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我老婆是校花〗第9部分

就是你的前车之鉴。”
  刘魁脸色微变:“你是唐金?”
  身为重案组组长,刘魁自然知道警局昨晚的变故,虽然对外宣称的是何伟明几个人突发急病,但他却知道,那个据说是唐清清干弟弟的唐金,脱不了干系。
  “没错,我就是唐金,唐门的唐,黄金的金。”唐金依然一副懒洋洋的样子,显得甚是镇定。
  “你就是唐金?”叶明芳双眸喷火,牙齿咬得格格响,“宁山二中的唐金,秦水瑶的未婚夫?你就是那个唐金?”
  “我现在这么有名吗?”唐金摸了摸下巴,自言自语般说道。
  “好,很好,原来是你,我说谁敢对我这么放肆呢?原来是仗着秦轻舞给你撑腰!”叶明芳怒极反笑,“告诉秦轻舞,这笔账,我记下了!”
  留下这么一句狠话,叶明芳出人意料的转身就走,几秒钟之后,她的声音再次传来:“刘魁,若是我儿子出事,你们就都准备回家种田吧!”
  一群警察面面相觑,这,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吧?
  有人敢打叶明芳,这件事本来就已经不可思议了,可现在叶明芳居然不追究打人的唐金,就这么离开,这在他们看来,更加的不可思议!
  就算这小子跟秦轻舞有关系,可叶明芳也应该不用怕秦轻舞吧?毕竟秦轻舞只是有钱而已,叶明芳却是有权,而谁都知道,有钱不如有权。
  唐清清也是有些发愣,这小弟是秦水瑶的未婚夫?
  秦水瑶在宁山市很有名,唐清清也知道这个人,可她确实到现在才知道,唐金居然和秦水瑶有这层关系,而她也隐约明白,昨晚的事情能够这么顺利解决,八成也跟唐金的这个身份有关系。
  不知为何,突然间,唐清清心里涌起一股怪怪的感觉,似乎有些不太舒服。
  “清姐,你现在真毁容了啊!”唐金这时却看着唐清清的脸蛋,“我现在正式宣布,你可以赖上我了,我不会介意的。”
  “小心姐真赖上你!”唐清清朝唐金翻了个白眼,她这怎么也算不上毁容吧?
  没给唐金继续胡说八道的机会,唐清清转头看向刘魁:“刘组长,我真不是故意要破坏你们的行动,我能问问,你们到底在查什么案子吗?”
  刘魁总算回过神来,他看了唐金一眼,稍稍沉吟了一下,终于还是决定说出来:“叶区长的儿子被绑架了。”
  “绑架?”唐清清一惊,然后下意识的看了地上那个似乎被打昏过去的青年一眼,“那你们刚才是在交赎金?”
第41章 历史就是这么创造的
  刘魁点了点头:“绑匪提出要一百万赎金,叶区长的意思是,只要儿子能回来,给赎金也没关系,只是她担心对方不守信,所以我们就做了两手准备,我们把赎金放在对方要求的位置,然后等对方拿赎金就进行跟踪,我们在赎金里也放了追踪器,如果对方拿了钱放人,那自然是最好,若是对方拿钱不放人,我们也能追踪过去。”
  “为了一百万,绑架副区长的儿子,值得吗?”唐清清却自言自语般说了一句。
  刘魁脸色微微一变,然后才低声说道:“希望绑匪只是为了钱吧,不然可真麻烦了。”
  看了看地上那个提包青年,刘魁继续说道:“现在就只能指望能从他口里问出一些什么了。”
  “清姐,我们走吧,那女人的儿子是死是活,跟我们没关系。”唐金对此事却已经没什么兴趣,说完这话,他就拉着唐清清想要离开。
  “唐金,等一下。”刘魁急忙喊了一声。
  “做什么?你也想挨两巴掌吗?”唐金不高兴的问道。
  “我想请你帮个忙。”刘魁颇有些低声下气的味道。
  “没兴趣。”唐金一口拒绝。
  “刘组长,你先说说什么事情吧。”唐清清插了一句话。
  “小唐,情况紧急,我们必须马上对他进行审讯,可他现在已经昏迷,我怕时间上来不及,所以想问问唐金,有没办法把他马上弄醒。”刘魁看着地上那个青年说道。
  唐清清看着唐金:“小弟,有办法吗?”
  “有,不想弄。”唐金很干脆的回答道。
  “就当帮姐一个忙啦,是我不小心破坏了刘组长他们的行动,谁让我穿着警服在这里逛呢。”唐清清觉得自己还是有些责任的。
  “好吧。”唐金一脚踢在那青年身上,然后拉起唐清清就走。
  刘魁微微一愣,正想说什么,却听到一声闷哼,然后便发现,那青年醒了过来。
  “这个唐金,还真不是普通人啊!”刘魁不由得冒出这个念头,随即,他便马上将那青年从地上提了起来,厉喝道:“说,叶翔在哪?”
  远离湖边,唐清清终于忍不住说道:“小弟,我发现你惹祸的本领绝对是一流啊,和你在一起,好事坏事总是一起来!”
  “清姐,正所谓祸福相依,这乃是真理,不过呢,和我在一起,好事最后终究会是好事,坏事最后也会变成好事,所以呢,你不用担心,有我罩着你呢。”唐金不紧不慢的说道。
  唐清清正想说什么,她的电话却又响了。
  几分钟后,唐清清挂了电话,用古怪的眼神看着唐金:“小弟,你还真行啊,涂队长给我打电话,说抓的那男的,真是杀人犯,他的指纹和一起没有侦破的入室抢劫案吻合,虽然那人没招供,不过只要再验证一下DNA,就能给他定罪。”
  “那当然,我什么都很行。”唐金一副早知道如此的样子。
  “涂队长跟我说,这是个大案,让我回去,和他一起负责这个案子,这样我就能得到最大的功劳了。”唐清清颇为开心,似乎已经忘了脸上的巴掌印,“小弟,你还要在这继续玩的话,就只能你一个人玩了啊,姐要回去主持正义了。”
  “不玩了,我也回去了。”唐金本来就不是来这里玩的,现在花花也饱餐了一顿,既然唐清清要走,他一个人留在这里就更没意思了。
  “那行,一起走吧,姐先送你回学校。”唐清清说道。
  唐金点点头,两人很快离开公园,然后唐清清便用她的新警车将唐金送到了宁山二中门口,她自己接着又赶往市局。
  唐金来到高一四班的教室时,还有五分钟就要开始上午的最后一节课,历史。
  “哥们,你可真强啊,昨天逃了四节课,今天一上午,你就逃四节课了。”张小胖越来越崇拜唐金了。
  “身为一个伟大的人,每一天,我都要超越自己。”唐金一副很严肃的样子。
  “牛!”张小胖朝唐金竖起大拇指,然后弱弱的问了一句:“你真的不怕开除?”
  “我就怕没人开除我。”唐金无精打采的回应了一句。
  张小胖有些无语,又有些羡慕,学生能当得唐金这么自由,实在是太爽了。
  上课铃响,走进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头。
  唐金也不喜欢历史,所以上课不到三分钟,他便趴在桌上开始睡觉。
  两分钟后,一颗粉笔头突然从历史老师手中脱手,朝唐金的脑袋飞了过来。
  几十双眼睛跟随着粉笔头的运动轨迹而转动,几乎每个人都想看到唐金这家伙被粉笔头砸一下,一些人甚至在期待这家伙被砸之后的反应,可他们很快就失望了,因为他们发现,当粉笔头快要砸到唐金脑袋的时候,看似正在睡觉的唐金,突然一伸手,用两根手指夹住了粉笔头,就像是头顶上也长了一只眼睛一般!
  “我靠,这也行?”众人瞪大眼睛,这货也太强了一点吧?
  更离谱的是,这家伙夹住粉笔头之后,也没有抬头,依然趴在桌上,一副要继续睡觉的模样。
  唐金的这个举动,却彻底激怒了历史老师,他又一甩手,又有一个东西从他手里飞出,但这一次,飞出的却不是粉笔头,而是黑板擦!
  黑板擦飞出一半,唐金却手指一弹,粉笔头从他手指飞出,半空中,粉笔头和黑板擦碰撞在一起,急速飞行的黑板擦和粉笔头突然停滞在半空中,然后,直坠而下。
  “啊!”一个女生惊叫起来,沾满粉笔灰的黑板擦,就这么落在了她的头上。
  一群人傻眼了,历史老师那老头也愣了,而那个被弄了一头粉笔灰的女生,则有些委屈也有些怨忿的看着历史老师,她想不通自己好好的为什么就被砸了一头灰!
  “你,给我出去!”历史老师反应过来,用手指着唐金,怒吼道。
  唐金终于抬起头,看了众人一眼,然后起身,感慨了一句:“历史,就是这么创造的。”
  说完这话,唐金施施然的走出教室,全班师生则是目瞪口呆。
第42章 又想请我吃饭吗
  一个上午,唐金两次被赶出教室,这绝对创造了宁山二中的历史,而上午五节课,唐金实际上一节课也没上完,这也算是个记录了,高中毕竟不是大学,逃课的学生还是很少的,而且像唐金逃得这么光明正大的就更少,其他人就算要逃课,多半也会找个借口,请个病假什么的。
  唐金对逃课这种事一向都是当做家常便饭的,对于自己一个上午逃了五节课的记录,他倒也不放在心上,只是他却发现,其实逃课也未必是好事,因为他发现自己有些无所事事起来。
  “现在去吃中饭,好像早了点呢。”唐金一边走一边暗自嘀咕,现在去做点啥好呢?
  但下一秒,唐金便否定了自己的说法:“对于吃货来说,不论什么时候吃东西都是可以的,所以,我还是去吃饭吧。”
  走出教学楼,唐金却又开始纠结起来,今天是继续去大肥羊呢还是去四海火锅店吃自助?又或者是,找家新的餐馆?
  正当唐金纠结中午吃什么的时候,迎面却走来一群人,依然是清一色的高一校服,不是别人,正是非暴力不合作六人组。
  六人依然是昂首挺胸,大摇大摆的走在路上,一副谁也不敢惹他们的样子,只是,就在这时,他们突然看到了唐金,原本那整齐划一的前进步伐,顿时就被打乱,然后齐齐停下了脚步。
  而他们之前那种无人敢挡的气势,瞬间也消失得一干二净,几乎是出自本能的低了低头,但随后,六人却又将头抬了起来,直视着唐金,显然,尽管他们潜意识里对唐金有着一股畏惧,但他们却也不想就这样对唐金示弱。
  “咦,猪头非,你恢复得挺快的嘛。”唐金一脸惊奇的看着王非,才这么一天多时间,王非的猪头已经完全消肿,基本上恢复了原样。
  王非脸上顿时出现愤怒的神情,想要发火,但终于还是强忍了下来:“唐金,你别得意太早!”
  “我没得意啊。”唐金一脸无辜的样子,“我不会因为这种小事得意的。”
  稍稍停顿了一下,唐金又说道:“我说,你们拦在我前面,是又想请我吃饭吗?”
  “唐金,你走你的路,我们走我们的路,谁拦你了?”王非有些气愤的说道。
  “你们现在拦住我路了。”唐金很认真的说道。
  “路这么宽,你不能从旁边走吗?”王非有些恼怒的说道。
  “我不喜欢走弯路。”唐金打了个哈欠,“你们看到我这么帅的人,难道就不应该主动让开路吗?莫非,你们又觉得我没你们帅?其实,我不介意和你们再比一次谁帅的。”
  这赤裸裸的威胁,让王非等人都觉得异常憋屈,可憋屈归憋屈,就犹豫了那么一秒钟,他们还是心不甘情不愿的让开了路。
  “这才对嘛。”唐金很满意,从六人身边走过,同时感慨一句,“我的帅,果然无人能敌啊!”
  唐金很快走远,王非终于忍不住朝他的背影吐了一口唾沫:“我草,这货的脸皮真是无人能敌了!”
  “非哥,难道我们就这么算了?”李布衣一副不甘心的样子。
  “不算又能怎么样?那小子打架太他妈厉害了,我们六个加一起都不是他对手。”张力有些气馁。
  “能打又能怎么样?他能打赢我们六个,能打赢六十个六百个吗?”王非冷哼一声,“就算他能打赢六百个,弄把枪,一枪就能撂倒他!”
  “非哥说得对,我们可不能这么算了,想我们纵横宁山二中足足有三年,从来没吃过这种亏!”张小豹一脸不爽。
  何军插上一句话:“非哥,要不,去道上找个人,弄残这丫,然后我们再慢慢折磨他。”
  “这主意好,我赞成!”孟作林也开口说话了。
  “你们以为我没想过这么做吗?”王非哼了一声,“只是,暂时还不能这么做。”
  “非哥,这是为什么呢?”李布衣有些迷惑。
  “这种方法,只能用在对付没钱没背景的人身上,若是对方也有很强的后台,用这种方法就会有很大风险。”王非脸色有些阴沉,“我本以为唐金这小子没什么背景,哪知道秦轻舞却很护着他,似乎把他真正当作秦水瑶的男人了。”
  “妈的,那小子真是狗屎运,怎么就有这么好一个未婚妻呢?”何军有些羡慕嫉妒恨的感觉。
  李布衣顿时有些无精打采:“非哥,那照这么说,我们还是只能算了?”
  “当然不能算。”王非坚决的摇头,一声冷笑,“现在那王八蛋有秦轻舞护着,我就先忍忍,不过,我已经得到消息,秦轻舞的好日子不多了,等秦轻舞自身难保的时候,我看她还有没有那能力护着唐金!”
  “秦轻舞自身难保?”张小豹顿时有了兴趣,“非哥,快跟我们说说,你有什么内幕消息?”
  “别问了,我也不是很清楚,总之,先等着吧!”王非显然不想回答这个问题,“等会我们去找张小胖报名,我们先去篮球场上羞辱一番那王八蛋再说!”
  六人商定对策,然后继续大摇大摆的前行,继续一副舍我其谁的模样,似乎完全忘记了刚刚在唐金面前的不堪。
  唐金站在宁山二中门口,足足有一分钟没有动,他还在纠结是该向左走还是向右走,向左走,就是去吃自助火锅,而向右走,则是再去吃涮羊肉。
  “每顿吃羊肉也会腻的,还是再去吃自助火锅吧,选择的余地更大。”想了好大一会,唐金总算是做出决定,当然,去吃自助火锅还有个好处,那就是能省不少钱,以他的超大饭量,吃自助一顿不用一百,而若是去吃涮羊肉,一顿至少得一千,身为一个穷人,唐金觉得自己应该节约一点。
  “节约是一种美德,我果然是德帅兼备啊。”唐金赞美了自己一句,转身向左,迈动步子,但就在这时,身后却传来一个有些气愤的女声:“唐金,你给我站住!”
第43章 你一定很爱我
  唐金转过身,便看到一个长发飘飘的白裙女孩,女孩大概一米六高,长得挺漂亮,大眼睛长睫毛,皮肤也不错,只是身材却还明显没有开始发育,根本看不出明显的曲线。
  “美女,你要请我吃饭?”唐金一副好奇的样子问道。
  “鬼才请你吃饭,要请也是你请我!”女孩一脸气愤的样子。
  唐金呆了呆:“呃,我为什么要请你吃饭?”
  “你害得我被黑板擦砸得一头粉笔灰,难道不该请我吃饭吗?”女孩气呼呼的说道。
  “呃,原来是你啊,你也逃课了吗?”唐金总算明白过来,敢情这女孩就是刚刚在他和历史老师的空战之中被殃及池鱼的那女生,是说刚刚他好像觉得这女生有那么点眼熟呢。
  “我可没逃课,我是得到老师的允许出来的。”女孩娇哼一声,“要不是我反应快,差点眼睛里都进粉笔灰了,你说,你该怎么赔偿我?”
  “其实呢,那是老师的错。”唐金懒洋洋的说道:“不过,你要是想要我请你吃饭的话,我也没意见,我正好要去吃饭呢,多你一个也不多。”
  “什么叫多我一个不多?”女孩不满意了,“你这一点诚意都没有!”
  “你去不去?”唐金本来就没啥诚意,“你不去,我就走了。”
  唐金说走就走,女孩一愣,然后马上就追了上来:“喂,你要请我吃饭的话,我知道这附近有家很好的餐馆。”
  “在哪里?”唐金顿时有了一些兴趣,身为一个吃货,他自然是希望能找到更多好吃的餐馆。
  “我带你去。”女孩眼里闪过一丝狡黠的神情。
  女孩在前面带路,唐金不紧不慢的跟在后面,大概两分钟后,女孩便在一家餐馆门口停了下来。
  “就这里啦!”女孩说道:“这是我们二中附近最有特色的餐厅,在整个宁山市都很有名的。”
  “经典餐厅?”唐金抬头看了一下招牌,然后就走了进去。
  餐厅不大,没有包间,只有十几张餐桌,内部环境倒是颇为优雅,而此刻,餐厅里也没有别的客人,倒是在餐厅的角落里,有个男人在那很专注的弹着钢琴。
  唐金找了一张桌子坐下,扫了四周一眼,便觉得有点奇怪,怎么这餐厅里,连服务员都看不到一个呢?
  女孩在唐金对面坐了下来,轻车熟路的在餐桌中间按了一下,一块长方形的木板弹起,居然露出一个平板电脑。
  “喂,点菜吧,这个平板电脑是用来点菜的,我们只需要在这里点菜,厨房就能收到消息,他们会做好菜让人送来的。”女孩显然不是第一次来这里。
  唐金盯着平板电脑看了一会,然后才抬头询问女孩:“你确认这里是餐厅,不是图书馆?”
  也难怪唐金疑惑,因为他看到上面居然是个书单,都是国外名著,什么羊脂球红与黑巴黎圣母院之类的,这显然都是小说啊。
  “当然是餐厅了,那些都是菜名,你只要点菜就是了。”女孩肯定的回答,然后又提醒了他一句,“可以翻页的,后面还有。”
  唐金试着翻页,发现后面除了外国名著之外,还有一些诗句,照女孩所说,这些都是菜名,只是他觉得,这菜名实在是太不靠谱了。
  “这都啥菜啊?要不还是你点吧。”唐金两眼一抹黑,这餐厅也太有特色了。
  “真让我点?”女孩眼里再次闪过一丝狡黠。
  “记得给我点些有肉的菜就行。”唐金随口说道。
  “好吧,那我点了啊。”女孩一副诡计得逞的样子,然后以飞快的速度点了十来个菜。
  几分钟后,一个身穿燕尾服的男服务员端着一盘菜走了过来,放在桌上,不发一言,便返身离去。
  “喂,你知道这个是什么菜吗?”女孩颇为得意的问道。
  “不就是辣椒炒木耳吗?”唐金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不是我喜欢的类型。”
  “错,这是红与黑!”女孩一脸得意。
  红与黑?
  唐金看了看,有些无语,还真是红与黑呢,红辣椒和黑木耳。
  “太没特色了,还不如用红辣椒炒黑胡椒呢。”唐金喃喃自语。
  很快,燕尾服服务员再次出现,又放了一盘菜在桌上。
  “这啥菜啊,卖相太差了。”唐金郁闷了,他开始觉得自己被这丫头坑了,这个经典餐厅纯粹就是个坑哥的地方。
  “这是罗密欧和朱丽叶。”女孩充当起解说来,“看到没,这个是来自罗密县的藕片,这个嘛,就是猪肺做成的叶子。”
  唐金喃喃自语:“罗密县的藕和猪肺叶?朱丽叶肯定会死不瞑目的。”
  上第三个菜的时候,唐金就有些崩溃了,这是一只烧成一团黑炭般的烤鸡,而这个菜的名字,更让唐金有些想吐血,基督山伯爵,只有鸡肚上不焦,其他地方都烤焦了。
  “普通话不好真是硬伤啊,应该是鸡肚上不用嚼才算勉强说得通吧。”唐金开始抱怨起来。
  女孩却已经开始吃得津津有味,那个红与黑,似乎挺合她胃口。
  接下来的菜,依然没有让唐金满意的,终于到最后,上了一个汤,而看到这个汤,唐金完全就崩溃掉了,从来就只见过蛋皮青菜汤,可这个居然是蛋壳青菜汤!
  “这个叫一行白鹭上青天。”女孩笑嘻嘻的解释了一句,看到唐金那悲愤的模样,她觉得很开心,终于报仇了!
  “我终于明白了,如果你爱一个人,那一定要请他来这里吃饭,因为这里一定会成为你们永远难忘的记忆。”唐金看着女孩,一副有气无力的样子,“我觉得你一定很爱我,所以,你能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吗?”
  “喂,谁爱你啦?你别胡说八道!”女孩俏脸一红,同时又有些恼怒,“你居然还不知道我叫什么名字?”
  也难怪这女孩气愤,唐金这家伙和她一起吃了半个多小时饭,他居然压根就不知道她是谁,这不是明显看不起她吗?这一刻,女孩后悔起来,后悔自己刚才没有多点几十个菜!
第44章 我毁你的衣服
  “你要是现在告诉我,我就知道了。”唐金是真不知道这女孩名字,他只知道她是她的同班同学,问题在于,高一四班除了他之外的五十个人,他就只知道两个人的名字,一个是张小胖,一个是坐他前面的刘晓燕。
  “我就不告诉你!”女孩忿忿的说了一句,气冲冲的起身,一副很生气的样子跑出了餐厅。
  只是一出餐厅,她脸上马上就露出得意的神情:“死唐金,居然连本姑娘的名字都不知道,我看你等会没钱付账的时候怎么办!”
  餐厅里面,唐金嚷了一句:“喂,买单了。”
  一桌菜里就没有一个菜让唐金满意的,坑他的丫头已经跑了,他自然也懒得继续留在这里。
  钢琴声突然停止,那个之前一直在弹钢琴的男人站了起来,转身走向唐金。
  这是个三十来岁的男人,虽然满面胡须,但却依然给人一种相当英俊的感觉,而同时,还让人感觉到几分沧桑。
  “菜怎么样?”钢琴男人朝唐金微微一笑。
  “一个字,烂!”唐金毫不客气。
  “我的钢琴呢?”钢琴男人又问道。
  “两个字,很烂!”唐金依然不客气。
  钢琴男人脸上的笑容消失了:“你会弹钢琴?”
  “不会。”唐金依然很干脆的回答:“但我会听。”
  “我不会接受外行的指责,若是你能弹奏任何一种乐器,并且能让我认为你弹奏得不错的话,我可以给你免单。”钢琴男人淡淡的说道。
  “男人没资格听我演奏。”唐金有点不耐烦,“这顿饭多少钱?”
  “一千八。”钢琴男人回答道,同时说了一句,“我可以找个美女来听你演奏。”
  “即便是美女,我也卖身不卖艺。”唐金从兜里掏出一千八,扔到桌子上,“顺便说一句,你的钢琴真的很影响别人的食欲。”
  没等钢琴男人反应过来,唐金已经走出了餐厅。
  一出餐厅,唐金便看到一个熟悉的倩影,可不正是刚坑了他一把的那女孩么?
  “咦,你还在这里等我啊?”唐金有些惊奇,然后感慨一声,“你果然很爱我啊,我真是太帅了!”
  “呸,鬼才爱你!”看到唐金这么快就出来了,女孩甚是失望,这家伙不是很穷吗?居然能付得起账?她本来还指望这家伙没钱付账然后她能进去趁机打击这家伙一番呢,现在看来是没指望了。
  气恼的女孩狠狠瞪了唐金一眼,转身忿忿而去。
  “这丫头真是坑死哥了,浪费哥一千八,哥还得重新找地方吃饭。”唐金喃喃自语,转身朝另一边走去,他决定,还是去吃自助火锅。
  半小时后,四海火锅店。
  唐金正在狼吞虎咽,而不远处的柜台里,一个中年男子脸色有些阴沉的看着这一幕。
  这中年男人正是火锅店老板蔡四海,对于唐金,他并不陌生,因为昨晚唐金在这里吃火锅的时候他也在,唐金实在太能吃了,以至于服务员不得不向他汇报,当时蔡四海并没有说什么,毕竟这里是自助火锅店,不能说别人吃多了就不能继续吃,但今天,这小子又来了,这就让蔡四海很不爽了,要是这小子天天这么来吃,他这火锅店弄不好还真得亏本。
  “小子,是你自找的,别怪我。”当蔡四海看到唐金再次去弄了一堆昂贵的肉食倒进火锅里时,他终于忍无可忍,离开柜台,出了火锅店,然后拿出手机,打了个电话:“虎哥,那小子现在正在我店里。”
  十分钟后。
  一辆宝马轿车停在了四海火锅店门口,车门打开,一男一女先下了车,这一对男女都显得很消瘦,个子也都不高,都是一米六的样子,当然,女人一米六也不算矮,可男人只有一米六,那就实在是对不住观众了。
  这一对男女下车之后,用锐利的眼神扫视了四周一眼,然后,那女人才拉开后面的车门,接着,一个更瘦的男人从车里钻出。
  瘦,全身上下无处不瘦,一张脸堪称皮包骨,而双手也瘦得宛若枯树皮,小眼睛小鼻子小脑袋,这男人长得很怪异,当然,也是特点鲜明,相信任何人看他一眼,都能永远的记住他。
  这个瘦得不能再瘦的男人,身材同样不高,大概也就一米六五的样子,但这男人身上却散发出一种压迫的气势,普通人一眼看到他,都会不自觉的心生畏惧,避而远之。
  这矮瘦男子抬头看了四海火锅店的招牌一眼,然后就走了进去,小眼睛眯着扫了火锅店一眼,然后,视线就落在唐金身上。
  盯着唐金足足打量了十秒钟之久,矮瘦男子才朝唐金走去,然后在他对面坐了下来,而另外那一男一女,则站在矮瘦男子身后,一言不发。
  “我今天中午不想再请人吃饭了。”唐金抬头看了矮瘦男子一眼,有些不悦的说了一句,说完,他继续塞了一片黄鳝肉到嘴巴里。
  “我叫屠大虎,道上兄弟都称我为瘦虎,肥龙是我的兄弟。”矮瘦男子声音低沉,隐含着一种很强的力量,“你伤了我的兄弟,你应该给我一个交代!”
  “你兄弟?那只叫左小龙的死肥猪,就是你兄弟?”唐金有些惊讶的问道。
  “不要侮辱我的兄弟!”屠大虎声音变得更沉更冷。
  “原来那只死肥猪还真是你兄弟。”唐金有些感慨,“你这兄弟对你还真刻薄啊,他肥得跟猪一样,却把你饿得瘦成皮包骨,你真应该感谢我才对。”
  屠大虎看着唐金,眼神更加冷厉,声音也有股让人不寒而栗的感觉:“我的话一向只说一遍,兄弟如手足,女人如衣服,你为了一个女人,断了我兄弟的一只手,现在,我给你两个选择,要不,你自断手足,要不,我毁你的衣服!”
  略一停顿,屠大虎压低声音,但声音却更冷,眼神更加凶狠:“唐金,相信我,要毁掉唐清清这样一个漂亮女警,我有无数的办法,我随时都能让这件漂亮衣服,变成一件破烂不堪的衣服!”
第45章 我先断你手足
  唐金捞起一块肉片,塞进嘴里,咀嚼几下,吞了下去,然后,他放下了筷子。
  “你知道我很讨厌别人威胁我吗?”唐金看着屠大虎。
  “每个人都讨厌被威胁。”屠大虎沉声冷冷的说道。
  “可你知道,我最讨厌的是什么吗?”唐金用手端起一个盘子,盘子里,全部都是鱼丸,“身为一个吃货,我最讨厌别人打扰我吃饭!”
  手腕一抖,盘子里的鱼丸倏然全部飞出,其中两颗鱼丸越过屠大虎的脑袋,分别射在了他身后那一对男女的身上,这一对男女几乎没有做出任何反应,就无声无息的软倒在地。
  其他的鱼丸,则都射向了屠大虎,其中一颗鱼丸准确的击中屠大虎喉咙的某个部位,让屠大虎的嘴巴不由自主的张开,而几乎同一时间,其他几十颗鱼丸,全部飞进屠大虎嘴巴里面。
  “你不就是羡慕我有东西吃你没东西吃吗?”唐金站了起来,一探手捏住屠大虎的喉咙,“你想吃就直说嘛,现在我就让你吃个够!”
  唐金一边说一边又端起一个盘子,盘子里都是生肉,他直接就把盘子里的生肉都往屠大虎嘴里塞!
  火锅店内,一直暗中盯着这边动静的蔡四海目瞪口呆,而其他人同样是瞠目结舌。
  “呜呜呜……”屠大虎想说什么,但很显然,他根本没有机会说话,他嘴里全部都是食物,唐金用手在他喉咙上轻轻一拂,屠大虎便不受控制的把嘴里的生肉吞了下去。
  而唐金的动作并没有停,他马上又端起一盘菜,接着往屠大虎嘴里塞,塞完一盘又一盘,没一会,桌上之前没被唐金吃掉的所有菜,都被唐金以一种野蛮的方式塞进了屠大虎的嘴里,而且,还都让屠大虎吞进了肚子里!
  直到这时,唐金才满意的放开屠大虎:“怎么样?吃饱了吧?你现在是不是觉得,相比你那刻薄的肥猪兄弟,我对你更好呢?”
  “我草你……啊!”屠大虎暴怒而起,猛然一掀桌子,同时抡起一个凳子,一边怒骂,一边朝唐金砸了过来,刚刚发生的事情,让屠大虎感觉到一种极致的羞辱,几十年来,他从来没被人这么羞辱过!
  可惜,屠大虎还没骂完,便发出一声凄惨的痛叫,而伴随着他的痛叫,还有一声清脆的骨折声:“咔嚓!”
  已经抡过头顶的凳子,突然开始了自由落体运动,砸在了屠大虎的头上,而屠大虎的右手,突然间变得软绵无力,在刚刚那一瞬间,唐金倏然出手,扭断了屠大虎的右手!
  “做个好人可真难啊,我好心请你吃东西,你居然掀我桌子。”唐金摇摇头,“我说,为什么你非要我做个坏人呢?”
  话音未落,唐金再次出手,然后便听咔嚓一声,他生生扭断了屠大虎的另一只手。
  唐金接着一抬脚,踢在屠大虎的左腿上:“你想毁我衣服,那我先断你手足!”
  咔嚓,屠大虎惨叫一声,倒在了地上。
  唐金却又是一脚,踩在了屠大虎另一只脚的膝盖上,微微一用力,骨头碎裂的声音也同时响起:“若敢动我衣服,我就灭你九族!”
  屠
温馨提示: 读者阅读小说的同时,可以发表一下对小说的看法供其它小伙伴们参考哦,书评如果被采纳成精评,您就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奖励哦!书评禁止发布广告和违法内容,一经发现将永久删除帐号!


本站能保证所有电子书均为TXT格式电子书,100%无病毒读者可以放心在PC或手机上阅读。
第九书包网开放上传功能,拒绝任何形式的涉黄违法电子书,请网友自觉遵守网络秩序,一经发现将删除其帐号!
About us:第九书包网www.shubao9.com)为台湾现代派文学社思潮社旗下简体版中文小说电子书网站,为全球读者提供免费TXT电子书共享平台!
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TXT电子书均由读者自发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法,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9.com