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神秘之旅〗第68部分

越听越是无语,这胖子连他们的来意都懒得问,明显是最近跑来要债的人太多了,已经习惯到麻木了。
209 缘由 1
  “如果我没记错,绿松原先应该是比较大的拍卖品公司吧?”加隆疑惑道,“怎么会落到这个地步?”
  胖子看了他一眼,确定地点点头:“确实,之前绿松很有名,在国内外都有一定的固定客户群,只是在最近,公司一向的流动资金都被冻结,一时间周转不开,又被以前的对手打压竞争,还有几次藏品收购严重失误,赔了不少钱。反正就好像之前的霉运一下子全来了一样,所有倒霉事全部堆过来,我的天……”胖子现在说起前段时间的事,至今还一脸感慨和郁闷。
  他领着加隆两人上到三楼的一间办公室。敲敲房门:“大姐,又来人了。”
  “带他们进来吧……反正也不多这一个。”一个有气无力的声音从里面传出来。
  房间门被推开了,加隆两人走了进去,胖子在后边关上门。
  房间里空荡荡的,只有中间放了一张大长桌,后边趴着一个年轻女性,正伏案书写着什么,看上去很疲惫的样子。
  女子很年轻,就算戴上金丝眼镜,穿着黑色职业女性制服,也掩不住的透出一股稚嫩的青春气息。金色长发绑成一束,深蓝的眼睛透着浓浓的疲惫。
  她抬起头,扶了扶眼镜,仔细看向加隆两人。脸上先是疑惑,随即皱眉起来。脸色显得有些迟疑。
  “请问你们是……?”
  加隆哑然失笑。“你连我都认不出来了么?”他的声音依旧和以前一样没变。
  这一开口,菲妮斯汀顿时双眼圆瞪,呼啦一下站起身:“你!!你是加隆!!你怎么突然来我这儿了,怎么不事先给我说一声?!”
  加隆摇摇头:“只是有事临时过来看看你,不过看样子你现在遇到麻烦了。”
  菲妮斯汀苦笑了下,“只是一点小麻烦,你不是去上大学了吗?怎么有空到我这儿来?”
  加隆随意找了个凳子,搬过来在桌子前坐下:“别说我了,说说你吧,你现在到底怎么搞的?怎么混成这个样子?”
  菲妮斯汀抹了把脸,坐下无奈地说:“我也不清楚,自从三个月前开始,我就好像一下子倒了霉运一样,遇到事就没一件是好的。本来是好事也得弄成坏事。等我反应过来时,就已经是现在这个样子了。”
  加隆皱眉道:“你给我仔细说说。”
  他此时已经有所感觉了,菲妮斯汀身上隐约有着一股浓烈的厄运古董气息。很可能是因为这东西导致这段时间的霉运。
  随着菲妮斯汀的慢慢讲述,他也逐渐了解这段时间发生的情况。
  最根源就是去边境玉山省的纳维斯。
  菲妮斯汀因为没等到加隆答应和她一起,就决定独自去挖掘那次从地下藏书室找到的关于神秘事件的线索。
  他还记得那张纸条上的留言。
  ‘纳维斯巨浪山174号第三棵树下六米深。我把东西放在那儿了。——查理’
  根据菲妮斯汀的讲述,她独自去起出了那纸条上的东西,然后带回来后放在一处密室内。
  “是什么东西?搞得你这么紧张?”加隆疑惑道。
  菲妮斯汀看了眼加隆身后站着的辛西亚。
  “辛西亚你先出去。”加隆摆摆手。
  辛西亚点头,转身出了房间,拉上房门。一下子房间里就剩下加隆两人。
  “看不出呢?你现在也混得不错嘛?”菲妮斯汀看到这一幕顿时有些惊讶起来,“我还以为她是你朋友。没想到是你跟班?”
  “没什么不错的。也就这样。”加隆整理了下刚才听到的这些事,“起出来的东西你还留着吗?”
  “没有,早就卖出去了,我起初也怀疑是厄运古董的原因,但是卖出去了之后我还是一样。”她微微俯下身,放低声音,“我告诉你……我找到的那个东西,是一个很小很小的木雕。根据我的判断,那东西绝对是个很厉害的厄运古董!”
  加隆无语地看着菲妮斯汀一脸的神秘兮兮,他很想说自己其实早就看出来了,但看到菲妮斯汀这么神秘的营造气氛,也就没好意思打断她。
  菲妮斯汀身上萦绕着一层浓密的厄运古董潜能气息,明显是接触厄运古董太久了,累积下来的,起码还要倒霉几个月才能消耗掉,加隆想了想,还是马上伸手出去。
  啪的一下,他精准地捉住菲妮斯汀的手腕。
  “别急,我给你看看情况,我会一点东方医术。”
  菲妮斯汀顿时脸色一红,张口想说什么,却还是没说出来。只是任由加隆握住她的手腕。
  两人这么一接触,顿时那层浓密的厄运气息迅速被加隆吸收进去,一点不剩。
  “好了,没什么事。”加隆放开菲妮斯汀的手,若然无事地笑了笑,“你现在情况不很好,需要我帮手吗?”
  “你行吗?”菲妮斯汀马上恢复过来,半信半疑的看着加隆,“你要知道,我现在的资金缺口可不是一个小数目。”
  “没关系,你说说看。”
  菲妮斯汀是知道加隆继承了白云门的,只是白云门只不过是小门小户,地方门派,能够拿出多少资金?
  “我现在至少要两亿的流动资金,进行周转。”她低声说出个数字。
  “两亿,没问题。”加隆还以为是多少资金,没想到才这么点。不说别的,就是他现在刚合并的黑标会资金,都足以挤出这么一块给菲妮斯汀周转了。更不用说整合了大量资源,能够够格和省政府对话的白云门势力。
  对于现在的他来说,两亿只是一个很小的零头。
  不过菲妮斯汀却是有点懵了,小嘴微张,双眼瞪大,一脸呆呆地看着加隆。
  “喂喂喂,你不是在说笑吧?那是两亿啊!不是两百!我知道你现在继承了白云门的产业,不过就算是白云门……这也太夸张了吧?我怎么看你脸色,好像这不是两亿而是两百一样!”
  “我没开玩笑。”加隆摇摇头,“一会儿就给你拨过来,联邦银行的款怎么样?”
  菲妮斯汀站起身,围着加隆转了一圈。
  “你这家伙……行啊!”
  “好了别闹了。”加隆无语,“只是你以前不清楚而已,实际上一般的武术家门派都不会太过简单,是你自己没见识。”
  “好吧,是我没见识。不过你确定你不是在开玩笑?”菲妮斯汀现在都还不敢相信。
  “没有没有。”加隆无奈回答,“对了,你的家族在本地消息灵通,你知不知道一个叫乌兰的女人?她很有势力,本身也是练武的。”
  “乌兰啊,如果你没说错名字的话,在洋流市这样的名字,还很有势力的女人。就只有一个。是洋流市玫瑰色私人会所的幕后主人。”不出所料,菲妮斯汀果然知道。
  加隆大致收集的资料上,就显示了乌兰在本地洋流市有着不错的影响力和名气,所以才能说动中将为魔象门说情。而一问有些根基的菲妮斯汀,得到这个答案很正常。
  “你了解她多少?”加隆对昨晚被一个女人反上了第一次还是有点心理不爽。而且他还有一个更深的顾虑。
  “乌兰这个女人,很神秘。”菲妮斯汀凝神回忆着,“我还是在一次晚宴上见到过她,很漂亮,很有气质。当时她和一个大家族的领导人站在一起,很有气场。我听父亲说,这个女人很有城府,有着为达目的誓不罢休的狠劲,手下有着一大股暗势力。”
  “对她个人你了解多少?”
  “个人?她本人?”菲妮斯汀不是笨蛋,马上听出了一丝不对,“你得罪她了?!”
  “你别管,说说吧。”加隆摇头道。
  菲妮斯汀半信半疑地看了加隆一眼。
  “乌兰这个女人本身实力很强,练武到了一个很厉害的境界。她曾经表演过空手接子弹,简直就是人形怪物!而且为人心狠手辣,决断力很强。不过前阵子据说去了趟军区第四医院,好像得了什么病。
  倒是我一个哥哥提到,她是被人打伤的。重伤逃回来,差一点就死在外地。”
  “被人打伤?”加隆眉头微蹙,“你怎么知道这种隐秘消息?乌兰这种高手要是受伤绝对会严加保密。”
  “她受伤了差点死掉,保护她的周围特种部队队长就是我哥的死党,当时是保密,现在这么久了,也就没什么保密的了。限制也解除了。”菲妮斯汀简单回答。
  “知道打伤她的人是谁吗?”
  “不清楚。”
  加隆略微推测了下。
  最大的可能就是乌兰现在的伤已经影响到了她的实力,导致她实力不足以支撑整个魔象门的那么大局面。正好借着和白云门的冲突而让步,掩饰住她现在的状态不佳。
  而他的顾虑,就是关系到自己的天赋异能上。
  昨晚还没及时反应过来,但冷静后,就马上注意到了这点。天赋异能到底是可以血脉传承的,还是只有自己才独有的?
  以乌兰的个性,就算有了自己的子嗣,以后的教育肯定是轮不到他的。不要最后万一多出一个和自己一样有异能的怪物敌人出来,那就好玩了。
  在菲妮斯汀那儿得到了一些关键资料后,加隆让辛西亚发了电报,通知了白云门总部,调集两亿过来,转入菲妮斯汀公司的账户。
  而自己则是回到定好的酒店住下。
210 缘由 2
  就在和菲妮斯汀聊天,想到异能根源的时候,他隐约有了一丝莫名的感觉,好像是天赋异能传来的波动。
  视野下方的属性栏和技能栏同时都开始出现细微的波动。就如同水面上荡起无数涟漪波纹一般。
  夜晚时分,他盘膝坐在酒店房间内。表面身体上看不出任何异状,但精神却不断地试图抓到心里闪过的一丝丝灵光。
  就好像是脑海里忽然闪过的一张纸片,上边写着字迹和图像,却又怎么也想不起来。
  加隆努力的试图捕捉到这一丝迹象,或者说是记忆。
  随着他的精神不断集中,视野下方的属性栏,波动也越来越大。终于。
  轰!!!
  一阵刺耳轰鸣声中,加隆只感觉大脑里一片混沌,整个人陷入了一阵浑噩之中。
  不知道过了多久,一段莫名的画面顿时传入他的心里。
  无尽的浩瀚星空中。
  一块红色碎片,高速划过重重星域星系,最终被地球的引力俘获,轰然砸向地球的某个区域。
  碎片在冲入大气层时,被气化很大部分,同时化为无数小碎片,分散雨点般落入地球上空。
  雨点般的碎片无声无息,如同隐形般砸入很多生物体内。这些大部分生物一个个的突然自燃,被烧成灰烬。
  少部分存活下来,却虚弱无比,得了各种各样的疾病,过早衰退而死。
  还有千万分之一的人,被砸中了依旧继续生活,碎片没有对他们造成任何影响。
  加隆很快便看到了前世的自己。同样是被碎片砸中的人之一,也是好运的没有出任何事的人之一。那时他才十几岁。
  很快,很多年过去了,他长大了,工作了,直到洗澡时触电身亡。
  就在电流将他电成一块焦炭时,一丝半透明的人形缓缓从他身上飘起。正要被无形的空气中无数辐射能量撕碎。人形身体深处忽然亮起细微红光,这光是每个人独一无二的人生,身体,记忆,灵魂,所孕育出来的一点壮大能量。
  它包裹住人形头部,不断闪烁间,整个头部缓缓和红光结合起来,然后终于消失不见。剩余的身体直接被辐射撕扯得粉碎。
  诡异的是,加隆此时也看到了其他被红色碎片击中而活下来的人。
  那些人或因为病痛而死,或者无疾而终。或者被人杀死。
  但所有死的人,只有三个人死后激活了那点被孕育的红光,其余的全部被撕扯粉碎。
  而这三个红光闪烁的人,其中就有自己。其余两个虽然激活了红光,但结合红光的部位不同,而且最后结合的过程中,红光逐渐黯淡,显然是结合失败。
  于是,整个无数红色碎片激活的地球人类中,只有他一个人,成功结合,而且还是头部。
  红色碎片就像一种灵魂基因激活剂,有的生物成功的活下来,有的生物失败就是死亡。
  活下来的生物只是占了亿万分之一。而这些成功活下来的生物中,能够成功激活红色碎片的又是很小很小的几率。
  激活的生物中,还需要成功和红光结合。结合部位也有所不同。
  加隆结合红光后,包裹着红光的头部灵魂,在宇宙中缓缓飘荡,不时闪烁般的出现在完全陌生的宇宙区域中。最后终于被一股宇宙风暴卷住,吹到了这颗星球上,和一个名叫加隆的少年融合。
  随着在星空中的不断流浪,加隆逐渐明白这种红色碎片的作用。
  它就是一种天然的灵魂异变激活剂,只对灵魂有作用。被激活的灵魂会产生不同的无数作用,其中有的有用,有的没用。有的很强大,有的很弱小。
  而且结合部位不同,产生的功效也不同。他是很幸运的属于头部结合,而且更幸运的是,他能够在星空中飘荡,在意识没有彻底湮灭前,遇到一个智慧生物星球并得到融合身体。
  星空宇宙无尽无边,要在这样的环境下飘荡久了,再强大的意识也会被逐渐消磨殆尽。
  要不是他这次静坐回思,加上这种和头部结合的天赋异能,还真不可能看到这么多记忆内容。
  他不知道其他被激活红色碎片的生物的情况。但肯定不会像他这样一样。毕竟每个生物的经历,生活,记忆都不同。这些不同决定了孕育的红光也不会相同,而最后结合后产生的异能也绝对有所不同。
  而他的异能,就是这种身体的属性化能力。或者还加上穿越能力。
  盘膝坐在床上,加隆缓缓睁开双眼,额头微微见汗。
  “原来这就是我当初的真相……”
  他一直疑惑自己的异能是怎么得来的,虽然记忆深处对此没有任何的怀疑。但一直没有真正的看到整个过程。
  他不清楚那碎片是什么东西,但它激活了红光后,便消耗殆尽,显然是一种药物之类的作用。
  很侥幸的,是和头部结合,所以保住了所有记忆。很侥幸的,在宇宙时空中漂流了这么久,还能在意识泯灭前遇到有人类的星球,并成功结合融合。
  “这简直就是一次无数次巧合筛选出来的幸运结果。”
  加隆已经彻底明白了天赋异能的源头。
  说白了,就是地球的身体孕育出变异的灵魂,独一无二的变异灵魂在身体消亡后,穿越宇宙时空,侥幸在消亡前遇到了新的智慧星球,得到新的融合,占据了他人的身体。
  这是一次奇迹的过程。没有地球的肉身,没有生前的这份经历记忆和无数次的巧合,没可能孕育出和加隆一样的异能天赋。
  而最根本的一点,也让加隆放下了顾虑。
  和血脉异能不同,他这是灵魂异变后的天然能力。源于当初被激活后产生变化的灵魂本质。
  血脉异能则是源于血液基因。这是本质不同的两者。
  一个是身体,一个是灵魂。
  血脉异能换了身体就没了,而灵魂则不行,这是随着灵魂产生的能力是纯粹后天孕育出来的。所以血脉异能可以被传承,而灵魂异能则不可能传承……
  “只要不能被复制就好,否则再来一个和我一样的异能……”加隆很清楚自己异能的强大程度,只要有足够的潜能点,就算天赋再差的人,只要不是太霉太蠢,都能被推上最巅峰。
  不过这段被挖出来的记忆,也让他明白了,原来在地球,灵魂是真的存在。起码他自己就是一个变异的灵魂案例。
  “这样一来,估计魔象门乌兰那边……”加隆想起那边发现事实时,顿时有些幸灾乐祸起来。乌兰肯定会不是一般的抓狂。
  ※ ※ ※ ※
  联邦某处隐秘的地下基地中。
  乌兰脸色发白地看着面前的一块白色水晶石头。双手死死地抓进石头表面,划出一道道深刻的爪痕。
  “怎么会!!?怎么可能!!为什么这么强大的男人精华居然只是白色品质的生命反应!!”她眼里仿佛要喷出火来。
  “没什么不可能的。”一个两鬓头发长至胸前的黑发男子,就站在她身后淡淡回答,“人家又不是心甘情愿地和你交欢,而且还是被药物催丨情出来。而且就算是正常人都有可能出现残次品的后代,最强者也可能一样,只是几率小一点而已。”
  他看了眼乌兰:“好了,决定吧,要生还是不生?精气石可不是随便拿来给你消耗着玩的。”
  “我……!”乌兰紧咬牙关,一时间心乱如麻,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基地房间内,两人一时间陷入了沉默之中。
  终于,乌兰咬牙切齿地挤出句话。
  “我生!!就算只是普通人,这也是他的儿子!那个男人,他不会放着不管的!”
  长鬓男子正要张口回答,忽然间,一人高的白色水晶石缓缓泛起一丝淡红色。
  他面色一变,眼里流露出不可思议的神色。
  “怎么可能!!”
  “怎么回事!!?”乌兰本能的感觉到不妙,急忙出声问。
  长鬓男子脸色有种哭笑不得的表情。他转过视线,看着乌兰的表情带着一丝怜悯。
  “测试过程中,那个男人的精华,因为生命力太低而衰弱死亡了……换句专业的话说,就是存活率太低。所以你想生也生不了了。”
  乌兰顿时木然。
  “那……那我……”她的声音发抖起来。
  “恭喜你,你白给人干了。”长鬓男子怜悯地看着她。
  乌兰呆若木鸡。
  就连长鬓男子走出了基地房间也不知道,她只是呆呆地站在水晶石前,看着石头逐渐恢复成无色透明的状态。映照出她苍白黯淡的脸。
  “加隆!!!”她终于咬牙切齿的吐出两个字符。
  加隆此时正坐上了前往海边城市的飞机。他可以想象出乌兰知道真正情况时的难看表情。但不管怎么说,对于这个自己实质意义上的第一个女人,他心里还是有着一种特殊的感觉。
  “如果再出现冲突,就让她死得轻松点吧。”他这么对自己说。没了心理负担,和魔象门的关系也重新简单化。
  他现在也趁机明了了自己异能的根源所在,对于血脉传承异能并不担心了,心里的大石也松了一大块。
211 汇聚 1
  毕竟魔象门挑拨大师姐,杀死二师兄,杀死大长老。当初白云门差点分崩离析,他们也起到很大作用。
  如果真要多了这么一层关系,他心里还是有些过不去这个坎。
  坐在飞机上,加隆彻底将一切关系整理了一遍。手里一边把玩着一块小巧的金色印章。这就是菲妮斯汀倒霉运的那个厄运古董,以他现在的实力势力,要拿到手只是一句话的事。
  印章本身只是很普通的厄运古董,一次性就被吸完了潜能点,给他提供了4点预备潜能。不过在黄金剑座已经变得极其缓慢的情况下,还算是一笔可观的收入。
  现在他的潜能已经储备到了15点之多。可惜身体达到了极限,已经无法用上了。
  这东西留在手里也就是当做玩物把玩。
  这次过来,魔象门这边处理也差不多了,乌兰再怎么强势,现在也不可能在状态很差的情况下出来搅事。现在国内虽然风雨飘摇,但有着梦魇的海妖组织帮助,就算出了大事也能有条出国的路可以走。
  现在星环门,白云门,海妖。三块几乎组成了攻守同盟,实力势力膨胀到了一个极端夸张的地步,差不多成了一个跨国内外的大型武力集团。
  就算进取不足,但自保绰绰有余了。
  “一切都准备好了,或许这就是最后的一战了。”加隆侧脸望向机窗外,心里隐隐有着一丝期待,一丝兴奋。
  或许他自己也不明白为什么会对即将到来的冲突一点也不担心,但那种马上就能彻彻底底了解一切的轻松感,已经逐渐充斥在了他身上的每一根血管里。
  ※ ※ ※ ※
  嗡……
  广阔的机场候机厅内,玻璃窗外,一架蓝色白条的军用飞机缓缓俯下身,稳稳落在跑道上,开始急速缓冲速度。
  巨大的落地玻璃窗前,两个形貌气质异常显眼的男人,正站在窗边,透过玻璃望着落地的飞机。
  这两个男人,一个黑色西装革履,打着漆黑领带,手里握着一把黑布包着的长剑。长发披肩,眼睛还戴着一只黑色眼罩。正是早就赶过来的安德莱拉。
  另一人,容貌妩媚,体态妖娆,一身中性的白色长袖长裤,长发梳成马尾,如果不是胸部太平,估计没人会认为他是男的。
  他整个人靠在安德莱拉肩上,美目慵懒地看着缓缓减速的飞机。
  “加隆太慢了,这么晚才来。”
  “他比我们要处理的事多一些,很正常。”安德莱拉平静回答,“这次过去,就属我实力最弱,或许这是我最大的一次磨练。如果能够渡过,我肯定能够更进一步,达到和你们一样的层次。”
  “然后呢?”梦魇饶有兴趣的撩拨着伴侣的发丝,“然后才能在床上掌握主动?也是,每次都是我在上面,偶尔缓缓口味也不错。”
  安德莱拉无语。
  “你就没什么事要处理?整天待在我这里没事吗?”
  “我早就安排好了。”梦魇微笑起来,“哎呀,帕洛沙也来了。”
  话音未落,两人不远处的人流里,无声无息地走出一个平凡朴实的小老头,看上去就和街上卖盒饭的老头差不多。一身白灰色长褂,灰扑扑的毫不起眼,手里握着一根手杖,一步一拐地慢慢走过来。
  帕洛沙缓步走到两人十步处,停下脚步。双眼微眯地盯着梦魇,眼里闪过一丝惊讶。
  “我没来晚吧?”
  “没有,马上最后一个也到了。”梦魇站直身体,手里多出一块金色怀表,看了眼时间,“下午3点14分。现在天气也挺适合出海,今天我们就能出发了。”
  “那就好。”
  帕洛沙走到一边的一排排座位上径直坐下,然后谁也不理的闭目养神。
  三人一时间都不再说话。
  机场内大多都不是一般人,来来往往的不是军官,就是富商,或者更强势的一些大人物。人数稀稀疏疏,不时还有人被一群保镖护卫着匆匆忙忙的从边上过道路过。
  梦魇三人算是其中很不起眼的三人,没有警卫,没有保镖,甚至连女伴也没有。就和一般的普通平民没什么区别。
  “这次去那里,应该到的人不少吧?”安德莱拉小声问梦魇。
  “不是不少,是很多。某群人对秘宝志在必得,而我们一方面是好奇,一方面是为了寻仇。还有的人,估计是想削弱联邦的有生力量。前往的精锐绝对不在少数。”梦魇脸色闪过一丝讽刺,“估计很多国家都会派精锐前往,那种秘宝啊……如果真的有这么大作用,对于任何人,任何组织,国家,都有着难以想象的作用和研究价值。没有势力会忍住放过。”
  “说得也是。”
  两人说话间,远处出入口处,一个紫黑短发的红眼男人大步走出来,身上一身黑色西装,披着绒毛大风衣。看上去就和一般的豪商将领差不多,身边也跟着两个全副武装的黑色军服女兵。
  “来了,两个女兵随身呢。这可是标准的将军格局,啧啧。”梦魇赞叹几声。
  “人到齐了,那就走吧,船都安排好了。”安德莱拉低声道,“这次该报仇的报仇,该抢秘宝的抢宝。总算可以了结一切了。”
  帕洛沙也仿佛感觉到了什么,睁开眼平静地看向加隆。他站起身,走到梦魇和安德莱拉身边站定。
  三人看着加隆大步朝这边走来。
  ※ ※ ※ ※
  距离烟雾之岛数千海里外,一片荒芜的海域上。
  深蓝的海水一阵阵的荡漾翻滚着,蓝天白云下,一艘庞大的白色舰船,正缓缓朝着烟雾之岛前进。
  舰船通体钢甲,船头有着一个尖锐的尖刺撞角,船身上不时能够看到密密麻麻的白衣海军在匆忙调整者舰船方向。
  船头处,一个体型健壮的白肤大汉正一脚踩在护栏上,眺望远处前方。
  大汉穿着白色军服,肩上有着两块白金色肩章,袒胸露丨乳丨,胸口一大撮黑毛清晰可见。
  “还有好久到那个什么岛?”他嘴里咬着一根牙签口齿不清地问。
  “晚上能到。大概……”他边上一名看上去很严肃的金发女副官迟疑道。
  “这次过来的都有哪些人?有什么值得注意的吗?”大汉吐掉牙签问。
  “这次已经确认秘宝的真实性,所有国家都认为极有价值,具体参与的势力不会少于三十个。其中值得注意的,分别是五星洲的北极王基阿鲁多,刺神枪马尔。石岩洲的白孔雀,枪王尼康。然后就是纸牌小丑,我们威丝曼的三大将。以及,传闻中的仙宫。”女副官说完,补充了句,“总共七方势力,不过说不准哪些相互之间会联手。毕竟没有念力强者,根本找不到遗迹。”
  “七个势力?这么多?”大汉摸摸下巴的络腮胡,“看起来都是些不得了的人物啊……”
  “确实如此,这些前来的势力人物,几乎个个都是各国各州最强势的人物,平日里因为没有交集,所以在各地都是最强者,绝对的强势。但是这一次凑在一起,基本全世界的精锐都集中在这里了。”女副官平静道,“敢上岛的,无一不是对自己有绝对自信的人物。这已经不是一国一洲的争斗了。”
  “这样不是更好吗?”大汉脸上露出一丝兴奋的笑意,“这么多可口的家伙聚在一起,我们三大将还用得着自己打自己?对手简直一抓一大把啊!”
  “美罗将军,请您注意,这些人可不是闹着玩的,全部都是能够称霸一国甚至一洲的人物。是无数人之间的精锐中精锐。要不是黑烟壶的出现,估计不可能会有这么多人冒出来。毕竟沟通亡者还算小事,但有可能超脱生死,达到长生不死,这才是大事!”副官无奈地提醒。
  “放心吧,我像是那么莽撞的人?”美罗嘿嘿笑道。
  ※ ※ ※ ※
  同一时间,遥远的五星洲海岸边,玻利维亚港口。
  一艘庞大至极的黑色邮轮正缓缓发动,喷出长长的白色气柱,直冲天际。邮轮足有数百米长,数百米宽。登船口处,很多乘客排着队整齐有序的上船。
  “放心吧,我出去一阵就回来。这次是公司安排的洲际交流,只是时间稍微长一点而已,和平时没什么两样。”
  一个白色大衣男子拥抱了下自己的妻子,然后亲亲女儿的小脸,脸上带着温和的笑意。
  “爸爸,要记得给雅文带玩具哦。”小女孩才五岁,唇红齿白,肤色白嫩,看上去天真无邪,可爱异常。
  “一定会记得的。”男子宠溺地捏捏女儿脸蛋,“好了,我走了。”
  “路上当心点,遇事退一步,少和人结怨。安全才是第一位。”妻子担忧地叮嘱,她的脸色有种不正常的白色,美丽的面孔就好像白玉般的瓷器,没有丝毫血色。
  她上前轻轻亲了下丈夫的嘴唇,然后给他披上白色狐毛大衣。
  “知道了知道了。”男子连连应声,“放心吧,我会早些回来的。”
  他走上登船板,和在人流里朝着船上挤去。不时地回头看去,岸边的妻子牵着女儿正朝他不断挥手。
  “回去吧!”他大声喊。
  妻子用力地点头,却丝毫没有转身的意思。
  男子望着妻子的身影,眼睛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有些湿润。
  “爱尔……我不会让你比我先死……”他低声喃喃着。
  一瞬间,他眼里闪过一丝无比的坚韧。转身混入人流中,大步朝着船上走去。
  “我会活着回来的……我可是刺神枪马尔!”
212 汇聚 2
  距离烟雾之岛北面的天空中,一片黑色小点组成一个大群,正嗡嗡地朝着小岛飞去。
  这些小点在蓝天白云间,如同黑色飞鸟鸟群,整齐划一,异常均整。
  每一个点都是一架黑色战机,不是一般的双翼战机,而是很怪异的外形。机身下方比一般单翼飞机多出两个船型的长板。明显是新一代的水上飞机。
  这些飞机很快划过这片空域,然后不多时,居然又是一片飞机小点嗡嗡飞来。
  后面还紧跟着一个硕大无比的黑色热气球,气球下方吊着一个长方体的木质黑船。
  船上稀稀疏疏地站了一群黑衣人。全部穿着厚厚的黑皮衣,带着防风眼睛,帽子,围巾。
  “老大,那个黑烟壶真的能够延长寿命?甚至还能和死人沟通?”
  一个黑衣人大声吼着,问最前边的黑衣人。
  剧烈的风声中,不用力吼出来,根本听不清任何声响。
  “据说已经得到证实了!我也派人求证过了,以前也曾经出现过一次黑烟壶,是有这样的能力!”为首的男子大声回答。他面容藏在厚实的衣服下,什么都看不到。只能看出体型很强壮匀称。
  “带来换东西的熊皮和狐狸皮都处理好了吗?”首领大声又问。
  “都弄好了!不会丢老大的脸!”手下大吼回答。
  “东子!听说你妈最近又要生了?”首领大吼。
  “是啊,第六胎!你妈呢!”东子大吼。
  “我妈哪有你妈厉害!”
  “哪里哪里!我妈肯定比不上你妈!”
  “别这么说,我妈绝对生不出……”
  “我妈以前……”
  一群人站在后面无奈掩面。太丢人了!见过比什么都有,就是没见过比自己老妈能生的……
  现在是在天上还好,这要是下了地……
  怕是
温馨提示: 读者阅读小说的同时,可以发表一下对小说的看法供其它小伙伴们参考哦,书评如果被采纳成精评,您就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奖励哦!书评禁止发布广告和违法内容,一经发现将永久删除帐号!


本站能保证所有电子书均为TXT格式电子书,100%无病毒读者可以放心在PC或手机上阅读。
第九书包网开放上传功能,拒绝任何形式的涉黄违法电子书,请网友自觉遵守网络秩序,一经发现将删除其帐号!
About us:第九书包网www.shubao9.com)为台湾现代派文学社思潮社旗下简体版中文小说电子书网站,为全球读者提供免费TXT电子书共享平台!
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TXT电子书均由读者自发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法,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