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我老婆是校花〗第1部分

我老婆是校花
作者:心在流浪
内容简介:
娶个校花当老婆,乃是无数男人的梦想,可唐金有个校花未婚妻,却偏偏千方百计要和她退婚……
第1章 我要和你退婚
  “秦水瑶,我要和你退婚!”洪亮的声音,响彻天空,这堪称本世纪最匪夷所思的伟大宣言,足以震动宁山二中的整座校园。
  宁山二中大礼堂里,正在进行新生典礼的千余名师生顿时都有种天雷滚滚里嫩外焦的感觉,居然有人要跟秦水瑶退婚?
  就算今年是二零一二,可也不该出现这种完全不合逻辑的末日征兆啊!
  秦水瑶是谁?
  宁山二中,即便是扫厕所的阿姨的三岁小孙子,都知道秦水瑶这个名字,还知道秦水瑶是个很漂亮很漂亮的姐姐,而在整个宁山市,秦水瑶同样是明星般的人物,连宁山市市长,都知道有个女孩叫秦水瑶。
  三年前,宁山二中初次设立初中部,而秦水瑶便是初中部的第一批学生之一,而就在当年,还只有十三岁的秦水瑶,便成为宁山二中公认的校花,三年来,秦水瑶更是出落得越来越漂亮,一直稳稳占据着宁山二中的校花宝座。
  秦水瑶的漂亮毋庸置疑,但她并不仅仅只是漂亮。
  成绩连续三年保持年级第一,会跳舞,会唱歌,会画画,会弹钢琴,还是校排球队的主力队员,宁山二中的每个老师,谈到秦水瑶时都不吝所有的赞美之词。
  可秦水瑶对男生的吸引,还不只这些,她还有个好家世,具体点说,她有个好母亲,一个有着亿万家产的母亲。
  宁山市流传着一句话,生女当如秦水瑶,娶妻当娶秦轻舞,而秦轻舞,正是秦水瑶的母亲。
  不论是容貌家世还是其他各方面的综合素质,秦水瑶都堪称完美,而就是这么一个完美的少女,居然被人当众退婚!
  荒谬,实在是荒谬,这便是在场上千师生的想法,而当大家终于反应过来之后,便齐刷刷的一起看向了台上,他们想知道,到底是哪个白痴神经病混蛋加三级的家伙,居然要和秦水瑶退婚!
  上千双眼睛,很快汇聚到同一个焦点,一个刚刚突兀出现在主席台上的少年。
  白T恤,黑牛仔,白色运动鞋,身高大约一米七,身材略显单薄,看他容貌,其实长得不错,勉强能当得起帅哥的称号,而且他的五官搭配给人一种相当舒服的感觉,此刻,他脸上还有着淡淡的笑容,这笑容,也能让人不自觉的心生好感,这,其实是一个颇有亲和力的少年。
  可惜,他的言论背叛了他的长相和气质,他刚刚那句话,让每个人都觉得,这丫欠揍。
  “你说什么?”悦耳的声音,却难掩愤怒,刚刚作为新生代表发言完毕的秦水瑶,美眸喷火,俏脸上却还有些难以置信,她有些怀疑自己听错了。
  “我说,我要和你退婚。”少年看着秦水瑶,“简单的说,我不要你了,文雅点说,我要休了你,粗俗点说呢……”
  “你给我闭嘴!”秦水瑶气得俏脸涨红,差点当场暴走,“你这混蛋是不是叫唐金?”
  “没错,我就是唐金,唐门的唐,黄金的金。”少年伸了个懒腰,“我已经当了你十五年的未婚夫,现在有点腻了,所以我要和你退婚,你说吧,到底退不退?”
  “不退!”秦水瑶俏脸通红,愤愤地瞪着唐金,“要退也是……”
  秦水瑶气坏了,这混蛋居然要退婚?要退婚也是她开口退婚,什么时候轮到他来退婚了?
  可她的话没能说完,唐金就打断了她的话:“你不想退婚啊?那好吧,我走了。”
  唐金说走就走,转身就直接跳下了主席台。
  “站住!”一声怒喝从唐金背后传来,发火的乃是高一年级主任黄得胜。
  唐金回过头,看着黄得胜:“老师你好。”
  “你是哪个班级的学生?”黄得胜声音稍稍缓和了一些,还好,这学生还知道尊敬老师。
  “老师再见。”唐金却笑嘻嘻的说了一句,然后转身继续朝前走。
  “噗哧!”至少有几十个人忍不住笑了出来,这丫太恶搞了吧,这是耍人家黄主任玩呢?
  唐金很快走到一个胖子旁边,朝他伸出手:“拿来,一百块!”
  胖子有点不太情愿,但还是从兜里掏出一张百元大钞,递给唐金。
  唐金接过钱,塞进兜里,然后不慌不忙的朝礼堂门口走去,很快就消失在众人的视线之中。
  主席台上,年级主任黄得胜脸色铁青:“岂有此理,真是岂有此理,这是哪个班的学生?”
  “黄主任,他是我们班的特招生。”一个漂亮女老师接上话。
  黄得胜的火气顿时压下一半:“特招生?谁把他招进来的?”
  “我招进来的。”这回接上话的,却是校长。
  黄得胜顿时彻底焉了。
  台下。
  “张小胖,你干嘛给唐金钱呢?”有个女生奇怪的询问那胖子。
  “我和他打赌,输了呗。”胖子有些郁闷。
  “你跟他赌什么啊?”那女生继续询问。
  “他说自己是秦水瑶未婚夫,我不信,就和他赌了,我哪知道那货真是秦水瑶的未婚夫啊!”胖子更郁闷了,那货既然是秦水瑶的未婚夫,干嘛还要他这一百块呢?
  “那混蛋居然拿我打赌?”一个愤怒的声音蓦然从胖子身边传来。
  胖子转头一看,不由得呆了呆,秦水瑶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下台来到他旁边,俏脸通红,美眸依然泛着怒火。
  胖子一时有些不敢回答,秦水瑶却又说话了:“告诉唐金那混蛋,我跟他没完!”
  说完这句话,秦水瑶便跑出了礼堂。
  看着秦水瑶的背影,胖子嘀咕了一句:“你们是一家子,当然没完。”
  五分钟后,开学典礼结束。
  高一新生纷纷涌出礼堂,而秦水瑶被当众退婚的消息,早已长了翅膀一样传到宁山二中每个人的耳中,唐金短短的几分钟内就成为宁山二中的名人。
  而此刻,唐金正刚刚走出宁山二中的学校大门。
  “退婚尚未成功,我仍需要努力啊!”唐金自言自语,“终于赚到一百块,可以去大吃一顿了。”
  唐金似乎看到了大大一碗的红烧肉,可就在此刻,身后传来的声音却打断了他的幻想:“唐金,给老子站住!”
第2章 以帅服人
  “打断一个吃货幻想红烧肉是很不道德的。”唐金嘟囔了一句,然后转过身,看着正朝他走来的一群人。
  六个男生排成一行,大摇大摆的走来,清一色的穿着高一新生的校服,右手都提着书包,清一色的耐克牌,脚下都踏着黑色运动鞋,还是清一色的耐克。
  这六个男生都是人高马大的,目测最矮的身高也超过一米七五,而最高的那个估计有一米八五左右,这年头的孩子营养有些过剩,十六七岁就已经长得跟成丨人没有太大区别。
  本来唐金也不是身材矮小的人,他才十六岁,身高也有一米七,可跟这几个人一比,他那小身板就显得有那么点可怜了。
  这六个男生很快走到唐金面前,而最高的那男生这时一副居高临下的样子看着唐金:“知道我们找你做什么吗?”
  “知道。”唐金点了点头,很认真地看着这个男生,“你们要请我吃饭。”
  “你丫做梦呢?”
  “靠,吃饭,你吃屎去吧!”
  “这丫真他妈欠抽!”
  ……
  一时间,几个人你一句我一句一齐上阵,似乎想用唾沫把唐金淹死。
  “先停!”最高的那个男生抬起手,伸出一根手指,另外几个男生便都安静下来,显然这个长得最高的,就是这一群男生的头。
  高个男生看着唐金,一脸倨傲的神情:“小子,知道我们是谁吗?”
  “知道。”唐金又点了点头,还是一副认真的样子,“你们是要请我吃饭的人。”
  “兄弟们,告诉这小子,我们是谁?”高个男生又伸出一根手指,然后接着吐出两个字:“王非!”
  其他五个人连续接话。
  “张小豹!”
  “张力!”
  “李布衣!”
  “何军!”
  “孟作林!”
  然后,六个人异口同声:“我们就是——非暴力不合作!”
  王非再次伸出一根手指:“我们的口号……”
  六人再次齐声高喊:“没有暴力,就没有合作!”
  喊完这句话,六人得意洋洋,唐金则是张大嘴巴,目瞪口呆,半晌无语。
  这六个人搞得声势浩大,现在又刚好是放学时间,宁山二中有不少走读生,这不,一下子就吸引了近百学生围观。
  “王非他们又在欺负人了啊!”
  “他娘的,这几个家伙越来越嚣张了,校警就在那边呢。”
  “他们连校长都不怕,就别说校警了。”
  “那小子外地来的吧?这次要倒霉了。”
  “我靠,那不是唐金吗?”
  “唐金?就是刚刚那个要和秦水瑶退婚的家伙?”
  “可不就是那货么!”
  “我擦,王非这几个家伙总算做了一件得人心的事情,揍他丫的!”
  “没错,唐金那丫真欠揍,老子想跟秦水瑶说句话都找不到机会,这货居然还要和秦水瑶退婚,太没天理了!”
  “哈哈,唐金那货吓呆了……”
  围观的一些学生议论纷纷,王非等人也是兴奋,见唐金一副被吓呆的样子,王非更加得意:“小子,现在怕了吧?给我们磕头道歉,以后离秦水瑶远点,我们就饶了你!”
  “哎,文盲不可怕,就怕文盲假装有文化。”唐金终于说话了,他摇摇头,看着王非等人,“我说,你们刚才是在耍猴戏吗?”
  此话一出,得意洋洋的王非等人瞬间就像是被泼了一盆冷水,再也得意不起来。
  王非更是像被人扇了一个耳光一般,脸色一阵红一阵白的,他狠狠地瞪着唐金:“唐金,你丫有种,有种就跟老子单挑!”
  听到单挑两字,围观众人一阵兴奋,校园动作大片即将上演啦!
  “单挑?”唐金摇摇头,“我不喜欢暴力。”
  “不敢单挑,就跪下磕头!”王非哼了一声。
  “滥用暴力是不对的。”唐金一副很认真的样子,“我比较喜欢以帅服人。”
  “什么?以德服人?我草,你丫脑子抽了吧?”王非像看白痴一样看着唐金。
  “是你耳朵坏了,我不是以德服人,是以帅服人。”唐金一副认真的模样,他抬手指了指自己,“你看,我是不是很帅?你看到我这么帅,是不是会自卑?你自卑的话,是不是就会自然心悦诚服,倒地对我膜拜?这就对了,这就是以帅服人!”
  四周一片寂静,一群人目瞪口呆,每个人心里都冒出一个念头,这丫真极品啊,以德服人他们都听过,以帅服人还真是第一次听到!
  王非也是一阵发呆,过了好大一会,他才回过神来:“我草,你这叫帅?你他妈的有我帅?”
  众人纷纷点头表示认同,每个人都觉得王非确实帅,这家伙有着偶像明星的脸蛋,还有着篮球运动员的身材,要比帅,整个宁山二中都没几个人能比得过他,唐金这家伙居然要和王非比帅,那绝对是找错对象了。
  “噢,你觉得你比我帅是吧?”唐金看着王非。
  “老子当然比你帅!”王非怒吼道。
  “就是,非哥当然比你帅!”
  “非哥最帅了!”
  “王非,你最帅,我爱你!”
  ……
  几个人在旁边附和,还有个围观的脑残女生居然当众示爱。
  “怎么样?知道老子比你帅了吧?”听到大家的声音,王非颇为得意,可正当他得意洋洋的时候,他的视线中突然出现了一个拳头!
  这拳头正以极快的速度朝他奔来,他想躲却已经来不及,下一秒,他便觉眼冒金星,鼻子更是一阵酸酸辣辣的剧痛,他终于忍不住发出一声惨叫,鼻血狂飙而出!
  “现在你还觉得自己比我帅吗?”唐金看着脸上满是鲜血的王非,不紧不慢地问道。
  四周再次寂静无声,正所谓旁观者清,每个人都看到,唐金给了王非一拳,可这实在是很突兀,太突兀了,唐金的出手,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每个人都以为王非最终会动手,可他们怎么也没想到,先动手的居然是唐金!
  王非也愣了几秒,他用手摸了摸鼻子,然后看了看手掌,便看到一手的鲜血,在这鲜血的刺激之下,王非突然疯了一般怒吼出来:“草,你居然敢打老子?老子弄死你!”
  耻辱,绝对是耻辱!
  王非从小到大,都没有遭受过这种耻辱,他从小到大,也是第一次被人打破鼻子,这种极大的反差,让他几欲疯狂,怒骂之中,他便紧握拳头,冲向唐金,狠狠一拳轰出。
第3章 你帅还是我帅
  硕大的拳头直奔唐金的脑袋,唐金却似乎根本就不知道躲避,人群中有人不由得惊呼出声,这一拳若是打中,弄不好会死人的。
  眼看王非的拳头就要和唐金的脑袋进行一次亲密有力的接触,唐金终于有了反应,他轻抬左手,看似动作缓慢且软绵无力,但就那么一瞬间,他的左手便抓住了王非的拳头,而王非那高速奔行的拳头,便再也无法前进哪怕一丝一毫。
  “我草……”王非张嘴就骂,脸上却突然传来一阵火辣辣的疼痛。
  “啪啪啪……”一阵清脆的巴掌声,再次让围观的众多男女生目瞪口呆,唐金左手抓住王非的拳头,右手却也没闲着,而是左右开弓,瞬间就在王非脸上扇了十几个耳光!
  可怜王非被这十几个耳光扇得头晕脑胀,一时间脑袋昏昏沉沉,反应也变得异常迟钝起来。
  “现在你还觉得自己比我帅吗?”唐金松开王非的拳头,双手随意拍了拍,轻描淡写地说道。
  众人甚是无语,王非都被唐金这货打成猪头了,还能比他帅吗?
  别说唐金,现在随便拉个人出来,都会比王非更帅。
  “我草,大家一起上,这货居然偷袭了非哥!”到这个时候,非暴力不合作六人组里的另外几个人,终于反应了过来,李布衣高喊一声,然后便朝唐金冲了过来,跳起来就是一个飞踹。
  唐金依然不慌不忙,很随意的一伸手,便抓住了李布衣的脚踝,将李布衣整个人都抡了起来。
  “啊……”李布衣惊恐的叫了起来,“救命啊!”
  另外四个人终于一起冲向唐金,可惜他们还没冲到唐金面前,唐金便抡起李布衣在空中转了一圈,和他们四人都来了一次人体碰撞试验。
  “呃……啊……”
  惨叫声,痛哼声交织在一起,下一秒,五个人都躺在了地上,唯一还站着的,倒是最早成为猪头的王非。
  “牛啊!”一群人目瞪口呆。
  “唐金这货还真能打……”还有人喃喃自语。
  “哇,唐金好帅,我好喜欢他……”某个花痴女生继续犯花痴。
  被打成猪头的王非呆呆地看着唐金,眼神里隐隐有了一丝畏惧,这个时候,他就算是傻子,也明白他们根本打不过唐金。
  “哎,猪头非,我帅还是你帅?”唐金看着王非,懒洋洋地问道。
  “你,你……”王非咬着牙,他不想低头,可现在的形势,却不由得他不低头。
  “我什么?说清楚点。”唐金有点不悦的样子。
  “你帅!”王非终于清晰的吐出了这两个字,他现在只想快点离开,不然他在这里越久,就越丢人。
  “那你服了吧?”唐金又问道。
  “服了。”王非又很爽快的回答。
  “噢,既然这样,那你肯定愿意请我吃饭吧?”唐金笑嘻嘻的看着王非。
  “愿,愿意。”王非咬着牙回答。
  “哎,你们看,我早说你们要请我吃饭的,你们偏不信,现在信了吧?”唐金摇摇头,然后一挥手,“走了,吃饭去!”
  唐金很干脆,说走就走,而非暴力不合作的六人组,虽然不情愿,也不得不马上跟着唐金离开,他们相信,若是他们不听话,这号称不喜欢暴力的家伙,肯定会再对他们施以暴力。
  就这样,在上百人的视线中,唐金施施然的带着鼻青脸肿的非暴力不合作六人组朝街上走去。
  几秒钟之后,人群中,有人发出一声惊叹:“我擦,唐金这货还真是个牛人啊,怪不得这丫敢跟秦水瑶退婚呢!”
  众人深表赞成,这货,确实是个牛人啊!
  宁山大道乃是宁山市市区里的主干道,也是宁山市内最热闹的街道,宁山大道其实是两条路,它们呈十字在宁山广场相交,分成四段,分别叫宁山东路,宁山西路,宁山南路和宁山北路。
  在华夏这个有着许多上千万人口特大城市的国家,市区人口刚刚超过一百万的宁山市,也只是被当作中等城市看待,不过,实际上,宁山市其实算得上是个现代化的城市,有机场,有火车站,城市公交也很发达,而民以食为天,这城市的餐饮业,同样更加发达。
  宁山二中就在宁山南路旁边,而从宁山二中出门右拐,大概步行十分钟,就能看到两家在宁山市颇有名气的餐馆,小肥羊火锅店和大肥羊涮羊肉馆。
  小肥羊火锅店在全国都是知名,这大肥羊涮羊肉馆却是宁山市本地很有名的馆子,而此刻,唐金正坐在大肥羊涮羊肉馆的一张大桌子旁边,这张至少能坐十个人的大桌,上面已经放满了盘子,而这些盘子里所装的,清一色的都是羊肉!
  “这差不多有一只羊了吧。”唐金喃喃自语,双眼放光,然后便朝王非挥挥手:“猪头非,你们可以走了,看到你们,会影响我食欲的。”
  “我草!”王非在心里恨恨地骂了一句,嘴里却是什么也没说,马上转身离去,他现在急需去医院。
  一旁的服务员看到这一幕,也是一阵发呆,本来她觉得,七个人吃这么多,都已经有些超量了,闹了半天,这是一个人吃的?
  好在他们已经买单,她倒是不用担心这家伙要吃霸王餐,尽管觉得奇怪,她也没说什么。
  而此刻,唐金也开始行动起来,一盘盘的羊肉直往火锅里倒,一边倒他还一边哼起歌来:“世上只有师傅好……啊呸,没有师傅能吃好,有了师傅吃不饱……”
  唐金拿起筷子,在火锅里一阵搅拌,然后便开始狼吞虎咽,脑子里却不由得冒出一个长相猥琐的老头模样:“师傅啊师傅,我可真被你害惨了啊,你装死也就算了,可居然只给我留下一百块,这年头一百块就只能买五斤猪肉啊,我一顿就能吃完啊,你这让我怎么活啊!”
  唐金有些悲愤,他很想找那老头算账,可老头不见了,他现在只能化悲愤为食欲,不停将羊肉塞进嘴里。
  桌上的空盘子越来越多,大概一个小时之后,唐金从火锅里捞出最后一块羊肉,塞进嘴里,咀嚼几下,吞了下去,然后拿起纸巾,擦了擦嘴巴,起身离开座位,不徐不疾的走出了涮羊肉馆。
  轻风拂面,还带着一丝尚未散去的燥热,唐金长长吐出一口浊气,然后仰天长叹:“上帝耶稣如来玉皇,送给我一吨黄金吧!”
  “哗啦!”一团黑影从高空急速坠落,直奔唐金而来。
第4章 为了世界和平
  “那几个不靠谱的神仙今天这么听话?”唐金嘀咕一句,然后急忙往右边平移了一米远,就算那玩意真是黄金,也不能被它这么砸啊。
  “啪!”黑影坠地,尘土瓦砾齐飞。
  唐金一看,却发现是个花盆,别说黄金了,连黄土都没有,那土都是黑的。
  “上帝如来神马的,果然是不靠谱啊!”唐金嘀咕一句,然后就抬头朝上面嚷了一句,“喂,谁乱扔花盆啊?”
  “老子扔的,叫个鬼叫?”五楼阳台却突然伸出一个光头,粗声粗气的大吼,“再叫老子抽你!”
  “你承认就好,快点给我下来,赔我精神损失费,你差点砸到我了!”唐金不爽了,这都啥人啊,从高楼上乱扔东西下来还有理了?刚才要是换个人站在他的地方,八成就直接被砸破脑袋挂掉了。
  本来唐金只是那么一嚷,表达一下不满,若是上面没人回应,他也就算了,哪知道上面那光头居然反过来威胁他,他就马上改变了主意,绝对不能算,让那死光头赔钱,他现在正缺钱呢!
  “赔你娘!”那光头暴怒,“老子想扔就扔!”
  “有本事你把自己扔下来,不然就给我滚下来赔钱!”唐金这回真生气了。
  “老子马上就下去,有种你就别跑!”光头吼了一声,然后就从阳台消失,看起来似乎真的想下来教训唐金。
  “小伙子,快走吧,那是王蛮子,不好惹的。”就在这时,一个白发老人出声劝慰唐金,刚刚唐金和那光头的对骂,引起几个人的围观,而这个白发老人正是其中之一。
  “多谢大爷。”唐金朝白发老人笑了笑,“其实呢,我也不好惹。”
  白发老人叹了口气,他也只是顺口一劝,可毕竟事不关己,既然这小伙子不听劝,那他自然也就不再说什么。
  这里是商住两用楼,下面一排靠街的商铺,而上面都是住的居民,而这片居民楼的出口乃在前面大约五十米远的地方,唐金等了大概一分钟,便看到一个身材不高满脸横肉的光头怒气冲冲的跑了出来,然后朝他这边冲来。
  看到光头的出现,包括白发老人在内的几个围观众都像是躲避瘟神一般躲开,只有唐金依然站在原处,这也让他自然成为最明显的目标。
  “就是你让老子赔钱?”光头冲到唐金面前停下,气势汹汹的质问道。
  “没错,拿来吧,收费标准一万,不过我现在对你很不爽,所以打个十二折,给我一万二,你就可以滚了。”唐金懒洋洋的说道。
  “我赔你老娘,从来没人敢找老子赔钱!”光头怒吼一声,然后便一拳朝唐金砸了过来。
  “我真不喜欢暴力。”唐金摇摇头,然后就是一拳击出,“可你这死光头真的很欠揍!”
  “嘭!”两个拳头狠狠的碰撞在一起,发出一声低沉的闷响。
  “咔嚓!”清脆的骨裂声,引来杀猪般的惨叫,“啊……”
  白发老人他们虽然躲开,却并没有远离,还在不远处看着,而这凄厉的惨叫,也让他们一愣,他们本来下意识的都以为发出这惨叫的乃是唐金,但随即他们却觉得,这惨叫声,咋就这么熟悉呢?这不是那光头王蛮子的声音吗?
  仔细一看,那正惨叫的可不正是王蛮子吗?他用左手捏着右手,瞬间就疼得大汗淋漓,至于他们之前担心的那小伙子,却好端端的站在那里,半点事也没有呢。
  就在这时,唐金却又行动了,他突然一抬脚,踢在王蛮子膝盖上,王蛮子又是一声惨叫,噗通,倒在了地上。
  “滥用暴力是不对的。”唐金自言自语,却又是一脚踢在王蛮子腰上,“不过呢,我是个伟大的人,伟大的人,总会为了伟大的事业做一些错误的事情。”
  唐金又是一脚踢出:“为了社会和谐!”
  再一脚:“为了世界和平!”
  接着又一脚,把王蛮子踢得在地上翻滚了几圈:“为了我的一万二!”
  最后,唐金一脚踩在王蛮子的胸口:“现在,想赔钱了吗?”
  王蛮子没有回答,他似乎已经晕了过去。
  旁观的几个人目瞪口呆,往日在附近横行霸道无人敢惹的王蛮子,居然被打得跟死狗一般?
  “住手!”一辆警车突然停在旁边,一个身材魁梧的年轻警察还没完全钻出警车,便大声喊了一句,“王蛮子,你又在……咦?”
  来人乃是城南派出所的副所长高升,刚刚接到报警电话,王蛮子又打人了,他便马上朝这边赶了过来,生怕弄出什么事来。
  王蛮子真名其实叫王平,很普通的名字,不过这家伙从小就有一身蛮力,但却也只有一身蛮力,没什么脑子,从十七岁开始第一次坐牢,到现在已经是四进宫,老婆也换了三个,最近听说又在和老婆闹离婚,他的左邻右舍都没人敢惹他,就连高升他们这些派出所的人,看到王蛮子也觉得头疼。
  派出所的普通警员都镇不住王蛮子,只有高升出面,王蛮子才会畏惧他几分,也正因为如此,高升才会亲自急忙赶来,而他刚停好车,就马上喝止,只是等他钻出警车,却突然发现有点不对劲,这,这似乎不是王蛮子在打人啊,那明明是个看起来才十几岁的少年。
  走近一看,高升便有些凌乱了,那被人踩在地上的,可不正是王蛮子么?敢情今个儿太阳真从西边出了啊,王蛮子终于从打人的换成了被揍的。
  “怎么回事?”高升看了唐金一眼,“先把他放了。”
  “警察大哥,他欠我钱。”唐金一本正经的说道。
  “欠你钱?”高升愣了愣,不过他倒是觉得王蛮子欠人钱是半点也不奇怪的,“不管是不是欠你钱,你也不能这样打人,行了,先不说这个,他看起来都昏过去了,把人先送医院再说!”
  “好吧,等他醒了,我再找他要钱去。”唐金这时也发现王蛮子确实昏了过去,找个昏迷的人要钱显然是不现实的,便也只好暂时作罢。
  收回脚,唐金转身就想走,高升一皱眉,急忙喊了一句:“站住,你哪里去?”
第5章 是殴打不是斗殴
  “回学校啊。”唐金一副纳闷的样子,“天快黑了,再不回去,学校说不定会关门的。”
  “学校?”高升又是一皱眉,“你是学生?”
  没等唐金回答,高升又接着说道:“不管你是不是学生,总之你刚打了人,得跟我去一趟派出所,把事情说清楚再说,你先等一下,我打个电话叫救护车,等救护车来了,你就跟我去派出所。”
  唐金想了想,然后点点头:“好吧,我正不想回学校呢。”
  救护车来得很快,五分钟就已经出现,把王蛮子带走,而又过五分钟,唐金便在高升的带领下来到了城南派出所。
  刚一走进派出所,迎面就走来一个穿着警服的中年男人,看到高升,这中年警察一副高兴的样子:“高升,你回来得正好,红星小区发生入室抢劫案,你快带人去看看!”
  “好的,所长,这个学生……”高升想介绍一下唐金。
  那所长却摆摆手:“行了,这个我会亲自处理,你快去吧!”
  高升无奈,只得点头匆匆离去,没办法,谁让他只是副所长,而人家是所长呢?
  “小李,把嫌犯带到审讯室去,我马上就来。”高升刚一离开,那所长就朝另一个瘦瘦的年轻警察喊了一声。
  那叫小李的警察应了一声,便马上带着唐金来到一间审讯室。
  那所长说是马上就来,可唐金在审讯室等了足足有十分钟,那所长才端着一杯茶,不紧不慢的走进审讯室,在唐金对面坐了下来。
  “说吧,犯什么事了?”那所长斜着眼睛看向唐金。
  “我没犯事。”唐金回答道。
  “狡辩!”那所长突然一拍桌子,“没犯事你能进这里吗?”
  “噢,那你犯什么事了?”唐金反问道。
  “什么?”所长一时没反应过来。
  “没犯事你能进这里吗?”唐金马上就把这句话还了回去。
  “行啊,小子,敢跟我张铁虎这么说话的小混混,你还真是第一个。”所长怒极反笑,“好,很好,我今天就跟你好好聊聊!”
  “我不是没档次的小混混,我是学生。”唐金不满地看着张铁虎,语气里带着一些不耐烦,“我来这里就是做个笔录的,不是让你们来审我的,要做笔录就快点,不然我就走了!”
  来这里的路上,高升就已经跟他说了,只是做份笔录,然后他就可以离开,只是没想到换成现在这个派出所的所长张铁虎,似乎就不是那么一回事了,这张铁虎看起来就是要找他麻烦一样。
  “你要做笔录是吧?行,小李,准备做笔录。”张铁虎阴阴一笑,“姓名?”
  “唐金,唐门的唐,黄金的金。”唐金不紧不慢的回答道。
  “性别。”张铁虎又问道。
  “纯爷们。”唐金打了个哈欠,他很讨厌这种明知故问的问题。
  “老实回答!”张铁虎一拍桌子,厉声喝道。
  “女。”唐金眼珠一转,马上换了个回答。
  “小子,你想耍花样是不是?”张铁虎怒视唐金,“你这能是女的?”
  “既然知道我是男的,那你还问什么?”唐金也很不爽,早知道就不该来这地方的,这些警察太不靠谱了。
  “小子,我先让你嚣张!”张铁虎冷哼一声,“我问你,你跟王蛮子为何斗殴?”
  “我没有和他斗殴。”唐金回答道。
  “别想狡辩,我已经查看过附近的监控录像,你们斗殴的经过,上面记录得一清二楚!”张铁虎又是一拍桌子。
  “你都看清楚了,还说那是斗殴?”唐金一脸鄙视的看着张铁虎,“那是我在殴打那死光头,是殴打,不是斗殴,这是有本质区别的!”
  张铁虎气极反笑:“好,是殴打是吧?行,你这是承认你故意伤害了!”
  “法盲,我那明明是正当防卫。”唐金继续鄙视张铁虎,“那死光头想用花盆砸我,又跑下来先动手想打我,我就顺便揍了他一顿,这怎么就成故意伤害了?就你这种法盲,居然还当警察呢!”
  “你说我是法盲?我草,老子是法盲?老子现在就法盲给你看看!”张铁虎终于失控,拍案而起,怒视着唐金。
  “所长,所长!”那小李急忙拉住张铁虎,然后小声提醒他,“有录像呢!”
  “去,关了它!”张铁虎命令道。
  小李稍稍犹豫了一下,还是去关了监控设备。
  “你先出去。”张铁虎继续命令道。
 
温馨提示: 读者阅读小说的同时,可以发表一下对小说的看法供其它小伙伴们参考哦,书评如果被采纳成精评,您就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奖励哦!书评禁止发布广告和违法内容,一经发现将永久删除帐号!


本站能保证所有电子书均为TXT格式电子书,100%无病毒读者可以放心在PC或手机上阅读。
第九书包网开放上传功能,拒绝任何形式的涉黄违法电子书,请网友自觉遵守网络秩序,一经发现将删除其帐号!
About us:第九书包网www.shubao9.com)为台湾现代派文学社思潮社旗下简体版中文小说电子书网站,为全球读者提供免费TXT电子书共享平台!
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TXT电子书均由读者自发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法,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