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我老婆是校花〗第54部分

独在异乡为异客,每逢佳节泡个妞,如此良辰美景,正是泡妞的大好时光,今天该去哪里泡个妞呢?”
  “泡你个头!”秦水瑶从厨房走了出来,听到这句话顿时就有些气恼。
  “难道要每逢佳节泡傻妞?”唐金顿时大惊失色,“千万不要啊!”
  “喂,吃早餐啦!”秦水瑶瞪了唐金一眼,昨晚还觉得这家伙似乎不错,可今天却发现,这家伙本性不改,依然是这么可恶。
  秦轻舞这时也从厨房走出:“唐金,今天你有什么打算?”
  “今天啊。”唐金想了想,“要不,轻舞姐姐,我们逛街去吧。”
  “也好,不过,我就不去了,你和瑶瑶去吧。”秦轻舞微微一笑。
  唐金有点郁闷了,他是想和秦轻舞逛街,不是想和秦水瑶逛街啊,想泡个妞真就这么难吗?难道非要去泡傻妞?
  虽然想反对,可这是他自己提出来的,于是,吃完早餐,唐金便真只能和秦水瑶去逛街了,而秦水瑶却也不怎么想和唐金一起逛,她打了个电话,约出张妮,于是,唐金就更郁闷了,他这不就成了真正的保镖吗?
  秦水瑶逛街乃是真正的逛街,不去商场,而是沿着大街逛那一家家的专卖店,不仅仅是服装鞋子包包,她似乎什么东西都有兴趣,可问题在于她什么都不买,她和张妮在前面逛,唐金有气无力的在后面当跟班。
  “这些杀手不能早点来吗?”这会儿,唐金居然还是盼望杀手早点出现了,不然的话,他就实在是太无聊了。
  可惜的是,唐金终究没盼到杀手,百无聊赖之际,他终于想到一个主意,于是,他便给唐清清打了个电话。
  “小弟,怎么啦?”唐清清很快接了电话。
  “清姐,你知道有人要杀我吗?”唐金一本正经的问道。
  “知道啊,可谁能杀得了你啊?”唐清清对这件事却并没有太在意,因为她实在太相信唐金的能力了。
  “清姐,身为警察,你有保护市民的义务,我现在要求你来贴身保护我。”唐金依然一副很认真的语气。
  电话那头,唐清清半晌无语,过了好大一会,她才有些哭笑不得的问道:“小弟,你又在玩什么呢?”
第263章 抓我回家当老公
  “清姐,你要是不来,我就直接找你们局长要人了。”唐金笑嘻嘻的说道。
  “你想姐就直说,犯得着这样吗?”唐清清甚是无语:“你知不知道这是假公济私?”
  “清姐,我只是让你公私兼顾,正所谓工作家庭两不误,上班还能陪男友,子那个曰,有帅哥陪你上班,不亦乐乎……”唐金开始胡侃起来。
  “行了行了,姐马上来!”唐清清听得头晕,“告诉我你在哪。”
  唐金马上说出自己的位置,然后满意的挂了电话。
  几分钟后,一辆大众途锐停在路边,然后,一个英气勃勃却又不失性感的长腿女警便出现在唐金的视线之中,正是唐清清。
  尽管今天中秋,但唐清清显然也在上班,对于警察来说,过节的时候不休息,其实算是很平常的事情。
  “小弟,你在这干嘛呢?”唐清清一眼就看到唐金,朝他走了过来,同时有些纳闷的问道。
  “陪傻妞逛街呢。”唐金指了指旁边一家服装店。
  “傻妞?”唐清清先是一愣,然后就看到了里面的秦水瑶,顿时就明白过来,敢情这小弟正陪他的漂亮未婚妻呢。
  “小弟,你陪人逛街,把我喊来做什么?”唐清清有些哭笑不得。
  “清姐,我发现不少漂亮衣服挺适合你的,准备买几件衣服给你。”唐金一本正经的说道,然后用手一指,“你看,清姐,那件衣服特漂亮,你要不要试试?”
  顺着唐金的手指看去,唐清清看到了一条裙子,一条相当暴露的裙子。
  “小弟,你还是让你那漂亮未婚妻穿去吧。”唐清清翻了个白眼。
  “不喜欢啊?”唐金有点失望,“不喜欢没关系,那件呢?我觉得那件真的特漂亮,清姐你要穿着就肯定更漂亮。”
  唐清清虽然觉得这小弟的话不靠谱,可还是忍不住看了一眼,这一看,她更是想吐血,那叫衣服吗?那是内衣好不好!
  “让你女朋友穿去!”唐清清又朝唐金翻了个白眼。
  “女朋友回家了。”唐金一本正经的说道:“清姐,要不你先帮我女朋友试试衣服?我觉得她的身材和你差不多。”
  “姐才不上当呢!”唐清清自然不会相信唐金的鬼话,她又不是没见过韩雪柔,她们俩身材可差远了,至少某个部位,她跟韩雪柔相差起码有一个半等级。
  就在这时,张妮和秦水瑶从里面走了出来,看到唐清清,两女似乎都有些惊讶。
  秦水瑶有些恼火的瞪了唐金一眼,张妮则嘻嘻一笑:“唐金,你这是又做坏事了啊?唐警官这是来抓你去警局的吗?”
  “不是。”唐金一本正经的回答,“她是来抓我回家当老公的。”
  “流氓!”秦水瑶忍无可忍骂了一句。
  “死小弟,你瞎说什么呢?”唐清清也是俏脸一红,有些羞恼,被这小弟当着他的未婚妻调戏,她还是觉得很不自在。
  “秦水瑶,唐金又想出墙了呢,你也不管管啊?”张妮笑嘻嘻的说道。
  “他早出墙了,我才懒得管他呢。”秦水瑶娇哼一声,一拉张妮,朝前面一家鞋店走去,“我们试鞋去!”
  “清姐,你要试鞋吗?”唐金也想把唐清清拉进去,却发现有些不对,唐清清突然呆呆的站在那里,脸色有些苍白。
  唐金顿时一愣:“清姐,怎么了?”
  “没事。”唐清清收回眼神,挤出一丝很勉强的笑容,但她的眼眶却已经明显有些发红。
  唐金一时有些不知所措起来,难道刚刚玩笑开过火了?不过没道理啊,上次在赌场,他对唐清清那样,她都没生气的,刚才他也没说什么,她不可能这么大反应吧?
  “小弟,姐跟你进去试鞋吧。”唐清清突然挽住唐金的胳膊,朝鞋店走去。
  唐金顿时放下心来,显然唐清清没生他的气,不过,俩人才刚走了几步,背后却突然传来一个声音:“清清?”
  唐金下意识的转头看了一下,发现路边停着一辆黑色宾利,一家三口刚刚从车上下来,一个五十来岁的男人,还有个四十来岁的女人,外加一个七八岁的小男孩,男人脑满肠肥,头还有点秃,女人倒是风韵犹存,看得出来年轻的时候挺漂亮,而且现在也保养得相当不错,打扮得也是相当阔气,钻戒耳环项链,看起来都是闪闪发光,而那个小男孩,长得眉清目秀的挺可爱,似乎继承了母亲的优良基因。
  刚刚出声的显然是那个女人,不过唐清清却似乎没有应答的打算,她拉了拉唐金,低声说道:“小弟,别理她。”
  “清姐,你认识他们?”唐金有种感觉,唐清清刚才那反常的表现,多半就是因为这一家三口,或者就是因为那个女人。
  “清清!”就在这时,那个女人又喊了一声,而且快步朝这边走来。
  “住口!”唐清清突然转身,怒声喝道:“白心兰,你没资格这么喊我!”
  女人眉头微蹙,有些不悦:“清清,有你这样跟母亲说话的吗?”
  “有你这样的母亲吗?”唐清清冷笑一声,“自从你抛夫弃女的那一天开始,你就没资格再当我的母亲!”
  一旁的唐金有些惊讶,闹半天,这个叫白心兰的女人,居然是清姐的母亲?
  仔细看了看,唐金便发现,其实唐清清和白心兰还真有点点相似的地方,不过,很显然,唐清清现在的美貌,更多的是得自于父亲那边的优秀基因。
  “清清,我和你父亲之间的事情,都已经过去了,你当时还小,你不懂。”白心兰试图说服唐清清。
  唐清清有些不耐烦的打断了她的话:“白心兰,半个多月前,你打电话把我爸引出家门,害得我差点死在毒贩手里,你现在还好意思在我面前装无辜吗?趁我想把你抓进警局之前,马上从我面前消失!”
  白心兰还没说话,不远处那个男人却有些不耐烦了:“心兰,快走吧,既然人家不愿意认你这个母亲,你非要认她做什么?她喜欢跟着她那残废老爸过日子,就随她去吧!”
第264章 脑残者无药可医
  唐清清霍然转头,怒视那个有些秃顶的男人:“夏国兵,你给我嘴巴放干净点!你再敢说一次那个词,我就对你不客气!”
  “笑话,对我不客气?”秃顶男人夏国兵一脸冷笑,“当年唐浩然也对我说过这话,结果呢?更何况,我难道不是实话实说吗?唐浩然难道不是残废?”
  “哎,清姐,别跟这种人计较,这年头,神经病总是说正常人有病,像他这种真正的残废,也总是觉得别人有残疾。”懒洋洋的声音接过话,却是唐金终于开口了。
  “你是唐清清的男朋友吧?”夏国兵冷笑一声,“有个残废老爸,再找个你这样的神经病男朋友,唐清清的眼光还真是没得说,不愧是唐浩然的女儿。”
  “夏国兵,你是不是要我把你抓到警局,让你们一家三口在局子里过中秋?”唐清清愤怒不已,一手已经拿出手铐,想要行动。
  唐金却在这时搂了搂唐清清的腰肢,然后轻轻拍了拍她的小翘臀:“清姐,别生气,让我来。”
  愤怒之中的唐清清似乎根本没注意到唐金刚刚那亲密得过分的动作,而唐金更是当作若无其事,他看着夏国兵,继续说道:“唐叔叔虽然双腿行动不便,可他还是有可能被治好的,但你就不同了,你是脑袋坏掉了,正所谓脑残者无药可医,你没救了,你这辈子都会一直是个真正的残废,唔,不过呢,我不会同情你的。”
  “小子,耍嘴皮子是没什么用的!”夏国兵冷冷看着唐金,“不过,以我的身份,和你们吵架,简直就是丢份!心兰,我们走!”
  “这就对了,快滚吧,你要再不走,我就让你不仅脑残,身体也会残疾的。”唐金懒洋洋的说道:“说不定到时候,你就是身残志坚的典范。”
  “怎么?”夏国兵一脸不屑的看着唐金,“你这意思是,我若不走,你还想打人咯?”
  “我不喜欢使用暴力。”唐金叹了口气,“不过,脑残者无药可医,同样,脑残者也是没法讲道理的。”
  “国兵,算了,我们还是走吧。”白心兰这时候也说话了,“以你的身份,和他较真不值得。”
  “以我的身份,也不想和你们较真,所以呢,快滚吧,别在这里影响清姐的心情。”唐金也有些不耐烦,“清姐若是心情不好,我心情也会不好,我心情不好,后果就会很严重。”
  “不能算!”本想离开的夏国兵,此刻却是满面怒容,“真是岂有此理,我夏国兵走南闯北,从省城到京城,从国内到国外,从没人威胁过我,现在到了这么一个小小的宁山市,居然被个|乳|臭未干的小子和一个黄毛丫头威胁,我若是真这么走了,你们还真以为我怕了你们!”
  怒视着唐金,夏国兵继续说道:“这里乃是大街上,我想走就走,想留就留,别说你们,就算是宁山市市长贺玉书在这,他也没资格叫我走!”
  “你真不走?”唐金却反倒有些高兴的样子,他正无聊呢。
  “我走不走,还轮不到你来指手画脚!”夏国兵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满脸不屑,“我倒是想看看,在这里有谁敢对我动手!”
  话刚说完,突然有人嚷了一句:“揍他丫的!”
  今天是中秋节,街上人挺多,这不,唐金和夏国兵这边的争吵才持续几分钟,就引来不少人围观,然后,某个惟恐天下不乱的家伙就嚷了这么一句。
  显然,这人并不是觉得夏国兵欠揍,他就是想看别人打架而已。
  “听,群众的呼声那是相当热烈啊!”唐金灿烂一笑,“我这么伟大的男人,是绝对不能脱离群众的!”
  话音未落,唐金便突然行动了,他猛然冲向夏国兵,然后一脚就朝夏国兵的小腹踹去,嘴里同时还说道:“动手就算了,那会脏了我的手,不过鞋底脏点没关系!”
  “呃!”一声痛哼,夏国兵毫无悬念的被唐金踹倒在地。
  周围众人却是一呆,这家伙还真动手啊?
  “我真的不喜欢使用暴力。”唐金又在那里感慨,“不过正所谓冲冠一怒为红颜,踹你一脚为清姐,好了,你现在可以滚了,我要是再踹你,别人就会说我欺负残疾人,那会有损我名声的。”
  “你怎么打人呢?”白心兰却是大惊,然后甚是气愤,“清清,你这找的什么男朋友……”
  “闭嘴,你没资格对我说三道四!”没等她说完,唐清清便喝道,对这个曾经是她母亲的女人,她早已没有任何的好感,只有厌恶,还有痛恨!
  “好,很好,你小子真有种,居然敢打我,你等着,我告诉你,这一次,你,唐清清,还有唐浩然那个残废,都不会有好果子吃!”夏国兵捂着肚子站了起来,他看着唐金,脸上满是愤怒,还有一些难以置信,然后,他便拿出一个手机,拨出一个号码,“胡厅长吗?我是夏国兵,我在宁山市被人袭击……对,就这里,行,我在这等着……”
  放下手机,夏国兵脸上露出一丝即将报复得手的快意:“小子,现在你就算想跑,也来不及了,唐清清,你也别想继续当警察了,至于你那残废老爸,就等着饿死……”
  “啪!”一个响亮的耳光,打断了夏国兵的话,却是唐清清终于忍无可忍,一个巴掌扇在了夏国兵的脸上。
  “清姐,你打他干嘛,这不是脏了你的手吗?快,快去里面洗洗。”唐金拉着唐金就想朝旁边的店里去,一副让她洗手的样子。
  “小弟,没事,姐用纸巾擦擦就行。”唐清清从兜里掏出一片纸巾,煞有其事的擦了擦手,然后就把纸巾扔在了地上。
  围观众人一时目瞪口呆,这两位羞辱别人的技巧,还真是炉火纯青啊!
  夏国兵一张脸血红血红,不知道是被打的还是因为羞怒,他牙齿咬得格格响,一字一句的吐出一句话:“我就让你们再嚣张几分钟,马上,你们就会跪地求我!”
第265章 这是治疗
  “噢,提前告诉你,等会你不用跪地求我,因为你求我也没用的。”唐金懒洋洋的说道,然后扫了围观的人群一眼,“别看了别看了,脑残能传染的,围观脑残太久,你们也会变脑残的!”
  众人面面相觑,然后,真有大部分人自觉散去,不过还是留下了十来个人在不远处旁观。
  “喂,死唐金,你又在干吗呢?”有些不满的声音这时传来,却是秦水瑶刚刚从店里出来。
  “我正在努力让自己成为本世纪最伟大的神医。”唐金嘻嘻一笑,“若是我能治好这个脑残的家伙,那我就是解决了医学上的最大难题了。”
  “你又打人啦?”秦水瑶一看夏国兵那惨兮兮的模样,便马上猜出了真相。
  “这不是打人,这是治疗。”唐金嘻嘻一笑,“你不知道有种电击疗法可以治疗神经病吗?我正在试验一种治疗脑残的新型疗法,名字就叫连踹三脚。”
  “懒得听你瞎扯,我继续试衣服去了。”秦水瑶留给唐金一个白眼,又拉着张妮进了旁边一家服装店。
  “小弟,你这瞎掰的本事绝对天下第一啊。”唐清清一声轻笑,之前夏国兵那刺耳的残废字眼,确实让她很愤怒,不过,唐金刚刚教训了夏国兵一顿,加上她自己也亲手扇了夏国兵一个耳光,那口恶气也出得差不多了。
  “真理总是掌握在少数人手中,而天才总是不被人理解的,我这样掌握着真理的伟大天才,总是会让人误解啊。”唐金嘻嘻一笑,然后话锋一转,“清姐,那个叫白心兰的女人,真是你亲妈?”
  唐清清看了不远处的白心兰一眼,发现白心兰此刻正在扶着夏国兵,时不时还愤怒的看一边这里,似乎正在咒骂她和唐金,但出奇的是,这个时候,她似乎已经感觉不到伤心,不知不觉中,这个曾经是她母亲的女人,已经真正成为她生命中的过客。
  “我爸长得很帅,还是警察,年轻的时候,我爸其实很多女孩子追的,不过,我爸最终认识了那个女人,她年轻的时候也挺漂亮,还是市里有点名气的舞蹈演员,他们的认识很老套,就是最常见的英雄救美,后来,他们结了婚,生下我,看上去,一切都很幸福完美。”唐清清开始小声叙述着往事,“但是,后来,我爸出了车祸,而她,就跟夏国兵跑了,我爸曾经在病床上挣扎着滚到地上,试图跪着求她,让她留下来照顾我,甚至告诉她,她要走可以,但要把我带走,因为,当时我爸根本没法照顾我。”
  尽管事情已经过去很久,但想起当年的事情,唐清清美眸还是不自觉的开始泛红,唐金便搂紧了唐清清的腰肢,又拍了拍她的小翘臀:“清姐,别伤心,没她,你更好。”
  “死小弟,又占姐便宜!”唐清清这次却终于发现了唐金的小动作,用泛红的美眸朝他翻了个白眼,然后才继续说道:“最后那个女人义无反顾的走了,她没有带走我,因为觉得我是负担,当然,当时我也不想跟她走,之后,她就嫁进了所谓的豪门,据说夏国兵很有钱,她还生了个儿子,地位也是相当稳固,不过她老家是宁山,所以,她偶尔还会回来一次,只不过,从来都没来看过我。”
  顿了顿,唐清清又说道:“今天她居然会主动和我打招呼,倒是有些奇怪,不过,说不定又是有什么坏主意吧。”
  “清姐,你刚才好像说,上次她差点害了你?”唐金问道。
  “上次我爸被肥龙绑架到仓库里,在他出门之前,那个女人给我爸打了电话,说要和他见面,我爸一出门,就被肥龙的人绑走了,而之后我查过,她给我爸打电话的时候,根本就不在宁山。”唐清清咬了咬牙,“当年就是肥龙安排她跟夏国兵认识的,所以我敢肯定,那次她就是故意引我爸出门,在那之前,我还偶尔对她心存幻想,可那之后,不论是我爸还是我,对那个女人,都已经彻底死心了。”
  “原来是这样啊。”唐金算是有些明白过来,白心兰害老公也就算了,连女儿也害,这种女人真是无药可救了。
  两辆警车开了过来,在路边停下,每辆车里都下来两个警察,其中一个中年警察扫了四周一眼,然后就看到夏国兵,便急忙走了过来:“请问您是省城来的夏国兵先生吗?我是任正杰。”
  任正杰?
  其实普通市民未必都知道公安局长的名字,但任正杰却不一样,原因很简单,昨天刚刚发生一起绑架事件,而任正杰的名字也在新闻中出现了好多次,因此,这个时候,宁山市不知道任正杰乃是公安局长的市民还真不多,这不,那几个还在围观的无聊人士,发现任正杰居然亲自带人来了,顿时就有些同情唐金和唐清清来,这两位,这次真是踢上铁板了。
  “那姓夏的面子还真大。”唐清清也看到了任正杰,甚至还看到了涂长文,不由得嘀咕了一句,仅仅一个电话,夏国兵就召来了局长和刑警队副大队长,就算是傻子都能明白,这个夏国兵,能量还真不是一般大。
  “任局长,就是他们恶意攻击殴打我本人和我的家人,其中一个还是警察,这种恶劣的行径,该怎么处理,任局长看着办吧!”夏国兵用手往唐金和唐清清一指,然后包括任正杰涂长文在内的四个警察一起朝这边看了过来,接着,每个人都是一脸愕然。
  而下一刻,任正杰脸上就露出苦笑,早知道是这两人,他就不该亲自来的啊。
  “夏先生,是不是有些什么误会?”任正杰有些勉强的挤出一股笑容。
  “任局长,我知道那个女警是你的下属,但我还想告诉你,这事不存在任何误会……”夏国兵发现任正杰居然没有马上行动,一时有些恼怒起来。
  而他的话没说完,就有人接上了话:“没错,这事不存在误会,把他抓起来,带走吧!”
第266章 我说了算
  此话一出,周围十多双眼睛一起朝唐金看来,这家伙打了人,还想让人家局长把受害者抓走?这家伙当自己是谁呢?就算他是市长也不能这么离谱吧?
  连唐清清都呆了呆,这小弟还想做什么呢?
  “抓我?”夏国兵用看神经病的眼神看着唐金,“你以为有个女朋友当警察,警局就是你家开的呢?真是笑话!”
  “唐金,这位是省城来的夏先生……”任正杰脸色甚是为难。
  “管他哪来的,抓起来关上一天一夜再说。”唐金轻描淡写的说道。
  “这个……”任正杰虽然知道唐金来头不小,可夏国兵同样来头很大,两边他都得罪不起啊。
  这时候,不光是围观的众人,连夏国兵也开始觉得情况不对,这个小子似乎也有来头?
  “任局长,需要我给胡厅长再打个电话吗?”夏国兵语气里有着明显的不悦,隐隐还有那么几分威胁的味道。
  “夏先生,情况有些特殊,这位是……”任正杰压低声音,试图解释。
  夏国兵却很不耐烦,怒气冲冲的打断任正杰的话:“我不管他是谁,就算他是你们市委书记的儿子也得给我抓起来!”
  夏国兵这话声音很大,似乎是想告诉别人,即便是宁山市的市委书记,也没他能量大。
  “小弟,要不我们走吧,别让任局长为难。”唐清清这时开口说道。
  而听到她的话,任正杰不由得用感激的眼神看了她一眼,若是她能把唐金弄走,那这件事应该能更好解决一些。
  “好吧,看在清姐的份上,我就不让你为难了。”唐金看着任正杰,而就在任正杰以为他要离开的时候,他却摸出一个证件,递到任正杰面前:“现在,我正式命令你,把这个涉嫌进行恐怖活动的嫌疑人带到你们警局去,好好审讯四十八个小时!”
  “这个……”任正杰一愣。
  “你别告诉我,你也不认识这个证件。”唐金有些不悦,“若是这样的话,我觉得你不用当这个局长了。”
  “唐金,能通融一下吗?这位夏先生是省厅胡厅长的朋友,应该不是恐怖分子……”任正杰苦笑着低声询问,他自然能认出这个证件乃是暗剑的身份证明,而暗剑里,即便是最普通的成员,级别也都比他要高。
  “若是昨天在宁山二中的事情再发生,任局长你能负责吗?”唐金有些不高兴的问道。
  “这……”任正杰顿时脸色一变,然后便一咬牙,挥手招呼身后俩警察:“你们过来,把人带走!”
  事到如今,任正杰已经明白,这件事没有缓和的余地,唐金摆明是要整夏国兵,他若是再不配合,恐怕他也要挨整了。
  “任局长,你做什么?”夏国兵脸色一变,他终于意识到事情有些不妙。
  “夏先生,得罪了,我会向胡厅长解释的。”任正杰一咬牙,拿出一副手铐,干脆亲手把夏国兵拷了起来。
  “任正杰,你居然敢铐我?你这局长不想当了是不是?胡厅长的命令你也敢不听……”夏国兵气急败坏的大吼起来。
  “闭嘴!”唐金有些不耐烦,随手一扯,将夏国兵半截衣袖给扯了下来,顺手一送,就用这半截衣袖堵住了他的嘴巴,“我现在很烦你们这些从省城来的家伙,省城就了不起啊?我告诉你,不管你在省城是什么东西,也不管在那你们谁说了算,但在宁山,我说了算!”
  一句话,引得四周一片寂静,每个人看着唐金的眼神,都变得有些异样起来,这话,实在是太嚣张太霸气了点啊!
  看了涂长文一眼,唐金继续说道:“把他们俩也带走吧,我这人很善良的,既然是中秋节,那就得让他们一家团圆,把他们关在一起,好好过节吧!”
  唐金一边说话一边指着白心兰和那个小男孩,而这一次,涂长文根本没有犹豫,便在另外那两个警察的帮助之下,把白心兰铐了起来,很快,这一家三口都被塞上了警车。
  而被塞上警车的那一刻,白心兰看着唐清清的眼神依然充满难以置信,显然她怎么也想不到,自己的女儿居然会认识这样一个厉害的人物。
  “这世界终于清净了。”待警车离开,唐金也满意的伸了个懒腰,扫了四周一眼,他灿烂一笑:“你们有谁是恐怖分子吗?”
  围观众人一听顿时脸色大变,然后四散逃窜,一下子就跑了个精光。
  唐清清有些哭笑不得:“小弟,他们只是看热闹的,你有必要这么吓他们吗?”
  “我只是问一下而已。”唐金一脸无辜,“清姐,恐怖分子总是会藏在普通人之中,就像杀手也容易藏在普通人之中一样,我这是为了他们的安全着想。”
  “行啦,你呀,总是喜欢找理由。”唐清清有些无奈,这小弟不管做啥坏事都要找个正当理由,也不知道他怎么总是能想到那么多稀奇古怪的理由出来。
  想起刚刚的事情,唐清清抑制不住心中的冲动,突然搂住唐金的脖子,主动吻了他一下:“小弟,谢谢你为了姐做那么多事情。”
  “清姐,你没亲对地方啊!”唐金嘻嘻一笑。
  唐清清俏脸微微一红:“你未婚妻在呢!”
  “清姐,我们可以去开个房。”唐金一本正经的说道。
  “色小弟,你想啥呢?”唐清清脸更红了,“姐是让你亲你的未婚妻去!”
  “清姐,我这么专一的人,不会三心二意的,我现在就只想亲你……”唐金话没说完,突然脸色微微一变,一闪身扑向了前面那家服装店,也就是秦水瑶正在试衣服的那家。
  这家服装店并不大,里面的角落里有两个试衣间,唐金以极快的速度扑到试衣间旁边。
  “唐金,秦水瑶在里面试衣服……啊!”张妮话没说完,便惊呼出声,因为她发现唐金就这么撞开了试衣间。
  试衣间里,一个只穿着内衣裤的半裸美女看着唐金,目瞪口呆,却正是秦水瑶。
第267章 试衣间里的杀机
  唐金若无其事的扫描了一眼秦水瑶那其实相当不错的身材,顺手关上试衣间的门,然后轻描淡写的说道:“傻妞,你这身材很一般啊,快穿上衣服吧。”
  “啊!”终于反应过来的秦水瑶突然开始了高分贝的尖叫,然后慌忙抓起一条裙子来遮掩身上的春光,同时愤愤的大骂:“唐金你个死流氓,你做什么啊?快给我出去!”
  服装店里,张妮和刚刚跟着进来的唐清清面面相觑。
  “犯得着这么急色吗?”张妮嘀咕了一句。
  唐清清则在心里暗骂唐金,这死小弟,刚还说对她专一只想亲她呢,转眼间就跑进这里来非礼未婚妻了。
  服装店的老板是个三十来岁的女人,她看了看唐清清,忍不住说道:“这位女警官,你,你要不要去看看?”
  “老板,你别担心,他们俩是一对,正闹着玩呢。”张妮连忙说道。
  听张妮这么说,那个女老板终于放下心来,也决定不再管闲事。
  而试衣间里,秦水瑶依然很恼怒的看着唐金,但倒是不再尖叫:“喂,死流氓,你快出去,别想占我便宜!”
  这个试衣间相当狭小,一个人在里面换衣服都有些伸展不开手脚,现在挤了两个人在里面,那剩下的空间就更小了,看着差点就贴在自己身上的唐金,秦水瑶不由得紧张起来,这流氓不会兽性大发,居然想在这里对她做点什么吧?
  这个猜测让秦水瑶更加紧张起来,要知道,她现在已经知道一些唐金的能力,她更是清楚,若是唐金真想对她做点什么,那她绝对是没法反抗的,更要命的是,就算这家伙真对她做了啥,到时候她妈也未必觉得这是问题,谁让她本来就是唐金的未婚妻呢?
  到时候,说不定每个人都觉得,这只不过是让该发生的事情提前一点发生而已。
  秦水瑶正担心着,突然便觉得纤腰一紧,却是唐金突然搂住了她的腰肢,她差点就尖叫出来,又怕被外面的人听到,便很努力的压低声音:“喂,死流氓,你别乱来,你明明说要和我退婚……”
  “嘭!”一声突来的爆响打断了秦水瑶的声音,却是唐金突然一脚踹向试衣间的一面挡板,挡板毫无悬念的倒下,相邻的那间试衣间的情况也就马上一目了然,被唐金搂住腰肢的秦水瑶下意识的看了过去,顿时脸色大变,因为她突然看到一个黑洞洞的枪口,正朝她指来!
  “啊!”秦水瑶下意识的惊叫出声,但下一秒,她便松了口气,因为她发现,手枪不见了,再一看,手枪正在唐金手里呢,就在电光火石之间,唐金以秦水瑶无法发现的速度,把手枪给夺了过来!
  这是一支装了消音器的手枪,手枪原来的主人是个二十多岁的男子,看上起相貌平平,他的旁边甚至还有一件新衣服,似乎他刚刚正在这里试衣,但很显然,他之所以来试衣,只是为了寻找暗杀秦水瑶的机会,两个试衣间之间,只是隔着一道不算厚的木板,子弹足以穿过木板射中这里的秦水瑶。
  但唐金的出现,却破坏了这个杀手的如意计划,事实上,现在这个杀手正颇为惊骇的看着唐金,有些难以置信,他想不到唐金怎么会发现他,更想不明白唐金怎么会能夺走他手中的枪。
  不过,这个杀手并不想就这样罢休,他突然抽出一把匕首,朝唐金刺了过来。
  “小心!”秦水瑶下意识的喊了一声,但随即便觉得,她喊得有些多余了。
  事实也果然如此,唐金一伸手,便轻易的抓住杀手的手腕,然后微微用力一扭,便听到咔嚓的骨折声,而那杀手也疼得脸皮扭
温馨提示: 读者阅读小说的同时,可以发表一下对小说的看法供其它小伙伴们参考哦,书评如果被采纳成精评,您就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奖励哦!书评禁止发布广告和违法内容,一经发现将永久删除帐号!


本站能保证所有电子书均为TXT格式电子书,100%无病毒读者可以放心在PC或手机上阅读。
第九书包网开放上传功能,拒绝任何形式的涉黄违法电子书,请网友自觉遵守网络秩序,一经发现将删除其帐号!
About us:第九书包网www.shubao9.com)为台湾现代派文学社思潮社旗下简体版中文小说电子书网站,为全球读者提供免费TXT电子书共享平台!
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TXT电子书均由读者自发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法,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