就成了最恐怖的阴影,就算再有人挑拨也不会敢来和自己作对。
  这也是他想要得到的目的。这样的少年心智什么的都没成熟,稍微吓一下就不行了。
  既然在保镖偷袭的一瞬间就已经彻底结怨了,他也不会怕什么。直接摧毁它们的心智,一劳永逸地彻底解决事情才是正道。
  “走吧,菲莉亚。”他回头看向门外站着的女孩,少女看着他,嘴唇有些发抖,眼里隐隐也有了一丝恐惧。
  在加隆走过去点在少年额头的那一瞬间,她真的以为少年会被杀掉!
  那种冰冷的杀意,她只有从父亲的那些保镖身上看到过。
  这时听到加隆的召唤,她张了张嘴,声音有些干涩。
  “加隆哥哥……那个人叫德莱西玛,是正规通过业余段位的搏击高手,他的……”
  “别告诉我他的某某某是什么超级高手之类的桥段?”加隆无语道。
  菲莉亚收敛情绪,走近过来小声说。
  “不是的!他的哥哥德莱安多不会格斗,但是是那边家族里最狠毒的一个小辈,现在已经在社会上创出一番事业了!你要小心!”
  “是混黑道的?”加隆眉头一皱。
  菲莉亚点点头。
  “是外省黑道上的一号人物。”
  “你倒是知道得挺清楚。”
  “我也是过节的时候家族聚会听长辈们聊天知道的。你要小心!这一次不只是小辈的冲突……”菲莉亚担心道。
  “放心吧。”加隆点点头。现在的他有黑玉盘在身,每时每刻都在不断变强大。就算是现在,一般的小手枪距离远了对他都没什么威胁,只有近距离瞄准射击才有些危险。
  “家族内部之间的争夺也是有规矩的,别担心了。走吧,先上去看看舅舅。”
  加隆晃了晃脖子,发出喀嚓的脆响。家族内部斗争一般都不允许用阴暗面的手段或者不光彩的手段。一般都是要以势压人,正面对抗。否则也不可能得到长辈们的支持。
  内部斗争过于激化的家族一般也存在不了多久,光内耗就足够分别家族利益了。所以这类的斗争都是在一个既定的范围内进行,有着严格的规矩界限。
  他对舅舅的产业其实并不感兴趣,有着天赋异能的存在,他想要自己创造产业也是很轻松的事,只需要时间精力就成。但是这不是他的追求。
  只有自身实力的强大,才是真正的大道。
  “只要他们不突破界限,一切都好说。”加隆舔舔嘴唇。
43 方向 1
  跟着菲莉亚上了五楼,楼梯间的铁门已经被打开了,门口站了一个板寸头的黑西装男子。男子看了眼加隆,“你是加隆吧?你舅舅叫你去书房。”
  加隆点点头,换了鞋,整理了下身上的衣服,和菲莉亚一起关上门朝书房走去。
  大厅里的壁炉烧着通红的炭火,整个房间暖洋洋的,路过大厅时,沙发上还坐了一个红色长马尾的清秀女孩,穿着简练的白色练功服正躺在上边睡得正香。
  加隆扫了眼女孩,在其手臂和大腿上稍微留意了下,便直接朝里面的书房走去。
  客厅到书房之间有一小段走廊,走廊两侧墙壁镶嵌着清晰的镜面。加隆走到镜子前时稍微停了下。
  从镜面中,他清晰地看到自己的倒影。
  紫黑色短发,深红眼眸,上身穿着的黑色衬衣被肌肉撑得鼓鼓的,看上去异常强壮,双腿修长,算得上猿臂蜂腰。给人一种矫健强悍的气质。身高也比起以前高出不少,显然锻炼了这么久,加上本身也在发育期,身高又长了。
  略作停留,加隆直接推开书房的红木门,里面两侧墙壁前摆着两排书架,中间空处摆放着一张长条形黑木桌。
  舅舅和一个白发老人正坐在桌子边喝着咖啡,房间里弥漫着浓浓的咖啡香味。
  咚咚。
  加隆站在门口轻轻敲敲门。
  舅舅的体型显得更胖了,两道黑色浓眉微微皱起,整个人缩在座位上似乎是在思索什么。这时听到加隆的敲门声,他微微扬起头看过来。
  “是加隆啊,前阵子就在说你怎么不过来看看我,最近在忙些什么?瑛儿也说不怎么看见你,不会还是在那家武馆练武吧?”舅舅指了指自己对面的座位,“来,先坐下,我们舅甥两个很久没有好好聊聊了。”
  加隆点点头,走到座位便,拉开座位坐下,顺便看了眼一边坐着的白发老者,这老人看上去七八十岁了,头发胡子全都是苍白一大片,一身白色素服。
  真正引起加隆注意的是,从他一进门开始,这人就眉头皱起地紧紧盯着他。
  转过视线不再看这老头,加隆端正坐姿看向舅舅。
  “舅舅,听说您说了想要我继承您的产业?这件事是不是真的?”他表情认真地问。
  “当然是真的。”舅舅安格尔挑眉道,“这件事是从很久之前就决定好的。”
  他手指在桌面上轻轻有节奏的敲击着,发出嗒嗒的响声。
  “怎么说呢?这样吧,我给你从头说起。毕竟对于你我很清楚,你不是那种对权势金钱趋之若鹜的个性,如果不说清楚,恐怕让你继承我的事业你还不会愿意。”
  加隆张了张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不过确实就像舅舅所说,他对于这些东西确实不怎么再议,或许是拥有异能对身外之物毫不重视,或许是其他什么缘故。
  就像舅舅所说,如果不说清楚,他确实准备劝说他放弃这个决定。
  舅舅安格尔沉吟了下:“你是知道我的两个孩子的情况。产业不可能交给他们,这是肯定的,无论是隆巴斯还是菲莉亚,都只是会玩的性子,或许以后有可能改观,但是可能性太小。”
  “而我妻子那边家族的年轻人们野心太大,虽然确实有不乏能力性格的,但是我的产业交过去肯定是没得剩的了。以后将来菲莉亚和隆巴斯怎么办?我辛苦创立的产业生意以及人脉关系,全部就这么白白送给他们?不可能!”
  加隆点点头。
  舅舅安格尔抽了支雪茄开始慢慢点,继续说:“我承认,这件事确实把你逼上了一个尴尬的境地,这点是我对不住你。但是我实在不想我的一切就这么白白送给别人!我还有两个孩子!是的,菲莉亚和隆巴斯,尽管隆巴斯总是让我操心,但他依旧是我的孩子。加隆。”
  他抬起眼紧盯着加隆的眼睛。
  “你从小就展露出优秀的商业才华,只有你,才能稳住我的一切。我知道你向往的不是我这样的生活,但是你想想菲莉亚,隆巴斯虽然和你关系不好,但是菲莉亚一直都很喜欢你对吧?你也和你喜欢她对吧?我可以做主让你们订婚。”
  加隆一怔,几乎说不出话来。他根本不想让自己分心其他道路,但又不知道该如何回绝。
  而且看得出来,舅舅安格尔现在似乎已经到了一个山穷水尽的地步,才四十岁的年纪就开始安排后路。
  安格尔拿起雪茄深深吸了口,从鼻孔里喷出一股淡淡白烟圈。
  “这件事确实很突然,但是希望你能够认认真真的考虑一下。”他用一种对待成年人的态度说着。
  加隆点点头。
  “如果这是舅舅您的意愿。”他微微眯起眼沉声道,“只是,能不能告诉我,您为什么这么着急的安排这些事,您的年纪还早,做这种事不觉得太早了么?”
  看到外甥没有马上拒绝,安格尔的表情慢慢轻松起来,他拿起小剪刀剪了剪雪茄,直接叼在嘴里,指着身边的白发老者。
  “我自然有我的理由。来,我先给你介绍下,这位是我的老朋友亚度尼斯,最近来我这儿做客,还有外边沙发上睡觉的是他的徒弟维妮。你们都是练武的,倒是应该有不少共同话题。”
  加隆眉头一皱:“舅舅,您还是把原因告诉我吧,或许……”话没说完,砰的一声,书房房门被一下撞开。
  三人一起望过去,隆巴斯气喘吁吁地站在门口,恶狠狠地盯着加隆。
  “加隆!又是你!又是你!!”
  加隆眉头一皱,正要说话。
  “出去!”舅舅安格尔大声喊起来,站起身,手指门外,“没看到我正在谈话么?出去!”
  隆巴斯张嘴还要说话,但看到自己父亲难看的脸色,顿时气冲冲地摔上门离开了。
  安格尔气呼呼地坐下来,狠狠把雪茄按进烟灰缸。
  “这个隆巴斯真是越来越不像话了。好了,我先去教训教训他,你们两个随便聊聊,都是练武的,应该会有共同话题,亚度尼斯正好也能指点指点加隆。”
  他站起身咳嗽两声直接出门去了。
  喀嚓一声,房门缓缓关上。
  加隆坐在座位上,静静盯着对面的白发老头。这老头从他进门以来就一直皱眉盯着他。
  两人目光相接,都没有开口说话。
  “年轻人,你的武术已经偏离正道了。”亚度尼斯终于缓缓开口。
  “正道?”加隆微愣,他本来还以为这老头会给他说说和舅舅的关系,没想到一上来就点评他的武术。
  “练武即是练心,你的心已经受到自身武力的影响。”亚度尼斯沉声道,“当武力带来的便利性越来越明
温馨提示: 读者阅读小说的同时,可以发表一下对小说的看法供其它小伙伴们参考哦,书评如果被采纳成精评,您就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奖励哦!书评禁止发布广告和违法内容,一经发现将永久删除帐号!


本站能保证所有电子书均为TXT格式电子书,100%无病毒读者可以放心在PC或手机上阅读。
第九书包网开放上传功能,拒绝任何形式的涉黄违法电子书,请网友自觉遵守网络秩序,一经发现将删除其帐号!
About us:第九书包网www.shubao9.com)为台湾现代派文学社思潮社旗下简体版中文小说电子书网站,为全球读者提供免费TXT电子书共享平台!
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TXT电子书均由读者自发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法,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