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神秘之旅〗第38部分

这个加隆再不济,也能算是一方有力的争夺者。应该能够多撑一点时间。对了,德莱西玛和维纳斯你支持哪边?”男子低声问。
  “看情况吧,两个人都是年轻一辈的佼佼者,背后都有势力支持。”女子满不在乎道,“你又想拉我支持德莱西玛吧?他虽然很优秀,但是不是我欣赏的类型。多余的话就别说了。”
  “你倒是警觉。”男子苦笑,“干杯。”
  “干杯。”女子笑起来,虚伪地举起酒杯和他碰了碰。
  加隆跟在舅舅身后一路礼貌地回答长辈的问题,一道道审视的眼光不断投注在他身上。
  他一边微笑着冲舅舅面前的一个三十几岁男子点头回应,一边快速扫过舅舅安格尔的面孔。
  从小到大,他不知道得到了多少舅舅的帮助,他和妹妹进入学院也是这边的关系。虽然舅舅重男轻女思想严重,但对他确实没话说。只是让他一直想不通的是,这一次突然想要将产业交给自己。
  这很突兀。
  上次他据理力争了,但舅舅态度坚持。但就算隆巴斯不争气,总也不会这么干脆就把所有资产全部给自己。
  而且舅舅今年才四十岁左右……
  联想到舅舅的岁数,加隆眼里越发深邃了些。
  “哥……”
  忽然一个弱弱的声音从背后传出来。
  加隆微微一愣,转过头,居然看到妹妹瑛儿就站在自己身后。
  “怎么你一个人?爸妈呢?”
  “他们不想来,就推了。”瑛儿穿着一身黑色束腰连衣裙,裙摆及膝,长发极背,中间系着一根黑色发带。脸上红润光滑,嘴唇粉嫩,双眼带着一丝水汪汪的光泽。明显是经过专人打扮了的。
  “推了?”加隆一愣。虽然从小就知道父母和舅舅关系冷淡,却没想到会到这个程度。
  瑛儿走到加隆身边,和他并排站着,向舅舅安格尔问声好。
  安格尔微笑地点点头以示答应。
  “你们兄妹好久不见,好好聊聊。”他拍拍加隆肩膀,“一会儿我叫你就过来,别耽搁。”
  “好。”
  加隆隐约已经感觉到舅舅面临的困境了。肯定地点点头。
  “哥,到底怎么回事啊!?”舅舅一离开,瑛儿马上就出声问道,眼里有疑惑,有担心,还有一丝淡淡的不知所措和陌生,“你怎么回来了也不回家看看?还有舅舅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势力?”
  加隆领着她走到一边的角落里,找了两个安静的位置,两人坐了下来。
  “说实话,我也不清楚这边的情况,突然之间舅舅就要我继承他的产业。我完全没有任何准备。”加隆自己也疑惑,“但是……”他隐约猜测到了什么,却没有说出来,“算了,希望我能够帮忙度过这个难关吧。这些事你就别管了。有我就好。”
  “可是,为什么爸爸妈妈不过来啊?我都是听到哥哥你在这儿才赶过来的,不然他们都不让。”瑛儿不解道,她忽然感觉无论是父母也好,还是面前近在咫尺的哥哥也好,都忽然变得好陌生。
  “他们不过来,是不愿意过来?”加隆若有所思。“一会儿完了我回去看看吧,我也是刚刚才回来,只是师傅病重,才暂时一直没空。”他说的也是实情,原本在彻底处理完所有事之前他是不准备回家的。没想到会在这儿遇到妹妹。
  “那一会儿你叫我,别一个人溜了!”瑛儿感觉在这种宴会上浑身不自在。不由自主地更靠近哥哥一些。
  “知道了。”加隆笑了笑,随意靠在沙发上。
  酒会上,一些权贵富豪们相互恭维,言辞明争暗斗,机锋暗藏,看上去千篇一律,但实际上危机重重,稍有不注意酒会得罪一些小心眼的人,然后惹祸上身。稍有不注意酒会泄露一些关键的自身情报。所以每个人都显得矜持而有礼,每说一句话都小心翼翼。
  加隆和妹妹坐了没多久,便看到舅舅在不远处冲他招手。
  他连忙起身走过去。
  “庞迪先生,这就是我侄子加隆。怎么样?还能看得过去吧?加隆,还不打招呼?”安格尔微笑地拍拍加隆肩膀。对方是他公司集团的大客户,轻易怠慢不得。而且其本身的危险性也很高。
  “庞迪先生,您好。”加隆微笑着朝对方伸出手。
  名叫庞迪的灰发男子淡淡看了加隆一眼。
  “你好,不过虽然是安格尔的推荐,但我对你的印象不怎么好。当然,如果你以后能够让我满意的话,我或许会修改这个印象也说不定。”
  “庞迪先生。”安格尔在一边低声打断,“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他目光炯炯地盯着对方。侄子被当面责难,他自然不能不看在眼里。
  “没什么意思。”庞迪笑了笑,“安格尔,我们一起合作这么多年,说实话,我对你这次的选择非常失望。”
  加隆站在后面听着他随意的和舅舅说着对自己不看好的话,心里倒是没什么奇怪的地方。
  刚才一起过来遇到的几个权贵几乎都是这样,只不过没有他表示得这么明显而已。
  只是他原本也没打算继承舅舅的产业,舅舅还有年轻,这个年纪就想着退位……
  忽然上前一步,他微笑着对庞迪礼貌问道:“那不知道怎么样才算是让您满意呢?”
  庞迪略微一愣,似乎没想到加隆会突然站出来说话。他转过头仔细看了加隆一眼。随即冷笑。
  “你懂经营学么?商场上的经典案例你知道多少?”
  “这方面的资料终归只是资料,我对自己的学习力很自信。想必你也查过我的相关资料吧?”加隆平静道。
  庞迪还是冷笑。
  “那又怎么样?你这种毛头小子站出来,不是正统继承人,关系网也比其他两个差一大截,如果不是你舅舅支持,你有什么资格站在这儿和我说话?连门都进不了的普通学生而已。”
  加隆皱起眉。
  “谁不是从基础站起来的?您的话有些偏颇了。我不知道你们对继承人的要求如何,不过相信如果是选择我,我自信应该都能做到。”
  “你很自信?以为自己一定能比得过其余两个人选?”庞迪失笑起来。
  “要是我比得过,那你就支持我怎么样?”加隆淡淡道。
  “没什么怎么样,我就是看你不顺眼。虽然不知道你一个侄子辈是怎么争取安格尔的同意的,但是产业传给家族正统长子这是惯例,你也别想用这种小手段争取不属于自己的东西。不管你做什么!我都不会同意你作为继承人。”
  原来他们都是这么想的。
  加隆心下明白了。
  这些人看来都是以为是他故意哄好舅舅,想要争得家产,手段低劣。
  只是虽然他原本就没打算继承舅舅产业,但对方这话也确实有些刺耳了。不过他原本和他多说这些,也就是为了了解这些热能的立场态度。
  只是庞迪油盐不进的态度让他心里有点不爽。
  “这句话其实我也想说,我看您也很不顺眼。”加隆反唇相讥,“您想要干涉舅舅的决定是不是还太早了点?”
  “安格尔的事……”庞迪面色也冷下来。
  “好了庞迪,到此为止。”舅舅脸上沉了下来。
  庞迪冷哼一声,扫过加隆时,脸上浮现一丝忌惮,显然是知道加隆的一些资料的,随即自己走开。算是给安格尔面子。
  虽然在场的诸位谁也不惧怕谁,大家平起平坐而已,他完全不需要看安格尔的脸色。
  “好了,加隆你也别生气。庞迪的长子是支持维纳斯的,德莱西玛和维纳斯是两个我妻子那边的年轻一辈代表。一会儿你下去和他们单独见见面。”
  安格尔对于自家侄子算是了解的,最近曼雷敦公司的事,虽然不清楚过程,但是结果却是清楚。加隆不知道从哪借来的特殊部队的关系,一举端掉了整个曼雷敦公司。这也让他刮目相看。所以这事他也不希望加隆对庞迪怀恨。毕竟对方是他多年合作的好友。
  “没事的,舅舅。”加隆笑了笑。“不如我现在就去见见其他的同辈如何?”
  “也好,我让人陪着你一起。”安格尔沉吟了下,也感觉上边宾客的态度不怎么样。对加隆好处太小,让他下去和其他小辈见见面也行。
  很快,一个深蓝西服的修长男子在舅舅的安排下跟在加隆身后。另外有侍者领着两人出了宴会厅,从侧门进入另外一个小型的会客厅。
  小会客厅只够容纳几十人,墙壁天花板都是通体淡黄,地面铺着白色的羊毛毯,墙壁上的壁灯散发着柔和的黄光。
  厅内零零散散的或站或坐二十多个年轻男女。
  其中很大一部分簇拥在两人身边,只有寥寥两三人站在角落毫不起眼。
  加隆刚一进来,就马上看到了异常醒目的两个中心人物。
  左边那个眉毛浓黑的少年,看上去很老成的样子,手里端着黑色酒水不时地轻轻喝上一口,正仔细听着同伴说着什么,眼里有点漫不经心。从周围的只言片语中隐约可以听到别人叫他德莱西玛。
  右边一人一头蓝色短发,黑色双眼,额头隐约有着细长的刀疤,只是和德莱西玛的平静不同,他完全掌控着话语主动权。虽然是在微笑,但还是给人一种异常具有侵略性的危险感。
  加隆走进门,立马引起部分人的注意。
  “加隆!你终于敢出门了!”德莱西玛边上的一个成熟男子忽然直起身淡淡说着,“西玛,这人是不是当时你见过的那个?”
  加隆闻言一愣,再仔细看看德莱西玛的脸,忽然回忆起当初在舅舅家门口遇到的那个白衣少年。这才多久不见,对方居然变得这么成熟了?
  啪!
  德莱西玛手里的酒杯忽然落在地上,摔得粉碎。他脸上原本的平静和漫不经心一下子消失得无影无踪,脸色瞬间没了血色。双眼盯着加隆似乎一片茫然。显然是大脑一下子空白了。
  在身边一人的摇晃下,他才反应过来。
116 了结 2
  “是……是他!!”他声音有点发抖,深深吸了一口气才稳住身体的颤抖,“哥……就是他。他当初差点杀了我!就……就差一点!”
  他不自觉地退后几步,缩在站起来的成熟男子身后。
  被他叫为哥哥的男子,面孔和他很相似,几乎一样,只是鼻子有点鹰勾,给人一种阴鸷的感觉。
  加隆微笑起来,往前每走出一步。德莱西玛便不自觉地往后退两步。
  “你别过来!别!别过来!!”当初的少年就算变得再老成,但记忆里对于加隆的恐惧确实有增无减。他慌不择路一下摔倒在地,整个人一下子陷入莫名的恐慌中。
  “哦?我就这么让你害怕?”加隆脸上挂着淡淡的微笑。他随手从边上的桌面上拿起一杯黑色酒水。
  整个小会客厅一片安静,大部分人的视线都落在从容不迫的加隆身上。
  “我是德莱安多,想必你听说过吧?”成熟男子看也不看身后的弟弟,“这次来,我就是为了了结上次你和我弟弟的事。”
  加隆目光环视一圈,这次过来,他就是准备彻底了结舅舅这边的事情。所以也不怎么想和这些人浪费时间。只是既然眼前这些人有着舅舅也不得不考虑的势力,那么倒是可以大概看清一些背后的实力层次。
  “舅舅安格尔的产业,我不会继承。但是……”他看着面前这些人惊讶郑重的表情,“我希望有人能够给我说说到底怎么回事?”
  “刚才我看到你和我父亲说了一会儿话,难道他们没告诉你?”德莱安多挡在弟弟身前问,“庞迪叔叔也没给你提到?我不相信,你费尽心思想要争夺财产,连这点事也会不知道。”
  他顿了顿,随即冷笑,“不过你放心,不管你做什么,庞迪叔叔都不会同意你接收产业。而且,打伤我弟弟的事,今天我还得和你好好算算。”
  “你想怎么和我算?”加隆饶有兴趣地看着面前这人。
  “一会儿宴会结束,你就会知道。”德莱安多冷笑起来。
  “不需要一会儿,就现在吧!”
  加隆站起身,一手猛地抓向德莱安多。
  他的动作迅捷快速,几乎没人反应过来他会直接动手。
  大手笔直朝着德莱安多的脖子抓去,仿佛随手拿向什么东西一般,显得轻松从容。
  砰砰!!
  两人狠狠踢在加隆背上,却没有丝毫反应。
  又是两个人挡在加隆前面,却被手掌轻轻一拨,直接摔开跌倒在地。
  加隆右手畅通无阻的抓住德莱安多。
  喀嚓!
  德莱安多手上也多出一只黑色手枪,狠狠抵在加隆额头上。
  “敢动手?我看你是活得不耐烦了!”他面目狰狞,打开手枪的保险。
  枪!!
  一时间冲突升级,小客厅里的年轻人们一下镇住了,没人敢大声说话,生怕刺激到德莱安多,一旦开枪,外边大宴会厅的人绝对能听到,到时候情况后果不是他们能够担得起的。
  “和你弟弟一样愚蠢。”加隆淡淡道,手上一震,一股剧烈震动瞬间传到德莱安多身上,手枪啪的一下掉落在地。
  德莱安多浑身无力四肢都直接垂下来吊着,眼里一下子涌出震惊之色。
  “你敢伤我!”他猛地吼出声来。
  喀嚓!
  加隆一掌砍在他右臂上,直接传出清脆的骨折声。
  在场的所有人同时打了个寒战。
  啊!!
  德莱安多死猪似的嚎叫起来。
  “放手!”陡然间一把黑色匕首刺向加隆右臂。
  是德莱安多的保镖忍不住了,就算是少爷之间争斗,此时也已经过了线。再不动手怕是加隆还会做出什么出格的反应,那时候就麻烦了。
  嘭!
  唔!
  保镖被加隆一下砸开,手腕发抖,根本拿不住匕首,一下掉落在地。人也闷哼一声连忙退开,没走几步就一下软倒在地,浑身无力。
  另外一边,那个叫维纳斯的年轻人轻轻拍起掌来,脸上带着欣赏的笑容。他连同身旁的一些少男少女都被十多个黑西服的保镖团团围住保护。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调进小客厅的。
  加隆随手扔掉脸色惨白的德莱安多。
  “你是谁?维纳斯?”他缓步朝着对方走去。
  维纳斯脸色极为快速地变了下,随即恢复正常。不动声色地往后退了一点。周围的保镖也紧张的将他围得更紧。
  “加隆,安格尔先生重病,时间不多了,继承权的问题也不是我们争斗就能有结果的。”
  “重病?时间不多?”
  加隆眉头一皱。
  小客厅里,原本优雅整洁的环境已经彻底变成了一片狼藉。酒水,碎玻璃,歪倒的桌椅,倒在地上站不起身的保镖和德莱安多几人。
  德莱西玛躲在角落里脸色煞白地看着场中的加隆。
  德莱安多则是直接痛晕过去了。几个少爷小姐躲得远远地,生怕被殃及池鱼。
  “我会告诉父亲这件事,殴打同族子弟,这件事传出去我看他还怎么争夺继承权!”一个灰发年轻男生恨恨的低声说。他就站在维纳斯身边。此时看到地上手臂断掉的德莱安多,眼里却不自觉的闪过一丝惧怕。
  “维斯林!没事吧!!”小客厅的门一下子被撞开,几个大人冲了进来,其中一个就有刚才的庞迪。他几步冲到灰发男生身边急忙询问。
  加隆不以为意,他目光一扫,面前随着大人进来的保镖高手中,几乎没有一个气息强大的,看气势全部都只是业余级别的枪手而已。
  看着舅舅一脸平静地走进门,径直走向他。
  “怎么样?没事吧?”
  “没事。”只要没死人,一切都好说。这也是家族内部争权的底线。
  “舅舅,你实话给我说,你现在的病情如何?”加隆忽然眼神沉静下来,低声问。
  安格尔目光一闪,随即苦笑起来。
  “你知道了?我也不清楚,估计还能坚持半年吧,这是医生的原话。”
  “那为什么以前没听到您说起过?”
  “我其实也不大清楚。”安格尔面露回忆之色,“只是突然间,半年前的样子就检查出了身体机能衰竭。这病来得莫名其妙,根本不知道怎么回事。好了,这里的事别担心了,你没吃亏就好,我们先上去。”
  点点头,加隆目光一闪,忽然仔细开始打量舅舅身上的上上下下打扮。
  忽然视线一下子停在了手指上。
  左手的食指上正带着一枚黑色玉质指环。
  看到这枚指环时,加隆有些疑惑的伸手碰了下指环表面。
  顿时面色一阴。
  一股细微的淡淡清凉气流从指环内流入他体内,这股气流非常微弱,但是很有股绵长的感觉。只是对加隆而言就异常弱小了。起码得带上几年才有可能增加百分之十的潜能。完全没什么意义。
  但这是厄运古董的气息。而且表面似乎还涂着隔绝的涂料,不是直接接触,还真不能感应到。
  “舅舅,你这枚指环带了多久了?”
  “这个吗?”安格尔疑惑侄子问起这个,但还是简洁的回答,“大概有两三年了,你问这个干什么?我记得还是悄悄从一个神秘组织手里收购过来的。”
  加隆马上第一个就想到了金环。
  “不会这么巧合吧?”他面色有些古怪。“不过厄运古董不是特殊的原本地点,是不会有危险的。这点应该不会有错。这枚指环……”他微微思索起来。
  “舅舅,你仔细想想,是不是你得到指环后,还有什么人对它有过特殊举动的?或者自己有过什么特殊变化的?”
  “你怀疑是这枚指环让我得病?”安格尔面色怪异,“没什么特殊的啊……”
  加隆皱眉,正要说话。
  “不会是这指环的问题的,不过既然你这么说了,我也干脆取下来算了。”
  安格尔有些欣慰侄子这么关心自己。
  “也好。”加隆笑了笑,整个南方大片区域,厄运古董的贩卖都是金环复杂,显然这枚也是从里面流出来的。虽然具体不知道是不是这个的原因导致舅舅重病,但是收起来总比不收好。
  果然,舅舅刚刚收起指环,加隆就感觉到他身上的气息微微一涨,比先前好了很多。
  果然是……他心里一惊。
  “舅舅,我很喜欢这枚指环,不如干脆送给我吧?”他直接出声道。
  “送给你就答应我接手产业?”安格尔笑道。
  “您还年轻,等您实在不想动了再说吧!说实话,我怀疑是医生给你诊断失误了。一会儿您回去再重新检查下,说不定是仪器有问题,最好换一套。”
  “希望吧……”
  看着舅舅递过来指环,加隆刚刚一接过,就感觉舅舅的身体精神状态明显一振。就知道有效果了。
  心里也大定下来。
  跟着安格尔离开小客厅,他也懒得理会身后的那些小家伙闹剧。
  接下来,临走前还得和那个大小姐的延长约定了,得去另外安排个时间。
  苏林这边迫在眉睫,不容耽搁。还得和家人坦白一部分,隐瞒一部分。直接说肯定不行,这么危险的事,父母不担心死才怪。
  得重新换个说法。
  加隆想到回去怎么解释,顿时有些头疼了。毕竟这次出去也不知道要多久回来。
第二卷 黄金剑座
117 伊莉莎-音阶市 1
  从小客厅出来,宴会厅里依旧气氛融洽,乐队小提琴手优雅舒缓地拉着提琴,乐声中,一群权贵们依然淡然自若地相互交流着。
  仿佛刚才的惨叫声完全没有听到一般。
  加隆和舅舅带着几个保镖从小客厅出来,也只是引起寥寥几个人的注意,除此之外,便再没有任何反应。
  他扫眼全场,居然看到妹妹坐在一边有些慌乱无措地望着这边,看过去的视线刚好和她对上。
  “没事的。”加隆给了瑛儿一个安心的眼神。
  宴会如常进行着,作为承办人,舅舅上台讲了一些话后。便是另外的几个重要人物上台讲话,大家开着他们和几个交际花的玩笑,气氛暧昧而含蓄。
  加隆走到妹妹身边,坐到黑皮沙发上,手里端着的黑色酒水轻轻喝上一口。酸酸的,有点像酸梅汤兑酒。
  “哥……”瑛儿担忧地看着他,张开嘴却有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没事的。刚才只是里面出了点冲突,不关我的事。”加隆给了他一个安心的微笑,“想起来,好久我们两个没有像这么一样安静坐在一起聊天了。”
  “是啊……有很久了呢。”瑛儿低下头,“从很早就感觉到了,哥你变得神神秘秘的,每天不知道在做些什么,我完全看不到你的影子。”
  “还能做什么?我就是跟着武馆参加交流会了。其他也没什么事。你放心,如果……”加隆话没说完,突然脸色一僵,双眼微微一眯,随即恢复正常。改口继续说下去,“如果有事,我一定会告诉你。对了,最近师傅病了,我还得帮着武馆处理一些事情,毕竟你也知道我是师傅的关门弟子。”
  瑛儿似懂非懂地点点头。
  ※ ※ ※ ※
  喀嚓。
  距离宴会点对面的大楼顶层。
  一个黑衣蒙面男子端着一杆接近两米的黑狙击枪,正透过瞄准镜注视着对面宴会厅的情况。
  他的左手调整着枪管方向,右手轻轻在给枪装上子弹。
  子弹金黄铯,很细很尖,如同一条笔直的金色泥鳅,装进枪膛里时发出喀嚓一声轻响。
  “刺,没必要这么紧张吧。就是一个练过武的小家伙而已。”男子身后另外一个银色短发男子淡淡道。他正抛玩着一把折叠小刀,脸上同样带着蒙面,只是从深蓝如水晶的双眼以及俊美的面部线条来看,他的气质容貌异常华丽。
  “一切危险人物都需要我警惕。”端枪的男子淡淡回答,“既然收了钱,那就要为客户负责。”
  “拜托,我们是雇佣军,不是职业保镖。您别这么敬业好吗?我怕伽罗兰会找你商量关于抢人饭碗的事。”银发男子哭笑不得。
  “这次算是一次全省峰会,别太轻视了。”黑色男子淡淡回了句,“这个小家伙有可能练过武,而且不弱。”
  “你是说武术家?你认为有武术家能够在两公里外干掉对手?我记得我上次的记录是2.3公里吧……”
  “2.6。”黑色男子冷不丁地补充,“你还差得远。”
  银发男子嘿嘿干笑了两声。
  “我说坦克唐,你可是独立干翻过坦克的高手,怎么能和我这种小虾米比较呢?那不是太伤你身份了?一公里内,你的特殊子弹可是能够射穿装甲车啊。”
  黑衣男子不再说话,只是透过圆形瞄准镜,看向宴会厅右侧窗边的一个人影。
  那个人正端着黑色酒水慢慢喝着,一边和另外一个年轻少女随意聊着天。
  这人正是加隆。
  加隆此时隐隐感觉到一股极度锋锐的气息死死锁定在自己身上。
  他可以肯定是枪械!
  但是从来没有任何一种枪械能够让他产生如此强烈的威胁感。
  一边和妹妹聊天,他全身肌肉一边微微紧绷起来。随时应付任何可能发生的威胁。
  缓缓的,不一会儿,这道气息渐渐转移开了。他才缓缓舒了口气。
  说实话,如果刚才对方真的开枪,能不能躲开或者抗下,他没有把握。
  刚刚松了口气。忽然宴会厅内传来一阵小小的马蚤动。
  “别过来!!别过来!你听到了没!我叫你站住!”一个有些癫狂的男声从大厅中央传开。
  加隆以及周围的角落处宾客都接连起身,看向中场。
  一个穿着白色礼服的年轻金发男子,正手持一把白色手枪,死死抵在一个中年贵妇脖子上。
  诡异的是,中年贵妇面色冷漠,丝毫没有任何惊慌,仿佛不是第一次经历这样的阵仗。
  周围的宾客也都没有任何恐慌的神色,他们有的甚至交头接耳起来,一副淡漠看热闹的样子。
  “艾莲娜……需要我们帮忙么?”一个穿朱红无袖礼服的金发女子站出来淡淡问。她的长发马尾歪着从脖子上一直垂到胸前,双眼狭长锐利,给人一种刺人的美感。
  被挟持的女子摇摇头。
  “但丁,没想到你会做出这样的事。”
  “没想到?呵……呵呵……你为了那个男的,什么都可以不要,什么都可以抛弃……我还有什么做不出来的?!”白色礼服男子带着一股绝望地说着。他手里的手枪渐渐扳紧扳机。
  嘭!!
  一瞬间,男子的持枪的手背出现一个圆形鸡蛋大小的血洞,血洞不只是手上,男子胸骨正上方,也有着一个鸡蛋大小的血洞。
  他的手背,胸部一次性彻底被打穿。想要扣动扳机的手再也动不了了。手枪无声地滑落在地上的地毯上。
  “黑旗党……万岁!!”他挣扎着最后喊出声,嘴巴里发出嘶嘶的气球漏气上,显得有些嘶哑。终于一下仰倒在地。鲜血泊泊地从胸腔边缘流出来。染红了地面的白地毯。
  站在一角的加隆趁着妹妹没看清楚的瞬间,一把将她拉进怀里,遮住他的双眼。
  他顺和子弹射来的方向望过去,顿时瞳孔一缩。
  这颗子弹居然是穿透墙壁后再打穿男子的。墙壁是足足十多厘米厚的水泥墙,能够打穿这种厚度的墙体还能穿透一个人,最后还在地毯上留下一个深不见底的黑洞。这种威力……这种盲狙的判断力……
  “这就是真正的顶级神枪手配合大威力狙击枪的实力了。”舅舅从不远处走过来,站在他身边低声说着,“加隆,武术你可以用来强身,但是真正要用来杀敌,再强的武术家也敌不过这种子弹。”
  他拍拍加隆的肩膀,深深叹了口气。
  “刺是我雇佣的顶级雇佣军,也是维护这次会场安全的暗中人员,而这样的顶级枪手,在整个联邦还有上百个。他们能够在几公里外就射杀掉想要击中的目标。顶级格斗家据说不畏惧一般子弹,但是……现在已经不是武术家的时代了……”
  加隆沉默不语。
  他知道自己不可能抵得过这样的顶级枪手,这种穿透力的子弹。已经比得上当初安德莱拉的三星一点全力一剑了。甚至可能还要强一些。既然有这种威力的子弹,那么不说更大威力的,只是这种子弹上涂上剧毒,就能置他于死地。
  “来帮我吧。”舅舅安格尔其实已经知道了加隆的武术天赋,但是热武器不是武术就能抵挡的。
  “我还有一点事需要处理,让我考虑一段时间吧,舅舅。”加隆淡淡说。
  “也好,不过你要尽快了。”安格尔感觉侄子的语气终于松动,也有些欣慰地点点头。淡淡看了加隆怀里的瑛儿一眼,他转身独自离开。
  “瑛儿,有点事,需要一会儿你帮忙和我一起劝劝爸妈。”
  “什么事?刚……刚才发生什么事了?那个人怎么了?哥。”瑛儿疑惑地问,她其实已经猜测到了一点,声音也有点发抖。
  加隆看向对面楼层顶层,目光仿佛穿透墙壁,看到一个黑影端着修长的狙击枪静静趴在那儿。
  “没什么,听话,别睁开眼睛。”
  ※ ※ ※ ※
  天台上。
  刺缓缓收起重狙的消音管,黑色的双眼最后透过瞄准镜看了眼加隆。他总觉得这个年轻男生似乎察觉到了自己的视线。
  “怎么了?”银发男子在一边蹲着问。
  “没什么。走吧,去下一个点。黑旗党的人不会就派这么一个小角色。”刺站起身淡淡道。
  “那确实,听说那群疯子最近和暗沙罗的人搅在一起,说不定还会有预料之外的人出现。”银发男子不知道从哪找了什么东西丢进嘴里咀嚼起来。
  “暗沙罗……那群倡导将武术和枪械结合的家伙么?”刺微愣了下,“听说顶尖的格斗家能够硬抗子弹,速度惊人,近战实力非常强。或许这次有机会见识一下。”
  “没人能打败你,你可是我们的王牌啊!”银发男子热情地拍拍同伴肩膀,“这次黑旗党绝对想不到你会亲自出手。”
  “走吧。”刺淡淡说了句,转身没入黑暗中。
  ※ ※ ※ ※
  离开宴会后,加隆回了趟家,和父母仔细说了下武馆的情况,出乎预料的是,居然有人提前给父母说了关于他的学习和之后的安排原因。
  询问之下,居然是金环的人,给父母说了加隆马上会去伊莉莎行省省会音阶市跳级入学,而且是免试进入一家私立大学——曼特拉综合大学。据说是因为古董鉴定方面合格,达到这所大学的专长录取标准,人家特地发来邀请函。
  家里父母居然还提前收到了曼特拉大学的古董鉴定专业的邀请函,听到消息更是兴奋不已。一再叮嘱他不要再经常去舅舅安格尔那儿,要自力更生之类的话。
  加隆和妹妹原本计划好的劝说行动彻底无疾而终。
  接下来就是处理最后的一点小事。
  给圆舞门的朋友以及熟悉的师长同学告别,去电报局给大小姐菲妮斯汀发电报,通知她自己离开跳级进入大学的事。
  最后数天后,终于踏上前往伊莉莎行省省会的火车。
  ※ ※ ※ ※
  棕红色的火车厢内。车务员和乘客来来往往,有些吵闹。
  苏林和加隆相对而坐,两人都静静侧望着快速掠过的外面景色。
  两人右侧座位上,三个年轻人正玩着纸牌。前面座位是一对年轻夫妇带着一个婴儿,正在哄宝宝睡觉。后边座位上几个大学生模样的年轻男女正吹着惊悚小说和恐怖经历,声音挺大。
  早晨淡淡的白光从窗口洒进来,但车厢内还是显得很灰暗。天空阴云密布,不时有着隐隐雷声。
  苏林看了加隆一眼:“这次麻烦你了。”
  “我们之间别说这些。”加隆淡淡道,“说说你的情况吧。”
  “我
温馨提示: 读者阅读小说的同时,可以发表一下对小说的看法供其它小伙伴们参考哦,书评如果被采纳成精评,您就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奖励哦!书评禁止发布广告和违法内容,一经发现将永久删除帐号!


本站能保证所有电子书均为TXT格式电子书,100%无病毒读者可以放心在PC或手机上阅读。
第九书包网开放上传功能,拒绝任何形式的涉黄违法电子书,请网友自觉遵守网络秩序,一经发现将删除其帐号!
About us:第九书包网www.shubao9.com)为台湾现代派文学社思潮社旗下简体版中文小说电子书网站,为全球读者提供免费TXT电子书共享平台!
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TXT电子书均由读者自发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法,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