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神秘之旅〗第64部分

母亲因为一件意外,为救格果而死。”赵兴琴将茶几上的台灯扭开点亮,柔和的煤油灯光顿时将两人的面孔照得微微发黄。
  “仙弗兰认为是格果的原因,所以原本关系极好的三人分崩离析,格果在当时俊美异常,实力强大至极,在当时的念力圈子就和现在的仙宫一样地位。仙弗兰争斗不敌,最后只能远遁离开。”赵兴琴叹了口气,“仙弗兰对我母亲好像有了不该有的变质感情,所以自从那次之后,数十年如一日,他不断追求力量,一次次地向格果挑战。最终,他杀了格果。”
  加隆听出了里面应该还有其他隐情,但主要的情况应该不假。
  “仙弗兰曾经有机会杀了我,可惜他放手了。为什么?”
  “他一生的目标只有两个,一个是击败哥哥格果报仇,第二个,就是复活我的母亲。”赵兴琴低声说,“他对格果的感情很复杂,当初他的一切都是格果传授指导的。相当于既是他的哥哥,又是他的老师。你是格果的传承人,他不杀你,我也不清楚原因。或许是因为格果的缘故吧。”
  赵兴琴摇摇头。
  “其实,仙弗兰在很多年以前,就已经疯了。”
  “我看出来了。”加隆点头,“他现在的精神状态很不正常。”
  “那么你的目的是什么?”赵兴琴目光紧盯着加隆,“找到仙弗兰,然后为格果报仇?”
  加隆坐下来,双手抹了把脸,俯下身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沉默了很久,他才再度开口。
  “仙弗兰杀了格果,也曾经差点杀了我,我会找到他,杀了他。这是我曾经定下的目标。”
  “不想知道仙弗兰他们到底找没找到术士之路吗?”
  “你知道?”加隆笑了笑,“我可不会你们所说的念力。所以就算他们找到,也是念力高手的术士之路,和我无关。”
  “在这个年纪就能取得这种成就,你们三个不说是最强才能之辈,至少也绝对不会是凡人。我相信我的判断和眼光。普通人是绝对不可能有这样的天赋的。”赵兴琴肯定道,“怎么样?去测试一下?”
  加隆犹豫了一下。
  “行,怎么测试?”
  “很简单。”赵兴琴走到一个书架前,从上边搬开一些书籍,然后从书架后边的墙壁上拉开一个暗格,从里面取出一本厚重的大部头书籍。
  书是黑色硬壳包着,封面有着几个不认识的扭曲文字。
  “这本书……”加隆似乎在哪见过这书。
  “是从格果那里得到的潜质之书。曾经是格果的念器,是他精神的载体。现在他死了,这本书也是他临死前不久邮寄给我的。”赵兴琴感慨道,“翻开它吧,它能激活你体内的才能,念力的强弱就在于你翻开书能让多少字变红。”
  “变红?”加隆接过书来,随意翻了几页。封面上的文字,书页上的文字,依旧还是原本的黑色。没有丝毫变红迹象。
  “可能拿错了。”赵兴琴一直紧盯着书页,发现没动静,顿时有些感觉不对。
  “不,没有拿错。”加隆摇头否定,“其实,我曾经在格果的店里也翻过这本书。”
  “你翻过?”赵兴琴微微一愣,她再度检查了下书的封面,确实是潜质之书,她没有拿错。
  她的脸色隐隐有些难看了。
  “不可能会没反应的!你这么年轻就获得这么强大的实力!没可能资质会这么差的?!你再多翻翻看,或许是时间太短了。”
  加隆耸耸肩,他无法理解这老女人的念头,仅仅是没有念力才能而已,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为什么她会这么激动。
  “好的,我多翻一会儿吧。”
  书室里,一时间只有他缓缓翻动书页的声响。
  时间一分一秒流逝,赵兴琴的脸色也越发难看起来。原本眼里的期待和一丝希望也逐渐黯淡下去。
  “没必要这么严重吧?”加隆注意到她的脸色。
  “我果然还是不该抱有不该有的希望……”赵兴琴忽然长叹一声,脸色一下子似乎苍老了许多,“原本以为我们这一脉终于可能出现曙光了……没想到最后还是一场幻梦。”
  “只是没有念力资质而已,没必要这么严重吧?”加隆皱眉道。
  “你不明白,格果是我们这一脉最强大的巅峰强者,他代表着我们数千年的历史传承。而现在,这些传承都要因此而失传了……”赵兴琴低声回答,“他把那个书本吊坠给了你,只有你才能有资格继承他精神的载体——潜质之书。而现在你却没有念力资质,连开启吊坠都没办法做到……”
  “我说,你是不是把念力才能看得太过重要了?”加隆淡淡地说。
  “念力就是我们的一切。”赵兴琴闭上眼,声如蚊蚋地回答。
  加隆默然,对于她的这种观念,他也不知道该如何评价,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世界观和人生观,显而易见,这个老女人是站在念力为一切的角敦樨来看待一切。
  “算了,先不提这个。”赵兴琴睁开眼睛,眼里满是浓浓的疲惫。“我们现在能够依靠的只有你了,加隆。或者说我们本来已经绝望了,没想到你们会突然出现,这才算是给了我们一丝希望。虽然现在这丝希望也彻底破灭了。”她苦笑起来。
  “仙弗兰好像并没有将你们视作对手吧?”加隆委婉道,眉头微蹙,“现在的他根本不在意你们的死活,估计他只会在意挡在自己前面的一切生物。”
  这句话的实际意思就是,仙弗兰根本就没把赵兴琴他们当成对手。从头到尾都是彻彻底底的忽视。就像走过路边看到地上的蚂蚁一样,踩都懒得去踩。
  而事实也确实如此。
  “虽然这话不好听,不过这确实是事实。”赵兴琴点点头,“不过,我在此,再次确认一遍。加隆,你是不是真的确定要和仙弗兰彻底了结恩怨?”她一下子面色变得异常郑重。
  “当然,这就是我前来的主要目的。”加隆平静沉着地回答,“我和梦魇还有安德莱拉他们不同。这才是我的根本目的。”
  当初仙弗兰差点杀了他,加上杀掉老头的仇。这才是他这么就一直追着仙宫不放的关键因素。
  毕竟自从他来到这个世界上,关系最近的,也就是寥寥几个人。但排前几位的,第一是他的妹妹瑛儿,第二就是格果老头和师傅,还有舅舅、父母,之后则是苏林、安德莱拉等人。至于其他人,毕竟相处还是太短了,关系还没到那一步。
  “你问这个问题,有什么意义?”
  赵兴琴摇头:“只是确认一下,仙宫图谋的东西太大了。你如果要继续追下去,最好做好遇到危险的心理准备。”
  “你明白你在说什么吗?”加隆仔细地看着这个老女人,“我不认为我的实力会遇到多大的危险。魔象门也好,仙宫也好。前进的路上不是正因为有他们才会变得如此精彩么?”
  赵兴琴似乎没料到加隆会这么回答,愣了下,马上反驳。
  “你太狂妄了,你不了解仙弗兰有多么强大,他甚至……”
  “你该对我们多点信心。”加隆微笑打断她。
  “如果你还是这么狂妄自大,再遇到仙宫,你会付出惨重的代价!”赵兴琴有点生气了。
  “不是我狂妄,而是源于对自身的信心。”加隆摇头从容道。
  “你这就是狂妄!连仙弗兰的实力具体有多强都不清楚,你居然敢以这样的态度对待他!”
  “我说了这不是狂妄。”加隆微微皱眉,“算了,我也不想和你争论这种无意义的问题。”
  “你终究没有才能,不可能对抗得了仙弗兰。今天是他没有认真,一旦他释放出完全状态……”赵兴琴不由得打了个寒战,似乎回忆起了什么可怕的情景。
  加隆看着面前这个已经被吓破胆的老人,一时间也不好再说什么话刺激她。毕竟她也是格果老头的亲人,自己的长辈。
  “下一步,或许是为了避开你,或许是早有计划,仙弗兰的目标绝对会瞄准那个地方的那样东西!如果你自认够强,那就去找他吧!”她随即叹了口气。
  “什么东西?”
197 吸收 1
  “竖琴海的烟雾之岛遗迹,那里是迄今为止最为庞大的遗迹群所在,只有念力高手才能准确地找到进入岛上遗迹的正确方法。”赵兴琴郑重道,“听说最近那个岛上出现游人失踪现象,估计是那个东西又出现了。”
  “到底是什么东西?”加隆眉头微皱。
  “黑烟壶。古代传说中,能够释放沟通亡者的黑烟。是古音多文明的残留宝物。”赵兴琴看着加隆张口欲问的表情,“我知道你想问什么。我不知道,古音多的宝物很多,只是有很少的部分有点神秘作用,但都不可把握,时有时无。所以这个黑烟壶是不是真的有这样的作用我们也不清楚。”
  “你就这么肯定仙弗兰会去?”加隆反问。
  “当然,他可是一直为了复活我的母亲才变强的啊,没有什么比黑烟壶对他更有用的了。”赵兴琴感叹道。
  “能够确定他什么时候去吗?”加隆皱眉问。
  “不清楚,不过烟雾之岛上的古遗迹应该只有在月圆之夜才能找到入口,否则很难进入真正的遗迹内部。而下一个月圆之夜距离现在还有四个月的时间。”赵兴琴解释说,“烟雾之岛在联邦边缘的海域上,距离不是很远,如果你要去,我建议你最少提前一个月出发。”
  加隆很清楚,赵兴琴没有理由哄骗自己,她一直是站在对抗仙宫的立场上,同样也是站在格果老头的立场上。虽然实力弱了点,但好在知道很多历史埋没的秘辛。
  “具体情况我知道了,那么怎么前往烟雾之岛?”
  “从西伯利亚港口出发,我们可以为你们安排最好的船只。因为岛上只有很少时间没有浓雾,大部分时间都淹没在浓密的白雾里,所以游人很少,加上传言岛上雾气具有某种致幻毒素,所以一旦起雾,上去旅游的人就更少了。正好方便你们行事。”赵兴琴已经明白加隆是打定主意要前往了,也就直截了当说出自己掌握的情报。
  “好了,事情谈论得差不多了,应该让我的同伴也知道这些事。”加隆站起身,“作为同样对立仙宫的立场,他们可以为我遮挡后方的安全。同样的,我虽然没有念力资质,但不代表他们没有。”
  赵兴琴明显对于这个没有太大的兴趣。但还是拿着潜质之书站起身。
  “格果的寄托物,他的念力载体就是这本书。不同于你身上的永夜星辰吊坠,它有着除开寄托物之外的强大力量,同时也是仙弗兰试图拥有的。不过,现在的他已经吸收了白银之镜,对这个的需求不是很大了。我很快会将这本书交给茱莉,如果可以,希望你能对她有所照顾。”
  加隆轻轻摸了下胸前的项链,缓缓点头。
  “能力范围内,我答应。”
  赵兴琴点点头,总算舒了口气,虽然心情依旧十分失望和沉重。
  两人起身后一前一后走出石室,回到先前的那个石质房间。
  房间里,安德莱拉和梦魇小声地和茱莉在聊着什么,三人围着一盆炭火,坐姿随意,看上去似乎在这么点时间里就相互熟稔了。
  看到加隆跟着赵兴琴出来,三人不约而同地停下聊天。茱莉连忙站起身,忽然她有些诧异地看着赵兴琴手上托着的潜质之书,但马上又想到了什么,随即安静下来。
  “我已经对加隆县樨进行了测试,很遗憾,他并没有念力的资质。”赵兴琴低沉地说,“现在,应加隆县樨的请求,我希望能够给两位一样做个测试。不知道……”
  “当然可以。”“求之不得。”安德莱拉和梦魇几乎是同时回答。
  看起来两人对于念力这种力量体系都有着相当的期待和好奇。
  “那么,哪一位先来?”
  安德莱拉两人对视了一眼,梦魇推了一把安德莱拉。
  “那就我先吧。”安德莱拉笑了笑,不以为意。
  同样的过程,他和加隆一样,在赵兴琴的简单讲解后,接过潜质之书,轻轻翻动起来。
  很遗憾,封面和书页没有丝毫变化的迹象。
  赵兴琴摇摇头。
  安德莱拉不由得微微露出一丝遗憾。
  “请将这本书交给另一位小姐。”
  安德莱拉轻轻将书递给梦魇之王。后者小心地接过这本书,美艳的白皙面孔上隐隐露出感兴趣的神色。
  就在她的手指刚刚拿稳书本,翻开第一页时。
  无声无息间,潜质之书的封面文字,居然逐渐慢慢变红,如同有鲜血从上往下缓缓将封面文字染红。
  同一时间,书页上第一页的所有内容全部泛起淡淡红色,如同原本就由红墨水书写一样。
  “有变化了!”加隆和安德莱拉越发专注地盯着梦魇之王。
  “淡红,这种程度可以划分进第三阶段。”赵兴琴点点头。“祝贺您,这位小姐,您确实具有念力资质。”她的表情谈不上多高兴,只是很普通的司空见惯。
  从她还有一边的茱莉的表情,三人可以明显看得出,就算是梦魇测试出的念力资质也不是很少见,应该只是一般水准而已。
  “那么,这位小姐,你愿意留下来进修我们这一脉的念力战斗方式吗?”赵兴琴看在加隆的面上,还是问了一句。毕竟增强梦魇的实力就是增强仙宫的对手,更何况她还是加隆的同伴。
  “战斗方式?当然,我很有兴趣。”梦魇之王眼神妖异地舔舔手指,每当她出现这样的举动,就代表她又有什么麻烦的念头窜出来了。
  一边的安德莱拉深有感触。他记得上次看到梦魇这样的动作,很快第二天早上他就惊骇地发现这家伙正在试图变成男人,对他进行全新方式的进攻。吓得他之后接连好几个月都不敢再碰她。
  “你又想做什么?”安德莱拉马上紧张地问。
  “其实,比起念力的战斗方式,我更想试试吸收白银之镜是个什么感觉……”梦魇低声轻笑起来。
  赵兴琴似乎早有预料,不算很惊讶。
  “吸收白银之镜对于您来说还是太勉强了,这是件很危险的事。”
  “也是件很刺激的事。”梦魇接话道,“你就说我能不能行吧?”
  “可以。只要有念力潜质的人都可以,只要你不会后悔就好。”赵兴琴淡淡道,“很多人其实都尝试过这样的方法,但无一例外的,他们不是中途失败,就是彻底变成疯子。”
  她淡淡看着梦魇之王:“坦白地说,你的性格和我的母亲很类似,所以我并不意外你会有这样的决定。不过白银之镜的吸收需要很多的准备工作,我们得准备一段时间。”
  “具体需要多久?”梦魇低声问。
  “大约三天时间,有一些材料需要从远处的老朋友那里交换,这是最快的速度。还需要隔离材料,为防止白银之镜泄露造成污染。”赵兴琴平静地解释,“而且材料费需要你自己支付,我们现在可没这么多闲钱。”
  “这个自然。”梦魇理所当然地点点头。
  “那么我们怎么办?”安德莱拉看向加隆,三人中现在自然而然地以最强实力的加隆作为带头人了。
  加隆耸耸肩。
  “如果可以,我希望能够在这里熟悉一下念力高手的战斗方式。毕竟仙弗兰他们好像还没有用出念力的底牌。我们对其的了解也太过贫乏。”
  “这个也是我想建议的。”赵兴琴点点头。
  ※ ※ ※ ※
  三天时间里,加隆等人就在深井联通的地下密室里住了下来。这里似乎是一处透气的墓丨穴,只是被暗中改造成了能够供人居住的隐秘地下室。
  地方很大,足足有十多间房间,其中很多都很干净整洁,显然不久前才有人打扫过。
  而且更让人惊异的是,这个地下室竟然还联通着其他地下室,有外人通过地下通道,每天为这里的住客运送饮食和生活物品。
  整个地下蔣in踩痪褪且桓龅叵峦豕蛘咚档叵律缃蝗Α4蛹溉说慕惶钢校勇〉热说弥飧龅叵峦缇拖裎奘鼋诘悖湟缘叵峦ǖ雷魑撸纬梢桓雠哟蟮耐暾低场
  先前那两个三人以为被杀死的老人,也在第二天的下午前来拜访了三人,并送上了一些相关的情报和消息,以及迟来的感谢。感谢他们的救命之恩。
  如同赵兴琴所说,这两人确确实实完好无损,只是看上去气血亏损了许多,面色苍白了点。
  闲得无聊时,安德莱拉就照茱莉在地下室专门的训练隔离场进行对练。隔离场有着特殊制造的念力强化金属,硬度韧性都远远高于地面上的所有金属。安德莱拉尝试过,全力一剑,居然只砍出细细的划痕。这对于厚达半米的墙壁根本无济于事。
  这也让两人能够放心的撒手对练。
  而加隆则是彻底埋入念力相关的基础知识,以及进阶知识等等书籍中。他没有念力才能就并不代表他不能去了解这些知识。
  作为曾经的地球人,他很清楚信息有时候的重要性。一切危险和对手,只要明确了其手段和威胁的方式,就远远比未知来得容易针对得多。
  很快,三天时间一晃即逝,各类材料也在梦魇之王的金票攻势下全部攒齐。为此他前前后后跟着赵兴琴付出了数亿拜元的财富。这些财富换成加隆在地球的购买力,相当于实实在在的十多亿人民币。
  而关于白银之镜的吸收仪式终于也在赵兴琴和几个老头的配合下,彻底布置完毕。
198 吸收 2
  咚咚咚。
  加隆轻轻敲响面前的褐色木门。然后摇动门把,推门而入。
  里面是一间很宽敞的封闭黑色石室,地面天花板,四壁,全部都是用光滑如镜的黑色石砖堆砌而成。
  而在石室的正中,有一个五角星形蓝色水池,里面荡漾着清澈的蓝色液体。
  水池边缘,竖立着一个展翅的黑色权杖,权杖长着两只两米多长的黑翅,如同巨鹰,上边根根羽毛都清晰可见纹理。
  权杖很简朴,上边有着菱形的花纹和圆弧的边角,音乐能够看到很多曾经的符号似乎被磨损很多。
  加隆走进石室,绕过水池,看到权杖背后被挡住的梦魇和赵兴琴,还有两个长得很相似的白发老头。
  赵兴琴正站在权杖背面,拿着一把黑色雕刻刀在权杖背部雕刻着什么东西。她的神情异常专注,似乎加隆的到来并没有引起她的注意。
  不时地,她雕刻一会儿后,会将雕刻刀伸进边上老头端着的一个小水盘里蘸蘸水,然后继续雕刻。
  不知道过了多久,终于,赵兴琴停下手上的雕刻刀,神情疲惫地舒了口气、这才目光看向边上站着的加隆。
  “来了?”
  “怎么样?应该成了吧?”加隆点点头。
  “差不多了。只差最后一个步骤。”赵兴琴满脸疲倦放下雕刻刀。视线转移到一侧的梦魇之王身上,“你想要什么时候开始?”
  “随时可以。”梦魇之王微笑回答。她换了一身茱莉的衣服,黑T恤加牛仔裤,虽然胸部没什么规模,只是小巧玲珑,不过身材曲线还是很不错。给人的感觉就像个十几岁的青春美少女,完全没有三十多岁的样子。
  “那就马上开始吧。这个仪式主要就是看你的状态,其他外力很难干涉得了。”一侧的一个白发老头插话道,“我们只能够违逆布置这个仪式工具,其余的什么也帮不了你。”
  “这不是更好吗?”梦魇之王满意地点头,她从牛仔裤后腰取出随身带着白银之镜,“只要将这个放在权肇樨面,然后我跳进这个水池,就没什么事了对吧?”
  “确实是这样。”赵兴琴点头。
  “那么我们先出去了,这里的药效太强了。”
  “多谢两位的帮忙。”赵兴琴礼貌地感谢。
  另外两个老头这才对着几人微微鞠躬,果断退出石室。
  “跳进水池后,在你的眉心处轻轻划出一道小伤口。然后一切就剩下等待了。”赵兴琴回过身,简单的给梦魇介绍。
  很快闻讯而来的安德莱拉和茱莉也来了,和两个老人一起站在隔壁的一件透视石室望着这里。
  透视石室是隔着一层念力强化水晶玻璃的观察室,是专门用于眼下这个情况,供外边的人监控实验安全的。这个石室原本就是念力实验室。
  从观察室可以清晰地看到实验室里发生的一切。而且这种强化水晶玻璃有着足够的强度和抗高温、腐蚀、冰冻等特殊效果。就算是最高硬度的钢材也不会是它的对手。
  足以保证观察室的安全。
  “好了,该我们出去了。”赵兴琴看着梦魇彻底准备好,开始招呼众人全部出去。
  加隆跟着众人一起出去,看到安德莱拉站在玻璃外,面色有些担心。
  “既然担心,为什么不阻止她?”
  “每个人都必须为自己的选择负责,我如此,她也一样。我们只有在相互寂寞的时候才会依靠。绝不会师徒影响并改变对方的决定。”安德莱拉平静地回答。
  “很抽象的回答。”加隆淡淡道,“我只知道,我想要达到的目的,就一定得达到。照顾他人的情绪这种事,对于我来说并没有太大的价值。”
  “小心点吧。神像功好像有些副作用了。”安德莱拉似乎察觉到了什么,眯眼看了加隆一眼。
  加隆顿时微微一震,他刚才的话一出口就感觉不对,这不像是平时他的个性和风格。
  “我会注意。”
  神像功作为从未有人练成过的顶级神功,具体的效果从来没人知道,只有创始者或许能猜到一点。威力是够强大了,但副作用也隐隐现出端倪了。
  加隆隐约感觉,自己的心性似乎在发生着某种隐秘的变化。这种变化似乎就在神像功的作用下进行着。仿佛有种高高在上,看什么都如同蝼蚁的渺小感。
  “准备开始。”砰,实验室门一下关上,数根手臂粗细的钢条狠狠卡住门,接着又是一连串嗒嗒嗒机关合拢声。
  加隆顿时回过神来,站在安德莱拉身边朝实验室内望去。
  赵兴琴和茱莉,以及两个帮手的老头,也都仔细紧张地盯着里面的梦魇。
  “大家注意了,茱莉,随时保持警惕。一旦发现有不对的地方,马上释放催眠迷雾!中止实验!”
  “明白!”茱莉郑重地点头。
  赵兴琴看向室内的梦魇,冲她做了个OK的手势。
  梦魇点点头,看了眼安德莱拉,冲他甜甜一笑。随即一下跳入面前的蓝色溶液池,直到她大半个身体彻底没入池子中。
  梦魇伸出大拇指指甲,轻轻在自己额头眉心处一划,锋利的指甲如同刀尖,轻松划出一条纤细的血口。
  随即她将另一只手上的白银之镜轻轻一丢,镜子精准地挂上了权杖的一处突出上。
  梦魇脸上带着期待和好奇,整个人缓缓往水池下一沉,直到眉心的伤口彻底淹没进蓝色溶液中。
  然后一切便彻底没了动静。
  “开始了。”赵兴琴沉声道。
  随着她的话音刚落,水池里陡然溅起一道水花,梦魇整个人瞬间站起身,开始如同颤抖一般震动。同时间,整个池子里的水都开始微微震动起来,仿佛发生地震。
  最让人诡异的是权肇樨的白银之镜,那光滑平整的银色镜面上,居然迅速闪过一张张形态各异的人的面孔。仿佛有很多人走马观花般轮流照镜子。
  这些面孔中,有的痛苦,有的冷笑,有的残忍,有的暴怒。唯独没有情绪缓和正常的人脸。
  加隆等人站在室外,看不到里面的情景,也听不到里面的声音。只是看到梦魇紧闭双眼,眉头紧皱,似乎在忍受着什么痛苦。
  “现在是什么情况?!”安德莱拉忍不住问,他的双手握成拳头,面色微微有些压抑不住的紧张。
  “正在开始吸收。”赵兴琴回答,“不急,才刚刚开始,时间还长着。”
  看到赵兴琴平静的面孔,安德莱拉也明显安心了许多。
  一行人静静站在室外,看着里面的情景,就像是看无声的彩色电影。
  加隆目光随时随地盯住梦魇,随时注意她的状态变化。梦魇作为对抗仙宫的主力之一,有着至关重要的作用,也是唯一能潜牵制火雀母的顶级高手。所以一切都必须小心。
  时间渐渐流逝。
  一个小时过去了……
  两个小时过去了……
  三个小时……四个小时……
  直到足足六个半小时后。
  “有变化了!!”赵兴琴忽然大声道。
  加隆等人急忙从房间的各个位置聚拢过来,紧张地盯着室内打的梦魇之王。
  只见梦魇忽然睁开眼睛,双眼隐隐布满细密的血丝,这些血丝仿佛虫子一般,居然从眼球里蔓延道眼眶,然后是太阳丨穴,面颊,甚至到颈部。
  呼!!!
  一股怪异的力量瞬间刮过整个实验室,将池子里的蓝色液体直接吹起一片涟漪。
  “想要压制我?做梦!!”梦魇陡然低吼一声,脸上的血丝血管顿时收缩回去了一下。
  此时所有人才注意到,不知道什么时候,白银之镜上闪过的人脸已经全部停止了,只留下一个人的面孔。
  这是个双眉斜飞如刀的强悍男人,他的鼻梁上有着一道黑色疤痕,双眼流露出无穷无尽的霸道和自信。头上的黑色短发如同钢钉倒刺,根根倒立笔直。
  镜面上的男人张开嘴,似乎在对梦魇说着什么,他的眼神,看向梦魇的眼神,如同看着垂死挣扎的蚂蚁一般,戏谑残忍。
  “她已经到了最后一关了。和白银之镜的第一任持有者对抗!”赵兴琴沉声解释,“白银之镜的顺序,是第一任持有者最强大,这是公认的。也只有这个持有者才有资格和能力,去强制狩捕那些邪恶念力强者。他是白银之镜的掌管者,但同样的,他也将自己的负面封存进了白银之镜。那个男人,应该就是这面镜子的最强持有者!”
  “如果这个阶段失败了会怎么样?”加隆沉声问。
  “会重伤,同时精神出现问题。”赵兴琴肯定地回答。
  安德莱拉的拳头捏得更紧了。
  加隆看了他一眼,没有再出声,视线再度转到实验室内。
  室内的梦魇面部血管不断蔓延,收缩,蔓延,收缩。这似乎在表明她和白银之镜最强持有者之间的争斗。
  “这个男人,我见过他的画像……”一个前来帮忙的老头忽然开口道。他的面色凝重至极,不知道想到了什么严重的事。
  “安舍利!他是安舍利邪帝!!”另一个老头接口说出来,他的表情很怪异,就像是活见鬼了一般,眉宇间满是震惊和不信。
199 处理 1
  “传说中称霸整个九代十国的超级霸主!!!?”赵兴琴愣住了,“怎么可能!?那只是个传说神话而已!”
  “不,不会错,绝对是那个人。我刚才看到了他左耳上的环形缺口!”老头狂咽着口水,视线一刻也不敢从白银之镜上离开。
  “在神话中,安舍利邪帝被无邪之女一剑刺中命门左耳,并在上边爆发力量,形成了一个环形缺口!不会有错!绝对是他!”老头几乎要惊呼起来,“该死!明明是神话传说里的人,怎么可能会真的存在!!?”
  “说不定是认错了……”赵兴琴迟疑道,她是完全不相信神话故事里的人会出现在白银之镜里。
  “哦?”一个男人的低沉嗓音忽然穿透玻璃,传进几人耳中,“居然现在还有人能认出我的存在?”
  “快!!快打开催眠雾气!!”一个老头疯狂冲向右侧的机关设置,“马上终止实验!!马上!!”
  这时赵兴琴和茱莉也反应过来了,一下便想到了后果的严重,两人面色发白,一起纵身扑向机关开关。
  轰!!!!
  一团漆黑如墨的恐怖的念力震动轰然爆炸,赵兴琴和茱莉一下呗炸得头晕目眩,浑身无力,居然直接扑倒在地,再无动弹之力。
  “哼!”镜中的男人一声冷哼,梦魇头部的红色血管顿时迅速朝全身蔓延开来。
  直到现在加隆和安德莱拉还完全不知道怎么回事,看到茱莉和赵兴琴扑向机关然后软倒在地,只不过是几秒钟的时间。
  “怎么回事?!”安德莱拉浑身气魄凶猛的膨胀起来,右手握住腰间剑柄,随时准备出手。刚才的男子声音他们并没有听到,直到现在还有些莫名其妙。
  “看来是实验失败了。”加隆冷哼一声,“不管怎么说,直接说现在该怎么做!赵兴琴。”
  “打断……打断实验!!”赵兴琴浑身酥麻,被刚才打的念力针对震荡弄得浑身使不上力,五脏仿佛移位了一般。
  “打断实验?”加隆握了握右拳。
  就在这时,实验室内的梦魇之王瞬间身体一仰,浑身红色血管一瞬间全部消失。整个人仿佛彻底恢复了平静。
  啊!!!!!
  刹那间,一声极端刺耳的尖叫声陡然响起。其中居然清楚地夹杂着一个男人的声音。
  “想不到我居然还有重回大地的一天……”
  “你休想控制我的身体!”梦魇之王的声音愤怒地吼叫着。
  “这可由不得你了。”男子低沉笑起来。
  一股诡异庞大的念力场笼罩在整个试验场地上方。
  轰!!
  高强度的念力水晶玻璃被加隆一拳砸碎,他面无表情地大踏步走向梦魇之王。
  “你!!”梦魇口中传出惊讶的男声,似乎正要说话。
  就在这时,加隆右臂瞬间膨胀,身后浮现白金色巨大手臂虚影,正面同时一拳砸过去。
  嘭!
  两个拳头瞬间对撞。
  哼!对方冷哼一声,退回实验室。瞬间侧面退开。轰隆!!他背后的墙壁被随后追来的加隆一拳打穿。
  “哼!神像·奔雷!!”加
温馨提示: 读者阅读小说的同时,可以发表一下对小说的看法供其它小伙伴们参考哦,书评如果被采纳成精评,您就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奖励哦!书评禁止发布广告和违法内容,一经发现将永久删除帐号!


本站能保证所有电子书均为TXT格式电子书,100%无病毒读者可以放心在PC或手机上阅读。
第九书包网开放上传功能,拒绝任何形式的涉黄违法电子书,请网友自觉遵守网络秩序,一经发现将删除其帐号!
About us:第九书包网www.shubao9.com)为台湾现代派文学社思潮社旗下简体版中文小说电子书网站,为全球读者提供免费TXT电子书共享平台!
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TXT电子书均由读者自发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法,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