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神秘之旅〗第61部分

子加好油了,付了账,三人重新坐上车子,启动后拐上前往安塞拉的车道。
  一路无话,直到快要进安塞拉城郊时。车子一下子抛锚熄火了。
  “怎么回事?”感觉到车子缓缓停下来,半睡半醒的梦魇低声问。
  “车子不行了,不知道是哪出毛病。”安德莱拉也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勉强将车子停在路边上。拉开车门走下去。
  加隆坐在后排也能看到前边车窗冒起的浓浓白烟,一股浓烈的汽油味弥漫到整个车厢。
  他拉开车门下车,站在车道边的草地斜坡上。
  “怎么了?还能走吗?”他皱眉看着安德莱拉掀开车盖,在里面检查摆弄。
  “不清楚,我也不懂维修。”安德莱拉看了一会儿,耸耸肩表示无奈。
  “我车上还放着好多衣服啊。我可不想自己提着走。”梦魇抱怨道,“这车子怎么这么废!这么点路都跑不下来!”
  安德莱拉只能表示遗憾。
  加隆站在一边看着车子,忽然有点怀念苏林了。如果苏林在,以他的收藏车辆限量版,出现这种问题的几率几乎不存在。就算有,那家伙也是修车的高手。
  “虽然我们三个都是顶级高手,不过总不能让我们大包小包的提着东西往安塞拉赶吧?”梦魇背靠车门,拿出一支香烟,用火柴点燃,深深吸了口,“就在路边拦车?”
  “只能这样了。”安德莱拉开始将各自的东西整理出来。
  三人中,梦魇带的东西最多,衣服,首饰,化妆品,还有一些装着莫名其妙玩意儿的小箱子。加隆和安德莱拉东西都很少。只是各自带了换洗的特质衣服。除此之外,便是装钱的箱子,那是兑换后的拜加迪货币拜元。
  加隆则站在路边拦车。
  他人高马大,身高接近一米九,肌肉强壮,面色严肃,站在路边一辆接一辆的车子路过时非但没停,反而速度更快了。
  “你不行。让我来。”安德莱拉挤开加隆,站在边上,面带微笑,风度翩翩。只是那一只独眼龙眼罩在夜色下更显几分霸气。使得他嘴角的微笑隐隐变成狞笑。
  一辆马车刚刚路过,车夫一看到他顿时亡魂大冒,挥起鞭子一顿狂抽马屁股。马车如同脱了弦的利箭,疯狂冲刺过去。
  接连几次路过的车子都这样,安德莱拉嘴角的微笑顿时有点僵硬了。
  “还是我来吧。”梦魇叹了口气,从两人身后走出来。
  还是那样的绅士气质打扮,不过比起加隆和安德莱拉而言要正常多了。
  几辆车子过去后,终于有一辆大型四驾马车缓缓停了下来。
  马车通体白色,车身印着银纹字母:KL。
  “搭个便车可以吗?”梦魇大声问驾车的老爷子。
  “上车吧!”老爷子拿着马鞭往后指了指。
  三人终于松了口气,不到万不得已,他们也不想用暴力抢别人的车辆。虽然三人都不是安分守己的好人,不过这次出来可不是为了随心所欲玩闹的。白银教在拜加迪的眼线太多,一旦露出过人的迹象,估计第一时间就会被通报到白银教情报部。
  马车车厢很大,是全封闭式。三人刚一掀开车帘,就看到里面坐着的三个年轻男女。
  “嗨,帅气的大叔。”白裙女孩微笑着和梦魇打招呼,“在这种地方车子抛锚了可不是小事呢,还好你遇到我们苏菲大小姐的座驾。”
  “是你啊。”梦魇顿时露出一个迷人的微笑,“多谢你们的帮助了。不然我们可能还真得走着进城。”
  “不用谢了。亚丽刚才不小心洒了您一身的番茄酱,带你们一程算是赔礼就好了。”坐在一侧的金发男孩笑着说。“而且要谢也不用谢我们,这位才是马车的主人。”他冲最后一位女孩那边努努嘴。
  穿淡绿格子衬衣的女孩笑了笑。
  “出门在外,相互帮助也是应该的。这点小事用不着道谢。”她肩膀上还趴着一只肚子圆滚滚的小松鼠,“我叫喀秋莎,三位是要去哪?我们送你们一程。”
  “城北的椰树酒店,我们在那儿预订了房间。”梦魇礼貌地回答。
  “椰树酒店?冒昧地问一句,你们是去参观古文物展吗?”女孩顿时问了句。
  加隆三人对着女孩三人坐下。听到这话,梦魇点头。
  “不错,我们就是专门来看古文物展的,听说很多传世之宝都在这次展会出现,我们也是收藏爱好者,这个机会不容错过。”
187 展会 3
  “据说这次过来的参会者,很多都是带着自己的珍藏而来。都有和同道交流的意思,所以展会干脆把这次活动办成了交流会。”女孩喀秋莎说起古董文物,顿时兴趣大增,“说起来这路上去安塞拉的车子,十辆有五辆是冲着文物展会来的。据说世界上最大的天然绿宝石巨树之心也会在展会上出现,还有传说中的魔盒巴比亚,听说是最为著名的千年古董之一……”
  “巴比亚魔盒?那可不是一般的千年古董,据说凡是得到他的主人,都会因为婚姻感情问题而离婚。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巨树之心倒是听说过,不是说在威丝曼的一位伯爵手中吗?”加隆也来了兴趣,直接接过话头。
  “那是以前的事了,前段时间发生了一件大事……”
  一时间,车厢里分成了两遍边闲聊。
  梦魇安德莱拉和那一对男孩女孩聊天。这边加隆和喀秋莎相互聊起来。
  聊了一会儿,加隆倒是从女孩口中得知了很多隐秘厄运古董的资料和拥有者。
  “我在世界各地到处都有同好的藏友。”喀秋莎略带自豪地说,“一部分是我父亲的藏友关系,我只是得到认可。一部分是我自己的结交关系。加隆县樨既然是从亚路联邦来的,有这样的见识,就算是联邦也不多见。想必应该知道绿松拍卖公司吧?”
  “绿松拍卖?”加隆感觉名字有点熟悉。
  “对,是联邦我朋友开的公司,里面可以淘到一些不错的货色,有空你也可以去看看。到时候报我喀秋莎的名字,他们老板会给你们优惠的。”喀秋莎豪气的说,“老板菲妮斯汀是我在联邦结识的一个不错的朋友。”
  “菲妮斯汀?”加隆顿时想起来绿松这个拍卖公司的来历了,“菲妮斯汀,是不是那个淡金色长发,皮肤很好,眼睛是蓝色的那个大小姐女孩?”
  “你也认识她?”喀秋莎顿时一愣。
  “还行吧,不过好久没联络了。”加隆耸耸肩。
  “她现在情况有点不好哦。”喀秋莎顿时看向加隆的目光有些诡异起来,“他们的家族是个很传统的大家族,对于她喜欢收藏古董的爱好很不赞成。现在据说因为出现新的问题,菲妮斯汀前段时间还开始拍卖她以前最喜欢的珍藏了。也不知道是出了什么事。你知不知道具体情况?”
  “我也不清楚,好久没和她联系了。”加隆眉头微皱,他和那个大小姐交情不错,一直也没听到她说过自己家族的事情。这方面对方根本不和他提。
  “那你可要多多关注了。”喀秋莎看加隆的神色也有了一丝异样。她可不信男女之间会存在纯洁的友谊关系。
  “我回去会注意的。”加隆点头。
  “那你们的车怎么处理?”喀秋莎问道。
  “之后再雇人拉过来就好。主要的东西带上就行了。”加隆耸耸肩。
  “这样,你是菲妮斯汀的朋友,那就是我的朋友,车子我后面让人给你们拖过去椰树酒店。”
  “多谢。”
  另一边的安德莱拉和梦魇分别和两个男女生也分开了,两人单独坐在一起,相互间小声地说着话。声音很小,或者说几乎没声音。两人只是嘴唇动,似乎是唇语。
  加隆询问了下喀秋莎关于拜加迪的情况,以及这次展会的情况。然后便坐在一边沉默下来,似乎在合上眼休息。
  他其实是一边在听车厢里的人说话,一边手伸进衣兜里,摸着随身携带的黄金剑座。
  这东西依旧在源源不断地流出清凉潜能流,只是已经异常稀薄了。
  “听说这次展会有一个密文镜会出现,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梦魇忽然向喀秋莎开口问。
  “是真的,据说是主人特地借出来的稀世珍宝。我这次过来也是为了欣赏鉴定这东西。密文镜啊,那可是很多年都没有出现过的珍品。”
  她顿时开始讲解密文镜的历史,说话间滔滔不绝,显然是难得遇到愿意听她说这些的人,有些兴奋起来了。
  加隆坐在一边细细地听着。
  其实从内心深处来看,他对突破现在的极限并没有太大的需求。他还年轻,不像帕洛沙那样已经大限快到了,完全用不着着急。
  当初老头的死,直到现在其实已经成了一种执念了。他现在只想找到仙弗兰,然后好好和他打一场。神像功大成,他现在有种前所未有的强大心境。自己能够感觉到,现在的自己明显比先前强出一截。
  这次密文镜展会,他唯一的目的,就是和仙宫的人交手,当然找到仙弗兰最好。
  正当加隆安静整理者自己的思绪。
  砰!
  马车前边忽然传来一身闷响。
  “怎么回事?”
  “我感觉车子晃动了一下。”
  喀秋莎也突然停下话头,面色微变,但只是一瞬间,随即不动声色的恢复正常。
  “夏拉,外边出了什么事吗?”
  “没什么,只是有只小动物从马车前面跑过去了,吓了我一跳。”老车夫的声音从前面传过来。
  “小心一点比较好。”
  “好的小姐。”
  加隆三人隐蔽的交换了个眼神。都很清楚地听到了外边沉闷短暂的交手声。显然是对手在一瞬间就被解决,不是一个数量级的。
  忽然加隆感觉有些不对。
  他的胸口在发热。
  他疑惑的按了按胸前,那是佩戴老头给的书本项链的地方。此时的项链隐隐有些发烫。
  自从他得到这枚吊坠后,便一直没有出现什么异常的变化。虽然仙弗兰当初看上去似乎就是因为它二过来的。可惜加隆研究了很久,也没能研究出什么秘密。
  而现在,项链居然开始发烫了。
  “怎么了?”喀秋莎疑惑地看着加隆。
  “没什么,只是有点走神了。”加隆笑了笑,他隐隐感觉有些不对,却又说不上来是哪点不对。
  或许是我多心了。
  他在心里暗自说。
  看样子这个喀秋莎也不简单,刚才外边交手的风声不弱,至少也是有特种兵层次。就差没动抢了。
  在声音传出的一瞬间,喀秋莎身体一瞬间紧绷,随时可以爆发出和体型完全不相符的巨大爆发力。
  “失陪一下。”喀秋莎起身朝车厢前边钻出去,反手拉上车厢门。
  一下坐在慢悠悠往前赶路的驾车位边。喀秋莎皱眉地看向老车夫。
  “那边又来人了?”
  “恩,白银教的。看来是不想我们过去。”夏拉车夫点头小声回答。
  “哼,我们十二路队伍五路主力混杂在其中,白银教想拦也没办法。他们现在只是在筛选对手而已。情报倒是蛮到位的。”喀秋莎冷笑,“上次和谈被他们反悔,对我们造成了巨大损失。这个仇我可不会白白咽下去。”
  “你打算怎么做?”夏拉眯眼问。
  “五路主力都来了,我看白银教怎么应付。这次他们招惹的可不只是我们黑蛇。”
  “只要白银教主不动手,其他人都还好解决。就看谁能得手密文镜了。”夏拉点头道,明显不像个车夫的样子。
  车内安德莱拉和梦魇对视了一眼,加隆也重新闭上眼睛。
  拜加迪的首都看来是越来越多的心怀叵测的人汇聚过来了。
  马车花了半个多小时时间,终于抵达了安塞拉的椰树酒店。
  夜晚的安塞拉街道熙熙攘攘,似乎还和白天一样热闹,夜晚闲逛休闲的人不少。
  加隆三人在酒店里各自开了一间房间。
  喀秋莎则是在附近有一栋购置好的别墅,直接入住。喀秋莎这个名字明显不是真名,不过加隆也不在意。这个女人过来明显是抱着和其他人一样的目的。
  和他一样的是,各路心思各异的人马也在即将开展的这些天里不断挤入这个繁荣的都市。
  ※ ※ ※ ※
  安塞拉这个到处是白色圆顶建筑的异国首都,在市中心最高的尖塔酒店高层,一个阴暗的客房内。
  此时正坐着一老一少两个淡淡的人影。
  老人是个年纪起码八九十岁的老妪,她坐在床边上,手里拄着一根苣臼终取U抗馄骄驳刈⑹幼琶媲暗哪昵崤ⅰ
  女生脸上有些疑惑,但看老人没有开口,她也一直不出声。只是安静地坐在木椅上。
  两人都没有说话,只有墙上时钟嗒嗒的秒针声。
  很快,一个细微的脚步声从房门处传来,来人站定在房门外。
  咚咚。
  然后门喀嚓一声自动打开了。
  一个身穿侍者蓝白制服的年轻男子走进来,他手上还推着一亮银色餐车。
  “客人,你们要的东西送来了。”
  房门反弹的喀嚓一声关上。
  就在关上的一瞬间,整个房间一下仿佛被什么东西隔绝开来一般。窗外传来的街道嘈杂声一下子仿佛消失远离。整个房间一片安静,只有墙上静静的秒针声。
  年轻女孩有些不自在地左右看了看。似乎不清楚发生了什么。
  “别紧张。”侍者此时声音忽然换成了一个年迈的老头子嗓音。他伸手在脸上一撕,顿时扯下一层薄薄的人皮面具。露出下方满是皱纹的老脸。
  “一得到你们过来的消息,我就马上赶过来。没想到你们比我想的还要早。”老头松开餐车,拉过一阵凳子缓缓坐下。
188 展会 4
  “茱莉,这位老县樨是我在拜加迪的老朋友,唐金克鲁斯。”老妪向女生介绍来人的身份,“他也是拜加迪数千万人口中仅有的两位和我们一样的人之一。”
  女生顿时流露出一丝诧异。看向年迈的老头子,正好看到对方朝她露出一个善意的微笑:“很久就听过你的名字了,可爱的小茱莉。”
  “好了,闲话少说,直接正题吧。”老妪介绍完毕,“白银之镜是远古时期的重宝,我们不能让它落入仙宫的手中。得想个办法应付这次的情况。”
  老头子唐金皱了皱眉。
  “白银之镜在普通人口中叫做密文镜,据说上边记载了古代的魔镜秘法。仙宫这次绝对会派主力成员过来,如果是威丝曼前上将格非德还好,我们多次交手,对他还算熟悉。就怕万一遇到其他人就麻烦了。”
  “那你们本地的打算怎么办?应该在我们到来前就有计划吧?”老妪皱眉问。
  “当然,白银之镜有着一道封印,必须解封后才能得到真正的密文,不过随着密文封印的,还有古代最强大恐怖的原核意志。一旦被解封,意志被解放,整个世界都会被颠覆。这也是原本仙宫的打算计划,所以我们针对性的找到了定时针,只要把这个靠近放在白银镜面上,就能在关键时刻打断解封。”老头详细解释。
  随即他的目光又落在了主力身上。
  “不过,既然你带了茱莉过来,定时针自然也没什么大用了。”
  “不,如果这次来的是火雀母,就算是茱莉……”老妪沉声道,“原核意志的危险,你并不清楚,那个东西无比的危险,仙宫这是在玩火自焚。所以我们要两手准备,茱莉和我们大家一起正面对付仙宫的人,只有她的念力性质能够克制服用了长生之血的仙宫。定时针也必须另外暗中准备好。”
  她最后的补充:“绝对不能让他们成功,一旦解封,世界上再没有谁能阻止原核意志。我原以为那东西应该早就淹没在历史里的。”
  “茱莉现在怎么样?实力到了什么地步?”老头低声问。
  茱莉迟疑了下,有些惭愧。
  “我的才能不够,到现在也才只是第三极。”
  老头子面色陡然变得怪异异常,眼睛里似乎流露出一丝羞愧之色。他深吸了一口气,好半天才压下心里骂娘的冲动。
  “第三极,不错不错,已经很不错了。”
  “那好吧,既然已经安排好,你们就按原计划行事,我们在暗中等仙宫的人出现。”老妪点头道,“到时候注意尽量少波及周围的普通人。”
  茱莉有些迟疑地问:“老师,为什么不请白银教的人帮忙?还有这次我听我的朋友说,来了好多各地各国的高手,如果能够围剿仙宫的话,应该也能起到很大的作用吧?”
  “你不明白,没有才能的普通人,面对仙宫,就像是大象和蝼蚁。连消耗耐力的资格都没有。”老妪正色道。
  女孩睁着大眼睛有些怀疑。
  “仙宫凡是念力高手,都有一种秘法,可以瞬间扩散威压,凡是看到他们的人,身体精神都会受到严重影响,甚至崩溃。有这样的威压,仙宫从来不惧怕人海战术。”老妪感慨起来,“不过还好我们也得到了那本书,这些时间我源源不断地给你灌输里面的念力,其实现在的你已经拥有很强大的力量了,只是不会运用而已。”
  “我明白。老师,我会加倍努力的。”茱莉认真地点头。
  “你明白就好。”老妪有些心疼地抚摸女孩的面庞,“难为你了,才十九岁就要承担这么大的压力……”
  “没事的。”女孩努力做出一副轻松的样子,“老师你们才是辛苦了,这么多年一直和仙宫不为人知的对抗,没人能看到你们的牺牲和付出。和你们比较起来,我做这么一点又算得了什么呢?”
  “你不懂的……其实这是我们的理念之争……”老妪喃喃念道,“好了,去休息吧,时间不早了。记住截住仙宫的人时,一定要把他引到人少的地方,不然周围的普通人不可能承受得了那样的伤害。一旦念力巅峰全力爆发出最强形态,就算是一般人中的精锐天才也无法抵抗得了。所以,不管普通人有多么厉害强大。你要记住一点,只有才能才能对抗才能。盲目地去找朋友帮忙,只会害了他们。”
  “可是我朋友说白银教有格斗家级高手,说不定……”
  “死在仙宫手里的格斗家不知道有多少了。”
  茱莉终于不说话了。
  “好了,去休息吧。你可是我们的希望啊。”老妪收起严厉的表情,温柔地摸摸女孩的头发。
  “好的。”
  ※ ※ ※ ※
  椰树酒店顶层 豪华套房。
  加隆站在房间中央空处,双臂平举,整个人如同一个十字站立。双眼紧闭,呼吸似有似无,搭配身上泛起的白金色肤色。仿佛一座标准的金属雕像。
  咚咚咚。
  “请进。”加隆眼睛都没睁,只是淡淡地说了句。
  房门缓缓被打开,梦魇之王史蒂芬施施然走进来。
  “又在练功?”
  “有事?”
  合上房门,史蒂芬越过加隆,走到落地窗前,拉开窗帘往下望去。
  “南天圣拳门传来消息,是帕洛沙的电报。有兴趣听么?”
  “说吧。”加隆双臂缓缓往中间合十,动作异常缓慢,但整个房间却诡异地激荡起有些鼓荡的大风。吹得厚实的黑色窗帘不断扬起。
  “仙宫的结构中,其实还分外来人员和元老人员两部分。”史蒂芬找了个椅子坐下,“外来者是后来加入的巅峰人物,例如暗沙罗,例如前威丝曼上将格非德。而真正的元老,其实就是两个人,火雀母和仙弗兰。”
  “有什么区别?”
  “区别大了。”史蒂芬笑了笑,“仙宫元老据说是从数十年前就已经活跃在国际舞台上了。那时候你我还没出生呢。而后来加入者,早就不知道换了多少人。”
  “帕洛沙不是和仙弗兰两败俱伤了吗?”加隆睁开眼疑惑道,“我见过帕洛沙的实力,虽然那不是他的最强人格。”
  “你不会以为冷漠人格就是帕洛沙的最强状态吧?”史蒂芬摇头笑道,“白鸟圣拳真正的最强状态其实已经在和仙弗兰的对决中被破了。三种人格合而为一,才是他的最圆满状态。三种人格,其实相当于拥有同一个记忆的三个天才帕洛沙,朝着武术的三个方面前进。善面走正面对决路线,恶面走秘法诡计路线,冷漠则是负责将两者融合转化。当三者合一时,帕洛沙才是真正的最强状态。那时的他,才是当之无愧的圣拳。”
  加隆还是第一次听到这个说法。
  “难怪我当初有些感觉白鸟圣拳没有那种大气的磅礴气质。”
  “我听一位前辈提过,是蓝洲的一位瑜伽大师。他曾经见识过帕洛沙的圣拳形态。据说一拳一脚都有秘法之威,他的一百七十八种秘法,其实是他圣拳形态的一百七十八式拳法的特殊效果。只是在一般状态下,只能以秘法形式激活。”史蒂芬又爆出一个惊天秘密。
  “一拳一脚都有秘法之威……这么说……帕洛沙所说的三月……”加隆心里震撼的同时,顿时联想到临走时的回信。
  “谁知道呢?”史蒂芬耸耸肩,“不过你也不差。被整个南方密武界誉为下一代圣拳,圣象加隆的名头已经传到北方武术联盟去了。”
  “你倒是对联邦的局势很了解。”
  “没办法,世界上武术最多,格斗家最强的国家,哪个习武的不会关注?不过我是听安德莱拉说的情况。帕洛沙的圣拳形态被打崩溃,显然仙弗兰也绝对不会好过。”
  “这是个机会。”加隆眉头微皱。
  “就看这次吧,仙宫的人都是变态,说不准伤势早就好了。”
  ※ ※ ※ ※
  三天后,展会如期举行。
  一个天花板是金黄丨色,地板是黑灰色的大厅中。
  一根根黑色柱子矗立在地面上,柱子中间有一个透明玻璃的正方体空间,里面装着这次展会的藏品。
  每一根柱子都是一件藏品。大厅内,总共有上百根这样的柱子,周围或多或少的围绕着参观的人群。
  加隆一身黑西装,手里端着一杯淡绿热茶,正静静站在边缘的一根黑柱面前。
  他的视线落在了柱子里的一件古董花瓶上。
  这是白瓷青纹细颈瓶,外形就像个装丹药的药瓶放大版,上边有着天蓝色复杂花纹,中间肥大的瓶肚上还有一幅幅精美异常的人物活动图。
  他周围也有几个古董爱好者同样在欣赏这个花瓶。
  “这是从东方古国漂洋过海,传来的稀世珍品。”一个带金丝眼镜的老头面露迷醉地感慨,“典型的玉壶春瓶,看看这光滑的质地,这鲜艳的花纹……啧啧。”
  “玉壶春瓶是东方古国用来装酒的古董,居然能够将一个装酒的东西做得这么精美,真是奢侈。相比起来,我更喜欢五星洲的部落文明器具,粗犷的神秘美更吸引人。”一个贵妇人由衷感叹。
  “东方古国可不只是有瓷瓶而已,其余的精美器具古董,同时具备历史沉淀的不在少数。具有神秘感的也不少,就比如那边的一件梅花银盏……”先前戴眼镜的老人不服了。
  两人开始小声的争论起来。很快,又有新的人参与进去。
  加隆静静听着几人的讨论,不时的转移方位,几乎走到任何一根黑柱前,都能听到激烈的辩论声。
  有的人怀疑藏品的真假,有的人对藏品的价值抱有疑惑,更有人直接准备联系收藏主人想要购买看中藏品。
  展会才开始,就已经气氛异常不错了。
  加隆并没有看到梦魇之王和安德莱拉的身影,他们各自有着自己的安排和方式。三人只是为了一个共同的目标,但达到目标的方式却因为性格不同而有所差异。
189 白银之镜 1
  站在大厅,加隆随意地四处走动欣赏着黑柱中的藏品。
  离开一把雕刻精致的镂空黄金弓,他走到大厅墙边的一排护栏前。
  护栏里面是一根根更加粗大的黑柱,这些黑柱摆放着更加名贵的藏品。
  加隆走出几步,便在一群热闹的大学生边上停了下来。
  这些大学生穿着统一的黑蓝色校服,站在一起的有八个人。三个男生四个女生。他们似乎在针对藏品进行着激烈的辩论。
  “安塔思的蔚蓝之翼,代表着自由,欢快的极乐。向往天空的完美神国,是安塔思流传已久的神话象征物品。肯定只能是大贵族才有资格拥有打造。”一个蓝色马尾女生表情肃然地说着,“不可能是你说的小商人家庭出现。”
  “按照往常确实如此,不过这件不同。你看他的这里这个部位。那是著名的阿莎标记,是当时最出名的商业联盟。还有一些特别的细节也能看出他的出生,例如这里、这里、还有那里。”另一个白色卷发男生温和而不容置疑地反驳。
  “我觉得可莲是对的,这样的东西在当时,一般人是不被允许打造的。”
  “说不定是当时人家暗中打造出来收藏的呢?就像现在很多有钱夫人喜欢参加有凌晨狂欢的酒会一样。”
  学生们分成两边,各自支持两人。
  加隆站在一侧静静欣赏着他们辩论的藏品。
  那是一件天蓝色的单翼翅膀雕塑。有一米多高,两米宽,看上去似乎正在飞翔。羽毛纹理雕刻得异常细腻逼真。就像真的巨鹰翅膀一般。
  加隆一眼就看出来这个是老头曾经讲过的古董仿制品之一的手法。虽然他不能近距离仔细观察,但翅膀底座上一个细微的地方让他有了一丝怀疑。
  不由自主地,加隆皱了皱眉,视线停顿在底座上的意思看似裂纹的地方。那丝裂纹实际上不是裂纹,而是人为故意做出了的。呈现扭曲的S形状。
  “您也看出来了?”
  边上一位白发老绅士似乎也注意到了加隆视线所在的地方。他一身黑色燕尾服,站姿笔挺有力,走到加隆身边站定,目光随意地看着蔚蓝之翼。
  “传闻中代表自由和神国的蔚蓝之翼,可惜这件只是赝品。”老人叹气道。
  “我其实也不很肯定,没有老人家您这么老辣。”加隆谦恭地微笑道。
  “不错了,已经很不错了。”老人摇头,“你对安塔思文明有多少了解?能说说吗?”
  “了解算不上,只是在一些典籍里读到过相关资料。”加隆有选择的将这个拜加迪以前的古代文明资料随意地说了些。
  老人顿时来了兴趣。
  “了解得不少嘛?那你说说这件蔚蓝之翼是仿制的当时什么阶层的藏品?”
  “从花纹纹理,细节雕刻来看,我感觉是小商人仿造出来自己收藏的东西。”加隆直接说出自己的看法。
  “不对,如果是小商人的藏品,那他会敢刻上当时王室的标志?”老人摇头。
  “王室的标志并不能代表什么。”
  “你不了解当时的严苛法律,胡乱使用贵族纹章可是要被砍头的,更不用说王室的纹章标志。”老人肃然道。
  “那是您不了解当时的特殊,如果我没猜错,这东西肯定是在当时一段特殊时期制造的,安塔思当时已经是摇摇欲坠,政权大厦将倾,王室早就没有这么大的约束力了。”加隆微微摇头表示反对。
  “你从哪儿判断出它的具体时代的?这毕竟是一件赝品,你怎么知道仿造贩子不会胡乱篡改原貌?”
  “显而易见,这只翅膀的形状,展翅欲飞,这样的蔚蓝之翼到处都是,但你没注意到它有一丝沉重和迟疑,重点在这里……”加隆指着蔚蓝之翼的翅根仔细道,“看到翅根的形状了吗?这是红雕的翅膀。”
  “红雕?”老县樨微微一愣,他还从来没注意蔚蓝之翼的原型是什么。
  “蔚蓝之翼,是王室的雕刻师以王室驯养的蓝鹰作为素材雕刻而成。而蓝鹰在外界根本找不到种,所以外边的人只能以最为相近的红雕翅膀作为代替。可惜,两者终究还是有细微的差别。而只有在某个特殊时期,拜加迪的雕刻家才会以红雕仿制宫廷用品。”加隆惋惜地摇头道。
  “你的观察很仔细,学识也很让我惊讶。但是你还是没注意到一点,这件藏品的铭文。”老县樨依旧没有被说服。
  “铭文上刻着三个符号,这是代表三位参与的雕刻者。而很恰巧,我认得这个符号。那是著名蔚蓝之翼最出名的王室雕刻家罗伯特尼根的符号。”
  “这并不能代表什么,老县樨。”加隆摇头否定。
  “你呢?你同意谁的看法?”老县樨忽然转过头,对着一个不知不觉走过来听的女学生。
  这是个上身穿蓝黑校服,下身穿白色牛仔小脚裤的清秀女孩。她明显刚才听得入神,突然被老者点中,似乎一下没反应过来,有点发蒙。
  “我……我觉得都有道理。”
  “别紧张孩子。”老县樨慈和地放低声音,“刚才我看到你的视线了,这里的这么多人中,只有我们三个注意到了这个蔚蓝之翼的几处异常。你听了这么久,说说你的看法吧?”
  加隆站在一边,打量了下这个女生。
  十八九岁的年纪,面容清秀,肤色细腻白皙,一头乌黑的披肩长发如同一匹上好的绸缎。她站在一边,深色局促,给人一种很单纯的感觉。特别是她的一双长腿,修长浑圆,薄薄的布料清晰的勾勒出紧绷的臀部大腿曲线。
  “你太紧张了。”老人摇摇头,“放松一些,仔细想想,你应该是拜加迪女子大学的学生吧?这个年纪能够看出这么多,已经算不错了,要相信自己。”
  加隆和他此时都看着女孩,等待她的答案。
  女孩踟蹰了下。
  “两位县樨说的都有道理,不过……我觉得,这件蔚蓝之翼应该确实是王室雕刻师,在和平时期的作品。我记得一个细节,好像在当时的王室,赠送给即将奔赴领地的王室子弟的蔚蓝之翼,有细微的变化……”
  话音刚落,她便听到面前传来轻轻的鼓掌声。
温馨提示: 读者阅读小说的同时,可以发表一下对小说的看法供其它小伙伴们参考哦,书评如果被采纳成精评,您就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奖励哦!书评禁止发布广告和违法内容,一经发现将永久删除帐号!


本站能保证所有电子书均为TXT格式电子书,100%无病毒读者可以放心在PC或手机上阅读。
第九书包网开放上传功能,拒绝任何形式的涉黄违法电子书,请网友自觉遵守网络秩序,一经发现将删除其帐号!
About us:第九书包网www.shubao9.com)为台湾现代派文学社思潮社旗下简体版中文小说电子书网站,为全球读者提供免费TXT电子书共享平台!
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TXT电子书均由读者自发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法,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