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神秘之旅〗第63部分

,而是对方不简单。
  加隆不自觉地握了握拳头,刚才用手硬接精灵剑的利刃,居然仅仅只是有点微疼,如果还是以前的巨象密武,就算是他硬气功巅峰,也不敢正面硬接。
  “快点吧,我们的时间不多。”加隆催促了句。
  梦魇之王没有答话,只是攻势更加迅疾起来。
  他的身体可以从各种不同角度进行攻击,手臂伸直居然可以想面条一样柔韧弯曲,最为诡异的,是他的眼睛,那是一双如同大海般蔚蓝的纯净双眼。仿佛有着无穷的吸引力,吸引人专注地看向眼睛的双瞳。
  加隆和安德莱拉都紧盯着火雀母,到了这个级别,任何一位高手都有着异乎寻常的强大生命力,特别是这种活得够久的高手,保命的秘法层出不穷,一不小心就可能被其抓住机会逃走。
  铛!
  忽然一声脆响,一块被打碎的石板碎片,一下切开了装密文镜的金属箱子。一面白银色的椭圆古镜缓缓从里卖弄滚出来。
  “白银之镜!”茱莉这边老妪惊呼,“茱莉!”
  “明白!”茱莉身形一弓,直冲向镜子。
193 真相 1
  “哼!”安德莱拉冷哼一声,身影瞬间在原地模糊,再出现时已经挡在了茱莉面前,“不想死就滚!”
  白银之镜也是他们三人这次的目标之一,自然不允许其他人带走。
  “白银之镜关系到原核意志,得到秘法的同时就自然会解封原核意志!”茱莉急促的解释。
  “原核意志?那是什么?”安德莱拉疑惑道。
  “一种邪恶,残暴的东西,能够改变一个人的精神意志的力量。现在来不及多说,这样吧,我们合作,你们要秘法,我们只要解决原核意志就好。怎么样!?”茱莉简洁的回答。
  安德莱拉仔细看这个女孩的表情,还有不远处的老妪和老头脸色,感觉对方到了这个地步,没必要撒谎。
  “镜子由我们保管!”他剑尖一挑,顿时将镜子抛起来落在手上,“给我你们的联络方式。”
  茱莉迟疑起来。
  “给他,茱莉。”老妪在后面大声道。
  “好。”茱莉右手一扬,顿时抛出一张红色卡片。
  卡片啪的一下被安德莱拉接住。正要开口说话,忽然他脸色一变,转身朝着火雀母方向急冲过去。
  同一时间,加隆也面色一变,脚下轰然炸开一个大坑,朝火雀母扑过去。
  此时的火雀母状若疯狂,手上精灵剑化为一片红色雨点,潮水般朝梦魇倾泻过去。
  最为诡异的是,剑身上的符文越发明亮刺目起来。
  “孔雀!!”他猛地就地一跃,身体居然同时化为三道残影,攻向加隆三人。
  铛铛铛!!
  三人各自倒退一步,身形被打得微微一顿。
  梦魇之王冷哼一声,脚尖挑起一块石块,砰的一下朝着远处半空激射出去。那里赫然出现火雀母的身影。
  同时他啪的一下打了个响指。
  四周顿时传来尖锐的呼啸声,十多颗拖着尾焰的火箭炮从四面八方飞向火雀母。
  十多名面色木然,眼神呆滞的士兵从各个方向缓缓放下肩上的火箭筒,同时拔出腰间枪械对着火雀母疯狂射击。
  他们居然丝毫不畏惧火雀母的气魄念力压制。
  轰隆!!
  半空中一阵轰鸣,一大团刺目的黄丨色火光一闪即逝。伴随而来的,是一圈清晰的白烟圆环,朝四面扩散开来。
  陡然间,一股透明的无形压力轰然从半空中洒下来。
  嗡……
  压力如同肥皂泡一般迅速扩散,直接将下方三人笼罩进去。
  地面仿佛开始震动,房屋在摇晃,空气在扭曲,就连燃烧的火焰也仿佛开始断断续续。
  啪!
  火雀母从天落下,稳稳蹲在一个人影的身边。
  人影披着漆黑的斗篷,缓缓抬起头,掀开兜帽静静看向加隆。
  “好久不见,加隆。”
  “仙弗兰……你果然出现了。”
  加隆平静地站在狂暴的扭曲精神压力中,面色漠然回望向那人。
  他缓缓抬起手臂。
  轰!!!
  一股同样庞大的精神扭曲瞬间爆开!
  以他为中心,周围方圆上百米全部笼罩进一团狂暴的白金气流中。气流疯狂流转盘旋,迅速凝结成一个和加隆同样面孔的巨大半身像。
  这是个仿若白金造成的恐怖巨像,足足数十米高的身影彻底笼罩住大半个广场。气魄形成的巨像完全是加隆的面孔,他漠然的俯视着下方众人,双眼深邃浩瀚如同无尽的星空。
  “嘿嘿,这下子刚好了。每人一个。”一个身材干瘦的黑胡子男人一身军装从一边楼层上跳下。嘭的一声,重重砸在街道地面上的同时,他的身上也同样释放出一股稍弱一些的蓝色气魄,海蓝色气魄形成一头人鱼形象的虚影。在加隆和仙弗兰之间顽强地存在下来。
  轰!!轰!!!轰!!!
  连续数声精神震荡在所有人脑中响起。
  加隆身后,安德莱拉和梦魇之王同样释放出各自的气魄。同一时间,火雀母再度释放出火红色的巨大孔雀。
  以仙弗兰和加隆为核心,两股透明和白金巨大气魄相互对峙,周围各自紧挨着两团颜色各异的小型气魄球形气场。
  在这一刻,无论安德莱拉和梦魇之王如何不相信,火雀母和格非德如何不理解,都不得不承认。在场上,只有加隆才有资格对抗仙弗兰。
  无论胜负与否,两人已经站在了同一层面。毕竟气魄的强大压制是无法骗人的。那是精气神结合的实质产物,并不只是代表精神意志。
  此时街道上的路人警察,凡是一切普通人,全部都被一瞬间笼罩进入气魄的对抗中,不到数秒间,所有普通人全部昏迷到底。
  只有稍微远一些的地方,会场里的展会来客勉强还能坚持看清广场上的情况。
  虽然普通人无法看到虚幻的精神气魄形象,但光是场上只有那对峙的六人能站立,就知道情况的诡异的凶险了。
  边上倒了一片的警察和围观路人就是凭证。
  会场内,绅士老头一脸呆滞地看着远处广场上的加隆等人。
  “我草……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次声波攻击?!太夸张了!!政府呢!政府在哪?关键时候就该轮到我们可亲可爱的政府出面拯救世界啊!!!”他直接有点语无伦次了,“身体一抖,周围立马倒下一片,难道这就是古老东方传说中的虎躯一震!王霸之气!?”
  “什么叫虎躯一震啊?”欧培妮在一边很傻很天真地问。
  “小孩子家不懂别乱问。”老头感觉自己脑子有点秀逗了。“不行,我得冷静冷静!”他使劲闭上眼揉着自己的太阳丨穴。
  立马地,他带着一群保镖小心地躲得更深了,看着加隆和那个突然出现的黑斗篷正面对抗,老头虽然嘴上说着俏皮话,开玩笑缓和气氛和紧张感,但实际上只是为了让周围的人减缓精神压力,其实他是很明白这类顶尖强者可能造成的杀伤力。
  那个大学女生欧培妮完全看不出此时的凶险,只是面色有些不知所措。“老县樨,我想我们应该趁机悄悄离开这里!”她低声建议道。
  “没用的。只要被笼罩进去就立马倒地。”老头指了指坏掉的会场门口,那里已经无声无息地倒下了七八个人,都是想趁着刚才的对峙悄悄溜走的客人。
  欧培妮顿时打了个寒战。
  此时来历不明的老女人一行,被茱莉搀扶着走到一边休息。那两个身首异处的老头尸体也被一起搬了过来。
  看到场上恐怖的气魄对峙,老妪的脸色越发苍白起来。
  “仙弗兰……是他,他终于来了。茱莉,你随时注意出手帮加隆他们!没想到……当初格果随意种下的一颗种子,现在居然能够成长到这种恐怖的地步!”她目光转而落在加隆身上,脸上有着惊疑,也有着赞叹,“可惜,如果他还活着,看到这一幕,不知道该有多欣慰。”
  “老师……”茱莉面色通红,“我走了你们怎么办?”
  “别管我们!那个疯子会做出什么来谁也不清楚。只要他们打起来,你马上注意出手帮忙加隆他们。就是皮肤变成白金色那个男人!”老妪紧张的解释道。
  茱莉咬咬牙,看到老师认真严厉的表情,终于还是狠狠点头。
  庞大的气魄相互对抗着,挤压着。就在街道和广场之间卷起一股恐怖的精神风暴。
  加隆抬起右臂,手心向上,轻轻一握。嘭!一团白色气流被他凭空捏爆。
  “终于抓到你了……”他全身如同染色一般,逐渐泛起白金色的金光,“这一次,我会真正为老头报仇。”
  仙弗兰颇有些意外地仰头看向半空中的气魄对抗:“许久不见,你已经成长到了这个地步。我忽然有些后悔当初没有杀掉你了。”
  “你杀得了么?”加隆冷哼一声。他双臂活动一下,背后庞大的白金神像也跟着剧烈晃动,“所有的恩怨,就在今天一并解决!”
  他平举起右手,对准仙弗兰一行人猛地一抓。
  轰!!!
  巨大白金神像同样伸出手抓向仙弗兰。一股恐怖的精神压力瞬间如同一只巨手握向三人,居然彻底无视了距离空间,凭空传递进入对方气魄领域。
  嘭!
  一圈无形的精神爆炸在仙弗兰所在位置爆开。
  “走!”
  三人急速跃起,避开精神爆炸,朝着另外方向急冲而去。
  “想逃?!”加隆再敦樨出手,对准三人接连抓去,逼得三人各自分散开来。
  轰轰轰轰!!!
  连续不断地抓握,白金神像的巨手如同抓虫子一般狠狠捕捉着仙弗兰三人的身影。
  “动手!”安德莱拉低喝一声,和梦魇两人一起冲出去。
  一道黑色十字剑光陡然飘向格非德。
  同一时间,梦魇之王无声无息地挡在火雀母身前。
  “这里可不是对决的好地方。”火雀母冷冷道,望了眼半空中的巨大白金神像。
  “我不这样认为。”梦魇之王手臂一扬,顿时洒出无数密密麻麻的细碎纸屑。纸屑如同雨点雪花,漫天飞舞,却给人一种头晕目眩的感觉。
  三人各自捉对,另外腾出场地对决。
  只剩下加隆和仙弗兰单对单。
194 真相 2
  加隆站在原地,右臂一次次地抓向仙弗兰。却被对方轻盈地躲过。
  “打算消耗我的力量吗?可惜你要失算了!”他冷笑起来,神像功最为强悍的地方,就在于防御和恢复。以他现在的恢复力,这种强度的气魄运用,持续打上几十个小时都不成问题。
  仙弗兰一个倒跃,翻身落在一根路灯上,黑色皮靴轻轻踩在金属灯罩上。
  “好像……”他低声喃喃着,望着加隆,眼里浮现出一丝迷茫和挣扎,“真的好像……”
  “跑得挺快!”加隆不再有所动作,他明白,如果仙弗兰不愿意和他正面对决,他们也是无法留住对方的。到了这个层面,无论是谁都是极其难以杀死的角色。就如同当初的暗沙罗,就算受了重伤也依旧能够安然逃离。更不用说现在完好无损的仙弗兰。凡是能够活到现在的巅峰高手,无一不是有着各式各样强悍的保命秘法。
  “不……”仙弗兰忽然想到了什么,眼神随即一变,“你和哥哥不同,终究也走上我这条道路吗?”他顿时疯子般低声笑起来,“果然!果然只有我才是最正确的!”
  “只有我是对的!!”
  “只有我!!”
  仙弗兰忽然瞬间收回无形气魄,整个人往后一个倒翻,在几处楼房墙壁上借力,急速跳跃着远离这里。速度之快,连加隆也没办法追赶,只是一眨眼的功夫,就看到仙弗兰直接消失在街道远处。他的身影有种飘忽不定的不确定感,似乎让人拿不准他下一刻会往什么方向移动。
  加隆远远望着仙弗兰的远去,心里一时间有些烦躁。好不容易正面遇到了仙弗兰,却最终什么结果也没有!白银之镜是得手了,但这不过是他前来的第二目的。
  他扬起手,白金神像顿时融化成无数金色气流,迅速淡化消散。神像功比起巨象密武,威力起码有了两倍的提升,已经相当于一流密武了。
  毕竟当初的金像功就是敢和一流门派红沙剑叫板的大门派。在此基础上更进一步的神像功,自然不可能差到哪去。
  不远处轰隆一声,剧烈的爆炸中,一道红影从火焰里激射而出,哗啦一下撞碎不远处一栋楼房的玻璃窗,直接钻进去消失不见。
  梦魇之王紧随其后,但还是落后一步,随即面色难看地朝加隆这边跃来。
  “被他跑了!”
  与此同时,安德莱拉却是灰头土脸地提着一把断剑,苦笑着从另一边走过来。
  “我差点就撑不住了。还好那家伙自己离开了。”
  “没想到合我们三人之力,居然还是差了仙宫一筹。”梦魇之王脸上有点难看,“可惜,如果帕洛沙也在……”
  “别想这些多的了。”加隆深吸一口气,缓缓调整沸腾的气血,尽量放松身体,“帕洛沙没来,仙宫也没到齐人,要论胜负还早。不过仔细来说,我们确实要比他们弱一筹。”
  “真是让人不爽啊!”梦魇之王开始小心地整理身上的伤势,短短片刻间,他就被火雀母在胸口狠狠刺了一剑。看他的脸色明显伤得不轻。
  这也让加隆明白,真正对比实力起来,自己这方平均水准确实比仙宫弱一筹。真要今天决战,就算能留下仙宫一两个人,自己这方也要付出极为惨重的代价,或许全灭也说不定。
  这个才成立的小圈子还是太弱了。
  “这种层次的高手个个都有无数种保命的秘法,击败容易,想要彻底杀死几乎不可能。除非他们自愿。”安德莱拉摇头道,“现在镜子到手了,政府估计已经在调驻军过来了,我们撤!”
  两人同意地点头,三人一起几个纵跃,身形化为三道虚影,瞬间钻进一条巷子消失不见。
  “我们也撤!”老妪望着加隆离开的方向,咬咬牙道。茱莉还有剩下的一个老头点头,分别带上自己人的尸体,迅速消失在展会会场建筑背面。
  等到人走得差不多了。
  广场边缘,一片狼藉中,石柱雕像以及会场围墙倒塌的废墟之间,哗啦一下拱出一个人来。
  浑身白灰,双手齐腕而断,赫然是先前的白银教主。
  “没想到我堂堂教主,居然沦落到老鼠一样装死躲在废墟底下!”他咬牙切齿道。
  哗啦两声中,黑蛇的两夫妇也同时钻出来。
  “我们不是一样?打不过自然就要躲起来。”女黑蛇不屑道,“有本事你去找人家火拼去!”
  到了现在,两方已经彻底没了对打的念头了,在刚才那种层面的对决中,他们这样的层次,比起普通人来说强不了多少。就像孔雀木所说的,也就是强壮一点的蚂蚁而已。
  “一面密文镜,居然惹出这么多来历不明的变态……居然连仙宫都参与进来了……”男黑蛇皱眉望着一片废墟的广场,不知道在想什么。
  “在想什么?”女黑蛇看了眼自己的男人。
  “没……没什么。”
  ※ ※ ※ ※
  距离广场数公里外的一片郊外荒野草地上。
  废弃的黄土小道边,正斜斜地停着一辆黑色卡车。
  咔嚓的开门声中,安德莱拉,加隆和梦魇分别跳下来,在车边的空草地上聚拢。
  安德莱拉背靠卡车车门,手里轻轻抛着一块椭圆形的白银色镜子。
  “这就是白银之镜,也是密文镜,现在到手了,梦魇你应该知道怎么用吧?”
  他视线落在梦魇之王身上。
  梦魇点点头:“这是自然,可惜没能重创火雀母。没想到他居然根本不和我们硬对上一次,看到形势就自己马上离开。”
  他接过镜子,仔细抚摸着边缘细致的花纹和符号。
  “解封需要一定的准备时间,在此之前,让我们去看看那个突然冒出来,阻截火雀母的那伙人怎么样?”
  “那个老女人好像认识知道我。”加隆眉头微皱,他伸手从梦魇手里拿过镜子,没有丝毫的感觉到潜能的存在,显然这东西不是厄运古董。
  一边观察把玩着镜子,他一边有些迟疑。
  “那些人说这里面有什么原核意志?那是什么东西?”
  “没听过。”安德莱拉摇头。
  梦魇也表示自己没听说过:“所以我才说去看看这群人怎么说,他们肯定掌握得有一些我们没能触及的东西。”
  加隆摸了摸胸口的书本吊坠,这东西又开始发热了,完全没有任何规律的发热,也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知道联系方式么?”
  “卡片上写着有。”梦魇再度拿过镜子仔细查看,“按照这上面的花纹和符号翻译,这面密文镜上记录的秘法是一种封印秘法,能够平时将精气封印起来,关键时候爆发,达到突然效果。不过根据情报,以前的仙宫也找过一些古董东西,都没听说有什么原核意志。”他顿了顿,“这样吧,我们直接先去看看他们怎么说,反正以我们三人的实力,遇到什么情况都不用担心。”
  “或许我猜到那些人的身份了……”加隆终于从尘封的记忆里找出一个几乎快要忘记的画面。
  在老头的海豚古董店里,那天他看到的一个老女人进了店铺,那个女人的模样身影,和今天见到的那个老女人异常相似。
  他忽然有种预感,可能很快就能找到仙弗兰的下落了。
  ※ ※ ※ ※
  夜幕时分。
  按照茱莉给的地址卡片,三人沿着城郊很快找到了一片偏僻的小树林。
  树林中间一口废弃的干枯深井,正是卡片上记载的入口。
  三人原本有些迟疑,但看到井底隐约有灯光,一个身穿黑衣的年轻男子从里面爬了上来。
  “请跟我来。老师在下面等着你们。”年轻男子恭敬地对三人低声道。
  三人确实感觉下边有不少的动静,甚至还有清澈的音乐声。
  跟着这个年轻人沿着井口下去,从井底左侧钻进一个一人高的隧道。三人很快进到了一个宽广的地下石室。
  灰褐色墙壁是一块块方形石砖,看上去有些年头了。角落里架着一架黑色钢琴,一个黑衣少女正坐在钢琴前,轻轻弹奏着未知的乐曲。
  这女孩正是白天出现过的那个茱莉。
  舒缓的乐声随着加隆等人的到来慢慢停了下来。
  “老师,他们来了。”茱莉站起身朝石室另一角落说道。
  三人这才注意到,那个角落居然还有个老人坐在黑色藤椅上,气息若有若无,居然一开始就瞒过了他们的感觉。
  这老人正是白天重伤的老妪。
  “这里有股让我感觉不舒服的东西。”梦魇皱眉低声道。他抽了抽鼻子,扯出一张白丝绢捂住鼻端。
  “您的感觉很敏锐。”老妪微笑着点头,“还没感谢三位白天的援手,要不是三位的出手,我们这一脉估计今天就得伤亡惨重了。”
  “死了两个老的,还不算伤亡惨重?”安德莱拉反问。
  “不是的。”老妪点头,“那两人只是念力替身,本人现在已经恢复了一些,去隐秘之处养伤了。只是重伤一次并不算什么糟糕的事。”
  “替身?重伤一次并不算糟糕?”加隆重复一遍她的话,“看来念力比我想象的还要有趣。”
  “三位请坐下说。”
  老妪让茱莉送上三杯咖啡。
195 真相 3
  几人就在石室里坐下,梦魇之王放着现成的凳子不坐,专门凑过去和安德莱拉坐一起,看似面无表情,实际上动作姿态确实异常亲密。
  他看到几人的惊疑视线,顿时伸手在面上使劲揉弄起来,很快,一张薄薄的人皮面具变被他撕扯下来,露出下面漂亮美艳的英气面容。
  他赫然从一个小胡子绅士,变成了一名有些贫胸的顶级美女。
  安德莱拉伸手环住她的腰肢,两人旁若无人地亲了一口。
  “好了,有什么话就说吧。我听加隆说,你好像认识他?”
  老妪转头看了眼加隆,眯了眯眼。
  “事实上,我确实认识他。加隆·隆巴尔县樨。”
  她端起咖啡轻轻喝了口。
  “这次请三位前来,主要是有关于白银之镜的消息,要告诉三位。”
  三人没有出声,只是静静等着她的下文。
  老妪顿了下,自我介绍。
  “我叫赵兴琴。如你们所想,这个名字是来自东方。我和我的父亲就是一位从东方漂洋过海的念力高手。
  而念力,是精神扭曲现实,干涉物质的根本体现,也就是我们常说的才能。拥有这种力量的人,无一不是人中之龙,有着无可比拟的强大天赋。”
  “我听说以前曾经有国家势力研究过这种东西,试图人工激活人体念力。”梦魇低声说。此时她的声音变得清脆悦耳,很是清澈。
  “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不过他们得到的不过是一群失败品。”老妪赵兴琴摇头道,“如你们所见,仙宫的元老,火雀母,仙弗兰,就都是念力高手。他们在很年轻的时候就成名,然后一年年过去,十年过去,甚至五十年过去了。他们逐渐隐藏在阴影之中,成立了仙宫以吸收一代代的强大精英。不过,没有人知道他们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很多年前就成名?仙弗兰到底多少岁了?”加隆打断她,沉声问。
  “他和我的父亲一起漂洋过海,当时父亲来到这片土地时,已经四十五岁了。”赵兴琴没有正面回答这个问题。
  加隆紧皱眉头。
  “我想知道,你认不认识一个叫格果的老头。他是开古董店的。他和仙弗兰到底是什么关系?”
  赵兴琴没有丝毫意外之色,似乎预料到加隆会问这个问题。
  “这个事等会我们单独说吧,这关系到个人隐私,现在还是先说白银之镜的问题。”
  她伸出食指,在半空中轻轻一划。
  一股透明的力量顿时弥漫开来。她膝盖上盖着的毛线毯子顿时飞出一根纤细的线条,不断在半空中编织起来。
  不过十几秒,便编织出一面和白银之镜一模一样的外形镜子。
  安德莱拉第一次见到这种奇异的景象,双眼眯了一下,随即恢复正常。
  而梦魇确实一脸淡然,显然以前遇到过这种超自然的现象。
  加隆更是不用说,和念力者交手也不是第一次。
  “这就是所谓的白银之镜。我做了一个作为样本方便讲解。”赵兴琴看着半空的编织镜子,微微叹了一口气,“白银之镜,是作为古代的一种封印器具而存在的工具。不是什么宝物,也不是什么记录秘法的东西。而是……”
  她停顿了下,“一种封印意志的器皿。”
  三人此时也都露出认真倾听的表情。
  “在古代,念力高手并不少见,其中有善有恶,白银之镜就是用来封印邪恶念力者的邪性意志的工具。”赵兴琴解释说。
  “一旦解封会有什么后果?”加隆直接问。
  “里面的邪恶意志会污染任何解封周围的上千米的生物。这种意志蕴含了古代高手们的强大意志,可以使得一个普通人也能具有成为领导者的潜质,并得到恐怖野心和毅力。他们只能被杀死,不能被打败。”赵兴琴叹气道,“其实白银之镜中封印的邪恶意志也有高下之分,只不过我们将过高的称之为原核意志。里面不知道封存了多少强大的念力高手邪性。他们的欲望,破坏欲,征服欲,野心,甚至变态的兴趣爱好。都封印在其中。一旦解封,造成的潜在影响不可估量!”
  “我们可不会相信你的一面之词。无论如何,仙宫想要得到白银之镜是事实,我不信他们不清楚里面的秘密。既然他们想要得到这东西,那显然是有利益好处驱动才会出手。”安德莱拉摇头道。
  赵兴琴对着空中的‘镜子’轻轻一点,镜面顿时分离解体,露出里面的一颗小小的核心圆球。
  “仙宫就是一群疯子,他们想要追寻远古时期的血脉术士之路,追求永生不死。为此研究了不知道多少年。可惜术士之道在上古时期就已经彻底消失了。上古时代,统治世界的术士们被同样的术士力量击败,其实这在许多神话里都有过提及。我们的祖先失败了,世界支离破碎,自此彻底没落。这在很多神话里都有过种种暗示,其中一些例如特斯坦丁神话,想必诸位都是从小听到大。”
  赵兴琴指着半空漂浮的圆球道:“现在回到这个话题来,这就是白银之镜内部的核心,原核意志。他具有强大无比的污染力。被彻底解封后,会影响庞大范围的生物意识。仙宫的意图是由单人控制并吸收这东西。”
  “有什么好处?”加隆目光紧盯着赵兴琴。
  “无数人的邪恶意志堆积在一个人身上,如果这个人不崩溃,那他就会得到无数高手的经验记忆,秘法,财富。是无数高手欲望和邪恶的聚集体。这个人或许会循着这样的方式得到无比强大的力量,超乎想象的力量。也或许会变成比一切邪恶高手还要恐怖的人类巅峰。但是,无论成功与否,想要利用白银之镜的人最终都会消耗巨量的寿命和潜力。从源自古代的典籍中,我们了解到,一旦吸收白银之镜没有崩溃之人,那么轻者会出现精神分裂,重者是精神出问题的同时,在身上出现一种名叫时痕的东西。这种东西就相当于将你的寿命清晰地显现出来,并且大幅度缩短。”赵兴琴沉重地解释。
  “而我们刚刚得到消息。仙宫的仙弗兰,从半年前就已经成功吸收了一面白银之镜了。”
  “只要吸收就一定会精神分裂?”梦魇之王饶有兴趣的问。
  “这是肯定的。凡是想要利用白银之镜的人,无论意志有多强大,力量有多凶悍,都会出现人格分裂,精神分裂的现象。甚至很多人都完全成了另外一个人,他们的意志彻底被白银之镜淹没了。”赵兴琴点头肯定。
  “真是太可惜了,刚才我还想说,让我试试看呢。”梦魇有些失望,“还是算了,我可不想变成丨人格分裂的疯子。”
  “很遗憾,那是只有念力高手才能使用的高端技巧。一般人是没办法吸收白银之镜的。当然,你们应该具备某种不为人知的才能,或许一会我可以帮你们激活它。”赵兴琴摇头道。
  她目光炯炯地看着面前环绕而坐的三人。
  “坦白说,我们邀请您三位前来,就是想请你们不要解开白银之镜的封印。”
  “我们是为古秘法而夺取镜子,你现在叫我们不要解封,你认为可能吗?”安德莱拉微笑起来。
  “我知道这是强人所难,不过这关系到万千人的生命安全,甚至可能影响到整个世界的格局。当数千人,数万人全部被白银之镜污染,变成野心勃勃,意志坚定,而且拥有大量秘法记忆的古代高手人格时。他们会隐藏进入普通人中,我们根本无法察觉。这些人的破坏欲,占有欲,征服欲,杀戮欲简直无穷无尽。”
  “这么说,只要找个荒野之处解封白银之镜不就完了?”加隆皱眉道。
  “没用的,没有生物作为承载体……”赵兴琴话没说完,又被加隆打断。
  “我找个屠宰场呢?”
  “额……生物太过低级会被念力撑爆死亡,临死的恐惧和挣扎欲望会加强白银之镜。如果真这么简单,我们早就处理掉了。”赵兴琴有点不满的回答。
  “果然比较麻烦。”加隆微微点头,“那么找死囚犯,全部将其放置在死亡边缘,一旦被邪恶意志污染就杀掉。这样怎么样?利用死囚犯去填。”
  “这样一来,需要杀的人就太多了……”赵兴琴眼皮一跳。
  “有成功的可能吧?”加隆眉毛一挑,坐正身体,“无论如何,这是值得一试的办法。那么白银之镜需要多少死囚犯?”
  “要看镜子的封印原核意志的多少程度。”赵兴琴稍微估算了下数量,顿时有点心惊胆战起来,“最少要上万人……”
  一边站着的茱莉脸色微微一白,明显被吓到了。
  “我来解决吧。”梦魇打了个响指,“制造一起化学毒素污染,或者借病毒细菌疾病的名义,很容易就能达到目标。当然,这是在你说的一切都是真实的前提下。”
  她的话让在场的所有人都心里微微一寒。这种拿人命不当回事的态度,难怪各国政府都把他作为顶级通缉犯,走到哪追杀到哪。
  “我没有理由骗你们,再说这个办法也是你们提出来的。”赵兴琴摇头道。
  “这事先不提,白银之镜放在我们手里,只要不解封就完全没事。”加隆抬手止住这个话题,“镜子的问题暂时就这样,等我们证实了你的话语真实性后再谈。现在该说说我的私事了。”
196 真相 4
  “也好。”赵兴琴点头。神色有些复杂地看了加隆一眼,“跟我来吧。茱莉,好好招待两位客人。”
  “好的。”
  赵兴琴站起身,朝着石室侧面墙壁走去,墙上自动升起一道石门。
  加隆紧跟而上,两人一前一后走进去。
  身后石门重重地落下合上,加隆已经另外进入一间小巧的书房。
  几个灰白石质书架稀稀落落地摆放在角落,一张长条形的黑茶几,几个黑皮单人沙发,还有墙壁上明亮的黄丨色电灯。这就是这里的所有事物摆设。
  “仙弗兰要去东方。他知道你在找他,或许是想避开你,或许是为了其他目的,他已经在准备船只了。今天避开你并不是巧合。”
  一进门,赵兴琴便直接开口说出了一句话。
  “你和老头还有他是什么关系?”加隆重新提出开始的问题。
  “我的母亲是仙弗兰和格果的姐姐。他们三人原本是最好的兄弟姐妹,但我的
温馨提示: 读者阅读小说的同时,可以发表一下对小说的看法供其它小伙伴们参考哦,书评如果被采纳成精评,您就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奖励哦!书评禁止发布广告和违法内容,一经发现将永久删除帐号!


本站能保证所有电子书均为TXT格式电子书,100%无病毒读者可以放心在PC或手机上阅读。
第九书包网开放上传功能,拒绝任何形式的涉黄违法电子书,请网友自觉遵守网络秩序,一经发现将删除其帐号!
About us:第九书包网www.shubao9.com)为台湾现代派文学社思潮社旗下简体版中文小说电子书网站,为全球读者提供免费TXT电子书共享平台!
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TXT电子书均由读者自发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法,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