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神秘之旅〗第18部分

朋友白鹰的儿子出事了!”
  “出事了?!怎么回事!?”加隆沉声问。
  他因为黑玉盘,欠了塔里水银一个人情,不过在上次救人后也算是还清这份人情了。虽然对塔里水银的女儿不怎么感冒,但对他本人还是态度持有好感的。毕竟不管怎么样,黑玉盘带给他的帮助实在太大了。现在的他每时每刻都在变强大。
53 同行 1
  塔里水银端起桌上的咖啡,轻轻喝了口,沉住气,这才慢慢开口。
  “自从那次金环的人过来后,陆续发生了很多事情,机缘巧合之下,我的老友白鹰之子西维卡,意外得到了这枚十字勋章,然后在银纱城堡的时候突然出事。”
  “出了什么事?”加隆追问。
  “从城堡楼上摔下来了。”塔里水银叹了口气,“要不是下边有东西挡住,当时就可能直接没救。不过就是这样,西维卡也一直昏迷不醒,不知道是摔到了什么地方。”
  一边的玛丽安女士接着说道:“奇怪的是,医生检查过了西维卡的全身,都没有任何脑部摔伤,但是他就是不醒。现在还一直躺在病床上没有动弹。”她同样面带忧色,“如果可能的话,希望凯利先生您能够帮助我们。”
  加隆皱着眉,看着面前的塔里水银和玛丽安女士,显然两人是把他当成什么具有神秘力量的特殊人物了,希望他的神秘能够有办法解决西维卡那个小孩的问题。
  “很抱歉……”他双手十指交叉,露出为难之色,“我对于厄运古董也只是感知分辨而已,并不是你们想象的那样具有神秘力量……我也只是一个普通人,有点特殊天赋的普通人。”
  “可是……西维卡的病……”“别说了玛丽安。”
  塔里水银止住夫人的话头,“我看得出来,凯利是确确实实没办法,他没有说谎。”
  这个大侦探紧皱着眉,渐渐恢复平时里的冷静和睿智。
  “这件事看来还是得从这枚勋章的来历入手,我记得我在银纱古堡住了那么久也没有任何事情发生,怎么西维卡一去就出事了?”
  “是该好好分析一下。”加隆点点头,“最近我也闲着无事,也跟着你们一起检查一下情况吧,一旦遇到厄运古董我也能够及时提醒你们。”
  “所谓厄运,我以前一直以为是虚假传言,不过现在看到凯利先生一口说破情势,看来这里面或许真的有什么秘密。不管了!”塔里水银站起身,“假如厄运古董真的有用,而西维卡是带着这枚勋章才出的事,那么要想调查清楚,我们还是得自己带着勋章亲自去试试。”
  “我去吧。”
  忽然一个男声从窗户传进来,半敞开的窗口边,一个白色人影一下窜进来站定,坐在沙发一角上。赫然是个身穿白色风衣的金发男子。
  “我的儿子出了事,一定是金环的人下的手!什么厄运不厄运的都是危言耸听,这个世界上从来只有人装神弄鬼搞出来的动静。”
  加隆抬头看去,认出这人就是那天晚上出现在两个孩子身边的金发男子,当时这人还指责他太过凶残,武道走入邪道。
  “这位是……?”
  “他是白鹰,也是我最好的朋友。”塔里水银起身介绍。同时也给白鹰介绍一次加隆现在的伪装身份:凯利。
  白鹰鹰隼般的视线在加隆身上扫了一遍,点点头:“这次说不定得全靠您了。”他完全没认出加隆就是当晚的那个疑似魔象门的门徒。
  “没事,我也是和塔里算是共患难过了,朋友之间相互帮忙也是应该的。况且这件事关系到厄运古董,本身我也是非常感兴趣。”加隆摆手道,“好了,不说多话了。我们什么时候去一趟银纱古堡。”
  “明天吧,明天一早我们就在这间曼雷敦公司汇合,一起去银纱古堡。”塔里水银提议道。
  “没问题。”“可以。”
  “那就这样定了。”塔里水银收起桌上的勋章,“我原本从西维卡身上得到这枚勋章,只是觉得可疑才拿过来鉴定,没想到会出现这种情况。”
  “别太担心,一切都会变好的。”加隆叹了叹气,拍拍塔里水银的肩膀。他这么好心也是两个原因。一是因为对塔里水银的赠送一直抱有补偿的意思。二是他本身对厄运古董的秘密有着强烈的好奇心。毕竟当初他就是在银纱古堡被坑过一次。
  “那么今天过节,我得先去准备交代一下了。”加隆站起身,“我先失陪了。”
  “请便。”“您请。”
  水银夫妇连忙客套起身。
  “三位在这儿随便休息吧,我先失陪了。”加隆转身出了房间,合上门的瞬间,他最后瞟了眼白鹰,脸上隐隐泛起一丝忌惮。
  “刚才那家伙一直躲在窗户外听我说话,我居然半点也没有发现。这个家伙的实力不错啊……”
  歌瑞丝站在门口等他。两人一起朝着公司楼下走去。
  “这里是我公司我负责的一个分点,这栋楼都是我自由安排使用。另外你要的情况调查具体出来了。”
  她递给加隆一份资料。
  拿过资料看了下。加隆眉头皱得更深了。
  “全身没有明显伤痕,初步判断是心脏骤停么?”
  “是的,有可能是毒素之类的手段。迄今为止,对手又开始动手了,这次的决心看来是非常大了。只是没想到会在这个关键时候动手,我可能暂时分不开身了。”歌瑞丝为难道。
  “没事,这事我和大侦探他们一起亲自调查。正好也可以达成我的打算。”加隆眯起眼淡淡道。
  歌瑞丝不知道他的打算是什么,不过还是点点头:“需要什么准备的么?”
  “如果可以,给我弄把枪吧。”加隆笑了笑。
  ※ ※ ※ ※
  当晚回到家,加隆和父母妹妹一起过了个平淡的狂欢节,仅仅只是在家里吃了顿饭,一起闲聊了会最近的情况而已。简单洗漱后睡了。次日早上一早,化了妆后就来到曼雷敦公司的分部,而塔里水银和白鹰已经在那里等他了。
  “你们倒是来得挺早。我们开车去么?”
  大楼前,塔里水银和白鹰站在一起,昨天的玛丽安没在,水银侦探以前的美女助手也不在。两人身边听着一亮黑色轿车,两个金鱼眼似的大灯泡竖在前边,像是死鱼眼。
  “我开车,直接去银纱古堡,东西都准备好了吧?”塔里水银拉开车门坐进去。
  白鹰和加隆也跟着坐进去。
  砰砰地关好车门,白鹰从兜里摸出一根香烟叼上,随手递给加隆一根。
  “谢谢,我不抽烟。”
  “凯利先生,这次算是真的麻烦你了。”白鹰点燃香烟深吸一口,缓缓吐出个白色烟圈,“不管事情顺利与否,我都欠你一个人情。”
  “你是塔里水银的朋友,那就是我的朋友,朋友之间还说这些做什么。况且这本身就是我的意愿。”加隆笑了笑,“我看得出你是个个性正直的人。值得一交。”
  “你也是。”白鹰跟着笑起来。
  车子缓缓启动,从大楼门口驶入街道上的车流。
  十多分钟后,车子缓缓驶出淮山市城区,沿着一条土黄丨色车道,在漫山遍野的枯黄草坡之间迅速前进。
  车内,加隆把玩着手里的黑色手枪,翻来覆去地仔细试手,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
  “凯利你是第一次摸枪?”塔里水银从反光镜看到后边的加隆动作,出声问。
  “是啊,在城区内不是完全用不着么?难得出来,就让歌瑞丝给我安排了一把防身的手枪。”加隆饶有兴趣地玩着小手枪,这个世界的手枪是一种左轮手枪,一次只能装六发子弹,但是打完一枪可以自动转轮下一颗子弹,算得上是半自动了。
  “有空我们一起约好去射击场玩玩。”白鹰叼着剩余的烟头随口道。他也从腰间摸出一把白色手枪,“不过,现在还是先解决一下后边的小老鼠再说。”
  话音未落,他猛地打开车门一下滚出去。
  砰砰!
  两声枪响连续传来,身后顿时传出车辆急刹车的声音。
  滋……
  塔里水银果断停车。马上打开车门冲下车。
  加隆也不甘示弱,拿着手枪往后望去。隔着车窗,他看到白鹰正举枪射中一个高大壮汉,然后一个前空翻,滚地起身后,又精准的击毙两个跟在后方的黑衣人。
  他们的车子后边居然还跟着两辆黑色轿车,车子上总共下来六个人,就是这一小会儿短暂时间里,就被白鹰直接击杀了四个,还有两个钻进后边的一辆车拐了个弯想跑。
  白鹰冷笑一声,抬手就是两枪。
  轰!
  正在拐弯的轿车轰然爆炸,燃起剧烈大火,一股浓烈的汽油味和焦臭味缓缓飘来。
  加隆刚刚才下车,战斗就已经结束了。
  “好快的动作,好准的枪法!”看到白鹰的杀人效率,加隆心里也是微微一凛。
  赤红的火焰照得三人脸上微微发红。
  塔里水银俯下身检查了一下尸体。
  “是金环的人。”
  “这些恶心的小老鼠!”白鹰啐了口口水,白色风衣一抖,将刚才滚地的泥土草屑全都抖掉。他转头看到加隆也下了车,见到这种场面居然毫不胆怯,顿时眼里闪过一丝欣赏。
  “凯利先生看来也经历过不少这种场面了,上次金环的人好像也是您解决的吧,有空切磋一下?”
  “我可不比你们这样的专业战斗人士,我只是对古董感兴趣,而且你也知道,我们这一行就算你不适应这些也不行啊。”加隆耸耸肩苦笑道。
  “这倒是。好了,先上车吧,先生们,杀人放火之类的事还是交给我们这样的专门战斗人员才对。”白鹰踢了踢脚下的尸体,转身走向轿车。
  其余两人也跟着上了车。
  启动车子,三人继续加速往前行驶。
  车厢内一时间,谁也没余率先开口说话。
  加隆看了眼白鹰,这家伙看似轻松,实际上明显处于一副高度警惕的状态。据说上次他和塔里水银都被金环的炸药埋伏炸伤了,显然是对那次教训印象深刻,丝毫没有以往内对手的弱而大意。
  塔里水银专心开着车,眼神深邃,似乎是在想着什么。
  “反正有警惕性高的白鹰在,不如顺便休息一下。”
  加隆干脆闭目养神,最后居然缓缓睡去。
54 同行 2
  不知道过了多久,车子缓缓停了下来。
  “到了。”塔里水银的声音传来。
  加隆缓缓睁开眼睛,看了下车窗外,朴素美丽的小山坡上,柯努镇的双层小楼若隐若现,稀稀疏疏地点缀着。一辆牛车灰扑扑地从轿车边经过,赶牛的车夫是个小男孩,好奇地看着自己乘坐的黑色轿车。
  “到了么?”加隆伸了个懒腰。
  “是啊,几个小时的车程,这儿是柯努镇,还要走很长一段山路才能到银纱古堡,不过后边的路不能开车去了。”塔里水银下车,仰头望天,“天色也不怎么好啊,看来我们得尽快到银纱古堡了。”
  加隆跟着开门下车,仰头望天。
  天空满是阴沉的灰色云层,风有点大,隐隐有着细微的湿意。
  “明明是正午,天色还这么暗,看来今天是要下大雨了。”
  “那我们就赶在下雨之前到地方。”白鹰换了座位,坐到驾驶位上,“我去把车子寄存器。你们去找马车。”
  “没问题。”
  三人分工合作,很快以双倍的车费找到了一位愿意现在去银纱古堡的马车车夫。
  坐上马车重新上路,又赶了两小时的车程,三人终于又到了先前到过的那个小山坡。
  站在暗绿色的草坪斜坡上,远远眺望远处的银纱古堡。
  古堡依旧围绕在一片灰烬之中,本身连同四周的泥土都是一种燃烧后的灰白灰烬色泽,里面还掺杂了黑色的炭黑成分,看上去就像混了奶粉的咖啡粉。
  三尖型的古堡一片寂静,寂静得有些诡异。周围的天空树林里只有风吹过的哗哗声。
  隆隆……
  阴沉的天空传来滚滚雷声,从远到近,又从三人头顶传递到身后更远处。
  “哇哦……这就是银纱古堡?气氛蛮不错的。”白鹰嘿嘿笑起来,一点也没有正经地认真起来,只是他的双眼暗地里在迅速扫视周围的地形。
  “这几天我们就住在这里了,本来警察署的人留了两人守在这里,不过我通知他们昨天撤离了,里面的现场几乎没什么变化,都是和西维卡受伤时一模一样。”塔里水银表情肃然,“走吧,要下大雨了。”
  他率先迈步往坡下走去,白鹰紧跟其后。
  加隆仔细看了眼古堡的左侧一个二楼窗口,那是他当初被推下来的地方。然后才紧跟随后。
  三人走在暗绿色的山坡上,如同在绿色地毯上爬动的三只小蚂蚁,异常渺小。
  周围大片大片的草地树林,完全看不到其他任何人影,只有三人正缓缓地接近中心的银纱古堡。
  喀嚓!!
  蓝色电光划过天空,一道炸雷响起。
  三人加快速度走进古堡围栏,很快来到大门门前。
  塔里水银拿出钥匙开门,白鹰左右打量着周围的环境,眉头微皱。
  而加隆则是看着面前的古堡,心里隐隐泛起一丝阴影。
  上次他被莫名其妙地推下二楼,最后回头也没能看到人影,还听到那个嘻嘻的笑声。现在再次来到这栋古堡前。整个银纱古堡也因此蒙上了一层神秘面纱。
  “如果可以,最好再去上次那个房间看看。”加隆在前世就从不畏惧恐惧,虽然现在他的皮肤微微泛起鸡皮疙瘩,头皮有些发麻。但是反而因此让他更加兴奋起来。
  “越是感到恐惧,害怕,就越是暴露出我内心的弱点所在……这个世界比起前世不是有趣多了么?”他心里默默流转着念头。
  吱嘎!
  大门开了。
  三人鱼贯进入大门,然后塔里水银缓缓关上。
  大厅里一片阴暗,塔里水银从墙壁上卸下一个火把,点燃后拿在手里,当做照明工具。
  “是分头还是一起?”
  “一起,分散遇到金环的人就麻烦了。”白鹰皱眉道。
  “确实。”加隆也赞成。
  “那么先去看看现场吧,西维卡发现勋章的那个房间。”塔里水银提议道。
  加隆和白鹰都没有异议,三人一起,沿着弧形楼梯上了二楼。
  清脆的脚步声在整个古堡中不断回荡,空旷而恕
  很快,三人重新来到加隆被推下去的那个房间。
  喀嚓一声,房门被打开了。门框上方一层白灰马上洒落下来。
  “看来凯利上次不是住的这个房间啊,我还以为你是住的这里。”塔里水银笑了笑,“怎么会有这么多灰?”
  他没有走进去,就蹲在门口往里看。
  房间里全是破败不堪的景象。
  地面上积满了厚厚的白灰,摆了一张大床,一个箱子,一张凳子,其余便什么都没有。
  中间地面上的灰尘中,只有一行脚印,看上去比较淡。
  “这是西维卡的脚印,看起来他应该是在床上,或者箱子上发现了那枚勋章,然后不知道为什么直接走到窗口,然后跳下去的。”塔里水银沉声道,“这里这个现场我完全没让任何人动过。”
  白鹰点点头,跟着检查整个房间的摆设。
  只有加隆,在打开房门的一瞬间,他边感觉头皮发麻,身上鸡皮疙瘩大片大片的狂冒。
  他明明记得当时他是进来过这间房间的,连摆设都一模一样。
  但是现在,距离上次他来这里不过一两个月的时间,根本不可能有这么多的灰积下来!!
  重点是,房间的那张大床明明是塔里水银过来住的地方!!床上绝对是换了新床铺的,很干净的新床铺!
  而现在,那张大床像是很多年没用过的一样,床铺发黄,还积满了灰尘和蜘蛛网。
  “塔里,你上次和我一起过来,不是住的这个房间么?”
  他蹲下身,声音干涩。
  “怎么会?”塔里水银疑惑地看了加隆一眼,“这个房间只有西维卡一个人进来过,地上的灰最少也要很多年为单位才能积出来。”
  加隆回忆起自己上次进来时的情景,一股压抑不住的诡异感顿时涌上心头。
  “那么……我上次进到的房间,到底是哪个?”他心里有些乱了,“难道是塔里故意撒灰伪装成这样的?”
  他仔细检查了下房间里面的情况。站在门口往里看。
  里面的一切和他上次看到的一样,只是显得灰尘多了,也破旧了很多。
  “现在怎么办?”他低声问。倒是没有把上次的事情说出来。
  “收拾一下,我们就在隔壁两个房间住下,我倒要看看这个银纱古堡到底有什么古怪的地方。”塔里水银夷然不惧道。
  “怎么分配?”白鹰看了加隆一眼,“要不我们三个一起一个房间,搬张床来就行了。不然我可不能保证你们两边的安全。”
  加隆沉默了下,摆手道,“我不用了,我一个人睡一间吧,你们两个睡一起,白鹰你也方便保护塔里,别忘了我也不是没有反抗能力的普通人啊。”他露出一丝笑容。
  “这样也好,这次我倒要看看厄运古董的厄运真相是什么!”塔里水银点点头。
  喀嚓!!
  又是一道电光闪过,照得三人面孔一脸惨白,轰隆的雷声响个不停。
  啪……啪啪啪……
  大滴大滴的雨点砸在古堡窗户上,很快变成了密集的大片敲击,连续不断,声音脆响。
  “谁!!”
  塔里水银忽然目光一凝,猛地拔出手枪对准加隆身后。两人是面对站着的,塔里水银的手枪对着加隆的背后远处走廊。
  白鹰眉头一皱,他并没有感觉到有人在身后,他也和加隆一样面对着塔里,回头看了眼身后,他疑惑道。
  “怎么了?我没感觉到身后有人。”
  加隆也回头看了下走廊,空无一人。
  “不……我看到一个黑影从走廊尽头一闪而过,刚才明显是在偷窥我们!”塔里正色道,“要不是靠着走廊右边金属壁灯,我也发现不了那人的影子。”
  “这么说你是从那个壁灯的反射看到有人移动的?”白鹰若有所思,看着塔里指过去的壁灯。
  那是个黄铜壁灯,怪异的是,黄铜灯座还算光亮,没什么铜绿。
  “是的。我们还是住一个房间吧,这样安全点。”塔里低声道。
  “我没意见。”加隆点头道,看着塔里脖子上戴着的铜十字勋章,眼里闪过一丝凝重。
  “或许是金环的人……看来我们得稍微警惕些了,看看他们耍的什么花招!”白鹰冷声道。
  三人分别搬了两张单人床,全部塞进隔壁的一间房间,然后稍微打扫了下,合着衣服也算是可以勉强睡觉了。
  加隆知道,塔里水银和白鹰其实都对于厄运古董不是很信,毕竟只要掌握消息,他先前所说的其实都是可以伪装出来的。反而他们认为的是,这些所谓的厄运古董应该都是人为制造出来的人祸。
  不过他自己心里也没底,这个银纱古堡确实有些诡异。
  “这一次携带铜十字勋章的不是我,而是塔里,换一个角度,我倒要看看携带勋章的主人会发生什么情况!”加隆搬动床铺时一直暗暗注意塔里水银。
  砰!
  一声闷响忽然从房间外传来,似乎是风吹动窗户撞在窗棂上的声响。
  三人分别坐在床上,凳子上。都没有出声,只是静静听着外边的动静。
  雨声越来越大了,就像是拿着瓢一下一下地使劲往下泼水。呜呜的风声从古堡的其他地方传来,像是鬼叫。
55 雨夜 1
  白鹰握着手枪,缓缓站起身背靠墙面。冲其余两人使了个眼神。
  两人立刻会意,站起身各自拿出腰间的手枪,打开保险。
  喀嚓!
  又是一道雷电划过,将房间照得一片雪亮。
  白鹰侧耳贴在墙壁上,似乎在听着什么。
  “有人在外边。”他低声说,“不止一个人!”
  他的耳朵离开墙壁,墙面上顿时掉落下大片白灰,唰唰直响。
  “什么人!!”白鹰低吼一声,猛地一滚,原本站的墙壁边上嗤嗤出现两个弹孔,居然是有人从隔壁墙壁持枪射击。
  白鹰起身冲到房门前,猛地打开门冲了出去。
  加隆和塔里水银警惕地待在房间里,都没有乱动。
  加隆手里握着手枪,背靠在窗口边警惕地盯着大门口。忽然他感觉自己的后衣领被人扯了扯。
  回过头,窗户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打开了,窗外空无一人,瓢泼的雨点不断往下倒,几乎看不清几米外的景物。
  “怎么了凯利?”
  “好像有人在拉我的衣领。”加隆疑惑道,“不过可能是我太紧张了,衣领被勾住了。”
  塔里凑过去往窗外看了看:“这里是二楼,距离地面很高,应该是被挂住了,小心点,别站在窗户口了,就算这种天气什么都看不清也一样危险。”
  “知道了。”加隆点点头。
  砰!!
  隔壁陡然传来一声枪声。
  “走!”塔里第一个冲出门,加隆紧跟其后。
  两人迅速来到隔壁房间,也就是加隆先前被推下去的那个房间。房间里空空荡荡。
  “白鹰!”塔里大声喊了句。
  没人回应。只有身后房门吱嘎吱嘎乱响。
  他回过头,发现原本跟在身后的凯利也不见了。
  “凯利!?”他大声喊起来,手里手枪缓缓握紧,神色紧张起来。
  “白鹰!凯利!你们在么?”
  半开的房门忽然被风吹动着,缓缓彻底敞开。
  吱呀!
  声音在安静只有雨声的走廊里异常刺耳。门外是一片黑乎乎的,什么也看不到。
  塔里感觉自己握枪的手有点抖,忽然他发现有点不对劲。
  视线迅速在房间里扫视一边。
  整个房间居然显得异常整洁,大床上的蛛网不见了,换上了一床洁白的床铺,地板也是那种多边形红砖拼成,没有半点灰尘。
  床尾那个大箱子也变得异常整洁,没有半点积灰。
  “这里……果然有古怪……”塔里面色沉下来,缓缓打开手枪保险。
  ※ ※ ※ ※
  砰!!
  加隆跟在后边,看到塔里持枪冲进隔壁房间,房门自动被风吹得弹回来,他也跟着推开门冲进去。
  “咦?”
  诡异的事情发生了,就比他快一步的塔里侦探居然完全看不到人影。
  “塔里!?”加隆将手枪缓缓打开保险,走进房间。
  房间里满是积灰,窗口的地面已经被打湿了一大片,一个人正背对他站在窗前。
  加隆仔细看去,那人身上的衣服依稀和白鹰有点像。
  “塔里?”他低声问了句。
  嗒嗒嗒……
  身后忽然传来阵阵脚步声。
  加隆回过头去,正好看到白鹰跑进房间。
  “塔里呢?”白鹰气喘吁吁问,“刚才有人在隔壁,呼……我没追上,跟丢了。”
  “塔里不是在窗边么?”加隆回头指了指窗户前,骇然发现窗口居然没有半个人影。刚才那个背对他的人居然一下不见了。
  “怎么回事?刚才我还看到一个人背对我站在窗口!”他沉声道。
  “是不是看错了?”白鹰皱眉的走过去,在窗口地面蹲下检查了下,“这里没有脚印,刚才这里不可能站人。”
  “不可能!”加隆斩钉截铁道,“我很清楚地看到有人站在窗户口,对了!塔里呢?”
  “他不是和你一起么?”白鹰一愣。
  “我刚才跟着他冲进这个房间,然后一下他就不见了!我就被房门挡了一下视线,不到两秒,进来就看不到他了!”加隆沉声道。
  喀嚓!
  一道电光闪过,照得两人面色惨白雪亮。
  “麻烦了……”白鹰面色凝重起来,拿出火柴点燃一个随身携带的小火把,明亮的黄光缓缓燃起,顿时照亮房间一小块范围。
  加隆忽然想到了什么,脸色一变,猛地扑到窗户口边往下望去,下面黑色草坪上什么也没有,他顿时长呼一口气。
  “塔里明明只比我先进来一步!!”
  “你确定?”白鹰面色沉静,看着加隆的视线隐隐有些凌厉起来,“这么短的时间里,他不可能进来就没人了。”
  “我确定!”加隆肯定回答。
  白鹰紧紧盯着他,手里的手枪慢慢握紧,忽然他似乎想起了什么,慢慢面对着加隆后退,退到房间门口前蹲下,用空着的一只手在地上轻轻摸了摸。顿时,他身体慢慢松弛起来。
  “你说得没错……这里确实有三个人的脚印!但是其中一个人刚刚进房间就脚印消失了!”
  加隆此时心里也有些发毛,几步走过去,跟着蹲下检查,地面上确实有三双脚印,其中一双进了房间就消失了,另外两双因为湿气重,所以还能在房间里清晰可见。
  嘭!
  忽然一阵大风从房间窗户吹出来,带着房门轰的一下狠狠关上,差点撞到加隆的鼻子。
  “风太大了。”白鹰站起身,“不好意思是我错怪你了。”他抱歉道,伸手推了推门,没推开。
  “没事,房门被自动锁上了吧,拿钥匙开吧。”加隆提醒,他面色凝重,随时警惕周围的一切动静,“必须快点找到塔里,他现在很可能很危险!”
  “我来!”白鹰点点头,面色也有些阴沉,拿出一串钥匙,看了下上边贴着的标号,挑出一把插进房门钥匙孔。
  哗啦哗啦……
  钥匙在锁眼里转了几下,房门没动静,白鹰又推了推,居然完全推不开。
  “咦?”白鹰顿时一愣,“不对劲!”
  “撞开!”加隆也看出出了问题。
  白鹰点点头,退后一步,猛地一个踹脚。
  砰!
  房门纹丝不动,只是周边唰唰的落下大量白灰。
  “这房间有古怪!”加隆退后一步让出距离。
  “你回去拿上东西,我先撞开门,我们找到塔里就离开这里!”白鹰也感觉不对劲了,大声道。
  “好!”
  加隆快步冲回先前三人呆的房间,把包袱食物等各种杂物全部打包放在一起,使劲包捆好。正要提起来出门。
  砰!
  走廊忽然传来一声枪响,然后是房门木板喀嚓碎裂的响声。
  他提着包赶紧冲出来,走廊上空空荡荡,居然再没有半点动静。
  隔壁房间的房门还是紧锁着,完好无损。
  “那我先前听到的声音到底是怎么来的?”他头皮一紧,刚才他明明听到枪响和房门碎裂的声响,而现在居然连白鹰也不见了。
  “难道……是因为勋章的问题?”他隐隐猜到原因。
  看着面前紧锁的房门,加隆心里知道,如果再不采取措施,说不定塔里会直接死在里面。
  “虽然我已经还上你的人情了,但是……”他拿出手枪对准门锁。
  砰砰砰!
  三声枪响。锁眼彻底被打烂。
  加隆狠狠一撞,顿时撞开房门。
  房间里面空无一人,整个房间大床被挪开,床底地板居然显出一个倾斜的出口,通往一楼的楼梯上。
  加隆深吸一口气,走到这个隐秘出口往下望,从这个角度往下看去,正对着的一楼地面上,塔里水银正一动不动的趴在地面上。
  “塔里!”加隆顾不得什么,一下从出口跳下去,抓了几把楼梯扶手作为缓冲,稳稳落在塔里身边。
  “塔里!!怎么样?”他扶起侦探,探了探鼻息,还有呼吸。
  侦探缓缓睁开眼,嘴里迷迷糊糊地说着一句话。
  “我的下面……我下面……”
  加隆这才注意到,侦探趴着的地方还压着那枚铜十字勋章。勋章边上居然有着一道清晰的白色划痕,似乎是侦探刚刚才划上去的。
  塔里这时才稍微清醒些,独立坐起身来大口大口喘息着。
  “……好危险!刚才……一转眼你们就看不到人影了!我一个人在房间里发现一个大秘密!”
  “先别管这些了,白鹰不见了!”加隆沉声道,“刚才我还听到他破门而入,过去居然看到房门还是好的!”
  “白鹰不见了?”塔里神色镇定,“不要太担心,白鹰比我们两个都强,我们没事他应该也不会有事。”
  “现在怎么办?我们?”加隆扶着侦探站起身,两人都没有去捡那枚勋章。
  “厄运古董不愧是厄运古董,我这次算是见识了。”塔里水银神色复杂地看着地上的勋章,“现在我们只要站在原地等就好。”
  他拔出枪朝天对准。
  砰砰砰!!
  连开三枪。
  枪声异常刺耳,直接将外边的雨声也暂时压了下来。
  很快,一个白影猛地从二楼楼梯冲下来,落在两人面前。
  “没事吧!?”
  白鹰站定后大声问。
  “没事!”塔里点点头,“我刚才看到金环的人了!果然是他们在搞鬼!”
  “我也是!看到一个人影从窗口跳下去,我就直接追出去了。”白鹰沉声道,“不过遗憾的是没追到。你们跟我来。”
  白鹰带着两人出了一楼大门,走到古堡门口左侧,一间避雨的小亭子里。
  亭子里躺着一具黑衣人尸体,胸膛大片红色鲜血不断滴落下来,流到草坪上顿时被大雨稀释。
  白鹰揪着这人的左耳,从上面扯下一个金色耳环。
  “114号金环。”
  他把金环丢给塔里。
  “金环的百位数字成员,果然是他们在捣鬼!”他走到尸体边上开始仔细检查,然后和白鹰询问一些具体的细节,按照推理开始慢慢分析起来。
56 雨夜 2
  加隆没有听他们的分析说话,稍微站得后面点,仔细注意着周围的情况。
  前边不远处两人的说话声若有若无,加隆注意的是自己的后方周围。站在后边,隔着雨幕看着前边亭子里面的
温馨提示: 读者阅读小说的同时,可以发表一下对小说的看法供其它小伙伴们参考哦,书评如果被采纳成精评,您就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奖励哦!书评禁止发布广告和违法内容,一经发现将永久删除帐号!


本站能保证所有电子书均为TXT格式电子书,100%无病毒读者可以放心在PC或手机上阅读。
第九书包网开放上传功能,拒绝任何形式的涉黄违法电子书,请网友自觉遵守网络秩序,一经发现将删除其帐号!
About us:第九书包网www.shubao9.com)为台湾现代派文学社思潮社旗下简体版中文小说电子书网站,为全球读者提供免费TXT电子书共享平台!
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TXT电子书均由读者自发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法,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